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流落民间的公主11章(第11章 坠落)

2017/12/26 9:08:51 来源:网络 [ ]

书名:流落民间的公主

第11章 坠落

 太监们犹豫片刻,便黑压压地逼了过来。说明http://www.qi-wen.com/韵儿着实惊到,可足浑毅死了?若非有人教唆,八岁孩童哪里说得出这番话?韵儿禁不住细退一步,好言劝道:“暐弟,浑毅在轩国虽受了伤,却是好好的,你休要听人挑拨。”

 “听人挑拨?”

 背后一声尖利怒喝入耳,韵儿尚不及扭头,啪——耳畔嗡嗡,脸颊已是一片刺痛。

 “皇后娘娘,使不得。”

 嘭。祁嬷嬷二话不说,上来便是一脚,直把小草踢得跌开几尺。

 捂着脸,韵儿直起腰,定定地望向满脸怒容的继母,已然万分隐忍,却仍禁不住眸底胶着的怨愤。

 “怎么?还敢在本宫面前耍横?”可足浑皇后紧逼一步,重重的黑眼圈衬得微肿的眼阴郁残忍,“赏你这一巴算轻的。版权qi-wen.com别以为皇上护着你,你便可有恃无恐。堂堂容国公主,竟恬不知耻地滞留敌国月余,你视宫规为何物?祁嬷嬷——”

 “奴婢在。”

 “大声告诉她,依宫规家法,未出闺阁,夜不归宿者,该如何罚!”

 “诺。不守女德者,轻则廷杖,重则自缢。”

 冷冷瞧着这对主仆唱着双簧,韵儿觉到一丝心慌,余光瞥向院门,又扫向四下,竟不见半个自己的人。

 哼。可足浑皇后循着韵儿的视线冷瞟当下:“我是六宫之首,肃清宫闱责无旁贷。网站qi-wen.com来人啦,请龙城公主入殿,赏廷杖二十。用心打。”

 宫人一涌而上。韵儿挺起背脊,冷傲地勾起下巴,凛凛眸光冷扫四下,一时,倒着实镇住了满院的宫人。

 “皇后娘娘治宫严明,为人子女的本该欣然受赏。”韵儿清柔浅笑,左颊的五道红痕似孔雀开屏,透着冷丽之美,“可,我是受父皇之命去轩国的。”

 “哦?”可足浑皇后幽幽地拖长声线,扬起右手照着晌午的烈日,并拢的五指密不透光,细细端详,夹着闷闷的痛意冷笑,“皇上说,‘养不教父之过’,特意吩咐我替他好生管教来着。原文qi-wen.com

 玉肩微微一倾,韵儿竭力镇气,却分明听得心跳骤急骤僵,当头一棒的错愕无措。

 “来人,还愣着做什么?”

 小草爬起,尚不及靠近主子,便已被两个太监夹着肩拖了下来。韵儿亦好不到哪里去,三五个宫女围将上来,口口声声说是请,却是粗手粗脚地推搡起来。此刻,韵儿哪里有心思顾及这些,思绪悉数纠缠在“管教”二字之上,回神时,竟已被宫人强摁着绑上了木凳。

 “你们敢!”轻飘飘却傲气凌人,韵儿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半分,幽幽扭过头,依稀瞧见太监抱在胸前的木棍,足足拳头粗,回想头先那句“用心打”,心下半点不慌倒是假的。

 廷杖有“用心打”与“着实打”之分,“着实打”不过皮肉之苦,最不济亦不过落下个伤残,而“用心打”则是九死一生。小太监那厢得了令,这厢却被刑凳上的主子威吓,愣在当下倒也失了主意。说明qi-wen.com

 “怎么?连主子都认不得了?难不成要皇后娘娘亲自动手?”

 祁嬷嬷阴阳怪气地在殿门后撂下这么一句。啪——头一声震在耳畔,却未落在身上,韵儿扭头,只见小草紧咬牙关,脸涨得通红。刚想开口喝退宫人,啪——嗓子一哽,韵儿只觉骨头散了架,周身的毛孔嗖地竖了起来,一个激灵,竟觉空气里粉尘浮杂的细微之音都清晰可闻。

 “公主!你们不要命了?公主也敢打,皇上饶不了你们,饶不了。”小草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挣扎地刑凳轻晃。

 拧紧拳头,韵儿依稀感觉到指甲陷进了掌心里,却不见疼,只因腰骨以下似绞入水车卷起的漩涡,绞心的痛。周身冷栗,牙床直打颤,舌尖腥涩,韵儿知,强忍着不出声,这嘴唇怕是咬破了,眼角潮润不堪,伴着涩涩的刺痛,那不是泪,却是发线处渗落的细汗。流落民间的公主11章(第11章 坠落)

 “二。三。轮刑!”

 小太监尖细地唱着刑,忽的,水车似卡住了,漩涡骤止,可须臾,疼痛又铺天盖地地袭来。原来,小太监使了吃奶的劲执刑,每三杖便得轮换一人。

 “四。”

 尖细的娘腔越飘越远,知觉模糊,头脑却愈发清醒,爹当真把自己摆上祭台,由得可足浑家族鱼肉?被绑上刑凳那刻,木棍尚未落下之时,韵儿尚心存侥幸,可这刻。汗津津的,脸颊一片冰冷潮润,分不清是汗还是泪,韵儿死命地晃着脑袋,死命地挣扎,明知徒劳无益,却不得不耗尽最后一点气力来吐出满心的苦水。“放。开。我”,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浑身一软,汗珠甸甸地压得眼睑幽幽阖了起来。

 “五——”

 “皇上驾到!”

 早春料峭时分,村子东头二驴子家,那架水车嘎吱嘎吱唱个不停,引着碧粼粼的水入田。捋起裤管,褪下布鞋,踩着湿滑的踏板,和着二驴子的傻笑,自己踩得飞快,咯咯笑得正欢,噗——脚下一滑,身子一歪,一头栽了下去,落水前那刻,领口一紧。幸好外公一手把自己揪了起来,“淘气!卷入水车,不死也残,还敢吗?啊?”

 吓得魂儿都快散了,脑勺儿暖暖的,外公轻轻地拍着,拍着,喃喃着“不怕,不怕,有外公在。”

 脑勺儿暖暖的,轻轻的拍啊拍,怎听不见外公喃喃?韵儿迷糊地睁开眼,呃。脖子僵硬,尚不及扭扭脖子,嘶。凉意从头浇灌而下,周身紧裹的却是辣辣的痛。

 “醒了?”顾容月歪着头凑了过来,抚在云鬓上的手亦停了下来,“御医瞧过了,伤了筋骨,休养个十天半个月的,落不下病根,尽管宽心。”

 下巴磕在枕上,韵儿迟迟地偏过脸去,直直地望向父亲,细细地在那双眸眼里搜寻关切,可掘地三尺也见不得一丝疼惜。

 顾容月不自在地缩回手:“可足浑毅死了,朕总该给皇后一个交代。再者——”眸眼冷了下来,顾容月疏离地直起身:“朕虽宠着你,却容不得你自作主张,更容不得你。心向外人。你莫忘了,你姓顾容!”

 “爹!”屈肘摁着床榻,韵儿急切地撑起半个身子,疼痛似火油顺着脊柱倒灌至脖颈,脑门一嗡,冷汗便浇了下来,“我是为了——”雷击般,韵儿摸索着袖口,又摸索着腰间,亵衣空空无一物,肩头一坠,闷声伏在榻上便不言语了。

 面色阴冷,顾容月冷冷地起了身:“朕心如明镜,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明黄晃眼,飞絮般飘走,韵儿只觉心头的温度亦随之飘逝,不解、委屈、不甘纷纷杂杂地攀缠得心绪不宁。

 “他是怎么死的?”揪着锦缎,韵儿微仰着头,明知故问却偏不死心。

 明黄顿了下来,却不曾扭头,那声音冷过三尺寒冰:“贪得无厌的下场。”

 闷头歪在枕上,韵儿摊开手掌,掌心苍白,衬得纤细的血管透着幽冷的绿光。是血是孽,韵儿苦苦一笑,逃也般合拢了手,可足浑毅算不算是自己害死的?算吗?他知道得太多,又野心勃勃,不能为父亲所用,便只能是这般下场。父亲。心幽幽沉了下去,韵儿只觉身不由己地坠入了无底黑洞,骨肉亲情不该是最亲最近吗?却为何与父亲之间分明隔了道屏障?无法逾越的屏障,一切似回到了相认时分疏离陌生的起点,甚至较之那时,更叫人沮丧,不,是心凉。

 “公主。”近侍捧着一团洁白的锦帕,怯生生地挪了过来,“奴婢给您换洗时,腰封里发现这个。”

 锦帕摊在榻上,纤细的指尖捻起帕角,韵儿迟疑,松开手指,掌心覆上帕子,碎了,正如此刻自己的心。揭开帕子,乳白的蜂蜡碾碎得七零八落,半点瞧不出蛟龙的痕迹,天意!韵儿涩涩一笑,泪啪嗒浸落蜂蜡,滑腻腻的泪,凝固般挂在蜡上。为了骨肉亲情不惜负心负情,假意归还龙门璧,暗地里却浇了这个蜡模。天意!韵儿释然,苦笑着阖了眼。

 休养大半个月,日日翘首以盼,韵儿却再未盼来父亲。宫人倒不敢怠慢,虽然仍是锦衣玉食,韵儿却渐渐觉得,芙蓉轩已沦作了一处冷宫。若非云姨寸步不离地守在榻前照料,这帮势利的奴才怕是早要甩脸色给自己瞧了。

 六月天,暑气窒闷,伤口难于照料。韵儿庆幸,总算赶在立夏前伤愈了,只是这心伤却难平。

 这日,总算得了诏,可宫门前却未见步辇,行踪亦分外诡秘,若非顾容月的贴身太监莫公公亲自来传,韵儿怕是不会肯随行,回宫当日的下马威多少慑住了自己,今夕不同往日,在这皇宫里也该小心为上。

 “小草,委屈你了。”韵儿搀着小草的手紧了紧,满脸愧色。

 “不委屈,我自小练功,身子骨硬朗着呢。”小草拍拍胸脯,笑了笑。

 莫公公偷瞥一眼,在一处宫门前,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小草,对着韵儿恭顺请道:“公主,皇上有令,这院落唯您和奴才入得。”

 这处院落地处宫门最北角,偏僻得生人勿近。跨入院门那刻,韵儿便觉到鞋底踩着厚厚的灰尘,越朝里走,鼻息便越胶着,空气似经陈年,沉淀着数十载的腐朽气息,难以入鼻。

 “啊嚏——”韵儿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哐。当。

 隐隐听见屋里传来铁链声响,韵儿狐疑地望向莫公公。莫公公自顾自地开着房门的锁链:“公主您请。”

 腐朽、腥涩还夹着丝丝恶臭。韵儿捻着帕子捂了捂鼻,探头瞧了瞧,昏暗的屋子里空空无物。

 “公主请!”

 跨过门槛,余光盯住身后的莫公公,韵儿强装镇定地缓缓踱步,气味越来越刺鼻,哐当的铁链声越来越清晰。

 

 

 

 

流落民间的公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流落民间的公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