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辣妈的娱乐生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11: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辣妈的娱乐生活

第一章 前狼后疯狗

夜,已深。原文http://www.qi-wen.com/

今夜的B市雷雨交加,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华街,蓝调酒吧后巷传来声音。

“站住,别跑。”男人凶恶的声音,在淅沥沥的雨里传来,同时有追逐的脚步声。

伊佳雪身穿白色短裙,顾不得雨水打落在她身上,跑的有些狼狈,面对几个壮汉的追逐有些力不从心。

该死的,老娘好歹是神偷,偷了十九年,何时换别人来偷我东西,而且是心脏,向霖你为了我这颗心脏真是下了不少功夫,你想要,等下辈子吧!老娘就是将心脏挖出来喂狗也不要落在你手里,哼!

“老大那女人在那里。”一个小弟似的狗腿男指着伊佳雪的方向急急忙忙说。原文http://www.qi-wen.com/

领头男人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冷冷的说:“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吃了很多迷-幻-药,跑不了多远。”

“是。”其余的六名属下齐齐回应。

伊佳雪指甲已经戳到肉里,药力挥发越来越快,只能用疼痛来唤醒最后一丝理智,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她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前面一扇小门被推开,一个酒吧服务员装扮的男生手里拎着垃圾走了出来。

在男生往前走去扔垃圾的空档,伊佳雪飞速跑了进去,是厨房,里面一片昏暗,药力发作她眼里的东西都被幻影重叠,再生出好多影子,甩甩头极力保持清醒。

扔垃圾的男服务员走了进来见伊佳雪的身影大叫:“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伊佳雪背靠着墙,头微微向前,又用力往后重重一磕,后脑勺钻心的疼,让她暂时意识清醒,眼神看向男服务员的方向毫无焦距,顿了顿,开口:“在这里穿成这样的女人,你说是干什么的?你是新来的吧,连姐姐我都不认识,不想混了?”

伊佳雪只是瞎蒙,没想蒙对了,以她的了解夜场无论怎么,气势最重要。原文http://www.qi-wen.com/

这男服务员真是今刚上班,认识的人没几个,听见伊佳雪蛮横的口气,以为她是这里的大姐大,愣是没敢再出声。

伊佳雪感觉药力再次袭来,不敢多留,同样的方法不是对任何人都管用,冲他一招手,“你过来,老娘喝多了,扶我出去。”

男服务员上前乖乖扶着路遥往外面走去,没敢再出声。

快到舞池,伊佳雪找借口推开男服务员,自己往外走,刚走两步,门口几个壮汉四处张望,倒吸一口气,她飞速转身往里跑,上电梯,那几个怎能不认识,这几天被关押都是他们看着她,烧成灰都认识。

与此同时,几个壮汉也看到了伊佳雪都身影,往里追去。

眼看人要过来,伊佳雪将电梯的按键按了N多次,差点按坏,终于最后一刻门关上,伊佳雪随意按了比较大的数字,这样她还可以多喘口气。

叮~电梯门开,伊佳雪身形不稳的走出来,在外人看来她喝多了,只有她自己知道眼前过去一个服务员都好几个影子。网站qi-wen.com

“老三电梯在哪层停的?”男人的声音从安全通道传来。

伊佳雪想骂街,你妹的要不要这么敬业,为了抓到我竟然爬楼梯,这里可是十五楼,这速度真够快的,保守估计比她还快。

走了两步听到脚步声,不由她多想随意推开一间包房的走了进去,保命要紧。

可……这尼玛什么情况,后面的疯狗还没甩开,看来又招惹了一帮狼,且是色狼,狠狠一掐自己手腕,保持清醒看清里面情况,男男女女衣不遮体,大约二十人,场面少儿不宜。

伊佳雪勉强一笑,故作镇定的说:“大哥大姐们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步子慢慢后移,转身欲拉门,手腕被重力扣住。

来人长相一般,左脸有刀疤印,一看就是刀口上讨生活的,手劲很大,且是巧劲,伊佳雪勉强勾勾嘴角,手腕也暗使劲,想挣脱可惜无用,只好转变策略,顷刻间眼泪积满眼眶,神情可怜巴巴如同被世界遗弃的女人,“这位帅哥,我真的是无心之失,我本意只是来捉奸的太匆忙没看包厢号就闯了进来,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孩子,老公又出轨了,你就看在我爹不疼,哥不爱,老公都守不住的情况下就饶了我吧。奇闻网

男人面无表情,嘴角一勾,眼神瞟向后面,手劲一直没松,后面一小弟得令,将一白色小东西放到酒杯里,对包厢里的女人一挥手,“你们先出去。”

女人们见这情形慌慌张张,拉好衣服跑了出去。

刀疤大哥将伊佳雪强行拽到桌前,接过小弟手中的酒杯,笑的狂魔乱舞,“你突然闯进来,扫了弟兄们的兴致,将我手中这杯酒喝了,就放你走,如何?”

伊佳雪眼神模糊,已分不清,不过他的话倒是听到几分,就一杯酒?不由她多想,被拽的手臂,手里已经多了一份冰凉,她知道那是酒,强行使自己镇定,端起酒杯只是一口,她已嗅到药的成份,来不及吐,刀疤男已经强行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手压着酒杯,液体灌满她的口腔,少分滑到肚里,有些顺着嘴角流出,呛得她直咳,身体已经被药剂催化没有一点力气。

第二章 我不认识你

倘若现在不逃走,真成了这些男人的美餐,酒杯一空,刀疤男放开伊佳雪,伊佳雪弯腰努力咳,可她知道这些都无用了,已经到了肚子,身体已经有了反应,可见他们下了很纯的量。

微抬眼,看到离自己最近的刀疤男,正笑的猥~琐,其他小弟也站在一边放声大笑,离她的距离不是很近。

伸手在大腿上狠狠一扭,顿时清醒片刻,她用尽全身力量,一脚踹上刀疤男的命根子,不等众人反应,下一秒大步向前跑去,拉开门就逃。

“啊!”刀疤男杀猪一样的惨叫声,从后面传来,小弟们也顿时反应过来,有人命令,“追,该死的女人敢踹刀哥。来自qi-wen.com

伊佳雪出门已分不清方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踉跄的往前跑,回头几个男人已经追来,黑压压一片,每个人都出现好多身影,眼神越来越模糊。

无论这些人是刚才包厢里的,还是向霖派来的,只要被抓到她的下场都很惨。

前方也是黑压压一片人群,站在原地,她不知如何是好,迷~幻~药让她分不清人的长相,且每个人都出现好多个,小小走廊,两边加起来不过十几人,在她眼里就如上百人般,让人喘不过气。

又一次一拧大腿,生生的掐了一条小口,火辣辣的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最怕疼了,前方来的人看不清面貌,但有一种正派的气氛,大步上前,扑到领头人的怀里,淡淡薄荷香包围了她,死死抓住那人的衣服,眼泪夺眶而出,“老公你怎么才来,后面这些人我不认识,老……老公,就算你有了小三不喜欢我了,我可以带孩子离开的……我可以答应你,我们离婚,好不好?可后面这些人我真不认识。”

男人嫌弃的低头看着扑在自己怀里,死死抓着他昂贵西装的女人,狼狈不堪,谁会喜欢水鬼?一把推开她。

伊佳雪身上已经没了多少力气,这样一推,直接倒在地方,她目光呆滞,眼神空洞,已经分不清男人的正确方位,可她明白这样被推开,他不会救她,而今天她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我不认识你。”男人冷冷的说。

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如果回音壁一遍遍传进她的耳里,将她仅有的希望打破,已经没有力气挣zha,后面包厢冲出来的小弟见伊佳雪倒在地上,上前如同托死尸般一左一右将她架回包厢。

男人推开伊佳雪,眼神一直在她的身上,头发还滴着水,衣服也被打湿,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白色称显她清纯的气质,被托走时,他从她的眼里看到绝望,豆大的眼泪从眼眶一滴滴掉出来,她没有哭,没有大叫,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更像被全世界遗弃的巴比娃娃。

“爷,刚才这拨人就是让小强丧命的人,遇见了,要不要给他们一点教训?”凌风上前汇报,没有同情伊佳雪,倒是这拨人让他兄弟丧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被称为爷的男人,大约二十三四,长相英俊,听到禀报,眼神一眯,如帝王般冷冷开口:“去吧,血债血偿,让小强泉下有知。”

“是。”凌风得令,领着几名手下,赶去伊佳雪所在的包厢。

门从外面打开,凌风几人冲了进去,被称为爷的男人站在门口,冷眼着里包厢内的一切。

伊佳雪被托进去,几人围着她,对她拳打脚踢,尤其刀疤男每一脚都踹的极狠,嘴里还张扬将伊佳雪分给手下兄弟玩。

凌风几人进去,没有废话,一对一,直接将刀疤男的人放倒,过程不到十秒,伊佳雪神志不清,两股药力在她体内串流。

凌风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伊佳雪,见她脸色通红,就知道被人下~药,“爷,这女人怎么办?”

被称为爷的男人,冷冷扫了一眼,帅气的五官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声音如冰,“将他们几个衣服扒了,动手要小强命的以命抵命,其余的仍到大街上。”

“是。”凌风边说,手边几个兄弟已经扯开了他们的衣服,然后将人拎走。

包厢内顷刻间只剩下百感煎熬的伊佳雪,和被称为爷的男人,男人眉毛一挑,随手关上包房门,一步步走到伊佳雪身边,将她抱起,放到沙发上,俯身压了上去,对伊佳雪他毫不恋惜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此刻,伊佳雪早已神智不清,被人压在身下,没有睁眼,有的只是被殴打的疼和啃咬般的吻,传遍全身的火辣辣的疼,最后反反复复,在晕死与疼之间徘徊。

…………

凌晨。

伊佳雪再次醒来时,已经四点多,身上就多了一条毯子,浑身传来钻心的痛,尤其大腿间传来火辣辣的疼,她猛的起身,就看了红色沙发,她刚才起来的地方一片深红,那般刺眼。

抬眼看到一片狼藉的地上,全是男人衣服,如恶梦般将她包围,没有眼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

第三章 那张膜破了

苦苦守了十九年的那张膜破了,她也不再是以前的伊佳雪,一切都变了从她几个月前回柳家开始。

她不是矫情的人,昨夜是一场恶梦,她是不是该感谢向霖,要不是他下了迷~幻~药,也不会使她忘记昨晚发生什么,很好,只要结果,不要过程,就当被狗咬了。

失去了一张膜,换来一颗还在跳动的心,值了,不然现在她那颗跳动的心应该被人挖出装在别人身上了。

苦苦一笑,低头看到自己衣服已经被撕成几片布,身上还有很多淤青,和零零散散的吻痕。

抓起一旁的西装外套随意披上,往外走去,每走一步双~腿~间都在抗议,一个字疼!

再怎么,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快速走出包厢,以她偷儿的本事,随便偷了一件女式运动装,将全身的淤青和吻痕遮住。

男式西装外套被她随意扔在地上,心情不好,更没发现,那件男式西装外套的昂贵价值。

进了电梯,门没合上,走进来一个长相很挫,身材很挫,但身价不挫的男人,以她的眼光,这男人身价不低,有一股官的味道,应该是搜刮。

伊佳雪嘴角一扬,就是他了。

男人进电梯,两人一起下楼,一楼,出门一瞬间,伊佳雪低头快速离开,出了酒吧门,手里多了一个男款钱包,拉开钱包里面有一沓现金,其余都是各种卡。

伊佳雪面无表情拿出钱包里所有现金连几毛钱都没有放过,再三确定没有多余可以拿的,直接将钱包扔进路边垃圾桶,动作漂亮潇洒,转身打车离开。

“去,桥梁口。”上车,伊佳雪平静的跟师傅说着地址,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桥梁口是一个通风地道口,天刚蒙蒙亮,地道口内休息的人们还没散去,伊佳雪刚走进去,大家都纷纷围了上去。

她用手绢遮住了半张脸,如仙子般将偷来的钱分给里面的老弱病残,转身离开,未留下字子片语,大家早已见对不怪,他们一直以为她是哑巴。

从通风口出来,走了一会,伊佳雪扯去手捐,用力呼吸早晨新鲜空气,活着真好,她以为自己活不到今天,从没感觉日出好看,今天是个例外,那张膜没了,也不能影响她的好心情。

古老的小区,同样不缺乏热闹,这就是没钱人的生活。

伊佳雪轻轻打开家门,轻手轻脚的换上拖鞋,刚走两步就看到母亲正端正的坐在沙,神情不是很好。

“妈,起这么早?”

伊含芳上一秒还无比生气的表情,下一秒已是一副担忧不已,起身两三步走到伊佳雪身边,拉起她的手放在手心,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伊佳雪慌了,她很少见到母亲哭,就算任虹来找她们母女两的麻烦也没见伊含芳掉过泪,“妈……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要哭,出什么事了?”

“雪儿,妈妈对不起你,从小让你跟着我吃苦,你快走吧,我不知道几天前,你爸爸带你回去干什么,可现在我知道了……妈妈绝对不会同意你将心脏捐给别人,你爸爸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见到你的时候留住你,妈妈……妈妈不能这么做,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不用管我。”伊含芳越说越激动,从一边拖出她早已为伊佳雪准备好的行李,塞到伊佳雪手里,拼命将她往外推。

“妈……”伊佳雪撕心裂肺的一声,将伊含芳的思绪拉回,在看到妈妈的眼泪时,她的眼泪也早已决堤。

这是与她从小一起相依为命的妈妈,她不能将妈妈独自一人留在这里。

“妈,你跟我一起走,我们一起离开。”

伊含芳摇摇头,擦了擦眼泪,幸福的笑了,“你知道妈妈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在舞台上跳一支独舞,前段时间有舞者比赛,妈妈已经通过了初选,你知道妈妈的年龄能参加已属不易,所以妈妈不会走,如果妈妈顺利进入十强,八个月后你会在电视上看到妈妈,你要相信妈妈。”顿了顿,手指轻轻擦拭了伊佳雪脸上的泪水,接着说道:“你走吧,你爸爸找的是你不是我,他不会为难我的,再过段时间妈妈要进行培训和各项比赛,虽然前期的比赛只是私下,并没有媒体,但是那样妈妈也很开心,你了解妈妈的。”

“妈……”她了解,她无比了解,从小妈妈就教她跳舞,她知道妈妈的舞蹈梦。

“乖,如果妈妈八个月后没有进入前十强,妈妈也相信你可以完成我的舞蹈梦……”

叮咚……

门铃如同催命的符号,一遍遍响起,伊含芳将伊佳雪护在身后,自己上前在猫眼上看,浑身一怔。

回头有些惊慌的拿起行李,拉着伊佳雪走到阳台,打开窗户,直接将行李扔了下去。

“妈,你这是干什么?”伊佳雪不明。

伊含芳故作镇定,拉着伊佳雪的手微颤,却还是鼓起勇气说:“雪儿,从这里跳下去,这是二楼,跳下去不会有事。”

“妈,是不是柳进福来了?是不是向霖想要我的心脏?”伊佳雪问,除了柳进福她想不到别人。

第四章 要早产

叮咚……门铃一次次响起……

伊含芳依依不舍地摸摸伊佳雪的头发,笑着说道:“雪儿你有没有讨厌过自己是私生子?”

“没有,没有,妈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没有讨厌过自己是私生子,可我讨厌我身体里流着一半柳进福的血,妈……妈你别哭,我没有怪过你。”伊佳雪手忙脚乱的帮伊含芳擦拭眼泪,可是越擦越多。

“雪儿,妈妈这辈子最开心的事,一是跳舞,二是生下你。”伊含芳语重心长的说。

砰,砰,砰……

一声声撞击声传来,显然门外的人已等不及开门,要强行进入开始撞门。

伊佳雪拉起伊含芳的手,说:“妈,跟我一起走,我会保护你的,跟我一起走。”

伊含芳推开伊佳雪的手,狠下心肠说:“快走,我不会跟你一起走的,我要做我喜欢的事,你快走……”

“不……不,妈……我不走,我不走。”伊佳雪摇摇头,她不会留下母亲一个人面对那些强盗。

伊含芳自知时间不多,转身进了厨房,在伊佳雪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手里已经多了一把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雪儿,马上跳下去,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妈……不要。”伊佳雪哭的撕心裂肺,跪在地上,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做这种选择,她死也不要留下妈妈。

伊含芳心一横,听到外面撞门的声音,直接用刀往自己脖子上慢慢滑下,一条细细的伤口在她白析的脖颈出现,血慢慢流出,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盯着女儿着急的说:“上去站在窗子上,不然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伊佳雪抬头,看到母亲脖子上留出的鲜血,错愕,一向温柔的妈妈为了让她离开,竟如些强势不惜伤了自己,“妈,你别这样,我上去,我上去,你将刀拿远点,我……我马上上去。”边说,边一脚踩上椅子,上了窗户。

“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回头,你敢回头将心脏捐给别人,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记住没有?”伊含芳冷冷的说,眼里全是母爱,她最心爱的宝贝。

“嗯,妈你放心,我不会将心脏捐给向霖他妹妹的。”伊佳雪点头,如果她真的想死,那向霖关了她那么多天,她就不会逃走。

见伊佳雪做了保证,伊含芳才松了一口气,将刀子一扔,看到伊佳雪想跳回来,想也没想,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气,将女儿从二楼推了下去,心里一阵阵疼,从二楼摔下去就算伤到哪里,也比直接去死来的好。

伊佳雪闷哼一声,这次真是摔疼了,还好只是摔疼了,没有扭伤到哪里,抬头看到母亲含泪看着自己,“妈……”

“滚,你再不拿着东西滚,我立马死在你眼前,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伊含芳一个柔的女性,爱到极致,暴了粗口。

伊佳雪本不想走,但看到母亲手里又拿了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心里一阵疼,盯着母亲任由眼泪流出,心底深处告诉她: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你照顾好自己,女儿一定回来找你。

“滚啊!”伊含芳失了风度,大喊,心中只有焦急,她不能让雪儿被她爸爸抓回去。

伊佳雪默默捡起地上的箱子,抬头对着她最爱的妈妈轻声说:“妈,我爱你。”扭头离开。

伊含芳看着伊佳雪的背影,心中默念,‘雪儿,妈妈爱你,原谅妈妈。’

砰……

一声倒塌的声音门被撞开,外面的人走了进来。

八个月后。

B市。

凌晨两点。

昏暗的路灯依旧工作,灯下一个孤单的背影,走的失魂落魄,挺着大肚子走的笨拙,没有方向,没有目标,豆大的眼泪一颗颗掉下,她的视线模糊,只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零零散散偶尔滑过一辆车。

滴答滴答,天慢慢下起了雨,来的又快又急,打在伊佳雪的身上,她丝毫感觉不到凉,原来五月的天变的也很快。

吱……

轮胎与路面摩擦声,刺眼的白光打在伊佳雪的身上,只是一瞬她感觉到生命的脆弱,手托上自己的大肚子,车子越滑滑近,片刻她毫无知觉,华丽丽的倒了下去,双手护着肚子,她爱她的孩子。

“该死。”车里有些醉意的男人,低咒一声,毫不心甘情愿的打开车门,冒雨走下去,雨水打湿了他昂贵的衣服,上前看到车子与人还有一米的距离,为什么她就晕了?

孕妇!他看到她的大肚子,不知是什么在牵引,上前将昏迷的伊佳雪半抱在怀里,看清她秀气的五官,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慢慢吐出两个字,“是你。”有些不可思议。

正考虑要不要叫救护车时,鲜血从伊佳雪的身下流出,男人心一紧打横抱起伊佳雪放进车内,飞速赶往医院。

伊佳雪迷迷糊糊只闻到一股淡淡薄荷清香,听到有女人说:“家属不能入内,请在外面等侯。”

“醒醒,醒醒。”迷糊之中有人轻拍她的脸,告诉她,“你受了惊吓,要早产,你还有力气吗?”

辣妈的娱乐生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辣妈的娱乐生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

    原标题:匆匆而去的记忆14章书名:匆匆而去的记忆第14章把嘴张开噗呲!刀刃入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亲眼看到尺长的开山刀生生的砍在了刘龙辉的肩膀上。这刀刃并不锋利,我虽然是在十分愤怒之下砍了一刀,但是这力道却是把握的很好,所以这一道下去看上去流出不少鲜血,但也只是一些皮外伤,或者是说一些划伤,基本和我早晨被人用钉子鞋踹出的血印差不多。但这样一刀砍出来的血迹,远比钉子鞋踹出来的,震撼太多了!“辉哥!”九班的刘彪一看我真的动手,眼看着就要提着木棍冲上来。“草泥马的,动一下试试?!来,都试试?!”廖

  • 妙语女老板14章

    原标题:妙语女老板14章小说名:妙语女老板第14章一直盯着我干嘛阿丽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这就是要让我离开这个房间,毕竟在这里她也是不好帮王若琳擦拭。坐在客厅,拿起来遥控器就关闭了电视,既然她们已经回来了,我就不用再操心什么了,好好睡觉就可以了。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我看到了王若琳,她并不是想平时那样的对我暴躁脾气的样子,而是那种特别的温顺,看起来就是一个贤妻良母。正当我做着梦,就被呼喊声吵醒了,看着蹲在我面前的阿丽,大早上看到这样一个温柔的美女还是很不错,再说了,自从

  • 万灵傲骨14章

    原标题:万灵傲骨14章书名:万灵傲骨第十四章邀请入公会!牧阳精神力运转,猛然控制火焰飞出。砰!丹炉炉盖掀起,一抹赤红色火焰带着一声蛟龙怒啸飞出,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排名第一的血龙炎!果然被他拿走了!”周围人见此一阵感叹,眼神看向牧阳充满了畏惧!牧阳缓缓睁开眼眸,指掌间没有任何灵力,可是赤红色的血龙炎却是犹如乖宝宝一般悬浮在手掌上,让一旁想要冲上来送水晶盒的男子一阵惊恐!周围人见此再次震惊!没想到牧阳的控制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这就是八星精神力的好处吗?牧阳并没有看周围人的神色,低头看

  • 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

    原标题:求你今生不要离开14章书名:求你今生不要离开第14章成功结识韩露自然没有错过宫硕脸上的表现,她心中暗喜,再接再厉地继续装模作样,预估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韩露装作挂掉电话的样子,向着宫硕的反方向,看样子想要离去。韩露才刚刚迈出第一步时,手腕就被身后的那个男人抓住了。韩露心中有些反感,但考虑到正事重要,她就暂且先忍忍吧。她的脸上摆上一副疑惑的神情,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用英语问道:“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宫硕的面容闪过一丝迟疑,韩露看出了他的犹豫,心下正着急,就听宫硕用中文说道:

  • 大王饶命啊14章

    原标题:大王饶命啊14章小说:大王饶命啊第14章他要她死,所以她死了步笙歌,想要孤救那个孽种,除非你从城墙跳下,粉身碎骨!曾经无心说过的这句话,狠狠地将墨君华的心凌迟,当初,他说这话,只是为了羞辱她,让她难堪,没想到,竟然害了她的性命。“歌儿,你撑住,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墨君华眸光剧痛,这一刻,他都忘记了自称为“孤”。“太医!快去传太医!”“皇兄……”步笙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那么讨厌她,却会为她这般着急,这个时候,她也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多加思考。她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她只想

  • 天书武道14章

    原标题:天书武道14章书名:天书武道第14章:木头叶晨离开练兵场后着实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了。这时,一个黑瘦的小孩凑了过来,说道:“少侠,你是第一次来这青鸾城吧?”“是啊。”叶晨答道。“嘿嘿。我叫小黑,只要支付给我五个灵石,你想去哪儿我就能带你去哪儿。怎么样?”小黑狡黠的笑了笑。在青鸾城了有这么一批穷苦孩子,就靠这赚点钱贴补家用,五个灵石对于他们大家族的子弟来说什么也不是,可却足够他们生活几个月了。叶晨叹了口气,心想果然再繁华的地方灯火的阴影下也有穷苦的人家,于是从兜里掏出一把散碎

  • 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

    原标题:晨如朝露爱如霜14章小说名称:晨如朝露爱如霜第十四章回国不知道是因为合作顺利,顾景程心情一直很好,晚上亲热过后,我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他在我耳边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你跟他们口中所说的不一样。”他从背后抱着我,挨着很近,他呼吸的气息吹动我的发丝,痒痒的。我翻过身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反抱住他,“他们是谁?他们有见过我么,他们有接触过我么,所以他们说的不算。”只是我喝得微醉的原因,说话也有些不顾忌了,以前有些怕顾景程生气,但现在似乎没那么怕了,而且

  • 可怜痴情人14章

    原标题:可怜痴情人14章小说:可怜痴情人第14章父女亲情和傅明时告别以后,沈南絮回到了宿舍。谢春愠和邱宝儿不在,姜杉在收拾东西。“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开始收拾东西了?”姜杉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好笑:“我看你是学习都学傻了,明天就是周末,我好久没有回家了,这次正好赶上学校没什么事,我回家看看。”听到姜杉的话,沈南絮才恍然大悟,懊恼的拍了拍额头:“我还真是学傻了,都忘了今夕何夕了。”“那你这次回家吗?”姜杉边收拾东西边问道。沈南絮上次回家就没有见到父亲,这段时间的事情又特别的多,以至于都忘了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