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南少请疼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04:5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南少请疼我

第一章你配怀上我的孩子么

阳光一点点洒进卧室--

“唔……”苏然嘤咛一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只觉得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地疼。《南少请疼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她撑着床,慢慢坐起身来,这才看到她的贴身内衣散落一地,破碎得不成样子,足以见得昨晚有多激烈。

“醒了?”

男人的嗓音清冷疏离得让她心尖一颤。

苏然缓缓抬起头来,怔怔地看向站在落地窗面前的男人。

他赤裸着上身肌肉健硕,仿佛电影放慢镜头般缓缓穿上衣物,黑色西装袖上距白色袖口两英寸,禁欲而优雅。

可她才知道,这个人分明就是凉薄到了骨子里。

“既然醒了……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

男人手臂微抬,甩过来一张全国限量版的黑卡,眉眼间全是冷意。版权http://www.qi-wen.com/

棱角划伤了苏然娇嫩的肌肤,她一怔,倏地轻笑出声,“老公,你对我真是大方。”

这可是全球通用而且不设上限透支的卡,南亓哲为了堵住她的嘴,还真是用心良苦。

“不过,我要是怀孕了,你还会不会多给一点?”

苏然风情万种地撩了撩长发,勾着笑,好整以暇地讨价还价。

“呵……”,男人步步逼近,微微俯身,勾着她的下巴,直直望进她的水眸里,“苏然,你以为……你配怀上我的孩子么?”

森然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危险味道。

苏然紧紧攥着卡,拥着被子似毫不在意,眼底却分明藏着一丝痛意。

三年了,从她嫁给这个男人开始,换来的只有夜里次次毫无感情的粗暴索求。

在南亓哲的眼里,她可能顶多只能算是个高价妓。阅读qi-wen.com女。

而七年前香消玉殒的那个女人,才是他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苏然,记清楚你的身份。”南亓哲拧着眉,一双厉眸狠狠一缩,很显然,他在克制着什么。

她状似可惜的眨了眨眼,语气腻得像是要滴出水:“老公,人家只是开玩笑呢,二人世界还没有过够,我怎么可能会想要孩子呢。”

南亓哲轻嗤一声,蓦地松了手,“啧,就算怀上了……他的下场也只有一个。”

哪一个?

意思不言而喻。

苏然的笑意还挂在嘴边,僵硬得没有半点扯动。版权http://www.qi-wen.com/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仿佛多呆一秒就会沾上病菌般,大步离开了卧室,徒留下满地狼藉和同样狼狈的她。

苏然咬咬牙,却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一点点穿上自己的衣物。

穿着穿着,她鼻子一酸,眼泪滚滚而落。

她的手指在颤抖,半天才从床上柜头里拿出一沓薄薄的纸张,因为用力过度,指尖都发了白。

上面离婚协议几个大字格外醒目,苏然的那一栏早就写好了落款,显然早已准备了许久。

……

另一边--

豪华的摩天大厦顶端仿佛金字塔的顶尖,投射进来的阳光落定在办公桌上的相册。

照片有些发黄,上面的女人容貌竟和苏然相似到极点,但气质完全不同。推荐qi-wen.com

那女人笑起来羞涩得抿着唇,黑直发及肩,不像苏然总是绽放极致艳丽的笑,染了浅褐色的大波浪长发,一眼,就能将两人分开出来。

南亓哲瞥了一眼那玻璃相册,似乎目光都柔和了几分,“绾绾……”

“南哥哥!”

突然一道仿佛邻家女孩般温柔的声音响起,馥郁的香水味道袭来,南亓哲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克制一般地收回了手。

第二章简直就是个疯子

赵雪琪踩着八厘米高跟鞋,身着量身定制的香奈儿高定套装,模样清丽又可人。

“你怎么来了?”南亓哲神色淡漠,漫不经心地浏览着手上的文件。

他一向不喜太粘人的女人。

“因为我想……”赵雪琪娇滴滴的开口,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却被人猛地推开。

助理拿着手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总裁,夫,夫人她来短信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南亓哲的手顿了一下,钢笔尖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我说过,有关那个女人的事情,不用向我汇报!”

“可,可是……”小助理攥着手机,战战兢兢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南亓哲不耐烦地将合同“啪”的一声合上,眼底隐隐约约翻腾着火气--苏!然!

这个女人一天至少能打两通电话四个短信,他一般都是让助理处理,却未料到这样都躲不开这个女人。

一个精心设计、爬上了他的床的女人,一个贪得无厌、更妄想得到更多的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总裁,还是看看吧。”小助理一咬牙,颤着手将手机递了上去。

以往的电话短信都很平常,只是这次……

南亓哲眉心一跳,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伸手接过。

等到视线触及到屏幕上那一行字时,神色霎时间阴沉下来--

‘离婚协议我放在床上了,我会走,中午十二点的飞机飞瑞士。我真的累了,再见。’

“呵,”南亓哲冷嗤一声,将手机随手丢开,“这不过又是她的一个把戏而已,不用理会。”

小助理惶恐至极地接过手机,抿着嘴不敢吭声,最终默默退出了办公室。

“南哥哥别生气,为了那种女人,不值得。”赵雪琪善解人意地安抚,眼中却闪过一道隐晦的妒火。

南亓哲却有些烦躁,他抬手松了松领带,“雪琪,你也出去吧。”

“南哥哥,我……”赵雪琪俏脸一白,没想到战火波及到了她。

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可触及到南亓哲的冷眸,她又不敢再多留。

“南哥哥,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她抓紧了手提包,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南亓哲捏着笔,神色狠厉,“想离婚?苏然,游戏规则不是你说了算。”

黑墨在纸上晕开一片,一点点将那个小小的‘苏’字隐去。

……

天色渐渐昏暗,外面亮起了一片片霓虹灯,灯光迷离而动人。

南亓哲瞥了一眼外头的夜景,心中冷笑--这女人不就是想引起他注意吗?

这个点儿,苏然一般都是在精心地准备晚餐,既然如此,他今晚就不去苏然那边留宿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

该是晾着她几天,让她懂懂规矩了。

就在南亓哲要关笔记本的时候,突然一个弹跳出来的新闻窗口,闯入了视线里--

“今日中午十二点,由A市飞往瑞士的飞机失事,坠往沙漠,其中三十名男士,十四名女士,无一生还!”

十二点,瑞士?

南亓哲动作微顿,目光落定在无一生还那四个词上,但很快,屏幕黑了下去。

是巧合?还是说……这是苏然玩的新花招?

第三章没来由地烦躁

南亓哲还维持着关笔记本的姿势,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愣了有几秒钟,很快,他“啪”的一声将笔记本收起来。

“呵,怎么可能呢,那个女人,可比谁都惜命。”南亓哲下意识就否认了这个新闻。

只是,心里为什么还是一阵没来由的烦躁?

手机忽地嗡嗡震动起来,南亓哲松了口气,瞧瞧,查岗电话不就来了么?

呵,还想跟他玩?

可惜,等看到屏幕上闪烁着是兄弟陆之允的名字时,眉头几不可察地一皱。

“怎么是你?”

“……”陆之允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喵的,他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南哥,求出来陪我浪。”

“不来。”

陆之允就差咬着手帕委屈嘤嘤嘤了,“南哥,你可别告诉我你要在家陪媳妇啊?”

“陆之允,你是不是想被松松骨?”

那阴森森的语气让陆之允抖了三抖,现在认错还来得及吗?

不过,南亓哲的目光缓缓落定在那个没合上的笔记本上,神色阴沉得不像话。

他意识到自己竟然会浪费时间去想苏然的事。

这不像他。

“地址发给我。”他切断电话,一把抓起车钥匙,大步离开。

陆之允听着嘟嘟的忙音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是峰回路转了?

……

华庭休闲会所--

包房里一众的公子哥儿都玩得开,只有南亓哲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两指夹着支烟静静抽着。

颀长矫健的双腿微微交叠,衬衫的纽扣解开了几颗,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里,但那若隐若现的深冷黑眸,却还是引得在场不少女人春心荡漾。

“南少,您要不要喝两杯?”有胆大的女人凑了过来,手更是一点点抚上男人结实有力的大腿。

勾引意味十足。

她早就听陆之允介绍过,南少名草有主了,只是,那又如何?她更年轻更漂亮,还怕比不过一个黄脸婆?

“没想到南少这么年轻就有妻子了,您这么帅气又事业有为,何必非得守着家里的,外面不知道得有多少女孩儿倾慕您呢。”

她的语气软糯,媚眼如丝,柔若无骨的小手一点点往男人腰间的皮带扣而去。

“所以倾慕我的人之中,也包括你么?”南亓哲摁灭了烟头,似笑非笑地低头望着她。

女人被盯着只觉得面颊一阵发烫,心里怦怦直跳,“南少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

咔哒一声。

皮带扣被解开。

“呵,”南亓哲轻笑,下一秒,他忽然擒住了女人纤细的手腕,力道之大像是生生要捏碎它。

他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在听那女人谈到家里那位时,心里忽然就火了。

苏然纵使再千万般不是,那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提。

“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滚!”

女人被甩在地上,长发掩面,好不狼狈。

气氛一下子就僵持起来,南亓哲却无心再呆下去,正准备迈步离开,陆之允却挡了过来,“南哥别生气啊,不喜欢咱就换一个。”

“你们玩,我醉了,先回去了。”他拍了拍陆之允的肩,随后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他其实醉的并不厉害,却总是从兜里拿出手机时不时翻看两眼。

可笑的是,他竟然像是在等什么人的来电一样。

第四章他觉得有些难受

“少爷,去哪儿?”司机师傅小心翼翼地询问,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南亓哲轻叹口气,疲倦地捏了捏眉心,“去碧水云亭。”

除去生理需求的时候,南亓哲基本上不会回去。

说来倒是可笑,以前只要看到苏然的电话,他就厌恶至极。可到了现在竟然连一个消息也没有,他竟然有些无所适从了。

心里就跟密密麻麻爬了一层蚂蚁,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

一下车,远远就看见别墅里灯火烛明,还隐隐传来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儿。

果然,什么离婚协议,什么飞机失事,不就是那个女人闹出的幺蛾子么?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出事就出事?

“先生,您回来了?”一进门就瞧见张姨端着汤到客厅桌上,十分慈祥。

南亓哲的步子一顿,这才想起来今天周五,有苏然在基本上家务活都是苏然做的,可南亓哲还是请了个保姆,周末过来收拾做饭。

“夫人呢。”南亓哲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将自己的公文包递到保姆手里头。

“不知道啊,这一进来就没看见夫人,可能是出门了吧,估计很快就回来了。”

张姨说话的时候语气有点高兴,她来这里也有半年多了,看得出来这对夫妻感情似乎不太好,虽然夫人性格很好,可先生一直冷漠得紧。

如今先生主动问起,张姨自然是有些高兴,还是盼着这两个晚辈好的。

南亓哲没吭声,直接就往二楼卧室走,只是步子却有些匆忙。

一推开卧室的门,残留着的香水味儿冲入鼻腔,里头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却又少了很多东西。

果然如苏然说的那样,雪白整齐的床上有几张薄薄的纸,隔着老远也能看见上面离婚协议几个大字。

“苏然?”南亓哲哑着声音喊了一声,开始隐隐感觉到什么。

梳妆台上还放着一束尚未干枯的白玫瑰花,零零碎碎的护肤品却都不见了,四处查看了一下,南亓哲发现柜子里还有一排满满当当的衣服。

本应该松了口气的,可是,那些衣服都是他让人送来的高定,从礼服到套装样样奢华,苏然……竟然从来没有动过?

还有那些整套的名贵首饰,限量版包包,但凡是他让人送来的,却都被留了下来。

感觉就好像连跟他有关的东西,一点都不愿意带上似的。

呵,苏然,还真是好样的。

南亓哲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拿起床上那几张薄薄的纸,只匆匆一瞥,就扬手撕碎了。

纷纷落落如雪花片一样的纸散了满床,衬得南亓哲漆黑的眼神显得格外冰冷。

苏然想要离开,经过他允许了吗?

当初费尽心机想要爬上他的床,好,他就给了她一个南太太的名分,怎么,如今却用一纸离婚协议就想瞥得干干净净?

做梦!

“张姨。”南亓哲喊了一声,指着衣柜里那些没拆封的衣服,神色阴郁,“把苏然的东西收拾收拾,扔了。”

“这……”张姨愣住了,双手搓着围裙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说第二遍。”南亓哲周身的戾气铺天盖地。

南少请疼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南少请疼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坐过牢的贱人叶清狠狠的闭眼,用尽全力蒙着被子让自己不去听唐辰说的话。这才只是开始,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快死了。那以后呢,再以后呢,为什么错的明明是别人,却要让她承受这个痛苦。唐辰看着蒙在被子里的叶清,没有说话,转身摔门而去。巨大的关门声好似解脱的信号,让她有那么一刻全身都是轻松的,她卸下满身的防备,一点点起身,笨拙的穿好病号服。病房里弥漫的情欲气息让她觉得羞耻,她下地,一点一点的挪到病房门口。她扶着医院的门,想要逃离这栋白色的房子

  • 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赶紧滚过来“白血病?”莫夕被这个诊断砸得回不过神来,“我?”傅深脸色略带凝重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从诊断开始就一直在那儿不停抽烟的萧远。萧远的母亲就是因为白血病去世的,这个病带来的后果,没人比他更清楚。莫夕眨了眨眼睛,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放在怀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是盛淮安!老天是仁慈的,竟然让她在这个最无助的时候听到盛淮安的声音。莫夕满怀欣喜的接起来,才刚接通就听到那边的吼声:“莫夕,我让你二十分钟就送过来的文件呢?你看看

  • 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秦世欢,不能死医生转身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进篓子,没有看见杨笙瞬间变得阴沉的眼神,也没有听见他的回答,只能自顾自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讪讪的表情掩饰着尴尬。“杨太太伤到了头部,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脑震荡,具体情况还需要住院观察。”医生把手里签好字的手术单子递给杨笙,看着他走出办公室的身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太奇怪了。秦世欢已经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任由护士把各种记录的仪器安在她身上,面色憔悴苍白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认错郑丰泽闲庭信步般走到那人面前,将桌面上剩余的红酒,尽数泼在了他的衬衣上。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郑丰泽不动声色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冷冷甩在他的脸上。“再多说一句话,我让你知道一夜破产是什么滋味。”那人还想挣扎,在看清楚支票上的名字后,立刻便像是焉了的气球,捡起支票,灰溜溜的从门口逃了出去。众人顿时散去,顾玥的手还在颤抖,她想开口道谢,一出声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颤抖得不像话。“谢谢……钱我会想办法努力还给你的……”郑丰

  • 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一抬头,就看到脸色黑到了底的顾慕衍,季言用指腹擦了擦唇瓣,眼里全是被那女人勾出来的欲.望。见了鬼了,他季言的定力什么时候差成这样?“顾少,这女人吻起来不赖,算卖我一个人情,我要了!”顾慕衍的脸色更黑了,声音极沉的道:“季言,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季言刚回国,不认识沈知微,而顾慕衍也不愿意承认,这女人是他的妻子。他和沈知微结婚,除了沈家和顾家,没有人知道,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婚礼。“如果,我非动不可呢?”

  • 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送上床宋颂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想太多,跟着冷容璟走进了这间没有太多装饰的房间。进了里间,宋颂开始觉得气氛有些奇怪起来,冷容璟径直走在前头,将放在桌上被遮起来的一张照片抱在了怀里,“你知道,这是谁吗?”宋颂摇了摇头,冷容璟的小手一下就将照片上的丝绒布料掀开,一个女人巧笑嫣兮的笑容出现在宋颂的面前,是黑白的。宋颂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我冷容璟永远,都只有一个妈妈。”他的眼色一暗,“你这种人也配做我的妈妈吗!”宋颂摇了摇头,刚刚,他不是

  • 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6章你就这么饥.渴?“离安,你怎么了?”看着冉离安脸上隐隐的怒火,宁羽婷小心翼翼地问道。“离安,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惹你生气了?离安……”“羽婷。”冉离安打断了宁羽婷的话语,他的语气也不似以往那般温柔,而是带着点严肃的意味。宁羽婷被冉离安的严肃吓到了。“羽婷,慕贞贞她毕竟是我的妻子。以后在她面前,你给我收敛一点。”宁羽婷没有想到,冉离安居然会为了慕贞贞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他不是应该对慕贞贞毫不在意的吗?“离安……

  • 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六章那时候,他出现用过餐后,管家和女仆们都相继出去了,门被轻轻的关上,偌大的医务室里只剩下楚小小一个人静静的在床上躺着。一缕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下来,照得地上金灿灿的,豪华的医务室布上这一吕黄金更加显现出它的豪华,亦是世上独一无二。床上躺着的人一动不动,只有两排长长的眼睫毛在晃动着,似是在想着些什么。五年前……楚丽丽威胁楚小小:“去高导演那取《深宫妃子美如花》那份签约女主角的合同回来,别给我耍什么花样,拿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