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爱从未走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1:58: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爱从未走远

第一章 十六岁的我

我叫米兰,一个风尘女子,在所有人的眼里,我的代名词就是贱。原文http://www.qi-wen.com/

在这个早已笑贫不笑娼的年代里,很多人还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我,觉得我们这行的女人就是低人一等,浑身都泛着一股骚味,而那些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却被越来越多的人尊敬……

后来也有人问我后悔吗,我说不后悔,因为,我要活着。

那是出于一个快被饿死的女孩,最基本的需求。

我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据说他们死了,我不清楚也没人告诉我。

养父母对我不错,只要我开口,他们都尽量满足我。

后来,养父破产了,养母受不了过穷日子,跟一个富商跑了。

从那之后,养父变了。

他开始打我,用鞭子抽我,起初我还会反抗,到后来,我选择了承受,因为不论我怎么反抗都没用,我更不敢在他面前哭,更不敢逃跑,那只会让他打我打的更重。奇闻网

十六岁那年,养父在夜里喝多了酒,我躲在卧室里不敢出去。

当他看见我躲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时候,竟然不由分说的冲上来就打我。

在我正在发育的身体上肆意的揉捏用力的掐我。

“你他么就是个丧门星,自从把你带回来之后,公司破产,娘们也跟人跑了,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我哭着求他别打我,我以后保证乖乖听话。

“听话有个屁用!能把老子的钱拿回来,还是能把老子的媳妇拿回来!”

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借着酒劲猛地把我按到了床上,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拼命推着他尖声大叫,他开始胡乱的扒我衣服,哭叫无助情急之下摸到一个东西直接狠狠砸了下去。

他顿时龇了一声停止了动作捂着头,看到手里的血迹,抬头瞪着我反手给了我一巴掌。阅读http://www.qi-wen.com/

抓起我的胳膊,又狠狠地甩了我几耳光,把我一把摔在了地上。

“你他么还敢砸我!老子给你好吃好喝,你他么还敢砸我!”

看着养父头上的血迹我没有害怕,却有种劫后的心安。

他薅住我的头发,用力地向地上磕着,我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才叫真正的头破血流。

我以为自己就快要死了。

任由着养父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我。

直到他打累了,才摇晃着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可我没想到的是,还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我。爱从未走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养父就把我从床上拽了下去,我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颤抖着身子跟着养父出了门。

他把我交给了一个女人,女人给了他一个厚厚的信封就把我带走了,从那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养父。

心里默默的开心,以为好日子就要来了再没人打我了,可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把我扔在一间潮湿的地下室就走了。

一扔,就是四天。

脏乱不堪的墙角散发着恶心的气味,地上一滩一滩发黄泛白的水迹,不时有蟑螂爬上我的脚,更有很大的老鼠窜来窜去,就算很害怕我也不敢哭出声,怕引来老鼠咬我,四天,我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饥饿乏力的身子让我连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我害怕用力地趴在门边,疯狂的敲打着房门,可回应我的,却只有响彻在房间里,那阴沉的回音。

就在我口干舌燥,精神恍惚,濒临绝望的时候

那厚重的大铁门外照进了一丝阳光,我用手挡着眼睛,可明亮的光芒,还是狠狠地刺痛了我的双眼。网站http://www.qi-wen.com/

朦胧中,我听见了一个声音。

“饿吗?”

我虚弱的点头。

“渴吗?”

我已经没有了点头的力气。

她蹲下身子看着我,是她,那个带我走的女人。

“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保证你吃香喝辣。能做到吗?”

我忙不迭的抓住了她的脚踝,声如蚊细般的告诉她我听话,听话,给我口吃的,我好饿……

“起来,跟我走!”

第二章  初入风尘

女人把我带到了一个酒吧,听着酒吧的人叫她,我才知道她叫兰姐。

兰姐把我带进了后台,里面坐满了比我大的姐姐,个个浓妆艳抹,暴露的衣服,让我都不禁脸红。网站http://www.qi-wen.com/

“兰姐,你这从哪弄来的小妹妹啊,长得真俊!”

站在角落的一个姐姐看着我笑,走过来还摸了摸我的头。

兰姐指了指摸我头的姐姐,对她说:“玲珑,以后你就带着米兰,要是让她给我跑了,老娘扒了你皮!”

“知道了兰姐。”

玲珑带着我吃了顿饭,告诉我以后跟着她别乱跑,我觉得玲珑姐是个好人,就使劲的点头,从那之后,除了她要工作,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我。

但其他姐姐并不喜欢我,玲珑姐不在的时候,一个个对我都冷嘲热讽的一脸漠然,有的人更是当着我的面说我长得就像个狐狸精,跑到这来就是跟她们抢饭碗的,我心里委屈,却不知道该跟谁说。

有天晚上我正在吧台帮忙,突然一阵嘈杂的闹声,原本昏暗低沉的重金属音乐瞬间停了,酒吧里很久都不开一次的日光灯也照了下来,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汹涌如虎的冲了进来,把二楼包间里的那些大姐姐全都给带走。

看见玲珑姐也被带走的时候,也不顾上心里的害怕,急忙跑了出去,拉着警察的手臂不让他走,玲珑姐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没事,让我在家里乖乖等她,我哭着摇头,死活不让玲珑姐走,我害怕她这一走,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玲珑姐见我又哭了,就生气的对我说:“不许哭,把眼泪憋回去!”

我擦干了眼泪,却没能留住玲珑姐的脚步,原本热闹的酒吧里,只剩下一群忙碌的警察。

没过几天,玲珑姐就回来了,我还问她,为什么警察会抓她们,玲珑姐脸色一滞,苦笑着跟我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打那之后,酒吧就一直歇业,平日里有说有笑的那些姐姐一个一个的都走了,凶狠的像是只老虎的兰姐也再也没有来过。

后来,听玲珑姐和牡丹聊天,我才知道,兰姐犯了法,被抓了进去。

酒吧里就剩下玲珑姐和牡丹两个人,也不知道她们商量了些什么,玲珑姐就让我收拾一下东西跟她走。

到了地方之后,我顿时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我以前还觉得兰姐那个酒吧的装饰就够豪华了,可跟眼下这个光门面都闪闪发光,犹如皇宫般富丽的紫荆花KTV比,那酒吧就成了乡村练歌房,没有一点可比之处。

大厅里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喷金的墙壁、深红色的地毯,以及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每一处都印证着它的豪华和高贵,紫金色的沙发上正优雅的坐着几个浓妆艳抹,艳丽非凡的女孩,一时间,我竟然有些呆了,连脚下的步伐都显得缓慢了许多,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地方,更别提走着进来。

要不是前面的玲珑姐和牡丹带着我走,我甚至都以为这就是个梦。

“媚娘,好久没见。”

到一号包间后,玲珑姐和牡丹笑意盈盈的走了过去,说话的时候,眼睛正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穿着雍容,身材有些微胖的女人。

“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媚娘扭动着身子,笑着站了起来,拉着玲珑姐的手便说道:“早就让你们过来,非不听,现在郭婷兰那娘们出事了,你们知道找我了?”

玲珑姐无奈的摊了摊手,看着媚娘有些尴尬的说道:“兰姐那人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和牡丹突然过来,她还不得闹翻了天。”

一听这话,媚娘眉毛一挑,满脸不屑的说道:“她郭婷兰再怎么厉害,不还是进去了吗?听说她那后台连面都没敢露,还敢上我这撒野?”

牡丹伸出手挽在了媚娘的胳膊上,讨好道:“媚娘,不开心的事就不说了,那你看我和玲珑怎么办?”

媚娘笑着拍了拍牡丹的手背,说道:“要是愿意的话,你们今天就能上工,有你们两个过来,紫荆花怕是要比以往更加热闹了。”

玲珑姐和牡丹一听这话,便对视了一眼,玲珑姐有些扭捏的说道:“媚娘,那我们那份……”

“你放心,比她郭婷兰那只多不少,保证你们满意!”

媚娘拍着胸脯承诺了一句,玲珑姐和牡丹便满意的笑了。

“咦,这小姑娘是你们带来的?”媚娘这个时候,才发现了我的存在,她走近看了看我,笑着摸了摸我的侧脸,我有些反感,便扭了一下头躲开了,媚娘也没在意,笑着说道:“这摸样可真勾人,这要是再大点,那还了得?”

玲珑姐有些紧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把我护在了后面。

“媚娘,米兰是我妹妹,她现在还太协…”玲珑姐低着头讪讪道。

媚娘稍一皱纹,牡丹看这阵势,就拉着媚娘的胳膊说道:“媚娘,米兰才十六,咱们这的客人可不比兰姐那好对付,丫头年纪小,容易出事。”

玲珑姐感激的看了牡丹一眼,便见媚娘点了点头,“行吧,我就给你们姐妹这个面子,可话我得说在前面,来到这了,不干活可不行,陪酒总可以吧?要不然,别的姑娘们看见,我也不好跟她们说。”

玲珑姐正准备说话,牡丹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媚娘走后,牡丹姐拉着玲珑姐的胳膊说道:“我的祖宗啊,这可不是兰姐那,你仗着手里的客人多能护着米兰,咱们现在都得看人家脸色过日子呢!”

玲珑姐叹了口气,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颇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米兰,来,过来姐姐这。”牡丹姐对我挥手,我走过去之后,她拉着我的胳膊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得跟着我们干活了,先从陪客人喝酒坐起,能行吗?”

我咬了咬牙,看了玲珑姐一眼,想起她对我的好,我也不能白吃白喝,就点了点头,说能行。

打那之后,我每天就端着酒杯,陪各式各样的客人喝酒,倒酒,有的客人手脚不老实,我心里就有些厌恶,可一看见其他那些,和我相仿的女孩都能从容面对,我也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更不想给玲珑姐添麻烦,我就只能忍着难堪,日复一日的过着。

爱从未走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从未走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梦无痕第二章世事如棋,光怪陆离第三章绝望第四章我想问你借钱第一章一夜春梦无痕已经一个月了。我在这家公司做会计已经有两年了,一个月前我老公郑荣说有点事需要钱,让我给他弄点钱,走投无路的我只好在公司的账上给他调了五十万。原本说好,一个礼拜就会把钱还上,可是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会计挪用公款是要负刑责的,我到处借钱想要把这个窟窿补上,可是那么一大笔数目,我根本就凑不到,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去借了地下高.利

  • 无删节独宠萌后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独宠萌后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独宠萌后目录预览:第一章上学堂第二章将军府第三章百遍诗经第四章所谓仇人第一章上学堂七月的安定国,天气逐渐转凉,微风吹过已不再那么温热。已过十岁的唐真真作为将军的女儿,不得不开始去国子寺读书。说起国子寺,真是让她头疼,不过是一些有品阶的大臣儿女上的学堂。临出府前,她家娘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她的手,唠唠叨叨,“真真呀,好好听夫子的话。到了学堂别被人家欺负,谁欺负你你就打谁,对了有一些人你还得罪不起,尤其是和你一般大的太子,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忍忍,千万别

  • 无删节终极护花弃少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终极护花弃少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终极护花弃少目录预览:第一章痞子英雄第二章投怀送抱第三章你真是个流氓第四章好一个栋梁之才第一章痞子英雄“八毛来了!快走!”一个女人推着三轮车,逃也似的边走边喊。路边地摊像听到防空警报,以消防队出车的速度,开始收拾起来。只是片刻,一条大街变得风声鹤唳。所谓八毛,是对“城管执法”的爱称。相传这称呼来自民国时期,那时的警察局只有局长才是公职,而警察都是一天八毛钱请来的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大体都是街头的流氓。想想如今的“城管执法”,与那时确有几分神似。刚才还

  • 无删节思念成疯,爱亦成魔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思念成疯,爱亦成魔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思念成疯,爱亦成魔目录预览:第1章你为什么要这样第2章我嫁你,该多好!第3章人生如戏,全凭演技第4章如果救不回她,你们全都陪葬第1章你为什么要这样硕大的别墅内漆黑一片,只有二楼主卧透出一丝昏暗的灯光。一具颀长精瘦的身体习惯性地自余灵的身后倾了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进丝质睡裙内一路点火,越过饱满的高耸,纤细的腰肢,向下探去。“不!”在大手探进内裤的瞬间,余灵惊醒过来,“谁?!”身后的男人默不作声,淡淡的酒味充斥在鼻间。余灵心下了然,苦笑道:“凌

  • 无删节六欲宝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六欲宝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六欲宝鉴目录预览:第一章恶魔出世第二章魔欲横空第三章无赖师叔第四章祸乱半仙第一章恶魔出世一夜间天下色变,世间被万魔所侵,人心险恶,万魔出世。乾坤动荡,万物魔化,天地间色变。变化无极,被世间染上苍凉,魔影鬼噬横行,此时成为天地罪魁祸首。是夜,阴气更重人种魔之气,鬼影纵横黑夜里世间沉浮,万恶无心,世间无情。幽道间行走几人,他们像似凭空出世,看着暮色多了悠闲。许风为一身飘渺,轻步流云,一步行去在那飘渺的随意。背着一个包裹包裹轻薄,在身后轻飘,看上去那不是他在

  • 无删节总裁大人,请深爱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总裁大人,请深爱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总裁大人,请深爱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死了又怎样第二章孩子不重要第三章生不如死第四章哪儿也不许去第一章你死了又怎样“不要让我输血!凌锋,不要让我输血给许妍,我求你了。”姜筱韵的泪水淌过半片面颊,但是她已经在不断克制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平缓。没人知道,一头乌黑靓丽的发丝和汗水痴缠在一起贴着脖子,她的手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近肉里,再疼,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她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上,一双黑色清澈的眸子看着面前那的男人,原本精致的淡容此刻也是一片模糊,写满

  • 无删节不可预知的爱上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不可预知的爱上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不可预知的爱上你目录预览:第1章断香火?第2章离婚协议书第3章‘货’物?第4章撞车了第1章断香火?新城城东,医院急诊。安颜的婆婆霍舒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上前来甩了她两个耳刮子,痛斥道,“安颜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推她?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毕竟怀有身孕,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杜家的香火断了了的话,我跟你没完!”霍舒玉说着还不解气,又一连踹了往安颜的小腹上踹了两脚。此刻她极力护着的那痛的打滚的孕妇,正是安颜老公杜其琛的外遇对象,是破坏她们婚姻的罪魁祸

  • 无删节我们的爱跨过归期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们的爱跨过归期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我们的爱跨过归期目录预览:第一章我要跟你结婚第二章因为我爱你第三章别侮辱了喜欢这个词第四章真是个疯子第一章我要跟你结婚弹性极佳的圆床上,两具曼妙的身体以暧昧的姿势交叠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和性感的蕾丝内衣交错着散落一地,就连空气中都散发着氤氲的气息。苏浅缓缓睁开眼睛,主题酒店独有的镜面天花板上刚好映照出床上的场景,男人的腿和手臂搭在她身上,小麦色的肌肤与她的雪白形成强烈对比。昨天晚上她也是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玻璃,看着男人在她身上奋力耕耘,挥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