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82839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3 18:29:59 来源:网络 [ ]

书名:82839

第3章:我只爱你一个人

撑着伞,我黯然离开了那套住了2年的小屋子,事实上我心里一点也不好受,而我和那个女人提出同居的要求,并非戏谑或占她便宜,此刻我的心情就好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丢掉了温暖的感觉,却没有人知道我有点想哭。奇闻网

可是人要学会尊重现实,不是吗?当老李卖了这套房子,我的离开就已经是必然的了。

我在附近找到自动取款的地方,按照约定我从卡上取了1000块钱,又顺便查看了用户信息,这才知道那个美得有些过分的女人叫米彩。

我很喜欢她的名字,米代表温饱,彩代表斑斓,人生如果有米又有彩无疑是幸福的,可这两样我都没有,我现在的生活只剩饥饿和黑白,所以米彩的出现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讽刺!讽刺着我的一无所有、穷途末路!

……

在长街的转角处,有一个旅馆,我住在了里面,在整夜风吹雨的肆虐下,我直到早晨时才恍恍惚惚的睡着,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

看了看电话,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乐瑶打来的,她还真不是一般的执着,见我没有接听电话,又给我发了条信息,说:早知道就该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然后用这个所谓我的孩子惩罚我一辈子。

我觉得有点搞笑,她不怕未婚先育做个单亲的娘,难道我还怕做一个徒有虚名的便宜爹嘛!显然她的抱怨没有给我造成一丝心理负担……

简单洗漱之后,我还是匆匆赶向了医院,之所以去,或许是因为仅存的一点儿善心,也或许是出于pao友之间的同情,到底为何,我也说不清楚,很多时候,人不见得有多了解自己。

来到妇幼医院,下了出租车,我便见到了撑着伞在医院门口等待的乐瑶。

她第一时间发现了我,没有安全感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一些,她向我走来。推荐qi-wen.com

我一肚子火,但想到她曾经在这里躺在手术台上面对冰冷的手术刀,我还是忍住了没发作。

乐瑶面色凝重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又向自己的肚子看了看,一副她深爱着我,我却不怜惜她的模样。

我挣脱,终于不爽:“你大爷啊!……你老实和我说,你肚子是被谁睡大的?”

“你,昭阳!”

“你信不信我掐死你?”我瞪着眼对乐瑶说道。

“禽兽,你掐啊,要是昨天掐,一尸两命,今天你就上新闻头条,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你这号禽兽!”乐瑶眯着眼睛对我说道,身子却和我贴的更紧了。

“你TMD有完没完了,我两个月前和你上的床,你怀了多久了?拍的片子拿出来给我看看。”

乐瑶不理会我的质疑,语气却忽然柔软,带着深深的惋惜紧紧挽住我的胳膊说道:“昭阳,如果昨天不做手术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让他管你叫爹,你得多幸福!”

我压住怒火将她推到一边,说道:“别玩了行吗?…..你赶紧去做复查,走出这个医院门你就当我死了,永远别再烦我了!”

乐瑶低着头,半晌对我说道:“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以后不烦你就是了!”

……

乐瑶做完复查在病房里打着吊水,我则家属似的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却始终不愿意说一句话,心里总觉得有些憋屈。

医生将我拉到病房的门外对我说道:“小伙子,你女朋友体质弱的很,还有轻微的贫血症状,流产后的调理一定不能马虎,要不年纪大了会留病根,待会儿我给你开些调理的药和*,你去二楼的药房拿药。82839小说txt全文阅读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想,只觉得昨天用米彩银行卡刷的1000块钱应该够拿药了。

拿着医生开的药单,我去了2楼,工作人员足足5分钟才拎了满满一方便袋的药和*递给我,随后扔下一句:“一共3016元,你是刷卡还是付现金?”

我一愣,随即开口骂道:“这TM是什么仙丹要三千多?是不是觉得老子钱多,坑老子钱的!”

工作人员见怪不怪,看着隔壁窗口刚刚买走药的男人对我说道:“看到没,人家刚刚买了8000块钱的*和药,你丫没钱,就别让你女朋友怀孕!”

“当凯子还当这么乐呵,傻逼!”我冲男人的背影骂了一句,又想起乐瑶人流后那虚弱无助的模样,忍住火气从钱包里拿出米彩的银行卡说道:“你给打个折,要不把16块钱零头给抹了。”

工作人员从我手中抽过银行卡,白了我一眼说道:“真新鲜,你见过会打折的医院吗?”

拎着从药房买来的药,我的心在滴血,这pao友当的可真贵!

……

我扶着挂完吊水身子虚弱的乐瑶走出了医院,雨却还在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也因为这场持续不停的雨而沉闷,让人压抑。

乐瑶依偎着我走了片刻,忽然出乎意料的问我:“昭阳,下个月有个剧组邀我到横店去拍戏,你说我去不去?”

“靠谱吗?”我不想刺激她的情绪尽量柔和的问道,实际上却对她去哪里拍戏,一点兴趣也没有。

“已经去试过妆了,导演和制片人都很满意,觉得我挺适合这个角色的。”

“成吧,你们做平面模特儿的,不都削尖了脑袋想往演艺圈里钻吗,是机会你就抓住了…….对了,这是医生开的术后调理的*,你拿回去按时服用,待会儿我发信息告诉你怎么吃。”我说着将手中提着的方便袋向她面前递了递。来自http://www.qi-wen.com/

乐瑶没有接我递给她的方便袋,却凝视我许久,轻声说道:“我做平面模特儿只是阶段性的过渡,其实我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

“我操!难怪讹我的时候那么像模像样的,原来是专业的,我还真是有眼无珠啊,没认出你这个上戏毕业的高材生!”我一半讽刺,一半调侃的的感叹道。

乐瑶全然不理会我的咋呼,注视着我问道:“昭阳,你觉得我漂亮吗?”

“你不漂亮我能睡你吗?”我盯着乐瑶反问,她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并且是那种很接地气的美,眸子明亮,唇红齿白,又带点小性感,小迷人。

乐瑶点了点头:“昭阳,忘了简薇吧,等我成了女明星,我只爱你一个人!……”说完从我手中接过方便袋,风一样的离去。

……

我半晌回过神,一阵冷风吹过来,忽然记起和米彩约定了一点之前去搬家,现在已经一点半了,立刻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原来的住处驶去,路上又想起刚刚用米彩的银行卡刷了3016块的*和药,我和她说过只刷1000,现在欠了4016元,这么多钱我得怎么还?

想起米彩那张不苟言笑却美的过分的脸,我凌乱了!

第4章:撞了邪的周末

等回到原来的住处已经快2点了,我付完了车钱,向自己的那栋楼走去,心里也谈不上着急,反正是周末,迟就迟会儿,不过却头疼欠她的4016元,这会儿就算把我给卖了也弄不到这么多的钱。

来到自己住的那栋楼下,我目瞪口呆,随之气的肺疼,我的行李竟然被搬到了楼道的走廊内,有些走廊内放不下的行李已经被雨水淋湿,其中包括一双很久前简薇送给我的黑色皮鞋。

我扔掉雨伞,从口袋里摸出钥匙“蹬蹬”向楼上跑去。版权qi-wen.com

钥匙扭开了门的锁扣,抬脚就将门踹开,站在客厅里愤怒的骂道:“臭三八,你TM给我出来。”

连骂了三声却没有人回应,我抬脚踹开了她住的那间屋子的房门,屋里空无一人。

看着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的房间,想起自己在外面淋着雨的行李,我心中的火烧的更旺,抬手就将她床上的被子摔到了地上,还不解气连席梦思都给掀翻了,枕头和毯子铺了一地。

……

歇斯底里后,我站在米彩的房间里点了一支烟,缓解着怒火。

米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门外,手中拿着拖把和一只方便袋,里面装了不少生活用品,刚刚她应该是去超市了。

她怒视着我,我一把抓住她胸口的衣服,将她揪进了房间,力道大的让她丢掉了手中的袋子和拖把,东西又撒了一地,刚刚还一尘不染的房间因为我的愤怒瞬间一片狼藉。

我将她拖到窗户口,打开窗户让她看着在雨中淋着雨的行李骂道:“你TM有病吧?为什么把我的行李扔在雨里?”

米彩挣脱了我,冷言说道:“你一点没来,我就找人帮你搬出去了,有问题吗?”

“被其他事情耽误了,晚来一会儿怎么了?”

“答应几点就是几点。版权qi-wen.com”米彩寸步不让,眼神充满坚决的说道。

“你TMD不可理喻!”我火气更甚,抬手就做了一个要抽她的动作。

我原以为她会本能的做个躲让的动作,或者闭眼,没想到她依旧冰冷的看着我,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放下了抬着的手,眯着眼睛对她说道:“你给我把东西原原本本的搬上来,我假装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不去。”米彩美目中隐有泪光,却坚决的对我说道。

我点头:“你不去是吧?……”

话音刚落我将地上的被子和毛毯带着发泄和报复的快感全部从窗户口扔了下去。

风雨中,落下的被子和毛毯看上去是那么的飘零和无辜,又好似一道道被无情揭开的深深浅浅的伤疤,我看的有些失神,有些后悔,我不该这么冲动,不该如此的对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或许是那双落在雨中的黑色皮鞋刺激了我,我心中一阵阵抽搐,在雨水落在黑色皮鞋的残影中,我好似看到了自己和简薇死透了的爱情。

……

被子和毛毯终于在上下的交替中落在了地面上,我有些心虚的对米彩说道:“现在咱们扯平了!”

我的话音落下后,泪水从米彩白皙的脸上落了下来,她咬着嘴唇看着我。

看着满目疮痍的屋子,愧疚感忽然充斥着我的内心,却仍瞪着眼对米彩说道:“我知道你不爽我,看不起我,是的,我是穷,没出息,但这绝对不是你可以不尊重我和我行李的理由,你是女人,今天我和你发扬一下绅士风度,扔的是你的被子和毛毯,下次我连你人一起扔下去!”

说完我又从钱包里抽出昨天她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放在桌上说道:“卡里我一共取了4016元,现在我是没钱还你了,不过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的。”

泪水在米彩的眼睛里打着转:“混账,你们所有人都是不信守承诺的混账……”

我意外的看着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半晌才说道:“我走了,欠你的钱一定会还给你,虽然晚了些兑现承诺,但并不是你所认为的不信守承诺。”

米彩没有回应我,依然怨恨的看着我。

……

我离开了,我不知道米彩是不是还在哭,但却知道待在那个被我弄的一片狼藉的屋子里一定很不好受。

可正如她之前骂我的一般,我的确是个人渣,也是乐瑶口中的禽兽,禽兽似的不愿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人渣似的随性妄为!

拦了辆出租车将自己的行李搬到一个能避雨的路边凉亭下,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落脚,我现在身上剩下的钱也不够去租房,住宾馆更不是长久之计,而我唯一愿意去借钱的方圆,也因为我昨天的不听劝,对我有诸多脾气,暂时拒绝和我联系了。

是的,这些年我只会找方圆借钱,我把他当交心的朋友,从来不介意将自己的窘迫和潦倒展现在他面前,而别人,我不会。

我好似忽然就被这个世界给抛弃了!

……

点上一支烟,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看着来往的车辆我有些失神。

我的生活不该如此,可这两年我却像这座城市中的那群沉默伫立的楼一样孤独、无助的活着,这一切全部源于那个女人,我明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牵住她的手,可依旧固执的跳不出,离不开她的温柔。

风吹的我有点冷,我从编织袋里找出一条围巾给自己系上,终于挡住了些没完没了往我胸口灌的冷风。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就坐在凉亭里重复发呆和抽烟这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直到天色渐暗,才真正有了渴望被拯救的心情。

骤然响起的电话,让我一惊,抹了一把脸,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这个电话是板爹打来的。

板爹是我爸,为人古板、木讷,在一中小型国企的采购科工作了15年,进去的第一年就是副科长,15年过去了,他竟然惊天地泣鬼神似的没能把那个副字给拿掉,这还不算什么,更牛逼的是:明明采购科是一个可以捞油水吃回扣的部门,15年硬是没见他收过一份礼拿过一分钱回扣,这份铁板似的操守,让他的同事纷纷私下尊称他为板科,总算摆脱了副科的头衔,于是我也在17岁那年与时俱进的改称他为板爹,但他一直误以为我喊的是“俺爹”。

接通电话,我听到了板爹木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他对我说:“昭阳,我马上到苏州了,明天早上有个展会要参加,今天晚上到你那儿住一宿。”

我顿感苦逼,这个周末实在是撞了邪了,怕什么来什么,打死也不能让板爹知道我混到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他虽古板,不代表没脾气。

我心念急转:“板爹,你自己在车站附近找一个宾馆住成吗?我今天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饭,时间肯定不会短。”

“你吃你的,钥匙你不都放在门框下面的吗,我进的去。”

“最近贼特多,没放。”

板爹不依不饶的说道:“那就等等你,吃完饭别疯玩,早点回来。”

“板爹,你看你坐了半天车,估计累的够呛,你就近找个宾馆住得了,你来我这儿还舍不得打车,这会儿又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你那胳膊腿儿也不经挤!”

我百般推脱板爹也不着急,最后说了一句:“你妈给你织了件毛衣我给你送过去。”

……

听着“嘟嘟”的挂断音,我愣了一愣,片刻反应过来,立马肩上扛着行李袋,手中拖着行李箱向路边跑去,张望着等待出租车,这个夜晚我还得住回那套现在已经属于米彩的房子里。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也非住不可,要是让板爹知道我现在的境遇,非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第5章:暂且等等

风雨中,我打车回到那个住了2年的破旧小区,下了车,下意识的张望米彩的那辆奥迪Q7有没有停在楼下。

很幸运,车子不在,更幸运的是:房子的钥匙我还没还给米彩,我很乐观的想道:反正板爹就住一宿,要是今天晚上她不回来,一切不就有惊无险的摆平了么。

我最快的速度跑回到屋子,用最短的时间将自己的行李放回原处,又铺好了床铺,这才撑着伞站在公交站台等待着板爹的驾临。

大约一刻钟,一辆从长途汽车站发车的公交车缓缓驶来,我仰着脖子张望着,果然看到了提着公文包从车上走下来的板爹。

我冲他招手喊道:“板爹,这边。”

板爹有些意外的来到我身边,问道:“你不是和同事去吃饭了吗?”

“吃饭是小事儿,你来是大事儿,我分得清轻重。”我说着从板爹手中接过公文包替他拎着。

板爹沉默,随我向小区里走去。

我抱怨道:“板爹,你这都是公费出差,下次你来我这儿直接打的成吗?又不是不报销!”

“公费也是钱,省一点是一点儿。”板爹言语严肃。

“咱们政府几万亿外汇储备在美利坚存着呢,不差你这点儿打车的钱!”

板爹没有言语,显然不愿意与我做价值观上的争论,他一直这样,只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从来不愿意解释,好似自己一个人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然后在这个独立的世界里做了15年的副科长。

……

回到屋子里,板爹从除公文包外的另一只包里拿出一只不锈钢饭盒对我说道:“这是我上个星期钓的野鲫鱼,你妈给煮了,让带来给你吃,你想吃的时候热热就行了,不热也行。”

“咱今天晚上就给吃了吧。”

板爹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你不是和同事吃过了吗?”

“这不你来了吗,吃一半就回来了。”说完又赶忙打岔:“对了板爹,我妈酿的糯米酒你这次带了么?”

板爹点了点头,又从包里拿出一只原来装橙汁的瓶子,里面装的正是我喜欢喝的糯米酒。

我和板爹一人倒了一杯糯米酒,吃着煮好的鲫鱼和花生米,等着电饭锅里熬着的白米稀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有些心不在焉,生怕米彩会突然回来,吓到她不要紧,要是在板爹面前露了馅,我就可以去死了。

……

一杯糯米酒刚下肚,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随其后听到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我有点慌了神,看了一眼板爹,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门。

门被打开,果然是米彩走了进来,眼前的景象让她愣在原地,倒是板爹没太大反应,只把米彩当作与我合租的人,也或者当成了女朋友。

没等米彩开口,我一把扶住她的手臂,关切的问道:“你喝酒了吧?我扶你进屋……千万别谢我,大家合租在一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嘴上说的客气,却以一个板爹看不见的角度,抬手捂住米彩的嘴,几步把她推进了她的房间里。

“人渣……你放开我!”米彩挣扎着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别叫唤!”我压低声音说道。

米彩又挣扎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傻子都知道她是要找警察收拾我,我这行为的确够得上私闯民宅的罪行了。

我从她手中夺过手机,将她按倒在床上,骑在她身上防止她继续挣扎,也管不上这是一个多么流氓的姿势。

我压低声音紧张的说道:“你TM别叫唤了,让我爸听到,我就死了!”

米彩根本不理会我,表情惊恐,本能的抬手死死揪住我的头发。

我疼的要崩溃,龇牙咧嘴却不敢吭一声:“你丫轻点,头快被你揪秃了!”

“人渣……”被我捂住嘴的米彩喊的含糊不清。

我怒言:“我TM就是一人渣……!”

随后又低声说道:“但在我爸眼里不是!他有高血压,要是知道我混的身无分文,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非给他气背过气了…….大姐,你就当可怜我,对付一晚上,他是来出差的,明天早上就走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来烦你!”

米彩总算停止了挣扎,松开了我的头发,但一双美目依然带着憎恨和厌恶瞪着我。

我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捂住米彩嘴的手,这一次她总算没有再叫喊。

我长舒了一口气,片刻才意识到自己还骑在米彩的身上,刚带着歉意准备起身时,米彩身子一扭,重重一推我,我“咣叽”一声直直从床上栽了下去。

“昭阳,你在里面干嘛呢?”板爹听到动静,问道。

我忍痛,道:“撞柜子上了…...”

板爹没再追问,米彩终于带着报复后的似笑却怒的表情看着我。

“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啊!我爸真有高血压,经不起打击,你给我待在房间里不许出去!”

米彩不答应也不否定。

我又做了个拜托的手势,她依然不言语,我只能自我安慰的当她默认了,又恳求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带上房门向屋外走去。

………

来到客厅,板爹已经去厨房盛了3碗米粥,对我说道:“昭阳,去给那姑娘送一碗稀饭,喝了酒更要吃点东西,不能忍饿。”

“你让她休息吧。”

我话音刚落,米彩便从房间里拎着手提包走了出来……

以我之前的总总恶行,米彩就是把我剐了都不过分,这个时候在板爹面前揭露我,正是报应了我。

正当我紧张的有些腿软的时候,米彩却目不斜视的向门口走去,看样子今天晚上她打算把这个屋子留给我了。

刚准备松口气时,一向木讷的板爹却对还没走出门外的米彩说道:“姑娘,给你装了碗稀饭,趁热喝了吧。”

我巴不得米彩赶紧走,连连对她使着眼色,却不想米彩看着我,然后竟然冲板爹点了点头道:“谢谢叔叔。”

……

刚刚还以命相搏的两个人,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喝起了稀饭,我始终像个做了亏心事的嫌疑犯,一声不吭,却时刻提防着米彩说不该说的话。

我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米彩,却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她好像并没有要和板爹告发我的意思,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粥。

板爹向来木讷不喜说话,吃饭也比别人专心许多,所以他最先喝完了碗里的粥,起身拎起自己的手提包,对我说道:“你这边有人住,我去住宾馆。”

我看了看米彩对板爹说道:“板爹,你别走了,回头和我睡就是了。”

“最近打呼厉害的很,你明天还要上班,不能影响你睡觉。”板爹摇了摇头道,又从袋子里拿出毛衣递给我:“你妈给你织的毛衣。”

我接过来看了看,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织了两件?”

“等你以后处对象了,给你对象穿,家里织的毛衣厚实!”

我有些无奈,我知道板爹和老妈又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提醒我赶紧找女朋友了。

我看了看还在喝着米粥的米彩,调戏道:“天冷了,待会儿送你件毛衣啊!”

米彩瞪了我一眼,终究没有在板爹面前发作,我却心里暗爽。

……

临走时板爹又从钱包里数了3000元向我面前递了递,道:“拿着。”

我浑然不在意的笑道:“你给我钱干嘛,我又不缺钱!”

板爹将钱塞到我手上:“你是我生的,你什么特性我有数的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用钱要有规划…….抽空去把水电费交了。”说完往地上那张前几天落下的水电催款单看了看。

我忽然鼻子有些发酸,我真的不是个让父母省心的儿子,我又将钱塞回到板爹的手上:“我真不用,我妈身体不好,你留着给她买些*,我下个星期就发工资了。”

板爹没有多说,将钱放在桌子上,又看了看米彩,独自向门外走去。

……

我追上板爹将他送到楼下,一直沉默的他对我说道:“刚刚那个姑娘不错,长得不错!”

我拉住板爹,看向旁边停着的Q7说道:“板爹,赶紧收起你的幻想,她不是我的菜……看到那车没,就是她的车。”

板爹随我的目光向红色的Q7看了看,面色疑惑,我想他也诧异为什么米彩开着这样的车,却住进了这么一个陈旧的地方。

板爹最终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沉默,他无奈于我糟糕的现状,其实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但我们已经真实的处在了一个需要用金钱证明爱情的时代,所以我让他收起幻想,我自己更不愿意去幻想!

这个夜晚板爹最后给我留下一句“好好工作”后,在雨中撑着伞离开了。

看着雨中他已经年迈的背影,我在这句话中读到了他的期待,他期待我好好工作,好好娶个姑娘,好好让他抱个孙子…….可是板爹,我正活在自我的无奈和挣扎中,活在现实的沉重和拉扯中,那许多个待实现的好,暂且等等!……可好?

82839》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82839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那个女人多么残酷苏哲宇薄薄的嘴唇颤抖着。他和莫小阮纠缠了五年,可他从没想过莫小阮会把眼角膜摘除,还是在生完孩子以后。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疯了,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这一刻,悲恸忽然漫出心口……尖锐的疼着……他一直以为,他不会为那个女人心痛的。哪怕一点点,都不会。可是,这颗心,它真的疼了……程家明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苏哲宇,告诉他,“苏哲宇,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莫小阮,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六章好好地活下去而另一边,容湛站在城堡的一边,幽深的眼眸看着周围的一切,夜,静得让人烦躁不安。远处的紫藤花开得正艳,好似当年的那桔梗花那么美。他好似听到了,有个小女孩笑吟吟地呼唤,容湛,以后我和容爷爷一样叫你阿湛可好……长安……那是长安在叫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长安你不能和以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变,你为什么要变?“女人,你就继续叫吧,最好叫得大声点,让老子高兴高兴!”“你们想死吗?”顾长安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她不爱他了,就换他来爱她“都是因为我!”下一秒,叶苏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不肯马上跟他回去,如果不是我非要去找你和林琳做个了结,哥就不会伤的这么重!都是我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会对我好的人了,我竟然该死的害了他!”两个“唯一”被叶苏说出来,格外的心酸。“贺景行!”叶苏抬起头,用满是泪水的眼睛,冰冷的盯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试图解释什么?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来者不拒就在秦为民在为刘伟名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伟名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相忘第16章惊天秘密车子停下后,贺铭恩缓缓从驾驶室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搭配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干净而又清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无数闪耀的星辰,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可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夏遇敛去脸上的是失落,打开房门往楼下走去。如今他回来,必定是和自己谈论离婚细节的事,她早就已经想好,贺家的财产,她一分都不会要。来的时候干干净净,走的似乎也绝不能拖泥带水。下了楼,才刚刚走到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六章你准备好接招了吗?那日霍绍谦离开发布会现场以后,直接去了外地出差。周晴宣布婚礼将会在两个月后举行这件事,他还是从同行的同事口中得知的。对方恭喜他的时候,霍绍谦几乎是一头雾水,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更是恼火不已。回到滨城后,他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周晴那里。“婚礼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同意,你为什么要对媒体乱说?”霍绍谦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大声质问周晴。“绍谦,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一直不结婚,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六章逼婚方含梅家门前,停了六辆汽车,两辆黑色凯美瑞,两辆大皮卡,还有两辆五菱。黑色凯美瑞洗得铮亮,叠着喜字,车头上放着一大束心形花圈,明显是婚车。后面的每一辆车都贴着双喜,皮卡车上放着很多崭新家电和家具。在农村结婚,能弄出这种排场,已经算是很好了,新郎家绝对很有钱。凯美瑞车门打开,一位长相英俊的青年下车,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手指上带着大金戒指,双眼带着墨镜,他刚下车,后面的两辆面包车纷纷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016跪求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却没有一丝的效果。凤轻尘都想要放弃这个最笨的办法,直接进行麻醉,然后拿手术刀打开咽喉部位,取出那异物。凤轻尘很明白这个少年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如果无法将异物及时取出来,就必须尽快动手术,不然真的会变成死人。是提出手术,还是坚持呢?两种想法不停地在凤轻尘脑中打转,凤轻尘一边重复之前的动作,一边思索着如何说服苏文清。可就在她准备去和苏文清说动手术的事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东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