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11章(第11章 :迷上一个吻)

2017/12/26 8:54:5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

第11章 :迷上一个吻

“快来人呀,皇上要打人了。原文qi-wen.com”黎安琪闻言,马上叫道。

“唔……”蓝智彻实在气得不行了,直接以口堵嘴,一见安琪马上安静,蓝智彻坏心的轻咬她的唇畔。

“痛。”安琪别开头痛道。

“你也知道痛,那你咬朕怎么不觉得呢?”蓝智彻说完又不怀好意的堵上了,愣是不再给安琪解释的机会。

“闭上眼,朕说过了,亲吻的时候要闭上眼。”蓝智彻见安琪还是傻傻地睁大眼,不由抱怨道。网站http://www.qi-wen.com/

不知安琪是迷上了蓝智彻的吻,还是被蓝智彻吻晕了,竟真的依言闭眼。蓝智彻一见,眼中浮上了笑意,早知道这一招如此管用,就不同她废话那么多了,直接用做的就可以了。

“啊……”蓝智彻越吻越深,安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只得用双手紧攀着蓝智彻的肩,即使如此,他们的唇也没离开过。

“唔,安琪儿,你竟然如此甜美,要朕如何放开。”

“嗯……”见蓝智彻的唇离开,安琪不依的搂着蓝智彻的脖子往下压,好似吻上瘾了似的。

蓝智彻怔了下,见安琪突然如此热情,有点受宠若惊,立即卖力的配合安琪的挑逗,大手更是不安分的解开了安琪身上红色的凤衣。

“啊……你在做什么?”正在欲望之颠的安琪,突觉胸前一凉,所有的感官全回到脑中,立弹射似的推开蓝智彻 ,恼道。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11章(第11章 :迷上一个吻)

“安琪儿,朕只是做……”

“色狼,流氓,谁叫你脱我衣服的,走开。”安琪将被解下的衣服抓在心前,怒道。

“有吗?安琪儿,你那只眼睛看到朕脱你衣服了,是你自己觉得热脱的吧。”蓝智彻本欲争辩,但思及先前争执的结果,遂改用赖皮方式道。

“你……我……我才不会这么傻,走开了。”安琪见蓝智彻突然变得如此无赖,一时也不知道是要骂还是要打。

“蓝智彻,你走开,别挡着我。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11章(第11章 :迷上一个吻)”安琪拉好衣服欲下床,却让床外侧的蓝智彻挡住了。

“安琪儿,你这是要去哪呢?”蓝智彻笑问道。

“回翠云宫睡觉。”安琪冷着脸道。

“安琪儿,以后这就是你的寝宫,那都不准去了。”蓝彻智伸手强制性将安琪揽入怀中,咬着她的耳朵道。

“不要,既然你喜欢,这里让给你就是了,反正皇宫这么大,找个睡觉的地方很容易。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11章(第11章 :迷上一个吻)”安琪刻意忽视耳畔的酥麻,冷着脸道。

“你说的没错,虽然皇宫很大了,但是除了这间云祥宫,与朕的正阳殿外,别的地方都没你睡觉的位置。”蓝智彻说着故意用舌尖轻刷过安琪的耳垂。

安琪一阵战栗,身体越来越软,竟然靠在蓝智彻的肩头。

“蓝智彻,你好卑鄙,不准你再亲我。”安琪用瞪着蓝智道。

虽然话好像很重,但是从安琪那满含情欲的小嘴中吐出,却像极了两口子的打情骂俏。原文http://www.qi-wen.com/

“安琪儿,你是说这样亲,还是这样亲?”蓝智彻故意绕着安琪耳部的轮廓轻舔,尔后滑至心儿鼻尖,再轻舔至唇畔,温热的唇在安琪欲拒还迎的眼神中再度贴上了她微凉的小嘴。

“啊……蓝智彻,你好讨厌,我不要……不要做那种事……”被情欲控制的安琪知道自己无法抵抗蓝智彻的诱惑,羞愧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

“安琪儿,你……”蓝智彻被安琪眼中晶莹的泪给震倒了,从来没有人在她怀中哭,更没有女人拒绝过他的求欢。

可是安琪儿,他一直以为安琪是在用欲擒故纵的方法引诱法,一直以为她是欲拒还迎,但是此时,那闪光的泪,却像一剂清泉,让他彻底醒神了。

“宝贝,别哭,是朕不好,乖,别哭了。”蓝智彻柔声安慰道。

“呜呜……蓝智彻,你好坏,好讨厌……呜呜……人家都说了不要……你……”安琪伤心的哭诉。

“对不起,是朕错了,是朕不好。”蓝智彻从来没安慰过女人,尤其是像安琪儿这样半大不小的女人,除了说错了,别哭,他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555……你好讨厌,一直,一直欺负我,哇……”安琪趴在蓝智彻肩头伤心的大哭。

她以前只听人说过男女之事,从来不曾像这样被人挑逗的神魂颠倒,真的好丢脸,好丢脸,越想越伤心,越伤心哭得越大声。

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皇后未成年 或 LOLI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