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尔虞我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9:16: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尔虞我嫁

第一章 外室子还有一盏茶时间到达战场!

藕荷色绣蹙金芙蓉帐被一对玉钩整齐挂起,帐下一面缠枝番莲海兽铜镜,正照出一张白生生的脸儿,眉清目秀,唇丹齿鲜,一双眸子犹如点漆,极灵动的一转——坐在妆台前的盛惟乔站起身:“好了,走吧!”

“今儿个公子要回来,是不是再添朵珠花?”伺候她梳妆的丫鬟绿绮嘴快才道了一句,已被同伴绿锦暗中捏了把。

果然盛惟乔登时冷笑出声:“区区一个外室子!便是认了回来,难为还值得我为他兴师动众的打扮?!他配么!”

绿绮、绿锦唯唯喏喏不敢作声——

谁都知道盛惟乔之父盛兰辞当年为了娶冯氏,曾当众立下重誓,今生今世无论何种情况,都只冯氏一人,说明http://www.qi-wen.com/绝无二心!

结果这件感动举郡的姻缘,到今年算来也才十七年,盛惟乔十三岁生辰还没过呢,盛兰辞忽然就要领回一个儿子来了!

本来冯氏无子,盛兰辞实在想要个继嗣的后人,冯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家。问题是,今日要进门的这位正正好好也是十七岁,算算年纪,竟是盛兰辞才跟冯氏山盟海誓那会就有了的!

母女两个的心情可想而知!

前两日冯氏才接了消息就打点行李,要带女儿回娘家住——盛惟乔拒绝了,她觉得她爹既然变了心,母女两个这么一走,岂不是叫那外头来的称了心如了意,正好鸠占鹊巢反客为主?!

要走,奇闻网也应该是那外头来的滚!

是以她怎么也不肯跟冯氏去外家,闹死闹活留了下来,就是为了今日这场相见!

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狐狸精,叫她爹爹瞒了她们母女这许多年!

呵斥完丫鬟,盛惟乔整整衣裾,再次对镜确认仪容后,方举步前往正堂。

她抵达堂上的时候,盛家除了大房之外的大大小小,都已到齐,使人上了香茗,正在高谈阔论——话语中不乏对她们母女的幸灾乐祸。

见盛惟乔进来,包括老夫人明氏在内,纷纷尴尬的住了口。说明http://www.qi-wen.com/

惟独盛惟乔的二婶白氏,嫉恨冯氏已久,觑到机会,忍不住笑着道了句:“乔儿来啦?婶母可要恭喜你,终于有哥哥了呢!往后出了阁,总也不至于没个依靠了!”

“我父母齐全外家子嗣兴旺,依靠多了去了!”盛惟乔都懒得正眼瞅她,冷哼一声,“区区一个外头来的算我哪门子依靠?二婶自己出身小门小户,无依无靠惯了,只道全天下人都跟你一样,见到个人就迫不及待的攀上去?!”

“大哥房里的事情,听大哥的就是了——你罗嗦个什么?!”她二叔盛兰斯看势头不对,忙呵斥住妻子,“咱们今天就是被大哥喊过来吃个茶的。”

说着打开茶盖“哧溜”一口,朝侄女安抚的笑了笑。

这时候上首明老夫人也笑容满面的招呼:“乔儿快来祖母这儿坐!”

盛家原本只是寻常富户,能成为南风郡三大势家之一,全赖盛兰辞之功,而盛兰辞平常最疼妻女——哪怕这会盛兰辞从外头领回个私生子,气走了发妻、气着了女儿,在确认冯氏母女彻底失宠之前,这些做长辈的也不敢当真得罪了盛惟乔。

不然盛兰辞翻起脸来,他们可未必还能有眼下的锦衣玉食了!

依言到明老夫人身旁落了座,盛惟乔扫了眼底下的长辈、同辈们,看到除了白氏之外,莫不在迎上自己视线时露出多多少少带着讨好的笑容。

哪怕才被她讥诮过的白氏,此刻也不敢跟她对望,心里又酸又涩:“这些人这样忌惮我,无非是知道爹疼我,只可惜那么好的爹爹,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她难受了一阵,想到眼下情形,立刻打点起精神,若无其事的同众人说起了话——待会狐狸精跟外室子就要到了,盛惟乔再伤心,也绝不会在那对母子跟前流露半分!

盏茶光景,外间有丫鬟低眉顺眼进来,道:“大老爷跟公子已经进府了!”

原本其乐融融的堂上,忽然就静了下来——包括明老夫人在内,都噤了声,敛了笑,目不斜视,屏息凝神的等待着。

片刻后,盛兰辞的身影出现在门中。

他今年不足四十,身材很是高大,面皮白净,五官端正,颔下一把短髯,修剪得整整齐齐;穿一袭靛蓝圆领袍衫,束着革带,戴一顶皂色软幞,四平八稳的走了进来——进门后先看向上首,不是继母明老夫人,而是女儿盛惟乔,顿时就露出个慈爱的笑。

要搁往常,盛惟乔肯定也喜笑颜开了,这会却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奇闻网将视线投向他身后。

不是预料中烟视媚行妖娆勾魂的外室。

而是一个玄衫少年。

瞧着不过十六七岁,已经跟盛兰辞差不多高,只是更为瘦削。

他肤色白皙,白皙到苍白,仿佛终年不见阳光,但剑眉斜飞入鬓,眸寒似星,鼻梁挺拔,薄唇鲜艳,容貌昳丽却不失男子该有的矫健阳刚,通身朝气蓬勃。此刻嘴角轻勾,笑意浅淡,却使人如坐春风——如果他不是自己亲爹的外室子的话,只凭这副长相,盛惟乔也会对他很有好感。

但这会她摩挲着手中茶碗,却只投下冷冷一瞥!

那少年却出奇的敏锐——盛惟乔目光才扫到他身上,他已迅速转头看来!

“这位一定是妹妹了吧?”兄妹对视一瞬,盛惟乔才要露出厌恶之色,那少年却先朝她友好的笑了笑,欢喜道,“妹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月貌花容,温柔可亲!”

盛惟乔不吃这套:以为扮出好哥哥的模样,我就一定要做你的好妹妹?呸!

她铁青着脸,把茶碗朝案上重重一搁,冷嗤:“你叫谁妹妹?!南风郡上下都知道我娘只我一个女儿,你这天知道打哪冒出来的东西,算我哪门子兄长?!简直不知所谓!”

锐利而不屑的目光在那少年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圈,又白了眼盛兰辞,哼道,“德容功行,以德为首。初次见面却直言容貌,看来果然是子肖母,首重姿色,也难怪,当年你就是这么来的吧?”

“这不是妹妹?”那少年显然听出她话中之意,暗指自己生母依仗美色勾.引了盛兰辞,方有自己的出生——他眉头一皱,目光在盛家几位小姐身上一掠而过,估了估年纪觉得应该没认错,不禁疑惑的转向盛兰辞,“您不是说,妹妹素来温柔贤惠,说话细声细气,怎么会这样凶?”

话音未落,堂上已是鸦雀无声!

“惟乔自来被大房当心肝宝贝,盛兰辞把这女儿惯得跟什么似的!”明老夫人等人仪态端庄的喝着茶,心情十分激动,“结果今儿回来的这个也不是善茬,外室子跟嫡出女一照面就掐——今天这场热闹可有看头了!”

第二章 盛爹:我女儿的好,根本说不完……

盛惟乔不负众望的把茶碗砸了:“混账!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少年看着迎头飞来的茶碗,想都没想,眼疾手快一把扯过毫无防备的盛兰辞。

“哐啷!”

茶水飞溅中,茶碗跌落在地,摔了个四分五裂!

满头茶水茶叶的盛兰辞:“……”

明老夫人一行人:“……………………………!!”

盛惟乔:“!!!!!!!!!!!!!!!!!!!!!!!!!!!!!!!!!!”

“大老爷,您没事吧?”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罪魁祸首,却见那少年落落大方的取出帕子给盛兰辞擦拭,边擦还边一脸关切道,“您也真是的,看到茶碗过来,怎么不躲啊?还好这茶水不算烫,不然可不是要受伤了?”

盛兰辞默默咽了口血:老子本来根本不需要躲好吗?!

他忍了,盛惟乔却快要气死了——她被那少年的不要脸惊呆片刻,腾的站起,拎了裙角跑下来,先问盛兰辞:“爹您要紧么?”

见盛兰辞满脸欣慰的表示无妨后,她二话不说一脚朝那少年踹去,“你这个……”

到底做惯了大家闺秀,盛惟乔这会气极了也想不出来什么骂人的话,只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

这回那少年倒没再扯盛兰辞挡灾,就站在那儿生生受了她一脚,依然笑着:“大老爷年纪大了,难免反应不过来。来自qi-wen.com妹妹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该体谅他老人家才是!”

他说话的功夫,盛惟乔已经运足如飞,把他玄色长衫下的一条白绫绸裤踢得满是印痕,饶是如此犹不解恨,气喘吁吁的游目四顾,想找个称手的东西——这会堂上之人都有点不知所措,但她七岁的堂妹盛惟妩向来崇敬姐姐,见状竟同仇敌忾的从旁抱了只尺高的鹤芝同春蒜头瓶递了过来!

“惟妩!”盛惟妩的爹娘,盛家三老爷跟三夫人见状差点吐血,正要起身阻拦,冷汗直冒的盛兰辞却已忙不迭的抢过蒜头瓶,狠狠瞪了眼添乱的侄女,把瓶子藏到身后,对女儿赔笑道:“乖囡,你猜爹这趟出门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他本来想用这话题引开女儿的注意力,再不济也能缓和下气愤,谁知盛惟乔看也不看他的冷笑一声,指着那少年:“这还用问?您带回来的不就在这儿么!”

“……”盛兰辞再次咽了口血,继续赔笑道,“爹说的不是睡鹤,是一把匕首,你上回不是想要你祖父书房里那柄御赐的短刀吗?只是那刀对女孩儿来说太沉了点,带着也不方便,爹就想着给你弄柄好点的匕首……”

说到这里那少年盛睡鹤忽然露出错愕之色,边任盛惟乔踹着,边似笑非笑道:“原来爹爹把娘留给我的匕首要走,是为了给妹妹?您早点说,我还会犹豫那么久吗?”

“您居然拿个外室的东西来给我?!”盛惟乔一听,差点气死,抓狂道,“您不嫌脏我想想都觉得恶心——还有你!你那个娘留给你的东西你自己收着去,少来弄脏我住的地方,没的污了我的眼!!!”

盛惟乔越说越伤心,她尽管对盛兰辞带回盛睡鹤很不满,但方才砸下茶碗后,看到盛兰辞被儿子扯到跟前做了挡箭牌,还是很担心的。

结果这个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才带进门的儿子坑成这样,愣是一句责怪的话没说,反而还要百般阻拦给他出气的自己!

这会还想拿外室的东西来哄自己——想想以前盛兰辞出门,哪回带给女儿的礼物不是千挑万选,用尽心思?如今……如今……

她泪眼朦胧的瞪了眼盛兰辞,又用力踹了脚盛睡鹤,切齿道:“你们父子情深去吧!我不碍你们的眼!”

说着也不管盛兰辞满面惊慌的阻拦,举袖掩面,哭着走了。

“这是睡鹤,他老师已经给他取了字叫恒殊。因着身子不适,故而接回来方便照拂。”盛兰辞看到女儿负气而去,心疼得要命,忙匆匆介绍了句儿子,跟着就道,“劳老夫人惦记这些日子,这会人见到,老夫人还是莫要太劳累了!”

后面这句话的意思,却是把寒暄、敬茶之类的环节全部省略,暗示明老夫人等人可以走了。

虽然很不合规矩,明老夫人等人却不得不走——盛家老太爷脾气暴烈又偏心,他最喜欢原配嫡长子盛兰辞,前些日子出门访友时就交代过,自己不在家时,一切事务都听从盛兰辞安排,包括续弦明老夫人,也必须惟盛兰辞马首是瞻!

若有人敢违背,盛老太爷回来后,自会亲自教其做人!

“虽然看不到大老爷怎么收场,然而惟乔已经走了。”明老夫人一行人自我安慰,“方才那一幕已经从头看到尾,这小半日茶水倒也没白喝!”

看着他们离开,盛兰辞正要去追女儿,想起方才之事,不禁跺脚质问盛睡鹤:“你明知道那柄匕首是我花了一千两银子,特意淘来的古物,做什么要跟乖囡说是你娘留给你的?!”

要不是盛睡鹤这么拆台,盛惟乔方才也不会被气走!

不想盛睡鹤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慢条斯理道,“聪慧、懂事、孝顺、温柔、体贴、机灵、美貌、宽容?”

见盛兰辞闻言,老脸一红,他唇角笑意越发玩味,“您当初信誓旦旦说,以上美德尚不能形容您这嫡女之万一,简直是天下地上绝无仅有的淑女,所以我来了这个家之后,务必不能欺负了她?嗯?”

刚才堂上众人居然认为他盛睡鹤不要脸?

真正不要脸的,绝对是盛兰辞好么!

那么凶悍泼辣的女孩儿,亏他能描述得古往今来所有贤妇孝女加起来都比不上、还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他千万别欺负了这女孩儿,弄得他还真以为自己会有个温柔似水娇娇怯怯的妹妹呢!

结果呢?

刚才要不是盛兰辞抢走了花瓶,瞧盛惟乔那气势,能当场砸死他!

这么个母老虎,盛兰辞竟也能把她形容成小白兔!

——盛睡鹤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尔虞我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尔虞我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原文qi-wen.com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5章(第15章 天意弄人)

    原标题: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5章(第15章天意弄人)小说名字: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第15章天意弄人苏蜜削好苹果,切成块,翻出牙签插上,捧着看向周清扬,便撞上了他温柔的似盛着三月春湖的眸光。床头开着昏黄的灯,笼罩着他清瘦的容颜,给他的脸庞融上一层暖光,愈发显得君子如玉,温文尔雅,即便是病号服,也遮掩不了他本身的清贵气质。苏蜜心一跳,脸庞微微绯红。她眨了下眼,再瞧去,周清扬的双眸已没了那抹醉人的温柔,只剩下惯有的温和。苏蜜有些失落,将苹果端给周清扬,“学长,我已经找到了骨髓捐献者,冯主任将

  • 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5章(第15章 皇族设宴,惊艳全场)

    原标题: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5章(第15章皇族设宴,惊艳全场)小说名: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第15章皇族设宴,惊艳全场慕忠魂带着慕如风一同坐上了轿撵,其他人则被留在了府中。轿撵落地,慕忠魂爷孙俩儿几乎是最后一个到场。苍宇皇宫,隆泰殿,高大、巍峨,气势不凡。“慕大将军到!”随着一声高亢的宣报,殿中众人一惊,包括苍宇皇帝端木修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集中投向了入口。慕大将军一袭暗紫衣袍,两鬓斑白,浑身气势不凡,步履平稳地踏进殿内。在他身后,少女白衣胜雪,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天最好的杰作,倾城容颜,遗

  • 隐婚总裁太粘人15章(第15章 秃顶、啤酒肚)

    原标题:隐婚总裁太粘人15章(第15章秃顶、啤酒肚)小说名:隐婚总裁太粘人第15章秃顶、啤酒肚虽然说自己的女儿慕笙儿长得也不错,但是跟慕筱夏一比,就高下立显了,“扮的这么狐媚,你准备去勾引谁呢?”“那我去洗把脸。”“不用了,张董还等着呢,赶紧走。”王玉茹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就算长得再好看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慕筱夏一进约定好的餐厅,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她的身材好,再加上肤色亮白,五官特别精致姣好。只不过,她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别人的目光似的,径直走向包间的方向。礼貌的敲门得到回应

  • 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5章(第15章 让你吃药不愿意)

    原标题: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5章(第15章让你吃药不愿意)小说名: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第15章让你吃药不愿意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带来庭院里寒冽的夜风,夹杂着他身上淡淡酒精气息,毫无防备的扑在她脸颊上,让她浑浑噩噩了一晚上的大脑清醒了些。在他喝了酒的情况下,跟他谈钱的事情,似乎不大理智。按耐住那迫切的心思,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她朝着他小心了走近了两步,“穆先……”“梁缘?”她的话还没说,他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迷离的黑眸中带着七分醉意,三分厌恶,唤她名字时的,语气更是满含嘲讽和

  • 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5章(第15章 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

    原标题: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5章(第15章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小说: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第15章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夜倾城想了想,算起来这两人已经被关了一天了,不知道夜府那边有何动静。“这要看夜城主的意思。”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被陌弘逸抬在手上,冉冉上升的白雾,迷了夜倾城的眼。总觉着,这样的男人就应该藏在家里,好生的看着,像现在这般被这么多女人垂涎,她心里还真是不好受。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酸酸甜甜的,令她有些彷徨无助。“爷,礼佛开始了。”沧海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伊念身后,对着陌弘逸点了点

  • 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5章(第15章 可惜太迟了)

    原标题: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5章(第15章可惜太迟了)小说名: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第15章可惜太迟了男人狠狠在她的颈项吸咀了一口,疼得她直皱眉,“很好!但愿你待会儿也有这个力气跟我耍嘴皮子!”容祁的司机早已了解他的行事作风,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这是作为他身边人最基本的素养。很快车子就到达了山间别墅。容祁霸气的将苏小萌一把抱了出来,大步的走向了豪华大气的别墅。“少爷,这位是?”别墅管家见到并不常来的容祁的时候,也是震惊了,尤其是看她怀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的时候。少爷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5章(第15章 总裁大人心塞)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5章(第15章总裁大人心塞)书名: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第15章总裁大人心塞小恺恺郁闷极了,看着电脑,咬着嘴唇,无比的懊恼。早知道那小子赖皮,他才不要换妈妈。看样子只能自己主动点了,如果实在不行,自己想办法回去,相信妈妈一定会认出自己的,就算到时欧阳明轩想赖也赖不掉。“小轩,你在跟谁说话,这么大声?”就在康子恺拿着电话生气的时候,他亲爱的爸比欧阳一鸣进来了,并狐疑地看着他。康子恺咬着唇,无比委屈地看着欧阳一鸣,小声嘀咕,“好朋友,爸……爸比别的小朋友都有妈……

  • 秘爱豪门小太太15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 遮风挡雨的大伞)

    原标题:秘爱豪门小太太15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遮风挡雨的大伞)书名:秘爱豪门小太太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遮风挡雨的大伞“怎么了?都哭成个泪人儿了。”张姨心疼地抱着桑梚,这孩子从小就非常懂事,从来都不在外人面前哭,“在顾家受委屈了吗?”桑梚摇着头,她闷声道:“没有,只是有点想你了。”张姨好笑地给桑梚抹眼泪:“你就昨天离开了一天,张姨坐车送你去顾家的,你忘啦?”再次摇了摇头,桑梚不想说些多余的让张姨伤心,她擦干眼泪,环顾四周找着她圈养的小野猫桃桃。“桃桃呢?”桑梚看了看桃桃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