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50009》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31: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50009

第一章 尹如风

 楔子 “帝”集团

 “帝“集团,位于纽约市中心。奇闻网高耸入云的建筑,灰暗的外表,使一向处事神秘的集团又笼上一层朦胧的外衣。

 此刻,“帝“集团最高层总裁办公室内,宽大的黑色牛皮沙发上横七竖八半躺着三个男人。虽然个个吊儿郎当,却都难掩饰他们眉宇中散发出来的锐气及刚毅。

 沙发一端坐着一位俏丽的短发女孩,精致的面容似雕刻出来般。此刻正靠在最边上的一位男人宽阔的肩上,看起来疲惫不堪。

 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也坐着一人,在那极其悠闲地转着圈儿,也是一副散漫的样子。

 “不知道今儿个头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刚好能告个段落,想休个假呢……”躺在沙发上的男子把弄着自己手里的手机漫不经心地说着。《50009》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先说好啊,呆会儿真有什么事,可别扯上我啊……”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转了个圆滑的圈说道,“我还和美女约好了去日本度假呢。”

 “赤鹰,就你会享受,这是今年第几十号啊?”坐在沙发正中看着报纸的男子从报纸中抬起头,俊逸的脸颊有着大男孩般的气息。

 “蓝狮不是我说你,你这张脸出去,准迷倒一大片……”被叫做“赤鹰”迟御一脸正经地看着刚说话的人。

 “蓝狮”容浩恩只是一笑了之。

 “凤儿……看起来很累啊,夜狼的肩膀很舒服吧?”迟御又一脸媚笑的盯着靠在一俊伟男子身上的亮丽女孩。

 被称为“紫凤”的雨灵只是睁眼看了他一下,继续靠在称为“夜狼”的孟绍南身上。

 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奇闻网走进了一男一女。

 “老大来了?”迟御惊叫道。

 被称为老大的人非但没老,甚至看起来比他们更年轻,但也更冷峻。

 身边的女孩一头乌发,挺而直,艳丽的脸庞也如身边的男人般冰冷没有温度。

 苍穆拿着资料进来,刚走进,却也顿住了,皱着好看的眉,看着沙发上躺着的人开口:“银狐,怎么坐没坐相?”

 “头儿,你这可是错了,我这是躺着呢,没坐着。”叫做“银狐”的司任从手机中瞟出眼,嘻皮笑脸地说道。

 苍穆没有搭理他的话,径直走向坐位。奇闻网将手中的资料扔在桌子上。眼神锐利的扫过在坐的每一个人,缓缓开口:“上头有命令,让我们调查此人,可能和最近猖獗的走私枪支器械的案犯有关……”苍穆说着,在他身后的墙面出现幻灯片,映出了一张脸庞。

 “这人很面熟?”孟绍南眯起眼,盯着墙面上的人说道。

 “夜狼,这次案子就交你吧……”苍穆看着他。

 “为什么是我?”孟绍南不以为然道。

 “你是混黑帮的,这种事不交你交谁啊?”司任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这种事应该由国际刑警来插手……”

 “免了吧,那哪是我们能干的……”容浩恩敬谢不敏。网站http://www.qi-wen.com/

 “夜狼,说实话,你最合适了,你们黑道不是专门做这种事的吗?三年前的毒品走私案,你不是做得有声有色?再说你手下高手如云啊。”赤鹰唯恐天下不乱,在那朝孟绍南挤眉弄眼。

 “唉话说那次你还买了个女孩?”容浩恩坐直身子,看向一边的孟绍南。

 “听说他还没碰过呢。一向视女人如衣服的龙盟帮老大,这次倒真是手下留情啊……怎么,是那女人不合你老大的胃口?还是太干瘪了引不起你一点性趣?”迟御眯着狭长的眼说道。

 “你听说的还真不是一点点啊……”孟绍南没好气地瞪他。

 雨灵只是倚在孟绍南的肩膀上,自始自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奇闻网

 “好了……夜狼,你就接手吧。组织看好你。不过凡事都要小心,他们这群恐怖分子不会把命放在眼里,必要时,允许你解决任何一个人。”苍穆对着孟绍南说道。

 孟绍南没有回话,但还是伸手接过苍穆手里的文件,抽出资料看着。

 “没事散会吧。”苍穆手支着头,紧拧着眉头。

 “哦,好啊好啊,总算可以休假了……”

 “我去日本度假了,你们谁也别找我啊。”

 “谁要找你了……真是……”

 一群人拖拖拉拉出去。

 “夜狼……你等下。”苍穆抬头,叫住了走在最后的孟绍南。

 “做我们杀手的就是要冷血无情,你……可千万别投注任何感情。”苍穆看着他说道。

 孟绍南仔细回味着他的话,最终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

 第一章

 她,尹如风,二十三岁。

 三年前被父亲当作吸毒的筹码卖给了孟绍南。现在,她是孟绍南的女人。

 孟绍南,这地方的霸主,这里的黑道大哥。传闻冷酷无情,能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

 虽然当年收下了她,名义上她是他的女人,而实际上,这三年中,她一共才见过他没几次面。

 他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从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在哪里。而他,也从未给她打过电话,从未和她说过他在干什么。

 这样也好,没有任何联系,希望他忘了有她这个人的存在。

 尹如风微微笑笑,拿起钥匙,插入门孔。

 这是一套小公寓。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

 当年孟绍南买下她后为她找的安居之所。

 他也算是有心吧,替她找了个两室的房子。因为她还有一个妹妹。

 妹妹尹如雨还在读高中,寄宿在学校里,每逢周六周日就会过来她这里。

 现在,她只有妹妹一个亲人。

 其实算起来,当年孟绍南大可不必买下她。

 这项买卖,对于他来说,是无一利的,是亏本的。

 当年,她也在读高中。因为父亲迷上了赌博,而后又沉迷于吸毒,整个家,都是靠妈妈来支撑的。

 又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又要支付她们两姐妹的学费,还时不时被吸毒的父亲诈去点钱,妈妈不给,就是遭到父亲的一阵拳打脚踢。她的妈妈,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虽然她在读书,但看到妈妈的辛苦,怎样都于心不忍。

 于是背着妈妈去打工,去贴补家用。

 那段日子,本该花季年华的她,却干瘪的像个老太婆。

 孟绍南买下了她,一她没有姿色,二她没有身材。男人想要在女人身上觊觑的东西,她是一个都没有。

 所以,当孟绍南答应他父亲的时候,她还真愣了好久。要她这个一无事处的人有何用?

 出乎意料,他却给了她优渥的环境和学习条件,而且,还连她妹妹那一份。

 她总想着,他想要的是什么?

 但三年来,却一直相安无事。

 是自己想太多了吗?如他,也可以是一个好人?

第二章 如狼的男人

 如风进了屋子,便开始着手洗米做菜。因为今天是周五,晚上妹妹会回来。

 打开橱柜,一整列的碗具刀筷。

 其实孟绍南对她是真的很好。

 至少把她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凡是生活中必需的,他都找人事先安排妥当。像生活中的必需品,像读书的学费,像她的零用。

 三年来,他对她的不管不问,不代表他遗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那么,她是应该高兴吗?

 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

 宁静的屋子,只有自来水流淌的声音。

 此时的铃声,在空旷的屋里尖锐刺耳。如平地炸开的一声雷般。

 如风惊了下。忙甩干了手,跑去接电话。

 “姐……”电话那端是如雨的声音。

 “小雨,什么时候到家呢?”如风绽开笑。

 “姐这个礼拜我不回了,学校组织去登山呢。”如雨的声音脆脆的,有着和她年纪一样的朝气蓬勃。

 “这样啊……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挂了电话,如风的心不禁一阵失落。

 走入厨房,看到亮晶晶的白米颗粒,忽然之间也没有了胃口。

 草草吃了点饭,就打算洗澡上床了。

 明天还要去医院实习呢。

 今年是大学最后一年,已进入了实习阶段。

 如风的成绩一直不错,在高中的时候就名列前茅,尽管那时她总利用下课时间去打工,但成绩一直没有下滑过。

 高中毕业填写志愿时,令她自己也惊讶,居然填了医学院。

 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就是很想读那个专业,总觉得以后会派上用场。

 真的会吗?她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不过也还是不错,虽然枯燥乏味了点,但毕竟也是一项技能。

 褪尽身上的衣服,站在莲蓬头下,任暖暖的水流淌过全身。

 睁开眼睛,透过水流,看着雾气在整个浴室弥漫,浴室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像她看着这个世界,以为自己能够把它看得透彻,却总似有一层朦胧的纱般,若隐若现的笼罩住她的眼眸。

 水恣意地侵蚀着身体,细嫩的皮肤此刻也变得粉红起来,有种热热的灼痛感。

 如风跨出浴室,就用一条浴巾围裹着身体。虽然瘦削,但不失女人味。

 她打开浴室的门,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朝外面走。

 脚刚跨出门口,却在那里呆住了。

 她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也忘了自己身上此刻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只是怔怔站在那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孟绍南没有想到第一次踏进屋子,看到的是这样香艳刺激的一幕。

 还以为她干瘦的身体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原来里面的内容物也很丰富啊。

 刚取到了一点证据,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就想到了这里。

 他知道他不该把她牵涉进来,但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该藏到哪里去。

 三年来没有过来看过她,只是觉得她还小,但现在……

 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原始冲动正慢慢溢开,盯住她身体的眼忘了收回来。

 如风想不到孟绍南会进来,三年了,他都没有进过一次这个屋子,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

 她一向随性,洗完澡披上浴巾去房间换睡衣。但现在,她看着他的眼睛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她一惊,忙转身跑入浴室,“呯”的一声关上门,心里,也“扑通扑通”狂乱地跳动着。

 虽然才见过他没几次,虽然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可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抑制不住心里的狂跳,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可和她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哪。

 如风靠着浴室的门,抚着自己的胸口,暗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你只不过是他和父亲交易的筹码而已,他供你上学读书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期望些什么呢?

 是啊,她能期望些什么?她该恨他的不是吗?如果他不提供毒品,她父亲也没处吸毒,如果她父亲不吸毒,那么她的妈妈也不会绝望到自杀。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幼稚,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这样想。如果当年他不答应父亲收下她,是不是她父亲就此会戒了毒,而不会因吸食过量的海洛因而死去呢?

 如风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娇艳的脸颊,心里却忽上忽下。孟绍南,他,到底是何居心?

 她飞快换好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出去,外面却一片黑暗,哪里有什么人影,仿佛刚才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她开亮了所有的灯,一间一间地找,所有的东西都一样摆放着,也没有少了什么。就连空气中也没有陌生的味道。她惶然,难道,刚才不是真的吗?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可是孟绍南,又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还是,他一直都有?如风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忙跑到门口,狠狠地锁了又锁。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想了想,也还是下了锁。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白白的屋顶,脑里却思绪万千。孟绍南,孟绍南……

 三年前,母亲实在受不了父亲的粗暴和毒隐,受不了生活的压力,选择了逃避人生。

 那日,她正理着母亲的遗物,却有一伙人冲进了屋子,没等她问清是什么事,她便已晕了过去。

 醒来时,却在一栋别墅里。周围站满了人,个个高大冰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暖气。

 正对着她的一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冷若冰霜,盯着她的眸子,放肆狂妄,似乎透着一点冰冷的绿色,就如黑夜里,狼的眼眸。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孟绍南,即使他自始自终都冷着一张脸,即使他对着她的父亲那么残暴凶狠,她却该死的,还是觉得他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好看的过分。

 而她的父亲,那个吸毒鬼,倦缩在一边的角落,不断颤抖着。看到了她,忙抖抖擞擞地朝她爬过来。爬到她的脚边,试图抓住她的脚,她却向后退了一大步。

 “如风……如风……快,快救救爸爸……”边说边颤抖边打着哈欠,“如风……爸爸……求你了……快……快救救爸爸吧!”他匍匐在地上,匍匐在如风的脚边,对着也哭喊。

第二章 如狼的男人

 如风进了屋子,便开始着手洗米做菜。因为今天是周五,晚上妹妹会回来。

 打开橱柜,一整列的碗具刀筷。

 其实孟绍南对她是真的很好。

 至少把她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凡是生活中必需的,他都找人事先安排妥当。像生活中的必需品,像读书的学费,像她的零用。

 三年来,他对她的不管不问,不代表他遗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那么,她是应该高兴吗?

 电话铃声在此时响起。

 宁静的屋子,只有自来水流淌的声音。

 此时的铃声,在空旷的屋里尖锐刺耳。如平地炸开的一声雷般。

 如风惊了下。忙甩干了手,跑去接电话。

 “姐……”电话那端是如雨的声音。

 “小雨,什么时候到家呢?”如风绽开笑。

 “姐这个礼拜我不回了,学校组织去登山呢。”如雨的声音脆脆的,有着和她年纪一样的朝气蓬勃。

 “这样啊……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挂了电话,如风的心不禁一阵失落。

 走入厨房,看到亮晶晶的白米颗粒,忽然之间也没有了胃口。

 草草吃了点饭,就打算洗澡上床了。

 明天还要去医院实习呢。

 今年是大学最后一年,已进入了实习阶段。

 如风的成绩一直不错,在高中的时候就名列前茅,尽管那时她总利用下课时间去打工,但成绩一直没有下滑过。

 高中毕业填写志愿时,令她自己也惊讶,居然填了医学院。

 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但就是很想读那个专业,总觉得以后会派上用场。

 真的会吗?她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不过也还是不错,虽然枯燥乏味了点,但毕竟也是一项技能。

 褪尽身上的衣服,站在莲蓬头下,任暖暖的水流淌过全身。

 睁开眼睛,透过水流,看着雾气在整个浴室弥漫,浴室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模糊不清。

 就像她看着这个世界,以为自己能够把它看得透彻,却总似有一层朦胧的纱般,若隐若现的笼罩住她的眼眸。

 水恣意地侵蚀着身体,细嫩的皮肤此刻也变得粉红起来,有种热热的灼痛感。

 如风跨出浴室,就用一条浴巾围裹着身体。虽然瘦削,但不失女人味。

 她打开浴室的门,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朝外面走。

 脚刚跨出门口,却在那里呆住了。

 她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也忘了自己身上此刻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只是怔怔站在那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孟绍南没有想到第一次踏进屋子,看到的是这样香艳刺激的一幕。

 还以为她干瘦的身体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原来里面的内容物也很丰富啊。

 刚取到了一点证据,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于是就想到了这里。

 他知道他不该把她牵涉进来,但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该藏到哪里去。

 三年来没有过来看过她,只是觉得她还小,但现在……

 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原始冲动正慢慢溢开,盯住她身体的眼忘了收回来。

 如风想不到孟绍南会进来,三年了,他都没有进过一次这个屋子,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

 她一向随性,洗完澡披上浴巾去房间换睡衣。但现在,她看着他的眼睛放肆地在她身上打量,她一惊,忙转身跑入浴室,“呯”的一声关上门,心里,也“扑通扑通”狂乱地跳动着。

 虽然才见过他没几次,虽然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可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抑制不住心里的狂跳,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可和她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哪。

 如风靠着浴室的门,抚着自己的胸口,暗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你只不过是他和父亲交易的筹码而已,他供你上学读书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期望些什么呢?

 是啊,她能期望些什么?她该恨他的不是吗?如果他不提供毒品,她父亲也没处吸毒,如果她父亲不吸毒,那么她的妈妈也不会绝望到自杀。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幼稚,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这样想。如果当年他不答应父亲收下她,是不是她父亲就此会戒了毒,而不会因吸食过量的海洛因而死去呢?

 如风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娇艳的脸颊,心里却忽上忽下。孟绍南,他,到底是何居心?

 她飞快换好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出去,外面却一片黑暗,哪里有什么人影,仿佛刚才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她开亮了所有的灯,一间一间地找,所有的东西都一样摆放着,也没有少了什么。就连空气中也没有陌生的味道。她惶然,难道,刚才不是真的吗?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可是孟绍南,又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还是,他一直都有?如风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忙跑到门口,狠狠地锁了又锁。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想了想,也还是下了锁。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白白的屋顶,脑里却思绪万千。孟绍南,孟绍南……

 三年前,母亲实在受不了父亲的粗暴和毒隐,受不了生活的压力,选择了逃避人生。

 那日,她正理着母亲的遗物,却有一伙人冲进了屋子,没等她问清是什么事,她便已晕了过去。

 醒来时,却在一栋别墅里。周围站满了人,个个高大冰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暖气。

 正对着她的一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冷若冰霜,盯着她的眸子,放肆狂妄,似乎透着一点冰冷的绿色,就如黑夜里,狼的眼眸。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孟绍南,即使他自始自终都冷着一张脸,即使他对着她的父亲那么残暴凶狠,她却该死的,还是觉得他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好看的过分。

 而她的父亲,那个吸毒鬼,倦缩在一边的角落,不断颤抖着。看到了她,忙抖抖擞擞地朝她爬过来。爬到她的脚边,试图抓住她的脚,她却向后退了一大步。

 “如风……如风……快,快救救爸爸……”边说边颤抖边打着哈欠,“如风……爸爸……求你了……快……快救救爸爸吧!”他匍匐在地上,匍匐在如风的脚边,对着也哭喊。

第三章 交易

 如风只是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父亲,不是她心肠硬,不是她冷血,父亲对母亲所做的一切,早不在了恨的范围之内,因为没有爱过,所以就不懂得恨。甚至她还认为,这是命,一切都是命,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父亲的吸毒,她母亲的自杀,她对于这一切,早已麻木了。要不是还有如雨,她早已离开这里了。或者浪迹天涯,也或者……追随母亲而去。

 “如风……如风啊……”尹明达爬到如风的脚边,紧紧攥着她的裤管,像要把那布料也给撕破了一般。

 “你要我怎么帮你?”如风望着她的父亲,眼神冰冷,好像她从来不认识他般。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南哥……南哥……你看,你看,我把如风当给你,我把她给你,随你怎样?你看行吗?你就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吧……我……我难受你了……我难受死了……”尹明达倒在地上痛苦地滚来滚去。

 看到父亲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如风忽然之间呈现了个念头,是不是……一枪解决了他,会让他反而快活些呢?

 听着父亲猪狗不如的话,如风丝毫没有生气,她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向来清楚的很。只是她不禁想要笑,想要嘲笑她的父亲。也不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货色,也配拿她来和高价的海洛因做交换?要不是他们脑子坏掉了,就是他父亲太天真了。

 可是令如风惊讶的是,孟绍南居然真的答应了,答应了她的父亲拿她做交易。她看着坐在那里高高在上的男子,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看着他冷冷地站起身,望着地上痛苦不堪的父亲,眼里略过一丝轻蔑,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嘴角也淡淡地勾起一抹笑。

 “我和你做交易……”他的眼略过如风,看向一边面无表情的男人,“白虎,拿来给他……”

 叫作白虎的人明显的愣了下,很显然对于他答应的事不比如风震惊。但他没有说什么,转身对着身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而那小弟领会他的意思,忙去里面拿出了一包小小的如面粉般的东西,扔在了尹明达的跟前。

 尹明达如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般,颤抖着手打开那东西,直灌往嘴里。

 如风呆呆地看着父亲的举动,就是这小小的纯洁如雪的东西,让他父亲丧失了理智,出卖了亲情,她的心,正一滴一滴,凝结成冰。

 孟绍南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形罩住她娇小的身躯,如风无形中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她抬起头,勇敢地和他对视着。

 如狼般晶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被冷漠取代。他怔怔看了她几秒,转身,没说一句话,离开。

 如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刚才看她的眼神虽是冷漠的,但却还有着一股难以解读的神丝。而他,居然就这样离去了,不说一句话,离去了。

 如风盯着屋顶,轻轻扯起嘴角,孟绍南,买下她究竟有何用呢?买下她,供她上学,供如雨上学,是为了对她一家的歉疚吗?

 如风在黑夜里笑了,那怎么可能,像他,那么冷酷无情的一个人,还会有歉疚两字吗?她伸手摸索着床头的闹钟,调好,盖好被子,倦缩成一团。不要再去想什么,明天还要去医院呢,可别迟到了才好。

 如风迷迷糊糊睁开睡眼,被窗外射进的耀眼阳光照得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她自暖暖的被窝伸出手,抓住床头的闹钟一看,顿时睡意全无。

 天哪!这死闹钟怎么不出声呢!

 她飞快起床刷牙洗脸,换上衣服,带上包包冲出家门。那架势,不比人跑百米冲刺来的逊。推上自行车,呼啸而去。散乱的发丝在疾驰的风中飘荡,在清晨的空气中留下一股淡淡的馨香。

 街道的转弯处,忽地窜出一辆迈巴赫。如风一个来不及刹车,就那样直直的撞了上去。

 车仰人翻。如风结实地摔在了地上。疼痛袭击着神经,一时半会,她无法起身。手肘擦破了点皮,手心按在石子上,也擦出了血丝,屁股疼得似要裂开了。

 看到驾驶室上的车门打开,那个罪魁祸首走了出来,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如风顺着他修长的腿形一路向上,看到他的脸。他背着光,刚好正对着热烈烈的太阳。如风看不清他的脸,亦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她低声咒骂,这世上还真有这种做了亏心事还一副事不关已样子的人。不过,也是,看他开的车子,必定也是个富家子弟。一副傲然漠视的样子,那是他显赫身份的预示。

 如风收回被阳光刺得火辣辣的眼眸,抬手看了下手表,这下可真要迟到了。没注意到自已受伤的手,往地上一撑,顿时痛的她差点躺倒。

 左泓净居高临下看着跌倒在地上的人。狭长的丹凤眼紧眯着,却没有打算伸出手拉她一把。看到她恶狠狠地瞪向他,却没有如他意料的骂声传来。小巧的瓜子脸,因为疼痛而范上红晕,因为疼痛,而皱紧五官。抬起纤细的手腕,看向手上的表,一个撑地,却更疼痛地令她皱起了眉,牙齿也咬住了嘴唇——那不太鲜艳,不太滋润的嘴唇。而他的心却在那一刻抽了一下。为了她这个动作。为了被她紧紧咬着的下唇。于是,他蹲下身,与她平视。

 如风看着面前的黑影蹲下身子,热烈的阳光一下子无遮无掩的洒向她身上,整个身上热辣辣地烫。没有对准阳光,她看到与她平视的那个人的脸。她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张比女人还妖艳的脸。

 如果说孟绍南是极品男人中的男人,那此刻,眼前的那物,便是极品男人中的女人。

 “没事吧?”不冷不热的话语。

 说得他阴柔,但声音却极端地男人,低沉而磁性。

 “死不了……”如风小心翼翼地起身,看了看自己手肘处,又走过去扶起倒在一边的自行车。

 左泓净站在边上看着她,这么娇小的人儿,却还挺倔的。

 “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又是这种不咸不淡的话语,即使是对着她说着,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一丝诚意。

 “不用了……”如风转头看了他一眼,骑上车子,朝着医院蹬去。

50009》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09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儿童诗不能缺意境营造

    有人觉得儿童诗和儿歌、童谣差不多,就是教孩子认字识物的,或教给孩子们做人道理的,儿童正处于饥渴的学习阶段,诗里的知识学问应该大于诗歌的意境氛围。其实儿童的可塑性很强,儿童诗更需要生动活泼的形象和浓烈的意境氛围,以此吸引他们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的诗性与诗情。翻开谭旭东的儿童诗集《樱花来信了》(漓江出版社出版),好像突然间闯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充满了诗情画意。且看这首《不小心》:“不小心/闯进了文字的花园/蔷薇花瓣落满一地/月季在开怀大笑/刺猬躲躲闪闪/它一定知道好句子装在哪里//蚜虫在嫩叶上窃

  • 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爸爸和安安都在》(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徐玲用整个2016年的写作时光,写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亲情故事。主人公安安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跟她和爸爸分开了,从此,安安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小学毕业那天,妈妈却突然出现,并不由分说将她带到了遥远陌生的广州城。安安时时想念着爸爸,她不能接受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安安无法融入新的生活,她央求妈妈让她回去看望

  • 提升文艺原创力要杜绝怪诞和平庸

    董其昌的《行草书七言律诗扇》,亮相于2014年9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刘兆明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文艺观潮】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这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指明了一条路径。文艺原创力是具有独一性的文艺创新能力,它基于文艺家对生活与现实的全新思考和把握,并有着创造性的艺术呈现。提升文艺原创力是推动当代文艺创新、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前提。而坚定文化自信对于提升文艺原创力意义重大。因为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

  • 2018:中国工业的步子怎么走

    首届中国工业设计展览会上展出的动车组模型新华社发经济呼唤绿色发展。图为铜陵皖能发电厂六期机组扩建工程。光明图片【经济界面】工业强,则国家强。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实际增长6.6%,增速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工业生产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2018年,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4.5%……当前,我国工业经济有何亮点?从“6

  • 自曝GDP注水透出的信号

    【财经论语】不久前,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自曝GDP注水,主动为曾经发生的虚假GDP挤出水分,引发关注。这一现象再次警示人们,过去在“速度情结”的诱导下,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严禁数据虚报造假,但靠假数据抬高GDP的冲动存在,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注水”的数据是自曝而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自曝行动凸显的是这样的事实:彻底告别“速度崇拜”,各地政府有了强大的内在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时代,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 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思考

    【论教】合理的社会价值理性信念的确立和自觉践履,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走向成熟和圆融的标志。教师作为人类文化科学知识的继承者和传播者,是学生智力的开发者和道德的塑造者,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承载。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加强师德建设的战略意义,以高度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持续有效地推进师德建设。加强师德建设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要大力开展师德建设研究。在高校人才培养、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师专业成长、校长能力建设、评价机制改革、学术道德建设、教育价值观构建等方面和环节开展新形势下师德建设专题研

  • 如青铜器一般的光泽

    《经七路34号》(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似与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与吸引。作者南丁,他的才华和生命的大多岁月贡献给了河南,可他是安徽蚌埠人,这是书的折页上赫然写着的。“安徽蚌埠”这几个字,一下子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们是同乡。南丁饮过淮河水,游过龙子湖,在崇正中学读过书——崇正中学已变成今天的淮河水利委员会机关所在地。阅读至此,我心怡然。这些地方我也很熟。尽管我与南丁年轮有别,原来生命旅途中却有许多物理路径曾经相叠,他的品格值得我永久仰视,慢慢去读,我为有这样睿智卓越的老乡而自豪。这本文学回忆录凝结着

  • 教育发展的那些不平衡和不充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思想汇】编者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教育领域的这一对矛盾,是当前和今后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12日本版刊登了《对基础教育中的平衡与充分发展的理解》一文,从基础教育的角度对这一矛盾进行了阐释。延续这一探讨,本文作者从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教育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进行了细致的解析,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不平衡”既有短板,也有整体中的局部短缺从整体看,不平衡主要体现为现阶段教育事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