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近身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9:43:55 来源:网络 [ ]
小说:近身战兵
第1章 惹祸

十三中,宁西省内首屈一指的名校,位于省城西京腾飞路中段,两千多学生四分之一符合划片就近入学,四分之一是择优录取的高分生,其余学生,大多交了小升初的高额择校费。近身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让孩子输起跑线上……引众多父母共鸣的论调一再推高十三中的择校费,如今已达到惊人的十五万。

很多学生的父母勒紧裤腰带求了不知多少人才把孩子送进来,此时此刻满校园飞奔嬉戏或打雪仗堆雪人的孩子,有几个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寥寥无几。

毕竟他们是孩子。

不懂也不必背负大人的沉重心思。

今冬这场迟来的大雪烘托出浓浓的圣诞氛围,学生们趁下午第二节课后长达四十分钟的课外活动时间尽情的玩。

雪花纷纷扬扬。

欢笑、叫嚷、嬉闹声充斥校园每个角落。推荐http://www.qi-wen.com/

主教学楼三楼,一间教室的玻璃窗前,站着个男孩,平直剑眉下生就一双狭长深邃的黑眸,像个混血儿,阳光帅气,瞧容貌身姿,长大了十有八九是令多情女人癫狂的大帅哥,只是衣着朴素的近乎寒酸,仿佛贴上写有贫穷一词的标签,甚是刺眼。

他叫沈浩,十三岁,读初二,纯汉族,并非许多小屁孩揣测的维汉混血,更不是中俄混血。

他没心情去玩去闹。

下岗待业多年的妈妈卧病在床,全家靠爸爸开出租车赚钱支撑,由于没钱住院治疗,妈妈的病一天天恶化。

怎么办?

早早成熟懂事的沈浩苦苦思索。

时间悄然流逝,玩累的男女生陆续返回教室,嘈杂声打断沈浩思绪,这孩子闷声不响回自己座位。

下午最后一节是自习课,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沈浩习惯利用这节自习课完成老师们布置的作业,放学回家后好有足够时间收拾屋子、买菜、做晚饭,这样既能照顾妈妈,还可以使爸爸安心跑车,多赚钱。奇闻网

“沈浩,今晚平安夜,送你个平安果。”

正当沈浩翻开书本准备写作业时,悦耳话音在身边响起,下意识抬头,一面容娇美扎马尾辫的小女孩正笑盈盈凝视他。

何媛。

他的同桌。

小男生们公认的班花。

家境好,学习好,人漂亮可爱,喜欢她的男生自然不少。

大人们觉得,初中生谈情说爱,纯粹扯淡,可这种牵肠挂肚的爱慕就在校园内悄然弥漫,受影响的不只一两个小屁孩。阅读qi-wen.com

何媛把精美纸质包装盒递到沈浩面前这刻,总是关注何媛一举一动的几个小男生集体侧目,或扭曲或呆滞的表情将他们内心那股醋劲淋漓尽致展现。

“真送我?”

倒不是沈浩明知故问,虽然和何媛同桌,比较亲近,但当众捅破这层关系,有点不知所措。

“全班我能看顺眼的男生只有你,当然是送你的呀。”何媛大大方方把精美纸盒塞给沈浩,坐下,若无其事从课桌内拿出书本。

小妮子哪知道一句话为沈浩带来多大麻烦,视她为禁脔的小屁孩们被刺激的无比幽怨,不服不忿,一个个表情愈发精彩,初中生哪懂装深沉、装绅士,心里有啥全显露脸上。

“把东西还给何媛,不然我揍你!”一男孩当即发作,凶巴巴冲出来,蛮横扯住沈浩衣领,居高临下威胁。

王志强,班里的刺儿头,仗着自己爹在社会上有点恶名,横行霸道,老师为之头疼不已,哪把穷孩子沈浩当回事。奇闻网

嘈杂教室瞬间安静。

五十多双眼睛聚焦王志强、沈浩、何媛。

“王志强你干嘛?”何媛起身怒视气势汹汹的王志强,特讨厌这厚脸皮的混蛋,经常大庭广众喊她媳妇,有几次还强行搂她肩膀,亏得告老师后起到些作用,否则她真没法安心上学。

“不干嘛,就想揍他,除非你把送他的东西收回。”王志强蛮不讲理的无赖模样差点气哭何媛。

沈浩任由王志强扯着衣领,面不改色打开精致包装盒,里面是贴着圣诞老人和祝福标签的大红苹果,比市面上用廉价包装纸包裹的平安果上档次的多。

“苹果不错……谢谢你的礼物。近身战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浩笑着谢过何媛,拿起苹果就啃。

何媛愣了。

王志强措手不及。

上课铃声随之响起。

沈浩没冲王志强说什么做什么,可他的举动在嚣张惯了的王志强看来,是赤裸裸的挑衅与反抗!

“你你等着!”

王志强咬牙切齿返回座位,已经上课,班主任徐老师马上到,对于敢拉下脸批评自己生猛老爹的徐老师,王志强颇为忌惮。

年近四十风韵犹存的徐老师走入教室时,所有学生安安静静写作业,好似啥事没发生,一直这么安静。

“对不起,是我不好。”何媛趁班主任不注意凑近沈浩嘟囔。

沈浩转脸瞅着满脸歉疚的何媛,小声说:“没事,不过我没钱买礼物送你,今晚我回家给你做个圣诞礼物,别嫌弃。”

天真烂漫的何媛压根不在意沈浩有钱没钱,礼物是做的还是买的,眉开眼笑点头,这时班主任徐老师猛地看过来,似乎察觉两人说话。

恰巧最后一个返回教室的活宝及时出现班门口,嬉皮笑脸喊报告,驻足讲台的徐老师不得不转移视线。

“平安果卖完了?”徐老师不温不火问。

最后回来的小胖子挠着大脑瓜憨笑说卖完了。

“别站那傻笑,快回座位写作业去。”原本严厉的徐老师轻描淡写翻篇,凝视从讲台前走过的小胖子,暗暗叹息。

赵小宝,老校长的爱孙,父母以及长辈们多是名牌大学毕业,最牛掰那位正在美国耶鲁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偏偏这孩子没继承自家优良传统,学习上得过且过,未曾垫底倒数,也绝不力争上游,一门心思做小买卖,向同学推销文具玩具,从钢笔橡皮到山地自行车山寨手机,没这孩子不卖的,真是活宝。

老校长再这么听之任之,孩子就毁了。

徐老师忧心赵小宝,忽略刚刚交头接耳的沈浩何媛。

四十分钟自习课过的很快,铃响,学生们收拾书包,等班主任离开,一哄而散,校门前的腾飞路两侧,停满接孩子的各式车辆,沈浩目送何媛坐进一辆崭新SUV越野车,转身回家。

有钱人家的孩子车接车送,没钱人家的孩子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花一块钱坐公交都觉得很奢侈的沈浩,只能走回去,好在住的不远,否则他不会沾就近入学政策的光,进入省城数一数二的初中。

腾飞路两侧,几个城中村扎堆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危楼和低矮平房挨挨挤挤,数不清到底多少户人家。

由腾飞路分叉延伸出来的一条小街贯穿市内最大的城中村,七八条巷子与这条小街交汇,形单影只的沈浩走到第三条巷子口,正要拐进去,身后突然有人叫嚣:“沈浩,给老子站住!”

王志强……闻声识人的沈浩皱眉,慢慢转身,见七八个流里流气的少年簇拥年龄最小的王志强,气势汹汹逼近。

第2章 高手

换做别的孩子,多半惊慌失措,要么撒丫子往家跑,靠父母庇护,距自己家很近的沈浩岿然不动。

从啃苹果那刻他已料到必然发生现在这状况,不意外,没慌,更不会逃回家,家里只有卧病在床的妈妈。

宁愿自己受辱,绝不惊扰病中的妈妈,自己能扛的,一定自己扛,这便是沈浩,坚强倔强的不像个孩子。

王志强等人瞅着如此淡定镇静的沈浩,以他们狭隘认知断定沈浩装逼,面露鄙夷,狞笑不已。

没钱没势的草根穷小子有什么装逼资本,简直找死!

“沈浩,现在跪下来磕头求饶,保证不再骚扰我媳妇,我兴许放过你。”王志强洋洋得意道,高高在上的姿态俨然吃定沈浩。

“想做啥,痛快点。”沈浩淡淡回应王志强。

原本幻想沈浩会害怕恐惧哭鼻子求饶的王志强,终于被沈浩这股隐含不屑的淡定劲儿刺激的恼羞成怒,抬手一耳光甩沈浩脸上,极为响亮。

沈浩竟不眨眼,站的笔直,逼视王志强,深邃眸光冷的吓人,王志强莫名心虚,退后几步,发号施令“踹他!”

七八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拥而上,狂踹狂踢,他们全是些早早辍学混迹网吧台球厅以打架为乐的愣头青,下手没个深浅。

杵在外围的王志强表情却逐渐茫然,不论自己的人怎么打,沈浩像生根的大树,晃都不晃一下,有个踢飞腿的哥们儿甚至被硬生生弹回来,狼狈倒地。

咋回事?

王志强懵了。

沈浩双手护住头脸,硬挨凌乱无章的拳脚,几次想出手反击,愣是忍住,去年的教训记忆犹新,帮个大妈踹倒小偷,结果踹断小偷两根肋骨,搭进去几千块医药费,困窘的家为此几乎揭不开锅。

暗中教他八年功夫的邻居吴爷爷曾叮嘱他“你天生力气大,根骨极佳,是学武的好苗子,这些年苦练下来,根基已固,切忌好勇斗狠,否则迟早惹祸上身。”

为息事宁人。

为不连累父母。

沈浩紧咬牙关忍耐。

空有一身本领,偏偏束手束脚,何尝不是一种悲哀,穷人的悲哀。

这时,一辆加长悍马越野车幽灵般缓缓驶过打架现场,也许被吸引,也许有别的事,无声无息停住,顶级豪车出现破败脏乱的城中村,格外诡异。

悍马奢华且隔音的加长后座内,一个穿貂皮大衣的冷峻中年男人隔着车窗玻璃凝神打量被积雪覆盖的城中村。

“这地方真够破的。”旁边陪坐的胖子唏嘘。

“这里留给我的记忆都是美好的,十八岁那年我失手杀人逃到国外,算一算,整整二十五年,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回来看看。”穿貂的男人眯眼感慨之际打开雪茄盒,取一支剪好的昂贵雪茄,叼嘴边,陪坐的胖子忙掏出打火机,卑微欠身,很熟练很自然地给貌似身份尊贵的冷酷男人点燃雪茄。

秃顶胖子收好ZIPPO打火机,推了推金丝边眼镜,说:“天爷,您不下车走走?”

“我,父母早亡,爷爷奶奶把我带大,十三年前二老相继离世,这地方已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穿貂男人冷峻面颊浮现一抹哀伤,视线掠过在巷子口打人的嚣张小屁孩,也瞧见戳在原地挨打的沈浩,漫不经心的眸光猛地一凝。

“天爷,看什么呢?”察觉到异常的秃顶胖男人诧异问。

穿貂的冷酷男人使劲儿抽了口雪茄,幽幽道:“那孩子,小小年纪被这么欺负,隐忍不发,有点意思。”

“一群打他一个,他怎么发作?”秃顶胖子不以为然。

“老谭,你的眼神越来越差,该换换眼镜了。”穿貂男人饶有深意调侃,轻按真皮扶手上的呼叫器按钮,吩咐几句,紧接着悍马副驾驶位车门打开,跳下个高大雄健的平头汉子,黑色猎装,裤口束进高帮作战靴内,精干威武,一身煞气。

“这么多人打不倒人家一个,全他妈废物,给我滚!”黑衣汉子突然现身,一嗓子镇住围殴沈浩的小屁孩。

几个少年察觉来者不善,有点不知所措。

王志强同样看出来人不简单,再瞅瞅那辆在西京难得一见的限量版加长悍马,不禁心虚,要知道他自诩不怵西京任何人的爹不过开辆路虎揽胜。

“让你们滚,没听清楚?”平头汉子无所顾忌藐视一众小屁孩。

娇生惯养的王志强哪受过这气,冲平头汉子叫嚣:“我爸是王力,信不信爷能让你和车里的人走不出西京?”

平头汉子瞅着面前飞扬跋扈的小屁孩,不禁乐了,王力何方神圣,他不清楚,只知道欧美黑手党大佬见了他老板天爷都客客气气。

“既然你爹这么牛,我必须做点什么,因为我这人爱得罪牛逼的人。”平头汉子笑容陡然狰狞,一巴掌将王志强扇倒在雪地里。

王志强差点背过气,口鼻溢血,眼冒金星。

刚才凶悍围殴沈浩的小崽子噤若寒蝉,甭看平时嚷嚷砍这个捅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真遇上类似平头汉子这种有来头的猛人,全怂了。

“滚!”平头汉子一声暴喝,吓呆的小崽们手忙脚乱拖起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志强,慌不择路跑远。

毫发未损的沈浩没去欣赏王志强那伙人的狼狈模样,默默观察为他解围的平头汉子,视线最终停留在平头汉子的双手,这双手的关节处肌肤已变为厚厚老茧,他清楚这是日复一日无数次重击硬物形成的。

是个高手。

“小子,老板让我试试你,你接住喽。”平头汉子不等沈浩说什么,猛地一记鞭腿狂扫出去,自天空飘落的雪花随之横向翻飞,气劲强横。

危急关头,沈浩不假思索向后下腰,上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堪堪避开擦过他鼻尖的铁腿,紧接着扭身,双掌顺势拍出,拍中平头汉子这条腿。

借力打力。

时机拿捏的极准。

搞得略微大意的平头汉子收腿刹那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后退半步。

“行啊,再来!”平头汉子恼了,咬牙冷笑打算出全力好好收拾收拾沈浩。

“够了……”

淡漠话音响自平头汉子身后,这熟悉话音对平头汉子而言无异于圣旨,他不甘心地瞥了眼沈浩,退到一旁。

穿着及膝貂皮大衣、窄脚裤、尖头鳄鱼皮鞋的冷酷男人在秃顶胖子的陪同下,缓步走到沈浩面前,一连串变故令沈浩诧异。

银装素裹的世界,这几个穿黑衣的男人尤为显眼,过往行人却不敢多瞧,尽量绕着走,沈浩感受着对方的强大气场,依然镇定,真正牛叉的大人物不会也不屑为难他这样的穷孩子。

“底子不错,练过几年?”穿貂的男人问沈浩。

“八年……”沈浩如实回答。

“不错……”穿貂的男人点点头,又问:“谁教你的?”

沈浩道:“我发过誓,不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爸妈。”

穿貂的男人笑了,慢悠悠抽口雪茄,沉吟问:“你师傅是不是姓吴?”

沈浩终究是十三岁的孩子,深藏心底的秘密冷不丁被人捅破,脸色陡变,一下不知说什么,本是试探沈浩的冷酷男人仰面大笑,而后感慨道“原来他老人家一直呆在这儿,今天遇上你,想必是老天的安排。”

沈浩无言以对。

秃顶胖子和平头汉子满头雾水,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孩子,说起来……你应该算是我的小师弟。”穿貂的男人伸手轻拍沈浩肩膀,语不惊人死不休。

近身战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近身战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你的爱太烫5章(第5章 他这是要干什么)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5章(第5章他这是要干什么)小说:你的爱太烫第5章他这是要干什么‘天上人间’娱乐城。LoseDemon休息室里,一群年轻的男孩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啊……呼!”角落里有个‘男孩’紧张的做着深呼吸,虽然化了妆,还是遮掩不住秀气精致的五官……正是乔装成男孩的俞桑婉。她套了假发,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摸了摸藏在里面的录音笔,想想今晚的任务,心跳的奇快。……传闻LoseDemon有特殊服务,这里除了有‘公主’之外,还有供特殊客人需要的‘少爷’。今晚,俞桑婉就是受了组长的派遣,乔装成‘少爷’

  • 阔少的宝贝5章(第5章 怎么?舍不得我)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5章(第5章怎么?舍不得我)小说名:阔少的宝贝第5章怎么?舍不得我“我真的没力气了,在浴室里,已经……而且我,我好饿。”凝欢知道,和这样的男人说话不能硬碰硬,他不可一世、权势滔天,她不想鸡蛋碰石头……下一秒,权少承居然放过了她,凝欢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凝欢想要起身,但是权少承依旧强制性的抱着她。“权少,我要吃早餐。”“坐我腿上吃。”“……”这个恶魔!他这样抱着她,她怎么吃饭啊?就在凝欢腹诽的时候,权少承直接将一盘牛肉推到了凝欢面前。他性感的薄唇微启

  • 强宠娇妻生包子5章(第五章 没有回头路)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5章(第五章没有回头路)小说名:强宠娇妻生包子第五章没有回头路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她。她出落地越发动人了,那眉眼,那红唇,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与他第一次见她时,一模一样,眼里的那抹倔强与逞强,也与那时,一模一样。只是,毕竟有某些东西改变了,如她的心,他的心。她在微微的不措之后,转而又镇定自如,唇角扬起一抹微笑:“自然是大众说的,那么多的媒体报纸,难道都在瞎报导?”商君庭几不可见地拧了拧眉,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威胁他?他倏地笑开了,修长手指轻扣了下桌面,站起了身。段漠柔看到

  • 余生之爱5章(第5章 因为你很帅)

    原标题:余生之爱5章(第5章因为你很帅)小说书名:余生之爱第5章因为你很帅凌琦月的小脸蛋微微发红,呼吸急乱了些,“因为你很帅。”顾明煊想笑,薄唇微弯,“因为帅就要有老婆?”这么一反问,凌琦月的眼睛就闪亮了,“帅叔叔,你还没娶老婆咩?那你喜欢像我这么漂亮的女生吗?”“酸菜!”凌琦阳真替她脸红,伸手拉她,“你过来。”凌琦月却扑进了顾明煊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不等他开口,又恳切地问:“叔叔,你可不可以跟我妈咪认识一下?”顾明煊俊眸微眯,“你妈咪是谁?”“她叫凌沫雪,是巴黎大学毕业的,她长得好漂亮哦,会

  • 倾城一恋5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 假山奇遇)

    原标题:倾城一恋5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小说名字: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那只猫的眼睛闪了闪,居然撅着那条腿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我诧异,急忙跟上去:“我要进宫,你知道在哪里可以避开宫中的侍卫吗?你是要带我进宫吗?”白猫回头看了我一眼,喵呜一声叫,然后一瘸一拐的继续往前走,我紧忙跟着。行了一盏茶的功夫,果然看见前面有一处微弱的亮光,我心生惊喜,果然是绝处逢生,天不亡我啊。白猫停在一个幽窄的洞门口,回头看我,我一愣,紧忙跟上几步,也停在洞门口,貌似,

  • 阴缠阳错5章(第一卷 碟仙第5章 不许欺负我妈妈)

    原标题:阴缠阳错5章(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小说: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在我还没来得及冲过去,顾凉身体的上半部分就软倒在了桌面上的血泊里。血液顺着我好姐们顾凉的伤口,流满了整张桌子,晕染了桌面上的白纸。还顺着桌子的边缘,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我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嗡”的一声,差一点就眼前一黑晕过去了。可是我看到那个东西,它还想去伤害我最要好的朋友宋晴。我真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急中生智在宋晴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一把掌,“宋晴,快醒过来。”通常被鬼上

  • 老婆乖一点5章(第一卷第5章 帮你)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5章(第一卷第5章帮你)小说名称: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5章帮你难以置信的她猛地抬头,这才发觉,这帅哥,长的真是有点像霍少航那货。和霍少航一样仿佛精心雕琢过的脸庞,高挺的鼻梁,还有那一双电眼,唯一不同的是,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的气息。原来他就是霍少航一直提的年轻有为的叔叔霍正霆!她很想问,要不要这么狗血?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她吓得连呼吸都要停滞了,紧紧地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炯炯目光紧紧地聚集在那扇门上,仿佛能将浴室的门看出一个洞来。猛男帅哥全身上下光溜溜的,若是此时霍少航推门

  • 请再爱我一次5章(第5章 我相信他)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5章(第5章我相信他)书名:请再爱我一次第5章我相信他樊雅唇角冷勾,她上辈子识人不清,误将虎狼当成无害绵羊,明里暗里的亏吃的不算少,甚至她跟容浔走到水火不容的那一步,跟这位容夫人脱不了关系。容闳与奉何华是典型的家族联姻,生有一子一女,长子容沣三年前醉酒驾驶致人死亡被判入狱七年,次女容恬就坐在奉何华的下首,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也没办法把那个扭曲疯狂非要要她命的容恬跟眼前这个娇俏甜美的女孩联系在一起。看着她,身体不由自主一阵疼痛,樊雅唇角笑意又冷了几分。她在这对母女手上栽的跟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