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27: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
第一章 代理孕母

“师傅,你真的没有开错地方?”看着出租车上的价格不断飙升,而窗外仍旧是一片荒凉,除了大片的野草,就只有没有尽头的公路,根本没有什么豪华别墅的影子。来自http://www.qi-wen.com/

这让她不住怀疑是不是这个师傅看她很少坐出租,特地给她绕路,想要宰她一顿。

“小姑娘,你难道不知道你给的这个地址在郊区?这么偏僻的地方,打表通常没有人会载你,我也是看你一个小姑娘不容易,人和人之间多点信任不好么?要我说……”见陈箐箐在怀疑自己,那师傅顿时就不乐意了。

陈箐箐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在看到不远处出现的别墅时,差点激动地哭出来,终于到了!

“你好!我叫陈箐箐,我是代孕机构介绍过来的,他们说我的客户是叫谭黎川,请问他是住这么?”刚走近别墅,陈箐箐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别墅门前站着,手中还不断地在记录着什么,看那穿着更像是管家这类的人。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谭黎川的别墅?”陈箐箐再次开口。

半天也不见中年男子放下笔搭理她,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在写完最后一个字,中年男子这才收好随身携带的本子,开口喊住了正欲离开的陈箐箐,

“陈小姐,跟我来吧!”

陈箐箐有些不安地扯了扯自己的裙摆,这间别墅带给她强烈的不安。

这里的一切都静的可怕,越是跟着中年男子往里走,心中便越是发毛。来自qi-wen.com

一路上所看到的下人们,也没有人发出过一点声音,每个人都在专注地做着自己手头的事。

“少爷现在不在,陈小姐你请自便。”随手打开了一间已经提早整理好的房间,中年男子这才再次出声,提醒陈箐箐回神,“对于不该看的,不该知道的,陈小姐你还不不要好奇心太重的好,注意你的身份。”

“谢谢。”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眼前的房门被重重的带上,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警告的意味。

陈箐箐对这间怪异的别墅的好奇心不减反增,更是好奇这间别墅的主人是什么模样。原文http://www.qi-wen.com/

不消片刻脑海里便脑补出了一个大腹便便行为举止怪异的中年男子,这让她不住一阵恶寒。

在简单地整理了下她带来为数不多的东西后,陈箐箐这才打量起了房间。

虽然她的身份在这里说不上高贵,但是那张可以让她在上面打滚的柔软的大床,让她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不少,这里的一切比起她那根本转不开身的房间,简直好上太多。

想着折腾了一上午,身上的裙子早就被汗水浸湿,粗糙的布料黏在身上,让她感到格外不适,考虑到客户还没到。

自己现在这么狼狈,定是不太适合见那所谓的客户,便随手拿了条毛巾,准备去冲洗一番。

“奇怪,这个是刚才的大叔送来的么?”冲完澡后,陈箐箐很快就发现床头多出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想便悉数喝进了肚子,她正好也感觉有些口渴。阅读qi-wen.com

牛奶下肚,没出半分钟,陈箐箐就只得眼皮越发的沉重,最后索性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好在身后就是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痛感。

迷迷糊糊中陈箐箐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用力地撕扯着她的衣服,这让她不满地蹙眉?

努力地撑开了自己那显得格外沉的眼皮,在适应了房间的光线后。

“你干什么?”她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人扔在了地上,而身上正跪着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

第二章 怀孕前,不准离开!

看到陈箐箐醒来,那男人只是挑眉,神情是满满的不耐烦,修长地大腿强行抵开了陈箐箐的双腿,直奔主题。

陈箐箐惊恐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原本一直缠绕着她的睡意,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浓浓的羞辱感包围了她:“你起来!”

想要推开这个几乎是从天而降的男子,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

她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在了下身,男子虽然动作粗暴,但还是让她羞耻的起了身体最原始的反应。

还不等她回过神,便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来自http://www.qi-wen.com/

“你起来好不好?”这让她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发白,声音带着哀求,挣扎着推开男子的力气便更大了几分,她甚至能感受到她体内某个东西的破裂。

虽然当初自己接下代孕机构工作的那一刻,便有了觉悟,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有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高价聘请的东西,最好让我知道你值这个价格。”陈箐箐的挣扎,让男子不适地蹙眉,对于床单上落下的殷红,男子也只是挑眉,不顾陈箐箐还在痛苦之中便只顾自己。

他只想尽快公事公办早些完事,纵然身下的女人是第一次,但他还是觉得这种女人无比的恶心。

“你是……谭……黎川!”

“在你怀孕前,不准离开这里,需要什么,林叔都会给你准备好,这次你的表现还凑合,这算是额外奖励你的。”完事后,冷眼扫了一眼陈箐箐后,谭黎川便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支票夹。奇闻网

随手在上面画了几笔,便扔给了陈箐箐,而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连陈箐箐叫什么都没有过问。

忍住身上那酸痛无比的感觉,陈箐箐觉得自己好像要散架了一般,特别是下身的痛感。

她有些欲哭无泪,她没想到,谭黎川竟然会这么的……

在看清谭黎川向她扔来的支票后,陈箐箐不住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个数字一后面那一整排的‘0’。

在反复数了不下三次后,陈箐箐终于确定谭黎川随手打赏给她的小费竟然有一百万!

虽然很想像小说电视中那般,豪气地将手中的支票一撕,狠狠地砸在谭黎川那张嚣张地不可一世的脸上,同时从自己的荷包里摸出一把毛爷爷,砸的他爸妈都认不出他。

可是事实并不允许陈箐箐这么做,她除了很没骨气地将这笔巨款收下,就没有其他选择。

最多只能在脑海YY一下,如何将荷包里仅剩的十块换成大把的一毛钱硬币,去砸那个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的男人。

谁让她穷呢!

如果谭黎川天天都这么对她,那她肯定未老先忘,陈箐箐苦哈哈的想。

接下来的一周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眷顾陈箐箐,谭黎川都没有出现,她也没有和外面取得联系。

“林叔现在不是还没到饭点么?”听到开门的声音陈箐箐有些疑惑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在看到来人后,不由噤声,乖顺地低头,双眼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脚丫,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我有没有……”房间里陷入了令人压抑的沉默,静的几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最后还是由陈箐箐率先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有些别扭地摸了摸自己那平坦的肚子。

谭黎川不语,只是挑眉将手中用塑料袋密封着的验孕棒丢给了陈箐箐:“去看看。”

“好。”在看到塑料袋里的验孕棒的那一刻,陈箐箐就算是再迟钝也懂得了谭黎川的意思,红着脸,拿着验孕棒一路小跑进了浴室。

第三章 女人,我很满意

经过测试验孕棒上只有一条红线,这说明她还没有怀孕?这么说他们今天还要继续做那事?

陈箐箐看了看手中的验孕棒,又抬头看了看谭黎川,原本脸上隐隐有的期待顿时消散,有的只有苍白:“我,我好像没有怀孕。”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来。”谭黎川淡淡地扫了一眼验孕棒,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斜睨着仍旧愣着的陈箐箐,嘴角微扬,随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经过谭黎川的提醒,陈箐箐猛然从自己还没怀上宝宝的事实上回过神,犹豫了一下:“我自己来吧。”

她还是选择速战速决,就当是被狗狗咬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

毕竟,自己来总比别人来好。

看着陈箐箐一副认命的模样,谭黎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他这么被嫌弃还是第一回。

谭黎川要是知道自己此刻被陈箐箐当成了一只要咬人的狗,也就不会这么轻松的看待眼前这件事。

“你这幅死鱼的模样,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半天,也没等到谭黎川有下一步动作,陈箐箐有些疑惑地睁眼,只见谭黎川正半裸着身体,双手环胸审视着自己。

这让陈箐箐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羞耻,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掩藏起来,却发现根本无处可藏,谭黎川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透过任何物体将她看透。

“我只负责生宝宝,你行不行,或者取悦你,这种事都不关我的事。”陈箐箐动了动身体,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索性把心一横。

要她像那种女人一样取悦男人,摆一些光是想想就让她脸红的动作,这比杀了她还难。

对此,谭黎川有些意外地挑眉,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反感之意稍稍减少,笑话!他——谭黎川要是不行,这世上估计就没人行了。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虽然她才刚成年,但是发育得一点也不含糊,别人有的她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

“谭黎川,你到底要不要?”陈箐箐此刻恨极了谭黎川,她敢肯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明明他原本不也是不想跟她接触,总是例行公事,这回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风了,这般羞辱的逗着她玩。

可是,比起谭黎川,陈箐箐更恨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压抑着心中不断升起的怪异的感觉。

想着还在医院躺着的弟弟,陈箐箐的双眸中不由溢满了泪水,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想她应该还是会为了弟弟做出这种选择,要是她能更争气点就好了……

看着陈箐箐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浸湿了她身下的床单,晕开了小片不规则的水晕。

“你说,我要不要?”这让谭黎川动作微顿,心中感到有些烦闷,失去了继续逗弄陈箐箐的兴趣。连谭黎川自己都没发现相比上次而言,这次的动作在不经意之间都轻柔了不少。

陈箐箐咬牙,废话!

感受到那一股热流,陈箐箐再也忍不住,松开了一直被她紧紧咬住的下唇,低吟了一声,声音娇媚地让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还会有什么声音从她嘴里发出来,一抬头便对上了谭黎川那双充满了戏谑之意的双眼,这让她羞得抬不起头。

谭黎川的喉结微微滑动,视线飞速地从陈箐箐那显得略微红肿的唇上移开。

为了不让陈箐箐看出他的异常,谭黎川这次连身体都来不及拭擦,就着急地将衣服往身上套。

“谭黎川。”完事后,见谭黎川又要马上离开,仿佛她就是瘟疫一般,陈箐箐不住苦笑。

听到陈箐箐的声音,谭黎川有些意外,顿下脚步:“什么事?”

第四章 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

“我弟弟生病了,而我来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么久他都没看到我会担心的。”陈箐箐的脸上还带着些许高潮后还未褪去的红晕,神情之间仿佛柔的出水,声音带着微微的哀求,“所以……能不能让我去看看我弟弟,至少让我跟他报个平安,就算是看一眼也行。”

闻言,谭黎川侧目看向陈箐箐,目光落在她那还未来得及遮挡严实的身体上,脑海里回忆起那甜美滋味的身子,谭黎川下腹再次涌起火焰。

这让他飞速地别开了目光,不让陈箐箐有机会看清他眼底的不自然。

“拜托你了,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话的。”陈箐箐自然地将谭黎川此刻的沉默当做了拒绝,不由着急地从床上起身,顾不上酸痛的身体,着急地望向谭黎川。

这一个星期以来被断了电话网络,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她根本不知道弟弟此刻到底怎么样了。

每天她所能看到的活人就只有定时给她送饭的林叔,无论她怎么套话,林叔都不曾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她的娱乐活动也只剩下睡觉和望着天花板发呆。

“我会派人跟他帮你报平安的。”谭黎川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修长的腿一拔就要走。

见状,陈箐箐踉跄着起身,顾不上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着急地拽住了谭黎川,不让他离开,“我保证用不了太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松手。”右手突然被一个柔软的物体所包裹,谭黎川有些不适地蹙眉。

谭黎川将自己今日的不正常统统归为了怕他孩子的母体受损,他也不允许自己去多想些什么。

“就一次,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一小时之内你要回到这里。还有……下次做的时候不准再咬着嘴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谭黎川终于妥协,脸色有些僵硬地甩下这句话,不给陈箐箐跟自己讨价还价的机会,便离开了房间。

“一小时就一小时!我只是给你代孕,问你是给你面子,你有什么权利监禁我的人生自由。”谭黎川刚出门,陈箐箐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他的后半句话,她自动选择了无视。

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也就算了,现在难道连她咬不咬嘴唇都要管!

以后莫不是连她一天眨几下眼睛都要一一向他汇报,并且限制次数不成?

“才不理你。”冲着紧闭的房门做了一个鬼脸,心情舒畅了,身上的酸痛似乎也随之缓解了不少。

殊不知此时的谭黎川并未走远,她说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他的耳朵。

“这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在林叔诧异的目光下,谭黎川扯了扯嘴角,眼底也有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今天下午,让她回去一小时。”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简单地交代了林叔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少爷已经走了,今天我会跟着陈小姐你去医院的。”

时钟才刚过七点,林叔就看到陈箐箐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让林叔的眼底有了一抹笑意。

这个别墅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让少爷变得很不一样,这在林叔看来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被林叔看透,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确定了今天真的可以出门后,便兴冲冲地开始梳洗打扮。

“林叔一定要带这么多人么?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陈箐箐一出门,就看到了一整排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自己跟前的保镖,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她还以为谭黎川昨天说的什么会让保镖跟着自己一起去,只是随便让两个人跟着她而已,却不想这种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会真实的出现在她身上。

她带这么多人出去,走在大街上会不会被人用黑社会的眼光看待……

陈箐箐很想拒绝这种“厚待”。

“少爷说了,陈小姐你出去要是不带他们,那他昨天答应过你的事也就当没发生过,陈小姐也就请你回房间了。”像是早就料到了陈箐箐会有这幅反应,林叔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口气更是不容拒绝。

陈箐箐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说什么都不松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你们不带我去看我弟弟,我今天就不松手了!”

被抓住的保镖十分无语,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啊。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见林叔颔首,这才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再次排成了两列紧紧地将陈箐箐围在了中间。

一路上的气氛都压抑地让陈箐箐喘不过来气,她想试图让气氛变得活跃点,可是到头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讲着,就像是一群正常人里面的神经病一样。

那些保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陈箐箐有些沮丧的闭上了嘴,忧郁地望着窗外发呆,这日子还能过吗!

“我姐姐今天来了么?她还是没来对不对!昨天你们答应过我,今天姐姐要是还不来就允许我出院去找姐姐的,我不要打针化疗了……”

在距离陈莫莫的病房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能隐隐听到那里传出的争吵声,甚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这让陈箐箐将旁人那诡异的目光都抛在了脑后。

脚下加快了脚步,要不是身边的保镖过多,她甚至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跑到陈莫莫身边一探究竟。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去找我姐姐。姐姐……”一脸慌乱地从病房中跑出的少年,一打开病房的门便看到了手伸在半空中正准备开门的陈箐箐。

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顿时没了脾气,有些心虚地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陈箐箐的目光。

“莫莫你又没有好好配合治疗了?姐姐不是跟你说过,姐姐去赚钱治你的病,可能不会像以前一样天天来看你么?”看到房内一片混乱,不用问,陈箐箐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生气地瞪着陈莫莫,俨然一副长者的模样。

“谁让姐姐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不是担心姐姐你出事了,我真的很想姐姐。”陈莫莫委屈地撇了撇嘴,在陈箐箐的监督下,乖巧地让护士重新给他插上管子。

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地盯着陈箐箐,生怕一个眨眼,眼前的人就会在他跟前消失一般,他心疼的看着陈箐箐:“姐姐,你最近好像瘦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如果我不……”

深知陈莫莫性格,陈箐箐不等陈莫莫说完,便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什么如果,莫莫你要听姐姐的,好好治疗,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你就能帮上姐姐了。”

“嗯。”陈莫莫乖顺的点了点头,脸上是病态的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若不是方才看到他大发脾气,甚至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只要轻轻碰他一下,眼前的人便会消散在这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空气中。

“姐姐,他们是谁?”说了半天,陈莫莫这才将注意力从陈箐箐身上移开,转到了一直站在陈箐箐身后的保镖身上。

“他们……”这回轮到陈箐箐感到心虚了,要不是陈莫莫提醒,她早就忘了自己还带了这么一大群的跟班,她总不能直接说说这些都是她的工作需要吧!

随时随地带着这么一群黑衣人,她又不是黑社会……

“姐姐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对陈箐箐了解颇深的陈莫莫,一眼就看出了她绝对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在陈莫莫的注视下,陈箐箐只觉得如同芒刺在背,脸上也再也笑不出来。

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婚孕似锦 或 独爱撞婚小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