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16:16 来源:网络 [ ]

小说: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

第一章 相遇

  轩辕帝都城郊的望风亭沐浴在夕阳金黄色的光芒里,似镀了一层金边,天边层云卷动,灼亮的金色拥着深深浅浅的红,一望无际的铺了开去。推荐http://www.qi-wen.com/

  亭中飘荡着酒香,是难得一见的皎白春,一个女子身着月白色衣裙,乌发随意一挽,在风中起伏如流水,洁白的额头如月,两道秀逸的眉微微挑起,如展开的飞翅,越发衬得眉下的那双眼睛黑而亮,似出鞘的锋刃,光华厉烈。

  眼睛之下便再也看不到,都拢在那一片轻而薄的月锦纱里,看着很薄,却无法看清楚纱后的容貌。

  她对面的男人轻轻靠着亭柱,宽大的白色袖袍似能够扫到亭外的草尖,清溪边的深绿色的草尖上跳跃着夕阳金黄色的光,光芒折身入他的眼底,似笑非笑的脸上难得露出温和的颜色,似春日里拂动绿柳的微风。

  玄医谷的医仙白温竹,人如其名,温润如玉,皎皎如月下竹,但是只有他身边的人才知道,他平日里笑容虽然常见,但是那笑意中总是温和而疏离,如水中月,镜中花。

  “怎么?今日舍得拿出这皎白春来给为师饯行了?”白温竹手中举着酒杯,问着自己的得意弟子。

  玄医谷名扬四海,白温竹更是如同神龙见首不见鬼,多少皇亲贵胄富家大家,不知散尽多少医资才能求得他一救。

  却无人知晓,玄医谷白温竹有一个得意弟子,尽得他的真传,此人便是他面前的女子,轩辕皇朝镇国将军洛擎天的女儿,洛九卿。原文qi-wen.com

  “自然,”洛九卿扬眉一笑,黑色的眸子如同晶玉,闪亮逼人,“老师要走了,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做徒弟的总要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才是。”

  “就这个?”白温竹显然不太满意,微皱着眉头掠了掠亭中石桌上的那个酒坛。

  “不,”洛九卿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只这一壶。”

  亭中气氛如春风。

  三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中箭如雨发。

  “嗡!”

  箭头穿破空气,带着凌厉的杀机,直扑在前面骑马狂奔的七人--原来一行人有二十个,一路死伤,连带着最前面的那一位,只剩下七人。

  夕阳落得很快,天边方才还是一片绚丽的晚霞,转眼间便飞快的散去,只余下一层薄薄的红,无力的覆在深蓝色的天边,穿过枝叶茂密的树木,映得那些飞驰而来的箭头越发森凉。版权qi-wen.com

  六人一路退一路保持着队形,保证最前面那人的安全,最后一人肩膀上中了一箭,他的身子微微一晃,咬着牙对其余的人道:“我断后!你们快护送主子走!”

  其余的六人目光中如刀,眼底深处的恨意怒火翻涌成海,动作却快速而果决,都按着那人所说的去做,布满血丝的眼白,再次被兄弟身上迸出的鲜血染红。

  余下六人。

  “冲出密林去!”最后一名有人自动的补上去,一路的追杀与奔逃,一路的鲜血淋漓,只为换得主子生还的机会。

  黑马的身上早已经有了潮意,千里良驹一路不停歇,此时也已经有疲态,它背上的男子额角淌着汗,脸色苍白,一双剑眉微微皱起,乌黑的眸光映着远处的残霞和近处的血光,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的暗影,他紧抿着唇,嘴角有淡淡的血丝。

  此次出来的匆忙,不成想偏偏就遇到了袭击,这一路的奔逃,自己手下的人折损大半,自己也受了伤,他咬着牙关,把满腔的怒意沉沉压下,目光一遍一遍的扫过那淋漓的鲜血和属下的尸首,那尸首上的箭,像是钉住他的心底。

  “快到了!”他身边的护卫喊了一声。

  只要穿过树林,就要京郊的官道,那些追杀的人便是再大胆,也不敢在此处动手了。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男子微微的出了一口气。

  此时的望风亭中洛九卿把壶里最后一杯酒倒上,瞄了一眼对面的白温竹道:“师父,玄医谷此去路途遥远,您一路上要多珍重才是。”

  白温竹闻言挑了挑眉,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你这是在赶为师走了?也罢,时候不早,我这就上路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竟头也不回,抬腿上了路边的马车,车帘放下之前他的步子微微一顿,却依旧没有回头,“卿儿,你也要好好珍重。”

  “是。”洛九卿一笑,压下心头的不舍与酸涩。

  马车很快远去,车轮之声渐渐消失,洛九卿正要转身吩咐手下人离开,忽然听到官道之上有马蹄之声如怒雷狂奔而来!

第二章 相杀

  五匹快马扬起马蹄,激起地上的层层尘土如翻涌的薄雾,雾中最先那一人身披玄色斗篷,斗篷上绣着银色的螭纹,随着斗篷在风中翻卷,似要冲破斗篷腾空而起。奇闻网

  斗篷下是月白色长袍,看得出来质地华贵,只是此刻却沾染了尘土和鲜血,鲜艳的血色如天边沉下去之前最后一抹霞光,于无声中透出肃杀之气来。

  那人脸色苍白,额角的发被汗水湿透,越发显得漆黑如玉,乌眉长而浓,飞扬入鬓角,眉下的眼睛似冰山下的寒潭,沉沉看不见底。

  他紧紧抿着唇,唇角微有血色,一只手紧紧握着缰绳,手指干净修长,此时却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的腰间挂着宝剑的剑鞘,宝剑被他握在另一只手中,剑身长而宽,比一般的剑还要大上两个号,此时剑身上的血也挡不住剑的华光,剑尖的滴落的血珠如同绚丽的花朵在夜色中悄然绽放。

  看到这样的情景,洛九卿微微挑眉,心中已经有了大概,从衣着和他手中的长剑俨看,此人定当身份不凡,而且武艺超群,但是现在如此狼狈,倒像是被人追杀的模样。

  他身后的那四个护卫也是伤痕累累,鲜血和尘土混合着身上的汗,让他们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辨别不出本来的模样,但他们的眼神明亮,冷静如铁。

  不管如何,洛九卿也不愿管这些闲事,与自己无关的事,她并不想多费心神,她看了看身后的两个小厮,低声说道:“走。奇闻网

  岂料她不想多事,却有人逼得她不得不多事,头前那个用剑的男人早已经看到了亭中的洛九卿和她身后的两名小厮,举起手中长剑,剑尖直指洛九卿。

  “休走!”一声沉喝,伴随着他眼睛里的冷光,直奔洛九卿而来。

  洛九卿心头不禁涌起怒意,她站定,挑眉看着那柄长剑,沉默站在那里,一言未发。

  男子看到她那双含了冷意的明亮眼眸,心头闪过一丝别样的感觉,但是手中的剑却依旧没有放下--他不能让人知道他会武,如今被这亭中的三人看到,那么,他们必须要死!

  心中早已经有了主意,所有没有半点犹豫,只是那女子的眼神轻轻扫来,似一道冷光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也只是一瞬间,马便到了亭外,他手中的长剑直逼洛九卿的喉间!

  剑风冷烈,激起洛九卿脸上的面纱,面纱轻轻一摆,隐约有精致的线条一闪,如一抹轻柔的月光,突然间便冲破了云层,让这已经暗下来了天色都似亮了亮。

  男子的眸子一缩,心中的那丝别样感觉再次涌来,剑势已去,已经无法收回--他也从未想过要收回,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只是轻轻一侧身,便躲开了他的长剑,锋利的剑锋滑过,虽然惊险,却伤不到女子半分毫。

  他心底一诧异,手腕一翻,已经变了招势,往回一收,从女子的头顶再次呼啸而来!

  女子并不慌张,她一个仰身,乌发轻摇,似是流开去的泉水,忽然在身后一荡,柔软纤细的腰肢如一张柔韧的弓,弯出漂亮的弧度。

  男子心中的诧异更浓,接连两招都不中,他不禁起了几分兴趣。

  这两招来得极快,洛九卿身后的小厮已经快步奔来,他们明面儿上是小厮的装扮,实际上却是一等一的高手,一出手便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何况眼前的男子招招下手不留情,两个人也下了狠辣杀机。

  “住手!”洛九卿清楚自己的手下,立即喝道,“此人留给我,你们去制住他们!”

  她一边说着,身上的动作并未停下,身子未起,腿却绷直,带上了不小的力道,狠而准的踢在了男子的手腕!

  男人长剑虽然凌厉,但此时身力不足,又加上受了伤,剑势无法收发自发,这一踢,便被踢了个正着。

  长剑脱了手,女子一个漂亮的翻身翻起,如一只灵巧的燕,伸手轻巧巧的接过了即将落地的剑。

  她巧然一笑,眼睛里波光一闪,长剑落在她的手中,剑风一变,已经被她用着直奔男子的要害而来!

  一切只在转瞬间。

  男子不想攻击不成反倒丢了剑,心中又惊又怒,只觉得后背的冷汗“呼”的一下子出了一身,最后强撑着的那一股力气终于到了尽尖。

  他双眼一闭,身子一晃,便倒了下去。

  洛九卿一愣,急忙收住了剑,伸出手搭在男子的手腕上,一摸其脉息,不由得皱了皱眉。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星耀九天 或 纨绔王爷圣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王榻上妃2章

    原标题:冷王榻上妃2章书名:冷王榻上妃第二章冤家路窄天色渐黑,华溪宫中静悄悄的。心头百转千回,慕千瑶紧蹙双眉,深思熟虑之后最终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且不说她不想被困在皇宫高墙之中,光从刚才皇后的话中,她被赐婚给了那个残暴的什么将军,这一点就足以让她离开了。就连原身都有勇气逃婚,她这个来自现代的新时代女性更没道理留下盲婚哑嫁,去嫁给一个素未谋面而且还是杀人如麻的男人!慕千瑶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打开寝宫的大门,在茫茫夜色的掩盖之下,走出了华溪宫。可慕千瑶没有意料到的是,皇宫实在太大了,她不认识路

  • 可不可以不离开2章

    原标题:可不可以不离开2章小说:可不可以不离开第2章措手不及我跌倒在地上,头上传来男人冷冷的话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对方耻辱了,我的眼泪一颗一颗顺着脸颊流出来,滴在地毯上,心里难过的快要窒息!这时,陆盛琛穿好了衣服,走到我身边蹲下,一手将我的下巴抬起,我被迫对上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深沉瑞丽的黑眸。“看来你是默认了?还是说,因为我的技术?”说完,他就冲着我笑,那笑容如同午夜里盛开的曼陀罗花,妖冶却又可以让人致命。抬起头看着他。我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而背叛了陆桀吗?我脸色惨白,死死的攥住拳头,一时间屏住

  • 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2章

    原标题: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2章小说书名: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2章这样是不是很舒服“你认错人了。”季郁白拧紧眉头,推她的力度加大,喝醉酒的女人哪来的理智,更何况还是喝醉就乱发酒疯的女人。时染用力的搂着他精瘦的腰身,整张脸都埋在男人紧实的腹肌上,吞吐的热气吹拂在身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逐渐变化。季郁白眉头拧紧,不由地加大手上的力度。抱着她的女人犹不知道收敛傻乎乎的笑:“四年过去了,你心里还在怪我对不对?如果我告诉你,都是你妈妈主导的你相不相信我……”“够了!”季郁白攥下她的手,整个身体被人向后一撞,

  • 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2章

    原标题: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2章小说名字: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二章神秘男人白柠“噗通”被车子撞得老远,脑袋一道白光闪过直接失去了意识……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傍晚,白柠只觉得浑身麻木,完全没有一点直觉。白柠心里猛地一动,整个人都慌了起来。她这该不会瘫痪半身不遂了吧。白柠下意识的起身看看,但是刚动半分面前就闪过一道人影,直接挡住了白柠的身体。“现在最好不要乱动,车祸造成了身体多处骨折以及面部损害。”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儒雅的气质,深邃的眼眸上架着半镶边的圆框金丝眼

  • 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2章

    原标题: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2章小说书名: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002章职场潜规则王大军忍了半年,弄了些手段才将人调来自己的科室,如今逮着机会便忍不下去了。他狞笑着看向林妍,带着满满的恶意说道:“你这是装什么纯洁烈女呢?还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在外头还跟人同居呢吧?反正都不是处了,给我搞一搞你又没有什么损失,相反还能得到我的庇护。”在王大军的手碰触到她的腰上时,她像是被个恶心的东西给碰着了,惊跳起来往后退,嘴里大喊着:“你别过来!”王大军这会儿耐心显然耗尽,只这儿毕竟是医院,他还是有所顾

  • 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2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2章书名: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第2章真是流氓翌日。疯狂一夜后,空气中还有未消散去的欢爱气息。我看着躺在身旁熟睡的男人,怎么都止不住自己的泪水。以后,他就是我的丈夫了。“哭什么?”我连忙擦掉脸上的泪,失神中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了。“我没哭。”那张俊颜紧紧绷着,像是在因为我说谎而感到不满。他坐起来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大片麦色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之中。我别过头不去看,脸都有些发烫。“昨天不是很热情么?做过后才来装纯洁?”依稀听到衣料的摩擦声,他应该是在穿衣服了。这句话让我

  • 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2章

    原标题: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2章小说名称:奴本妖娆:世子在上我在下第二章入府为奴(二)银菱和如画听罢,咬着牙看向南雎,恨恨道:“凭什么她能去打扫世子的卧房?如此轻松的活儿……”不等他们二人说完,张大娘使劲一咳,狠狠的瞪了她们二人,尖声道:“我刚刚说的话都没听见吗?还不快去!”“是。”二人极不情愿的答了一声。拿了抹布,南雎这才进了世子卧房。这房间并没有南雎想象的那么奢华。金丝软榻旁的衣架上挂着一件淡绿色的锦袍,衣角下开着一朵芍药花。南雎顿时皱皱眉,竟有些想笑,一个大男人,还是世子的房间里,竟会

  • 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2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2章小说书名:宠妻成瘾,BOSS狠狠爱第二章狐狸精一无是处现在她也分不清,是仇恨着顾成岳,还是仇恨着表姐刘君,或许是两个人都在仇恨吧顾成岳他仍然稳坐不动,就这样望着她,顾暖她长得很漂亮,很端庄很纯美的长相,这和她的职业是强烈的反差。并没有阻止,只听顾暖对着手机讲道:“表姐,我想请你到蓝城宾馆,姐夫他……”顾成岳望着顾暖那嚣张的表情,无奈的低下头,随她便就是。就算刘君她来,也不会拿顾成岳怎么样,他根本不会怕,刘君最多也只是闹一闹而已。而这就是顾暖的目的,要顾成岳他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