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庶女成凰:二嫁太子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57:3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庶女成凰:二嫁太子妃

第一章 有什么仇,冲她来!

马车里,安静的可怕。版权qi-wen.com

孙瑾姿眉头轻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跪地求饶?只怕她肯放下自己的自尊,孙瑾梦也不会轻饶了她。

几十名黑衣侍卫都是出自丞相府,逃出去根本不可能,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母亲……

“呵呵,看来二姐是不打算下来了。”孙瑾梦的嘴角,噙着一丝阴狠的微笑,如同一株盛开的罂粟,手断然一挥,“放箭!”

话音刚落,几十个侍卫齐齐朝着马车射去。

刹那间,无数箭矢穿过马车。

“姿儿!”钱氏虽然痴傻,可却护女心切,用自己的身子护住孙瑾姿。

“娘!”

鲜血沾满了孙瑾姿的手,那一瞬间,几乎大脑空白。

孙瑾姿几乎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惨死,她抱着钱氏尚还算的上温热的身体,心里,蓦然涌起冲天的恨意。网站qi-wen.com

杀她可以,可是为什么,要杀了她的母亲。

有什么仇,冲她来!

孙瑾梦听见马车内,那几乎惨绝人寰的哭叫,脸上笑得越发得意。

她已经迫不及待看到孙瑾姿的痛苦,被这个女人压了这么些年,终于,将她踩在了脚下。

“把她从马车里拖出来。”

“是!”

疾风身上中了数箭,想要阻止这些黑衣侍卫冒犯孙瑾姿,却被他们一脚踹开,黑衣侍卫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就将孙瑾姿拖了出来。

原本清丽姣好的面容,此刻却沾满了血污,那一双眼睛,犹如喷射着幽冥之火,狂卷九天恨意。

如果她手中有一把匕首,孙瑾姿一定会手刃眼前的杀母仇人,可恨她被黑衣侍卫反手押在地上,一点都动弹不得。原文http://www.qi-wen.com/

孙瑾梦一脚踩在了孙瑾姿的头上,绣着鸾凤和鸣的宫鞋,沾满灰尘,她一脚一脚,蹂躏着她的脸蛋,“二姐,不知道太子殿下看见你这个狼狈样子,还会不会有丝毫的见怜?”

太子?那个阴狠毒辣的禽兽,也配得太子的称谓?

孙瑾姿冷笑,纵然被她踩在脚下,可眸中的高傲,却并未减少半分,仿佛她依然是那京城中最为明艳的女子,是那名动天下的第一美人。

孙瑾梦并不着急。

熬鹰,就是需要慢慢的,这才够味。

微微俯下身子,手轻轻的挑起她的下颚,不知从何处拿来一柄匕首,敲打着孙瑾姿的脸。

猛地,猝不及防,那刀刃在她的脸上,划开了一道八分长的伤口。

“啊!”孙瑾姿紧紧的咬住牙齿,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旁划过,纵然疼入骨髓,她也绝不会在孙瑾梦面前露怯。

“呵呵,本宫倒想看看,没有了这张脸,太子还会不会记得你。奇闻网“孙瑾梦很享受这种折磨人的感觉。

孙瑾姿听到太子二字,嘴角不由地噙着一丝如同那从幽冥中传来的鬼魅之笑,讥讽而又蔑视,她强忍着痛意,”孙瑾梦,就算你毁了我的容,这一辈子,你都只能生活在我的阴影里,我可怜你,因为你的太子殿下,根本不喜欢你。“

孙瑾梦脸色阴沉,恍若被孙瑾姿的一席话,撕去了最后一层华丽的伪装,她就像是一个可怜人,没有了太子妃的名头,什么都不是。

嫁入东宫这几天,她千方百计想要讨好如今的太子晋楚轩,虽然晋楚轩表面对她客气,可是午夜梦回,晋楚轩口口声声念着的那个人,是孙瑾姿。

同床异梦,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大的笑话了。

孙瑾梦想到这儿,心里的怒火顿时被挑拨了起来,她才是堂堂孙家的嫡出小姐,凭什么被这个孙瑾姿这个贱人处处抢走了风头,甚至连自己的夫君都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

“贱人,你去死!”

孙瑾梦似着魔了一样,手中的匕首接连在孙瑾姿的脸上划过,足足十几刀都未停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将心里的怒火倾泻而出。阅读qi-wen.com

”呵呵,孙瑾梦,我可怜你,我在九幽地狱,等着你……“

痛,已经失去了知觉。

孙瑾姿的气息,渐渐虚弱,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那,脸上,依旧是那副蔑视的笑意。

”去死!“

匕首疯狂的在孙瑾姿的身上砍着。

没有人数清,那一共是多少刀,就连一旁杀惯了人的黑衣侍卫,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几乎亲眼目睹了一具完整的身体是如何被砍得面目全非。

血,流了满地。

孙瑾梦发泄完怒火,这才缓缓的扶着一旁侍卫的手起来。

她用苏绣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污,一脸嫌恶,看着地上那个已经被自己砍得残缺不全的尸体,心里的不忿才稍微平息。奇闻网

”主子,这,该如何处理?“黑衣侍卫大着胆子问道。

步摇轻晃,薄唇微启,那五凤挂珠钗衬得她的面容,光鲜亮丽,仿佛她依旧是雍容华贵的太子妃,和刚才的杀人变态,判若两人。

“挫骨扬灰。”

孙瑾梦上了马车,冷冰冰的丢下这四个字,扬长而去。

也不知是在黑暗中过了很久,寻寻觅觅,仿佛看不到尽头。

孙瑾姿根本无法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那种被千刀划过的痛楚,仿佛折磨了她数万年。

诸天神佛,可曾听见她的祈祷,她不想死,她不能死。

她在痛苦中挣扎,在挣扎中绝望。

渐渐地,仿佛又听着耳边有两个小丫鬟的窃窃私语,知觉,一点点恢复……

“嘘,小点声,二小姐昨晚头疼,一晚无眠,好不容易才睡得香甜。”木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眨眨眼示意木覃过来,“让你拿扇子给小姐扇扇风,免得小姐热着了,又偷懒!”

木覃忍不住嘟嘟嘴,一副收到了天大的委屈的表情,蹑手蹑脚从门外进来,“木澜姐姐,你可错怪我了,刚才外面的小厮们都在说,宫中三年一度的女官考试发榜了,二小姐从数百名官宦世家小姐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将要被陛下册封为六尚女官。”

“真的!”木澜一脸惊喜,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那三小姐了,她怎么样?”

“还能怎样?名落孙山喽,不过仗着个嫡出的身份,也想比得过我家小姐,做梦。”木覃轻声冷笑。

她自小是被孙瑾姿带在身边的贴身丫头,宠惯了的,说话行事倒是根本不顾忌什么。

孙瑾姿躺在湘妃榻上,听到木澜和木覃的熟悉的声音,脑袋里“轰”地一下,一片空白。

莫非,她竟然是穿越到了两年前?

六尚女官!

朝廷有制,世家官宦的小姐,除选秀入宫外,另可参加女官选拔,择其优者录用,享有和朝廷臣子同等品阶,而在宫中,女官的身份地位,比起一些不得宠或者是非主位的嫔妃,更要尊崇。

孙瑾姿咀嚼着这四个字,却禁不住冷笑。

那一年,她以头名被皇上钦点为女官,一时之间在京城才名远播,可却正因为被册封为女官入宫,她认识了那个一辈子都不该认识的人,晋楚轩。

重活一世,她是从九幽地狱逃出来的冤魂。

过去曾经做过的傻事,她再也不会做了。

“二小姐,醒来了。”木澜听见床上动静,连忙过去扶着孙瑾姿的身子,“刚才木覃这丫头打听的消息,女官考试您得了头名。”

“我都听见了。”孙瑾姿扶着木澜的手,只是淡淡一笑,并未有半分的高兴。

只是再次看见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两个丫鬟,已经是隔世了,她不禁有几分唏嘘感慨。

“二小姐可没亲眼瞧见,三小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得脸都绿了。”木覃幸灾乐祸,还一个劲儿的描绘着孙瑾梦得知放榜结果后的气愤和郁闷。

“你呀,这张嘴。”孙瑾姿靠在湘妃榻上,不禁失笑。

罢了,也由得木覃去了。

只是提到孙瑾梦的名字,她的笑容多了几分意味难明的冰冷,上一世,那匕首砍了她无数刀,那种被活活凌迟的痛苦,至今仍是她的梦魇。

孙瑾梦,我曾说过,我在九幽地狱等着你。

既然你不曾来,我会亲自送你去。

“二小姐,二小姐。”孙瑾姿正出神,忽地,翠缕哭着跑进来,几乎差点跌倒,“您快去看看大姨奶奶,她都昏睡了这么多天,怕是不好了。”

“娘!”孙瑾姿心里一紧。

她突然想起来,前一世,就是她即将被册封为六尚女官之前,钱氏因为身患莫名的病症而导致昏睡不醒,之后人渐渐的变得痴傻。

听见钱氏不好,孙瑾姿脸色微变,立刻起身。

“二小姐,你慢点,慢点。”木澜紧紧的跟在孙瑾姿的身后,不忘絮絮叨叨的叮嘱,生怕自家小姐出个纰漏。

匆匆赶到钱氏居住的静心苑,远远地就听见里头一阵嬉笑。

走进一瞧,三两个负责伺候钱氏的婆子,正在赌牌吃酒,桌上摆放着一些碎银子还有一些赌具。

孙瑾姿和翠缕对视一眼,心里不禁一冷。

这些人,竟然敢明目张胆欺负母亲到如此地步,简直放肆。

“二小姐,救救姨奶奶,钟夫人那边传话来,说是姨奶奶等了痨病,不准大夫瞧,这些婆子眼见姨奶奶不受宠,一个个蹬鼻子上脸,只知道赌钱吃酒,都不愿伺候。”翠缕低沉着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她实在是没办法了。

钱氏平时在府中谨小慎微,更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引得女儿和钟夫人冲突,所以一向隐忍。

“混帐东西。”孙瑾姿怒斥,眼色一使,木澜和木覃两个顺手给了这几个婆子一个耳光,“我且去看看娘,她如果有什么好歹,我会亲自剥了你们的皮。”

“二小姐!”那些个婆子吃软怕硬,连忙磕头求饶。

第二章 又在动手脚

平时钱氏隐忍的性子,与世无争,所以他们敢凌辱主子,可是这位二小姐,虽然庶出,可自负名声在外,世家公子,敬仰着不胜枚举,因此阖府上下,谁都忌惮几分。

“木覃,你在这儿看住他们几个。”孙瑾姿不想和这些人废话。

“是。”

孙瑾姿转身进房,房中的摆设除了那张床,都已经被人搬空了,实在是寒酸得厉害。

想来是钟夫人趁着母亲病重,特意打发让人将家具搬空。

而更让她震惊的是,母亲躺在床上,蜡黄的皮肤,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几乎没有半分生气。

孙瑾姿的泪水,一下子如同泉涌。

这才几天没见,母亲怎么就虚弱到了这等地步?

好歹母亲也是出身定国候府的小姐,虽然定国候府并无实权,但侯府一向视将母亲视为掌上明珠,何曾让母亲受过这等屈辱。

“娘!”孙瑾姿轻轻的贴在钱氏的耳边唤道,可是却没有半分回应。

好在昔年,她曾经跟随鬼手神医季子学过医术,孙瑾姿轻轻的握着母亲的手,替她搭脉。

脉相,诡异得很。

以她的医道,也窥不破。

母亲真的是身患莫名病症?孙瑾姿不信,她只记得前一世,嫁入六皇子府后,曾经意外得知,当年母亲生下她以后,还曾有过一次小产,钟夫人却在母亲调理的药方里面下了分量不轻的藏红花,以至于母亲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这个所谓的莫名病症,莫非是钟夫人又在动手脚?

“二小姐?”木澜看见孙瑾姿有些出神,忍不住开口。

孙瑾姿这才回过神来。

又吩咐木澜去找些纸笔,自己写了一个药方,暂时用来护住钱氏的心脉,等到查明真相,才好对阵下药。

“翠缕,你去账房支点银子,待会儿去外面把药配了。”孙瑾姿将药房递给翠缕,吩咐道。

“是,二小姐。”翠缕看见钱氏总算有救了,喜极而涕,连忙小跑离开。

“哟,二姐姐看来是不把府中的规矩放在眼里了,母亲都说了,钱姨娘患有痨病,不准人靠近,你好大的胆子。”孙瑾梦站在门外挑衅,又用丝帕捂着自己的鼻子,仿佛嫌弃这静心苑的寒酸。

话音刚落,孙瑾姿缓缓而出。

只是她的眼神,和孙瑾梦触碰到的那一刹那,不由地让孙瑾梦倒退了几步,仿佛眼中狂卷着漫天的恨意,会将她一点点吞噬。

愣了片刻,她才回过神来。

她是这孙府的嫡出小姐,岂能在气势上被一个庶出的贱人给比下去?

“娘生病了,既然夫人不愿意让大夫救治,我自会安排。”孙瑾姿尽量按耐着内心的怒火。

要算账,不急,重活一世,她迟早要让孙瑾梦欠她的,亏她的,全数还回来。

”哼!“孙瑾梦嘴角尽是不屑,挑剔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几眼孙瑾姿,道,”庶出的果然就是庶出的,身上还沾了几分钱姨娘的穷酸晦气,二姐姐私自见钱姨娘,也不怕将这晦气传给了府中的人。“

”啪!“一耳光,清晰狠厉,重重的打在了孙瑾梦的脸上。

纵然孙瑾姿告诉自己,暂且隐忍,可是她也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羞辱自己的母亲。

原本涂脂抹粉的脸蛋儿,瞬间肿了起来,五指印清晰可见,孙瑾梦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孙瑾姿一个庶出的贱人,居然敢掌掴她?

“你敢打我?”孙瑾梦捂着脸上的痛楚,尽是不可置信,她堂堂孙府的嫡出小姐,却被一个庶出的贱婢给掌掴,岂有此理,“蠢奴才,你们几个没长眼睛?把这个贱婢给我绑了。”

一众丫鬟婆子,唯唯诺诺的跟在孙瑾梦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听到她发话,连忙一拥而上。

“谁敢!”孙瑾姿怒斥。

那淡淡的一瞥,却似风刀霜剑,透着深入骨髓的寒意,她就站在那儿,如遗世独立,气质风华,由不得给人一种自惭形秽的卑微。

丫鬟婆子一时之间,都被孙瑾姿震住了,犹豫不敢上前。

“怎么不敢!”孙瑾梦蔑视的扫了一眼孙瑾姿,嘴角尽是不屑,“一个庶出的女子,也不过比府中的三等丫鬟强一点,你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你和你娘都是下贱坯子。”

“啪!”一耳光,再一次,狠狠的打在了孙瑾梦的脸上。

木澜和木覃都看呆了。

以前她们小姐虽然自负声名在外,可在府中,对钟夫人和孙瑾梦母女却是百般隐忍,可是两耳光,下手狠厉。

一旁伺候的那些丫鬟婆子,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三妹妹是要和我论尊卑么?”孙瑾姿冷笑。

昔年,钱氏出身定国候府,乃是父亲孙富平明媒正娶的原配,侯府虽然尊贵,可惜却并无实权,加上母亲自从小产以后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父亲便将母亲贬为妾侍,迎娶了出身丞相府的钟夫人为正妻。

这一段往事,府中人人皆知,论起嫡庶尊卑,孙瑾梦未必能高贵到哪儿去。

更何况,定国候府乃是开国元勋之后,为晋国名门望族,其尊贵,远非丞相府可比。

真正论起出身来,钟夫人还差了钱氏一截,这大概就是钟夫人一直对钱氏心存芥蒂的原因。

孙瑾梦见孙瑾姿暗示到这一段过往,脸上涨得通红,这无疑比一个耳光扇在脸上还要让她无地自容。

“你们几个废物,去把这个贱人给我拿下。”孙瑾梦怒极,今天如果不给孙瑾姿一个狠狠的教训,她闷在心里的这口恶气出不出来。

“放肆!”木覃连忙拦在孙瑾姿身前,“谁敢碰二小姐,仔细你们的皮。”

“连她的丫鬟一并给我绑了。”孙瑾梦气急败坏,她堂堂嫡出小姐的威严,怎么能容得一个庶出女和一个丫鬟的践踏。

话音刚落,一个公鸭嗓子,略显慵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是要绑谁啊!孙大人,你府中可真够热闹的。”

“公公见笑了,小孩子玩闹罢了。”孙富平连忙赔笑,又恭恭敬敬的给来人引路。

孙瑾姿略微抬头,只见一个穿着四品总管服饰的宦官,带着几个小太监,手捧一道圣旨进来。

凭着前世零散的记忆,孙瑾姿知道,来人是皇上身边的内侍总管萧公公。

“爹!”孙瑾梦看见孙富平,连忙提着裙摆小跑过去,拉着他的手撒娇,“爹,二姐欺负我,这府中还有没有规矩了,嫡庶尊卑都没有了么,我正要让丫鬟婆子绑了她动家法,您可一定要替我做主。”

娇嗲的语气,孙瑾姿听了,都忍不住起了一阵鸡皮。

说她蠢,孙瑾梦蛇蝎心肠,前一世,孙瑾姿就领教过了,可如果说她不蠢,可却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领都没有。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孙富平在那位萧公公面前,恭恭敬敬,不敢得罪,谁主谁次,看来孙瑾梦是分不出来了。

“瑾梦,不得无礼。”孙富平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在萧公公面前,自己的两个女儿起冲突,这不说明他教女无方么?

平时孙瑾梦伶俐,颇得他的喜欢,可是谁知今天竟然这么不懂规矩。

“爹,连你都不替我做主了么?”孙瑾梦一脸诧异,气得浑身发抖。

她被孙瑾姿教训了两耳光,可是如今,就连一贯宠她,疼她的孙富平也不站在她这一边么?

“瑾梦,这是宫中总管萧公公,还不快见礼。”孙富平黑着一张脸,有些不悦。

孙瑾梦一贯眼高于顶,听到孙富平介绍,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太监,居然是宫中的总管太监。

连后妃皇子尚且都要给这位萧公公几分薄面,更何况她?

“萧公公。”孙瑾梦连忙屈身行礼。

“公公见笑了,一定是她们两姐妹玩闹。”孙富平连忙赔笑,气氛莫名的显得有些尴尬。

前倨后恭,思之可笑罢了。

“玩闹,咱家看不是吧。”萧公公玩弄着手上的扳指,虽然在笑,可是却无端给人一种疏远,“孙府的二小姐,乃是皇上亲自下旨册封的正三品尚宫女官,位阶尊贵,就连咱家都不能下令鞭打,可三小姐却要动家法,真是让咱家大开眼界。”

“尚宫女官!”木澜和木覃听到这四个字,禁不住大喜。

晋朝后宫,女官最高品阶也不过为三品,除了皇上身边伺候笔墨的正三品典御女官,就只有和她同阶的尚宫女官最为尊贵。

难怪能够劳动总管太监亲自来传旨,可见圣宠优渥。

孙瑾姿的脸上,却是平静如水。

重活了一世,该看淡的都已经看淡了,更何况,尚宫女官,看似尊贵,可是上一辈子,若不是这个女官的身份,她又何至于会认识晋楚轩呢?

萧公公忍不住暗暗点头,寻常人若是知道自己被特例册封为尚宫女官,早就喜出望外,可孙府的二小姐,却是喜怒不形于色,果然好修养,对孙瑾姿又另外高看了一层。

可他哪里知道,孙瑾姿却是想起了一些不该想起的往事。

“这,这……”孙富平一下子被萧公公的话,逼的说不出话来。

第三章 赔礼

圣旨已下,孙瑾姿的身份,就不仅仅是孙府的二小姐,乃是和朝臣享有同等品阶的尚宫女官。

“瑾梦,还不快给你二姐赔礼。”孙富平连忙呵斥。

赔礼?

孙瑾梦听到这两个字,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让她给那个贱人低头,不可能!

“还不快去?藐视宫中女官等同藐视皇家,不是你我担得起的。”孙富平黑着脸,怒斥。

孙瑾梦的手狠狠的握着,那如同葱管一样的指甲,似要在手心里捏出血痕来。

她抬头,孙瑾姿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丝毫喜怒,可那眼中,分明是不动声色的得意。那个贱人扇了自己两耳光,可是她却要给那个贱人赔礼道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二姐姐,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冒犯的。”孙瑾梦屈身行礼,草草的道歉了事。

孙富平也在一旁尴尬的缓和着气氛,“瑾姿,既然你妹妹都已经道歉了,这件事,就作罢吧。”

“父亲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妹妹年幼,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动怒了。”孙瑾姿微微一笑,端得是气度不凡。

只是心里,却隐隐的有些落寞。

她的这位父亲大人,眼中有的只是孙瑾梦这位嫡出女儿,何曾将她和母亲的死活放在眼里。

也罢,前一世,他将自己作为一个棋子嫁给六皇子,或许在那一刻,她就应该习惯了孙富平的冷漠。

孙瑾梦屈着身子,可那眼中,却如同疯魔一样,透着嗜血的恨意。

孙瑾姿洞若观火,岂会不知孙瑾梦的心思,她微微一笑,故作大方,连忙将孙瑾梦扶了起来,“三妹妹不用多礼,姐姐不会将这点记在心里。”

现在不是和孙瑾梦算账的时候,心高气傲如她,让她行礼道歉,这大概已经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了。

一个嚣张跋扈,另一个却是大度稳重,看在外人的眼里,自然已经有了比较。

孙瑾梦气得发抖,明明知道孙瑾姿是在装,可是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嗯。”萧公公很是满意,“这才是正理。“

又走到孙瑾姿身边,含笑将圣旨还有象征尚宫女官的官凭,交付给她,“从下个月起,尚宫大人就可以入宫了,每日您可以选择在宫中的官邸休息,也可以回府休息,皇上对尚宫大人,可是格外看重。”

“多谢公公。”孙瑾姿微微一笑,福身行礼,端得是稳重大方。

萧公公又寒暄了几句,无非是眼见孙瑾姿颇受皇宠,故意套近乎,而孙瑾姿也游刃有余。

孙瑾梦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像是空气一样,被人赤裸裸的忽视。

偏偏她这位孙三小姐的威严,还不敢发作,刚才已经尝到了这位萧公公的狠处,她只能站在那儿,不敢乱动一二。

“时辰也不早了,以后在宫中,咱家还希望和尚宫大人互相关照。”

“不敢,公公客气了。”

孙富平见萧公公准备走,连忙恭恭敬敬的送了出去,虽然平时极为宠爱孙瑾梦,可是眼下,却根本没有心思搭理她。

饶是孙瑾梦现在有活剥了孙瑾姿的心思,可是那圣旨还有尚宫女官的官凭,却由不得不让她忌惮一二。

孙瑾梦狠狠的跺脚,脸色阴沉,瞥了一眼身后的丫鬟婆子,“我们走。”

“不送。”孙瑾姿微微而笑。

“二小姐。”木澜忧心忡忡,眉头微蹙,“三小姐在府中一向跋扈,又得老爷的宠爱,今天您还掌掴了她两个耳光,这以后……”

话还没说完,木覃有些满不在乎的撇撇嘴,“怕什么,二小姐现在是尚宫女官,三小姐虽然是嫡出,可也不过是民女,还敢越过二小姐不曾?”

孙瑾姿有些无奈的摇头。

得罪孙瑾梦,这是迟早的事情,更何况,前一世,那被折磨了千刀才死的痛苦,孙瑾姿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孙瑾梦。

眼下,反倒是母亲的病症,更让她悬着心。

下毒?有人暗害,这偌大的孙府,却无半点让她信任的人。

对了,怎么把小舅舅钱钧忘记了!

定国候府乃是世家大族,常年在新野一带,甚少进京,侯府一族,几乎都是靠着祖荫过日子。

可唯独这位小舅舅,却是不甘世家贵族的安稳,当年甚至冒名从军,气得外祖父派遣小厮追了三天三夜,也没能将他这位小儿子追回来。

如今,小舅舅官拜从三品武威将军,虽然不算位高权重,但却对她这个外甥女还有娘都十分关心。

犹记得那年,那个身着锦衣玉带,一身铠甲的男子,提着野熊的熊皮入孙府来,高大的身影透着几分沙场征战后的杀伐之气,奔波了千里,就只为了将意外得到的熊皮留给母亲制作冬衣御寒。

“木澜。”孙瑾姿想到这儿,心中一动,算算日子,下个月征讨南疆的大军回朝,小舅舅必然会在其中,“你派人送信给小舅舅,若是他下个月进京,让他务必要来孙府探望母亲一趟。”

“小姐,您不送信给舅老爷,他也会来探望您和姨奶奶的。”木澜轻声笑道。

“还是送个信,稳妥一点。”孙瑾姿忍不住叮嘱,如今,能够为母亲做主的,定国侯府暂时指望不上了,大概小舅舅那儿,或许还是个希望。

木澜见孙瑾姿一脸正色,虽然并不知道自家小姐在想什么,但也意识到事情严重,“是,奴婢马上下去办。”

话音刚落,翠缕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忧心忡忡的进来,手上还是孙瑾姿之前留给她的那张药方,可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二小姐,这可怎么办,账房那边说不能支银子给姨奶奶拿药。”翠缕急的都快哭了,她是跟随钱氏陪嫁过来的,主仆感情极深。

“不给银子?”孙瑾姿娥眉微蹙,“怎么回事?”

“奴婢去领银子的时候,正好碰见钟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秋蓉,说什么这个月的月例银子已经发了,不可能为了姨奶奶再破了府中的规矩,可是,姨奶奶的月例,从来都是克扣了十之八九,平时贴补生活用度都不够,现在哪来零钱来抓药啊!”

翠缕说着说着,委屈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那些人,莫非是真的要逼死姨奶奶么?

刚才在账房中,翠缕都已经给秋蓉跪下了,苦苦哀求,可是后来,却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给她。

孙瑾姿冷笑,眸中的寒意,莫名的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诡异。

她回头,四壁皆穷,母亲昔年陪嫁的积蓄,也都所剩无几,而她身上除了几两碎银子,再无其他。

上一辈子,她只会默默的忍受,依靠自己在京中士子的声名,变卖字画,换来和母亲的平凡度日。

可于权谋之道,孙瑾姿却一窍不通,以至于后来被孙家当作弃子,被孙瑾梦活活折腾死。

钱的重要,不言而喻。

好在,刚才萧公公除了送来册封的圣旨和尚宫的官凭,另有三千两银子,她是应该看看,有什么生财之道了。

“木覃,我们两个换身男装,去外面走走,给母亲配药去。”孙瑾姿沉吟了片刻,心里约莫已经有了主意。

“好的,小姐。”

……

“站住!”京城南门大街上,十几个小厮拿着棍棒,追赶着一个落魄书生。

“你们几个,从那边的小街包抄过去。”

孙瑾姿刚去药店抓了几副药,和木覃漫无目的的逛着,究竟拿着这剩下的几千两银子做点什么,一时半会儿,她还拿不定主意。

忽地,一个落魄书生撞到了她的身上。

“小,小姐,唐突了,在下唐突了。”书生抬头,看见孙瑾姿是一身公子哥儿的打扮,有些诧异,明明刚才他撞到她的胸前,清晰的感觉对方是个小姐,怎么会是个男人。

书生的脑子有些木讷,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

“在那儿,追。”小厮看见书生就在不远处,抄着棍子就追了过来。

“对不起,这位公子,下次有机会我再向你道歉。”书生一脸惊恐,看见那些小厮追了过来,吓得脸色苍白。

正准备要逃走,孙瑾姿连忙拉住了他,眉目之间,却是止不住的惊喜。

孙瑾姿没有想到居然会遇见了他,墨桓。

她很清楚,前一世,如同异军涌起的墨氏钱庄,席卷整个晋国,甚至钱庄的分号,都已经开到了南疆和突厥等地。

短短两年的时间,墨桓就是一个奇迹的存在,从一个落寞的书生成为了晋国首屈一指的富豪,多少达官贵族先要结识这位晋国首富,或者是在墨氏钱庄入股,可都苦于没有足够的势力,能够让墨桓屈服。

因为这位晋国首富,除了掌控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在朝中的权势斗争中,也隐隐可以看到他的影子。

“你不用走。”孙瑾姿微微而笑,不动声色。

第四章 不还钱,你就还命

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谁都清楚各自的发展和结局。

如果在墨桓落寞的时候帮他一把,孙瑾姿的背后,就等于有了这位晋国首富的支持。

“这,这……”墨桓正犹豫间,那几个小厮,就将他围困住了。

“我呸,跑的还挺快,在我们店里白白住了那么些天,欠了五十两银子,就像跑?”小厮说着,一棍子朝着墨桓的脑袋就要打下来,“不还钱,你就还命。”

“住手!”孙瑾姿喝止,说话间,手里已经拿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这钱,我替他还了。”

墨桓本以为,这几棍子下来,他不死也要偿命,可没想到,孙瑾姿居然会拿一百两银票来救她。

小厮看见银子,嚣张的气焰,顿时短了半分。

接过银票,嘴里还不忘嘀咕着,“有病吧,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愿意花一百两银子替别人消灾。”

木覃站在孙瑾姿身后,有些不解。

小姐这是犯糊涂了?

好容易被册封为尚宫女官,皇上赏了三千两银子,小姐和姨奶奶就指望着这点银子过日子了,谁曾想小姐竟然为了这个书生白白的花了一百两。

“多谢公子,君子本不应受嗟来之食,这个银子,在下一定想方法早日奉还。”墨桓躬身致谢,虽然全身狼狈,可是礼数却不欠缺,“在下墨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孙瑾姿微眯着双眼,心思却是飞快的动着。

要让这位未来的晋国首富将自己视为知己,绝对不是简简单单一百两银子救他于水火之中这么简单。

有关这位墨桓公子的身世,昔日和四皇子晋楚轩在一起的时候,孙瑾姿就有所耳闻,那个时候,对于墨氏钱庄,晋楚轩也想插手,所以对墨桓的身世调查的十分清楚,只可惜后来功败垂成,以他的势力,也无法对墨氏钱庄染指一二。

“墨氏,可是前朝大儒墨非之后?”孙瑾姿故作诧异。

”正是,只是可惜后代子孙不肖,在下参加科举三次,却依旧名落孙山,实在有辱门楣。”墨桓见孙瑾姿提及自己的前辈先祖,脸上略微露出了几分亲昵。

只是三次科举不中,又留在京师应考,这才花光了身上的积蓄,欠了那客栈老板五十两银子,想到这儿,墨桓原本有几分骄傲的性子,顿时也有些难堪。

孙瑾姿抿唇,微笑。

手中折扇轻摇,端的是风度翩翩,气质不凡。

“公子想来入魔障了,何必只放眼于庙堂之高,不看一看江湖之远了?我观公子有陶朱管仲之才,不一定要入朝为官,才能施展平身抱负。“

墨桓本来和孙瑾姿只是客套,可听到这句,恍若眼前一亮,大有几分遇到知己知音之感。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

恍若坚守了十几年的经世治国的理想,在一刹那之间,被孙瑾姿的三言两语,挑动了。

”这儿是两千两银子,就赠与公子了。“孙瑾姿微微一笑,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而她不过是在恰当的时间,推动了一下而已,”以前曾听闻江浙一带,商人之间相互交易,常常挑了十几担的铜钱,奔波几千里,若是公子能够设立钱庄,解决这等困扰,来日不可限量。“

墨桓眼里,尽是难以置信。

手中握着那两千两银票,如同火山石一样的烫手。

可更让他瞠目结舌的是,孙瑾姿的三言两语,恍若将他从梦中点醒,活了十几年,好像都不如这一刻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

”公子!“墨桓正想问问孙瑾姿的名字,可下一秒抬头,哪里还看得到她的人影。

大街上,人潮涌动。

墨桓手里握着那两千两银票,顿时痴了。

孙府,正门。

宝蓝色的银顶小轿,随身伺候的丫鬟婢女,一字排开,已经恭候多时了。

孙瑾梦故意选择姗姗来迟,刻意让孙瑾姿在府门前候了小半个时辰,大概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她这位孙府嫡出小姐的尊贵来。

木覃给孙瑾姿系上一顶灰色银鼠斗篷,看着自家小姐不过一身极为淡雅的衫裙,略微别着几个银簪子,比起孙府的婢女装扮得略微强点,心里忍不住嘀咕。

“钟夫人是将小姐视为三小姐的婢女了么?只安排人送来这些衣服,今天是庆王妃相邀赏花,那么多的世家公子和小姐,这不是刻意让小姐出丑么?”

“木覃!”木澜连忙打断木覃,轻轻摇头,示意不可。

虽然自家小姐如今已经是正三品的尚宫女官,但毕竟人在屋檐下,少不得要看钟夫人几分脸色。

木覃大大咧咧的,这些话传到钟夫人那儿,只怕会引来不小的风波。

木覃努努嘴,并不放在心上,她的眼里,一贯都只有自家小姐,加上孙瑾姿处处维护,胆子是极大的,“小姐也是,几千两银子白白的就送给人了,这下倒好,连给自己买衣服的钱都没有了。”

孙瑾姿的嘴角,依旧噙着一丝从容的微笑。

虽然身上的衣服朴素,简单,乍一看虽不起眼,可却难以遮掩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绝代,美人如斯,大概就是如此。

“小妮子的嘴越发厉害了,连我也埋怨上了?”孙瑾姿捂嘴轻笑,并不着恼。

一旦墨氏钱庄开办,遍布晋国,她今天两千多两银子的付出,来日的收获,不可估量,只是这其中的原委,旁人难以理解罢了。

“这都是小姐惯的,木覃这丫头,迟早会毁在她这张嘴上。”木澜在一旁忍不住插嘴,又细心的替自家小姐整理好衣服的褶皱。

孙瑾姿愣了片刻。

她依稀记得,前一世,六皇子倾尽最后一丝力气,送自己和母亲出京,而木覃为了掩人耳目,在王府假扮自己。

虽然并不知道她的结局,但是,木覃,以她的这番伶牙俐齿,到最后,孙瑾梦又如何会轻易放过她?

只是那个时候,孙瑾姿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又能庇护身边的人?

想到这儿,孙瑾姿的眼眸略微涌起一片寒意,如同秋风肃杀,冷意涟涟,既然重活一辈子,上一世发生的那一切,她绝对不容许再次发生。

“哟,二姐姐早到了!”一声轻笑,灿若银铃,将孙瑾姿从前一世的梦魇中唤了回来。

孙瑾梦穿着一袭极为繁复的浅紫色蜀锦长裙,挽着京中女子时兴的堕仙髻,那翠翘金雀步摇,八宝翡翠金钗,衬得她明艳夺目,宛如盛开的牡丹,美轮美奂。

她刻意和孙瑾姿站在一起。

耀眼夺目的衣饰,恍若孙瑾姿站在她的身边,寒酸的如同婢女。

这样的优越感,孙瑾梦很是满意。

“时辰不早了,我们出发吧。”孙瑾梦扶着婢女的手,嘴角始终洋溢着一抹得意的冷笑。

小雅扶着自家主子,嘴里还不忘了恭维一二,“小姐这是将二小姐彻底比下去了,待会儿不知道六皇子见到小姐,还得多么惊艳了。”

“就你嘴甜。”孙瑾梦被哄的心里美滋滋的。

六皇子?

孙瑾姿听到这三个字,不禁愣了,恍若隔世。

他,可还好?

上一辈子,就是错过了六皇子晋楚裴,爱上了四皇子晋楚轩,才会成就了那段冤孽,而这一辈子,她不会再错过了。

那顶宝蓝色的银顶小轿,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远去,孙瑾姿看着自己的那顶破败的青色轿子,并不在意,依旧扶着木澜的手上了轿子,扬长而去。

……

庆王妃相邀游园赏花,果然十分热闹。

府门前,几十辆轿子,马车,川流不息,十分拥挤,这京城几乎所有的世家小姐和公子,都云集于此,为的倒不是那王府中新开的洛阳牡丹,却是趁此机会,能够觅得如意郎君。

孙瑾梦一袭价值千金的蜀锦长裙,刚一下轿,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瑾梦姐姐,今天还是你最漂亮,这身蜀锦的长裙,只怕要耗费十几个绣娘小半年的功夫才能赶制出来了。”礼部尚书家的李小姐连忙恭维道,眼里却是忍不住的羡慕。

虽然她的父亲和孙富平同样都是尚书,可是孙瑾梦却是宰相的外孙女,这样奢华的衣饰,不是她能问津的。

“呵呵,瑾梦姐姐,只怕今天你一出现,那些公子还不都看傻了眼。”御史令的孙女长孙小姐轻声笑道。

孙瑾梦宛如众星捧月。

她很满意这些人艳羡的目光,想到待会儿六皇子见到自己的时候,一脸的惊艳,她的心脏,顿时扑腾的跳动,原本骄横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少女的娇羞默默。

“咦,瑾梦姐姐,孙家的二小姐呢?”李小姐环视四周,迫不及待的张望,“这一次,皇上亲自下旨,册封孙二小姐为正三品尚宫女官,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宠,我还指望着今天的赏花宴,能亲眼目睹孙家二小姐的风采了。”

“是啊!”周围的那些女子,都忍不住点点头。

对于孙瑾姿,她们都只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传言孙家二小姐,才名卓著,在士林中享有极高的声望,而且这一次,更是从无数世家小姐中脱颖而出,成为破格册封的正三品女官,早已经在京中传的沸沸扬扬。

孙瑾梦脸上闪过些微不悦。

庶女成凰:二嫁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庶女成凰 或 二嫁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闹洞房第2章恶魔的惩罚第3章豪门沈家第4章引狼入室第5章生娃有赏第6章艰难的独处第1章闹洞房这就算结婚了?没有奢华盛大的排场,参加的宾客也只是与沈家往来密切的寥寥数人。婚礼,草率得像是一场游戏。后悔吗?不曾!可愧疚总还是有的……咚咚,有人敲门。曼亚翘起眼,瞥向大门。虽然婚礼简单,但僵着嘴角微笑应酬了一天,她实在没有精力应付了。咚。想装睡,可门外的人耐性非凡。躲不过去,曼亚提起婚纱蓬蓬的裙摆

  • 《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废柴,毁容身死第一卷第2章穿越,狂傲鬼才第一卷第3章惊,奸夫出现第一卷第4章羞辱,退婚书第一卷第5章狗眼,看人低第一卷第6章结仇,五公主第一卷第1章废柴,毁容身死夜凉如水。云水国青城水家。“啊……”一道惨叫声从水府一处阴暗的柴房里传出,振聋发聩,好不凄厉。破旧的柴房里,一名黄衣少女立于一侧,正一脸恶毒地盯着角落里的人,一只手上握着散发臭气的瓶子,另一只手上捏着一根粗长铁鞭。一名白衣少女蜷

  • 《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嗨,姐夫第2章你是不是傻第3章只是想她了第4章能不能不要再联系了第5章社会好复杂第6章你那么确定我会跟她结婚第1章嗨,姐夫安小绪刚从酒店回到家里,继母李淑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妈,怎么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李淑华命令般的声音,“今晚和你姐夫家里人见面,穿得正式一点。”她嗯了一声,李淑华说了地址,然后就挂掉了电话。安小绪撇撇嘴,将手机放在一边,洗了澡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昨晚被折腾了一晚,她感觉像是

  • 《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目录预览:第1章情人节第2章一夜噩梦惊醒第3章踹他第4章这么不知检点第5章干涸的血迹,炫目第6章容易受惊的女人第1章情人节一年一度的情人节之夜,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幸福甜腻的味道。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甜蜜相拥的情侣,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鼻而来,静谧的夜染上了迷醉而暧昧的色彩。“梦乡”会所的一个奢侈豪华KTV包间。苏紫虞喝得有点多了,舌头阵阵发麻,莹白的脸已经染上红霞,灵动的大眼睛里,水汽氤氲间带着几分迷蒙。“小

  • 《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目录预览:第1章喜当娘第2章我的肚子太不争气第3章坑爹的穿越第4章惊魂白蛇第5章本座就是你夫君第6章夫人放过我啊第1章喜当娘“月姐姐,我们当真要杀了她?”“湘妹,不杀她,她一醒来,我们将她推入碧岭池中的事情就会暴露,谋害未来的蛇子,灭杀九族,你觉得你我还有活路……”“可是……”“别在可是了,要是她醒了,一切都晚了。”率先开口的女子声音喏喏,似乎有几分的迟疑,后面开口的女子却是语气狠戾,散发出来的杀意让顾青岚忍不住皱起

  • 《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目录预览:第1章崖底重生第2章银发男子第3章五小姐变了第4章回府第5章初次过招第6章很好,懂得欲擒故纵了第1章崖底重生残阳如血。悬崖边上,女子已经退无可退,只需再往后一步,便是万丈深渊。“玉玲珑,你已经无路可退了,若是交出碧玉玺,我们可赏你个全尸!”步步紧逼的几个男子寒气毕露,几支枪,却是同时对准了眼前的女子。仿佛,她不过是他们手中待宰的绵羊。而事实上,女子现在确实深陷绝境,无路可逃,腹部中弹,鲜血汩汩直冒,小腿

  • 《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假面的婚礼第2章莫安夏VS穆追风第3章事发第4章拒绝的权利第5章妥协第6章竟然是他第1章假面的婚礼这是一场婚礼,婚礼的主题是假面的婚礼。所以,新郎和新娘脸上皆是戴着一幅蝶形镶钻面具。婚礼的LED背景板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今天新郎和新娘的名字,穆追风&叶如歌。莫安夏穿着雪白的大拖尾婚纱,有点无聊地站在婚礼的舞台上,微微侧着脑袋,仰头望着眼前的男子,今天的新郎,穆追风。男子挺拔颀长的身材配上修身俊雅的燕

  • 《毒宠万兽太子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毒宠万兽太子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毒宠万兽太子妃目录预览: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章女人,别被孤王找到第一卷云落归离第2章柳园,戏演的太差第一卷云落归离第3章挟持,只想好好说话第一卷云落归离第4章说谎,万鼠噬身第一卷云落归离第5章下跪,不会放过你第一卷云落归离第6章进宫,狗血淋头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章女人,别被孤王找到盛夏七月,烈日炎炎,皇家别院的一座山崖下,却是阴凉宜人。一个俊美到妖孽的男子斜卧在软塌上,精美绝伦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眼神却慵懒而随意,偶尔目光一转,流丽万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