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50009》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31: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50009

第一章 尹如风

 楔子 “帝”集团

 “帝“集团,位于纽约市中心。说明qi-wen.com高耸入云的建筑,灰暗的外表,使一向处事神秘的集团又笼上一层朦胧的外衣。

 此刻,“帝“集团最高层总裁办公室内,宽大的黑色牛皮沙发上横七竖八半躺着三个男人。虽然个个吊儿郎当,却都难掩饰他们眉宇中散发出来的锐气及刚毅。

 沙发一端坐着一位俏丽的短发女孩,精致的面容似雕刻出来般。此刻正靠在最边上的一位男人宽阔的肩上,看起来疲惫不堪。

 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也坐着一人,在那极其悠闲地转着圈儿,也是一副散漫的样子。

 “不知道今儿个头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刚好能告个段落,想休个假呢……”躺在沙发上的男子把弄着自己手里的手机漫不经心地说着。推荐qi-wen.com

 “先说好啊,呆会儿真有什么事,可别扯上我啊……”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转了个圆滑的圈说道,“我还和美女约好了去日本度假呢。”

 “赤鹰,就你会享受,这是今年第几十号啊?”坐在沙发正中看着报纸的男子从报纸中抬起头,俊逸的脸颊有着大男孩般的气息。

 “蓝狮不是我说你,你这张脸出去,准迷倒一大片……”被叫做“赤鹰”迟御一脸正经地看着刚说话的人。

 “蓝狮”容浩恩只是一笑了之。

 “凤儿……看起来很累啊,夜狼的肩膀很舒服吧?”迟御又一脸媚笑的盯着靠在一俊伟男子身上的亮丽女孩。

 被称为“紫凤”的雨灵只是睁眼看了他一下,继续靠在称为“夜狼”的孟绍南身上。

 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来自http://www.qi-wen.com/走进了一男一女。

 “老大来了?”迟御惊叫道。

 被称为老大的人非但没老,甚至看起来比他们更年轻,但也更冷峻。

 身边的女孩一头乌发,挺而直,艳丽的脸庞也如身边的男人般冰冷没有温度。

 苍穆拿着资料进来,刚走进,却也顿住了,皱着好看的眉,看着沙发上躺着的人开口:“银狐,怎么坐没坐相?”

 “头儿,你这可是错了,我这是躺着呢,没坐着。”叫做“银狐”的司任从手机中瞟出眼,嘻皮笑脸地说道。

 苍穆没有搭理他的话,径直走向坐位。来自http://www.qi-wen.com/将手中的资料扔在桌子上。眼神锐利的扫过在坐的每一个人,缓缓开口:“上头有命令,让我们调查此人,可能和最近猖獗的走私枪支器械的案犯有关……”苍穆说着,在他身后的墙面出现幻灯片,映出了一张脸庞。

 “这人很面熟?”孟绍南眯起眼,盯着墙面上的人说道。

 “夜狼,这次案子就交你吧……”苍穆看着他。

 “为什么是我?”孟绍南不以为然道。

 “你是混黑帮的,这种事不交你交谁啊?”司任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这种事应该由国际刑警来插手……”

 “免了吧,那哪是我们能干的……”容浩恩敬谢不敏。原文http://www.qi-wen.com/

 “夜狼,说实话,你最合适了,你们黑道不是专门做这种事的吗?三年前的毒品走私案,你不是做得有声有色?再说你手下高手如云啊。”赤鹰唯恐天下不乱,在那朝孟绍南挤眉弄眼。

 “唉话说那次你还买了个女孩?”容浩恩坐直身子,看向一边的孟绍南。

 “听说他还没碰过呢。一向视女人如衣服的龙盟帮老大,这次倒真是手下留情啊……怎么,是那女人不合你老大的胃口?还是太干瘪了引不起你一点性趣?”迟御眯着狭长的眼说道。

 “你听说的还真不是一点点啊……”孟绍南没好气地瞪他。

 雨灵只是倚在孟绍南的肩膀上,自始自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网站qi-wen.com

 “好了……夜狼,你就接手吧。组织看好你。不过凡事都要小心,他们这群恐怖分子不会把命放在眼里,必要时,允许你解决任何一个人。”苍穆对着孟绍南说道。

 孟绍南没有回话,但还是伸手接过苍穆手里的文件,抽出资料看着。

 “没事散会吧。”苍穆手支着头,紧拧着眉头。

 “哦,好啊好啊,总算可以休假了……”

 “我去日本度假了,你们谁也别找我啊。”

 “谁要找你了……真是……”

 一群人拖拖拉拉出去。

 “夜狼……你等下。”苍穆抬头,叫住了走在最后的孟绍南。

 “做我们杀手的就是要冷血无情,你……可千万别投注任何感情。”苍穆看着他说道。

 孟绍南仔细回味着他的话,最终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

 第一章

 她,尹如风,二十三岁。

 三年前被父亲当作吸毒的筹码卖给了孟绍南。现在,她是孟绍南的女人。

 孟绍南,这地方的霸主,这里的黑道大哥。传闻冷酷无情,能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

 虽然当年收下了她,名义上她是他的女人,而实际上,这三年中,她一共才见过他没几次面。

 他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从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在哪里。而他,也从未给她打过电话,从未和她说过他在干什么。

 这样也好,没有任何联系,希望他忘了有她这个人的存在。

 尹如风微微笑笑,拿起钥匙,插入门孔。

 这是一套小公寓。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

 当年孟绍南买下她后为她找的安居之所。

 他也算是有心吧,替她找了个两室的房子。因为她还有一个妹妹。

 妹妹尹如雨还在读高中,寄宿在学校里,每逢周六周日就会过来她这里。

 现在,她只有妹妹一个亲人。

 其实算起来,当年孟绍南大可不必买下她。

 这项买卖,对于他来说,是无一利的,是亏本的。

 当年,她也在读高中。因为父亲迷上了赌博,而后又沉迷于吸毒,整个家,都是靠妈妈来支撑的。

 又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又要支付她们两姐妹的学费,还时不时被吸毒的父亲诈去点钱,妈妈不给,就是遭到父亲的一阵拳打脚踢。她的妈妈,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虽然她在读书,但看到妈妈的辛苦,怎样都于心不忍。

 于是背着妈妈去打工,去贴补家用。

 那段日子,本该花季年华的她,却干瘪的像个老太婆。

 孟绍南买下了她,一她没有姿色,二她没有身材。男人想要在女人身上觊觑的东西,她是一个都没有。

 所以,当孟绍南答应他父亲的时候,她还真愣了好久。要她这个一无事处的人有何用?

 出乎意料,他却给了她优渥的环境和学习条件,而且,还连她妹妹那一份。

 她总想着,他想要的是什么?

 但三年来,却一直相安无事。

 是自己想太多了吗?如他,也可以是一个好人?

第二章 如狼的男人

 如风进了屋子,便开始着手洗米做菜。因为今天是周五,晚上妹妹会回来。

 打开橱柜,一整列的碗具刀筷。

 其实孟绍南对她是真的很好。

 至少把她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凡是生活中必需的,他都找人事先安排妥当。像生活中的必需品,像读书的学费,像她的零用。

 三年来,他对她的不管不问,不代表他遗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那么,她是应该高兴吗?

 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

 宁静的屋子,只有自来水流淌的声音。

 此时的铃声,在空旷的屋里尖锐刺耳。如平地炸开的一声雷般。

 如风惊了下。忙甩干了手,跑去接电话。

 “姐……”电话那端是如雨的声音。

 “小雨,什么时候到家呢?”如风绽开笑。

 “姐这个礼拜我不回了,学校组织去登山呢。”如雨的声音脆脆的,有着和她年纪一样的朝气蓬勃。

 “这样啊……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挂了电话,如风的心不禁一阵失落。

 走入厨房,看到亮晶晶的白米颗粒,忽然之间也没有了胃口。

 草草吃了点饭,就打算洗澡上床了。

 明天还要去医院实习呢。

 今年是大学最后一年,已进入了实习阶段。

 如风的成绩一直不错,在高中的时候就名列前茅,尽管那时她总利用下课时间去打工,但成绩一直没有下滑过。

 高中毕业填写志愿时,令她自己也惊讶,居然填了医学院。

 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就是很想读那个专业,总觉得以后会派上用场。

 真的会吗?她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不过也还是不错,虽然枯燥乏味了点,但毕竟也是一项技能。

 褪尽身上的衣服,站在莲蓬头下,任暖暖的水流淌过全身。

 睁开眼睛,透过水流,看着雾气在整个浴室弥漫,浴室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像她看着这个世界,以为自己能够把它看得透彻,却总似有一层朦胧的纱般,若隐若现的笼罩住她的眼眸。

 水恣意地侵蚀着身体,细嫩的皮肤此刻也变得粉红起来,有种热热的灼痛感。

 如风跨出浴室,就用一条浴巾围裹着身体。虽然瘦削,但不失女人味。

 她打开浴室的门,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朝外面走。

 脚刚跨出门口,却在那里呆住了。

 她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也忘了自己身上此刻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只是怔怔站在那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孟绍南没有想到第一次踏进屋子,看到的是这样香艳刺激的一幕。

 还以为她干瘦的身体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原来里面的内容物也很丰富啊。

 刚取到了一点证据,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就想到了这里。

 他知道他不该把她牵涉进来,但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该藏到哪里去。

 三年来没有过来看过她,只是觉得她还小,但现在……

 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原始冲动正慢慢溢开,盯住她身体的眼忘了收回来。

 如风想不到孟绍南会进来,三年了,他都没有进过一次这个屋子,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

 她一向随性,洗完澡披上浴巾去房间换睡衣。但现在,她看着他的眼睛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她一惊,忙转身跑入浴室,“呯”的一声关上门,心里,也“扑通扑通”狂乱地跳动着。

 虽然才见过他没几次,虽然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可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抑制不住心里的狂跳,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可和她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哪。

 如风靠着浴室的门,抚着自己的胸口,暗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你只不过是他和父亲交易的筹码而已,他供你上学读书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期望些什么呢?

 是啊,她能期望些什么?她该恨他的不是吗?如果他不提供毒品,她父亲也没处吸毒,如果她父亲不吸毒,那么她的妈妈也不会绝望到自杀。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幼稚,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这样想。如果当年他不答应父亲收下她,是不是她父亲就此会戒了毒,而不会因吸食过量的海洛因而死去呢?

 如风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娇艳的脸颊,心里却忽上忽下。孟绍南,他,到底是何居心?

 她飞快换好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出去,外面却一片黑暗,哪里有什么人影,仿佛刚才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她开亮了所有的灯,一间一间地找,所有的东西都一样摆放着,也没有少了什么。就连空气中也没有陌生的味道。她惶然,难道,刚才不是真的吗?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可是孟绍南,又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还是,他一直都有?如风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忙跑到门口,狠狠地锁了又锁。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想了想,也还是下了锁。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白白的屋顶,脑里却思绪万千。孟绍南,孟绍南……

 三年前,母亲实在受不了父亲的粗暴和毒隐,受不了生活的压力,选择了逃避人生。

 那日,她正理着母亲的遗物,却有一伙人冲进了屋子,没等她问清是什么事,她便已晕了过去。

 醒来时,却在一栋别墅里。周围站满了人,个个高大冰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暖气。

 正对着她的一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冷若冰霜,盯着她的眸子,放肆狂妄,似乎透着一点冰冷的绿色,就如黑夜里,狼的眼眸。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孟绍南,即使他自始自终都冷着一张脸,即使他对着她的父亲那么残暴凶狠,她却该死的,还是觉得他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好看的过分。

 而她的父亲,那个吸毒鬼,倦缩在一边的角落,不断颤抖着。看到了她,忙抖抖擞擞地朝她爬过来。爬到她的脚边,试图抓住她的脚,她却向后退了一大步。

 “如风……如风……快,快救救爸爸……”边说边颤抖边打着哈欠,“如风……爸爸……求你了……快……快救救爸爸吧!”他匍匐在地上,匍匐在如风的脚边,对着也哭喊。

第二章 如狼的男人

 如风进了屋子,便开始着手洗米做菜。因为今天是周五,晚上妹妹会回来。

 打开橱柜,一整列的碗具刀筷。

 其实孟绍南对她是真的很好。

 至少把她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凡是生活中必需的,他都找人事先安排妥当。像生活中的必需品,像读书的学费,像她的零用。

 三年来,他对她的不管不问,不代表他遗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那么,她是应该高兴吗?

 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

 宁静的屋子,只有自来水流淌的声音。

 此时的铃声,在空旷的屋里尖锐刺耳。如平地炸开的一声雷般。

 如风惊了下。忙甩干了手,跑去接电话。

 “姐……”电话那端是如雨的声音。

 “小雨,什么时候到家呢?”如风绽开笑。

 “姐这个礼拜我不回了,学校组织去登山呢。”如雨的声音脆脆的,有着和她年纪一样的朝气蓬勃。

 “这样啊……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挂了电话,如风的心不禁一阵失落。

 走入厨房,看到亮晶晶的白米颗粒,忽然之间也没有了胃口。

 草草吃了点饭,就打算洗澡上床了。

 明天还要去医院实习呢。

 今年是大学最后一年,已进入了实习阶段。

 如风的成绩一直不错,在高中的时候就名列前茅,尽管那时她总利用下课时间去打工,但成绩一直没有下滑过。

 高中毕业填写志愿时,令她自己也惊讶,居然填了医学院。

 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就是很想读那个专业,总觉得以后会派上用场。

 真的会吗?她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不过也还是不错,虽然枯燥乏味了点,但毕竟也是一项技能。

 褪尽身上的衣服,站在莲蓬头下,任暖暖的水流淌过全身。

 睁开眼睛,透过水流,看着雾气在整个浴室弥漫,浴室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像她看着这个世界,以为自己能够把它看得透彻,却总似有一层朦胧的纱般,若隐若现的笼罩住她的眼眸。

 水恣意地侵蚀着身体,细嫩的皮肤此刻也变得粉红起来,有种热热的灼痛感。

 如风跨出浴室,就用一条浴巾围裹着身体。虽然瘦削,但不失女人味。

 她打开浴室的门,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朝外面走。

 脚刚跨出门口,却在那里呆住了。

 她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也忘了自己身上此刻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只是怔怔站在那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孟绍南没有想到第一次踏进屋子,看到的是这样香艳刺激的一幕。

 还以为她干瘦的身体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原来里面的内容物也很丰富啊。

 刚取到了一点证据,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就想到了这里。

 他知道他不该把她牵涉进来,但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该藏到哪里去。

 三年来没有过来看过她,只是觉得她还小,但现在……

 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原始冲动正慢慢溢开,盯住她身体的眼忘了收回来。

 如风想不到孟绍南会进来,三年了,他都没有进过一次这个屋子,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

 她一向随性,洗完澡披上浴巾去房间换睡衣。但现在,她看着他的眼睛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她一惊,忙转身跑入浴室,“呯”的一声关上门,心里,也“扑通扑通”狂乱地跳动着。

 虽然才见过他没几次,虽然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可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抑制不住心里的狂跳,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可和她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哪。

 如风靠着浴室的门,抚着自己的胸口,暗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你只不过是他和父亲交易的筹码而已,他供你上学读书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期望些什么呢?

 是啊,她能期望些什么?她该恨他的不是吗?如果他不提供毒品,她父亲也没处吸毒,如果她父亲不吸毒,那么她的妈妈也不会绝望到自杀。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幼稚,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这样想。如果当年他不答应父亲收下她,是不是她父亲就此会戒了毒,而不会因吸食过量的海洛因而死去呢?

 如风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娇艳的脸颊,心里却忽上忽下。孟绍南,他,到底是何居心?

 她飞快换好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出去,外面却一片黑暗,哪里有什么人影,仿佛刚才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她开亮了所有的灯,一间一间地找,所有的东西都一样摆放着,也没有少了什么。就连空气中也没有陌生的味道。她惶然,难道,刚才不是真的吗?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可是孟绍南,又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还是,他一直都有?如风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忙跑到门口,狠狠地锁了又锁。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想了想,也还是下了锁。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白白的屋顶,脑里却思绪万千。孟绍南,孟绍南……

 三年前,母亲实在受不了父亲的粗暴和毒隐,受不了生活的压力,选择了逃避人生。

 那日,她正理着母亲的遗物,却有一伙人冲进了屋子,没等她问清是什么事,她便已晕了过去。

 醒来时,却在一栋别墅里。周围站满了人,个个高大冰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暖气。

 正对着她的一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冷若冰霜,盯着她的眸子,放肆狂妄,似乎透着一点冰冷的绿色,就如黑夜里,狼的眼眸。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孟绍南,即使他自始自终都冷着一张脸,即使他对着她的父亲那么残暴凶狠,她却该死的,还是觉得他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好看的过分。

 而她的父亲,那个吸毒鬼,倦缩在一边的角落,不断颤抖着。看到了她,忙抖抖擞擞地朝她爬过来。爬到她的脚边,试图抓住她的脚,她却向后退了一大步。

 “如风……如风……快,快救救爸爸……”边说边颤抖边打着哈欠,“如风……爸爸……求你了……快……快救救爸爸吧!”他匍匐在地上,匍匐在如风的脚边,对着也哭喊。

第三章 交易

 如风只是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父亲,不是她心肠硬,不是她冷血,父亲对母亲所做的一切,早不在了恨的范围之内,因为没有爱过,所以就不懂得恨。甚至她还认为,这是命,一切都是命,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父亲的吸毒,她母亲的自杀,她对于这一切,早已麻木了。要不是还有如雨,她早已离开这里了。或者浪迹天涯,也或者……追随母亲而去。

 “如风……如风啊……”尹明达爬到如风的脚边,紧紧攥着她的裤管,像要把那布料也给撕破了一般。

 “你要我怎么帮你?”如风望着她的父亲,眼神冰冷,好像她从来不认识他般。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南哥……南哥……你看,你看,我把如风当给你,我把她给你,随你怎样?你看行吗?你就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吧……我……我难受你了……我难受死了……”尹明达倒在地上痛苦地滚来滚去。

 看到父亲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如风忽然之间呈现了个念头,是不是……一枪解决了他,会让他反而快活些呢?

 听着父亲猪狗不如的话,如风丝毫没有生气,她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向来清楚的很。只是她不禁想要笑,想要嘲笑她的父亲。也不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货色,也配拿她来和高价的海洛因做交换?要不是他们脑子坏掉了,就是他父亲太天真了。

 可是令如风惊讶的是,孟绍南居然真的答应了,答应了她的父亲拿她做交易。她看着坐在那里高高在上的男子,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看着他冷冷地站起身,望着地上痛苦不堪的父亲,眼里略过一丝轻蔑,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嘴角也淡淡地勾起一抹笑。

 “我和你做交易……”他的眼略过如风,看向一边面无表情的男人,“白虎,拿来给他……”

 叫作白虎的人明显的愣了下,很显然对于他答应的事不比如风震惊。但他没有说什么,转身对着身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而那小弟领会他的意思,忙去里面拿出了一包小小的如面粉般的东西,扔在了尹明达的跟前。

 尹明达如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般,颤抖着手打开那东西,直灌往嘴里。

 如风呆呆地看着父亲的举动,就是这小小的纯洁如雪的东西,让他父亲丧失了理智,出卖了亲情,她的心,正一滴一滴,凝结成冰。

 孟绍南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形罩住她娇小的身躯,如风无形中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她抬起头,勇敢地和他对视着。

 如狼般晶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被冷漠取代。他怔怔看了她几秒,转身,没说一句话,离开。

 如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刚才看她的眼神虽是冷漠的,但却还有着一股难以解读的神丝。而他,居然就这样离去了,不说一句话,离去了。

 如风盯着屋顶,轻轻扯起嘴角,孟绍南,买下她究竟有何用呢?买下她,供她上学,供如雨上学,是为了对她一家的歉疚吗?

 如风在黑夜里笑了,那怎么可能,像他,那么冷酷无情的一个人,还会有歉疚两字吗?她伸手摸索着床头的闹钟,调好,盖好被子,倦缩成一团。不要再去想什么,明天还要去医院呢,可别迟到了才好。

 如风迷迷糊糊睁开睡眼,被窗外射进的耀眼阳光照得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她自暖暖的被窝伸出手,抓住床头的闹钟一看,顿时睡意全无。

 天哪!这死闹钟怎么不出声呢!

 她飞快起床刷牙洗脸,换上衣服,带上包包冲出家门。那架势,不比人跑百米冲刺来的逊。推上自行车,呼啸而去。散乱的发丝在疾驰的风中飘荡,在清晨的空气中留下一股淡淡的馨香。

 街道的转弯处,忽地窜出一辆迈巴赫。如风一个来不及刹车,就那样直直的撞了上去。

 车仰人翻。如风结实地摔在了地上。疼痛袭击着神经,一时半会,她无法起身。手肘擦破了点皮,手心按在石子上,也擦出了血丝,屁股疼得似要裂开了。

 看到驾驶室上的车门打开,那个罪魁祸首走了出来,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如风顺着他修长的腿形一路向上,看到他的脸。他背着光,刚好正对着热烈烈的太阳。如风看不清他的脸,亦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她低声咒骂,这世上还真有这种做了亏心事还一副事不关已样子的人。不过,也是,看他开的车子,必定也是个富家子弟。一副傲然漠视的样子,那是他显赫身份的预示。

 如风收回被阳光刺得火辣辣的眼眸,抬手看了下手表,这下可真要迟到了。没注意到自已受伤的手,往地上一撑,顿时痛的她差点躺倒。

 左泓净居高临下看着跌倒在地上的人。狭长的丹凤眼紧眯着,却没有打算伸出手拉她一把。看到她恶狠狠地瞪向他,却没有如他意料的骂声传来。小巧的瓜子脸,因为疼痛而范上红晕,因为疼痛,而皱紧五官。抬起纤细的手腕,看向手上的表,一个撑地,却更疼痛地令她皱起了眉,牙齿也咬住了嘴唇——那不太鲜艳,不太滋润的嘴唇。而他的心却在那一刻抽了一下。为了她这个动作。为了被她紧紧咬着的下唇。于是,他蹲下身,与她平视。

 如风看着面前的黑影蹲下身子,热烈的阳光一下子无遮无掩的洒向她身上,整个身上热辣辣地烫。没有对准阳光,她看到与她平视的那个人的脸。她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张比女人还妖艳的脸。

 如果说孟绍南是极品男人中的男人,那此刻,眼前的那物,便是极品男人中的女人。

 “没事吧?”不冷不热的话语。

 说得他阴柔,但声音却极端地男人,低沉而磁性。

 “死不了……”如风小心翼翼地起身,看了看自己手肘处,又走过去扶起倒在一边的自行车。

 左泓净站在边上看着她,这么娇小的人儿,却还挺倔的。

 “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又是这种不咸不淡的话语,即使是对着她说着,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一丝诚意。

 “不用了……”如风转头看了他一眼,骑上车子,朝着医院蹬去。

50009》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09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全文TXT

    原标题: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全文TXT小说: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错情第2章狼狈逃离第1章一夜错情“萧亦凌在吗?”姜妍下了车,直接向会所门口的侍应问道。一身白色的裙装,飘逸而唯美,不施粉黛的面庞白皙透亮,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因焦急微微带着水汽,朦胧醉人,若不是额前那略长的额发早以因焦急的汗水黏贴在一起,当真是一个如画一般的美人。见惯了浓妆妖媚的女人的适应,一时间却是有些呆了。“萧总在……在最里面包厅。”不觉得,侍应就吐露了萧亦凌的信息,一时忘记了要对客人信息进行保密的事情。姜妍

  • 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全文TXT

    原标题: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全文TXT小说名称: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来了目录预览:001意外发现002冷淡沈家001意外发现郊区别墅,偌大的深蓝色格调卧室里,正在上演着一幕限制级画面,整个房间充满着暧昧的气息。刚出差回来的沈凝萱走出机场,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在车里,沈凝萱望着窗外的风景,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她此刻心潮澎湃,自己只想见到一个人,那个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沈凝萱从包包里掏出叶炎彬曾经给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别墅的大门。一进门,沈凝萱就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女人的声音。她一推开门,

  • 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全文TXT

    原标题: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全文TXT书名:双面娇人:霸道总裁轻轻爱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杨若离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快跑冲进更衣室,扔下大背后后口念:千万不要迟到,千万不要迟到!还有5分钟!她把运动鞋甩飞出去,扯了大背包拉开拉链,挖出里面的高跟鞋和底裤,又去开柜子,拿出自己的职业套装,一番脱衣穿衣整顿收拾之后,立马脱离了清纯、邋遢的大学生形象,而变成了职场女强人。她一边传高跟鞋一边把长发迅速盘起,做成髻在后脑勺,连刘海都不留,然后鞋子还没穿好,就开始掏出隔离霜迅速往脸上抹,一蹦一跳地到镜子

  • 邪恶王爷,离我远点全文TXT

    原标题:邪恶王爷,离我远点全文TXT小说名称:邪恶王爷,离我远点目录预览:第1章花轿被劫第2章卖身八百两第1章花轿被劫阳光三月,春风拂绿岸,百花吐蕊,又是江南一派好风景。而今天,正好是方家大女儿方楚楚的出嫁之日。“噼里啪啦!”“轰隆隆!”“哟,看新娘咯!”一阵阵震天的鞭炮声伴随着孩童和宾客们的嬉笑道贺,江南第一布庄的大老板方富贵门前熙熙攘攘,热闹无比,整条街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方富贵此刻正站在门前接受着宾客们的道贺,脸上的横肉时不时的挤啊挤,乐的比自己成亲洞房花烛夜还要高兴。不过,这方富贵这般傻

  • 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全文TXT

    原标题: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全文TXT小说名字: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第2章我的内衣呢?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受伤。“谁?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的学生装,眼中带着鄙夷,一脸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胜利。“为什么?”看到两人的表情,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乔沐,反而平

  • 狂妃来袭:美男统统躺好全文TXT

    原标题:狂妃来袭:美男统统躺好全文TXT小说名字:狂妃来袭:美男统统躺好目录预览:第一章辣眼睛第二章死是什么东西,能吃吗?第一章辣眼睛岚城外的暗月森林,月国的死亡之林,无数变异的凶兽聚集于此,闯入者九死一生。此刻,两个黑衣人拖着一个三四百公斤的胖子深入丛林。将她丢到一个杂乱的灌木丛中,黑衣人仅仅只是看她一眼,就感觉恶心的几乎就要吐出来!“念云深这个贱·人也太重了!死猪头活在世上简直就是辣眼睛!”“这是我见过所有胖子中最黑的,太恶心了!还满脸的麻子!夫人能留她到现在简直就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要

  • 萌妻当道,这个总裁我包了全文TXT

    原标题:萌妻当道,这个总裁我包了全文TXT小说名:萌妻当道,这个总裁我包了目录预览:第一章华丽的碰瓷第二章影后第一章华丽的碰瓷“钟总啊,你好啊,好的,改天约个时间让两个孩子见一见,婚事就这样定下了!”隔着黄花梨的门木,时父的声音爽朗欢悦。门外的时静冉心里一紧,婚事?定下来了?她按耐着心里的疑问,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好好,明天就让媒体通报,我带小静过去。”时父一句接一句好的,听得时静冉头皮发麻。这事父亲在之前就探过她口风了,要跟钟家那个二世祖联姻,就那个钟振凯,种马级的人物!她不是已经拒绝了吗

  • 花痴王妃全文TXT

    原标题:花痴王妃全文TXT小说:花痴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惊为天人第二章强抢民男第一章惊为天人“朋友们,起床了,生命,在于运动啊——”“父老乡亲们,新一轮的太阳已经升起,你为何还躺在床上沉睡?是病了还是死了?起床吧,我的朋友,让我们一起迎接美好的今天!”天还没亮,鸡还未鸣,王城街头便响起一个稚嫩清越的女声。她抓着自制的大喇叭,站在自己特制的小车里一圈一圈的在王城里游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这个行为是在——叫/床。还没睡醒的城民早就见怪不怪了,从枕头旁边掏出两个耳塞便堵进耳朵里。动作刚毕,便听见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