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9: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霸道狂仙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沙洲虽然地域辽阔,一洲之地纵横数千里之广,但因为靠近黑浮沙漠,土地贫瘠,土地面积虽在卫国众多州郡内名列前三,但人口反而是最稀少的。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沙洲因为地处偏僻,民风剽悍,民间多流传神仙鬼怪之说,其中流传最广者莫过于浮离山的神仙传说,此山脉坐落与沙洲中部,山脉纵横百里,山中多有猛兽,生活在山下的猎人部族中,即使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只能在山脉外围捕猎,觉不敢踏足山脉深处。传闻山中乃是神仙修炼的道场,仙人不喜被凡人打扰,进入山脉深处之人多半有去无回,多年前,也曾有一心寻仙问道的凡人进入山中,寻那飘渺的神仙,但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这山脉深处遍成了凡人的禁地。

······

此时已入午夜,借着月色可看出,整个浮离山一片郁郁葱葱,偶尔一两声野兽的吼叫传出,在山脉的最中心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一名白衣少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团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自身后缓缓升起,只见这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眉目清秀而略显稚嫩。

忽然,这少年嘴角抽搐一下,眉头紧锁,脸上的汗水自额头上渗出,仿佛正在忍受莫大痛苦一般,只见这少年双目突然睁开,一团精光射出,紧接着便吐出一口黑血,双目便的暗淡无光起来,仿佛元气大失一般。

“又失败了”,少年喃喃自语道。这少年闭目沉思起来。

原来这少年名叫叶峰,乃是占据这浮离山的修仙家族,叶家的一名低级弟子。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只是这叶家虽然占据了整个沙洲最大的灵脉,但是家族毕竟资源有限。而沙洲灵气匮乏,能被这么一个弱小的修仙家族占领的灵脉自然也不是什么上佳的极品灵脉,所以为了家族的延续,从祖辈便传下祖训,为了保持家族的强大,低级修士在十五岁成人礼之前,不能进阶练气期第四层,只能离开家族外出历练。待将来筑基之后,在重返家族,说好听一点是外出寻找机缘,但实际上便是被逐出家族了,毕竟若是十五岁还未达到炼气四层,那以后筑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如此还不如节约出更多的资源给族中有潜力的后辈去用。

虽然浮离山资源灵气皆属下等,但还是会吸引大批的散修窥视,家族中若没有足够的高级修士坐镇,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也是一个小家族的无奈之处。

叶峰无奈的摇摇头。都知道炼气第三层到炼气第四层是一个坎,却没想到这么难,自己两年以来已经冲击瓶颈十余次了,今天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没想看还是失败了,看来将来只能轮为散修了,想到以后沦为散修的后果。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以后只能像凡人一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叶峰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叶峰低头看了看刮在胸口的拿到符,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要说这叶峰也是苦命之人,其父亲叶子舟本是卫国赫赫有名的筑基圆满修士。并且加入了卫国三大宗派之一的盘龙谷,被传为盘龙谷最有希望结丹的修士,只是不幸被人暗算,一身修为化为无形,其母亲为了救治父亲身上的奇毒,外出寻找丹药,却在也没有回来。

此时多半也已不再人世。而父亲在母亲外出不久后,就毒发身亡,父亲临死之前,所用的法器,宝物,不知为何都没有传给叶峰,而只留下了这枚不知道用途的符,要说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的身家肯定不菲,只是不知道父亲的生前的储物袋到底去了哪里,父亲没有把东西给我,想必自有他的用意,叶峰只能这样想到,调理了一下身体后,叶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洞府走去。

与其说是洞府,不如说是一个小山洞更合适。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父亲身亡不久后,叶峰的洞府便被家族收回。现在的住处不过是杀了一头老虎后,将其的巢穴占领。自己稍加装饰了一下,便住了进来,只是即便如此,这处洞府也不得不放弃了。

而在叶峰刚离开那岩石之后,在离叶峰十余丈的一颗大树上,五名男女显露出身形。一名灰衣老人,须发皆白,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个疤脸大汉,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娇媚少妇,妖娆动人,眉目之间满是风情,在离这三人丈许远之处。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一男一女站在一件飞剑法器上若有所思。女子二十余岁年纪,身着一身红衣,分外惹眼,而眉目之间到与叶峰有几分相似,只是一脸的煞气,那男子到是面目俊朗,一身白衣,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唉,真是可惜了‘”,红衣女子叹息一声之后,略带几分惋惜道。

“有什么好可惜的,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叫美少妇轻笑一声道,其声音竟然略带几分沙哑,此女沉思一番后。紧接着又说道“叶倩妹妹,你不会是想要反悔?你大哥留下的筑基丹我们可都让与你了”。

“哼,都到这步,我还怎么反悔。若是我家夫君资质不高,无法筑基。推荐qi-wen.com我又怎么会图谋自己亲侄儿的筑基丹”。红衣女子有几分懊恼的说道。

听到此话,旁边那白衣男子面露愧色,“都是我不好,拖累夫人了。”

“唉!”红衣女子叹了口气道“你我夫妻同心,还有必要说这些吗?倒是如果不是我们从中作梗的话,凭峰儿的资质,莫说练气中期,将来筑基也不是不可能的”。红衣女子对夫君说完,又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白发老者点点头道“不错,凭峰儿天生异灵根的资质,若是在有子舟留下的丹药相助的话,大有可能超过他父亲的,”

“哼,这又怪的谁,若不是当初大哥自作聪明,让我们立下毒誓,让叶峰一进阶练气中期。在其成人礼上,必须将其留下的丹药全部交给叶峰,还要将他留下的仅有的一件极品法器交出去,我们又怎会出此下策的,”中年大汉说完,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紧接着又冷笑道“嘿嘿,只是大哥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的亲妹妹,叶峰的亲姑姑会帮我们一起图谋他的遗物。”

“住嘴,”红衣女子被人戳中短处,有些恼羞成怒,“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大哥留下的断天戈必须归我,我要带会门中”。

娇媚少妇见叶倩有发怒,赶紧从中劝解到“妹妹,这样不好吧!大哥遗物中最珍贵的筑基丹你已经带走,你吃肉总要给我们留口汤。”

“你知道什么,这断天戈乃是本门一位结丹长老赐给大哥的,大哥身死,此物本该收回,只是听说大哥留有一子,资质不错,打算让峰儿有些根基后拜入我盘龙谷,这才没有收回此物,如今峰儿成这样,我怎敢让本门那位前辈在见到峰儿,我们这些小手段可是瞒不过一位结丹期前辈的。到时候,那位前辈盛怒之下···”说到此处,叶倩的威胁之言表露无遗。

虽然不知她此话的真假,但一想到有可能会得罪一位结丹期前辈。又怎么不让他们心有余悸。一时之间,众人到也不好反驳什么。

叶倩见此有说道“虽然筑基丹我们夫妻拿走,断天戈由本门收回,但大哥的遗物里可不是只有这些东西的,灵符跟灵石就不说了,单是中品上品的法器,几位就能人手分一件,”

听到叶倩这么说,这几人虽然依旧有些不渝,但总算有些释然了,“以峰儿的资质将来筑基之后,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大哥心机深沉,不可能把留给他儿子的东西都放在我们身上,说不定····”中年大汉说完,目光望向了其他几人,凶历之色展露无遗,这几人竟然图谋族中晚辈的东西,还打算杀人灭口的样子。

“不行,不管峰儿将来会不会记恨我,我都是他姑姑,叶子栋我警告你,谁若敢动峰儿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叶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好了子栋,子舟当年心机深沉,几乎算无遗漏,又怎会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把一生积蓄,所有的丹药法器全放在我们这里了,就连最珍贵的筑基丹,都放在我们这里,即使还留给峰儿什么东西,也都是些无关紧要,不会招人眼红的普通之物罢了,你好歹也是峰儿的堂叔,还是不要赶尽杀绝了”。白发老者见事不可违,便如此劝道。

“天色一晚,我们夫妻便告辞了,若是峰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拼着受本门前辈责罚,也要告诉本门前辈真相,还有,希望本门那件断天戈你们尽快取出来,我还要拿回师门交差的”。说完,叶倩一说完,也不等几人有什么反驳的话,夫妻二人便驾驭着法器向后飞去。

见这二人离开,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叫叶子栋的中年大汉对其他两人恨恨道“不过一个筑基中期,一个刚刚筑基而已,父亲,凭你筑基后期的修为,我们三人联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好了”老者没等其说完便打断道“就算真杀了他二人有何用,别忘了倩儿也是拜入了盘龙谷的,若真是被有心人追查起来,我们对自己家族的人杀人夺宝,败坏了名声是小。杀了两名盘龙谷弟子,惹来盘龙谷的报复是大,更何况,现在外面那些散修蠢蠢欲动,我们还要借着倩儿盘龙谷内门弟子的名气震慑一二的”。

只有那妖娆少妇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第二章 意外遇险

一个多月之后,沙洲金田郡的一条荒僻的官道上,一匹皮毛焦黄的老马拉着一辆破旧的双轮马车,在官道上徐徐行进着。

车前则坐着一名白衣少年,面目普通,正是叶峰。

从当日离开家族之后,叶峰并没有按照族长的要求,去世俗中寻找本族的那些凡人世家,从自己在家族内受的奚落,跟离开时,本族的数位前辈跟一干同族的鄙视眼神中,叶峰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家族彻底放弃了,即使到了那些凡人世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倒是叶峰在离开之后,姑姑叶倩反倒是送了他一程,并在临别前,赠送了他几张保命的灵符。让叶峰自父母离去后,唯一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还有亲人,但是当姑姑从容离去时,叶峰也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在也没有亲人了。

本以为会沦为散修的叶峰,在初时打算寻找一处稍有灵气的灵脉,安心的做一个散修,但是叶峰在寻了三四处之后,发现每一处稍有灵脉之地,都被人占据了,自己甚至因为误闯他人的洞府,差点被当场击杀。

后来走进了一座大山中,本想纵情于山水,老死此山。但是无奈的发现,没有辟谷的自己,在没有族人提供的食物,连生存都成了问题,而且山水之中野兽众多,一个不注意,即使自己稍有法力在身,也大有可能成为某些野兽的腹中餐。

无奈之下的叶峰,只得回到了世俗中,幸亏自己是修仙者,在几户为富不仁的富户家中,略施了一番手段,就得到了大把的金银,一时竟让叶峰成了凡人中的小富豪。这才买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准备游历一下世俗。

这时他坐在车前,身体摇摇晃晃,两眼半眯,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实际上叶峰正在仔细参悟修炼的功法,按说自己的资质不凡,一个练气初期的瓶颈不应该这样难突破,莫非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出了什么问题。

正在叶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一股说不清的危机感袭来,让叶峰几乎坐立不安。

这可让叶峰百思不得其解了,自己一个散修,又怎会被人盯上,若说是厉害的妖兽,那就更不可能了,莫非是自己的感应出错了不成。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叶峰实在坐不住了。望着路边松松散散的树木,叶峰一个纵身,跳入了一棵大树之上,并将身上仅有的一枚隐身符取了出来。符纂虽然珍稀,但事关自己的小命安危,叶峰自然不会吝惜什么的。

青色符黧爆裂了开来,几个神秘符文随之浮现而出,围着叶峰一阵上下飞舞。

“噗嗤”几声轻响后,,符文化为一团团青雾,眨眼间就将叶峰淹没其中。

片刻后青雾散尽,原地竟空无一人了。

而就在叶峰隐匿好身形没多久,刚才所乘坐的马车忽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竟是被两件法器同时出手,将马车击毁。

随即三名黑衣人显现而出。望着马车一脸疑惑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人?莫非我们的情报有误?”一名黑衣人疑惑的说道。

另一人摇摇头说道,“情报不会有错误的,否则这里也不会出现一辆空车了,多半是他察觉到了我们要对他出手,才提前躲起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三叔可是亲口吩咐,要我们一定要将其灭口的,若是我们三人联手之下,被练气三层的他跑掉,回去肯定会受三叔责罚的。”

“此人不可能提前察觉到的,肯定是刚刚意识到了什么,才匆匆离去,绝不会走太远的,我们分头去追。”

三人说完之后,就分别向两个方向急追而去。

躲在大树上的叶峰,可是大吃一惊,尽管三人黑衣罩体,看不清本来面目,叶峰还是从声音上判断出,这三人竟是自己家族中的几位堂哥,而且其中一人,还是一位堂叔家的四哥叶青,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练气九层。另外两人也皆是练气七层的修为,若不是自己见机的快,现在怕是要身首异处了。

让叶峰惊惧之余,更感到愤怒,真没想到,族中的叔伯长辈,将自己逐出家族也就罢了,竟然还派人来袭杀自己。同时也让叶峰有些疑惑,自己身上可是身无长物,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那些长辈窥视的东西,也没有得罪过那位三叔。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在稍等片刻之后,确定那两人已经追向远处,叶峰显出身形,轻身术加持之下,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向远处狂奔而去。

大半日之后,叶峰在一处荒山上停了下来,即使轻身术乃是最低级的法术,不会浪费多少法力,在大半日的狂奔之下,叶峰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不过让叶峰欣喜的是,自己的修为竟然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叶峰为了此瓶颈,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今日好不容易有此机缘,自然不会错过,甚至连洞府都不及开辟,直接在荒山的几块大石之间,盘膝而坐,运转起功法来。

不知是因为自己机缘到了,还是因为面对生死存亡之际,自己领悟了什么,叶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数个时辰之内,就冲破了瓶颈,练成了第四层功法。

一到达第四层,叶峰立刻体会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他的五感“轰”的一下被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眼中的一切事物突然间变得那么明亮,那么清晰,原来自己无法看得见的一些细微的东西,也一下变得被放大了一样,在眼中明细可见,即使现在实在夜间,就连远处大树上的一根根纤细的蛛丝都瞅得一清二楚;耳朵的听觉也忽然间变得灵敏无比,无数各以前听过的声响全都涌入到了耳中,比如十几丈外一只蚯蚓钻地的“沙沙”声,某只不知名的虫在前面飞过的“嗡嗡”声等等,这些声响就好像在他耳边响起一样,听起来那么的真切,那么的清晰;除此之外,一些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气味,也让叶峰知道自己的嗅觉也与以往大大不同了。

叶峰又惊又喜,在此之前的几层修炼虽然也让他的五感有了一定的提升,但都没有像第四层这样改变的这么明显,改变的这么巨大。

除此之外,他还感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轻了许多,神识上也有了一些长进。

叶峰细细品味着身体里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呆在原地不动一下,就能明了数十丈内所生的大小事情,这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令叶峰非常的痴迷不舍。

如今他明白,修仙者只有修炼到第四层是真正的略有小成。

就在叶峰刚刚领会到他所修炼功法的奥妙之处不久,忽然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升起,让叶峰几乎汗毛倒立,半日前,就是因为这种莫名的危机感,才让叶峰躲过了一劫。并且这时的感觉更加强烈一些。

叶峰在这种感觉升起的同时,毫不犹豫的一个翻转,向旁边移开了丈许的距离。

而就在叶峰刚离开的一刻,“轰”的一声巨响,叶峰原先的盘坐之地的几块巨石,被炸成了粉末,一把飞剑法器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一名黑衣罩体的蒙面人出现在了不远处,随手一招,将那把飞剑招回手中,两眼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自语道。

“你居然能躲开我的法器攻击?”

叶峰面色难看的可怕,此人乃是家族中,与自己同辈的九哥,凭对方练气七层的修为,自己多半要遭殃了,尽管如此,叶峰还是冷静下来,冷冷的说道,“小弟不知何处得罪了九哥,让九哥如此动怒?”

那黑衣男子见叶峰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做隐瞒,如同看一只蝼蚁般的望着叶峰,冷冷说道,“要怪就怪你是叶子舟的儿子吧!”

说完之后,手中的法器在此脱手而出,直接向叶峰激射而来。

叶峰见此情形,大叫一声“看暗器”,单手一扬,一团白乎乎东西向此人激射而去,同时单足一踩地,整个人弩箭般冲向一侧,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飞剑的攻击。却没有想到那把飞剑飞到身后,竟然去而复返,将自己的腹部洞穿。

幸好黑衣男子面对叶峰发出的“暗器。”,没有及时放出防御护罩,直接召回飞剑,用那把飞剑冲飞来东西虚空一刺而去。

“轰”的一声,那团白乎乎东西被一道无形刺芒凭空击中,但一下意外的爆裂而开。

一团灰白色粉末迎头一洒而开,覆盖了附近数丈内一切。而叶峰则趁此机会,向旁边的灌木丛中疾奔而去。

黑衣男子见此一凛,哪敢让这粉末真的及身,猛然将骨剑往身前一横,另一只手往身前虚空一按后,口吐“护盾”二字。

刹那间,骨剑微微一亮,一层无形气浪从上面一卷而出,将附近粉末全都一卷而开。

接着男子飞快一低身,用手指从附近地面上沾了一点粉末,往鼻下稍微嗅了一嗅,顿时变得暴跳如雷起来。

“竟然只是普通石灰。臭小子,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怒吼完之后,直接向灌木内追去。

而就在黑衣男子刚踏入灌木丛的一刻,几颗火球毫无征兆的激射而来。自己身外没有护体灵光,自然不敢让火球术近身,一边躲闪,一边用飞剑击飞攻击来的火球,同时暗暗疑惑,这穷小子拿来这么多的火球术灵符。

而当那些火球半路熄灭,或者被飞剑击成粉末时,才终于明白,自己竟然上了此人的当,这些哪里是什么火球术,竟是一推干柴不知何时被点燃之后,被鱼目混珠的扔向了自己。而就在黑衣男子躲避火球术的同时,叶峰的身形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人再次向前追赶而去,只是没过片刻,更多的火球向自己激射而来。

“雕虫小技,还敢戏耍与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黑衣男子对这些飞来的火球不闪不必,直接迎着火球向前追去。而就在此人刚刚怒吼完,忽然发现那激射来的火球有一颗好像不一样,

“咦!这颗怎么这么大,还是青色的……”

此人刚讥笑了几句,那颗青色的火球就已经到了身前。

“啊!”

一声凄厉的惨呼声传来,此人被火球包裹了片刻之后,就化作一具焦尸躺在了地上。

霸道狂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狂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