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久终成瘾》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51:2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婚久终成瘾

第一章 你来替我们录像如何?
 天阶夜色凉如水。说明http://www.qi-wen.com/ 路灯下,陆亦初一袭纯白棉裙,侧颜白皙而精致,紧抿双唇站在晁家别墅门前,脊背挺得笔直。良久,她慢慢翻出钥匙来插进锁孔里,手指因为紧张而微微痉挛。 两小时前,叔叔打来电话,声泪俱下地说公司面临危机,求她一定不能见死不救。 见死不救?她现在该是自身难保才对。陆亦初低头自嘲地笑了一声,想起晁牧泽看她时说不出的厌恶神色,半晌才调整好表情,鼓起勇气推开了房门。 刚一走到玄关处,入目便是一地凌乱的衣物,同时耳畔便响起女人娇媚的呻吟声。 这声音!陆亦初呼吸一窒,硬着头皮绕过屏风,抬眼看去。来自qi-wen.com 沙发上,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纠缠在一起,正在进行最原始的运动。女人的面容艳丽妖冶,柔若无骨地攀附着男人精壮的后背,身体起伏着,画面香艳至极。 听到脚步声,女人抬起头来,眼底闪过一丝挑衅的笑,面上却摆出惊慌失措的神色,拥紧晁牧泽,颤声指向她,“牧泽……是她!她回来了!” 陆亦初死死咬着嘴唇,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尽,脚底发软,努力抑制住夺门而出的冲动。 晁牧泽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宫娜娜的惊呼,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甚至还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脸板正,语气淡淡的,“又不是第一次在家做,有什么好心虚的?” 说着腰间用力一顶,宫娜娜发出一声难耐的嘤咛,羞怯道,“牧泽你……讨厌……” 两人沉浸在激情中,全然将一旁的陆亦初当成了透明人。不知道过了多久,宫娜娜喉间一阵悠长的叹息。下一秒,晁牧泽已经毫不留恋地退了出来,将一条浴巾围在腰间。 陆亦初僵硬地站在原地,脚下像是生了根,有些呆滞地看着男人挺拔的身影朝她走来。奇闻网 “看够了?”晁牧泽精雕细琢的五官逐渐完整地呈现在灯光下,一双深潭般的眼瞳锐利地盯着她,语气是说不出的嘲讽,“进屋不知道敲门,教养被狗吃了?” 他在她面前站定,周身带着与生俱来的凛然气息,让人心头发冷。 陆亦初受不了这样的逼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脊背无意识地蹭上屏风,好半天才艰涩出声,“我,我不知道你们在……客厅。” 面对他时,她一向是气势不足的。 陆亦初垂下眼睑,恍惚间听见一声轻蔑的冷哼传来。她脑海一片空白,顾不得过多解释,沙哑着声音低声道,“你们继续,我先回房了。” 说罢强自挤出一抹笑往楼上走,步履飘忽得如同一抹苍白的游魂。 “我准你走了?” 男人的声音断然而威严,顷刻间止住了陆亦初的脚步。奇闻网她尽全力压抑着喉咙的哽咽,不让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木然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晁牧泽瞥了她一眼,将她狼狈的样子尽览无余,鹰隼般的眸里掠过报复的快意,随即归于一片冰冷。 他动了动眉毛,不知想到什么,唇角勾起一抹玩味,搂过宫娜娜,骨节分明的手指向陆亦初的方向,“宝贝,你不是一直想录个视频?不如,就让她来录。”
第二章 你也配?
宫娜娜闻言,猛地抬起头,脸上都是受宠若惊,“真、真的么?那可要真麻烦陆姐姐了。” 她嘴上道谢,心底已经狂喜起来。晁牧泽竟真的愿意和她录那种视频?!这样的亲密,那她嫁进晁家,已是指日可待了!至于陆亦初,不过是个没骨头的女人而已! 陆亦初不可置信地转过身来,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录像?她的丈夫当着她的面出轨,竟然还命令她在守一旁,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他怎么能这样对她!陆亦初脑子里一片轰鸣,连耳膜都嗡嗡作响,呆若木鸡地看着晁牧泽,一时没了动作和反应。原文http://www.qi-wen.com/ 她凄然的神色让晁牧泽更加烦躁起来,啪的一声把手机扔到她面前的沙发上,语气十分不耐,“你录不录?不录就滚回陆家,和你叔叔一起蹲局子!” 蹲局子…… 这句话提醒了陆亦初,自己今天回家的目的。她煞白着脸抬起头,字字泣血,“是你做的对不对?叔叔他是表姐的父亲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 剩下的话被噎在喉咙里,因为她看到晁牧泽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可怕,犹如嗜血的野兽。 下一刻,陆亦初的下巴被大力捏起! “收养你的人都该死!”晁牧泽手背上的青筋暴起,语气低缓而残忍,“还有,你也配提锦时的名字?呵,要不是看在他是锦时的父亲……你以为他还有命活到现在?” 低沉的话语犹如一记重锤,在陆亦初的胸口上狠狠一击。 原来如此……他竟恨她到了这样的地步,连叔叔对她的收养,也被他视为原罪,毫不留情地打击报复! 陆亦初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什么,身子已经被大力掼向地面。 她狠狠地跌在冰凉的地面上,膝盖磕破了皮,紧接着,晁牧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又一次居高临下地闯入耳廓,“到底录不录?偷税判刑,可大可小——全在你。” 陆亦初攥紧了手指,指尖因为用力而苍白。低着头沉默良久,终于将无神的目光转向他。奇闻网 “录。我录。” 昏暗的房间里光线暧昧。 陆亦初屏着呼吸,垂下眼睫,强迫自己忽略耳畔传来的阵阵热辣呻吟,但高举着手机的双臂还是忍不住轻微地颤抖着。 面前两人亲密的动作凌虐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他明明知道她对他……陆亦初痛苦地闭上眼,手臂越来越低垂。少倾,手腕忽然被一股大力往旁边一拍,掌心的手机脱手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晁牧泽抱着双臂站在她面前,眼底萦着明显的嫌恶和疏离,“你是死人吗?” “抱歉,我……”陆亦初瑟缩了一下,避开他的目光,蹲下身子把手机捡起来,紧攥在手里,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出口,“我再录一次。” 晁牧泽轻蔑地嗤了一声,语气越发危险,“你的意思是,让我再给你表演一次?” “我不是……” 陆亦初后退了一步,摇头想要解释,一边的宫娜娜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已经走上来接过手机,煞有介事地对晁牧泽撒娇,“牧泽,你看看,她把我拍的多丑——” 她说着把播放着视频的屏幕递到他眼前,一双柔软若有若无地蹭着男人精壮的胸膛。 晁牧泽低头扫了一眼,脸上没什么波动,把宫娜娜环在怀里,看向陆亦初的目光却又冷了几分,不容反驳道,“给我的宝贝道歉。”
第三章 水性杨花
道歉?陆亦初猛地睁大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宫娜娜眼梢的笑意越发得意起来,柔若无骨地偎进晁牧泽臂弯,欲擒故纵地撒娇道,“牧泽你别生气,陆姐姐说不定技术本来就烂呢,毕竟从小就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 陆亦初咬唇的力道骤然加大,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紧紧盯着宫娜娜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拍丑你,是你自己长得丑。” 父亲母亲,是她心里永远不能触碰的禁地。 陆亦初一字一句地说完,不敢去看晁牧泽酝酿着风暴的眼神,努力做出云淡风轻的表情,转身打算回房。 “站住。” 还没走出两步,腕部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扣住。 男人的声音低沉,携裹着山雨欲来的怒气,“说我的女人丑?”他说着,另一只手已经不由分说地往她衣领处伸去,语气残忍,“脱了让我看看,你比她能好到哪里去?” 刺啦! 布帛撕裂,贝壳制的纽扣蹦蹦跳跳跌落在地上。 娇嫩白皙的肌肤接触到外界冰凉的空气,立刻细细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陆亦初强装的镇定刹那间崩盘,惊慌地护住胸口的雪白,“晁牧泽,你干什么!” “你说呢?” 晁牧泽讥讽地反问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转瞬间已经将她的裙子褪到肩膀一下,故意在她肩头吹了一口气,“当然是要尝尝,你是怎么不磕碜的。” 他的眼底没有丝毫情欲,只有浓浓的冷漠和摧毁欲。 陆亦初心如刀绞,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护住内衣,“你疯了吗!” 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她极力忍住,不想让一旁饶有兴致的宫娜娜看了笑话去。 “装得挺像。”晁牧泽盯着她看了半晌,似是想到了什么,手陡然松开,有些嫌脏地拍拍手,语气凉薄,“果然,不管过了少年,你这副身体还是让人这么倒胃口。” 说罢搂着宫娜娜,手插在裤兜里,直接往外走去。 陆亦初摔跌在地板上,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火辣辣地疼,撑在地面上的手背被宫娜娜的高跟鞋故意狠狠碾过,疼得她一缩。 倒胃口……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他还是这样恨她。 心脏像是被揪住,陆亦初转头无神地望向窗外的夜色,身体冷得发颤。 第二天陆亦初是在浑身的酸痛中醒来的,小腿被不轻不重地踢了一下,晁牧泽的话语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滚起来。下午有剪彩。” 她动了动手指,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茫然四顾,才发现自己昨天竟然直接睡在了地板上。 脑子还有点懵懂,陆亦初吊着麻掉的右手,左手指向自己的鼻尖,“你要带我去吗?” 毕竟除了公司年会这种正妻必须出席的场合,其他各种大大小小的宴会,他都会带自己御用的女伴出席,绝不会令他捎上厌恶至极的她。 “怎么,你很吃惊?” 晁牧泽的脸渐渐在视线中清晰起来,依旧是那样俊美逼人的样子,带着惯常的冷笑,“以你水性杨花的性子,再不露露脸,媒体可能会写你跟人私奔了。” 水性杨花……陆亦初脸色一白,低下头去。 三年前主动爬上他床的人的确是她,但她的身子却是清清白白的只给了他一个人,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别磨蹭,我没空看你装无辜的表演。” 看到她委曲求全的模样,晁牧泽漆黑的眸里掠过一丝复杂,随即冷了脸色,抿着唇大步往餐厅的方向走去,尾音消散在空气里。 “给你二十分钟——我的耐心不多。”
第四章 你敢威胁我?
 二十分钟后,陆亦初梳洗整齐坐上了后座,车子风一般弹了出去。 后脑勺因为惯性磕上了椅背,虽然不疼,但依然有些头昏脑涨。陆亦初轻呼了一声,立刻感受到晁牧泽不耐的目光直射过来,于是不敢声张,只能闭着眼睛等那阵晕眩过去。 “待会儿要有记者提问的话——你说话最好注意点。” 晁牧泽没有任何起伏的声线从前面传来,带着莫可名状的警告意味。 所谓说话注意点,无非就是要和他演一对伉俪情深的完美夫妻,好提升他的社会评价。 陆亦初早就对类似的伪装烂熟于心,此刻趁他认真盯着前方的路面,有些着迷地从后视镜里打量他帅气逼人的五官,恍惚间轻轻点了点头,“好。” 白色的莱肯拉风地停在君悦酒店,立刻引起一片骚动。 “天!居然是晁先生来了!” “晁先生竟也应邀出席这次剪彩?这华盛闵老板的面子可真够大的!” 陆亦初双腿并拢坐在后座,余光瞥到窗外蜂拥而来举着摄像机的记者,心里有丝紧张。 短短的几秒钟,晁牧泽已经率先下车,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微微躬身将手背递到她面前。 ——表演要开始了么? 陆亦初脊背有点发冷,面上却挑起一个滴水不漏的笑容来,纤手搭上了晁牧泽温润如玉的手背,顺势将小臂一抄,挽进了他的臂弯。 晁牧泽身体僵了一下,但没有推开她。 陆亦初眼眶发涩,笑意却越发明朗,步伐优雅,微笑和众记者招手示意,一边凑近男人的耳廓,压低嗓音,终是鼓起勇气旧事重提,“我叔叔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话一出口,晁牧泽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冷肃。 他脸上神情未变,抽出手来揽住她的肩,逐字逐句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敢威胁我?” 温热的气息拂在耳畔,陆亦初忍不住一个哆嗦,但此时的她却完全没有精力去想入非非。 肩膀上传来清晰的疼痛,以及男人压抑低沉的声音,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自己这次犯了他的大忌。 陆亦初心里发紧,急忙低下头,“没有。” 两人站在红毯上,犹如金童玉女一对璧人,此刻又动作亲昵,自然惹得记者疯狂抓拍,话筒也纷纷递到了看起来好说话的陆亦初身前,大家抛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晁夫人,近有传言说你与丈夫不和,晁先生早就在外另寻新欢,是否确有此事?” “如果你们真的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和睦,那为什么晁先生几乎从不带你出席公共场合?” 底下的人群黑压压的,陆亦初头皮有点发麻,连呼吸都疼痛起来。 原来,他和宫娜娜的事情已经传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了?他带她来,不过是让她圆场! 强行压下喉间的哽咽,陆亦初拢在衣袖里的手死死攥紧,好半天才把气息调匀,轻笑开口,“谣言止于智者。牧泽不带我出席不过是对我的保护而已,你们不要过度解读了。” 官方的笑容,官方的答案,心底的酸涩翻江倒海。 晁牧泽似乎对她的答案很满意,长臂一展,霸道地将她往怀里一扣,威严的目光环视全场,“听清了?这就是晁夫人的答案。明天,若让我知道哪家报社写的与实际情况不符——” 他的语调略微拖长,恰到好处地收声。虽不明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记者们被这气势一震,纷纷噤言,愣愣地看着他揽着陆亦初往酒店门走去。 刚一转进回廊无人处,晁牧泽就用力甩开了她的手。 陆亦初趔趄了一下,膝盖重重地撞在栏杆拐角,小腿一软几乎没跪下去。 晁牧泽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语气里含着不加掩饰的讥讽,“这么娇弱?真把自己当陆家小姐了?” 陆亦初扯了扯嘴角,强迫自己站稳,对他扬起一个温婉的笑,“没事,我们走吧。” 眼前的女人乌发雪肤,眸子明澈璀璨,嫣红的唇像是沾了露珠的樱桃,诱人采撷……晁牧泽轻轻蹙了蹙眉,厌烦之色更加明显,“收起你那套勾引人的嘴脸,恶心。”

婚久终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婚久终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