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如果爱情有眼泪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19:30: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如果爱情有眼泪

第001章 结婚当晚我才发现……

高考结束那年,我要嫁人了。奇闻网

对方是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少的可怜,肚子上的肥肉却是一颤一颤的,但是爸爸却执意让我嫁过去,只因为这个男人能帮家里填补上几十万的外债。

当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一下子就懵了。

爸爸好赌,输得已是家徒四壁,妹妹又因为尿毒症要长年支付巨额医药费,家里欠下了高利贷,我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生怕要债的找上门来。

“瑶瑶啊,我知道你肯定会怪家里,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你妹妹需要钱,爸爸又是这个样子,你说你让我怎么办?”妈妈坐在身边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抹泪。

她的手粗糙,流泪的眼睛都是皱纹,她是被生活逼的,早早就没了当年人们口中的娇美。

妈妈的难为我懂,我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拿出我的率取通知书,恋恋不舍的抚摸着上边的每一个字,直到眼前一片模糊,大滴大滴的泪眼落在了上边。

妹妹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我,她眨巴着眼睛,伸出手轻轻的将我脸上的泪珠擦掉,“姐姐不哭。如果爱情有眼泪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我咬着牙,狠狠的点头,强忍住再次夺眶而出的眼泪。

晚上爸爸骂骂咧咧的回来了,“妈的!手气真背!又他妈的都输了!”他“砰”的一下踹在了门上,指着我们就骂:“怪不得老子输钱!都是你们在这哭的!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

“爸!”

我索性跪在了爸爸的面前,一手捂着口袋里的录取通知书,苦苦哀求道:“您就让我去上学吧!以后,等我挣了钱,我一定会孝敬您的!”

“上什么学!”爸爸本来就输了钱,这下脾气更加不好了,他对着我一脚踹了过来,骂道:“女孩子家家的上那么多学有什么用!趁着年轻你还能多要点彩礼钱!别等老了,那可就不值钱了!”

我被爸爸一脚揣在地上,脸贴着冰冷的地面,泪水再一次落了下来。

“瑶瑶!”

妈妈踉踉跄跄的冲着我跑了过来。

“哭什么哭!叫什么叫!”爸爸一把拉住妈妈的头发,拳头对着挥了出去。

“妈的!老子不赢钱都是你们哭的!”

而偏偏这个时候要债的上了门,一帮流氓拿着家伙进了家门就是一通砸。

噼里啪啦,家里转眼就变得面目全非。

妈妈护着我和妹妹,我们三个依偎着彼此瑟瑟发抖,满眼惊恐的看着犹如废墟一样的家。说明http://www.qi-wen.com/

“不还钱,我们就要你的命!”那人拿着刀子架在了爸爸的脖子上。

“瑶瑶!你救救爸爸啊!你救救爸爸啊!”

爸爸浑身都在抖,吓得恨不得瘫在地上。

妈妈冲了上去,但是被那个凶神恶煞的流氓一把甩开。

“蔼—”

“妈妈!”

“你个丫头片子!老子生你就是想让你到时候卖个好价钱!你他妈的到底嫁不嫁!”

妈妈的痛呼声,妹妹吓得惊叫声,以及爸爸的咒骂声,每一声都像是敲击在我的大脑里的锤子,它让我痛不欲生。

我的脑袋嗡嗡的响,仿佛天地都在旋转。

我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伸进口袋里,紧紧的捏着那封录取通知书,说:“我嫁!”

此时我已是心如死灰。

家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这样,我要马上嫁人了。原文qi-wen.com

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李辉,帮家里还了债,就急急忙忙的举行了婚礼。

当晚,我坐在床上,等着我名义上的丈夫同我同房。这个时候我的心都是死的,同什么人上床,被什么人睡已经无所谓了。

那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一边往自己的嘴里一边灌酒,一边对着我很是狰狞的笑。

“嘿嘿,给你看个好东西!”说着他便解开腰带,一把脱下他的裤子。

他揉搓着自己的下体,嘿嘿的猥琐的笑着。

那里的形状像是婴孩般的大小,在两腿之间萎缩着。奇闻网

他是个性无能。

李辉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他一边揉搓着自己的下·体,一边对着我逼近。

那东西丑陋的躲在一片稀疏的毛发里,看得人作恶。

“你什么表情?可怜我!可怜我硬不了?操·不了你?”

他松垮的皮囊套着一身肥肉,跟着他的动作一动三颤,他嘴里发出的腥臭味恨不得熏晕我。

“呵呵。”

我脸上带着讽刺的笑。他是个性无能最好了,这样我最起码能保住我的身子。奇闻网

但是我没想到李辉不仅仅是个性·无能,还是个性·变·态。

他指着自己那萎缩的东西,眼睛眯在一起盯着我,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了他的欲·望。他不同于正常人的欲·望。

第002章 不可言说的party

“它操·不了你没关系!我们让别人操·你好不好?嗯?我就在一旁偷偷的听着,你要记得你一定要叫的大声一点!马蚤一点!”

“什么?”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有了恐慌,我下意思的往后退,看着他已经变得不太理智的样子,在床上手脚无措起来。

“没什么,就是我们要去参加一个party,然后大家一起乐一乐!爽一爽!”

我已经退无可退,看着他对着我呲着一口黄牙,说着那些下流的话,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绿帽奴。

李辉就是绿帽奴,只有自己的老婆躺在别人身下的时候,他才会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只是一个刚刚出了校门的人,哪里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变态?我攥着被子,护在我的身前,我已经被吓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去吧,很爽的!去吧!你去了,我给你钱!给你妹妹治病!替你爸爸还债!只要你让别人操·你!”

“求求你了!你不知道这个过程很爽的!”

李辉的脸上露着兴奋的光,脸也因此激动的涨得通红,他的眸子盯着我似乎已经在意·淫我在别人身下的样子了。

“变·态!”

良久之后,我才从牙缝中将这两个字骂了出来,我听见了我打颤的牙齿磕在一起的声响,李辉不仅让我恶心,更多的还是恐惧。

“妈的!臭婊子!你生下来就是让人操的!谁操不是一样!妈的!老子打死你!”李辉一改之前的哀求,变得面目可憎,他对着我大打出手。

我紧紧咬紧牙关,不吭一声,眼泪的苦涩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新婚之夜我就在丈夫的拳打脚踢中度过了。

但是我还是参加了他说的那个的party,不是我不自爱,或者跟李辉一样变态了,而是妹妹病危,她急需救命的钱。

母亲的头发似乎又白了许多,妹妹带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而父亲依旧是赌赌赌。

李辉又来诱惑我,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你想积极向上的活着都没有资格的那种绝望。

晚上,我在李辉的要求下,打扮着,穿上性感的包臀裙,浓妆艳抹着跟着李辉去了一个地方。

到了那里,所有的人都被蒙上眼睛,然后被车子重新带走。

李辉可以说是迫不及待,而我坐在他身边,处在一片黑暗中,不慌不闹,前所未有的冷静。

因为我的心死了,此时的我就是行尸走肉,等妹妹病好了,或者不需要我了,我就自杀。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有人搀扶着我们进了一个房间。

眼罩摘开。

刺眼的灯光让我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我眯起眼睛,等适应了光亮之后才看向四周。

这座房子类似于古代欧洲宫廷建筑,厅堂开阔,富丽堂皇,宛如一个古老的城堡,所有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着,赞叹着这房子的奢华。

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人们自动闭嘴,一时之间几十人的场景鸦雀无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个男人吸引去了。

这其中也包括我。

齐身的黑色风衣,让他浑身上下都在是散发着一种冷厉的气常他的双手上戴着黑色的皮质手套,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们一眼,而后从我们面前慢慢走过。

他的眼睛黑而亮,像是无尽的深渊能吸引人的魂魄,脸上的线条硬朗着棱角分明,手臂随意的在椅子扶手上一搭,附身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叉而过,慵懒中又透着一种威慑。

“陈总,这是什么意思?”他戴着手套的手指轻点了一下香烟,烟灰滚落,我就像是着魔了一样看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我居然在这个时候犯花痴,而且来这里的男人都是同李辉一样的变态,我真是无可救药了。

“顾少,你不知道人妻才是最好玩的么?尤其是当着她老公的面,这才是妙不可言的。”直到这个被称之为陈总的男人发了话,我才回了神,不禁在心底失笑,我这是在干什么?

“哦?”他轻轻的吸了一口香烟,又将烟圈慢慢吐出,样子慵懒。

我看向他戴在手上的黑色手套,恍神中想:那隐藏其中的手指该是个什么样子。

男人在吞吐着烟雾,一时之间青烟缭绕,在灰白的烟雾间是他赤·裸·裸的嘲笑。

本来已经什么都不在乎,已经死了的心,因为这个男人的嘲笑变得自卑起来,我捏着自己的衣服,慌张的低下头,往后缩了缩。

那男人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

“我可没有这癖好,你们好好玩吧。”他的眼睛冷冷的对着我们一扫,那视线冷厉,渗人,让人难以忽略,让人头皮发麻。

我抬头,便一下子和他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来都来了,我们就玩玩呗,我保证你会上瘾的!”陈总根本不放他离开,盛情邀请着。

我却在他那犹如深海一样的眼睛中晕眩了。

他的眼神晃了晃,很快就换成了一副玩味的样子,他指着站在众人中的我,懒洋洋的勾勾手指说:“你过来。”

我依旧没缓过神来,直到李辉急不可耐的推了我一把:“快去啊!”

“哦。”

我慌张的应道,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踉跄着走了过去。

那个男人饶兴趣的盯着这样狼狈的我,嘴里叼着香烟,眼睛眯着发出促狭的光。

终于我心里忐忑着站在了他的面前。

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把拉住我,嘴角勾着一抹淡笑,手用力一收,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

我瞪大了眼睛,双手撑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此时头顶传来他低沉的嗓音,“那就她吧。”

第003章 亲密接触

这是一具充满着雄性荷尔蒙的身体,耳畔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炽热撩人的气息。透着衣服那形状分明的胸肌仿都能硌疼我的手。

“好!好!这妞一看就带劲!”陈总借机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色眯眯的看着我说。

这个陈总的行为让我恶心不已,不由自主的将抵在顾少胸前的双手慢慢攥紧,我现在和妓女有何区别?

我所有的举动都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低头看着已经被抓的皱在一起的衣服说:“力气倒是不校”

“我……”我这才意识到我依旧还在这个男人的怀里,赶紧松开手,手忙脚乱的就想起身。

可是揽在我腰上的手,却收的紧了又紧,他一个起身,将我扛上了他的肩头。

“蔼—”

惊呼一声,我下意识的攀上男人的肩头,天旋地转间,男人已经大步流星的趟开了步子。

从陈总面前走过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个男人视乎无意的对着他瞥了一眼,眼睛在他的手上顿了顿,陈总顿时一慌,讪笑的搓了搓手。

“您看上的女人,您,您。”

“知道就好。”

四个字里充满着让人颤栗的寒意。

“是,是,顾少,我,我错了!我该死!”

不再管他颤颤巍巍的道歉,男人扛着我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走了出去。

李辉在我们的身后跟着,他因为马上就能满足的私欲而显得异常的亢奋。

我忐忑的迎接着我屈辱的时刻。

李辉全程会在外边听着,来满足他变态的嗜好。

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就连窗帘都能拉的严严实实。

周遭安静。

“咔嚓”一声,眼前一簇小小的的火光摇曳起。

眼前是男人那张冷漠的脸,他的眼睛里是暖黄的光以及微愣的手足无措的我。

男人扯了下嘴角,“装纯?”

自卑,还是羞耻?不管是哪种情绪在这里都显得那么的多余,我一个性变态的妻子来这里就是找羞辱的,还讲什么自尊?

但是,我不说话,倔强的盯向他的眼睛。

“有意思,我突然就对你感兴趣了呢。”

说话间他的手摸向腰间。

“你干什么?”坐在床上的我下意识的就想逃,谁知道他会从腰间跳出什么变态的东西来。

可是男人的速度要比我快的多,在我逃跑的方向,长腿一迈,踏上床边,阻断了我的去路。

这一刻我的心里发冷,看向他的手上多出的那枚发着寒光的飞刀。

“如果你想保全自己的话,就叫,大声一点。”

他捏着那枚飞刀抬起我的下巴,凑近了又说:“识趣一点。”

“叫?怎,怎么叫?叫什么?”

下巴那出冷冰冰的触感告诉了我这个男人的危险,我不敢再动。

在那簇跳跃的火光后,居然露出了男人颇为赏心悦目的笑,他轻轻捏着那枚飞刀从我的下巴处慢慢的往下移,尖利的刀锋划着我的脖颈,“你一个久经人事的人妻真的不知道怎么叫么?”

我大气都不敢出了,生怕这个男人一个用力划破我的脖子。

自始至终那双戴在他手上的手套都没摘下来,我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而慢慢移动,可是我还是不明白。

“叫?”我傻乎乎的问道。

“就是叫床埃”

男人轻佻的说,手上一动划开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

“蔼—”我尖叫着赶紧捂住胸口。

就是在这一瞬间,打火机骤然一灭,男人拎起被子的一角劈头盖脸的将我裹紧。

房间里似乎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以及“砰”的一声,破门而入的声音。

怎么回事?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紧张,因为害怕,心砰砰的跳着,我悄悄的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房间已经大亮。

“陈胜平是不是活腻歪了?居然给你下套!”说话的陌生人狠狠的踢了一脚躺在旁边不断痛苦的闷哼的人,骂道:“操!以后搞死他。”

我的视线在那一刻有些凝固,地上躺在三个胸口插着飞刀的人,他们痛苦的在地上扭动着,身下鲜血流了一地。

“慢慢玩喽。”男人懒洋洋的伸手,站在他身后的人立马授意,将插在他们身上的飞刀拔了出来,恭敬的递给他。

那上边的鲜血泛着甜腥味,男人拿着手帕细致的擦拭,黑色的手套沾染上了嫣红的血迹,但是男人却丝毫不在意,或者是已经司空见惯。

我不由得吸了口冷气,那刀刚刚抬着我的下巴,划过我的脖子,现在它就沾染上了鲜血,成了伤人的凶器。

这是个容易让人着迷又危险的男人。

“话说你居然还故意钻进了人家下的套里,这不像你顾维甄啊,这个聚会不会真的有什么惊喜吧。”这个男人八卦的说,眼睛已经看向了蜷缩在床上的我。

而我有些恍神,齿唇间慢慢回味这他的名字。

顾维甄。

“果真如此。”他打了一个响指,快步的走了过来。

“四邑。”

男人依旧专注着手里的动作,看都不再看我,声音里却带着警告,明显这个叫做的四邑的人举动惹得他很是不悦。

四邑脸上一愣,而后站定,看向顾维甄,“明白了,顾少。”

他的动作恭敬而顺从,不再是之前那副样子。

“你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送她回去。”

他将擦好的飞刀重新插回腰间,眼睛看着我波澜不惊。

而我的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顾维甄,我今天遇到的这个人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当时我只是好奇,却不想未来我和他居然命运般的牵扯到了一起。

第004章 扫黄进了局子

在回去的路上,李辉大气都不敢出的坐在我的身边,而我披头散发,妆都花了,一副任人蹂躏的样子。

四邑可能是好奇或者是不屑,他从后视镜里偷偷的打量我,然后摇了摇头。

我闭上眼睛打算视而不见,这样的目光以后还会有很多。

车子到了家门口,我们下了车,四邑看着我欲言又止,“你,你。”

“什么?”我面无表情的裹了裹衣服。

他不说话,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我,说:“没什么,以后再见喽。”

再见?怎么可能,我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怎么可能还会有交集。

因为事情横生枝节,李辉根本没有满足,只好把压抑已经的变态私欲靠着拳打脚踢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事后,我看着镜子里鼻青脸肿满是伤痕的自己,哭了。

我抱紧自己,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哗哗的水声中是我压抑已经的哭泣声,而李辉在房间里呼呼大睡。

这就是我的生活,以后每天都要过的生活。煎熬?也不,只要心死了,习惯了,就可以假装自己还是个人一样的活着。

这次李辉是堂而皇之的将人带回了家,两对夫妻。

我当时正从医院看妹妹回来,一开门就看见了已经滚在了一起的一对对男女,他们丝毫不在意,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转而继续他们身下的动作去了,我呆若木鸡。

恶心,反胃,最为直观的感觉就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李辉兴致勃勃的在那看着,他一见我进了家门,他就兴奋的涨红着脸来催促我了。

“呦,你老婆啊,够嫩的埃”其实一个男人对着我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给我吧,我想尝尝你老婆的滋味,话说你老婆配你这个性无能真是可惜了。”

“嘿嘿,好说,我老婆你随便用。”李辉献媚的对男人说,对着我却转眼就变了样子,他着急,他迫切,甚至有点些癫狂地冲着我小跑了过来,“妈的!你还不赶紧过来脱衣服!”

我的耳边都是那些女人的叫声,以及男人看着我不还好意的淫笑。我扶着墙慢慢的后退,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糜烂的生活我真的打死也不能接受,我撒腿就跑。

“你个婊子!你跑什么!”

手还没触及到大门的把手,李辉就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拉扯着用力的将我的头往墙上一磕。

“砰!”

一声钝响,我都来不及喊疼,脑子就开始嗡嗡的响了,整个人顺着墙壁瘫软在了地上。

“叫你个婊子跑!”

李辉恶狠狠的拍拍我的脸,拿着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在我的鼻子底下晃了晃,顿时一种奇异的香味熏得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身体开始变得燥热,躺在地板上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我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男人对着我的淫笑,我想尖叫,可是出口的却是脸红心跳的呻·吟。

我又去看那扇关的紧紧的大门,咬紧牙关,努力的在地上冲着那个方向爬,手指扣着地板,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身子越来越软,一切都是徒劳。身后的男人抓着我的腿用力一拉,“嘿嘿,我们玩点不一样的。”

那张让人作恶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我绝望的闭上眼。

可是就在这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几个警察端着手枪冲了进来,“不许动!”

房间里尖叫一片,而我被那药折磨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警察局里,我带着手铐,衣衫不整,脑子里浑浑噩噩,看人的眼睛都是直愣愣的。

“聚众淫乱,看来我们今天这个扫黄打非行动很是成功埃”坐在我前边的女警鄙夷的看了我两眼。

什么?我聚众淫乱?我被当成了扫黄打非的对象了?

我张张嘴想解释什么,但是算了,解释有什么用,我捋捋头发,对着女警苦笑了一下,她皱眉看着我。

接着我一怔,嘴边的苦笑被冻结一般,然后下意识的低头,躲藏,因为那个男人正对着我走来。

顾维甄。

我低头,恨不得将自己低到尘埃里,用长长的头发将自己的脸捂住,然后慢慢的扭着身子背对着他。

顾维甄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他在四邑的陪同下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只是四邑看到我的时候微微一愣。

我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让顾维甄看见这样的自己。此时的我最狼狈,最无地自容,而顾维甄还是那样,淡定,从容,又充满着一种邪气,难以捉摸可是又让人难以抗拒的为之着迷。

此时他没注意到我是最好不过的。

如果爱情有眼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如果爱情有眼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17章(第17章 落井)

    原标题: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17章(第17章落井)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第17章落井又来了,皱着眉头,阿若很想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看人沐浴的癖好,他早就看过了,就在瀑布下就在深潭里早就把她看光光了,现在居然还要看。“请便,我去烧水。”阿若泰然就向门前走去,直接当他如空气一般。龙子尘望着她的背影,再看看桌子上被她吃剩下的菜,那鸡肉还有几块,他不信那是她煮的,一定难吃,他拿起她座位对面桌子上的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一块鸡肉送入了口中,只一嚼,竟满口生香,好吃。奇怪,她怎么会煮出这么好的东西来,仓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17章(第十四章.安安)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17章(第十四章.安安)小说: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第十四章.安安七月看着安安过去,不由得感叹,如果自己也还在现代,那么,也应该会很怀念读书的日子吧!可惜了,“轩王爷,我们走吧!”七月好像才想起来这里是皇宫一样,她不能像在王府一样,随随便便的叫南宫轩为轩。这里,就是古代的规矩,这里是皇宫,是最靠近皇权的地方,是可以随随便便决定她生死的地方,她不想死,所以,要好好伪装自己。南宫轩没有说话,或许他也觉得,在皇宫,不可以那么随便,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让她随随便便的,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17章(第十七章 同学聚会)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17章(第十七章同学聚会)小说名字: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第十七章同学聚会“老婆,不要拒绝我,好吗?我现在只有你了。”柯磊的话让欣然莫名的感动了,他说他现在只有她了,那就是说,他没有别人,包括那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就在欣然的稍一晃神间,柯磊已经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大手也伸进她的衣服,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部,毫无前奏的粗鲁动作,让欣然有些吃不消,剧烈的疼痛从下体袭来。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欣然的胸前,不知是他的汗水还是泪水,欣然不忍拒绝,只好恳求柯磊轻一点。可是柯磊

  • 萌系爱妻太难训 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萌系爱妻太难训第十七章林南天就是要利用林芷白跟陆钦江的婚事,他才好给林芷蓝选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只是有些可惜,那位昊天集团的太子爷没来,不然跟林芷蓝倒是相配。相对于林家出尽风头,沈青瑶却是铁青着一张脸从鼎盛出来。因为没追上陆钦江,沈青瑶气冲冲的上了保姆车,旁边经纪人还在劝着。“青瑶,你别气,这事可能不是咱们想的那样!陆总怎可能娶那样的女人,你现在不能乱,可要沉住气!”沈青瑶想了想,的确,她现在不能生气,而是要搞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林芷白,到底是怎样的

  • 三世六道 17章(第十七章 魔医叶笑泉)

    原标题:三世六道17章(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书名:三世六道第十七章魔医叶笑泉他盘膝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之上,掌心托天,按照三吸一呼的方式进行简单的修炼。周围灵气沸腾,像疯了一样,疯狂钻进他的体内,这一次,不再是消失,而是渐渐汇聚成云雾,在丹田中,越来越多。就像鲸吞大海一般,吞进叶笑泉经脉和丹田中。纯白色的灵气进入丹田,让他觉的全身舒爽,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修炼到了上午,早已日上三竿,他才睁开眼睛。那一刹那,眸光闪烁着纯洁的白色,就像白玉一般。“呼,这就是修炼吗?也太慢了。”丹田中暖融融的面积大了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17章(第17章 紫色)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17章(第17章紫色)小说名称: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第17章紫色酒香、菜香、饭香,齐齐的送过来,真饿呀,可是她一身的湿衣更难受,本不想与明书一起来这如香馆里再见阿卓的,却不想就是这般的自然而来,逃也逃不掉一般。局促的站在那店门前,进与退都在犹疑间,却听得两声响,那是阿卓轻轻的拍手,只两声,立刻就从一间屋子的珠帘后闪出来一个小丫头,她笑盈盈的走向阿卓,“爷,有何吩咐。”恭恭敬敬的请安,让芸若不由得又是在暗猜着阿卓的身份。“带这位姑娘去那里换下一身湿衣。”阿卓指着

  • 我是武大郎 17章(第六章 有志不在身高)

    原标题:我是武大郎17章(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小说:我是武大郎第六章有志不在身高细颈瓶的瓶颈约四指高,由于找不到透明的玻璃制作的瓶子,武植只好用普通瓷瓶代替。好在这个时代中国的陶瓷业已经相当发达,细颈瓶制作得颇为瓷实。武植将小球挨个塞进细颈瓶中,只留下五根丝线,沿着瓶口垂落下来。几个铅制小球都是按照细颈瓶的瓶颈量身制作,大小刚好能够顺利从瓶颈出入,两颗小球同时出入那是绝对不可能,除非打破瓷瓶,这样一来,也就破坏了试验规定了。然后将水壶里的水灌进瓶中,由于看不清楚里面,只好将水灌满,好在这个试验跟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17章(第十七章 出名原来这么简单)

    原标题:总裁在上,女佣在下17章(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书名: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第十七章出名原来这么简单夏小茜认识轩少阳这一件事,很快的,在学校里传开来。而夏小茜,无疑成了同学们茶饭后闲谈的对象。无论她在哪儿,都可以听到同学们对她的议论,就连在厕所与课堂上都能听到。因为轩少阳,夏小茜在巨大的学校里,可算是小有名气了。而这名气,都传到了冷凌傲的耳里,甚至冷凌傲的公司里。冷凌傲之所以会听到,是因为他在公司里经过一个部门时,里面的一个实习女职员说出来的。就说某某学校里的一个名叫夏小茜的女生,认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