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魅倾天下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11: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魅倾天下
第1章 昂贵的

  看着铜镜中那张艳丽的容颜,艳雪很想拿把剪刀在上面刻朵花,一朵能象征仇恨的花。说明http://www.qi-wen.com/

  小心翼翼的活了十年,这一天还是无可避免得来了,晌午用过餐,嬷嬷就叫她沐浴更衣,并让楼里最擅长打扮的几个婢女过来为她化妆,打扮,只为了今晚能卖个好价钱。

  床上放的是红得滴血的烟纱裙,她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看着这血一样的红,让她不得不正视今天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丑恶。

  她知道嬷嬷想将她卖个好价钱,也知道嬷嬷更想借她抬高映雪楼在洛河城烟花巷中的地位,但是梅艳雪却无力反抗。

  这十年来,嬷嬷在她身上得到的早已可以买下整座映雪楼了,可是却还不知足,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吧。

  洛河边上,两位俊秀的男子正在桥上漫步。

  “爷,洛河城之所以美,就美在这条洛河,是这条河孕育了这片土地。”张仁杰手指着脚下洛河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洛河将整个洛河城一分为二,在洛河两岸,商肆林立,红楼青瓦,雕栏亭榭,美酒飘香,佳人的轻歌燕舞引得无数男人流连往返,而凌霄与张仁来此时就站在洛河的玉龙桥上。

  连接洛河的有两座桥,一座是玉龙桥一座是玉凤桥,在这两座中间便是名满洛河城的胭脂苑与映雪楼。

  两座青楼隔河对立,互相较量,胭脂苑有美人胭脂,映雪楼有花魁艳雪,这花魁可不是想要就有的,每三年一次,由洛河城的富人,名流投票来决定。但是映雪楼的艳雪已经蝉联了两届花魁了。

  “确实很美,尤其是这夜晚,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凌霄点首,这江南的风光和京城是完全不同的,江南的秀气,江南的美在皇宫里是永远看不到的。

  “呵呵,爷,听说今晚晨风雪楼有重头戏,花魁梅艳雪的初夜将会在今晚拍出,这洛河两岸早就轰动了。说明http://www.qi-wen.com/”张仁杰笑看着对面灯火通明,人头骚动处道。

  “花魁?想必应该有几分姿色吧,既然来到江南,怎么也应该去看看的。”凌霄看了过去,眼里多了几分兴味。

   “恬恬,给我拿件白色的素裙来。”艳雪看着镜中的自己,向丫环淡淡道。

  艳雪让恬恬给她找来一袭白裙,既然今天是她的日子,她就有权选择自己的衣着。

  “小姐,嬷嬷会生气的。版权http://www.qi-wen.com/”恬恬小声在我耳边道。

  “恬恬,你不觉得白色更适合我吗?”艳雪答非所问的看着恬恬,拉下盘好的青丝,任其倾泄。

  一旁的婢女惊哦了声,艳雪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这个是她们辛苦了几个时辰的成果,她就如此糟蹋了,但此时艳雪心里却有一阵快意。

  “走吧,别让大爷们等太久。”看着镜中楚楚可怜的美人,艳雪给了她一个嘲讽的冷笑。

  外面早就开始吵闹了,想必那些男人们等不急了吧,她迈着轻碎的莲步,以弱风扶柳的姿态步出了房门。

  “哇、、、”

  早已习惯了男人惊艳的声音,艳雪扶着恬恬的手,轻轻袅袅的走至嬷嬷身边。推荐qi-wen.com

  嬷嬷拉着她的手,一脸笑意的看着台下的男人,她也跟随嬷嬷的视线向下。

  台下尽是色眯眯的男人,这种情况虽然是一早料到的,但是看到他们那猥琐贪婪的目光时,她还是一阵恶心。

  从他们兽性的目光里,艳雪看到的是赤裸的自己,有种叫胆怯的东西在她心里漫延,她很清楚,这些男人都狠不得上来扒光她身上的衣服,

  “好了,我们艳雪姑娘也出来,大爷们也都看到了,值什么价钱大家心里应该也有数了,嬷嬷呢也就说个起价……”

  “一千两,我出一千两。”齐嬷嬷的话还未说完,底下就冲出一道兴奋,急切,满是欲念的声音。

  艳雪眼帘都没掀,她知道不管第一个人喊多高的价,那个人都只是一个陪衬,一个笑话。

  当喊价声一个比一个高的时候,艳雪冷冷的扫过下面满是曾欲的眼,心中一阵冷笑,男人都是一样的恶心,在她心里男人只是一种动物——那就是丑陋的狼

  他们自私,贪婪,阴险,卑鄙,无耻……

  “一千五百两、、、”

  “二千两、、、”

  “我家老爷出五千两,老爷说了,今晚大家的帐都算他的。”说这话的是路府的管家。奇闻网

  而他口中的老爷就是洛河城的首富——路水财,早在之前我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五千两,已经算不错了,陪男人睡一觉就有五千两,已算不少了,只不过她敢肯定,嬷嬷不会满足的。

  至于艳雪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迟早都有这一天的,反正结果都是一样,过了今晚,她就有资格为自己赎身了。

   “我出千金。”就在她暗自嘲讽自己的时候,后方传来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

  映雪楼顿时一片寂静,我抬首向后方看去,竟然是他……

  

  

第2章 你情我愿的游戏

  片刻的寂静后,又是一片哗然,艳雪知道这片哗然里,有嫉妒,有羡慕但是这不是她想知道的,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不是她能做主的。。

  站在她身边的齐嬷嬷愣了半晌后,终于找回了神智,堆满笑容的微笑扫向那双墨玉般的眸子。

  他真的很不一样,说不上有多俊美,但是他身上就有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有些奇怪,见过的人多了,在她眼里就只是两个字,男人。而且一般情况下,至少要见十次八次我才能记住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却只是一眼就好像印在了脑海里,似乎曾经见过。

  可是艳雪很清楚,她根本不曾见过那位出千两黄金的男人,她的家世,注定了她的悲哀。

  “一千两黄金,艳雪姑娘今晚就是这么位大爷的了。”齐嬷嬷那放肆,得意的笑,让艳雪惊醒。

  这里是拍卖台,而她只是一个商品,商品不需要太多的情绪,只要展示她最美的一面,她换上淡淡的微笑羞涩的看向那袭白衫,职业化的一笑。

  这样的欲拒还迎是必须的,也是齐嬷嬷交代的,映雪楼的姑娘们都是她的私有物品,不容许有太多的想法,所以艳雪换上了职业的笑容。

  这才发现男子的笑容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漠然与、、、、、、艳雪怔了下,心想那应该是愤怒吧,因为她时常会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样的眼神。

  可是他愤怒什么?觉得钱花得太多了?还是她梅艳雪的表现让他不满意?这些她无从得知,因为嬷嬷已经让婢女搀扶着她回房了。

  静静的坐在房中,她突然有种新嫁娘的想法,虽然没有大红烛,也没有鲜艳的喜服,但是却莫名的紧张脑海浮现的是那张漠然中有点愤怒的脸。

  看着婢女们将丰盛的酒菜一盘盘放到桌上,艳雪胸口竟然一阵刺痛,如果没有当年的那场血案,今天或许真会成为的好日子,或许没有千金,但是肯定有颗真诚的心,有个爱他的男人,有个她甘愿付出一切的郎君。

  “你们都退下吧。”男人的声音门边传来,艳雪迅速掩起自己的情绪。

  看着他走近,她却莫名的低落,惆怅,还有恐慌,虽然早知道男人其实都一样,但是对于即将成为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心里总还有点期待,但是现在看来,期待也只不过是个笑话。

  “公子请坐。”她站起身拉开椅子,将男子请入坐席。

  男子微颔首,脸上是温柔却生疏的笑,她有些紧张,在他对面坐下后,端起酒杯柔声道。

  “感谢公子的慷慨,艳雪敬公子一杯。”

  男人的脸色微变,眉宇间似乎凝聚着火气,她知道自己这话任谁听着都似嘲讽,但是她却也真的很感激他,虽然男人都是一样,但是将自己交给年轻、顺眼的男人总比交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要好,至少不至于那么难堪,至少没有那么恶心。

  “你很得意,还是庆幸?”这名男子,正是之前在洛河桥上的凌霄,此时他也说不上来自己的情绪,他本以为只是有几份姿色,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压人心魂,他并未举杯,反而以阴冷的眸子看着对面的梅艳雪。

  

  我怔住了,一向以来我都很会掩饰自己,为何这男人一眼就能看穿。

  “都有吧,千金小姐,公子愿出千金,对于我这样的女子来说,很欣慰,也确实庆幸,因为公子从外表看比其他男人要好许多。”反正只是一夜,明天之后,就再也没有交集,我不用担心他知道我的想法。

  “哦,我还以为男人在你眼中都是一样呢?”男人终于真正的笑了,好看的眉眼像是一弯新月。

  “原本我也这么想的,但是当公子走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错了。”我回以温柔的浅笑,技巧的奉承着。

  

  

第3章 男人的暧昧

  男人举起杯,笑看着我,清亮的黑眸让我心跳加速,我竟然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赞赏,我又有些害怕,这男人同以往接触的男人都不一样。

  “你很特别,特别的让我心动。”男人放下酒杯,带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紧张,男人赞赏的话听多了,但是却没有一人能让我紧张,害怕,只有他。

  我站起身走至床边,与其坐着那里尴尬,不如早点办完正事,至少不能让他觉得那一千两黄金打水漂了。

  男人却并没走过来,依旧坐在桌边为自己斟满了酒。

  看着男人镇定自若的神情,我脸上火辣辣的,他的镇定,恰恰衬出了我的浮躁,好像我们的角色对换了,我好像成了急不可待的寻芳客,而他,却是高不可攀的花坊男。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你的人,还有你的心。”就在我焦虑不安之际,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在我身侧坐下,将洒杯轻缓的递至我唇边。

  “公子真会说笑,像我们这种人那来的心。”我推开酒杯柔弱的笑道。

  “是人,都会有心的,就像看你舍不舍得给。”

  “给又如何?不给又如何?”我淡然的笑语。

  “给,我就带你离开这里。”男人优美的唇畔贴上了酒杯。

  对于我这样的烟花女子来说,这真是个心动的诱惑,凡是在这里的女人,那一个不希望从良,即使那个人不是良人,她们也希望借机离开这种一双藕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地狱生活。

  “公子好慷慨,只可惜艳雪没有心。”我冷然的回道。

  “叭、、”听到酒杯碎裂的声音,我惊抬首,他却笑着托起了我的下颌。

  我有些慌乱,眼睛不敢正视,他身上尽是危险的气息,尤其是他那带笑的双眼,像是孩子的恶作剧,又像是猎人在等待着猎物入网,我害怕,不安,双手更是紧张的绞着衣襟。

  男人的面孔在我眼前放大,心狂乱的跳,唇上一阵温热,我愕然,脑中轰的一片空白,一条软滑的小蛇侵入口内,接着又是一阵沁凉……

  我瞪大眼,他竟然以口喂酒……

  “咳……”我好像忘记呼吸,忘记吞咽,竟然被呛到了,我慌张的用手推开他,俯身咳了好几声。

  “哈哈哈…只是一口酒而也,这也能呛到?”他的手在我背上轻拍,待我起身后,又轻柔的为我拭出了呛出的眼泪

  很囧,在这里的女人,每个都会喝酒,但是我却第一次出糗,但是这都是因为他以这种方式喂药,都是他,我委屈的瞪了他一眼。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想立即吃了你的。”他以食指轻柔的按摩我的眉尾,带笑的眸子深不见底。

  我脸火辣辣的,像是有人在拿火烤。

  “闭上眼,让我温暖你,让我好好的爱你。”大手顺着脸颊悄然滑至我有些颤抖的唇畔。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听话的合上了双眼,心也失了节奏,怦怦的乱跑,似乎还有些期待。

  温热的唇畔轻柔的贴上我的唇,他用舌尖轻轻撬开我的唇,我有些害怕。

  

  

  

  

第4章 交身不交心

  “别怕,跟着自己的心,跟着感觉与我一起享受这美好的甜蜜。”他的唇移开了,在我耳边吹奏着魅惑的乐章。

  一种新奇的感觉迅速漫延全身,酒香在唇舌间流转,那暖暖的柔滑的舌尖在我口中挑逗……身体软绵绵的,好像失去的支撑,他身体的温度透过掌心传到我的肌肤,那种惊喜的感觉让我想尖叫,体内像是有一头野兽在慢慢苏醒,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他轻轻的将我推倒在床上,带着火苗的大手在我手上轻柔的游移,此时我脑中除了这个男人,竟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绵密轻柔的吻,自我额前,眉心一路往下,我闭上眼,感受着这惊奇又刺激的新鲜感。

  当那温热的唇畔到我胸前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衣衫早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脱掉了,睁开眼,看着胸前那黑色的脑袋,我竟然有心窒的感觉,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觉得羞涩,但是我的身体却在欢歌,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这种酥酥麻麻的刺痛,我竟然无耻的抱紧了他的头。

  唇舌移开了,我清楚的听到自己喉间溢出了不满足的呻吟,火般的羞愧迅速点燃我的身体,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像个荡妇,可是却偏偏控制不了狂喜的身体。

  从来不知道男人的大手能给女人带来如此的欢愉,我似乎醉了,沉醉在那个火一般激情的世界,我的脑中只有男人的大手,还有那炙热的双唇……

  清晨的芬芳将我从睡梦中唤醒,睁开眼,看着身侧刚毅的脸庞我愣住了,昨晚的记忆一点点的回到脑中,整个身体从脸部开始燃烧。

  就在昨晚,就在几个时辰前,这个男人成了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心里有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在漫延,我知道自己昨晚就像一个荡妇,开始的时候我也想着要矜持一点,可是当他在我身怕律动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记的了,脑里只有这个男人,但是到现在,我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顺从自己的心意,用小手描绘着他的脸庞。

  “醒了,昨晚有弄痛你吗?”男人迅速的抓住我的手,放至唇边,轻道。

  脸更烫,我将头埋入他的胸前,这是十八年来,在男人面前的第一个羞涩。

  “跟我回去好吗?”他搂着我,将我按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加速的心跳。

  “我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我有些撒娇的轻咬他的胸肌,这男人好过分,到现在除了他是男人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凌霄,你记着,我是你的夫,是你这辈子唯一的男人。”他霸道的抬起我的下颌,在我唇上轻啄了下。

  “好霸道,你没听说过婊子无情吗?”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嘲讽的话竟然脱口而去。

  “雪儿,不准你这样说自己,你是美好的,纯洁的,与众不同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流落青楼,但是我相信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凌霄的女人。”他好像有些生气了,说完话,惩罚性的咬了我一口。

  

  

第5章 浓情炙燃的夜

  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十年了,我以为自己没有资格做着少女的梦,但是他将我带回了儿时的美梦,这样的男人,我能拒绝吗?

  “嬷嬷不会让你轻易带走我的。”我窝在他的胸前抽泣。

  我知道这只是我一时的感动,这男人外表再好,再出众,我也只是个烟花女子,而他的家世肯定非同一般,我与他注定不会白头偕老的。这样的男人想必家里也是妻妾成群吧,那我还有必要才为他的‘后宫’添色吗?

  “没什么,就算要买下整个映雪楼也无所谓。”他轻轻的抬起我的脸,以温柔绵密的吻,吻去我脸上的泪。

  “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他越是这样,我的泪流得越快,我从来没奢望过会遇到一个好男人,从来没奢想自己有朝一日会遇上如此温柔,如此感性的男人。

  “雪儿,不准你妄自菲薄,我凌霄看上的人绝对是最好的。”他霸道的捏着我的鼻子,眼里却是满满的怜惜。

  “嗯,我跟你走。”我推开他的手,吸了吸鼻子,第一次流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除了感动之外,我还有些私心,原本离开映雪楼就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只是凌霄将我这计划提前了一年,这样也好,我可以早点找到晴儿,早点为父亲申冤,为梅家六十多口无辜的性命报仇。

  “这就对了,以后别再看轻自己。”凌霄的手在我胸前不安分的揉捏,激情在我身体里迅速燃烧,红着脸,我主动吻上他的唇。

  凭着昨晚的记忆,学着他的动作,我伸出舌尖在他胸前试探的轻舔。很惊奇的感觉,他竟然像我昨晚一样,愉悦的呻吟,我更加努力的试探,当那一声声野兽似的喘息传入耳中,我不禁有些得意,原来女人真的可以掌控男人的身体。

  “雪儿,你真是小坏坏,不准再折磨我了、”凌霄说着迅速将我压在身下。

  我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这个霸道的男人,竟然会有种荒谬的想法,甚至想或许这样与他一辈子也不错,沸腾的身体占领了我的思想,我搂着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红唇,就这样吧,暂且放下仇恨享受这个男人带来的幸福吧。

  当激情平息后,他趴在我的胸前,我紧紧的搂着他,生怕他会飞走一样,我想我还是不安,我怕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雪儿,怎么了?”凌霄好像感受到了我的不安,抬首忧心的看着我。

  “没什么,我害怕这一切只是梦。”我飞快的抹去眼泪,告诉自己,天亮了,梦醒了,一切将会回到正轨。

  “小傻瓜,即使这是梦,也是两个人的梦。”他将我的秀发放在鼻端轻嗅首家。

  我心慌,扬起笑脸道,“天亮了,我先为你更衣吧。”

  “嗯,一会我就让张仁杰去找老鸨,梳洗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凌霄柔情蜜意的看着我,我除了点首之外,竟不知要做什么。

  

  

  

魅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魅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