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品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30:1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品人生

第一章 意外

站在街角之上,一个女子双眼有些迷离和闪烁着,一些东西在她脑海之中漂浮而过,脸上挂满了笑意,她经历过许多悲伤痛苦的事情,但那终究是会过去的,她,依旧是她。绝品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女子张开双手,环抱着那虚无的空气,她的名字叫慕容婉苑,一个普通却不平凡的女孩子。

慕容婉苑,二十二岁,长的年轻貌美,性格善良,有着一双水灵灵的双眼,清澈而无害,那一双眼便是透露着她的内心世界,她是那么的善良,心如同是那湛蓝色的天空,那么空荡而无拘束。

慕容婉苑有着一身雪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皮肤滑嫩如同是那人偶一般,她笑起来的时候特别迷人,高挑的身材,若是再长高几厘米绝对可以当上一个出名的模特儿。她喜欢穿着白色的衣服,尤其是白色的短轻纱裙子,走起路来飘逸而清凉,非常的舒服。

慕容婉苑的外貌可以说吸引了无数的男人,可惜,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却是有着不好的遭遇,她本来就是一名富二代,慕容氏企业便是自己父亲所创立的,规模不算特别的大,但也不算很差,家庭经济一直都很好。

但是忽然公司破产,父母因为抑郁而死,这一连串造成了慕容婉苑巨大的打击,亲人全都离去,唯一剩下得便是自己的妹妹,慕容晓儿。

慕容晓儿,比慕容婉苑小上几岁,染着青色的头发,慕容晓儿可以说是一个幼稚带点调皮的小女孩,她的调皮渐渐变成了反叛而恶劣,她嫉妒着慕容婉苑,羡慕着慕容婉苑,更是憎恨着慕容婉苑。网站qi-wen.com

慕容晓儿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高挑的身材,和慕容婉苑差不多,只不过在慕容晓儿身上多了一份妖魅和成熟,脸上涂满了厚厚的化妆品,在她的身上已经看不见昔日那个小女孩的模样了。

慕容晓儿如此的憎恨着慕容婉苑,那一个自己唯一的亲人。

要说为什么憎恨,因为慕容婉苑,慕容晓儿两人并非是亲人,没有血缘关系,慕容晓儿不过是养女而已。从小,家族之中的一切荣誉都是在慕容婉苑的身上,即便是慕容氏企业还在的时候,她连里面的股份都不能动用,因为这样她憎恨着慕容家,憎恨着慕容婉苑。

对于慕容晓儿,慕容婉苑现在只能放任不管,因为她管不了,她现在为了生活只能拼尽了全力,老实的在外面工作。

原本平淡的生活没有一丝起色,甚至出些了一些单调,自从遇上那一个男人,欧阳闵桦。

欧阳闵桦,欧阳氏企业的总裁,长的英俊冷酷,挺拔的身材,对一切东西都是那么的冰冷,但却是那么可靠。原文qi-wen.com

慕容婉苑认识欧阳闵桦是因为自己在欧阳闵桦的企业下工作,渐渐的,她开始接触了她这一位总裁大人并且喜欢上他了。

欧阳闵桦给人的感觉很可靠,虽然冷酷,但却是一个充满了安全感的男人。

欧阳闵桦有一个兄弟,名字叫西门郸,西门郸和欧阳闵桦不一样,他是一个如阳光一样温暖的男人,笑起来可比星光那般耀眼,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抗衡欧阳闵桦的人,欧阳闵桦,西门郸两人是好兄弟,除了企业上彼此有合作外,更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两人的感情可以说很深。

当慕容婉苑插入到欧阳闵桦,西门郸的生活之中,三人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转变,因为西门郸喜欢了慕容婉苑,可惜慕容婉苑喜欢的人却是欧阳闵桦。

后来,慕容婉苑,欧阳闵桦两人在一起,他们相爱着,那么的深爱,不愿意分离,甚至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的唯一。

可惜,慕容晓儿却是喜欢上欧阳闵桦了,当她看到自己的姐姐和欧阳闵桦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无比的嫉妒,好几次勾引欧阳闵桦都没有成功。

她怨恨着,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幸福都降临在慕容婉苑的身上,为此更是制造了一场车祸让慕容婉苑出事。来自http://www.qi-wen.com/

那一场车祸没有让慕容婉苑死去,但却是让她睡倒在医院之中。同一时间,欧阳闵桦一直合作的一个官员家的女儿,LSLK,一个千金小姐,刁蛮任性的女人,她喜欢上了欧阳闵桦。

LSLK的父亲是一名官员,在政治之上一直都是和欧阳闵桦有合作,因为自己女儿喜欢上了欧阳闵桦便是以政治压力来要求欧阳闵桦妥协,可惜,欧阳闵桦却是掌握了LSLK父亲的贪污证据。

为此,LSLK的父亲很是焦急。

另外一边,欧阳闵桦妥善的安排自己的手下,安铁军派人员守护着慕容婉苑的安全,此外,西门郸更是亲自去医院看望慕容婉苑。

原本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欧阳闵桦也就放心起来,哪知道这时候LSLK却是打电话邀请自己吃饭,语言挑逗,包含着暧昧之意。

原来,LSLK的父亲交代LSLK要从欧阳闵桦手中拿回那些自己贪污的资料,于是LSLK就想着拿回资料并且要将欧阳闵桦擒下,为此她还准备了安眠药。奇闻网

可惜,欧阳闵桦却是提前知道了整一个计划。

LSLK带着自己的手下冬为一起前来,LSLK让冬为在门中守着,而她便是跟着欧阳闵桦进入了欧阳氏的别墅之中。

两人在屋子之中聊的一切都好,但是却没有想到忽然屋子里面传来了一声LSLK的声音,这引的冬为当下便是震了一下,慌忙站了起来。

“你们在外面守着,我进去一趟。”冬为说道,他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有些犹豫,但是,他不能不顾及LSLK的生死。

如今,错在于他,怎么会让LSLK面临着危险而不理呢?

其他两位保镖面面相觑,知道冬为这样进去,有一定的危险,可他们却不能与他一起承担着这些错误,毕竟虽然在一起工作,但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

“我们会帮你把风的。网站qi-wen.com”他们的手紧紧的握着冬为的手不放,两个人都朝着冬为点了点头。

冬为站了起来,消失在了黑夜中,两位保镖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后站着有人,在他们回首之时,银枪早就对准着他们的额头...

这一系列的意外,显然是他们没有料到的。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一一被别人掌握着,包括他们的生与死。

当冬为进入别墅之后,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有些保镖依然没有晕倒过去,他更能肯定药有问题,如今一定要找到LSLK,并把她带离这里。

“这位先生,晚上来别墅内,不会只是散步这么简单吧?”这时,磁性的声音在冬为的身后响起,瞬时,别墅内的灯瞬时全部亮了起来,将冬为所站的位置一一照亮,也让他成为了今晚的焦点。

冬为后退了一步,四周大概有十多名保镖团团的将他围住,这些人手里全部拿着步枪,枪口全部对准他,只要他随便乱动,都有可能被射成剌猥。

安铁军站在那里,双手背于身后,一脸冷笑的看着冬为:“怎么,没话说了?”

面对着这个外国人,显然安铁军并不担心对方听不懂中文,而冬为微微眯着双眸,也上下打量着安铁军一眼。

“你就是安铁军?”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欧阳闵桦身边有一位高大的男人,身形与他差不多,形象也与眼前这个男人相似,那就是他的得力助手安铁军。

他没有想过自己会与安铁军面对面交流,这样的机会难得,今晚却是时机不太对,他的双眸微微扫过别墅内,不知道LSLK现在怎么样了。

“不错,我就是安铁军。”安铁军并没有隐瞒,他走了三步,来到冬为的面前,两个男人就这样站着较量。

其他保镖都站在那里不敢动,对于今晚有人私自闯入,如果不是安铁军之前提醒,或许他们如今都犯错了。

这时,一弄带着两位保镖走了进来,冬为看着那两位保镖全部被绳子困绑住,被人推了进来之时,他的脸色大变。

像他们这一类人,虽然不敢说自认为是第一,但他们确实是受过魔鬼训练,一般的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才几分钟的时间,那两位保镖被抓,而他也才进入别墅就被发现了,可想而知欧阳闵桦身边的人,个个都比他们更精英。

面对着这么强大的团队,他确实有些佩服,虽然自己落在对方的手中,这样会显得自己更不如别人,但是,他没有真心佩服过别人,跟在LSLK身边时间久了,一些傲气还是有的。

“冬为,冬为。”两位保镖发现冬为也被困,他们都大吃一惊,齐声的叫着冬为的名字。

冬为看了他们一眼,没有料到他们三个这么快就落入他们的手中,那么,LSLK现在的处境也十分危险,虽然他们明知道LSLK进入,他们不敢怎么样,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要对LSLK下手,又是入夜时分,没多少人知道他们前来,所以,万一他们真敢这样做...

书房内LSLK迷恋的看着欧阳闵桦的那英俊的脸,摸着她想象中的轮廓,眼里尽是迷离,为了他,她早就疯掉了。

“欧阳闵桦,你喜欢我吗?”LSLK明知道他不喜欢,却趁他喝多时候问,哪怕他说谎,她都乐意。

身为女人,虚荣心还是有的。特别是在面对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哪怕他说爱的人不是自己,但如果是对着自己说,那么哪怕自己不乐意,内心还是可以偷乐一把。

LSLK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但她一而再的失败,都是输给那些不如她的女人,这一口气,她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讨回来。

看着欧阳闵桦半依在一边的身子,她离开了他的身后,后退出几步,欣赏着此时的安静的他。只见欧阳闵桦发现LSLK离开自己的怀抱之后,他微微睁开有些迷醉的双眸,眉头轻轻紧蹙。

“你怎么样了?我扶你回房休息,我们去休息。”LSLK风情万种的走上前来,伸手扶着欧阳闵桦站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迷恋这个男人了,无论他的哪一种举动,在她的眼里都是如此帅气。

只见欧阳闵桦双眸一直盯着她她,LSLK有些头皮发麻,后退一步,被他的神情盯着十分难受,原本嚣张过头的LSLK,却在欧阳闵桦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走,我扶你。”LSLK感觉到书房的气氛突然就变的有些诡异,她心跳有些加速,直觉告诉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章 有我在

欧阳闵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LSLK走上前来,他却伸手指了指LSLK,她站住在那里,只见他拿手拿过一边的红酒倒了一杯继续喝着。

“你看我做什么?我哪不对吗?”LSLK被他看得浑身发冷,她突然风情万种一笑,走上前依在他的身边,坐在他的大腿之上,小手轻轻的刮着他的下巴,艳红的嘴唇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

“你在害怕什么?”欧阳闵桦伸手端过红酒,伸手扣着LSLK的下巴,逼她站了起来,他则依在太师椅上微微饮着红酒。

听到欧阳闵桦的声音清冷,LSLK愣住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才欧阳闵桦不是喝醉了吗?看着他的神情也知道他肯定喝多了,可是,这一刻,他却又还能自倒一杯酒饮着,双眸从醉意中变得清冷,似乎之前只是她的错觉。

LSLK小手紧紧的握成一团,她正视着他的双眸,却发现他似乎看透了她一样。

“你...没醉?”LSLK有些郁闷,她上下打量着欧阳闵桦,只见他站了起来,端着红酒来到她的面前,轻轻一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讽刺。

“亲爱的,你看我做什么?”LSLK身子扑上前去,伸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间,嘴唇不断的亲吻着他的脖子。

以她挑逗男人的手段,只要她肯努力,对方再怎么清醒,都会被自己迷倒,欧阳闵桦曾经可以让自己迷住,这一瞬时,她相信也可以的。

“我们去休息吧,好不好?”LSLK轻轻的说道,她的小手扯过自己的肩带,只见裙子顺着她的身体不断的滑落,光滑的身上光无一物,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欧阳闵桦面对着LSLK的诱惑,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身子不断的贴在自己的身上,望着她故意的模样,他身体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为什么?”LSLK的手怔住了,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反应,如果她没有与他享受过的话,她还以为他是不是身体本来就有什么缺陷。

“LSLK,我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再私自来我的别墅,你还是不听话,你是觉得我不敢对你下手呢,还是你太高估你自己的能力了?”欧阳闵桦伸手将LSLK推开,他后退了一步,依在一边的书桌前,拿过一支雪茄点燃,狠狠的抽着,左手端着红酒不断的摇曳。

看着LSLK光裸着身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暖黄的灯光将她那完美的身材更衬托得迷人,那性感的酥胸在她轻轻呼吸的瞬时,不断的弹跳起伏,白皙得像两只活生生的小白兔一样。

“你装醉?”LSLK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她此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幼稚,居然一直认为他喝多了。

“欧阳闵桦,你居然设计我?”LSLK有些生气,她不顾自己身上是否裸露在他的面前,她走到他的面前,有些生气的逼问道。

难道从他进来至今,他一直知道她在这里?不是下了药了吗?为什么他不是被催眠,而且清醒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太多漏洞让LSLK无法接受,她如今才清醒过来,理智告诉她,似乎哪一个环节被她忽略了。

“你从靠近别墅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来了,我书房不是你这一把钥匙就能进来的,不过你来找这个,对不对?”欧阳闵桦说道,他伸手拿过一边的资料举在空中,LSLK抬头一看,她瞬时吓着了,没错,这个就是她要找的东西,但她除了要找那样东西之外,还想把欧阳闵桦一并留下,可惜她太高估自己了。

在他的双目注视下,LSLK紧抿着嘴唇,轻轻一笑。

“不错,我是找这个。”她并不想说话,也觉得没这个必要,他既然从她进来的时候就知道,那么,她何必再去说其他谎言呢?

看到他没有说话,LSLK不由得仰天大笑,她走上前抢过他手上的红酒杯,将里面的红酒轻轻饮了一小口:“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

“LSLK,你以为一个官员的父亲,真的可以宠得你无法无天?你认为有他撑着你,我就不敢动你吗?”欧阳闵桦伸手扯着LSLK的头发,把她拉向自己,大掌用力,LSLK痛得无法呼吸,她把红酒全部一一的洒向欧阳闵桦。

他那白色的衬衫被红酒液染红了一大片,异常显眼,她就这样看着他,咬紧牙根,伸手想要拉回自己的头发,却被他扣着她的小手,逼得她迎头对着他。

“欧阳闵桦,我什么也没有做,你要敢动我,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LSLK头发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心一瞬时往下沉,脸色瞬间苍白,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她来到中国之后,什么都不是,只是,她现在进入,外面的保镖并不知道她出了错,那么...

“你以为带三个保镖来,就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他们早就落在我的手中了。”欧阳闵桦看着LSLK眼中那等待,不由得将她那等待的念头打消了。

“你,你说什么?”LSLK有些不满的低吼出声,她将那些压抑的情绪一一的暴发出来,她不敢相信自己前来,没人知道,为什么欧阳闵桦还是把自己的一切一一都知道得如此清楚?

“欧阳闵桦,我是吓大的。”LSLK冷笑,虽然知道他所说的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她也不会白痴得让别人吓着。

面对着自己所爱的人,上一次的失败,注定着这一次再一次失败,她看着他这自信的模样,这一次,她知道自己真无力回天了。

“砰。”一声响,只见书房的门被推开,只见那三位保镖全部被绑住,他们全部一一被推进来,摔倒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看到LSLK站在欧阳闵桦的面前,可她身上什么也没有穿,完美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有些保镖看到这一瞬,不争气的瞬时鼻血喷溅而出...

一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幕。

从LSLK来到别墅,直到进入书房,她就知道不存好心。

LSLK从来都不是好惹的,再加上她一直爱恋着欧阳闵桦,这都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如今她居然敢带着保镖夜闯别墅,让人气愤不已。

“你们看什么看,信不信我全部戳瞎你们?”LSLK有些生气的回首,生气的拿过自己的裙子套上,动作斯文且优雅,穿好衣服后,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安铁军与一弄面面相觑,欧阳闵桦一直不说话,他们自然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的,现在是人证罪证都有,就等待着他如何处治。

“啊...”LSLK失声尖叫一声,她身子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看着欧阳闵桦,只见他双手叉于腰间,就这样看着她。

那冷冽的眼神让她有些害怕,但她却不断的后退着,第一次对欧阳闵桦产生了恐惧,特别是他的神情,似乎要将她活生生的吞噬掉。

“LSLK,你说你三番四次来这里,我如果让你就这样离开,你会不会很失落?你官员父亲可以力撑你一辈子?你不要忘了,官场上的事,我从来都不在心上,再说你的父亲...”欧阳闵桦沉声的说道,他突然低落在LSLK的耳边说着什么,只见LSLK瞬时脸色大变。

没人知道欧阳闵桦对LSLK说了什么,只知道开始嚣张过头的LSLK,突然吓得脸色铁青,似乎大难临头一样,她欠身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保镖生死,一个人独自冲出了别墅。

“LSLK小姐,LSLK小姐,救命啊。”保镖们都不断的叫着,希望LSLK回头救自己,可惜LSLK只顾自己的死活,独自离开,将他们抛于脑后。

欧阳闵桦回首看着被困在一边的三位保镖一眼,潇洒的迈着大步离去,开着豪华的车辆离开了别墅,不知去向。

医院慕容婉苑睡了二天一夜,听到身边有人在不断的说话,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这陌生的地方,闻着那剌鼻的药水味。

只见西门郸在一边翻看着报纸,四周很安静,她就这样安静的躺着,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记得当时是周秘书似乎出了车祸,后来又被人绑架了,但后来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了。

“西门郸。”慕容婉苑抿了抿嘴唇,从喉咙处发出来的声音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到底有多沙哑,她想要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头晕得很,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瞬时险些摔下床。

西门郸听到慕容婉苑的声音,他瞬时抬头,将报纸丢在一边,几乎是冲到床边,一脸激动的握着慕容婉苑的小手:“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叫医生?”

她本来就是劳累过度才会晕倒,再加上受了一些剌激,本来就没事,但在西门郸的眼里,慕容婉苑昏睡了二天一夜,给予他的感觉便是她出了大事一样。

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事比她的健康更重要,看到慕容婉苑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他一脸激动,他的所有举动看在慕容婉苑的眼里,她不由得有些暗然。

“不用,我很好,想喝水。”慕容婉苑指了指一边的水,弱弱的说道,她口干渴得很,现在连咽口水都有些困难,嘴唇干得快要裂开了。

西门郸走上前为慕容婉苑倒了一杯水,慕容婉苑喝着水,发现自己与医院真的很有缘,没事便会进进出出的。

记得自己与西门郸在医院内,已不是第一次了,慕容婉苑轻轻一笑,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事一样。

“我发现我与医院真是有缘,没事就进来小住几天,你说会不会有哪一天,我一进来就出不去了?”慕容婉苑轻轻一笑,又饮了一小口水,在她的印象中,今年她进医院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

西门郸瞪了慕容婉苑一眼,双眼里尽是担心,摸了摸她的额头,又看了看她的气色,这才微微放下心:“以后不许乱说。”

他最经受不住她的这些玩笑,她在这里睡了二天一夜,他也不好过,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一直昏迷的模样,他真的害怕哪一天慕容婉苑再也醒不过来了,如今看着她又能和自己说话,似乎像是在做梦一样。

“知道了,你很关心我,我懂的。”慕容婉苑说道,把水杯放在手里玩弄着,自己坐了起来,西门郸连忙为她拿过枕头放在一边,让她垫着。

面对着西门郸的体贴,慕容婉苑不敢正视他的眼眸,她的双眸微微一抬,侧过脸去看着那窗户,望着窗帘不断的随风飞扬,看着绿色的树枝在窗前不断的摇晃着...

绝品人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品人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