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流落民间的公主11章(第11章 坠落)

2017/12/26 9:08:51 来源:网络 [ ]

书名:流落民间的公主

第11章 坠落

 太监们犹豫片刻,便黑压压地逼了过来。奇闻网韵儿着实惊到,可足浑毅死了?若非有人教唆,八岁孩童哪里说得出这番话?韵儿禁不住细退一步,好言劝道:“暐弟,浑毅在轩国虽受了伤,却是好好的,你休要听人挑拨。”

 “听人挑拨?”

 背后一声尖利怒喝入耳,韵儿尚不及扭头,啪——耳畔嗡嗡,脸颊已是一片刺痛。

 “皇后娘娘,使不得。”

 嘭。祁嬷嬷二话不说,上来便是一脚,直把小草踢得跌开几尺。

 捂着脸,韵儿直起腰,定定地望向满脸怒容的继母,已然万分隐忍,却仍禁不住眸底胶着的怨愤。

 “怎么?还敢在本宫面前耍横?”可足浑皇后紧逼一步,重重的黑眼圈衬得微肿的眼阴郁残忍,“赏你这一巴算轻的。奇闻网别以为皇上护着你,你便可有恃无恐。堂堂容国公主,竟恬不知耻地滞留敌国月余,你视宫规为何物?祁嬷嬷——”

 “奴婢在。”

 “大声告诉她,依宫规家法,未出闺阁,夜不归宿者,该如何罚!”

 “诺。不守女德者,轻则廷杖,重则自缢。”

 冷冷瞧着这对主仆唱着双簧,韵儿觉到一丝心慌,余光瞥向院门,又扫向四下,竟不见半个自己的人。

 哼。可足浑皇后循着韵儿的视线冷瞟当下:“我是六宫之首,肃清宫闱责无旁贷。原文qi-wen.com来人啦,请龙城公主入殿,赏廷杖二十。用心打。”

 宫人一涌而上。韵儿挺起背脊,冷傲地勾起下巴,凛凛眸光冷扫四下,一时,倒着实镇住了满院的宫人。

 “皇后娘娘治宫严明,为人子女的本该欣然受赏。”韵儿清柔浅笑,左颊的五道红痕似孔雀开屏,透着冷丽之美,“可,我是受父皇之命去轩国的。”

 “哦?”可足浑皇后幽幽地拖长声线,扬起右手照着晌午的烈日,并拢的五指密不透光,细细端详,夹着闷闷的痛意冷笑,“皇上说,‘养不教父之过’,特意吩咐我替他好生管教来着。原文qi-wen.com

 玉肩微微一倾,韵儿竭力镇气,却分明听得心跳骤急骤僵,当头一棒的错愕无措。

 “来人,还愣着做什么?”

 小草爬起,尚不及靠近主子,便已被两个太监夹着肩拖了下来。韵儿亦好不到哪里去,三五个宫女围将上来,口口声声说是请,却是粗手粗脚地推搡起来。此刻,韵儿哪里有心思顾及这些,思绪悉数纠缠在“管教”二字之上,回神时,竟已被宫人强摁着绑上了木凳。

 “你们敢!”轻飘飘却傲气凌人,韵儿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半分,幽幽扭过头,依稀瞧见太监抱在胸前的木棍,足足拳头粗,回想头先那句“用心打”,心下半点不慌倒是假的。

 廷杖有“用心打”与“着实打”之分,“着实打”不过皮肉之苦,最不济亦不过落下个伤残,而“用心打”则是九死一生。小太监那厢得了令,这厢却被刑凳上的主子威吓,愣在当下倒也失了主意。阅读qi-wen.com

 “怎么?连主子都认不得了?难不成要皇后娘娘亲自动手?”

 祁嬷嬷阴阳怪气地在殿门后撂下这么一句。啪——头一声震在耳畔,却未落在身上,韵儿扭头,只见小草紧咬牙关,脸涨得通红。刚想开口喝退宫人,啪——嗓子一哽,韵儿只觉骨头散了架,周身的毛孔嗖地竖了起来,一个激灵,竟觉空气里粉尘浮杂的细微之音都清晰可闻。

 “公主!你们不要命了?公主也敢打,皇上饶不了你们,饶不了。”小草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挣扎地刑凳轻晃。

 拧紧拳头,韵儿依稀感觉到指甲陷进了掌心里,却不见疼,只因腰骨以下似绞入水车卷起的漩涡,绞心的痛。周身冷栗,牙床直打颤,舌尖腥涩,韵儿知,强忍着不出声,这嘴唇怕是咬破了,眼角潮润不堪,伴着涩涩的刺痛,那不是泪,却是发线处渗落的细汗。版权qi-wen.com

 “二。三。轮刑!”

 小太监尖细地唱着刑,忽的,水车似卡住了,漩涡骤止,可须臾,疼痛又铺天盖地地袭来。原来,小太监使了吃奶的劲执刑,每三杖便得轮换一人。

 “四。”

 尖细的娘腔越飘越远,知觉模糊,头脑却愈发清醒,爹当真把自己摆上祭台,由得可足浑家族鱼肉?被绑上刑凳那刻,木棍尚未落下之时,韵儿尚心存侥幸,可这刻。汗津津的,脸颊一片冰冷潮润,分不清是汗还是泪,韵儿死命地晃着脑袋,死命地挣扎,明知徒劳无益,却不得不耗尽最后一点气力来吐出满心的苦水。“放。开。我”,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浑身一软,汗珠甸甸地压得眼睑幽幽阖了起来。

 “五——”

 “皇上驾到!”

 早春料峭时分,村子东头二驴子家,那架水车嘎吱嘎吱唱个不停,引着碧粼粼的水入田。捋起裤管,褪下布鞋,踩着湿滑的踏板,和着二驴子的傻笑,自己踩得飞快,咯咯笑得正欢,噗——脚下一滑,身子一歪,一头栽了下去,落水前那刻,领口一紧。幸好外公一手把自己揪了起来,“淘气!卷入水车,不死也残,还敢吗?啊?”

 吓得魂儿都快散了,脑勺儿暖暖的,外公轻轻地拍着,拍着,喃喃着“不怕,不怕,有外公在。”

 脑勺儿暖暖的,轻轻的拍啊拍,怎听不见外公喃喃?韵儿迷糊地睁开眼,呃。脖子僵硬,尚不及扭扭脖子,嘶。凉意从头浇灌而下,周身紧裹的却是辣辣的痛。

 “醒了?”顾容月歪着头凑了过来,抚在云鬓上的手亦停了下来,“御医瞧过了,伤了筋骨,休养个十天半个月的,落不下病根,尽管宽心。”

 下巴磕在枕上,韵儿迟迟地偏过脸去,直直地望向父亲,细细地在那双眸眼里搜寻关切,可掘地三尺也见不得一丝疼惜。

 顾容月不自在地缩回手:“可足浑毅死了,朕总该给皇后一个交代。再者——”眸眼冷了下来,顾容月疏离地直起身:“朕虽宠着你,却容不得你自作主张,更容不得你。心向外人。你莫忘了,你姓顾容!”

 “爹!”屈肘摁着床榻,韵儿急切地撑起半个身子,疼痛似火油顺着脊柱倒灌至脖颈,脑门一嗡,冷汗便浇了下来,“我是为了——”雷击般,韵儿摸索着袖口,又摸索着腰间,亵衣空空无一物,肩头一坠,闷声伏在榻上便不言语了。

 面色阴冷,顾容月冷冷地起了身:“朕心如明镜,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明黄晃眼,飞絮般飘走,韵儿只觉心头的温度亦随之飘逝,不解、委屈、不甘纷纷杂杂地攀缠得心绪不宁。

 “他是怎么死的?”揪着锦缎,韵儿微仰着头,明知故问却偏不死心。

 明黄顿了下来,却不曾扭头,那声音冷过三尺寒冰:“贪得无厌的下场。”

 闷头歪在枕上,韵儿摊开手掌,掌心苍白,衬得纤细的血管透着幽冷的绿光。是血是孽,韵儿苦苦一笑,逃也般合拢了手,可足浑毅算不算是自己害死的?算吗?他知道得太多,又野心勃勃,不能为父亲所用,便只能是这般下场。父亲。心幽幽沉了下去,韵儿只觉身不由己地坠入了无底黑洞,骨肉亲情不该是最亲最近吗?却为何与父亲之间分明隔了道屏障?无法逾越的屏障,一切似回到了相认时分疏离陌生的起点,甚至较之那时,更叫人沮丧,不,是心凉。

 “公主。”近侍捧着一团洁白的锦帕,怯生生地挪了过来,“奴婢给您换洗时,腰封里发现这个。”

 锦帕摊在榻上,纤细的指尖捻起帕角,韵儿迟疑,松开手指,掌心覆上帕子,碎了,正如此刻自己的心。揭开帕子,乳白的蜂蜡碾碎得七零八落,半点瞧不出蛟龙的痕迹,天意!韵儿涩涩一笑,泪啪嗒浸落蜂蜡,滑腻腻的泪,凝固般挂在蜡上。为了骨肉亲情不惜负心负情,假意归还龙门璧,暗地里却浇了这个蜡模。天意!韵儿释然,苦笑着阖了眼。

 休养大半个月,日日翘首以盼,韵儿却再未盼来父亲。宫人倒不敢怠慢,虽然仍是锦衣玉食,韵儿却渐渐觉得,芙蓉轩已沦作了一处冷宫。若非云姨寸步不离地守在榻前照料,这帮势利的奴才怕是早要甩脸色给自己瞧了。

 六月天,暑气窒闷,伤口难于照料。韵儿庆幸,总算赶在立夏前伤愈了,只是这心伤却难平。

 这日,总算得了诏,可宫门前却未见步辇,行踪亦分外诡秘,若非顾容月的贴身太监莫公公亲自来传,韵儿怕是不会肯随行,回宫当日的下马威多少慑住了自己,今夕不同往日,在这皇宫里也该小心为上。

 “小草,委屈你了。”韵儿搀着小草的手紧了紧,满脸愧色。

 “不委屈,我自小练功,身子骨硬朗着呢。”小草拍拍胸脯,笑了笑。

 莫公公偷瞥一眼,在一处宫门前,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小草,对着韵儿恭顺请道:“公主,皇上有令,这院落唯您和奴才入得。”

 这处院落地处宫门最北角,偏僻得生人勿近。跨入院门那刻,韵儿便觉到鞋底踩着厚厚的灰尘,越朝里走,鼻息便越胶着,空气似经陈年,沉淀着数十载的腐朽气息,难以入鼻。

 “啊嚏——”韵儿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哐。当。

 隐隐听见屋里传来铁链声响,韵儿狐疑地望向莫公公。莫公公自顾自地开着房门的锁链:“公主您请。”

 腐朽、腥涩还夹着丝丝恶臭。韵儿捻着帕子捂了捂鼻,探头瞧了瞧,昏暗的屋子里空空无物。

 “公主请!”

 跨过门槛,余光盯住身后的莫公公,韵儿强装镇定地缓缓踱步,气味越来越刺鼻,哐当的铁链声越来越清晰。

 

 

 

 

流落民间的公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流落民间的公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