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男人就要硬》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50: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男人就要硬

第1章 失控的我

  父亲在我七岁的时候打死了人,进了监狱,母亲一个人没办法拉扯我,只好又找了个后爸。网站http://www.qi-wen.com/

  从那天起,我就多了一个姐姐,她叫江轻柔,是后爸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特别白皙,仿佛电视上的大明星。

  原本觉得,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就能变得美满幸福一些。可是事与愿违,后爸的脾气很不好,稍有不顺就会对母亲又打又骂,姐姐从小就反感我和母亲这两个外来人,她对我一点不好,甚至还会无理取闹找他父亲打我,而我和母亲只能忍气吞声。

  寄人篱下,又能如何?

  因为姐姐非常讨厌我,我在家中也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得罪她,就这样过去了好些年,直到我步入青春期,然后渐渐地,我对姐姐产生了莫名的想法。

  我一直隐藏得很好,没有把这些变态行为让她发现,只是时间一长,姐姐也意识到了什么,平时洗澡的时候也会在浴室中哼唱着歌曲,警告我不要随便乱走,去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我也乖巧地遵守着这种,从不会故意跑到浴室去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因为我担心姐姐一生气,就事情告诉后爸,然后把我和妈妈逐出这个家庭。

  可是这一次,意外还是发生了,那天晚上我去同学家玩,回来得有点晚,恍恍惚惚打开房门还没看清屋内的状况,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我抬头看见姐姐围着浴巾刚刚走出浴室,她被突然打开房门的我吓得不轻,失神之下,遮身的浴巾竟然失手脱落了下来….

  “看什么看!?佟浩!你给我滚!”姐姐江轻柔恼怒的断喝了一声,白皙俊美的俏脸也红到了耳根,她手足无措的遮住要害部分,迅速的弯腰捡起了浴巾。阅读qi-wen.com

  可当姐姐弯腰的同时,那花枝乱颤的倩影看的我欲罢不能,只觉得鼻腔一热,险些涌出了鼻血。

  当姐姐裹着浴巾,用杀人般的目光看向我的时候,我才缓过神来,尴尬的扭过了头。

  她紧紧的裹着浴巾,愤怒的瞪了我一眼,一双精致绝美的小脚丫逃也是的奔向了她的闺房。

  我虽然扭过头不敢看她,可余光却还是不自觉的向她身上瞥了过去,仅仅是一个性感绝艳的背影,都勾起了我心中一股犯罪的欲望。

  等姐姐砰一声的关上房门,我才从失神中走了出来,苦笑一声,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心中莫名的有些烦躁。

  这次虽然是意外,但确确实实触怒了姐姐,以姐姐睚眦必报的性格,她绝对不会放我。

  正在我纠结着姐姐会怎么报复我的时候,她果然怒气冲冲的踹开了我的房门,她单手掐着自己曼妙的柳腰,指着我说:“佟浩!你他么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怎么了?”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有些委屈,不过这一次,姐姐已经穿上了一身淡淡粉红色的休闲运动服,可这样的姐姐看起来却更加性感,充满着成熟的诱惑。原文http://www.qi-wen.com/

  “你说你怎么了!”姐姐抬手一巴掌拍在我的头顶,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不知怎么,我突然非常气愤,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废物,可以让别人随便欺辱。

  “你还有理了是吗?谁让你随便乱走的,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了?”姐姐一边推搡着我,一边凌厉的指着我叫骂:“你个小流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我心想我还没问你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家洗澡?你又干嘛去了?

  心中窝火,也被她骂的烦了,我抬手推开了她的手臂,我说:“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太晚了,我明天还要上学。”

  “小贱种,你还敢和我顶嘴?”姐姐怒气更甚,抬手“啪啪”抽了我两个大嘴巴子,又说:“你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小贱种,你和你娘一个德行,都是不要脸的贱种。”

  按理说,我和母亲寄人篱下,她说这话,没毛病,但那毕竟是我妈,她又突然抽了我两个嘴巴子,我心中更怒了:“江轻柔!你骂我可以,我不许你骂我妈!我看你是个女孩,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别没完没了!”

  “哎呀,你还长能耐了是不?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你!”江轻柔“啪嚓”又是一个嘴巴子呼在我的脸上,抬腿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把我踹倒在床上。

  我真的火了,倒在床上的同时顺势拿起了自己的枕头,怒视着江轻柔想了想,愤怒的把枕头摔在了床上,我说:“你别没完没了,你爸不在家,我还真不怕你!”

  “来啊,小贱种,你还敢打我不成?”江轻柔根本不怕我,气势汹汹的冲到我面前,她曼妙的娇躯都要贴在我的胸口了:“你碰我一下试试,我正好让我爸把你和你妈这两个贱种全撵出去,我看你们拿什么吃饭!”

  “你妈不是仗着自己漂亮吗?正好让她出去卖。来自http://www.qi-wen.com/”她语气无比轻蔑地说道。

  “够了!江轻柔,你他吗别逼我!”我气的止不住的颤抖。

  “我逼你了怎么地?我就逼你了怎么地?你碰我一下试试!”江轻柔抬手又是一个嘴巴子凑在了我的脸上,又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把我踹到了墙角。

  “滚!你他么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房间!”我嘶吼着。

  “你让我滚?这可是我家,要滚也是你们两个小贱种滚!”江轻柔又一脚向我踢了过来。

  这一次,我是真的火了,怒吼着抱住她圆润修长的大腿,直接把她推到了墙角,我吼道:“你他吗给我道歉!道歉!”

  “我就不,小贱种,你妈也是小贱种,你全家都是小贱种!”江轻柔一边挣扎着想要摆脱我的控制,双手却狂风骤雨的向我脸上劈打了过来。

  我一咬牙,左手搂着她白嫩的大腿,直接抗在了我的肩膀上,左手的臂弯控制着她白嫩的大腿,双手同时迅速的按住了她的皓腕,活生生的把她按在了墙上,任她百般挣脱,却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奇闻网

  “放开我,快放开!你个小贱种,也只有你妈那样的贱货才能养出你这样的小贱种!”

  江轻柔剧烈的喘息着,她不停的挣扎,起伏的娇躯竟若无若无的触碰到我结实的胸膛,我的邪火更甚了,但我心中更多的,却是怒火!

  “我去你大爷的!”愤怒中,我左手由下至上的拖住她的翘臀,右手揽住她的柳腰,一咬牙直接把她抛到了床上。

  “江轻柔!你别逼我!”我心中早已邪气冲天,邪怒交加之间,不由恶向胆边生,我直接冲上去把她按在床上,怒吼道:“我让你欺负我,老子他么今天办了你!”

  我那灰白色的大床微微颤动了一下,我死死的压在姐姐身上,她终于惊慌失措了:“佟浩!你想干什么!?”

第2章 帮我舔脚趾

  姐姐小时候学会舞蹈,后来还学了一年的跆拳道,这也是她经常踢我的原因,只不过她的功夫只能称为是花拳绣腿,甚至连我这种在学校天天挨揍的货都干不过。

  可惜姐姐的话并没有任何作用,那一刻,我体内的兽欲完全占据了我的脑海,我犹如一只失控的野兽。

  “佟浩!快放开我,再这样我一定会报警的!”

  姐姐拼命挣扎的同时又开始了对我的恐吓,可是见我无动于衷的疯狂着,不知怎么,在这紧要关头的姐姐却越发的冷静,她忽然反常的伸出洁白玉璧勾住了我的脖颈,把我脑袋深深的搂在她的怀中亲昵的抱住了我,又柔情道:“佟浩,都是姐姐的错,事情到此为止了好吗?我不怪你,也不会对任何人说,我知道你还年轻,也知道你也会冲动,你有需求,姐姐帮你解决还不行吗?”

  说着说着,一向刚强的姐姐竟然搂着我的脑袋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哭的让人心碎,哭的惹人怜爱:“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一刻我才发现,姐姐既然也有柔弱的一面,或许无论外表多么冷艳的女子内心深处都是一颗柔弱的心。

  刚才姐姐越反抗,我却越疯狂,可不知怎么,当姐姐柔弱的哭出来那一刻,我竟有些不敢看她凄美的脸。

  “对不起……”我轻声开口,逃一般的冲出了屋子,我不知道是她还是我阻止了这件事,但我却知道,如果姐姐一直反抗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令人悔恨的事。

  我疯一般的冲到了街上,拼了命的狂奔来发泄我心中的各种情绪,我不想在回到这个家,也不敢,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姐姐,更不知道这件事会让我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推荐http://www.qi-wen.com/

  我此刻的心情无比的混乱,心理不禁很害怕,要是让我后父知道了我的行为,不知道会怎样对待我们母子,同时脑袋里又闪现出姐姐那美妙性感的筒体。

  此时已经是比较晚,大街上来往的行人渐渐的减少,我在大街上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了。

  走到街角处,我坐在一个石板凳上,看着失去霓虹灯的街头,心里有些孤独与冰冷,正当我发着呆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随手拿出手机一看,是姐姐发过来一条信息,我有些心虚,可看是打开看了,看到上面的内容,我顿时就松了口气:“佟浩,你在哪?都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家好吗?姐姐不怪你了,你快点回来。”

  姐姐真的不会怪我了吗?我看着信息忍不住想到,平时姐姐都是对我非打即骂,而今天我差点就把她办了,她居然如此好说话了,瞬间我的神色又暗淡下来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她不计较了,万一她告诉了我的那个后父,故意引我回去,非打死我不可,想到这里,我连信息都没回,连忙把手机揣进口袋。

  也不知道我母亲怎么样了,我那后父可不是什么讲客气的主,如果让他知道今晚的事,又找不到我,肯定会拿我母亲出气,我一边担心我母亲的安危,可是又害怕回去,在我纠结的同时,姐姐又发来一条信息,“佟浩,你快回来好吗?这么晚了,姐姐真的担心你,你放心,今晚的事我没有告诉爸爸。”

  没有告诉父亲?看到这条短信,我似乎有些心动了,一姐姐以往的性子来说,今晚我那般对她,她非杀了我不可,而现在的语气转变的这么快,莫非我今晚强行弄了她,弄出感觉来了么?我心里有些无耻的想到。

  接着又发了好几条短信过来,都是要我赶快回家之类的话,并承诺以后再也不会欺负我了,天真的我瞬间彻底被她打败了,我回了她一条短信,“嗯,我这就回去。”

  她又回道:“好,我在门口等你!”

  我把手机揣进口袋,有些忐忑的往回走去。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姐姐真的在门口等我,看到了我,她似乎很高兴,立即上前拉住我,生怕我会逃跑一样,但是在她那笑容里,我看出一抹诡异,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反抗,乖乖的和她向屋内走去。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刚一进去,就听到身后的姐姐就把门给反锁住了,我下意识的想转头看去,可头还没转过去,就有一个粗大的巴掌扇了过来,我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滚到了地上,脑袋也被扇蒙了。

  我一手捂住火辣辣的脸颊,看着姐姐正双手环抱,一脸得意的看着我,我眼角瞬间就有几滴泪水滑落下来,我最终还是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可是不容我多做思考,我那后父又一把把我拎起,对着我的另一边脸颊又扇了几巴掌,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他娘的杂种,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母亲见我被打的这么厉害,连哭带求的护住了我,谁知道我那后父不仅没停手,对着我母亲也是一顿拳打脚踢,我和我母亲相拥在一起,也不知道被他打了多久,反正我是打蒙了,只见他气喘吁吁的坐到了靠椅上,怒言道:“明天你们就给我滚,老子供你们吃,供你们住,没想到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我母亲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心急了,因为我们被赶出去之后,她根本就没能力供我读书,所以强忍身上的疼痛,爬到我后父的跟前,抓住他的双腿道:“我求求你,别赶我们我们母子走,佟浩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求求你不要赶我们走好不好?”

  毕竟我后父和我母亲还是有点感情的,我母亲求了半天,后父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也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就回屋去了,但是站在一旁的姐姐就不爽了,怒气冲冲的走到我身前,怒声道;“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我告诉你,如果想留在这个家,以后你必须都听我的。”

  我看着为了我挨打的母亲,强忍着心中的委屈,默默地接受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也是我的噩梦开始。

  从此以后家里的家务全都包揽到了我一个人的身上,不仅如此,姐姐每天还会找各种理由来刁难我,比如扫地哪里没扫干净,洗碗上面有油渍,动不动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甚至对我出手,有几次我差点就要火山爆发了,可是瞬间就想到我母亲哀求我后父的情节,又不得不忍住。

  久而久之后,姐姐似乎把对我的打骂当作了一种乐趣,而且还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直到一天夜里,已经是很夜深了,我睡的迷迷糊糊,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姐姐伸进来一个脑袋,叫了我几声,我睁开眼看去,她对我勾了勾手指,然后叫我到她房间去一下。

  虽然我很不情愿,可还是强忍着睡意,起身走到她房间去了,当我走到她的房间,顿时睡意全无了,因为她正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衣,睡衣有些透明,她正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我,我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姐姐好看吗?”她有些妩媚的问我。

  我没有说话,但还是点了点头,还别说,这个姐姐的美貌还真是没话说,加上那美妙的身材,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的住。

  听了我的话,她笑的是更加灿烂了,接着她要我到她床上去了,我有些胆怯的看着她咽口水,不敢上去,因为我知道,在这这张美丽的脸庞下,有颗歹毒的心。

  可是最终我抵不过她的威胁,只好爬到她的床上,接着她伸出一只脚,说了一句让我很窝火的话,“姐姐见你这么乖,就赏你帮我舔脚趾头吧!”

第3章 姐姐的秘密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脾气就上来了,可是又不好发作,他妈的!这也太欺负人了,要不是为了我母亲,哪用得着这样受她欺负,可她现在简直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了,我当然是不愿意了,我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也没有说话。

  姐姐的脸立刻就拉下来了,后脚缩回去后,冷声道;“佟浩,我给你脸了是吧?我告诉你,你最好乖乖的听我话,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我咬了咬牙,轻声念叨;“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看你也不是什么好货。”

  虽然我说的声音我些小,可还是被姐姐清楚的听到了,见我根本不愿意鸟她,她有些气急败坏了,胸前起伏不断,我用余光瞥了一眼她,见她那印在睡衣上的两点,小兄弟居然不听话的有反应了。

  “行啊!不听也可以,那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姐姐恼火的指着门口说道。

  “走就走!”我嘀咕道,然后准备从她床上下来,可谁知道她又接着说道;“你要走我也不会拦着,可是你要想好了,只要你敢走出去,我就告诉爸爸,爸爸你们母子两赶出去,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她还是单手撑着脑袋,得意的看着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母亲抛下人格和尊严,就是为了能留在这个家,而且还没少挨欺负,如果姐姐一气之下,等会又和后父说我欺负她,估计又会大发雷霆,要把我们母子两扫地出门,想到这些,我最终还是忍住了,又从新坐回去了。

  “这才乖嘛!”姐姐知道我害怕了,又把脚丫伸到我面前,笑着道。

  我不爽的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是伸手把她脚丫子拿在手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

  “你看你,简直就不是个人,对着自己的姐姐还敢乱来,你说,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和你母亲一样,都是臭不要脸的。”

  骂我可以,可她连我母亲也一起给骂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手中拿着她的脚丫往床上一甩,骂道;“你他妈的说什么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哟哟!佟浩长本事了,怎么着,不还发脾气了是吧?”姐姐阴阳怪气的在那说着。

  我道;“你怎么对我也就算了,但是你不准说我母亲,要不然...”

  我的话不仅没吓到姐姐,反倒让她更嚣张了,她一下的坐了起来,说道;“要不然怎么样?打我吗?来啊!就你这个怂样,你敢吗?”

  她说着还故意把她的胸脯向我挺了挺,我瞬间就怒火中烧了,一是被她惹怒了,二是被她诱惑了,他妈的,如果再不做点什么,还真是个怂货了,我一翻身,直接就把姐姐的压在了身下,才十几秒,姐姐就用双手用力的把我推开,我见她俏脸微红,气喘吁吁的,然后干脆把腿打开,躺在床上,有些鄙视的对我说道;“你个混蛋,臭不要脸的,来把我上了啊!来上你姐姐啊!你敢吗?”

  我不禁咽了口水,因为我刚刚的举动,和姐姐身上散发出的独特的香味,让我脑子有缺氧,不过看了她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又怂了

  我坐在那里没有动,又不敢说话,见我不吭声,姐姐用脚踢了我几下,又在我下面撩拨了几下,“我说你是个臭不要脸的,你还狡辩,你看你那里硬的那么厉害,我都准备好了,你敢吗?怂逼。”

  被她越骂,我就越感觉底气不足了,任凭他在我身上捣鼓和侮辱我,时而用手推我,时而用脚踢我,我本来就坐在了另一端的床头,而床头放了一个衣柜,姐姐见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估计是更加恼火了,突然脚上加大了力度,踢的我一撞到了衣柜上,当我正要发飙的时候,从衣柜顶上掉下了几个东西,我不由的定眼一看,结果让我惊呆了。

  虽然我还没碰过女人,可是这些东西我还是知道的,原来是几个女性玩具,款式都有好几种,这时姐姐也发现了这个,脸色瞬间变的像红苹果一样,慌忙的从床上下去,想去捡那些玩意,可我哪会让她如意,我马上伸出手快她一步的拿在了手里。

  姐姐见我拿在了手上,连忙想从我手上抢过去,我很快的就把东西藏到了身后,这下我的底气就上来了,声音洪亮的说道:“姐姐,你想干嘛呢?”

  姐姐也不再向刚才那般嚣张了,伸出一只手,羞愧的说道:“你...你把那些东西还给我,我就不骂你了。”

  我心里好笑,我现在手里有这个东西,还会怕你么?想要拿回去,简直是做梦,我不由的冷笑道;“姐姐,这东西对你很重要吗?”

第4章 快还给我

  姐姐羞红这脸道;“这不管你的事,快点给我。”

  “哼!我为什么要给你呢?”

  “你!”姐姐羞怒的就要来抢,可她又怎么抢的过我呢,看我手高高的举起来,她就连忙顺着我的手,踮起脚去抢,但是根本就够不着。

  过了会她放弃了,只见她低着头,双手紧握的站在那里,半晌之后才抬头,然后眼睛一片红润的说道;“佟浩,你到底要怎样才还给我?”

  我这才回过神来,心想,他妈的,刚才不是嚣张的很吗?辱骂我,踢我,很过瘾是吧?不教训你一下,你是不会懂事的,我笑道;“姐姐,没想到你也是个闷骚一个,平时没事就躲在房间里,用这些玩意来刺激自己。”

  我看着姐姐被我说的脸蛋都快滴出水来了,心底的快感油然而生,又接着道;“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让我来陪你玩一会呗!”

  说完,我就伸手一把把她拉到我的怀里来,姐姐一脸的惊恐,想要爬起来,我立即摆弄手里的东西,阴脸道;“你不想要这个了吗?”

  姐姐老实的把脸埋在我的胸口,不敢看我,我把那些玩意放到我的屁股底下,然后一把抱住姐姐,看着姐姐那傲人的身材,还有泛红性感的嘴唇,我忍不住的吻了上去,而姐姐也发出了嘤咛声,我的潜在能力也这样的激发了。

  正当我想用强的时候,姐姐居然一把把我推开来。

  她起身站在床边,抽泣的说道;“不要脸的畜生,如果你要告诉爸爸,那你就去告诉好了,反正我不怕,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当时就蒙了,姐姐居然不怕我的威胁了,如果我真的去告诉后父,就像姐姐说的那样,他不相信我,倒把我给打一顿,那就不好了,想着,我也起身走到姐姐身边,又是一把把她搂住,因为刚才在姐姐身上索取半天,我还是意犹未尽,反正碰都碰了,也不差这一下,谁知道姐姐一下把我推的撞在了衣柜上,我感觉肩膀上一阵巨疼。

  我摸着肩膀,火大的说道;“你行,我这就去告诉爸爸。”

  说完我就夺门而出,把后父叫到客厅后,我把姐姐用的那些玩具拿给他看,本来在熟睡中把他叫起来,已经是一脸的恼火了,当我说这些是姐姐用来干那种事的时候,后父脸上更是难看了,接着就见到后父一声怒吼把姐姐叫出来了。

  姐姐来到客厅,脸上是羞怒,意识害怕,后父指着地上的玩具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先是支支吾吾,然后就指着我说道;“是佟浩,是他故意陷害我,他见我每天叫他做家务,才看我不爽的。”

  “你...”

  我被姐姐倒打一耙,心里很不痛快,不过后父瞪了我一眼,我也没敢再说什么了,只见后父坐在那里抽了一支烟,然后走到姐姐的面前,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老子花钱给你读书,你就学会了这个玩意了?你他娘的还要不要脸了?你不知羞耻,我这张老脸还没地放了呢,真是气死我了。”

  姐姐被打的眼泪款款而落,那小脸蛋被打了印出了几个手指印,而且还用几乎要吃了我的眼神盯着我,看的我有些心慌,我连忙瞥到一边,不去看她。

  后父又骂了几句,就回房间去了,走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接着姐姐也捂着脸跑回房间去了,对于今晚的事,我心里其实也挺复杂的。

  当第二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一个人悠哉的走着,脑子里全是姐姐被我压在身下的情形,还有她被后父打的那一巴掌,我心里居然有了一丝不舍。

  这时,突然有几个人拦住了我的去路,这些人我都认识,是我们学校的,带头的叫李子琪,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他们就是我们学校的小混混,平日里学习不行,就会到处打架,而且还在学校收取保护费,一般见到他都是没好事的。

  李子琪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走到我面前,坏坏的笑道;“小子,你走那么快干嘛?”

  我有些害怕,低着头道;“放学了,我要回家。”

  “呵呵!回家是吧?那你先把保护费给交了吧!”李子琪有些不善的看着我道。

  我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被李子琪给瞪了一下,到了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我无奈的从身上掏出一个礼拜才存下的五十多块钱,然后递给李子琪。

  只见他拿了钱,脸色一变,怒道;“他妈的,你个小兔崽子,就这么点吗?”

  我害怕的道;“是啊!全部在这里了,这还是我一个星期省下来的。”

  “他妈的,真是浪费表情,给我打。”李子琪不问缘由,直接叫身后那接个人打我。

  一时间,几个人抡起拳头,对准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乱打,我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打了好一会,估计是他们打累了,才骂骂咧咧的走了,临走时李子琪还说了一句,“你他妈以后给我老实点。”

  我被他们打的浑身疼痛,想着李子琪的话,我有些郁闷,我平常见到他们都是绕道,更别说去惹他们了,以往交了保护费,他都会嘻哈的说几句好话才走,可今天交了保护费,还莫名其妙的被他们给打了一顿,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我强忍住身上的疼痛,一拐一瘸的往回走去。

男人就要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男人就要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13当真,是失了心吗?夏惜柔还来不及收回目光,就与他四目相对,那双阴沉的黑眸看不出情绪,但很快,他便将视线移开,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夏惜柔不由得涩然一笑,是啊,陌生人,她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希望的吗?难道她还期盼在她那样毫不婉转的拒绝后,男人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走过来对她说声你好?忽然间,心被压得沉沉的,有些透不过气。也许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她,而且她也不想看到那个妖娆美丽的女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

  • 《金刚经》:一部超越宗教的大智慧

    《金刚经》是佛教的无上经典,里面阐发了大乘佛教的核心思想,帮其经言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它是成佛必修的无上妙法。它承认一个真理、一个至理,认为古往今来的一切圣贤、一切宗教的教主,都是得道成道之人,只是在个人的得道程度、时间地点、所采用的方式方面上有所不同而已,它超越了宗教性而又包含了一切宗教性。《金刚经》的三十二个品,主要讲述的是大乘佛教的空性和慈悲精神,述说第八识如来藏之体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断不常八不中道,并且阐述其体性清净,不在六尘中了别,

  • 《与艺术沾边·293》风干火腿木乃伊

    虚极子按:私有制和父权制竟然起源于老腊肉希望给小鲜肉留下一根粗大的风干火腿。当今有学者发现,私有制的出现机制可能远比人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农业发生后,人类逐渐适应以碳水化合物为主要能量来源。这样一来,出现了两个严重的营养问题:1.动物蛋白摄入不足;2.人类原本可以通过动物血液获得的盐分摄入不够。从此,人们在日常饮食中便不得不刻意补充盐份。当肉类的腌制技术出现后,上述两个问题同时被解决了。原始社会里提供肉食的重任主要落在男人肩上,因为他们比女人更擅长渔猎。男人捕获的猎物如果体型纤小,尚可被族人一次

  • 处女翻译·335《中国艺术》(13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异性之间若是找到真的友谊,只添香,永远不会添乱!

    拥有一个异性知己,不要以占有为目的,以相知为前提,没有任何占有的欲望,只是在疲惫的人生旅途中,从异性的角度相互抚慰彼此的心灵。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异性知己比找一个爱人还艰难。异性之间的友谊确是存在的,交一个放心异性知己,有时如同朋友,可以一起去喝酒旅行,也可以唱歌跳舞。因为不是情人,所以觉得特别坦荡无谓,就是风言风语也不会在乎。所以这知己,需要身怀绝技,知道何时进何时退,切要心思纯粹,只添香,不添乱。知己可以说心里话,却不能相互取暖,知己之间唯一的取暖方式只能是心灵的取暖。当你开始依赖一个人的时

  • 张翠真:古有唐诗宋词颂 今有花鸟小品赞

    画家张翠真张翠真,自幼酷爱丹青,退休后,师承墨城著名花鸟大师于秀珍、鲁炳瑞先生。近年来年坚持对中国画的研究与创作,专攻大写意花鸟画,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画风。作品涉足全国、省、市美术作品展,屡次获奖,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柬埔寨等国际友人收藏。在中国绘画追求中,最重要的意义也在于张翠真对正能量的那种迷恋。她的定位首先不是一个画家,而是一个充满力量的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始终保持“活到老、画到老、善到老”的执着信念和爱心,她要将绘画所得捐献给那些贫困的、需要帮助的那些人,这就是张翠真的精神家园。笔

  • 2019上海文化展

    第113届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2019年6月12-14日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E1-E4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简称文化会”)创办于1953年,由国家商务部重点支持。60多年来成功举办111届展会遍布中国以及亚洲地区的经销商、批发商及行业领军企业亚太地区文化用品行业厂商进行产品推广、渠道开拓、合作交流的专业贸易展览会。文化会拥有近千家国内外优秀文化用品牌企业包括书写用品、办公和学习用品,文化创意、文房四宝、休闲娱乐用品等类别,吸引近3万的观众包括经销商,零售商,百货公司,批发商,教育机构,品牌商

  • 山东夙沙煮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我 与 盐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说明盐是人们的必需品,盐不仅是重要的调味品,也是维持人体正常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常言道:“民以食为天,百味盐为首”。宋朝大文学家苏轼有云:“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日食无盐”。吃饭时,饭里如果不放点盐,即使山珍海味也如同嚼蜡。此外,它还调节人体内水份均衡的分步,维持细胞内外的渗透压,参与胃酸的形成,促使消化液的分泌,能增进食欲;同时,还保证胃蛋白酶作用所必需的酸碱度,维持机体内酸碱度的平衡和体液的正常循环,所以,盐在人体内有着其他物质不可低替的作用。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