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六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4:09:02 来源:网络 [ ]

小说:六皇

第一章 今非昔比
人间经过十万年……
  十万年足以让一切改变,世间的大道法则应天而改,残留人世间的唯一星光闪过。六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点点星光掠过漫长夜空,降落在一座无名墓上,墓碑顿时裂开。
  墓地泥土一阵欲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潜伏地下,一只嫩白的手掌从泥土伸出。
  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墓地爬出,他抖动身上的泥土,双眼迷茫,嘴唇干裂,似乎是在找什么。
  “这是哪里?”那人自问,他疑惑地瞧了瞧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
  此人站在自己的墓地前,捡起地上的碎裂墓碑,把它们都拼在一起,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照着念道:“贺东?”
  “这是我的名字呀,为什么出现这块碑上?”贺东再仔细看了下自己的周围,才发觉自己是从墓地爬出来。
  他疑惑了,有一段封存了上万年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如电影般回放。
  一道靓丽的身影在一片花丛飘过,花瓣随风飘起,这名少女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另一个方向便是一个开朗的男孩,他手里拿着笛子,为少女伴奏。来自http://www.qi-wen.com/
  那个开朗的男孩正是贺东自己,那个少女到底是谁,贺东想破脑筋,也想不出这个少女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为了查明这个真相,他往这个墓地的外围走出去,看能不能找到一个人问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正当他要走的时候,却发现在墓地上有一点光芒,他伸手往那里抓去,只见一个硬物被他抓在手中。
  摊开手掌一瞧,一颗水晶般的石头出现在他眼前,石头呈六角,晶莹剔透,不过看石头的材料并不像是水晶。
  这到底是何物?
  一个又一个不解往贺东身上砸去,他现在头都大了许多,肚子发出阵阵“抗议”,看来要找点食物才行。
  贺东本身正是一名修士,一名六级修士,可通天彻地,飞天可难不倒他。
  他定了定神,运用起自己的贺家心法“清幽惯心”,这是一本大神通心法,吸收法力是其他普通心法的几倍。版权http://www.qi-wen.com/
  可是他在心中念了一遍心法后,却惊奇发现自己无法吸收法力。
  这天地间的法力为何不能吸收,这又是一个不解,不过很快贺东就知道原因了。
  他仔细感受下天地间的法力,只能感觉到一丁点的法力存在,稀有无奇。
  贺东纳闷了,这天地间的法力不是很多的吗,为什么自己睡了一觉后,这天地巨变,就连法力也稀有淡薄。
  这种种问题累得贺东无心从力,他只好选择步行,把那颗水晶石头收好,说不定这是一个宝物不成。
  步行了大约半个时辰,贺东眼前的环境开始逐渐改变,从荒无人烟的地区变成一个人口聚集的小镇。
  他笑了,终于找到有人的地方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贺东望着前方,正好有一名少女正在练剑,他走前打扰说:“你好,姑娘,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着的时候顺便打量下少女,从她的外表来看,大概是天真活泼型,她所使用的剑法是贺东从来没有见过,这倒是吸引他的注意,不过剑法虽新奇,但是他一眼就看出剑法的弊端。
  少女把剑横在身前,警惕地看着贺东,用一种不知道什么语言说话,唧唧哇哇,听得贺东头晕脑胀。
  贺东无奈之下,脚步再次挪动,往镇子里头走去。
  只当他脚步已探进镇子时,少女不分青红皂白,猛然出剑,剑速如风,在虚空划破一道破风声。
  感应危险俱来,贺东条件反射,身体不由作出防御的姿势,不过他此时相当于一名凡人,不能动用法力。
  剑尖将要刺中他的喉咙,只听闻一道“叮”的声音,剑势被阻挡下来。
  眼中一幕,看见贺东两根手指夹住剑身,任由少女如何出力,剑丝毫不动,像固定住一样。原文qi-wen.com
  贺东本性善良,他放回少女的剑,然后只是看了她一眼,漫步走进这个小镇。
  少女没有追上来,她两眼紧紧看着这名神秘男子背影,轻咬嘴唇,转身离去。
  走进这个镇子,虽然现在是清晨十分,不过已经有很多人出来耕作,一天的工作已经开始。
  连续走访了几个人后,贺东决定放弃了,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人的语言能够和自己一样,起码也要自己听得明白。
  这地方充满各种神秘,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
  正当他要放弃的时候,一个沙哑带着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从哪里来的?”
  贺东脸上露出微笑,泪牛满脸,终于找到一个听得懂说话的人了。
  他转身一看,只望见一位身形佝偻,满头白发,但精神却很饱满的老者扶着拐杖站在自己身后,说话之人应该是他。
  “老人家,你真的听得懂我说的话吗?”贺东确认老者是否听得懂自己说的话。六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那名老者点点头,开口说道:“我听得懂一些,我小时候曾经学过这荒古语,不知小友是从何处来?”
  老者直奔主题,贺东咂咂嘴,有点无语的感觉,自己的语言怎么就变成荒古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东立即用所谓的荒古语说道:“老人家,请问你这语言到底是从哪里学来,我想知道,这样可以让我找到回家的路。”
  老者一听后脸上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问道:“回家,你要回去哪个家呀,这荒古语是我大爷掘墓的时候发现,这语言起码在十万年前就已经消失,现在只能找回一点残缺的语句。”
  十万年这个词,有一种奇特的魔力。
  贺东呆住了,他仔细回想自己刚出墓地的时候,当时自己不是被埋葬地下,不知什么原因自己又苏醒过来。
  他带着一点希翼再次询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族贺家吗?”
  老者没有任何反应,他摇头说道:“人族如今没落,其他异族异军而起,老夫真的没有听过人族还有姓贺的家族。”
  没有姓贺的家族,这个消息如打雷般击碎贺东的心,一切都变了,变得自己难以接受。
  昔日的亲人难道就这样远离自己,他们到底身在何方,或是在九泉之下,自己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看着贺东沮丧的样子,老者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看你不像个坏人,你要是需要地方休息,可到前面那间小屋找老头子我,回家的路可以慢慢找,不急于一时。”
  回家的路,贺东一听到回家,心里就像打散五味瓶一样,心里一直扭着。
  已经没有回头路,他现在已经确定自己在地下经过了足足十万年岁月,他的记忆中却没有半点迹象,难道自己失忆了。
  老者很快离开了,贺东独自一人坐在外面的大树下,双目无神,像具行尸走肉一般。
  就在此时,出现在他的身前是一群小孩子,他们一出生就是天真无邪,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快乐地生活着。
  可能受到孩子们的渲染,贺东的心境开始慢慢淡化心中的悔意,他开始站起来,为自己的以后的出路作出打算。
  来到老者提醒的小屋前,贺东上前刚想敲门,只看到门口自主打开,开门是一位少女,这正是刚才使剑的那位少女。
  贺东打了声招呼,只是对方红着脸立即把门关上。
  “呵呵,我的样子有这么可怕吗?”贺东苦笑道,随后门口再次打开,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位老者。
  看到贺东已经稍微恢复心情,老者微笑道:“进来吧,小伙子。”
  走进小屋,整个房子一目尽收,里面的东西十分简陋,家具都是木制,唯独令人吸引的是墙壁上的那把枪。
  这是一把锋利的枪,枪身笔直,上面还刻着一些符文,是一些更加古老的文字,贺东也看不明白,而枪头阵阵寒光,隐隐中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势。
  老者把一杯茶水递上来问道:“你究竟是何处人口,看你的口音也不像是这个国家,是外域的人吧。”
  面对老者的提问,贺东不敢怠慢,这是唯一能够听懂自己说话的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处人,但是我肯定我已经迷失了,找不着回家的路。”贺东淡然回答。
  老者出口安慰:“既然已成事实,你就不要多想,既来之则安之,你以后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不要固执这一点上。”
  “这个我懂的。”贺东淡淡回应,后来他继续问道:“老人家,不知你姓名何许人,十分感谢你的肺腑之言。”
  老者大笑,抚摸下自己的胡子言道:“我正是这个镇子的镇长老凯,那个女娃是我乖孙女月清华。”
  贺东看了看那个叫月清华的少女,只见对方低下脑袋,好像害羞的样子,他就纳闷了,向老者询问:“你乖孙女先前还用剑刺向我,还好我练过武,这一剑并没有造成伤害。”
  老者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孙女,再看看贺东这个瘦弱的身子,对方说自己孙女的一剑对他不起作用。
  月清华的实力到底如何,老者再清楚不过,老凯再次审视眼前这个人,问道:“你真的接下我孙女的一剑?”
  “真的,当时我只是用了两根手指夹住。”贺东说起当时的情形。
  老凯脸上布满惊讶之情,他伸出一只手抓住贺东的手臂,只感觉到一股气体贯进自己的手臂中,这感觉好像有人在按摩。
  这是什么气,居然能够感受到强大的生力,贺东眼睛一缩,这股力量真的非常强大,比起法力,这力量更加有威慑力。
  好像感受到贺东的疑惑,老凯解释道:“这是元力,天地间存在的精气所演化成,能够锻炼人的身体,所以很多修士都选择这种方法修炼。”
  今非昔比,不但是天地间法力尽失,贺家不见踪影,就连修炼体系都已经改变了,这就是十万年后的世界吗?
  
第二章 元力爆发
日月流逝,时间穿梭,时光很快经过了两年。
  贺东已经适应这里的生活,更是学会现在交流的语言,虽然还不是很标准,至少他不会再听不懂其他人说些什么。
  他在老凯的小屋住下,与月清华三人一同住下,地方虽小,但是也足够让他腾出地方休息。
  据他了解,这个小镇名叫青牛镇,位于洛城的北部,这里的文化并不是很发达,毕竟他们都是一些猎人和农夫,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大城市的人。
  这个世界的信息他的记忆中还犹存着,天玄大陆,北川九州,西方佛地这三个地域,而他身在这个地域正是天玄大陆,是茫茫大海中的一片大陆。
  有了基本的信息后,他还知道这个大陆上国家胜多,无论大大小小国家,都由一个叫天玄皇朝的势力掌控。
  天玄皇朝的实力不容小看,听说有一位八级修士的老祖宗坐镇,无人敢挑衅。
  正因为这股力量的诞生,周围的小国都过于平安,有人敢打自己国家,立马向天玄皇朝求救,这样一来省了不少力,得益的正是这些小国。
  所以没有哪个笨蛋敢自行出击,攻打其他国家,除非他不想再要这个国家了。
  而贺东身处这个国家叫做铜狮国,这国家主要是以文武管理国家,文可改变人的思想,武可震慑一方。
  国家拥有十二城一险地,分别由十二座城市形成的国家,而这个国家正好有一个险地“生命绝地”。
  这险地不但危险重重,还有大量的元兽出没,元兽不同于普通的鸟兽,它是一种靠修炼元力的禽兽。
  听说有些元兽可以长得十多米高,身形如山,吼声如打雷,不过这些元兽不会出现在此,要不然这里都被踏成平地。
  两年时间里,贺东只是干一个捕鱼的活,靠这个维持生活,他丝毫没有接触元力。
  不是他不想修炼元力,而是天道不容,老凯曾经为他测量体质,发现他却是天生元体,立即大惊。
  天生元体,这是一种特殊的体质,据说只有荒古时期才发现过这样的体质,当体质修炼到小成,便可推山倒海;大成时期即可摘星抓月,挥手星河。
  老凯原本兴奋得快要抓掉一把自己的胡子,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令他无力从心。
  把修炼元力的方法教给贺东,只需要一个晚上,贺东就很快学会,他快速打坐修炼,想尽快感应到元力的存在。
  那时候贺东心怀兴奋,自己曾经是一名六级修士,脑海里拥有的功法可是现在的无上功法,可遇不可求。
  想到自己能够恢复以前的修为,更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施展战力,想想都兴奋。
  他能够清楚知道元力比起法力更加强大,要是用元力使用以前的功法,战力会猛然增长几倍。
  但是事实不如人,事情往往不会跟你想象一样进行。
  经过半天的打坐修炼,贺东依旧没有感应到元力的存在,额头上都冒出豆大的汗珠,双腿已经麻木了,没有知觉,他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只感觉度日如年,最后还是由老凯喊停,贺东不想这么快就放弃,想继续进行下去。
  老凯只说了一句话:“你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元力噬体症,你不要再继续,不会有结果的。”
  “元力噬体症?”
  这个病症倒是第一次听过,贺东提起精神听从老凯的解释,想知道自己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据老凯解释,这个元力噬体症不是一种病,而是天生的,有些人出生的时候就天生无法吸收元力,吸进去的元力也会被身体排斥而出,不过有这种症的人几率几乎不到百万分之一。
  天生不能吸收元力,这下贺东也没什么表情,只是一直沉默,过了一段时间,他就恢复了。
  不能修炼那就好好当一名普通人,自由地生活下去,不用烦恼什么的。
  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一直过着平凡的普通人生活,整个青牛镇以他的捕鱼技术最强,往往都是大丰收。
  不过看上去他没有任何事,其实他十分渴望力量,有了力量就能查明十万年前贺家到底发生何事,为何没落。
  月清华一身劲装出现在贺东面前,她娇滴滴地问道:“你今天还去捕鱼吗?”
  “嗯。”贺东点头应道,这女孩现在才十六岁,看上去外表跟年龄不符合,分明就是早熟了。
  “那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月清华红着脸说,手指不停地打转。
  “好,你说,我能帮得上一定帮。”贺东爽快答应下来。
  女孩脸上一副喜悦,她犹豫下微微说道:“那……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摘几朵天灵草?”
  天灵草?这是一种疗伤的药草,贺东在书籍上看载过,其实在荒古时期,这药草是炼丹奇药,增加炼丹的成功率。
  不知道为何到了现在,炼丹的人却少至而少,几乎都没有懂得炼丹,所以这药草变得平淡无奇。
  贺东疑惑询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月清华连忙摇着脑袋,解释道:“其实是隔壁家的红姐受伤了,现在卧病在床,我想找点药草帮她,所以过来找你帮忙。”
  “哦,我待会就去帮你摘天灵草。”贺东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带上一把鱼枪走了出去。
  他知道月清华是在骗自己,根本隔壁家的红姐压根没有受伤,这小丫头居然会撒谎,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贺东不在意,答应她的要求。
  捕鱼的地点定在青牛镇的外围一条大河流,那里水流流速猛烈,几乎可以把一个人冲走。
  但是贺东却以这个锻炼自己的身体,跳下河流,任由大河的冲击,自己的身体丝毫没有动弹。
  同一时间,他还要心身观测河中的一切情况,比如鱼的游动,得到这些信息便是他的出击时候。
  这两年时间就是他捕鱼所获得的心得,心神合一,以一个几乎是凡人之体的,没有元力和法力的支持,却能够做到。
  他的天赋不是一般的强,而是妖孽,就算是修士也不见得每个都能够心神合一。
  因为大道残缺,心魔聊生,很多修士都过不去心魔这一关,往往都会走火入魔,最后变成入魔之人。
  这时的贺东一人站在河中间,任凭大河的冲击,他也纹丝不动,眸光平静,突然间他的双眼定在一个位置。
  手中鱼枪猛然刺出,这是一次闪电似的攻击,只是在短短一瞬间完成,鱼枪击中河里的一条鱼,没有溅起水花。
  可以看出贺东这一击有多迅捷,几乎在一秒不到的时间完成,这不是一个凡人可以做得到。
  他走上河岸,把鱼放在一个小鱼篮中,往河的一方走去,天灵草大多数生长在茂密的丛林当中,与天灵树并存。
  在这森林走了一段路程,他没有发现天灵草的踪影,不过这森林他已经走了好几次,基本没有发现元兽的存在,所以自己在这里也是很安全。
  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颗参天大树,树上还带着点点闪光,这是天灵树,而闪光是树特有的树粉,能够发出闪闪亮光。
  有天灵树的地方便有天灵草,贺东快步走上前,想在树的周围寻找。
  可是他不敢贸然前进,因为有一只身形庞大,足足有两米长,半米高的生物正在天灵树上趴着,没有任何动静。
  贺东紧紧观察下,发现这是一只独角变色龙,并不是普通的变色龙,而是一只元兽,最明显的是它头部多出来一个角。
  在元兽的下方正是天灵草,草呈四叶片,隐隐中冒起闪闪光亮,这是天灵树的树粉沾染。
  贺东不敢前去,这只独角变色龙善于伪装,要不是自己能够做到心神合一,观察力比一般人强上许多,那还真的没有发现这只元兽在天灵树上。
  估计下独角变色龙的实力,大概也就在一级左右,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并不困难,可贺东现在等同凡人,不能动用法力。
  贺东不想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决定先后退,等一段时间看那只元兽离开没有。
  独角变色龙似乎感觉到这边的动静,它的两个巨大眼睛紧紧盯着贺东,突然身影一纵,快速出击。
  没想到元兽的出击如此猛烈,贺东无处可逃,决定一锤定音,手中的鱼枪当作武器,对准独角变色龙的头部,狠狠地刺去。
  鱼枪如划过天空的流星,飞出贺东的手中,直取元兽的头部,空中还能听到一阵破风声。
  咻!
  独角变色龙的扑击,鱼枪一枪击中它的头部,只见血花溅起,鲜血四溅,贺东没有放过它的机会,快速冲上前。
  可是独角变色龙毕竟是元兽,肉体强悍,一个鱼枪只能对他造成一点伤害,却无法把它给灭杀。
  贺东与它只有三步距离,元兽一个跃起,尾部的强壮尾巴挥击,打在贺东的胸口处,霎时间,整个人倒飞出去。
  倒在地上的贺东忍受胸口传来的阵阵疼痛,口中吐出淤血,眼睛死死望着独角变色龙。
  有机可乘!
  独角变色龙抓住机会,往他这个方向飞奔,地上翻起滚滚尘土,张大血盆大口,巨嘴足以把一个生吞。
  危险无限逼近贺东,他无力再次站起来,这一次他没有躲避,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他无奈苦笑,死过一次后,自己从墓地苏醒,现在又要面临死亡,又是另一番滋味。
  忽然他随身携带的水晶石头光芒四放,传给贺东身上的一股力量,遍布全身,身体上浮现一层淡白色光芒。
  “这是元力。”贺东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是什么,不明为何出现现在的情况,但是有了力量,他无惧眼前这只元兽,拳头上暴起元力,无形的力量威压向外荡漾。
  

六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六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