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狂夫掠爱:这个女人我罩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4:09:44 来源:网络 [ ]

书名:狂夫掠爱:这个女人我罩的

第一章约见

午后两点十七分,蜜语咖啡吧。原文qi-wen.com

  苏米坐在临窗的位置,一身米白色长风衣衬得她肤若凝脂。

  看得出来,她今天化了淡妆,红唇魅惑,如画的眉眼即使是一片心如止水也半含着风情,只是那娇俏的瓜子脸上略带些愁绪。

  想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苏米细长的指腹对按,下意识按摩了一下指尖的穴位之后,心里一阵密集的紧张。侧头甩了甩半长的青丝,朝着窗外萧瑟的秋景叹息一声,心事冗重间,不经意就引起了角落一帮西装革履的男人的口哨声。

  苏米无视那些色眯眯的目光,唇角扯出一丝冷笑。

  突然,一个男人的影子如约出现在咖啡吧门口。

  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说明qi-wen.com

  扑通扑通地直跳……

  白柳风身着一身灰色的呢料过膝长风衣推开了玻璃门,里面搭的白色衬衫的领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小麦色的锁骨,狂野不羁。

  他眉眼深邃,气质沉郁,笔挺的黑色西裤,随着步伐摆动的衣摆衬得他无比矜贵冷傲,那高大的身形带起来的一阵白色烟气瞬间扑鼻而来,刺激到了苏米的嗅觉。

  苏米咳了咳,下意识观察到他是用右手指尖夹着那根烟。

  苏米隐隐感觉到对手的难缠。

  “白少真是没有时间观念,我已经等了你半个小时了。”苏米坐直了身子,看似委屈,冷冷开口。

  白柳风扫了她一眼,视线忽而又悠飘向了窗外,有种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感觉,他捻灭了香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推荐qi-wen.com

  “别委屈了,苏小姐!我能抽时间出来跟你这种女人谈已经是到了我的底线。”

  他顿了顿,唇角扯出一丝桀骜不驯的弧度。

  “视频我已经看过了,我承认我……上过你,说,你想要什么?”

  他的语气轻佻不耐,在他森寒的目光的审视下,苏米骄傲地扬起下颌,心底忍不住一阵抽痛颤栗。

  那一夜的情景顿时重现,翻滚的大床,冗重的男人的鼻息,那一抹刺目的处子血像是蚊子一样盘旋在她的脑门上嗡嗡叫。

  没有人知道他酒醉后的一夜风流,却是她处心积虑的算计,她孤注一掷的胜算。

  苏米神经一抽,收回来神智,马上开口。

  “白少,我们结婚吧。狂夫掠爱:这个女人我罩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话音落,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你疯了?”

  “拿这个威胁我?”白柳风狂肆一笑,下意识地抿了一口苏米刚才点的咖啡,一副似是看数学界未解难题的表情睥睨着她。

  沉默了片刻。

  “不是威胁,白少你上了我就该负责的不是么?”

  苏米垂眸,心里捏着不能功败垂成的心思,不去看他突然生气的样子,不知不觉脸上一阵红晕。

  看着她如此执拗的样子。白柳风突然笑了,似是被什么好笑的话刺激到了,笑声刺耳犀利。

  “负责?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傻女人……”

  他点燃了一根烟,眸子在青灰色的烟雾后晦涩不明。原文qi-wen.com

  “你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乖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拿这个威胁我等于是玩火自焚……”

  别说是干柴烈火的一夜情,就是他真的强了她,海城也没有一个人敢真的法办了他。

  这女人,胆儿够肥的!

  苏米挺直了脊背,视线犀利地直视他。

  “这做都做了你不认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听说两周后是白氏股东大会推举新总裁,我没准一个晕头转向就出现在了媒体面前,也许一不小心就把我们睡过的事情给抖搂出去了……”

  白柳风眯眼看她,一副投鼠忌器的样子。

  “聪明!不过你确定你脑子没抽风?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容易现身?”

  苏米勇敢迎上他森寒的眸子,身子狠狠一颤。

  “反正就算是被你给绑票了你也不能绑我一辈子,我有手有脚,还怕找不到去报社的路?”

  苏米说这话时心里是一百只猫爪子在挠着心口的,他白柳风是怎样的人她也不是没有过耳闻。

  也许他一句话就能置她于水深火热之中,这处心积虑上位的女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不过她管不了了!母亲一周前从法国希尔顿旅店顶楼纵身一跃时,那凄绝的表情,像是魔鬼一样怂恿着她,苏米眸底一片清暗,手指发抖。

  苏昌月,他和那小三老婆秦雪过得风生水起吧,而那个爱了他一世的女人下场却如此凄惨,为了妈妈她只能放手一搏……

  正愣神,白柳风一只手伸过来拿方糖,苏米以为他要干什么吓得连忙站了起来。版权http://www.qi-wen.com/

  结果他什么也没做,苏米的脸顿时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她真的太敏感了好么?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会对她动手轻薄……

  虽然之后证明是她错了。

  气氛静谧了几秒。

  白柳风冷嗤,一只手捏着咖啡杯,看她的眼神带了几分嘲弄。

  “胆小得跟兔子一样就别装什么厚脸皮的泼妇,你要钱我可以给你,至于白太太的名分……你承受不起。”

  白柳风弹了弹烟灰,又呷了一口咖啡,这次的味道明显没有上次那么苦涩,也许是加了糖的缘故。

  苏米微微一笑,一双清眸里染上了一丝不服输的斗志。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了白少的眼?我可以慢慢学的不是?”

  苏米眸子里染上了一层坚强的氤氲的雾气,没有意识到她的底线正一点一点悄悄后撤……

  她亦步亦趋,都快撤到海边了,没想到。

  “你……怕是学不来。”白柳风讳莫如深地摇了摇头,鹰眸森然扫过她,长指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线,带着一丝玩味的探究,毫不留情粉碎了苏米的希望。

  “呵!”苏米笑得冷艳,放在桌下的手攥成了拳头。

  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苏米跟侍者要了两个杯子,倒了一杯自带的红酒,推给他,自己也斟了满满一杯。

  她低头悠闲品酒的样子很淑女很优雅,白柳风突然看不清她目光里的执拗到底是为了什么?

  若是钱,这女人貌似比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特别一点……

  目光不自觉就被她吸引,细长的鹅颈,漂亮的一头青丝垂落在肩头,连那温婉的眼神也似怒似娇嗔……

  犹如一只被宠坏的小猎物。

  他头皮一阵发麻,猛地收回了视线,犹如悬崖勒马一样。

  苏米悄然把他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话别说得那么绝对,白少,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的是不是?”

  白柳风眯眸,也不回答她,只是猛吸了一口香烟,气定神闲地甩了甩烟灰,然后颀长的身子站起来作势要离开,仿佛这是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这,不是赤果果的无视?

  苏米兔子眼睛红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居然从后面一下子扑上去……

  白柳风一个猝不及防就被她抱住了腰,动了动腿,居然寸步难移了?

  他一双鹰隼的眸子里射出一股恶寒,伸手推她,却发现这女人下了狠劲……

  回眸扫过她倔强苍白如纸的面容,心里突然隐隐一动……

  这一尴尬的姿势顿时引起了咖啡吧里的客人的关注,刚才在一旁吹口哨的几个男人开始小声议论。

  “是个难缠的货,弄不好还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不是么?不过这些套路早就不好使了,现在的女人都鸟枪换炮了她都不知道么?”

  苏米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就当是耳旁风,她现在什么也顾不上,脑子里只有温月如那张绝望的表情。

  白柳风被这么一闹也失去了耐性,一只手抓着她的胳膊要把她拂开,苏米乖巧地左闪右闪就是不让他得逞。

  不过下面发生的戏码毫不留情粉碎了他对她的怜惜,一干狗仔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阵猛拍……

  “白少,请问这位小姐是不是你的新欢?”一个记者大胆把镜头切向了苏米。苏米的手依然抱着他的腰不松开,这一暧昧的姿势显然胜过了任何语言。

  白柳风皱眉,就这么站着不说话,这问题的确不好回答不是么?毕竟他和她真的有过那种……

  “请问这位小姐尊姓大名,你和白少已经交往了多久了?你就是白少雪藏了六年的情人么?”

  话音落,白柳风一个狠戾的眼神杀过去,吓得他们纷纷四散而逃。

  记者走后。苏米依然抱着他似乎不准备松开。白柳风低哑的嗓音倏然醇醇响起。

  “还不松开?”

  苏米乖巧地放开手,背对着他站在了咖啡吧的走道里。

  似是想起了什么,白柳风眸子一暗,突然开口道。

  “转过来。”

  什么?苏米一头雾水,被他扳着肩头正面朝他。

  猝不及防,白柳风手里燃着的香烟凑近了她的前襟,火星子垂落,苏米的蓝色雪纺衬衣靠近凶部的位置被烫出了一个小洞洞。焦糊味扑鼻而来,那洞不大不小,刚好露出一小片柔腻雪肤……

  苏米低头的一瞬,那种羞耻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这男人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她么?

  她只是想做有名无实的白太太,不是他的那些轻浮的欢场猎物好么?

  白柳风脸上的表情像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蜥蜴。

第二章狭路相逢

“小姐,你这样不择手段真的让我看轻你,就这么毁了我对你的三观,不遗憾么?”

  ……

  苏米也不知道白柳风是如何消失的,不过有了刚才的那一出,明天海城的大街小巷都会充满了她和白柳风的绯闻。

  既然已经豁出去了第一步就没有回头的路了,她踩着十公分的夜店高跟鞋郁郁寡欢地走向了不远处的停车场。

  烈日炎炎,秋老虎的威力依然不减,盯着头顶明晃晃的烈日,苏米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从包包里取出丝巾在脖子上系上,遮住了那个被烫出来的洞洞。

  走到一家甜品店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刚才灌的咖啡好像不够解渴。

  从包包里翻出几枚硬币,推开玻璃门,准备买一杯柠檬水。

  一股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苏米突然就被一个女人给迎面狠狠撞了一下,苏米揉了揉肩膀,苏城城那娇嗔的嗓音一如当年她离开苏家时那般甜腻,带着一股子心机的感觉。

  “姐,你的衣服怎么破了?”苏城城看似怜惜她,实则是恨不得把她扒光了给推到大街上让人参观

  “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咳咳,爸爸一定很久没给过你零花钱了吧?想不到离开家这么久你居然落魄成这样……”

  显然苏城城是故意的,使了这么大的劲儿。可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苏城城她怎么不偏不倚就看到了她前襟上那个破了的洞洞……

  定了定神,苏米仰起下颌微微一笑,开口。

  “没什么,刚才在路上被一个小混混给调戏了,掐了一架,现在没事了,对了,城城,你不是有忧郁症么?现在心情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啊,不妨拿出来跟姐姐我分享分享?”

  苏米忧伤。

  苏城城和秦雪当年就是假借苏城城患上了心理疾病不能被刺激到了才把她光明正大地赶出来苏家大宅。

  这一走就是六年,往事浮上心头,万千酸涩。

  “好事?”苏城城娇羞一笑,突然扯了扯旁边一个男人的手腕。

  “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冷寒,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要结婚了。”

  “苏小姐好。”男人眉眼莞尔,态度翩翩然若君子,他伸出一只手来,苏米却没有握,直接无视。

  冷寒面子上尴尬,却不动声色,收回了手,看向苏城城的眼神依然是宠溺。

  盯着苏城城得意洋洋的表情,苏米脑子里那根弦突然就绷紧了。

  “订婚好啊,城城,有了个正儿八经的男人管着你也不会再出那些个幺蛾子了,做姐姐的我恭喜你!”

  幺蛾子?苏城城面上一僵,显然是指六年前她堕胎的事情。这女人怎么这么毒?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是看不得我好,你以为苏家现在还有你的容身之处么?做你的春秋大梦吧,爸爸早把你这个野来的女儿给忘了,我才是爸爸的心头肉,姐你不服气也没有办法,谁让大妈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只会给爸戴绿帽……”

  “啊……”

  啪地一声,苏城城的脸被苏米打偏了,突然就抓着冷寒的胳膊抽泣撒娇起来。本来苏米也不想和她计较,不过她却不乖地触到了她的底线。

  温月如是她这辈子不能触碰到心伤,谁踩了地雷就得付出代价。

  “苏小姐。”冷寒见不得苏城城委屈,一边哄着她一边对苏米开口道。

  “苏小姐,虽然我这个外人不该介入你们姐妹的冲突,不过城城她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有忧郁症的病人,苏小姐这样出手打人怕是不妥吧?”

  “再说她还是你的妹妹。”

  妹妹?苏米冷笑,一把搡开了他,冷寒的心思苏米岂会不知,抱苏昌月大腿的倒插门准女婿,要是得罪了苏城城小太妹,在秦雪那里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就算是敷衍也得选对边站,这就是狗的生存哲学不是?

  “吆,帮腔的来了?”苏米笑得艳若桃花。

  “这苏昌月养的狗可不止一条呢,他把我苏米当根野草你以为你就能真的独占宠爱?”

  难道不是么?苏城城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

  苏米冷笑,心底同情她的肤浅。

  “他这样的冷血动物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苏城城是他亲生的我苏米也是,他今天能把你宠上天明天就能把你同样打入地狱!别忘了你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曾经剩下的,风水轮流转不是?你就这么确定他苏昌月不会移情别恋再看上第三个女人?”

  苏城城的脸色变了,突然慌了起来,抓着冷寒的手就示意他帮腔。

  “你这心思恶毒的女人,你要是再敢乱讲我就要到爸爸那里告发你打我,让他用那根打过大妈的拐杖狠狠地敲破你的头。”

  “城城,不要……”冷寒见势连忙拽住了苏城城的手,示意她收敛。这穷寇莫追的道理……

  虽然苏米在苏家暂时失了势,不过谁知道将来的事?

  苏米扬起下颌,捏紧了手指,心里的伤被重新撕裂开,痛得心肺都是凉的。

  “好啊,你让他来,我苏米就站在这让他打,他苏昌月有种包小的养野女人就别惦记着我这个女儿还叫他一声爸。”

  “既然不是爸爸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他一动手就会上了海城的头条,当年温家招赘女婿的传闻可是轰动了四九城,他一个倒插门的温家女婿居然犯上作乱打了温家的女儿,脊梁骨都得被戳出一个洞来。”

  苏米说完心底没有一丝胜利的快感,如果他苏昌月真的在乎名誉,妈妈也不会那么凄惨绝望地死去。

  那么高的楼,她跳下来的一瞬心底有没有一丝留恋?

  苏米突然感觉很冷,手臂下意识环住了身子。

  苏城城撒泼,突然扑上来要打她,被冷寒一把抱住了腰。

  “城城我们回去,不跟这个女人一般见识,我们回去洗个澡然后上床睡,吃两片药明天就不会再发病了。”

  冷寒的话音里明显取巧在讨好苏城城,甚至连带苏米。苏米冷笑,后退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

  显然不领情。

  冷寒眼里闪过一丝受伤,可谁知,苏米美眸一眨,凑过来,如玉的手贴在他年轻的脸庞上,用力地,揉了一下。

  男人身体震了震,看向她的黑瞳,带了些许晦涩的期冀和受宠若惊。

  这女人终究还是有心的吧?他们曾经毕竟……

  “你干什么?居然非礼我的……阿寒。”苏城城怕到嘴的鸭子飞了,连忙挡在了他和苏米之间。

  苏米盯着她,拂了拂被风吹乱的一头青丝,笑魇如花,这刁蛮太妹终究还是太嫩了点没有为人处世的经验!

  “不干什么,看看你大小姐养的这只鸭子皮相还不错忍不住就下手了,城城你还真别介意,以前在夜总会的时候他可是经常被我摸呢,没想到这货被你给捡回去了,好好养着别让他飞了。”

  苏米仰头一笑。

  “不然当姐姐的可真就替你白操心了。”

  苏米说完绝尘离去,冷寒当场黑了脸,苏城城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一样突然在原地跺了跺脚。

  “你真的在夜总会干过?阿寒哥。”

  “哪有的事!”

  冷寒啐了一口,盯着苏米背影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翌日。

  白氏大厦27楼,苏米踩着高跟鞋,抱着一大摞资料脚步匆匆地走进了经理办公室,刚放下资料弯腰喘一口气。

  经理,约莫40开外的中年男人刘约翰拿着一份合同文书就招呼她。

  苏米揉了揉腰走过去,刘约翰是白氏的老人了,苏米初进公司受了他不少关照,所以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这次和冷氏的合同你负责去谈,谈下来了我给你摆庆功宴。”刘约翰的眸子里闪着精光,看向她的眼神略带些闪躲。

  “呃,可这是以前不都是李姐去谈么?我不好越俎代庖吧。”见苏米迟疑,刘约翰一拍大掌。

  “长江后浪推前浪么,再说李姐她这两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你就算是代她履行职务,她谢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

  “不说了,冷氏的人已经来了,就在会议室,这是合同纲要你过目一下。”

  苏米快速浏览了纲要,刘约翰交代了几点注意事项,苏米就硬着头皮向会议室走去。

  走道异常静谧,推开门,苏米刚想打招呼。

  没想到立马就看到一对男女正缠抱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动作诡异,女人娇喘吁吁,胸前的衣服乱了,身子正坐在男人大腿上欲拒还迎地索吻。

  男人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女人的领口里动作着,两人身子贴得很近,鼻息暧昧交织在一起,要不是隔了一张桌子的距离,苏米几乎都能看到他们下面露骨的动作。

  两人太投入,几乎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闯入的苏米。。

  “啊——”李姐在看到苏米的第一瞬间吓得从冷寒的腿上跳了起来。

  “小苏,你不是今天休……怎么会来了?”

  冷寒转头,也看到了走进来的女人,先是一怔,然后处变不惊地随手理了理西装前襟,若无其事地靠在椅背上,他低垂着目光,浑身散发着一股未褪的荷尔蒙的气息,苏米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狂夫掠爱:这个女人我罩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夫掠爱 或 这个女人我罩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3章(第13章 他照顾生了病的她)

    原标题: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3章(第13章他照顾生了病的她)小说书名: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第13章他照顾生了病的她苏夏天在慕云深的眸色变得深沉凶狠之际逃之夭夭,她太知道这个男人了,给他一点阳光就会灿烂,你如是说了,他指不定会顺着杆子往上攀爬。苏夏天知道他的反复无常,知道他这人难以相信,便连忙上楼逃一般的回了房间,并把房门锁好。慕云深哭笑不得,一整天的阴霾因为她的这一防范的小举动而破云见日,他的嘴角上扬了下,踏着轻松的步伐回了房间。第二天晚上他特意回家吃晚饭,没想到仆人告诉他:“夏天小姐

  • 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3章(第13章 酒会事端)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3章(第13章酒会事端)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第13章酒会事端这次希尔顿酒店,楼上唯一一个用来举办宴会的大厅,被某人包了下来,就是为了让这些名流富豪齐聚一堂,谈生意,说事情,也方便了不少花花公子泡妞,通常酒过三巡,就可以共度春宵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长相甜美可人的杨若溪,最不喜欢参加这种酒会,总是受到不明人员的骚扰,好在这次带了苏胜一起,亲眼见过苏胜本领的杨若溪,心里也算放松了许多。“一会不许吃东西,跟在我身边。”一听不让吃东西,苏胜算是生气了,凭什么酒会不让吃

  • 都市超级高手13章(第13章 再遇李老板)

    原标题:都市超级高手13章(第13章再遇李老板)小说名:都市超级高手第13章再遇李老板来到通讯城。他自幼和师父修行,对这些电子产品很不熟悉,就算用手机也是因为要和暗线联系,业务一般都是打的座机。现在让他来挑手机,真是难为他了。不过胡依依却很兴奋,估计逛街是女生的天性吧!就这一会功夫,胡依依就带着赵宇看了三家店了。“你喜欢国产的还是国外的?芒果还是华威?”赵宇苦笑一声。“都可以,能打电话,发邮件就行。”“啊……”胡依依拖了个长音,像是有些扫兴。赵宇也很无奈,他明白胡依依是想帮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没有

  • 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3章(第13章 误会)

    原标题: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3章(第13章误会)书名: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第13章误会墨氏集团三十三楼。一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色清冷的翻看着桌上的一叠资料。只是每翻看一样,他的心情就会烦躁一分,直到把最后一份资料最后一页翻过去,他的脸色骤然下沉。这些资料没有一点破绽,每一处都合情合理,但越是这样,越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所有的资料都在这儿?!”墨沉煜不冷不热的声音开口问道。眼睛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旁的方泽年,随手把手里的资料扔在了桌上。“所有的都在这里了,颜小姐是在半年

  • 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3章(第13章 我是你老公)

    原标题: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3章(第13章我是你老公)小说名称: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第13章我是你老公大白天就喝醉,是个醉鬼吧?冉三七暗自想道,她不觉微微皱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开眼前的人就要继续往前走,不料手臂却被那人一把拽住。她眉头越发蹙紧,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忽然纤腰被人收紧,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推到了一旁的墙壁上。男人伸出手撑在墙壁上,把她牢牢的禁锢在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大白天耍流氓啊你……”冉三七心下恼怒,正要指着眼前的男人,一抬头却瞬间惊愕住。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3章(第13章 再怼张氏。)

    原标题: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3章(第13章再怼张氏。)书名: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第13章再怼张氏。“海棠,你这和鸡一起炖的是什么,这东西咱们之前也没用吃过,格外爽口呢!”柳氏夹了一块子蘑菇,笑着道。“这个叫蘑菇,是我在山上采的,这蘑菇就是菌子,一有些菌子有毒吃不的得,有些久就可以,比如这种就可以炖鸡,可以煮汤吃。”季海棠介绍道。柳氏点点头,着这顿饭,柳氏吃了近三碗,都快撑着了,沈慕祁也氏没少吃,季海棠那就更不用说了,吃的得再也吃不下为止,三个人恍如饿死鬼投胎。“母亲,我留下的一半,我给我娘他们送去

  • 校花的兵王哥哥13章(第13章 再遇李娜)

    原标题:校花的兵王哥哥13章(第13章再遇李娜)小说名字:校花的兵王哥哥第13章再遇李娜“舒服吗?”女子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这楚楚可怜、任君采撷的态度,令陈锋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一把将女子扔在床上,陈锋将她压在身下。“帅哥,你还真猴急啊。”女子躺在陈锋身下,媚眼如丝。“是啊,不猴急的话恐怕怎么死在你手上都不知道了。”陈锋趴在女子耳边,一口热气喷了出来。随着陈锋的话音落下,他的手在女子睡衣里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你怎么知道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慌乱,从陈锋的身下脱离,站在床边,身上升起一道杀意。

  • 护花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 约会)

    原标题:护花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约会)小说名:护花高手在校园第13章约会龙海跟秦月晗才坐下,菜还没点,一个男子便来问龙海是谁?看样子,他非常生气,脸沉的就像鞋垫子一样。谁都能看得出,这男的,喜欢秦月晗。秦月晗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身边!”就像龙海想的一样,这个男子是秦月晗的追求者,名叫‘邵杰’,也算有点实力,家里是做餐饮连锁的。几天之前,他就要请秦月晗吃饭,可秦月晗还是一如既往的拒绝,秦月晗对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邵杰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