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槐花依旧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36:29 来源:网络 [ ]

小说:槐花依旧红

卷首语
 小琦,家乡的刺槐花现在应该开了吧!闭上眼睛就能想起花开的样子:洁白成串的槐花挂在树梢枝头,在绿荫丛中若隐若现着,给人带来一树清凉的感觉外,且清香四溢。说明qi-wen.com但是你能想到生长在江南的刺槐树到了北方后,每年的春末夏初时居然不再开白花,而是红色的花朵吗?火红火红的一大片,一直开到半天中,仿佛头顶上的那片天着了火似的,如火如茶!
    我们学校里通向食堂的那条林荫道两旁种的行道树,便是这种开红花的刺槐树,又高又大,很有些年头。学校里的老师告诉我们说“它叫江南槐,是景观树”。看样子,它的确也是来自于江南。只是我怎么也搞不明白它为什么就南桔北枳了呢?难道它是羞愧吗?那么它到底有愧于谁?
   
  
    徐志摩曾说过“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可是远志,我没有诗人的那份洒脱和浪漫,所以我不会视我们的过去是美好是幸运,而是真心希望我的世界你从没有来过,我也不曾认识过你。曾经的过去我是不会封存在心间作为永久的记忆来怀念的,而是只想忘记,连根拨起,抛入那九霄云天外。我将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与你没有一丝关联的地方。浮山,你的胞衣之地,我再也不会来。版权qi-wen.com今天,只想在离开之前,清空我们之间所有的点点滴滴。远志,永别了。从此萧郎是路人。
    
   渐觉铅华尽,谁怜憔悴新。
    与余同下泪,只有镜中人。
第一章 出生1
殷琦是甲寅年八月十五卯时出生的,在娘胎里待了将近十一个月。之前,曾因颇有名望的段瞎子当着众人的面说过是男胎,所以大家都恭喜她妈:“晚生的小子是块宝,聪明着呢!……秀芝,你一准要生个大学生儿子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一心盼儿子的她妈听了心里暗自欢喜无比,不过嘴上却犟着:“谁知道他说得灵不灵,真不真?其实丫头小子还不都一样,劳神费力的,只不过是殷锦一个人太孤单了。”
  等到生产那天,一直守在产房外的她爸一听说又生了个丫头,甩手头也不回一下的便回了家,留下殷琦妈一人孤零零的躺在医院里,又气又伤心,只有默默垂泪的份。
  殷琦她奶奶便骂他爸:“你妈也是女的,你怎么不给背到山洼子里扔掉。殷锦也是个丫头,你怎么不嫌弃的!你就多这一个吗?”
  殷琦爸梗着脖子,红着眼睛说:“第一个是丫头,第二个还是丫头,我这是什么命啊?这村上他家有你家有,就是我家没有,全村人都笑话我一家。遇上个什么事,争吵起来那肯定是要被骂‘绝户头的’, 没有儿子的人家就像没长脊梁骨的人一样,人前人后都抬不起头来的。”
  殷琦奶奶拿他没办法,只能苦口婆心的劝:“丫头好啊,不淘气,少劳神,可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呢!到了大了,你就知道她们的好了。”
  她爸不搭腔,就是赖在家里不肯去医院接她母女出院回家。说明qi-wen.com殷琦奶奶发怒道:“你要是把秀芝给气出个三长两短,有你后悔的时候。”她爸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医院。
  可惜殷琦妈因为过度伤心,不但回了奶,而且身子骨也越发的弱了下去,所以殷琦从医院出来后,径直便被她爸给抱着送进她奶奶的屋里。这一个月里,全靠了奶奶用米汤兑着奶粉喂大了她。
  到了满月那天,她大妈把她抱到她妈面前问:“这小的还没有取名吗?难道就这么一直叫毛丫头?”
  她妈眼皮掀都没掀一下,置若惘闻。当初知道自己又生了个女儿时,其实她又何尝没失望过,加之殷琦爸的态度,着实让她喜欢不起来这个孩子。
  大妈见此,自说自画道:“要不就叫白娣吧。说明http://www.qi-wen.com/别人生下来都是红通通的一身,她却是白乎乎的一身;还有,这么一叫啊,下一胎一准招来个弟弟。”
  她妈这才淡淡的笑了一下,算是认可了这个名字。
  她奶奶当时也在场,听罢,想了一会,慢悠悠的说道:“我小时候家里有一块玉是白色的,就给她取个带玉字的吧!一是记着她生下来时的这一身白,二是正好跟她姐的金字配对。”
  殷琦她姐生下来时,适逢段瞎子初走江湖,打此经过。初为人父的她爸心潮澎湃,很想知道自己生得究竟是凤凰还是麻雀?便请段瞎子为她算下八字、命运。
  段瞎子摇头晃脑掐指一算:“这丫头命格不错呢,只一样,命里不带金,只怕将来钱财上面要指望身边人。不过,取个带金字的名会好些。《槐花依旧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她爸嫌叫金什么的太俗气,却又想不出什么好字来,就问她奶奶。
  她奶奶想了会说:“‘锦’字怎样?”
  她爸一听,抚额连声赞好:“不错,不错,真不错!人如其名,名如其人,将来前程似锦,繁华也如锦。”喜笑颜开。
  
第二章 出生2
“那是什么字?”大妈很好奇,忍不住追问自己的婆婆。
  “琦吧!王字旁加一个奇怪的奇”,她奶奶轻轻的虚拍着襁褓中的她,笑道:“你在你妈肚里待了十一个月,可不是件稀奇事么。”襁褓中的她瞪着两只乌溜溜的黑眼珠,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奶奶,一付想要辩解的样子,伸伸小胳膊,蹬蹬小嫩腿,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却是小嘴一咧,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很开心。奶奶瞧着她这付笑模样,心里一动,暗自忖度道:虽然这丫头相貌不及她姐姐生得那么俊俏,但是我却很得我心,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很熟悉的样子。难道是在梦里吗?但自己记忆中也从未做过类似的梦啊!心中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大妈一听立即奉承自己婆婆道:“殷琦?这名字还真不错嗳!好叫、好记、也好听。”
  “难怪有人说妈从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还真像,就连取个名都与人家的不同,个个都很文气。”她妈虽然因为殷琦是个女儿以及他爸对自己的态度,心里不痛快,耿耿于怀,但当听了这个名字,也忍不住赞道。
  大妈快人快语:“就是呢!老郑家两个多月前生的那个二丫头取了个名字,叫‘巧云’,跟‘殷琦’这个名一比啊,就是土气!”
  她奶奶一脸柔色温声细语道:“我哪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不过是娘家老子在世时做些小本生意攒了点钱,加上又只生了我一个独女,让我念了几年书,认得几个字吧。你们不要听别人瞎说,也别跟在后面混说。”
  大妈和她妈同时点点头,早些年的政治运动,都是亲眼目睹的,默然应允。
  看着粉嫩小婴儿纯粹的笑脸,大妈忍不住喊道:“秀芝你快看,真好玩。这小丫头笑得真古怪,像听懂人话似的。”
  她妈扫了襁褓中的粉嫩婴儿一眼,微微叹了口气,暗叹道:那又怎样?又不是个小子。终究不能讨丈夫的欢心。
  大妈一看她这样,就动了气,横她妈一眼,然后从奶奶手里接过殷琦,硬自往她手上一递:“人家都说怀胎12个月生的小子是皇帝命,那么11个月丫头肯定就是娘娘的命哦!你看这小丫头片子长得团头团脸饱鼻子饱眼睛的,一脸的福相,将来就算做不了娘娘,也肯定是个大富大贵的人。”
  她妈把嘴一撇:“晚生的小子是个宝,晚生的丫头是根草,你没听说过吗?”
  殷琦奶奶听了这话,无端的就心疼得不得了,那一刻她才知道:她已视这丫头为自己的命根子。又岂能由得了她妈这样瞎说八道,甚至都有点诅咒了。当时就生了气发了火:“你们俩口子就那么想要儿子?儿子就一定比女儿好?那好吧,以后这丫头就跟着我,省得碍你们的眼。你们就去生你们的儿子去吧!”也不等她妈分辩,抱着殷琦气乎乎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第三章 出生3
从此奶奶将殷琦带在自己身边,穿衣喂饭、学步说话、亲力亲为一手抚养。殷琦刚刚会说话时,奶奶就经常随手捡根树枝在地上写下“大、小、人、树、狗……”教她认字。有时也会看见什么,便触景生情的教她背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等到殷琦还未满四岁时,便能认识很多字,背好些个诗。“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过年她爸张贴春联,殷琦跟前跟后奶声奶气的一字一字的念:“福星高照全家福,春光耀辉满堂春”,“ 爆竹声中一岁除 总把新桃换旧符”,“春满人间,福临小院”……
  从中堂到大门再到院门,童音稚语宛如黄莺初鸣,啾啾啁啁,清脆婉转抑扬顿挫,还不颠倒春联的顺序。
  她爸诧异的看看她,不确信的又手指了门头上的横批再让她念。
  “国强民富”,“欢度春节”。字字清晰悦耳。
  她爸顿时欢喜无比,抱起她,在她的小脸上猛得叭了一口,早忘了他的男尊女卑、男重女轻意识。
  一直在旁边递浆糊的她妈,趁机在她爸面前猛夸殷琦,提起前一段时间她跟她姐一道去街上买盐的事。
  一次,菜烧在锅里,她妈才发现盐钵子里没盐了,叫来殷锦到街上去买盐。盐店离她们家有一里多路,一个人走那么远的路,殷锦心中有点发怵,有些犯难。她妈便教她找妹妹陪着一起去,这样胆也壮些。
  那时镇子中心的商店,是两排东西、南北走向的瓦房,房顶铺着小瓦,廊檐比一般人家的更往外伸出些。两排房子呈直角排列,卖油盐酱醋的便在这个直角处。
  殷琦以前跟大人上街时,大人在那儿买完日常用品之外,也总会买几块水果糖给她吃,所以听说是上街买东西去,当然欢喜,心里想着又有糖吃了,兴匆匆的就跟着姐姐上了路。
  商店里冷冷清清的,有些空旷,一长排的柜台将店堂隔成两块。所有的货物都在那柜台的后面。她俩进去后,那高高柜台后探出一张胖乎乎的圆脸,问她俩要买什么?殷锦上前细腔细调的说:“阿姨,我们要买一斤盐。”那人伸手接下殷锦递上去的钱后数了数,又探脸出来,和颜悦色的说道:“小姑娘,你的钱不够称一斤盐的啊!怎么办呢?要不你回家再去拿钱吧。”
  殷锦一听,立时苦瓜了脸过来找殷琦商量。
  回家拿钱再来?虽说家离此处一里路远,但是她俩人小腿短,一趟下来,不仅又要很久而且也真得精疲力竭,哪想再走一个来回呢?
  原来指望着买盐多下来的钱能买糖吃的殷琦也不指望着吃糖了,忙帮姐姐出主意。“你问她,我们的钱够买多少盐就买多少盐行不?”
  殷锦得了主意,忙又过去踮着脚尖同柜台后的人商量。
  那柜台上的人早已听见了小姐俩的对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殷琦,心里笑道:虽然姐姐长得一付聪明灵秀样,妹妹憨头憨脑的,却没妹妹精呢!嗳!就连自己也没想到可以这样卖给她俩的。一边接过钱一边手脚利索的称好盐,包好递出柜台:“拿好哦!路上小心,别弄破弄洒了。”
  

槐花依旧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槐花依旧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