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55:40 来源:网络 [ ]

书名:幸得相遇离婚时

第1章 我要跟你离婚

盛夏,半夜。说明qi-wen.com

慕芷安刚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睡下,手机忽然一响,一条短信发了进来。

她心尖一跳,后背里蹿出来一股寒意。

这个时间点的短信……

抿了抿唇,慕芷安脸色有些发白的拿起手机来看,果然是那个人的短信,也一如既往的只有两个字——今晚。

慕芷安盯着那两个人,唇边溢出一丝苦笑,从床上起身,换下刚穿上不过一分钟的睡衣,下楼。

给她发短信的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说是丈夫,但实际上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皇帝和嫔妃,他什么时候来了兴致,就什么时候大驾光临一次。

而且不管是夜半和凌晨,只要他说来,她就必须做一桌子的家常菜。

尽管大多数时候他一口也不会动。推荐qi-wen.com

简单的三菜一汤,最后端出去汤的时候,男人的正好推开了客厅的大门。

慕芷安远远的站在厨房看向他,比一般男性更加高大挺拔的身量,高定的手工西装,一丝不苟又内敛奢华,衬得他整个人的气质更急的贵气逼人,尤其是他那精致俊美的五官,堪比天神一般的面庞,看一眼,都能让一般女人失魂。

慕芷安愣了一下,随即习惯性的勾起类似贤惠的微笑,冲他软声道:“你回来了。”

晏景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站定在玄关处,不说话也不进来,只是用那双凛冽又晦暗的眸子盯着慕芷安。

慕芷安不明显的用力咬了下唇,急忙放下手里的汤碗,然后快步朝着男人走过去。

熟稔的从鞋柜里拿出他的拖鞋,然后弯下腰,像个佣人一样的给宴景琛拖鞋,换鞋。

换上舒适的拖鞋,晏景琛脸上的冰冷却没有丝毫的融化,他径直走到餐桌旁,垂眸盯着那一桌子的菜,面上神色晦暗莫名。说明http://www.qi-wen.com/

慕芷安一看他的这个样子,心脏就抑制不住的狂跳。

根据她这两年从血泪里总结的经验来看,晏景琛心情不好。

慕芷安也不敢说话,甚至不敢靠近,就站在门口,绷紧的身体,明澈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恐惧和警惕。

晏景琛忽然侧头,看向了慕芷安。

慕芷安一改刚才的警惕模样,勾唇露笑,一气呵成,从表象上看,她是一个温婉温柔顺从到不可挑剔的妻子,没有一点锋芒,也没有一丝灵魂。

就如同一个丢失了生气的布娃娃。

无趣。奇闻网

晏景琛脸上的神色越更加的冰冷,他扯开一张椅子,从容不迫的坐下,从小的优越的出生以及这两年的居于高位,将他身上那股矜贵和威严磨得更加的锋利。

就是那么一个随意的动作,慕芷安就已经感觉到了窒息的压力。

“过来。”晏景琛丢下两个字,落地有声。

慕芷安心口缩紧,明明后背上怕得冷汗都下来了,却还是抬脚朝着他走了过去。

听话得不能再听话。

晏景琛像个君威难测的帝王,那双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慕芷安,薄唇轻启,依旧只有两个字:“脱吧。《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慕芷安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纤细的身体明显的绷紧,干净到可以让人一眼就看穿的眸子里明显的写着抗拒,颤抖的红唇张了张,可到头来还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她咬紧了发抖的唇,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的纽扣。

还是那副木偶似的听话样子。

晏景琛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微微用力收紧,眸色冷沉,面上却依旧是古井无波。

慕芷安一件一件的脱掉衣服,在客厅明亮的灯光里,露出最自己不堪的模样。

她没有羞耻的面色娇红,只是满脸的死灰苍白。

在晏景琛的眼里,她就只是这样一个发泄的工具。网站http://www.qi-wen.com/

曾经她也挣扎过,拒绝过,可得到是晏景琛近乎残忍的处罚和怒火,不仅仅是让她受伤,还有她的母亲和爷爷,都因为她受到牵连。

所以后来慕芷安再也不敢反抗,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他要她听话的乖乖做他的妻子,那她就乖。

从来不忤逆。

可这个男人,却仍然不放过来,她再听话,他也有办法折磨他。

谁叫她是他的恨之入骨的仇人呢。

晏景琛盯着她灯光下的身体,神色冷静,尖锐里目光的那种审视像是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无情挥在慕芷安的身上,火辣辣的烧。

“啧。”将她狠狠打量了一番的男人薄唇出吐出这么一个意味不明的音量词。

慕芷安脸色惨白,盯着地板没有说话。

“慕芷安。”男人难得的叫了慕芷安的名字,那双眸子深邃得叫人永远也看不清,“我玩腻你了。”

慕芷安心脏紧紧缩着,抬起眸子安静的看着他。

“现在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只觉得……”他故意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音量,“恶心。”

慕芷安身体猛然颤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抬手环住了身体,像是要遮挡住晏景琛嫌弃的视线,牙关隐忍的紧咬,可脸上依旧是顺从木然的表情,只是垂下了睫毛,继续盯着地板。

又是这种死气沉沉听话样子,晏景琛真的见腻了。

她的这种表情,和这种看似听话,实际上不过是无所谓的态度,像是一根刺,比当年那场阴谋,还要狠的扎在晏景琛的心口里,让他整日整日的难受。

她对他无所谓,她对他不在意。

这才晏景琛最在意的。

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不在意他,唯独这个女人不行。

晏景琛捏着椅子扶手的手指越发用力,骨节泛青,脸上依旧冷淡,语气轻飘飘的,丢下一句重磅炸弹。

“慕芷安,我们离婚吧。”

慕芷安睫毛猛然一颤,像是受惊了一般,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直直盯着晏景琛。

他……说的是真的吗?

要跟她离婚?

晏景琛看着她终于有了反应和表情,指头松了松,唇边溢出几许冷然笑意:“鉴于你慕家欠我的,我们离婚之后,你净身出户,这里的一分一毫,我都不会给你。”

慕芷安瞪大了眼睛动了一下,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声音有些沙哑:“你说……真的?我们离婚?”

晏景琛满意她此刻的反应,他实在是厌倦了她那副一成不变的顺从模样,此刻的慕芷安,才是有灵魂的慕芷安。

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他说:“是,我要你现在就滚。”

慕芷安眨了一下睫毛,顿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轻灵而愉悦:“好。”

她说:“好,我们离婚。”

第2章 离婚?下辈子!

慕芷安在笑,可晏景琛的脸上的笑容,却是瞬间消失了,眸色狠狠下沉,阴冷的盯着慕芷安。

“慕芷安,你再说一遍。”晏景琛一字一顿,字字带冰似的冒着冷气。

慕芷安心脏缩紧,后背都隐约冒出寒气,贝齿用力咬了咬下唇,她鼓起勇气,继续说道:“不是你说的吗,我们离婚。你说话,就应该算话。”

他跟她这段只有无数折磨和痛苦的婚姻,她早就想结束了。

只是这个男人不肯放手,好似他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她,凌辱她,然后再高高在上的欣赏她痛苦的样子。

这样的婚姻,这样的丈夫,她真的爱不起来了。

尽管,曾经她爱他如生命。

晏景琛猛然站了起来,欺身逼近,同时身上那股让人心悸的威压气魄陡然朝着慕芷安压了过去。

慕芷安下意识的急忙后退,干净明澈的眸子里挡不住的露出几分惧意,睁大了看着靠近过来的男人。

她退一步,男人就靠近一步,直到将她逼至墙角,再无退路。

下巴上一疼,被男人用力的捏住,毫无怜香惜玉的力道,捏得慕芷安骨头都生疼生疼。

“看来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了。”晏景琛嘴角隐约带着笑意,可声音却森寒吓人。

慕芷安抿紧了唇,忍着下巴上的剧痛,抬起眸子看向面前的男人。

晏景琛面上带笑,眼神沉厉,那股凶残的杀意简直要化成了实质,将她片片凌迟。

跟他一起生活了两年,慕芷安依旧不知道他喜好和厌恶,但唯独,对于这个男人生气的模样,了解得不能再了解。

因为每一次,她都是在切身体会。

慕芷安只看了一眼,就立即垂下了眼睑了,再一次露出那种绵羊似的顺从模样。

她知道,再跟他争锋相对,只会让自己吃尽苦头。

可她不知道的是,比起她之前的张牙舞爪,野猫似的泼辣和倔强,晏景琛更讨厌她的温柔做戏。

晏景琛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唇边的冷笑越发扩大,他忽然一下丢开了慕芷安的下巴。

修长的指尖指向不远处的门口:“行啊,我让你走。慕芷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慕芷安一愣,有些惊愕的抬起了眸子,不敢相信晏景琛说的话是真的。

晏景琛似笑非笑,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

像是在度量慕芷安的胆量。

整个屋子里,一片冷寂。

慕芷安沉默了几秒钟,心里一横,转身就走。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她都要试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她也要结束这段不堪的婚姻。

背后,晏景琛没有追上去,只是用那双晦暗莫名的眸子,盯着慕芷安的后背。

慕芷安后背如芒,一瞬间满脑子都是要赶紧离开的念头,其他竟然什么都没有想起。

包括,自己现在身上寸不着缕。

直到她弯腰想去拿鞋子的时候,她才猛然发觉。

提着鞋子的手指头一僵,慕芷安遍体生寒,她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会那么大方的同意让她走了。

因为他吃定了,向来脸皮薄的慕芷安,不敢就这么光着出去。

回身去穿衣服?

慕芷安心里嘲讽的一笑,她可没忘记,这个男人刚刚说的那句——净身出户。

屈辱,委屈。

这两股感情交织在一起,汹涌的袭击了慕芷安的心口,让她瞬间就红了眼圈。

“走啊,慕芷安,你怎么不走?”晏景琛后背斜斜的靠着墙,抱起双臂,姿态潇洒而又优雅,他本来外部条件就极其优秀,这样的动作姿势,看着极其的赏心悦目。

只是心如枯槁的慕芷安,一点也欣赏不起来。

她默默地放下了鞋子,然后蹲下身,用力的抱住自己,将脸埋进膝盖里,再不说话。

像是蜷缩在壳子里的蜗牛。

晏景琛垂眸看着她的动作,这女人骨架纤细,又纤瘦得厉害,这样蜷缩成一团,更是渺小得厉害。像是随便刮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晏景琛眸色流转,像是暗流涌动的海面,蕴藏着无数的潮汐风暴。

他定定的盯着慕芷安,动了动薄唇,明明想说些什么,到最后却还是只有将薄唇绷紧。

脚步一抬,他朝着慕芷安走了过去。

慕芷安听见了,也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强悍威压,心里惧怕,又毫无反抗的办法,只能红着眼睛,忍着哭意,越发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膝盖,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接下来的事情。

晏景琛三两步就走到了女人身前,垂在身侧的手指有些绷紧,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伸手将女人强制拽起,而是冷冷的三个字:“站起来。”

慕芷安装作没听见,死死蜷缩着身体。

晏景琛语气加重:“慕芷安,别让我说第二遍!”

慕芷安用力的咬着唇,眼泪有些憋不住的滑了了出来,又被她着急的在膝盖上蹭掉。

她在他面前哭,只会让他更加暴怒,然后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慕芷安!”晏景琛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忍不住一伸手,力道近乎粗暴的将慕芷安硬生生的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力量如此悬殊,慕芷安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慕芷安被他扯高了手臂,微微垫着脚,纤细的身体像是暴雨里飘摇的细草,羸弱不堪,慌张站稳身体之后,她惊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暴怒的晏景琛。

眼圈通红,没忍住的眼泪从打湿的眼角滑落,脆弱而可怜。

她这样的模样和反应,像是柔软却入肉的倒刺,扎进晏景琛的心尖里,一阵难言的闷痛。

晏景琛眸色深邃,狠狠用力的盯了一眼慕芷安,然后将含着眼泪的她一把丢开。

他在她心里,就真的这么可怕吗?

可怕到,他的每一次的靠近,都让她绷紧了身体防备,好似在对待什么万恶不赦的恶魔。

晏景琛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烦闷和焦躁,他很想要大声质问为什么慕芷安要这般排斥和反感他,很想要她卸下那一层一层的戒备外壳,可所有的问题和怒气盘踞在喉咙里,又变成了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石头,死死在卡在嘴边。

他说不出来,他的尊严,也不允许他说出来。

“好,慕芷安。”他脸色阴沉,嗓音里跟夹着冰渣一样的冰冷,“你想离婚是吧……”

慕芷安睫毛动了动,转着眸子看向晏景琛,尽管知道他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可就算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足够让她期望。

晏景琛盯着她眼睛里那边薄弱的期待,毫不留情的残忍击碎:“下辈子吧。”

第3章 小三登门

慕芷安眼睛里残余的光芒瞬间变成死灰,垂下头,咬唇静默,模样隐忍而又倔强。

晏景琛敛眸盯着她,明明她这个模样是他逼出来的,自己想要看见的,可真的看见时,他又觉得碍眼。

移开视线,垂在身侧的指尖绷紧。

“真是碍眼,看一眼都让人反胃。”他抿唇吐出这么一句冰冷的话,抬脚越过慕芷安,径直越过她,一把扯开门,再哐当一声重重的摔上。

巨响之后,屋子里一片死寂。

慕芷安僵硬的转头,看着那扇被重重摔上的门板,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落了下去。

她靠着墙壁,无力的滑下身体,拼命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门口,摔上门的晏景琛并没有直接离开。

他就站在门后,微微垂首,门口的光线昏暗,将他脸上的表情模糊隐藏,看不真切。

隔着一道门,他没有听见里面那道被竭力压抑的哭声。

如果他这个时候听见了的话,或许他们之间,就不会是后来的那个样子。

站立了五分钟之后,晏景琛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扬起头,脊背挺直,毫不停留的很快离开。

慕芷安不知道自己靠着墙壁哭了多久,等到她站起来身的时候,双腿麻得几乎要没了知觉。

她靠着墙壁,足足缓了半分钟才恢复了知觉,然后拖着无力的身体,走到餐桌边上,捡起衣服慢慢穿上。

最后,目光落在桌子上一口也没有动过的三菜一汤,苦涩轻笑。

将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一倒进垃圾桶里。

晏景琛走后,慕芷安彻底的失眠,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明明身体困倦不堪,可就是没有丝毫的困意。

自从跟晏景琛结婚之后,她就被强制辞职,龟缩在家做所谓的全职太太。

每天收拾屋子,做饭独守,等着晏景琛兴起时候回家临幸。

日子枯燥不已。

她没事情可做,就一直在床上躺到了下午,睡意终于涌了出来,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可才睡过去没多久,忽然听见楼下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慕芷安立即惊醒,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晏景琛又回来了?

他以前从来不会连着回来两次的,而且每次回来,都必定会给她发个短信通知,好她洗干净自己做准备。

慕芷安不敢多想,要是自己下去迎接得晚了,那个男人免不了又是一通怒火。

她睡衣也来不及换,立即就小跑出去,才走到楼梯口,脚步又猛然一顿。

是晏景琛……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他跟那个女人搂抱在一起,西装外套已经被扯开了,随意丢在地上,手臂圈在那个女人腰肢上,唇边带笑,举动暧昧。

那女人穿着紧身的包裙,一席曼妙的身材毕露无疑,卷发披肩,容貌艳丽娇媚,热情似火的圈着晏景琛的后颈,凑过去红唇挑逗的亲吻晏景琛的下巴和脖颈。

晏景琛雪白的衬衣上落满了刺目的口红印。

慕芷安脚步瞬间僵住了,立在旋转楼梯楼,傻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晏景琛抱着女人,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摇摇晃晃的上楼,一步一步的接近。

一直在缠腻亲吻晏景琛的女人似乎这一刻在终于看见了慕芷安,愣了一下,勾唇娇笑问晏景琛:“这是你家佣人吗?怎么傻愣在这儿?”

晏景琛含笑捏了一把女人的脸蛋,侧眸投给慕芷安一个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神,字字尖锐:“你还杵在这儿碍什么事?还不让开!”

慕芷安身体颤了一下,目光在晏景琛和他怀里的女人身上流连了一眼,身体依旧站在楼梯口中间,一动不动,面上没什么表情和攻击力,可态度也分寸不让。

“晏景琛,这里是我家,你要跟人鬼混,请走远一点!别在我这儿脏了我的地!”

女人闻言,顿时有些惊讶:“景琛,这是你家佣人还是你老婆啊,怎么态度这么嚣张?”

晏景琛揽着女人,对着她柔声解释:“不是佣人……”

语气一顿,随即目光转落在慕芷安身上,冰冷森寒:“佣人地位都比她高,她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奴隶,大概是在这里住太久了,就以为自己可以鸠占鹊巢,占山为王了。”

慕芷安身体发凉,晏景琛这是在警告她。

让她明白自己居于他之下的地位。

晏景琛冷嘲的盯了她一眼,搂着女人继续往上走,即将要撞上了慕芷安也没有停下,肩膀有些用力的撞了一下慕芷安的身体,将她顶开,然后带着女人,放肆招摇的直接进了主卧。

那是慕芷安平时睡觉的地方。

啪嗒——卧室门被重重的关上,震耳的摔门声让慕芷安耳膜一阵刺痛。

她僵硬的侧过身体,看向那道紧闭的大门。

从心底里的泛出一股难受的冷和疼出来。

自己的丈夫公然当着自己的面出轨,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过分的事情吗?

不过几分钟后,屋子里就传出来一阵阵暧昧的声音,每一道声音,都像刀子,狠狠的扎在慕芷安的心尖上,疼得她满脸惨白。

那声音一道比一道高,好似要将天花板都喊翻下去。

第4章 我拿命来还

从心底里的泛出一股难受的冷和疼出来。

自己的丈夫公然当着自己的面出轨,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过分的事情吗?

不过几分钟后,屋子里就传出来一阵阵暧昧的声音,每一道声音,都像刀子,狠狠的扎在慕芷安的心尖上,疼得她满脸惨白。

那声音一道比一道高,好似要将天花板都喊翻下去。

——————————————————

慕芷安抬手用力的捂着耳朵,再不能多待,转身逃似的跑下楼。

只是那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尽管她都缩在厨房里了,那声音却还是接连不断的往她的脑子里钻,让她不得安宁,浑身难受。

慕芷安扶着琉璃台,手指头用力的抠着冰冷的石料,指甲上一阵青白。

逃吧。

脑子里忽然蹿出这么一个念头,像是野火燎原一样,瞬间席卷了慕芷安的理智。

她白着脸色,飞快的朝着大门走去。

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脚步离门口越来越近,慕芷安伸手,手指握在了光洁冰冷的金属门板上。

只要轻轻用力,她就能打开这道门,然后逃离。

可就是那一点的力道,慕芷安却使不出来。

她以前不是没有跑过,晏景琛收走了她身上的全部现金和证件,她身无分无,没法在外面立足,就算是能暂时蜗居在朋友家里,可她弟弟怎么办?

晏景琛手里,还握着她弟弟慕言之的命。

慕芷安绝望的闭上眼睛,满心无助,像是掉落在了万丈深渊里,身体在不断的下坠,可她却抓不到一丁点可以依靠的东西。

不能跑,不能反抗,只能隐忍。

这样的婚姻和生活,她过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不,她不能这样。

她跟晏景琛,必须要离婚。

慕芷安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坐在沙发上,捂着耳朵假装自己没有听见楼上那肮脏的声音。

这堪比地狱一样的折磨,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结束了。

慕芷安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捂在耳边的手。

楼上安静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传来了开门的轻响,晏景琛出来了。

他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衬衣西裤,淡定从容的从旋转楼梯上下来,面色放松,隐约带着几分扎眼的愉悦。

与以前他跟慕芷安在一起的时候不同,以前他们一起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都是阴沉而冷硬的,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愉悦放松?

慕芷安膝盖上的手指忍不住用力的收紧,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用力的揪住了,让她闷疼到窒息。

晏景琛几步穿过客厅,走到了慕芷安的面前,面色清淡:“阿瑾以后就住这里,你好好伺候她。”

慕芷安眉头微皱,他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

下贱不堪的佣人吗?

慕芷安抬头,目光平静镇定而对上晏景琛深邃的眸子:“晏景琛,既然你都有新人了,不如我们离婚,到时候你想要跟谁在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晏景琛垂眸,眼底晦暗如海,叫人看不清其中的神色。

“慕芷安,我说过了,想跟我离婚,下辈子。你这辈子,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

慕芷安心脏疼得越发厉害,脸色苍白却更加的平静,定定的看着晏景琛:“晏景琛,你出轨了。如果你不同意和我和平离婚,那我们只有法院见了。”

久违的,慕芷安在晏景琛面前露出了锋利的爪子,像是以前那个野猫似的她。

只是她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晏景琛想要听见的。

他微微俯身,再一次伸手用力的捏住慕芷安的下巴,指头毫不收敛的用力,像是要这股力道,来警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好啊,慕芷安。”他说,“正好,我们在好好算算,当初你母亲害死我父母的时候的账?还有你出卖的那份我的公司机密,这些的东西,我们一起在法院算算。不知道到时候,你慕家,哪什么来还!”

他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最强势的刀子,刀刀致命的戳在慕芷安的软肋上。

过去的事情……

母亲犯下的罪恶,还有那份她其实根本不知晓的机密文件……

这些东西,沉甸甸的往慕芷安的肩膀上一压,瞬间让她再没了说话的力气。

她面色惨白,艰难的呼吸了一口气,气弱道:“晏景琛,我母亲欠你的,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还。而且这两年,你报复在我身上的东西,还不够吗?”

晏景琛捏着她下巴的手指越发用力,恨不得直接那块纤细的骨头捏碎一般,疼得慕芷安眼圈都瞬间有些湿润。

“其他的方式?慕芷安,你现在除了这具身体,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那个有病的智障弟弟?别忘了他的医疗费也是我在付!”他笑容一点点的冷寒起来,“慕芷安,别说两年,你欠我的,你这辈子,也还不清!”

想到慕言之,慕芷安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强势得毫不讲道理的男人,压抑已久的情绪,忽然瞬间爆发。

她忽然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凄美惨淡的笑容:“晏景琛,那我把我的命拿来还,够不够?”

一句话,猛然让晏景琛脸上的冷硬表情僵住了,连着捏着慕芷安下巴的手指都松开了几分力气。

他僵了一会,咬牙问道:“慕芷安,你什么意思?”

慕芷安笑着看着他,不回答,只一双明澈的眸子透着决绝。

晏景琛何其聪明,怎么可能不懂这个女人的意思。

捏着慕芷安下巴的手指猛然用了狠力,巨大的疼痛让她表情痛苦,眸子里瞬间一层水色,连着里面的那股决绝也一并击散。

“慕芷安,你要是敢死,我保证让你弟弟,生不如死!你有胆子,不如试一试!”说完,他终于丢开那纤细的下巴,白皙的肌肤上,残留着几个清晰的指印。

慕芷安垂着头,紧咬下唇,纤细的身体用力的绷紧,却毫无还手之力。

她唯一的弟弟还在晏景琛的手里,她哪里有什么跟他谈条件的资本。

连死,都是奢望。

慕芷安凄楚一笑,满是绝望,眉眼低垂,满脸的惨淡的样子,了无生气,像是被彻底抽走了灵魂的布偶。

晏景琛瞧着她的这个模样,只觉心里被狠狠刺了一下,又疼又痒。

他站在距离慕芷安一步之遥的地方,薄唇用力的绷紧,强忍那些流转在自己嘴边的软话。

一屋子的沉闷死寂,直到被一道女人的说话声打断。

“景琛,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苏瑾踩着高跟鞋从楼上下来,打断了屋子里让人的窒息的压力,亲昵的挽上晏景琛的手臂,语调软软的撒娇。

“我们一起去吃饭,顺便给我买点东西,我要搬过来的话,那卧室里的东西,就全都得换掉,那些东西都被用脏了。”

晏景琛的嗓音莫名的有些哑,面无表情:“的确很脏,应该换。”

苏瑾笑着应了一声,眸子一转,笑容绵里藏针:“不过我看屋子里只有一间卧室,我搬过来了,那这个女人怎么办?”

晏景琛冷沉的看了慕芷安一眼,唇角冷笑:“楼下有个杂物间,她以后就住那里。”

苏瑾柔柔一笑,盯着慕芷安的眼睛别有深意:“那就委屈你了。对了,一会我跟景琛出门,楼上的卧室,麻烦你去收拾一下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希望楼上已经干净了。”

他们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说慕芷安脏。

慕芷安抬眸看着她,含笑反击:“我用过的东西,的确是都很脏,但用过我用过的东西的那些人,更脏。”

她用过的,不仅仅是楼上的卧室,还有苏瑾手边挽着的那个男人。

晏景琛眸色一深,沉厉的盯着慕芷安,这个女人胆子可真大,竟然敢说他脏?

苏瑾愣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小姐脾气立即就上头了,冲过去那指头指着慕芷安的脸:“你什么意思?”

慕芷安冷眸看着颇有些气急败坏的苏瑾:“字面上的意思。”

“你敢说我脏?”苏瑾气的面色扭曲,怒火瞬间上头,她扬起手掌,朝着慕芷安的脸狠力挥了过去……

幸得相遇离婚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幸得相遇离婚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绝望游戏》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绝望游戏第6章换个玩法我们鸦雀无声的呆在了教室,昏暗的教室里,已经死去的叶进,周围同学脸上和我一样,全都有他的血迹,像极了我们合伙杀了他。我几乎都快喘不过气了,脸上温热粘稠的血水不停往我脖子里滑,我赶紧擦了一把脸,咬牙勉强伸出手去探了探叶进的鼻子,果然已经死透。“快报警吧!”我颤抖着嗓子看向班长秦勇说了句,他也吓得不轻,只能点点头后慌张的掏出了手机。秦勇刚掏出手机,我们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大家都吓得不轻。我翻开手机一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征服销魂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征服销魂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征服销魂女上司第006章市场部陆振东在心里暗骂道,尼玛!露馅了。可是,为了不让眼前这大胸美女误认为自己是流氓,就佯装很激动地说道:“天啦!我竟然能看见了,老天有眼啊!终于让我重见光明了!”说完,他摘下墨镜,握着大胸美女的手,激动得眼角都湿润了,哽咽的说:“你知道吗?我瞎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我时常被人笑话,我是多么希望能睁开眼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没想到……”说到这的时候,陆振东故意停了下来,佯装用胳膊擦拭了一下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美艳教师》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美艳教师》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美艳教师第六章作威作福刘思凡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刚才说缓两天,那你也等两天再来上学吧!学校是你家开的?你说缓就缓?”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下气的说道:“老师,我……”没想到刘思凡根本不给我面子,立刻一拍讲台:“给我滚出去,连学杂费都交不起,还上什么学?跟你爸去垃圾场捡破烂吧,要不找你那个跟野男人跑了的妈去,烂泥扶不上强的家伙!”我再也忍不了了,凭什么?凭什么我要每天被别人这么欺辱!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我一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第六章/t接近晏王家属在后下房那哭哭啼啼一个下午,也不见吵闹,最后拿走大笔抚恤金,从东篱园外的东侧门离去,女孩儿的尸体也连同被运了出去。一下子后院就变得人心惶惶。赵六看赵明月没事人儿一样要往外跑,拉住她问:“明月你干吗去?”“张嫂让我给备武堂送晚饭。”“要不要我陪你?”看她一脸疑惑,赵六凑过来在她耳边说,“我说过了吧,诅咒又来了,半年已经有两个人死了,一百天一个,第一个是送饭男丁小高,现在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006会所里来了贵客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我一下子楞了神,心里开始盘算着钱的事情。我在这场子里虽然干了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能收到一些小费,但欠的钱那么多,我真不知道自己手上的钱够不够还债的。跟李纯打了声招呼后,我便回了职工宿舍,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翻了出来,看看到底有多少钱。要是运气好,我一般一个晚上能拿到五六百的小费,差点的时候就只有一两百。我在这里干了大半个月的工夫,除去吃的喝的,现在身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玲珑璞玉重生妃第六章闯入府中酒楼内的掌柜的见到她,急忙跑了上来,脸上带着抱歉的笑,“这位客官,不好意思,咱们酒楼今天……”“我儿子呢?”不待他说完,玉清落已经一手抓住他的领子,脸色冰冷,满是肃杀之气的沉声问。掌柜的一愣,居然被她如此冷冽的眼神吓得有那么一瞬间的惊颤,“客官,有话好好说。”玉清落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却也知道自己在迁怒无辜。顿了顿,还是将手给松开了,只是声音又沉下几分,问,“掌柜的,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这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傲娇王爷毒舌妃》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傲娇王爷毒舌妃第005章安儿出世“哇,哇……”一道洪亮的啼声带着斩破黑夜的气势在屋中响起。“生了,生了,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林妈妈剪断婴儿脐带,将孩子简单的清洗一番,这才放进了襁褓里,抱给两人看:“夫人,小姐,你们看,小少爷长得真是可爱。”顾若兰虚弱的点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欣慰。当听到孩子响亮啼哭的刹那,她只觉得所有的痛,所有的委屈都是值得的。“呀,这孩子好像和小姐特别亲呢,小姐您看,小少爷在冲您笑呢!”林妈妈声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第6章:缠绵悱恻他一开始对这个女人,是毫无兴趣的!甚至连她面具下的脸蛋是什么样子都没有兴致去看,可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一种莫名的冲动。心脏像是被她那心碎的声音撼动了一样。迫切的想知道这个女人的摸样,甚至是想要把她一直留在身边。面具一点点离开龙乐乐的脸……她已经痛得没有力气反抗,只能够大喘着气。黑乎乎的屋子里,她脸蛋的轮廓映入了他的眼中,却只能够模糊的看到她的五官,不能够看的清楚。端木爵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