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情如秋叶爱如海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3 18:29: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情如秋叶爱如海

第003章 当死敌变成好闺蜜

程惜蕾吗?

这下有趣了,她可是花雅最好的闺蜜呢!

花皎漆黑的眸子闪过阴冷的光,唇角浅浅的上扬,却是无边的恨意。原文http://www.qi-wen.com/

“让一让,让一让,都挤在门口干什么!给我让开!”

门口熟悉的声音吸引了程惜蕾的注意。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了。

门被推开,侧眼望去,女人身量高挑,一身立体剪裁修身的黑色裙子包裹住她玲珑身材,纤细白皙的小腿下是同样色系的黑色高跟鞋,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显得妩媚动人。

她满脸的激动,眼睛里闪着泪花。

这可不就是花皎心心念念、一辈子都忘不了花雅堂姐么?

“惜蕾!”花雅像阵风似地扑了过来,满脸心疼地搂住了她,“惜蕾,你……你吓死我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惜蕾……”

柔情蜜意,真是姐妹情深啊!

然而,谁也没有看到,花雅搁置在程惜蕾肩膀上的脸,弯起了狰狞弧度,而那双眼睛正泛着嗜血残忍的光,而搂住程惜蕾背部的右手,指尖蠕动着,缓缓露出一根泛着光亮针头……

那是指尖大小的注射器!

花雅,她想干什么?

而程惜蕾,居然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到来,她正沉浸在花皎的仇恨里无法自拔。

看似一脸平静,任由花雅亲密的抱着,可内心早以波涛汹涌。

她,恨不得生生撕碎这个女人!

可她却必须得忍着,死得这么利索岂不是便宜了花雅!

她要夺走花雅所在乎的一切,让她也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愤恨的眸光在眼底一闪而过,迅速的换上茫然。情如秋叶爱如海小说txt全文阅读

“你……是谁?”沙哑的声音,从程惜蕾口中吐出。

明显感觉到花雅的身体猛地一颤,病房里前两秒还吵闹不断,此刻安静异常。

花雅震惊地瞪大瞳孔,停止了针头的推送,她推开程惜蕾,疑惑地打量起来。

“你……是谁?”程惜蕾面无表情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惜蕾!”程惜蕾的母亲许慧冲过来,猛地推开了花雅,温柔的笑脸有点碎裂,“惜蕾,你在说什么,她是你花雅表姐呀,你们是最好的姐妹呀!”

最好的姐妹?表姐?程惜蕾心里冷冷的笑。

没错!

当堂姐变成表姐,死敌变成好闺蜜,丈夫变成表姐夫,这出戏将以最有趣的方式展开!

花雅、徐鹤,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回来了!这次,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这是脑损伤后遗症中的一种,程小姐失忆了。”

医生拿着脑部检查后的CT片,对程惜蕾下了定论,“脑损伤的后遗症,更严重的有丧失语言功能,肢体功能,精神失常、甚至痴呆,程小姐的情况算是最轻的了。阅读qi-wen.com

“医生,请问这种失忆能治好吗?”许慧问出了花雅很关心的问题。

“这个……脑细胞也是神经细胞,不会再分裂,从一出生是多少个就多少,损伤死亡也就不可恢复了,要治疗因脑损伤造成的失忆,几率是非常小的。”

听到医生的话,花雅嘴角悄悄弯起了弧度,怕被人发现赶紧收起。

“惜蕾……”许慧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抱着程惜蕾哭了许久。

日从东起、西而落,直到傍晚,程惜蕾的病房才渐渐安静下来。

第004章 忽如其来的丈夫

当夜幕彻底被漆黑所笼罩,星斗与月光从乌云中冒出头来,城市的灯火也渐渐熄灭,只剩下高速公路上的亮点,以及来回穿梭渐渐稀少的车影。

而救死扶伤的医院,却依旧灯火通明。推荐qi-wen.com

从窗口依稀能看到,值夜班的护士与医生,偶尔来回在走廊上走动的身影。

此时,一辆世界顶级超豪华轿车,劳斯莱斯限量加长古思特,趁夜在医院门口熄了火。

驾驶座与副驾驶车门打开,下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这两个男人左右护在后车门,恭敬地迎出另一个男子,“老板,医院到了。”

首先出来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以及服帖修长的裤腿,当男人彻底从车里下来,才看清,他身量很高,一身得体的纯手工立体剪裁黑色西服,显得气质沉稳内敛。

薄唇轻抿,精致却含着冷气的脸庞在墨色的夜里看得让人心悸。

阔步而行,而后径直进了电梯。网站http://www.qi-wen.com/

电梯从1楼直达10楼,随着叮地一声停下,三个人走出电梯。

病房门,被突然的推开。

躺在病床上的‘程惜蕾’被吓一跳,顿时睁开眼睛,从床上弹坐起来,睡虫跑了个精光,呆愣愣的看着突然闯入来的男人。

他有着令女人疯狂的容貌,线条优美的轮廓,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如大海般深邃的琥珀色双眸。身材也是堪比模特,细腰窄臀,整齐的西装透着精壮和贵气!

只是这个男人那森冷像要吃人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她好像不认识这个男人吧?

“你是……谁?”程惜蕾如同小鹿般无辜的眼打在男人身上,然后怯怯的问一句。

一瞬间,男人眸子里闪过疑虑,漆黑冷然的眸子看着程惜蕾,一动不动。

半晌,男人忽然哼笑一声,眼里尽是不屑与鄙夷。情如秋叶爱如海小说txt全文阅读

他两三步到了程惜蕾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眸子微微的眯成一条线,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危险光芒。

“怎么,你大张旗鼓的闹自杀不就是想要见我吗?现在我来了,却问我是谁?”他的话很冷,字字都如那寒冰一般,让程惜蕾觉得浑身一颤。

程惜蕾瞪大着眼睛,脑子突然有点转不过来。

他说程惜蕾是自杀的?

他还说程惜蕾是为了见他?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程惜蕾喜欢的是佰仕集团的宋驿帆,什么时候脚踩两只船偷偷藏个男人了?

男人安静的站着,看脸色略显苍白的程惜蕾表情不断变换,一会惊讶,一会疑惑,一会纠结。此刻的她脸上不施粉白,大大的黑眸灵动生气,微微嘟起的唇粉嫩柔软。

褪下那浓妆,原来她竟显得柔弱青涩。

他微微的蹙眉,不悦。

这女人在搞什么?

难道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吸引他的注意?

男人忽的怒气卷上眸底,身子微微前倾,脸庞靠近,几乎要撞到她的鼻子。

“程惜蕾,不要给我装!我说过,既然成为我萧靖然的妻子,就生是我萧家的人,死是萧家的鬼!至于,其他男人……你想都不要想!”

一字一句,字字都如同千斤巨锤一般敲在程惜蕾心上。

他冷冷的话语,无限的在她脑中重播,然后定格在那三个字上。

他是萧靖然?

她,程惜蕾是他的妻子?

我靠!

程惜蕾瞪大着眼睛,心中惊涛骇浪,差点就要咆哮出口。

第005章 嫁给心上人的兄弟

萧靖然!

香市商业界的霸主,优越集团的首席总裁,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然而26岁的黄金年纪,身边从未有过任何女人,有些人想借他名声闹绯闻都找不到机会,而他不近女色的原因,自始至终都还是个谜。

据说,还曾有媒体玩笑问他是否身体有问题时,他只是微笑幽默地吐出两个字‘你猜’。

媒体再问他是否性取有问题时,他淡定幽默地吐出三个字‘你再猜’。

然而,这种既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以及遇到任何事情都悠然自得、坦然处之温润气质,始终让女人们为之痴迷疯狂、欲罢不能。

只是,这么个完美的绅士贵族,怎么就成了程惜蕾的丈夫?

程惜蕾觉得,这太不科学了。

她喜欢宋驿帆也就算了,居然嫁给宋驿帆的好兄弟萧靖然!

想想,简直就是被雷劈的节奏。

程惜蕾心中突然就好奇了,‘程惜蕾’到底做了些什么,居然能让这个香市的霸主不得不就范,把她娶回家呢?

等等!传言中的萧靖然不是温润有礼、待人亲善的豪门绅士么?

可看他现在,冷漠得如同陌生人的态度、看着她想要吃人的表情,分明就是块大冰山加大魔鬼。

啧啧,程惜蕾她也是作孽,让这么温柔温润的帅哥变成这样,真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程惜蕾眨眨眼睛,看近在眼前的放大的俊脸,蠕蠕嘴巴。

“那个……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能不能不要靠这么近?”反正都是失忆了,当然要装到底。

她长而翘卷的睫毛,因为眨动,像是羽毛般轻柔的拂过他的脸,痒痒的,萧靖然心下一颤,唇却抿得更紧。

他微微的偏头,侧脸挨近她的脸颊,嘲笑似的说:“不要靠那么近?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摸过?”

温热的气息,钻进程惜蕾的耳朵,她敏感的耳根顿时染上一层粉红。

程惜蕾咬牙,心里暗骂,这是明晃晃的耍流氓吗?

程惜蕾皱眉,而后伸手用力的将人推开,神色微冷。

“我说过,我不认识你!再耍流氓,我要喊人了!”

萧靖然徒然被推开,后退几步,正色的盯着程惜蕾,哼!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流氓?我对你做什么了?我可不知道,身为丈夫对你说两句话就是耍流氓了!”

萧靖然的话让程惜蕾一顿,是啊,他好像真没做什么!

看着神色冷冷的萧靖然,程惜蕾突然头大,她的仇还没报,就招来个敌我属性不明的老公,呵呵,想想……也真是心醉了。

“好吧!虽然你是我的丈夫,但是……我现在失忆了,不记得你了!所以你能否给我一点时间呢?”

程惜蕾首先服软,她可不想还没报仇,身边就时时存在个定时炸弹,那岂不是很悲催!

失忆?萧靖然眼神一闪。程惜蕾你可真有胆!假自杀失手后,现在装失忆!

看萧靖然一脸不信,程惜蕾只能无奈的笑笑,当对上他森冷幽暗的瞳孔时,她顿时收住。

“哼!你最好是真的失忆了,否则……我会让你知道骗我的后果!”

萧靖然话扔下,头也不回的推门而去。

程惜蕾看着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萧靖然,心头越发的沉重。

情如秋叶爱如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如秋叶爱如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第2章阮小河?第3章陪我相机和艳照第4章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第1章绯闻男主是自己老公阮小溪抓着相机,拎着早饭狼狈地出现在面前这栋豪宅前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她退到路口,认真地看了下路标上标识的门牌号,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更是惊呆了!半个小时前,她上班迟到,刚顶着大家异样的目光走到自己座位前,主编的门就打开了,“阮小溪,你进来一下。”她灰溜溜钻进办公室等着挨训的时候,主编只甩

  •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全文免费书名:霸占新妻:总裁大人太用力目录预览:第1章进错了地方第2章她是谁第3章你叫顾温暖第4章我当玩了个牛郎第1章进错了地方晚上七点,顾温暖孤身一人,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如果你今年内再怀不上靳家的孩子,年底就只能净身出户,看看你,结婚那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养只母鸡还能下蛋,而你又为靳家做了些什么?”她的耳边,不断的回放婆婆傅美珍嫌弃的话语。只是,谁能理解她的苦,丈夫新婚当晚,连着灯都不愿开,只是冷漠的留下一句,“我无法生育,你自己

  • 花开瑾年中 花开瑾年中 全文免费

    原标题:花开瑾年中花开瑾年中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花开瑾年中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朝阳升起,天空沐浴在一片朝霞中。古老的H市在朝霞的映衬下,散发着它另类的风姿。妖娆缭乱的绚烂朝阳,光影重重,柔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喧闹的街道人潮拥挤,车辆川流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妩媚在这一刻被尽显无疑。硕大的玻璃幕墙反射着早晨的光线,刺得刚下公交的薛芊芊睁不开眼。薛芊芊走过一条马路,公交站对面就是她上班的地方,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设计部。不同于商业区的喧嚣,H市的开发区显得颇为冷清,大多数公司和厂房因为

  • 重生之女医天下 重生之女医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重生之女医天下重生之女医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重生之女医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毁灭重生第二章今世定不负他第三章狩猎惊魂第四章请你高抬贵手第一章毁灭重生太和殿内,香炉鼎上,几缕香烟袅袅升起。轩辕楚睿龙袍加身,俾睨天下,文武百官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洪亮的钟鼓声盖过了朝拜之音,轩辕楚睿眸光忽闪,一抹阴狠转瞬即逝。清冷的寒素宫内,场面不堪入目,一群面带猥琐侍卫玩味的说道:“昔日里楚大小姐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下人,今日竟如此狼狈。”他们肮脏粗糙的大手,在楚芸的锦绣罗缎上不断的撕扯着。楚芸的思绪乱

  • 美人宫心计 美人宫心计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人宫心计美人宫心计全文免费小说名:美人宫心计目录预览:第1章:冤罪第2章:余孽第3章:血债第4章:入宫第1章:冤罪疯狂的大雪极速下落,冰雪纵横交错,冷冽的寒风冲刷着床边佝偻般的松枝,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令人倍感阴森。景帝十年,秦丞相犯上作乱,贪污严重,相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相府活命的唯有两条血脉,一是即将入宫为妃的秦欣弱,二是失了踪的秦欣言。“放我出去,阿冕你快放我出去.......”秦欣言近似发狂地拍打着柴房的朱红色大门,折断了的指甲淤血浸湿衣袖,在门上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阿冕,你个

  •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第二章另类的情趣第三章老娘占了便宜了第四章奈何桥边的曼陀沙华第一章死变态,老娘迫不及待了“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

  •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弃女重生:凤傲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弃女重生:凤傲天下全文免费小说:弃女重生:凤傲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第二章:千年楚家第三章:初入禁地第四章:楚墨受罚第一章:若是有来世,与君共华发。黑夜,一轮如钩的血月高悬其空!天涯圣宫,传说中世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此刻已是修罗炼狱,遍地的尸首,血已成河。苏璨月紧紧抱着怀里的俊朗少年,用袖子擦去他嘴角残留的血迹,却仍留不住他身体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楚墨死了!那个与她生死相随相伴,世上唯一知她,懂她的的男人死了!苏璨月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利刃洞穿楚墨

  •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风华天下:嫡女为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华天下:嫡女为妃风华天下:嫡女为妃全文免费小说名:风华天下:嫡女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重生第三章诱惑敌人第四章复仇第一章死亡光德四年,冬,夜幕四合,长风落雪。长安街外寥无人迹。只有大户人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在台阶上映下一团团淡红色的影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娘!”相府后门,穿着单衣的女子被一群大汉拦住,不断挣扎,秀发凌乱,脸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几缕头发混着雪水贴在细白的脖颈上。挡在她面前的是六七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这是达官显贵的府里惯有的打手,一个个拿着粗木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