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霸道狂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9: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霸道狂仙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沙洲虽然地域辽阔,一洲之地纵横数千里之广,但因为靠近黑浮沙漠,土地贫瘠,土地面积虽在卫国众多州郡内名列前三,但人口反而是最稀少的。网站http://www.qi-wen.com/

沙洲因为地处偏僻,民风剽悍,民间多流传神仙鬼怪之说,其中流传最广者莫过于浮离山的神仙传说,此山脉坐落与沙洲中部,山脉纵横百里,山中多有猛兽,生活在山下的猎人部族中,即使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只能在山脉外围捕猎,觉不敢踏足山脉深处。传闻山中乃是神仙修炼的道场,仙人不喜被凡人打扰,进入山脉深处之人多半有去无回,多年前,也曾有一心寻仙问道的凡人进入山中,寻那飘渺的神仙,但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这山脉深处遍成了凡人的禁地。

······

此时已入午夜,借着月色可看出,整个浮离山一片郁郁葱葱,偶尔一两声野兽的吼叫传出,在山脉的最中心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一名白衣少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一团若有若无的紫色气息自身后缓缓升起,只见这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眉目清秀而略显稚嫩。

忽然,这少年嘴角抽搐一下,眉头紧锁,脸上的汗水自额头上渗出,仿佛正在忍受莫大痛苦一般,只见这少年双目突然睁开,一团精光射出,紧接着便吐出一口黑血,双目便的暗淡无光起来,仿佛元气大失一般。

“又失败了”,少年喃喃自语道。这少年闭目沉思起来。

原来这少年名叫叶峰,乃是占据这浮离山的修仙家族,叶家的一名低级弟子。奇闻网只是这叶家虽然占据了整个沙洲最大的灵脉,但是家族毕竟资源有限。而沙洲灵气匮乏,能被这么一个弱小的修仙家族占领的灵脉自然也不是什么上佳的极品灵脉,所以为了家族的延续,从祖辈便传下祖训,为了保持家族的强大,低级修士在十五岁成人礼之前,不能进阶练气期第四层,只能离开家族外出历练。待将来筑基之后,在重返家族,说好听一点是外出寻找机缘,但实际上便是被逐出家族了,毕竟若是十五岁还未达到炼气四层,那以后筑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如此还不如节约出更多的资源给族中有潜力的后辈去用。

虽然浮离山资源灵气皆属下等,但还是会吸引大批的散修窥视,家族中若没有足够的高级修士坐镇,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也是一个小家族的无奈之处。

叶峰无奈的摇摇头。都知道炼气第三层到炼气第四层是一个坎,却没想到这么难,自己两年以来已经冲击瓶颈十余次了,今天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没想看还是失败了,看来将来只能轮为散修了,想到以后沦为散修的后果。奇闻网以后只能像凡人一样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叶峰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叶峰低头看了看刮在胸口的拿到符,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要说这叶峰也是苦命之人,其父亲叶子舟本是卫国赫赫有名的筑基圆满修士。并且加入了卫国三大宗派之一的盘龙谷,被传为盘龙谷最有希望结丹的修士,只是不幸被人暗算,一身修为化为无形,其母亲为了救治父亲身上的奇毒,外出寻找丹药,却在也没有回来。

此时多半也已不再人世。而父亲在母亲外出不久后,就毒发身亡,父亲临死之前,所用的法器,宝物,不知为何都没有传给叶峰,而只留下了这枚不知道用途的符,要说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的身家肯定不菲,只是不知道父亲的生前的储物袋到底去了哪里,父亲没有把东西给我,想必自有他的用意,叶峰只能这样想到,调理了一下身体后,叶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洞府走去。

与其说是洞府,不如说是一个小山洞更合适。说明http://www.qi-wen.com/在父亲身亡不久后,叶峰的洞府便被家族收回。现在的住处不过是杀了一头老虎后,将其的巢穴占领。自己稍加装饰了一下,便住了进来,只是即便如此,这处洞府也不得不放弃了。

而在叶峰刚离开那岩石之后,在离叶峰十余丈的一颗大树上,五名男女显露出身形。一名灰衣老人,须发皆白,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个疤脸大汉,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娇媚少妇,妖娆动人,眉目之间满是风情,在离这三人丈许远之处。奇闻网一男一女站在一件飞剑法器上若有所思。女子二十余岁年纪,身着一身红衣,分外惹眼,而眉目之间到与叶峰有几分相似,只是一脸的煞气,那男子到是面目俊朗,一身白衣,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唉,真是可惜了‘”,红衣女子叹息一声之后,略带几分惋惜道。

“有什么好可惜的,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叫美少妇轻笑一声道,其声音竟然略带几分沙哑,此女沉思一番后。紧接着又说道“叶倩妹妹,你不会是想要反悔?你大哥留下的筑基丹我们可都让与你了”。

“哼,都到这步,我还怎么反悔。若是我家夫君资质不高,无法筑基。推荐http://www.qi-wen.com/我又怎么会图谋自己亲侄儿的筑基丹”。红衣女子有几分懊恼的说道。

听到此话,旁边那白衣男子面露愧色,“都是我不好,拖累夫人了。”

“唉!”红衣女子叹了口气道“你我夫妻同心,还有必要说这些吗?倒是如果不是我们从中作梗的话,凭峰儿的资质,莫说练气中期,将来筑基也不是不可能的”。红衣女子对夫君说完,又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白发老者点点头道“不错,凭峰儿天生异灵根的资质,若是在有子舟留下的丹药相助的话,大有可能超过他父亲的,”

“哼,这又怪的谁,若不是当初大哥自作聪明,让我们立下毒誓,让叶峰一进阶练气中期。在其成人礼上,必须将其留下的丹药全部交给叶峰,还要将他留下的仅有的一件极品法器交出去,我们又怎会出此下策的,”中年大汉说完,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紧接着又冷笑道“嘿嘿,只是大哥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的亲妹妹,叶峰的亲姑姑会帮我们一起图谋他的遗物。”

“住嘴,”红衣女子被人戳中短处,有些恼羞成怒,“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大哥留下的断天戈必须归我,我要带会门中”。

娇媚少妇见叶倩有发怒,赶紧从中劝解到“妹妹,这样不好吧!大哥遗物中最珍贵的筑基丹你已经带走,你吃肉总要给我们留口汤。”

“你知道什么,这断天戈乃是本门一位结丹长老赐给大哥的,大哥身死,此物本该收回,只是听说大哥留有一子,资质不错,打算让峰儿有些根基后拜入我盘龙谷,这才没有收回此物,如今峰儿成这样,我怎敢让本门那位前辈在见到峰儿,我们这些小手段可是瞒不过一位结丹期前辈的。到时候,那位前辈盛怒之下···”说到此处,叶倩的威胁之言表露无遗。

虽然不知她此话的真假,但一想到有可能会得罪一位结丹期前辈。又怎么不让他们心有余悸。一时之间,众人到也不好反驳什么。

叶倩见此有说道“虽然筑基丹我们夫妻拿走,断天戈由本门收回,但大哥的遗物里可不是只有这些东西的,灵符跟灵石就不说了,单是中品上品的法器,几位就能人手分一件,”

听到叶倩这么说,这几人虽然依旧有些不渝,但总算有些释然了,“以峰儿的资质将来筑基之后,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大哥心机深沉,不可能把留给他儿子的东西都放在我们身上,说不定····”中年大汉说完,目光望向了其他几人,凶历之色展露无遗,这几人竟然图谋族中晚辈的东西,还打算杀人灭口的样子。

“不行,不管峰儿将来会不会记恨我,我都是他姑姑,叶子栋我警告你,谁若敢动峰儿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叶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好了子栋,子舟当年心机深沉,几乎算无遗漏,又怎会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把一生积蓄,所有的丹药法器全放在我们这里了,就连最珍贵的筑基丹,都放在我们这里,即使还留给峰儿什么东西,也都是些无关紧要,不会招人眼红的普通之物罢了,你好歹也是峰儿的堂叔,还是不要赶尽杀绝了”。白发老者见事不可违,便如此劝道。

“天色一晚,我们夫妻便告辞了,若是峰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拼着受本门前辈责罚,也要告诉本门前辈真相,还有,希望本门那件断天戈你们尽快取出来,我还要拿回师门交差的”。说完,叶倩一说完,也不等几人有什么反驳的话,夫妻二人便驾驭着法器向后飞去。

见这二人离开,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叫叶子栋的中年大汉对其他两人恨恨道“不过一个筑基中期,一个刚刚筑基而已,父亲,凭你筑基后期的修为,我们三人联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好了”老者没等其说完便打断道“就算真杀了他二人有何用,别忘了倩儿也是拜入了盘龙谷的,若真是被有心人追查起来,我们对自己家族的人杀人夺宝,败坏了名声是小。杀了两名盘龙谷弟子,惹来盘龙谷的报复是大,更何况,现在外面那些散修蠢蠢欲动,我们还要借着倩儿盘龙谷内门弟子的名气震慑一二的”。

只有那妖娆少妇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第二章 意外遇险

一个多月之后,沙洲金田郡的一条荒僻的官道上,一匹皮毛焦黄的老马拉着一辆破旧的双轮马车,在官道上徐徐行进着。

车前则坐着一名白衣少年,面目普通,正是叶峰。

从当日离开家族之后,叶峰并没有按照族长的要求,去世俗中寻找本族的那些凡人世家,从自己在家族内受的奚落,跟离开时,本族的数位前辈跟一干同族的鄙视眼神中,叶峰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家族彻底放弃了,即使到了那些凡人世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倒是叶峰在离开之后,姑姑叶倩反倒是送了他一程,并在临别前,赠送了他几张保命的灵符。让叶峰自父母离去后,唯一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还有亲人,但是当姑姑从容离去时,叶峰也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在也没有亲人了。

本以为会沦为散修的叶峰,在初时打算寻找一处稍有灵气的灵脉,安心的做一个散修,但是叶峰在寻了三四处之后,发现每一处稍有灵脉之地,都被人占据了,自己甚至因为误闯他人的洞府,差点被当场击杀。

后来走进了一座大山中,本想纵情于山水,老死此山。但是无奈的发现,没有辟谷的自己,在没有族人提供的食物,连生存都成了问题,而且山水之中野兽众多,一个不注意,即使自己稍有法力在身,也大有可能成为某些野兽的腹中餐。

无奈之下的叶峰,只得回到了世俗中,幸亏自己是修仙者,在几户为富不仁的富户家中,略施了一番手段,就得到了大把的金银,一时竟让叶峰成了凡人中的小富豪。这才买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准备游历一下世俗。

这时他坐在车前,身体摇摇晃晃,两眼半眯,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实际上叶峰正在仔细参悟修炼的功法,按说自己的资质不凡,一个练气初期的瓶颈不应该这样难突破,莫非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出了什么问题。

正在叶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一股说不清的危机感袭来,让叶峰几乎坐立不安。

这可让叶峰百思不得其解了,自己一个散修,又怎会被人盯上,若说是厉害的妖兽,那就更不可能了,莫非是自己的感应出错了不成。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叶峰实在坐不住了。望着路边松松散散的树木,叶峰一个纵身,跳入了一棵大树之上,并将身上仅有的一枚隐身符取了出来。符纂虽然珍稀,但事关自己的小命安危,叶峰自然不会吝惜什么的。

青色符黧爆裂了开来,几个神秘符文随之浮现而出,围着叶峰一阵上下飞舞。

“噗嗤”几声轻响后,,符文化为一团团青雾,眨眼间就将叶峰淹没其中。

片刻后青雾散尽,原地竟空无一人了。

而就在叶峰隐匿好身形没多久,刚才所乘坐的马车忽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竟是被两件法器同时出手,将马车击毁。

随即三名黑衣人显现而出。望着马车一脸疑惑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人?莫非我们的情报有误?”一名黑衣人疑惑的说道。

另一人摇摇头说道,“情报不会有错误的,否则这里也不会出现一辆空车了,多半是他察觉到了我们要对他出手,才提前躲起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三叔可是亲口吩咐,要我们一定要将其灭口的,若是我们三人联手之下,被练气三层的他跑掉,回去肯定会受三叔责罚的。”

“此人不可能提前察觉到的,肯定是刚刚意识到了什么,才匆匆离去,绝不会走太远的,我们分头去追。”

三人说完之后,就分别向两个方向急追而去。

躲在大树上的叶峰,可是大吃一惊,尽管三人黑衣罩体,看不清本来面目,叶峰还是从声音上判断出,这三人竟是自己家族中的几位堂哥,而且其中一人,还是一位堂叔家的四哥叶青,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练气九层。另外两人也皆是练气七层的修为,若不是自己见机的快,现在怕是要身首异处了。

让叶峰惊惧之余,更感到愤怒,真没想到,族中的叔伯长辈,将自己逐出家族也就罢了,竟然还派人来袭杀自己。同时也让叶峰有些疑惑,自己身上可是身无长物,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那些长辈窥视的东西,也没有得罪过那位三叔。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在稍等片刻之后,确定那两人已经追向远处,叶峰显出身形,轻身术加持之下,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向远处狂奔而去。

大半日之后,叶峰在一处荒山上停了下来,即使轻身术乃是最低级的法术,不会浪费多少法力,在大半日的狂奔之下,叶峰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不过让叶峰欣喜的是,自己的修为竟然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叶峰为了此瓶颈,耗费了不知多少时间,今日好不容易有此机缘,自然不会错过,甚至连洞府都不及开辟,直接在荒山的几块大石之间,盘膝而坐,运转起功法来。

不知是因为自己机缘到了,还是因为面对生死存亡之际,自己领悟了什么,叶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数个时辰之内,就冲破了瓶颈,练成了第四层功法。

一到达第四层,叶峰立刻体会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他的五感“轰”的一下被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眼中的一切事物突然间变得那么明亮,那么清晰,原来自己无法看得见的一些细微的东西,也一下变得被放大了一样,在眼中明细可见,即使现在实在夜间,就连远处大树上的一根根纤细的蛛丝都瞅得一清二楚;耳朵的听觉也忽然间变得灵敏无比,无数各以前听过的声响全都涌入到了耳中,比如十几丈外一只蚯蚓钻地的“沙沙”声,某只不知名的虫在前面飞过的“嗡嗡”声等等,这些声响就好像在他耳边响起一样,听起来那么的真切,那么的清晰;除此之外,一些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气味,也让叶峰知道自己的嗅觉也与以往大大不同了。

叶峰又惊又喜,在此之前的几层修炼虽然也让他的五感有了一定的提升,但都没有像第四层这样改变的这么明显,改变的这么巨大。

除此之外,他还感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轻了许多,神识上也有了一些长进。

叶峰细细品味着身体里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呆在原地不动一下,就能明了数十丈内所生的大小事情,这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令叶峰非常的痴迷不舍。

如今他明白,修仙者只有修炼到第四层是真正的略有小成。

就在叶峰刚刚领会到他所修炼功法的奥妙之处不久,忽然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升起,让叶峰几乎汗毛倒立,半日前,就是因为这种莫名的危机感,才让叶峰躲过了一劫。并且这时的感觉更加强烈一些。

叶峰在这种感觉升起的同时,毫不犹豫的一个翻转,向旁边移开了丈许的距离。

而就在叶峰刚离开的一刻,“轰”的一声巨响,叶峰原先的盘坐之地的几块巨石,被炸成了粉末,一把飞剑法器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一名黑衣罩体的蒙面人出现在了不远处,随手一招,将那把飞剑招回手中,两眼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自语道。

“你居然能躲开我的法器攻击?”

叶峰面色难看的可怕,此人乃是家族中,与自己同辈的九哥,凭对方练气七层的修为,自己多半要遭殃了,尽管如此,叶峰还是冷静下来,冷冷的说道,“小弟不知何处得罪了九哥,让九哥如此动怒?”

那黑衣男子见叶峰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做隐瞒,如同看一只蝼蚁般的望着叶峰,冷冷说道,“要怪就怪你是叶子舟的儿子吧!”

说完之后,手中的法器在此脱手而出,直接向叶峰激射而来。

叶峰见此情形,大叫一声“看暗器”,单手一扬,一团白乎乎东西向此人激射而去,同时单足一踩地,整个人弩箭般冲向一侧,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飞剑的攻击。却没有想到那把飞剑飞到身后,竟然去而复返,将自己的腹部洞穿。

幸好黑衣男子面对叶峰发出的“暗器。”,没有及时放出防御护罩,直接召回飞剑,用那把飞剑冲飞来东西虚空一刺而去。

“轰”的一声,那团白乎乎东西被一道无形刺芒凭空击中,但一下意外的爆裂而开。

一团灰白色粉末迎头一洒而开,覆盖了附近数丈内一切。而叶峰则趁此机会,向旁边的灌木丛中疾奔而去。

黑衣男子见此一凛,哪敢让这粉末真的及身,猛然将骨剑往身前一横,另一只手往身前虚空一按后,口吐“护盾”二字。

刹那间,骨剑微微一亮,一层无形气浪从上面一卷而出,将附近粉末全都一卷而开。

接着男子飞快一低身,用手指从附近地面上沾了一点粉末,往鼻下稍微嗅了一嗅,顿时变得暴跳如雷起来。

“竟然只是普通石灰。臭小子,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怒吼完之后,直接向灌木内追去。

而就在黑衣男子刚踏入灌木丛的一刻,几颗火球毫无征兆的激射而来。自己身外没有护体灵光,自然不敢让火球术近身,一边躲闪,一边用飞剑击飞攻击来的火球,同时暗暗疑惑,这穷小子拿来这么多的火球术灵符。

而当那些火球半路熄灭,或者被飞剑击成粉末时,才终于明白,自己竟然上了此人的当,这些哪里是什么火球术,竟是一推干柴不知何时被点燃之后,被鱼目混珠的扔向了自己。而就在黑衣男子躲避火球术的同时,叶峰的身形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人再次向前追赶而去,只是没过片刻,更多的火球向自己激射而来。

“雕虫小技,还敢戏耍与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黑衣男子对这些飞来的火球不闪不必,直接迎着火球向前追去。而就在此人刚刚怒吼完,忽然发现那激射来的火球有一颗好像不一样,

“咦!这颗怎么这么大,还是青色的……”

此人刚讥笑了几句,那颗青色的火球就已经到了身前。

“啊!”

一声凄厉的惨呼声传来,此人被火球包裹了片刻之后,就化作一具焦尸躺在了地上。

霸道狂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狂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