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权柄:爱在征途2章

2017/12/26 2:17:59 来源:网络 [ ]
小说:权柄:爱在征途
第二章:两虎相斗

这一场风花雪月般的浪漫并没有改变清流县的运行轨迹,所有人各自在忙着自己是事情,该挣钱的挣钱,该斗争的斗争。来自http://www.qi-wen.com/

正如第二天中午一样,在清流县政府宽大的3号会议室里,此刻风云突变,气氛异样压抑,常务副县宗梅西正用冷峻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十几位局长,以及参会的几个副县长。

有那么一刻,他的眼光射向了全县公认的美女副县长袁青玉,这个时候,他的眼中明显的侵透出一抹阴冷和仇恨,对这个美到极致的女副县长,他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准备再一次的发出攻击!

棕梅西用弯曲有力的指头敲击桌面,大声的说:“卫生局和教育局!最近群众对你们两个局的反应很大,你们都快成了清流县的一个伤疤,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县政府必须采取措施来加以整顿。”

他的声音在会议室‘嗡嗡’的回响,震的那两个局长头上冒出了虚汗。

作为卫生局和教育局这两个部门的分管女副县长袁青玉,不由的邹一下眉头,瞅了一眼宗梅西,暗哼一声。

她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她分管的部门里,实际上,也就这两个部门稍微有点油水,其他的部门,都是清水衙门,但眼看着这个常务副县长宗梅西的手准备伸过来了。

可是女副县长袁青玉此刻却没有办法来应对宗梅西这强大的攻击,不要说她了,连政府一号的黄县长都对宗梅西礼让三分,袁青玉不过是一个扫尾的副县长,她更不是宗梅西的对手。

宗梅西稍作停顿,继续说:“教育局下半年的费用要适当的减少一点,这个事情我和黄县长也是商议过的,你们开支太大了,下半年县上的费用紧张,必须压缩。版权http://www.qi-wen.com/

教育局的那个局长可怜巴巴的看看宗梅西,说:“宗县长,我们费用本来就很紧张啊,能不能请宗县长在考虑一下。”

对宗梅西这个常务常委副县长,局长们都有些惧怕。

“我都说了,这个必须压缩。”宗梅西的话很霸道,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个局长只好把眼光又投向了女副县长袁青玉,他希望袁青玉能帮着说说话,教育开支大是真的,但学校多啊,教师员工也多,费用一但真的减缩了,那些教师又要和自己闹事了,闹的不好,自己这个局长恐怕就是要玩完。

袁青玉也看到了局长投来的眼光,作为自己分管口上的部门,袁青玉不说上几句也不成,她也知道,说了恐怕也是没有用处,可是不管有没有用处,自己这个态度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会让下面的干部对自己更加寒心,一旦丢失了干部对自己的信心,以后自己在清流县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我说两句吧。奇闻网”袁青玉深吸一口气说。

宗梅西一下就射来了一股冷冷的眼光,这个女人,装什么装,我迟早会让你从清流县滚出去。

袁青玉刚来的时候,其实宗梅西对她没有多少仇恨的,可是就在半年前,宗梅西的一个情人因为在医院财务上虚报了十几万的发票,让袁青玉给抓住了,还没等宗梅西想出解救的办法,医院把案件就转交给了检察院,这检察院一上手,宗梅西就有点无能为力了,各种迹象表明,医院是听从了袁青玉的指示才提请检察院上手的。

事情后来还差点扯到他宗梅西的头上,因为那里面还有他花费的一些钱在,后来宗梅西使出了手段,金蝉脱壳,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但那个和他恩恩爱爱的小情人一下被判了好多年,宗梅西对袁青玉的这个仇也就从此结下了。

在这个事情上,袁青玉确实有点冤枉,一个是她根本都不知道那个女财务是宗梅西的情人,再一个,当初想要整治这人的是县委副书记,他本想着对付宗梅西的,是副书记让检察院上手的。

袁青玉算是帮副书记背了一个烟锅,到今天她也不知道宗梅西为什么老是给自己找麻烦,只能说副书记的手艺太好,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似乎检察院是按照袁青玉的想法办理的。

袁青玉没有看宗梅西的眼色,说:“我觉得本来教育经费给的也不足,所以就算县上资金紧张,也应该从其他部门压缩一下吧,不应该动教育经费。推荐qi-wen.com

宗梅西微微一笑,说:“奥,那我到想问一下袁县长,你说从哪个部门压缩啊?”

这宗梅西是多年的老官油子了,知道瞅准什么位置发起攻击,他这个话听起来没什么,但实际上袁青玉一下就哑口无言的,因为在会的局长们都在,各局分管的副县长也在,自己能说从哪个局压缩吗?那不是自讨苦吃,最后搞不好会遭遇到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袁青玉愣了一下,说:“从哪里压缩我不知道,但教育经费这一块不能随便动。”

“呵呵,袁县长,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压缩,那还说什么?就这样定了。”

宗梅西说着这话,看都不看一眼袁青玉,开始谈起了别的工作,对这个外乡来的副县长,宗梅西一点都不在意,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何况你袁青玉也算不得强龙。

袁青玉确实斗不过这个宗梅西,不管从工作应验,还是在清流县的威望,人气方面,她和宗梅西相差太远了,她只能低下头,暗自叹息。

而且袁青玉还知道,一旦学校方面的教师业务待遇,奖金问题闹起来,恐怕宗梅西又会找到机会把事情做的更为复杂,搞不好就会对自己形成致命的威胁。

其实,在会场上叹息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夏文博,看着女副县长袁青玉那沮丧的神情,夏文博的烟眸也透着忧郁的眼神,这让他本来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的脸庞,多了一份让人怦然心动的心痛。权柄:爱在征途2章

夏文博暗想,这位美丽到极致的女副县长袁青玉怎么可能不沮丧呢,这半年多了,常务副县长宗梅西一直在威胁着袁青玉的仕途,他凭借着在清流县盘根错节的关系,不断的,频繁的对袁青玉发动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这样的攻击对袁青玉来说是致命的,她根本都无法匹敌这个在清流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常务副县长,她只能节节败退,只能回避躲让,只能忍受和沮丧。

过去,夏文博在面对清流县政府相互倾轧,内斗的时候,他是不会,也不屑参与进来,不是因为他的资格不够,而是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把宗梅西对袁青玉的攻击和排挤当作是一堂生动的课题来研究和学习,至于牛顶死马,马踢死牛,与他何干?

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和所有清流县政府的干部们一样,都在隔岸观火,笑看风云。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了,夏文博看到袁青玉被宗梅西再一次的逼到了墙角,他的心悸动了几下,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和袁青玉却因为一个意外,发生肌肤之亲。

这个正在伤心,受气的女人和他有过了结合,他穿透过她的身体,那么,他也就理所当然的会有一种下意识的情感融入到她的身上。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好了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

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他再一次的看到了袁青玉那无助的眼神,夏文博的心动了一下,他的眼中有了一种淡淡的疏离和冷漠,他远远的看着那个道貌岸然的宗梅西,对他下一步可能采取的方式也几乎完全看懂。

夏文博知道,留给袁青玉的时间和机会已经不多了,在这样下去,袁青玉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离去。权柄:爱在征途2章

夏文博冷冷的想,自己这次要想办法帮助袁青玉,一定要让她对宗梅西展开强有力的反击。

击溃,或者摧毁这个家伙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赶快的站起来,恭送着领导们离开,乱纷纷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下来,夏文博看到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想着问题。

这就是袁青玉,她也在思考着自己现在面临的危机。

夏文博很快收拾好会议室了,有几次,袁青玉和夏文博的眼神都交织在了一起,夏文博的心在怦怦的跳,他生怕袁青玉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特别是昨天晚上自己走的时候忘了给她穿上衣服,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袁青玉以为是她自己脱的自己的衣服,否则啊,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这样过了一会,夏文博发现袁青玉看到自己的眼光是茫然的,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这一下夏文博就放心了,嘿嘿,看来袁青玉县长昨晚上真的喝醉了,好好,昨晚上回去吓得我半夜都没睡好。

夏文博迟疑着没有离开,他的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对袁青玉说点什么,是安慰一下呢,还是说说自己会帮她想办法对付宗副县长?

转念在想想,这都不太好吧,自己算什么?不就是政府办公室综合科一个小喽罗吗?自己这样做,袁青玉一定会嘲笑自己胆大妄为,自不量力的。

夏文博退缩了,准备离开这里,耳边却想起了袁青玉的声音:“小夏,听说你家在京城的,怎么想到跑这么远的地方来?”

夏文博在袁青玉叫他的时候,一个激灵,差点把尿吓出来,后面一听,是问他这个情况,他才镇定下来,说:“我,我是想离开京城,到外面闯闯?”

“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袁青玉刚才思索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办法破解宗副县长给自己出的难题,现在看到夏文博,她又想起了这小子昨天晚上那莽撞的动作。

夏文博有点傻傻的站在袁青玉的身后,他并不知道此刻袁青玉在想什么。

他只能茫然的回答说:“说起来话长,我一个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跟我吹了,一伤心,我就想离开京城。”

“那你现在后悔来清流县吗?”

微微的摇摇头,夏文博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喜欢这里。”

“你喜欢?包括这个官场你也喜欢。”

“是啊,我觉得我很适应这个地方。”

袁青玉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她笑得很美丽,但也很落寞:“很多人都会喜欢这里的,权力对每一个人的引力都是巨大的,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的苦楚?”

“袁县长,你喜欢这里吗?”

袁青玉苦笑一下,说:“有时候喜欢,有时候讨厌。就像今天,我感到自己很讨厌这个地方了。”

“奥,是因为宗县长的讲话吧?”夏文博静静的说。

袁青玉倏然一惊,她有点警惕的看了夏文博一眼,她要做出自己的判断,这个夏文博怎么敢如此大胆的说出这样敏感的话题,难道连这样的一个初入官场的年轻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谨慎了。

袁青玉慢慢的眯上了眼,瞳孔中射出了冷冷的一束寒光

权柄:爱在征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权柄 或 爱在征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老公,不约 18章

    原标题:老公,不约18章小说名:老公,不约第十八章乖乖等着喷泉边上的动静闹得很大,尤其保安架着沈蜜儿和唐宇翰出去的事情,让众人都在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厉南璟发如此大的火。这边正在想办法跟C&G总裁助理搭上关系的沈撼山,忽然就见到刘威的神情一凝,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刘威就大步离开了。沈撼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不已,他忙追了过去:“刘特助,您就透露一点点口风,也不算泄露机密……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参与C&G这次项目竞标的公司有很多家,沈氏集团算得上是其中翘楚了。本来对于竞得此次

  • 神秘前妻:难驯服 18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18章小说名字:神秘前妻:难驯服第十八章:你是故意的“宋若初……”沈落咬牙从齿缝里逸出三个字。宋若初神色未变,缓缓开口:“沈落,你我之间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宋若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罢,宋若初便要离开,可在她转身走了两步之后,沈落却突然开口:“好,我可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说什么?”宋若初转身,眼底露出惊疑。沈落刚才气得有些发红的脸此时恢复正常,看到宋若初转身,他嘴角微微勾起,“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希望以后可以和平相处。”说着话,沈落便拿起手边的香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18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18章小说名字: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十八章:好有弹性,好屁股左流芳甩了甩手里的茶杯,俊脸上划过一丝迷人的笑,“王爷,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不用分你我了嘛,而且这暗夜霸主我都替你坐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清闲清闲。”风兰卿放下茶杯,杯底落桌,‘咚’的一声响,在屋子里回荡。左流芳连忙采有飘移大法,移到屋外,“小兰,咱们改日再聚。”溜。左兰卿握紧手指,幽黑的眸子望向窗外这亭台楼阁,幽深如井。“王爷,王爷不好啦。有贼人闯进来,并且绑架了花小主。”有人来报,然而人还没走,便见一抹白影

  • 绝品逍遥邪神 18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18章小说名称:绝品逍遥邪神第18章踩了狗屎就变拽了张雅的闺房之内,灯还开着,她坐在镜子前,思索了片刻,俏脸一红,还是脱去了睡衣,从仙黛尔的包装袋子里拿出了那一件粉色的罩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沁人的香气涌进了她的鼻子之内,仙黛尔这种限量版一般全球只有一百件,分布在各个国家,经过消毒,购回来就可以直接穿用。张雅在镜子前照了几十,才把自己原来的罩罩松下来,那一双丰腴的玉峰除了她自己看过,就是镜子看过,她望着镜子里迷人的自己,脸上桃花片片。但是她眼中的那种自豪却没有,有的是一种淡淡

  • 阴暗大师 18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18章小说名:阴暗大师第十八章灭“算了,就说到这里吧,后面的事情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说这把枪吧。这把枪的子弹知道是什么吗?是我的精血。人为阳,鬼为阴,人之精血更是阳中之阳,对付鬼是最为有效的。被用这把枪打出的精血子弹打中的鬼,会在精血的阳气的作用下和鬼体内的阴气发生反应,从而中和,因此鬼也就消失了。“不过这么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么做了之后,死去的鬼就不会化为纯粹的阴气,而是飘散,消失于世间……”李晨停了下来,但是女鬼的脸上却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似乎在为李晨的那句“消失于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18章

    原标题: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18章小说书名: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第十八章快来救救我外面我的手机却在此时不识时务的铃声大作了起来。很响,我的心没由来得一蹙。我生怕是潇潇出了什么事,身子一怔。陆一鸣沙哑的嗓音却在我耳边传来:“别管它……”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叫对一个男人叫停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我不敢得罪面前的男人。虽然我们在很久很久之前有过一段交情,只是在岁月的洗礼下,那个小男孩却成长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我知道自己不能惹恼他。绝对不能。他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在我小小的耳垂上撕摩了起来。这是我的敏感部位

  • 贴身男秘有春天 1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事儿!我真的没有!”妮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18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18章小说名称: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十八章:闭上眼都能描摹出他的轮廓眼眶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往外涌,柰小金抬起头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吸了吸鼻子声音干哑,“我被困在帝锦大厦倒数第二层的仓库。”“好,我马上赶过去。”不问缘由,不问因果。电话没挂,柰小金能隐约听到对面有东西摔落到地上的清脆响,以及急促的脚步声,再接着,是砰的关门声。一连串的声音,间隔很短,说明人走的很急。意识到这一点,心头又是一股暖流,从心脏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听着电话彼端传来的心跳,柰小金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