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助鬼阴阳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28:1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助鬼阴阳师

第1章 见鬼

“张坤小兄弟,请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拜托,除了你我实在没别的办法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望着坐在凉椅上的青年恳求道。奇闻网

听着身旁老者孜孜不倦的恳求,凉椅上的青年终于稍稍放下手中的书本无奈道:“老爹,不是我不肯帮你,实在是临山县离这太远了,过去的话一来一回搞不好得两天,而再有几天就是期末考试了,如果我现在还不好好复习,到时候肯定会挂科的,那老爸回来还不揍死我啊!”

“可是,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办啊,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老爹求你了。”老者恳求着。

“我也没办法啊,要不,老爹,缓几天,等我考试完了,我一定帮你走一躺!”张坤耐不住老者的哀求,于是道。

“等不了啊,你不知道,家里都快闹翻天了,为了争那点东西,两兄弟都快打了起来,我,我实在放心不下啊!”老者说着,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似乎悲痛欲绝的样子。

“嗨,张坤,又犯病了?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我说,你真应该去医院里好好检查一下了,老是这样,难怪学习成绩不好。”不远处,同样坐在一个凉椅上的李信抬起头望向张坤撇了撇嘴道。

“知道了知道了,一不注意而已,看你的书吧!”张坤望向李信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然后拿起书本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不过,其实张坤的目的只是想将自己的脸遮起来而已。说明qi-wen.com

“你看,老爹,又被人怀疑精神有问题了吧,对了,一直想问来着,你们鬼为什么白天也能出来啊,电视小说什么的不都说鬼怕阳光吗,见光死啊。”拿着书遮住脸后,张坤轻声对着凉椅旁的老者道。

“不知道,反正我死了之后,不管白天黑夜我都可以出来,阳光照到了也没什么关系。”老者摇了摇头,却也说不清楚。

没错,这个老者正是一个鬼,或者说灵魂,他阳寿已尽,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不过死后,因为一些放心不下的事情,所以迟迟的滞留人间而没有去投胎转世。

至于张坤,不知道为什么,从很小的时候张坤就能看到一些模糊而奇怪的东西,说奇怪,是因为那些东西只有张坤才能看到,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后来,等张坤渐渐长大才发现,那些奇怪的东西,原来就是传说中的鬼。原文qi-wen.com

因为从小到大,见惯了这些东西,所以对于这些传说中十分阴冷,十分可怕的鬼,张坤却没有丝毫的怯意,反而经常默默的观察着这些鬼的行动,有时觉得也挺有趣的,比如鬼穿墙的时候,张坤就觉得格外有意思,还经常想着,穿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好想试试啊什么的。

后来,大概在张坤十六岁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鬼看到张坤似乎在观察自己,然后……,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的望了半个小时,鬼开口说话了,而张坤也听的到,再然后,张坤就开始了和鬼之间的交流之旅。

鬼是人死后的灵魂,一般人死后,灵魂会在阳间再停留七天,等待头七过后,便会去投胎转世。而如果灵魂心中有什么绝对放不下的事情的话,那么,灵魂便会在心底里抵制去投胎转世,转而继续停留人间,而这样的灵魂便可以称之为鬼了。

所以,鬼就是心中有着绝对放不下的事情而滞留人间的灵魂。总之,变成鬼也是一种很可悲的事情。

而那个第一个发现张坤能看到自己的鬼,在发现张坤居然还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后,顿时喜出望外,然后努力哀求着张坤帮他一个忙。推荐http://www.qi-wen.com/

第一次和鬼交流的张坤也是顿感新鲜,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鬼的要求,然后张坤就坐车跑到临县鬼死之前的家里,悄悄的从窗户爬进家里,然后在一个床边角落下,找出了鬼生前最喜欢但却遗失的一只毛笔,静静的放在书桌上。

做完这一切后,张坤明显的发现,原本还稍稍模糊的似乎有点透明模样的鬼在散发出几丝灰色的气体后,身体开始变的清晰了起来。

而后那个鬼告诉张坤,那只毛笔是他生前最喜欢的笔,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遗失了,直到他死时都没找到,对于毛笔的执念让他滞留人间成了鬼,而现在,毛笔找到了,他心中的执念也就没了,现在他随时可以去投胎转世。

在万分感谢中将张坤送回家后,鬼离开了,他说要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再好好看一下这个世界,然后等着时间到来,前去投胎转世。

不过,从那以后,张坤的名号似乎也在鬼之中流传开来,并不时的十天半个月的总会有一两个鬼前来寻找张坤,希望张坤能帮忙完成他们生前所不能完成的遗愿。而现在这个老者就是这样慕名而来。

“阿信,回去吃午饭了!”这时,远处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过来喊道。网站http://www.qi-wen.com/

“知道了,妈,你先回吧,我马上回来!”凉椅上的李信回道,然后开始清理凉椅上的书本。

“刘阿姨!”张坤也乖巧的喊道,他和李信玩的很好,经常去李信家,所以对李信的妈妈刘阿姨也很是熟悉。

“张坤也在啊,中午还没吃吧,到刘阿姨家去吃怎么样?”刘阿姨笑对着张坤点了点头道。

“不了,家里已经煮好饭了,天气这么热,不吃就会坏掉的,就不打扰刘阿姨了。”张坤笑着摇了摇头。

“那行,下次有空了再到刘阿姨家玩,阿信,你也快点,家里就等你了!”刘阿姨说着又朝李信喊了喊。

“知道了妈,马上就好!”李信利马将书本收拾好,对张坤点了点头,然后和刘阿姨一起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网站qi-wen.com

望着两人离去,张坤也收拾起了凉椅上的书本,中午了,该是时候回去吃饭了,复习虽然重要,但饭还是要吃的。

“妈,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啊……!”就在张坤收拾书本时,不远处的李信突然传来惊恐的叫声。

第2章 好心鬼

张坤一愣,抬头望去,李信的书本全都散落在地上,而刘阿姨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李信跪在地上一双手抱着刘阿姨的脑袋,惊恐万分。

顾不得收拾书本,张坤冲到李信身旁,望着倒在地上双眼紧闭的刘阿姨,张坤急忙问:“怎么了?刘阿姨怎么……?”

“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妈妈走的好好的,突然一下就躺地上了,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信望着倒在地上的妈妈,急的都不知道说什么。

“脸色雪白,嘴唇发青,好像是贫血引起的休克,快,快掐人中!”一直跟在张坤身旁的鬼老者看了一下后急忙喊道。

“掐人中?人中在哪里?”刘阿姨以前对张坤也是很好,所以张坤现在心里同样很焦急。可惜,现在的学校有教人语文,有教数学,有教外语,但是,绝对没有教人中在哪的,至少张坤不知道。

“人中,人中就是鼻子下面那一块!”鬼老者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到张坤迷惘的样子心里焦急万分的喊道。

“哦,鼻子,鼻子下面。”听到这,张坤连忙跪了下来,然后用手指按住刘阿姨鼻子下面的部分。

“不对,不是这样的,是掐,用指甲掐,用力的掐,哎,不行,我来!”鬼老者看着张坤那用拇指按着刘阿姨的人中,地方是找对了,但是方法不对,心里真是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突然用力朝着地上的刘阿姨扑去,似乎想要自己去掐那人中,将刘阿姨唤醒过来。

不过,鬼老者似乎忘了身前张坤的存在,或者说变成鬼之后,鬼老者已经熟悉了可以穿透一切的习惯,总之,在一瞬间,鬼老者和张坤的身影瞬间重叠。

身影重叠后,张坤脑海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然后,张坤突然明白了人中在哪,应该要怎么掐。

恍惚之间,张坤想也不想的竖起指甲,然后用力的在刘阿姨的人中上狠狠的掐了下去。

几秒之后,刘阿姨缓缓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只不过脸色依旧雪白,没有血气的样子。

不过刘阿姨的醒来让张坤和李信都同时松了一口气。而这时,一阵模糊,鬼老者的身影也从张坤的身体里晃了出来。

“醒了,妈,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李信看到妈妈醒来后,连忙焦急的问道。

“贫血引起的休克,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最好还是送医院检查一下,输点血最好,然后再吃点补血的东西。”鬼老者在刘阿姨醒后也是松了一口气,顿了顿又道。

听了鬼老者的话,张坤一字不动的说给李信听。

“对了,还要赶紧通知李叔叔。”说完,张坤还加了一句。

“恩恩。”因为妈妈突然病倒的样子,李信完全没了自主,听了张坤的话,二话不说,先拨打了医院急救电话,然后又打电话给了爸爸。

几分钟后,张坤便看到了李叔叔焦急的跑了过来,而医院的救护车也在两分钟后急匆匆的赶到,载着刘阿姨,李叔叔和李信去了医院,因为车位不是很大,所以张坤便没有跟着去了。

不过望着匆匆离开朝着医院方向开去的急救车,张坤也在心里默默的祈求着:“刘阿姨千万不要有事啊!”

收拾一下心情,拿上凉椅上的书本,顺便再带上身后的鬼老者,张坤回家一人吃了午饭。张坤一年有大半时间是一个人过的,爸爸在外打工,而妈妈,听爸爸说似乎在自己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反正张坤脑海里是完全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模样了。

吃过午饭后,张坤又开始复习,虽然心中依旧担心刘阿姨,但是,刘阿姨已经送到了医院,有医生照顾,而且,就算自己再如何着急也做不了什么,如此想着,张坤倒也能勉强按下心来复习。

太阳渐渐西落,夕阳的余晖撒进张坤这两层楼的平房,借着余晖,张坤开始准备晚餐,而这时,楼下大门啪啪的响了起来。

听到敲门声,张坤立刻放下手中的红萝卜跑下去开门。

“李叔,李信,你们怎么来了,刘阿姨没事了吧!”打开门后,张坤却看到了李信,还有他爸爸,叫什么张坤也不知道,不过张坤总是喊他李叔的。

“恩,你刘阿姨没事了,托你的福,你刘阿姨今天被你救回来一命,医生说了,如果再晚送去一点,也许就有生命危险了!”李叔也心有余悸的道,不过望向张坤的目光却满是感激。

下午发生的事情李信已经一点不漏的全告诉他爸爸了,再加上医生的话,李叔已经完全将张坤当成了爱人的救命恩人。

“张坤啊,李叔今天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你刘阿姨今天就真的危险了,这两百块钱是李叔的一点心意,不许推辞,一定要拿着,否则李叔会过意不去的。”李叔拿着两百块钱拍到张坤手里,一脸感激的道。

“可是……。”拿着两百块钱,张坤正要说些什么,李叔却拍了拍张坤的手:“你刘阿姨还在医院里,今晚我要去照顾她,就不多留了,等你刘阿姨身体好些后,我们再请你到家里吃饭,就这样啊,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李叔拉着同样一脸感激的李信转身离开了。

看着走远后依旧不时回头满脸感激的对着张坤点头的李信,张坤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是让老爸知道自己拿了李叔两百块钱的“感谢费”,肯定饶不了自己,必须得找个机会还回去才好。

不过,听到刘阿姨没事,总算也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自己和李信亲近的关系,刘阿姨对自己也是非常的好,不说是当亲儿子般对待起码也是侄子一个级别,而这对从小没了母亲的张坤而言,更是觉得刘阿姨的亲近,听到刘阿姨没事后,张坤是打心眼里高兴。

而这时,张坤想起来下午刘阿姨得救的正牌救命恩人,鬼老者正静静的站在他身后。此时对于鬼老者张坤也是非常感激,如果不是他在,也许刘阿姨就真的危险了。

对于刘阿姨的亲近和鬼老者的感激,张坤拍了拍手上的两百块钱,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望向鬼老者:“明天我陪你走一躺吧,希望能尽快解决,下午就能回来才好。”

第3章 生前

当听到张坤答应明天就帮助自己回去完成自己的放不下心的事情后,鬼老者明显开心了很多,在陪着张坤吃过晚饭后,鬼老者就开始讲述他的一些事情。

鬼老者名叫许光良,死时八十六岁,年轻时还打过抗日战争,算的上是老一辈革命家,在新中国成立后几年便退伍回了家,靠着老家分的那几分地,倒也讨了房媳妇,过起了安稳日子,并在其后的三年和五年,分别生下了两个儿子。

之后的二三十多年倒也安稳,凭着一些力气和手艺,也赚了不少钱,到了九十年代,靠着积蓄盖起了房,两个儿子也都讨上了媳妇,孙子孙女一人一对,倒也可以算的上是儿孙满堂,到此为止,许光良对自己的前半辈子都还是满意的。

不过可惜,人生总会有不如意之事,到了许光良老年,两个儿子也都三四十岁的年纪了,最大的孙子都读上初中了,可是,两家的媳妇却开始闹起了矛盾,连带着两个原本亲近的儿子也变的疏远了起来。

时间再过,到了两千年后,两个儿子的家庭闹的更加不可开交,虽然是住在一栋楼房里,每天见面的机会多了,可是,两家大人,即使碰上也难得叫上一声,笑脸更是一个没有。

而且随着许光良年纪渐大,两家便开始就房子的问题争吵了起来,毕竟房子只有一套,两家人谁都想要,而且谁都想将对方挤出去一个人独占。

两家人从来也不想想,老人还在世,就想着他死后如何分他的房子,这样老人会怎么想,反正许光良知道,自己当时听到是心里疼痛,忍不住就想起了早死十几年的老伴。

不过,终归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许光良也没办法啊,反正房子迟早也是要留给他们的。许光良也只能这样想着安慰自己。

这样吵吵闹闹一直持续到许光良死后,在办完许光良的丧事后,变成灵魂状态的许光良看着自己的两房儿子媳妇又在为房子的事情吵开了后,心里执念一起,便拒绝了投胎转世,变成了鬼的状态在人间游荡,之后在某个鬼那里听到张坤的消息后,便找了过来,希望张坤能帮忙解决他那两个儿子的问题。

听完鬼老者许光良讲述完详细的事情后,张坤苦笑了一下:“这个,这个问题你要我怎么解决啊,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清官都难断了,我一个小屁孩能解决什么,而且,你那房子总共就一套,而两家人都想全占,你总不可能赶出去一个儿子,把房子留给一家人吧!”

张坤想着,两个都是你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可难办了。

不过哪想,许光良却肯定了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赶出去一个儿子。”

张坤一愣,呆了。

不过随即许光良又解释了起来:“其实,我在外面还有一块地,而且家里也还有二十万的存款,足够再建一栋房子的了,可以把那块地和二十多万的存款分在一起给一个儿子,然后再将老房子留给另一个儿子,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么简单?那你生前为什么不解决好?”张坤一愣随即问道。

许光良苦笑了一下解释道,原来后说的那块地原本并不是他的,许光良其实还有一个哥哥,年轻时和他一起参加了抗日战争,不过他哥哥没他走运,死在了战场上,建国后退伍回家,许光良却发现,哥哥的老婆却早已经带着哥哥的孩子逃难离开了家乡。

之后许光良接管了哥哥的老房子,一心等待着大嫂带着侄子归来,这一等就是四十年,大嫂和侄子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死在外面了还是在外重新安家了。

两千年后,政府城市改革规划,将许光良哥哥的那老房子划了进去,就那一次,许光良从政府手里分到一块地,还有二十万的房屋补贴。

不过一心等着大哥儿子回来的许光良打心里认为,这块地应该是属于大哥儿子的,所以也就一直隐瞒了下来,连两个儿子都没有告诉,直到死时,他还听到两个媳妇在为了房子的事情争吵,许光良却突然开了窍,大哥的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也许是真的回不来或者不回来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将那块地和二十万给其中一个儿子,和老房子算是二一添做五对半分了,这样两个儿子应该都会满意了,而且,以后房子分开了,两家人不相见,应该也就没有这么多矛盾了。

想是想清楚了,可是当时想清楚时,许光良已经病入膏肓,开口说话不能,想要说却说不出口,指指点点的却又不行,完全说不清楚,就这样直到死。

所以,许光良对儿子的羁绊就这样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张坤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不算太难,只是给他们两个分下家产,不过,还是得好好想个办法,太容易得来的东西人都不会珍惜,只会想着得到更多,所以得好好策划还是一下了。

决定后,张坤望着许光良点了点头:“这事我应下了,今晚我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临山县。”

……

第二天一大早,张坤便早早的赶到长途车站,坐车朝着临山县而去,中途转过两趟车,终于在十二点前赶到了目的地。

按照许光良的指点,张坤坐着8路车来到到了许光良在县郊的房子外。

在周围转了一圈,找了个店铺买了一叠烧纸,一对香烛,三根檀香,然后朝着许光良家走去。

许光良的家在这周围应该算是建的比较好的了,三间门面,六层楼,外面铺着白色瓷砖,不锈钢炭化玻璃隔窗,这样一栋房子,别说两家人住了,就算等两家人的小孩全都长大,结婚后,每人一间都也足够了。

可是就算这样,许光良的两房儿子媳妇居然还想着独占,张坤摇了摇头,有些人的想法他还真是弄不明白。

三间门面中间是堂屋,这是中国早期房屋建筑的通俗习惯了。堂屋里没人,张坤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在一个角上找到了许光良的牌位,牌位后的墙壁上还挂着许光良身前的一张黑白照片。

第4章 鬼糊弄人

张坤的脚步声似乎惊动了楼上的人,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堂屋后的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脸疑惑的望着张坤,因为张坤手里的烧纸和香烛檀香,他倒是没有出言不逊,半分钟后又有一男子走了下来,看样子年纪似乎更大一点。

一直跟在张坤身后的许光良这才介绍起来,先下来的那个是他的小儿子许明智,而后下来的那个就是他的大儿子许明德。

张坤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烧纸放在地上,用打火机点上一对香烛插在牌位前,然后又点上那三根檀香,恭恭敬敬的在牌位前三鞠躬,三叩首,然后将檀香插入香炉,站起来后一伸手将后来看到张坤鞠躬上香便利马跑过来跪在牌位旁的许明德拉了起来。

“咳,这位小,小兄弟……。”站起来后许明德似乎想要说什么,张坤却一口打断:“小兄弟?小兄弟也是你能叫的。”

张坤在堂屋里找了把椅子,大开大阂的坐下,然后满脸冷霜的道:“老夫今年八十有八,许光良见了我也要叫声老大哥,这小兄弟是你们能叫的。”

许明德明显被张坤这一下唬住了,不过一旁的许明智却冷笑一声:“一个小屁孩,也敢来我们这里招摇撞骗,要不是看在你给家父上香叩头的份上,现在老子就揍你一顿,还要把你家长找来理论一翻!”

“许明智是吧。”张坤依旧冰冷着脸道:“老夫自幼修炼长生之道,又岂是你们所能懂的,话不多说,老夫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却也有事情要和你们理论理论,许明德,去把你家媳妇还有那小子的媳妇全叫下来,有些事情今天却也要说个清楚了。”

许明德似乎真的被张坤吓唬住了,愣了一会后,果真朝着后面楼梯走去,正要去叫他媳妇和弟媳。

一旁的许明智却明显恼怒了起来:“你个小屁孩还没完没了了,知道我们两兄弟的名字算什么,这附近有哪个不晓得,凭着这个就想来招摇撞骗。”

“嘿,许明智,许光良生前,就是你对他最不孝,就连你家老子要死了,口不能言,你都要逼问着他还藏了什么钱没有,一会我自会和你分说。”张坤冷笑一声,这却是许光良昨天告诉他的,在他死前,这小儿子在身旁没人时,老是不停的问他身边还留有什么钱没有,虽然不齿小儿子的所作所为,但是许光良却真的有想将藏起来的那地契还有那二十万的存款告诉他,可惜,许光良当时真的是想说也说不出来。

听了张坤的话,许明智明显脸色一白,不过利马有厉声厉色了起来:“小屁孩乱说什么,小心我报警,告你一个诬陷。”

“有没有我一会自会说清楚。”张坤冷笑一声,却是再也不说什么了,等着许明德将他媳妇和弟媳全部带下来后,张坤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人全都到齐了,好,今天有些事却也要给你们说清楚了!”张坤搬着他刚才坐着的椅子径直走到堂屋神架子下,重新坐好。

“我这次来却是因为前几日许光良跑到我那去求我来的……。”张坤话还没说完,许明智利马跳了出来:“说你招摇撞骗还抵赖,家父死了都半个月了,什么几天前去你那求你,骗人也要编个骗的圆的吧。”

“故人托梦,不远万里,这些事说起来玄,但我总会让你们信的。”张坤冷笑一声:“还不是你们这些子孙不孝,许光良在生时就为了这房子的事吵个不休不算,你家老子死了还没几天就又吵起来了,我问你们,许光良死后四天,六天,你们是不是又为了房子的事吵起来了。”张坤双目一瞪,冷冰冰的道。

“还有……。”张坤听着身旁许光良讲述的一些他死前和死后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站在他身前的四人全都面面相嘘,因为张坤说的事情虽然有些事是外人知道的,但是有些事别说外人,就算另外两人亲兄弟间都不知道的。

这下四人可都吓个不轻,没听嘛,这人可是老父亲死后给拜托找来的,那,那不是说,老父亲死后还一直在看着他们。

虽然是自己的老父,但一想到古往今来听到就十分恐怖的字“鬼”,四人还是不由的浑身一颤。

“哼,看样子你们是信了几分了,那就好,现在我就和你们说说你们老父的意思。”张坤依旧冷着脸道,不过此时,即使是跳砸的许明智也不敢再跳出来说什么了。

“本来这件事情许光良生前就想办好的,可惜你们这几个不孝子,许光良当时还能说时,你们无一人照顾身边,等到快死时照顾几天,许光良却是想说也说不出来,还害的我不远万里来解决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张坤先的故意狠狠的不满,然后才接着道:“你们争来争去,还不就是为了这套房子。”

张坤冷哼一声:“许光良和我说清楚了,这套房子,他只会留个一个儿子,另一个儿子,则要从这里滚蛋……。”

“什,什么?”听了张坤的话,许明德明显一愣。

“别插嘴,我还没说完呢。”张坤冷冷的瞪了许明德一眼,然后才接着道:“我说的话没错,房子留给一户,另外一户滚蛋。”

“不过,你们老父亲也不是绝情寡意的人,滚蛋的人我会给出一块同样三间门面的地,还有二十万的现金。”

“什么,二十万?”这下四人全都忍不住大叫了出来,即使在两千年之后,二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也算是一笔大款了,足以新建一栋不下于现在的这种房子。

助鬼阴阳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助鬼阴阳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婚宠契约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宠契约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婚宠契约妻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孤儿第十二章说谎第十三章生活就像强奸第十四章好大的蚊子第十五章梵小桡,我老婆第十六章相亲第十七章多运动运动第十八章标准姿势第十一章孤儿“你这孩子,工作再重要哪有健康重要,饭该吃你还是要按时吃的。”孙茜以为他是因为工作而忘记了吃饭,毕竟以穆泽城的性子,因为工作而忘记吃饭是很正常的事。穆家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梵小桡低头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只是偶尔夹一筷子面前的芹菜。穆泽城见状,从前面的盘子里夹起一块肉放到她碗里,“

  • 幽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幽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幽姐目录预览:第十一章老狐狸的伎俩第十二章激情沙滩第十三章取证计划1--教室里受辱第十四章取证计划2--小树林第十五章取证计划3——我成了强奸犯第十六章俞凡,你死定了第十七章难道你爱上他了?第十八章流氓还是警花?第十一章老狐狸的伎俩向我问明学生处的具体位置,过了大约一小时,幽姐来了。门推开,幽姐走了进来,我不禁眼前一亮,她恢复了女神范儿,穿着一件唯美纯净的白色大衣,下摆垂到膝盖上方,腿上套着一条铅笔裤,浑圆紧绷,显得更诱人。与昨天不同,除了高冷以外,她今天容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好好清算第十二章小野猫第十三章新婚之夜第十四章不仅能看还能用第十一章好好清算“听你这么说倒是很有可能的。”一起沉浸在闺蜜的悲惨遭遇的祁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就是这么傻,之前我就给你说了王凯一定是个渣男,你现在才知道后悔了吧。但是你也不应该为了报复王凯就去做那些乌龙的事情,到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你。”祁甜喝了一口啤酒之后狠狠地敲了敲郭子婷的脑袋:“你这里面装的真的是脑子吗?刚被渣男甩掉你就要去包养一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目录预览:第11章琳姐救命第12章冉冉破相第13章没事就好第15章所谓公道第11章琳姐救命房间里琳姐丹凤眼像是要冒出火来一般,死死的看着安安和冉冉没有说话,而我在看到琳姐的那一刻,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赵俊没有放弃我,他去找琳姐来救我了。“安安,你不会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了,想要在这个地方见血。”琳姐虽然说着狠话,不过因为气息不稳,所以少了几分气势,额头上发丝凌乱,显然是急着跑过来的。虽然安安和冉冉

  • 幸得相逢未爱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幸得相逢未爱时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幸得相逢未爱时目录预览:011故意伤人罪入狱012一模一样的女人013挡在他身前011故意伤人罪入狱海城第一人民法院。半个多月后,安晚终于在法庭上见到了厉正南。他仍然一副矜贵冷清的俊朗模样,看起来并无大碍。安晚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在感受到男人投过来的那嫌恶嘲讽的冷冷眸光时,她收回了视线。今天,她要在法庭上说出一切,才有可能给王晶和自己洗清罪名。很快开庭。安晚说出眼前的厉正南不是真的厉正南的时候,对方律师找来司法鉴定部门的工作人员,现场给厉正

  • 青山不及你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青山不及你情深011:坠楼桑柠以为自己耳背,误会了孟钢川的意思,她紧皱了眉,疑声问,“哥?”“我的肾衰竭,留下你的肾,不算贵吧?你外婆的医疗费买你这对肾,你不亏。”孟钢川嘴角的笑意阴鸷至极,他的脸对着桑柠的方向。桑柠不敢相信,一直都温和包容的孟钢川就像被鬼上了身,正在狠狠的看着自己。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孟钢川吗?孟铁城和桑青的订婚宴,为了让桑青心情一直保持平和,孟铁城特意选择在孟家的大花园里举办。宾客众多,却不见孟钢川和桑柠前来。心中难免有些郁躁

  • 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厉先生第十二章变态的小野逼迫我出台第十三章谢谢你救了我第十四章我拒绝了早九晚五的工作。第十一章厉先生他见我并没有反抗,反而是蜷缩在地上,忽然走近我一脸愤怒的拽着我的头发,我被他这忽如其来的撕扯,瞬间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将要被他撕扯掉了。我抬头看着他,任由他对我辱骂着,无所谓了。大不了打死我算了。大汉捏着我的下巴说道:“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是吧?”然后便伸出了右手向着我我的脸来了。正当我想着,完了,我是躲不过这一巴

  • 总裁的私宠蜜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的私宠蜜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的私宠蜜爱目录预览:011又罚她?她又不是他宠物!012把人往死里弄013这是你孙子藏着的女孩?014乖,没有人可以取代你011又罚她?她又不是他宠物!没有预想中的疼痛,沈媛直直撞入了一具熟悉的胸膛中,她惊喜抬头,“哲南!”沈哲南满脸阴沉,目光阴鸷地看着她,闻着她呼吸里淡淡的酒气,再看她粉黛不施的脸上泛着的罪人的红晕,他就不敢想象这里有多少只狼觊觎着她!沈媛抓住他的衣服,紧张道:“快救鹋鹋!”沈哲南抬眼看着谭淇元和他怀里醉熟的女孩子,勾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