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贵女其华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2:12:21 来源:网络 [ ]
书名:贵女其华
第1章 打猎

 人们都说金丝雀在笼子里面管得太久,它自己可能就自尽。版权http://www.qi-wen.com/

 现在的凌雪就是这种心理,她自从来到皇宫,便是一直在这只有四方天的地方呆着,虽然有很多的舞娘来给她跳舞还有很多娱乐节目,但她也逐渐的开始心烦。

 来到这个世界,似乎每天的日子都很是乏味,让她这个来自于21世纪的女人很是无聊。

 太子轩辕洛看到她不开心,就想着没事给她找乐子,凌雪是作为苍狼过的公主嫁给自己的,刚开始对于这一段联姻他很是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面前的女人却越来越喜欢。

 凌雪对于面前的太子刚开始还是比较佩服的,但是现在他有点讨厌轩辕洛,看着有点唯唯诺诺的轩辕洛,她开口问道,“轩辕羽锡今天去哪里了?”

 轩辕羽锡是唯一可以和轩辕洛争夺皇位的皇子,主要是轩辕羽锡有野心,当然,也有很大的能力,这也是让凌雪决定帮助轩辕洛的原因,她可不想自己将来的日子太过于凄惨,能让自己将来自由生活的那就是轩辕洛当上皇帝。

 轩辕洛看着她那兴奋的神情,皱起了每天,而后说道:“他今天是跟着父皇去打猎吧!怎么?你还想着他有什么动作么?”

 轩辕洛也想着尽快的能掌握一些轩辕羽锡的把柄,尽快将轩辕羽锡搞下去,但是现在有了凌雪,他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不能再想以前那般毫无顾忌,毕竟凌雪的安全很只要。

 凌雪看着他的目光,自从她决定和轩辕洛一起夺得皇位后,轩辕洛越来越不果断了,她表情微怒的说道:“你不要把我看成什么千金小姐,当我决心帮助你的时候,很多事情我已经想通了,我知道,你心怀天下,是想着成为天下第一人的想法,但是你看看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都成了什么样子,在这样下去,我都会看不起你的……”

 凌雪说的是实话,在她的世界观里,男人不能为了儿女情长而将自己的事业放下,这样子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情。

 留下轩辕洛一个人思考,凌雪找了个借口便是出了门,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她换上了夜行衣,在大白天去探听下轩辕羽锡的府邸应该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但是凌雪却觉得非常兴奋刺激,因为她很讨厌安逸的生活。贵女其华 全文免费阅读

 “既然住在太子府,吃你的喝你的,自然也也要给你帮点忙啊,我可不是白吃白喝的人……”凌雪竖着便是将黑色的口罩拉到脸上,施展轻功,朝着房檐飞去。

 轩辕洛虽然是太子,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自然很是简谱,虽然轩辕羽锡的府邸外表看起来也很是普通,但是离近了一看,才会发现其中的璇玑,里面的家具都是红木和紫衫木的,甚至床头上也摆放着很多的奇珍异玩,这些都是凌雪在宫里没有见过的。

看见奇珍异玩,凌雪就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心情,立马找了个没人的时候,飞身下去。走进房间一看,倒还真是大开眼界。就在凌雪在房间里流连的时候,轩辕羽锡却因为今天失足掉下马去,提早回了别院。他一进门就大声的嚷嚷,让下人帮他准备好洗澡水。凌雪耳朵生来伶俐,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不好。贵女其华 全文免费阅读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飞到屋檐上。

 “父皇现在身体也已经不行了,看来我是要尽快的准备,赶紧把轩辕洛弄下太子之位,以后这江山社稷就都是我的了。若是我当了皇上,那苍狼国的公主,封她做个皇后也无妨,毕竟她的样貌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了。”轩辕羽锡靠在椅背上,喃喃的说着,而凌雪在屋檐上翻了个白眼,她还是要感谢这个皇子对自己还算是放在心上不成?

 一个有些走神,凌雪竟然不小心踢动了一块儿瓦砾,细微的声音能够瞒得了别人,但对于会武功的轩辕羽锡来说,这声音无疑是敏锐的。他立马飞身起来,冲着外面大吼:“谁在外面?”凌雪心叫不好,连忙轻功离开,身后轩辕羽锡紧追不舍。凌雪心里暗叫不好,回头看着的时候,却在翻着白眼说:“又不是偷了你家的什么东西,至于像是追杀父仇人一样这么死追着不放吗?”

 “你不要跑了,我轻功数一数二,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轩辕羽锡在后面喊着话,凌雪翻了个白眼,我要是信你的话停下才是傻子呢。贵女其华 全文免费阅读凌雪往前跑了很久,看到一片竹林,心中一动,立马找了个湖边,停下脚步,快速把自己身上的夜行衣换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衣服。她幸好怕麻烦,所以直接套上了夜行衣,并未脱掉里面的服饰,这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轩辕羽锡追她一直追到湖边,却看到湖中央有一个正在沐浴的女人,那女人雪白的背影和散落的头发一看就是美人,轩辕羽锡看到这里,喉结不进滚动了几下。想要走进去,却怕惊扰了对方,让她发现自己的身份,到时候闹个笑话,只能是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刚才那黑衣人的影子,出声问:“请问姑娘,是否看到一个黑衣人过去?我正在追他,若是看到,可否请姑娘给个指路方向?”

 “你个缺心眼儿的。”凌雪在心里这么骂道,却仍旧是扬声说。“我并未看到,公子往边上去看看吧。”听见这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还有那如雪的肌肤,轩辕羽锡有些疑惑的问:“恕我冒昧,请问姑娘可是苍狼公主?”这一句话让凌雪有些惊讶,他果然是好耳力,只是这样一句便听出来自己的身份。阅读qi-wen.com看瞒不过去,凌雪从水中回头,看见轩辕羽锡的时候装作惊讶的捂着自己胸前,脸色有些红的说:“皇子怎会到这里前来?我这……”

 轩辕羽锡虽然看到美人出浴的一幕,眼睛都要直了,但仍旧是转过身去,礼貌的说:“公主请穿上衣服吧。”任凭他这样说着,心中他已经不知道想象了多久凌雪的身体,男人就是这样,心口不一。凌雪三下五除二的换上衣服,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走到轩辕羽锡身边,轻声问:“不知皇子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不瞒公主,我是追着一个刺客到这里来的。”轩辕羽锡眼神一直在凌雪的胸前打量。“希望公主不要受到惊吓才好,不过这里偏僻,公主为何会来到这里呢?难不成是太子府的人对你不好?”

 轩辕羽锡这样一说,凌雪倒是心中有一计,她咬着下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低头摇摇头,眼中似乎是含着水珠一般。让人看得不仅春心萌动,凌雪说:“太子对我很好……”

 凌雪这话说的,让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若是轩辕洛真的对她百依百顺,那她为何又在这样的时分孤身一人在这危险的地方洗澡?可是若是不好,她现在的语气又是十分的充满爱意。版权http://www.qi-wen.com/轩辕羽锡因为心中有着期盼,自然是不知道这是凌雪给他下的一个套,立马钻了进去,靠近凌雪,有些动手动脚的握着凌雪的双手,说:“太子若是对你不好,你尽管可以跟我说,虽然他是个太子,不过只是空有其名……”

 “皇子不要说出这样的话,若是被旁人听去,在皇上面前说上一嘴,皇子的安危就会……”凌雪这样说完,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装作很害羞的模样。她说完这话,轩辕羽锡立马自我感觉良好的说:“公主莫不是在担心我?你放心,在这朝中,我没有害怕的人……我第一次见到公主的时候,便对公主倾心,此番更是情根深种,若是公主愿意,轩辕羽锡愿去找父皇,请他把你赐给我。”

 敢情我在你心里是个东西,凌雪心情有些不好……但仍然是表面上控制住心情,她倒要看看,这皇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皇子万万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来,且不说你与太子是手足,我现已经并非是清白之身,若是皇子去跟皇上说的话,也只是让他人看着笑话而已。我知皇子对我的心意,但今生我是不能够陪着皇子了,若是有来生,请让我先遇到皇子吧。”

 这话说的,凌雪都有一种想吐的心情,她一定是上辈子看琼瑶看的太多,所以这辈子才会说这么多酸了吧唧的话。

 轩辕羽锡看见她的表情,还以为她也是对自己有心的,怕她因为自己的猛烈攻势而有负担,以后躲着自己,连忙就此停下话头,把凌雪送回了家。

 到太子府门口,凌雪看见站在门口的轩辕洛,他也看到了自己身边的轩辕羽锡,一时间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

 轩辕羽锡倒是有些挑衅的看了一眼轩辕洛,跟她又说了几句,便离开,可这回剩下凌雪倒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她理应是太子这一边的人,但是现在她竟然跟对方一起回来,还貌似亲密,任谁都会心情不好吧?

 “我跟轩辕羽锡,只不过……”

 凌雪刚要解释,轩辕洛却转身,根本不看她一眼。这是耍的什么小孩子脾气?

 凌雪皱起眉,她却不知道今天下午自从她偷偷溜出太子府之后,轩辕洛就感觉不妙,凌雪先是问了自己轩辕羽锡到底是否在府中,后来又听府中的丫鬟说她要了一套夜行衣,这样的巧合让轩辕洛的心一直都提在嗓子眼,站在太子府门口又是吹了一下午的冷风,若是凌雪再不回来,估计轩辕洛就要叫人一起去轩辕羽锡的府邸找人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为什么,开始越来越重视凌雪。

 害怕她出什么事情,以前轩辕洛从来都不知道有牵挂这一回事,他从小看到的父皇和母后就是水火不相容的,虽然父皇会表面上每日都来皇后的寝宫,可是小小年纪的轩辕洛也是能够看出来,两个人之间的貌合神离。甚至有几次轩辕洛深夜都会被两个人的争吵声给弄醒,久而久之,轩辕洛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的向往和憧憬。

第2章 旁观者清

 “我今天本来是想要去轩辕羽锡的府中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对你有利的东西,却刚巧撞到他提前回来,我没有办法,只能是将计就计。让你替我担心,对不起。”

 凌雪从小就没有跟任何人低过头,现在这么说已经超过了她的底线,若是轩辕洛还是这样跟自己冷着一张脸,估计凌雪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轩辕洛回头看着她,竟然会有些吃醋,想起刚才轩辕羽锡跟她亲密的状态,他竟然第一次有了一种想要把轩辕羽锡灭掉的冲动,他这是怎么了?

 轩辕洛看着凌雪,轻轻的说:“只不过下次不要这样行动,很危险。”

 他语气中貌似已经听不出对自己的责怪,凌雪这才露出了一点儿笑容,搬过椅子坐在轩辕洛的身边,跟他说起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按惊心动魄说起来还有点儿好笑的经过。

 另一方面,轩辕羽锡回到府中,左思右想半天,还是不知道凌雪到底是什么意思。

 招来府中的智囊,问了两句之后,智囊却听出了一点儿不寻常的意味,他谨慎地跟轩辕羽锡说:“皇子,我看着苍狼的公主并非是泛泛之辈,很有可能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怕是在等皇子主动去跟皇上说起这事,再跟皇上说你的不是,将你一军。”

 智囊不愧是智囊,或许也是旁观者清的原因,一语就道破天机。

 轩辕羽锡这样想着,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找来自己的暗影,吩咐他偷偷去太子府门口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太子跟太子妃之间到底是否不和。暗影得了命,马不停蹄的赶往太子府,而这个时候,轩辕洛听着凌雪的描述,已经脸上有了丝丝笑意。他甚至是能够想出来当时轩辕洛那猴急的表情,可是转念一想,她竟然被轩辕羽锡抓了手?

 “行了,男女授受不亲这回事在我这里根本就不存在。”

 凌雪似乎是看出了他的表情,所以连忙说。“我们洞房花烛之夜的时候,你不还是……”

 凌雪虽然说是不在乎这种事情,但从自己的嘴里亲口说出来还真是有点儿害羞,可就在这停顿的时候,轩辕洛却听见门口有不寻常的气流,把食指竖在嘴边,让凌雪先不要说话。

 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凌雪自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她没有想到自己的魅力竟然只有这么长的保鲜期,轩辕羽锡这就发现了猫腻吗?再耍他的话,那就是对人家皇子的不尊重了。凌雪这样想着,走到轩辕洛的身边,拽着他的手,轻轻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看着近在咫尺的凌雪,她身上的香气正朝自己的鼻尖窜来。任凭轩辕洛是多么正经的人,也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只能是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些字上,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凌雪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反倒是开始了自己的演技。

 凌雪在现代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演员,因为他们可以过着另一种人生。现实生活中绝对不可能结婚那么多次,每次都有那么多的剧情和曲折,但是在屏幕上他们就可以那样度过,这样让凌雪羡慕,如今她也有机会,自然是要好好把握。

 “你在外人面前,从来都不正眼看我一眼,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若是真的讨厌我,就直说。”

 凌雪这样每一句都带着泪的演技,顿时惊到了轩辕洛。可是明知道她要做什么,还是要配合的情况。

 轩辕洛还真是感觉到无奈,只能淡淡的说:“你不要这样无理取闹,我只不过是没有跟你说话而已。当时的情况父皇和皇兄都在,我要怎么办?难不成当着他们的面,还要给你端茶倒水不成?”轩辕洛的声音中充满着无奈。

 凌雪看了门口那晃动的影子一眼,这么想要看连续剧,我就成全你。“可是你在太子府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冷淡的,你为何要在外面对我那样?难道你对我的爱,只是在府中才能够表现出来吗?”凌雪这样说着的时候,凑到轩辕洛面前,指着门口。原本凌雪是想要让他看着门口那人影,或许能够有更好的临场发挥,却没想到轩辕洛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颈,想要说什么都忘了,一瞬间屋里是静谧的。

 凌雪半晌没有听到他说话,抬起头正巧对上他那双有些情欲的眼神,立马往后退了两步,也不顾现在应该说什么,有些娇嗔的说:“你怎么大白天的就想那回事情?”

 轩辕洛看见她这样的表情,也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还不是你太迷人了而已,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你出现在别人面前,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一颦一笑。你竟然如此不懂我的心,若是我在朝堂上对你十分的关心,你自然会引起更多的目光,若是到时候,有人打你的主意,我要怎么办?”

 “就会油嘴滑舌。”凌雪也分不清轩辕洛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些天的相处下来,她对轩辕洛也并非是没有感情。

 每日晚上都会睡在一起,前几日凌雪还是让他睡在地上,可是随着天气渐渐变凉,凌雪曾经偷偷的在地上躺着一会儿,立马觉得背后都是透心凉心飞扬的,于心不忍,就让轩辕洛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这些日子,每晚两个人都是背对背的,说是没有感觉是假的,但轩辕洛一直也没有过分的举动,一度凌雪还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魅力的原因。

 轩辕洛走到凌雪的身边,轻轻用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呢喃着说:“若是你喜欢,以后我在人前也一刻不与你分离。

 不过你若是还去找别的男人,试图让他们来勾起我的嫉妒之心,我定会让你三天三夜不能下床,你倒是试试,看我能不能说到做到。”

 这样暧昧的情话在耳边说出来,顿时凌雪的脸就像是滴血一般。不能更多的动弹,而门外的人影听到这里,似乎也是有些受不了屋里的气氛,该听的,该查探的都已经弄清楚,于是他也飞身离开。

 凌雪看着门口消失的人影,碰了碰轩辕洛的肩膀,小声说:“人已经走了,你可以不用演了。”可是谁曾想,轩辕洛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是眼神有些深沉的说:“当初说要开始的是你,现在说要结束的也是你。但你莫不是没听过一句话,若是想要勾起一个男人的兴趣很容易,但是要灭火却是很难的。”

 “这些日子,我抛开你的所有身份,爱上你。可是你却一直都对我若即若离,我不敢贸然的说出这些话,可是如今既然给了我一个机会,你就不要想轻易的躲过去。”

 轩辕洛说出这话的时候,凌雪的心不由得跳动了好几下,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在你面前表白,尤其是如此暧昧的姿势,凌雪几乎能够感受到来自他身下最原始的冲动。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这样等待的过程中,凌雪轻轻踮起脚尖,绊过轩辕洛的脸,对准那薄唇,吻了上去。看见轩辕洛惊讶的眼神,这样,应该能够说明问题了吧?

 轩辕羽锡听见回来通报的暗影的话,脸都几乎是气绿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给耍的团团转。

 轩辕洛,你好样的,竟然让自己身边的女人弄出这样一出戏给自己看。他轩辕羽锡发誓,若是不把你彻底的弄垮,他就不是轩辕羽锡。在心里发着这样恶毒的誓言,轩辕羽锡的眼神中一闪而过阴郁的颜色。

 而在同一时间,看着自己眼前那个主动地女人,轩辕洛竟然有点儿不知所措。他生平还没有被女人主动吻过,这滋味倒是也不错。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莫不是不知道吻的滋味?我记得洞房花烛夜之时……”凌雪其实是有些害羞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轩辕洛就抢回了主动权,倾身吻住那喋喋不休的双唇。

 凌雪的唇是柔软的,轩辕洛的吻并不像是凌雪那样温柔,而是相反有着霸道的侵略性,他试图攻占凌雪的每一座城池。

 这样强烈的刺激让凌雪有些浑身酥软,双手换在轩辕洛的脖子上,吊在他的身上,媚眼如丝。

 看着她如此娇媚的表情,轩辕洛更是控制不住,用沙哑的嗓音说:“以后不要提那晚,你可知道,被你吻过之后再忍住不动你,是要多么大的意志力?我可是从未听说过,有洞房花烛夜,新郎是在地上睡着的。”

 “那不是我,你也没有说你对我……”凌雪有些娇羞的往身后躲着,可是轩辕洛显然不想这样就放过她。嘴唇一直在吻着她的脖颈和那些敏感的地方。

 弄得凌雪娇喘连连,“轩辕洛,别弄,会痒。”凌雪一边娇喘连连,一边在用手推着轩辕洛,让他不要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怎么男人都是这样,一下子确定关系之后,就立马猴急的想要进行下一步?

 虽然凌雪现在已经不记得,当初主动挑起这战火的是她自己一样。随着轩辕洛那细致的吻,凌雪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微妙的变化,双腿之间那地方的湿润,让她知道自己已经动情。

 也不再拒绝,她看着轩辕洛,心里给自己做着铺垫,若是她跟自己的新郎一直都没有突破这最后一步,倒也是让人嗤笑的一件事情。想着这样,她便不再拒绝,反而是主动的引着轩辕洛来到床榻边缘。

 “你真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轩辕洛扯掉凌雪身上多余的衣物,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第一次看着她的胴体,那么美丽,在他略微有些侵略性的眼神下,凌雪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遮住自己的胸前,却被轩辕洛轻轻移开。

贵女其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贵女其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