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55:40 来源:网络 [ ]

书名:幸得相遇离婚时

第1章 我要跟你离婚

盛夏,半夜。原文qi-wen.com

慕芷安刚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睡下,手机忽然一响,一条短信发了进来。

她心尖一跳,后背里蹿出来一股寒意。

这个时间点的短信……

抿了抿唇,慕芷安脸色有些发白的拿起手机来看,果然是那个人的短信,也一如既往的只有两个字——今晚。

慕芷安盯着那两个人,唇边溢出一丝苦笑,从床上起身,换下刚穿上不过一分钟的睡衣,下楼。

给她发短信的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说是丈夫,但实际上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皇帝和嫔妃,他什么时候来了兴致,就什么时候大驾光临一次。

而且不管是夜半和凌晨,只要他说来,她就必须做一桌子的家常菜。

尽管大多数时候他一口也不会动。《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简单的三菜一汤,最后端出去汤的时候,男人的正好推开了客厅的大门。

慕芷安远远的站在厨房看向他,比一般男性更加高大挺拔的身量,高定的手工西装,一丝不苟又内敛奢华,衬得他整个人的气质更急的贵气逼人,尤其是他那精致俊美的五官,堪比天神一般的面庞,看一眼,都能让一般女人失魂。

慕芷安愣了一下,随即习惯性的勾起类似贤惠的微笑,冲他软声道:“你回来了。”

晏景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站定在玄关处,不说话也不进来,只是用那双凛冽又晦暗的眸子盯着慕芷安。

慕芷安不明显的用力咬了下唇,急忙放下手里的汤碗,然后快步朝着男人走过去。

熟稔的从鞋柜里拿出他的拖鞋,然后弯下腰,像个佣人一样的给宴景琛拖鞋,换鞋。

换上舒适的拖鞋,晏景琛脸上的冰冷却没有丝毫的融化,他径直走到餐桌旁,垂眸盯着那一桌子的菜,面上神色晦暗莫名。《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慕芷安一看他的这个样子,心脏就抑制不住的狂跳。

根据她这两年从血泪里总结的经验来看,晏景琛心情不好。

慕芷安也不敢说话,甚至不敢靠近,就站在门口,绷紧的身体,明澈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恐惧和警惕。

晏景琛忽然侧头,看向了慕芷安。

慕芷安一改刚才的警惕模样,勾唇露笑,一气呵成,从表象上看,她是一个温婉温柔顺从到不可挑剔的妻子,没有一点锋芒,也没有一丝灵魂。

就如同一个丢失了生气的布娃娃。

无趣。推荐qi-wen.com

晏景琛脸上的神色越更加的冰冷,他扯开一张椅子,从容不迫的坐下,从小的优越的出生以及这两年的居于高位,将他身上那股矜贵和威严磨得更加的锋利。

就是那么一个随意的动作,慕芷安就已经感觉到了窒息的压力。

“过来。”晏景琛丢下两个字,落地有声。

慕芷安心口缩紧,明明后背上怕得冷汗都下来了,却还是抬脚朝着他走了过去。

听话得不能再听话。

晏景琛像个君威难测的帝王,那双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慕芷安,薄唇轻启,依旧只有两个字:“脱吧。原文http://www.qi-wen.com/

慕芷安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纤细的身体明显的绷紧,干净到可以让人一眼就看穿的眸子里明显的写着抗拒,颤抖的红唇张了张,可到头来还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她咬紧了发抖的唇,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的纽扣。

还是那副木偶似的听话样子。

晏景琛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微微用力收紧,眸色冷沉,面上却依旧是古井无波。

慕芷安一件一件的脱掉衣服,在客厅明亮的灯光里,露出最自己不堪的模样。

她没有羞耻的面色娇红,只是满脸的死灰苍白。

在晏景琛的眼里,她就只是这样一个发泄的工具。《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曾经她也挣扎过,拒绝过,可得到是晏景琛近乎残忍的处罚和怒火,不仅仅是让她受伤,还有她的母亲和爷爷,都因为她受到牵连。

所以后来慕芷安再也不敢反抗,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他要她听话的乖乖做他的妻子,那她就乖。

从来不忤逆。

可这个男人,却仍然不放过来,她再听话,他也有办法折磨他。

谁叫她是他的恨之入骨的仇人呢。

晏景琛盯着她灯光下的身体,神色冷静,尖锐里目光的那种审视像是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无情挥在慕芷安的身上,火辣辣的烧。

“啧。”将她狠狠打量了一番的男人薄唇出吐出这么一个意味不明的音量词。

慕芷安脸色惨白,盯着地板没有说话。

“慕芷安。”男人难得的叫了慕芷安的名字,那双眸子深邃得叫人永远也看不清,“我玩腻你了。”

慕芷安心脏紧紧缩着,抬起眸子安静的看着他。

“现在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只觉得……”他故意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音量,“恶心。”

慕芷安身体猛然颤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抬手环住了身体,像是要遮挡住晏景琛嫌弃的视线,牙关隐忍的紧咬,可脸上依旧是顺从木然的表情,只是垂下了睫毛,继续盯着地板。

又是这种死气沉沉听话样子,晏景琛真的见腻了。

她的这种表情,和这种看似听话,实际上不过是无所谓的态度,像是一根刺,比当年那场阴谋,还要狠的扎在晏景琛的心口里,让他整日整日的难受。

她对他无所谓,她对他不在意。

这才晏景琛最在意的。

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不在意他,唯独这个女人不行。

晏景琛捏着椅子扶手的手指越发用力,骨节泛青,脸上依旧冷淡,语气轻飘飘的,丢下一句重磅炸弹。

“慕芷安,我们离婚吧。”

慕芷安睫毛猛然一颤,像是受惊了一般,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直直盯着晏景琛。

他……说的是真的吗?

要跟她离婚?

晏景琛看着她终于有了反应和表情,指头松了松,唇边溢出几许冷然笑意:“鉴于你慕家欠我的,我们离婚之后,你净身出户,这里的一分一毫,我都不会给你。”

慕芷安瞪大了眼睛动了一下,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声音有些沙哑:“你说……真的?我们离婚?”

晏景琛满意她此刻的反应,他实在是厌倦了她那副一成不变的顺从模样,此刻的慕芷安,才是有灵魂的慕芷安。

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他说:“是,我要你现在就滚。”

慕芷安眨了一下睫毛,顿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轻灵而愉悦:“好。”

她说:“好,我们离婚。”

第2章 离婚?下辈子!

慕芷安在笑,可晏景琛的脸上的笑容,却是瞬间消失了,眸色狠狠下沉,阴冷的盯着慕芷安。

“慕芷安,你再说一遍。”晏景琛一字一顿,字字带冰似的冒着冷气。

慕芷安心脏缩紧,后背都隐约冒出寒气,贝齿用力咬了咬下唇,她鼓起勇气,继续说道:“不是你说的吗,我们离婚。你说话,就应该算话。”

他跟她这段只有无数折磨和痛苦的婚姻,她早就想结束了。

只是这个男人不肯放手,好似他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她,凌辱她,然后再高高在上的欣赏她痛苦的样子。

这样的婚姻,这样的丈夫,她真的爱不起来了。

尽管,曾经她爱他如生命。

晏景琛猛然站了起来,欺身逼近,同时身上那股让人心悸的威压气魄陡然朝着慕芷安压了过去。

慕芷安下意识的急忙后退,干净明澈的眸子里挡不住的露出几分惧意,睁大了看着靠近过来的男人。

她退一步,男人就靠近一步,直到将她逼至墙角,再无退路。

下巴上一疼,被男人用力的捏住,毫无怜香惜玉的力道,捏得慕芷安骨头都生疼生疼。

“看来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了。”晏景琛嘴角隐约带着笑意,可声音却森寒吓人。

慕芷安抿紧了唇,忍着下巴上的剧痛,抬起眸子看向面前的男人。

晏景琛面上带笑,眼神沉厉,那股凶残的杀意简直要化成了实质,将她片片凌迟。

跟他一起生活了两年,慕芷安依旧不知道他喜好和厌恶,但唯独,对于这个男人生气的模样,了解得不能再了解。

因为每一次,她都是在切身体会。

慕芷安只看了一眼,就立即垂下了眼睑了,再一次露出那种绵羊似的顺从模样。

她知道,再跟他争锋相对,只会让自己吃尽苦头。

可她不知道的是,比起她之前的张牙舞爪,野猫似的泼辣和倔强,晏景琛更讨厌她的温柔做戏。

晏景琛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唇边的冷笑越发扩大,他忽然一下丢开了慕芷安的下巴。

修长的指尖指向不远处的门口:“行啊,我让你走。慕芷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慕芷安一愣,有些惊愕的抬起了眸子,不敢相信晏景琛说的话是真的。

晏景琛似笑非笑,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

像是在度量慕芷安的胆量。

整个屋子里,一片冷寂。

慕芷安沉默了几秒钟,心里一横,转身就走。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她都要试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她也要结束这段不堪的婚姻。

背后,晏景琛没有追上去,只是用那双晦暗莫名的眸子,盯着慕芷安的后背。

慕芷安后背如芒,一瞬间满脑子都是要赶紧离开的念头,其他竟然什么都没有想起。

包括,自己现在身上寸不着缕。

直到她弯腰想去拿鞋子的时候,她才猛然发觉。

提着鞋子的手指头一僵,慕芷安遍体生寒,她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会那么大方的同意让她走了。

因为他吃定了,向来脸皮薄的慕芷安,不敢就这么光着出去。

回身去穿衣服?

慕芷安心里嘲讽的一笑,她可没忘记,这个男人刚刚说的那句——净身出户。

屈辱,委屈。

这两股感情交织在一起,汹涌的袭击了慕芷安的心口,让她瞬间就红了眼圈。

“走啊,慕芷安,你怎么不走?”晏景琛后背斜斜的靠着墙,抱起双臂,姿态潇洒而又优雅,他本来外部条件就极其优秀,这样的动作姿势,看着极其的赏心悦目。

只是心如枯槁的慕芷安,一点也欣赏不起来。

她默默地放下了鞋子,然后蹲下身,用力的抱住自己,将脸埋进膝盖里,再不说话。

像是蜷缩在壳子里的蜗牛。

晏景琛垂眸看着她的动作,这女人骨架纤细,又纤瘦得厉害,这样蜷缩成一团,更是渺小得厉害。像是随便刮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晏景琛眸色流转,像是暗流涌动的海面,蕴藏着无数的潮汐风暴。

他定定的盯着慕芷安,动了动薄唇,明明想说些什么,到最后却还是只有将薄唇绷紧。

脚步一抬,他朝着慕芷安走了过去。

慕芷安听见了,也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强悍威压,心里惧怕,又毫无反抗的办法,只能红着眼睛,忍着哭意,越发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膝盖,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接下来的事情。

晏景琛三两步就走到了女人身前,垂在身侧的手指有些绷紧,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伸手将女人强制拽起,而是冷冷的三个字:“站起来。”

慕芷安装作没听见,死死蜷缩着身体。

晏景琛语气加重:“慕芷安,别让我说第二遍!”

慕芷安用力的咬着唇,眼泪有些憋不住的滑了了出来,又被她着急的在膝盖上蹭掉。

她在他面前哭,只会让他更加暴怒,然后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慕芷安!”晏景琛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忍不住一伸手,力道近乎粗暴的将慕芷安硬生生的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力量如此悬殊,慕芷安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慕芷安被他扯高了手臂,微微垫着脚,纤细的身体像是暴雨里飘摇的细草,羸弱不堪,慌张站稳身体之后,她惊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暴怒的晏景琛。

眼圈通红,没忍住的眼泪从打湿的眼角滑落,脆弱而可怜。

她这样的模样和反应,像是柔软却入肉的倒刺,扎进晏景琛的心尖里,一阵难言的闷痛。

晏景琛眸色深邃,狠狠用力的盯了一眼慕芷安,然后将含着眼泪的她一把丢开。

他在她心里,就真的这么可怕吗?

可怕到,他的每一次的靠近,都让她绷紧了身体防备,好似在对待什么万恶不赦的恶魔。

晏景琛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烦闷和焦躁,他很想要大声质问为什么慕芷安要这般排斥和反感他,很想要她卸下那一层一层的戒备外壳,可所有的问题和怒气盘踞在喉咙里,又变成了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石头,死死在卡在嘴边。

他说不出来,他的尊严,也不允许他说出来。

“好,慕芷安。”他脸色阴沉,嗓音里跟夹着冰渣一样的冰冷,“你想离婚是吧……”

慕芷安睫毛动了动,转着眸子看向晏景琛,尽管知道他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可就算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足够让她期望。

晏景琛盯着她眼睛里那边薄弱的期待,毫不留情的残忍击碎:“下辈子吧。”

第3章 小三登门

慕芷安眼睛里残余的光芒瞬间变成死灰,垂下头,咬唇静默,模样隐忍而又倔强。

晏景琛敛眸盯着她,明明她这个模样是他逼出来的,自己想要看见的,可真的看见时,他又觉得碍眼。

移开视线,垂在身侧的指尖绷紧。

“真是碍眼,看一眼都让人反胃。”他抿唇吐出这么一句冰冷的话,抬脚越过慕芷安,径直越过她,一把扯开门,再哐当一声重重的摔上。

巨响之后,屋子里一片死寂。

慕芷安僵硬的转头,看着那扇被重重摔上的门板,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落了下去。

她靠着墙壁,无力的滑下身体,拼命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门口,摔上门的晏景琛并没有直接离开。

他就站在门后,微微垂首,门口的光线昏暗,将他脸上的表情模糊隐藏,看不真切。

隔着一道门,他没有听见里面那道被竭力压抑的哭声。

如果他这个时候听见了的话,或许他们之间,就不会是后来的那个样子。

站立了五分钟之后,晏景琛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扬起头,脊背挺直,毫不停留的很快离开。

慕芷安不知道自己靠着墙壁哭了多久,等到她站起来身的时候,双腿麻得几乎要没了知觉。

她靠着墙壁,足足缓了半分钟才恢复了知觉,然后拖着无力的身体,走到餐桌边上,捡起衣服慢慢穿上。

最后,目光落在桌子上一口也没有动过的三菜一汤,苦涩轻笑。

将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一倒进垃圾桶里。

晏景琛走后,慕芷安彻底的失眠,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明明身体困倦不堪,可就是没有丝毫的困意。

自从跟晏景琛结婚之后,她就被强制辞职,龟缩在家做所谓的全职太太。

每天收拾屋子,做饭独守,等着晏景琛兴起时候回家临幸。

日子枯燥不已。

她没事情可做,就一直在床上躺到了下午,睡意终于涌了出来,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可才睡过去没多久,忽然听见楼下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慕芷安立即惊醒,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晏景琛又回来了?

他以前从来不会连着回来两次的,而且每次回来,都必定会给她发个短信通知,好她洗干净自己做准备。

慕芷安不敢多想,要是自己下去迎接得晚了,那个男人免不了又是一通怒火。

她睡衣也来不及换,立即就小跑出去,才走到楼梯口,脚步又猛然一顿。

是晏景琛……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他跟那个女人搂抱在一起,西装外套已经被扯开了,随意丢在地上,手臂圈在那个女人腰肢上,唇边带笑,举动暧昧。

那女人穿着紧身的包裙,一席曼妙的身材毕露无疑,卷发披肩,容貌艳丽娇媚,热情似火的圈着晏景琛的后颈,凑过去红唇挑逗的亲吻晏景琛的下巴和脖颈。

晏景琛雪白的衬衣上落满了刺目的口红印。

慕芷安脚步瞬间僵住了,立在旋转楼梯楼,傻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晏景琛抱着女人,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摇摇晃晃的上楼,一步一步的接近。

一直在缠腻亲吻晏景琛的女人似乎这一刻在终于看见了慕芷安,愣了一下,勾唇娇笑问晏景琛:“这是你家佣人吗?怎么傻愣在这儿?”

晏景琛含笑捏了一把女人的脸蛋,侧眸投给慕芷安一个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神,字字尖锐:“你还杵在这儿碍什么事?还不让开!”

慕芷安身体颤了一下,目光在晏景琛和他怀里的女人身上流连了一眼,身体依旧站在楼梯口中间,一动不动,面上没什么表情和攻击力,可态度也分寸不让。

“晏景琛,这里是我家,你要跟人鬼混,请走远一点!别在我这儿脏了我的地!”

女人闻言,顿时有些惊讶:“景琛,这是你家佣人还是你老婆啊,怎么态度这么嚣张?”

晏景琛揽着女人,对着她柔声解释:“不是佣人……”

语气一顿,随即目光转落在慕芷安身上,冰冷森寒:“佣人地位都比她高,她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奴隶,大概是在这里住太久了,就以为自己可以鸠占鹊巢,占山为王了。”

慕芷安身体发凉,晏景琛这是在警告她。

让她明白自己居于他之下的地位。

晏景琛冷嘲的盯了她一眼,搂着女人继续往上走,即将要撞上了慕芷安也没有停下,肩膀有些用力的撞了一下慕芷安的身体,将她顶开,然后带着女人,放肆招摇的直接进了主卧。

那是慕芷安平时睡觉的地方。

啪嗒——卧室门被重重的关上,震耳的摔门声让慕芷安耳膜一阵刺痛。

她僵硬的侧过身体,看向那道紧闭的大门。

从心底里的泛出一股难受的冷和疼出来。

自己的丈夫公然当着自己的面出轨,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过分的事情吗?

不过几分钟后,屋子里就传出来一阵阵暧昧的声音,每一道声音,都像刀子,狠狠的扎在慕芷安的心尖上,疼得她满脸惨白。

那声音一道比一道高,好似要将天花板都喊翻下去。

第4章 我拿命来还

从心底里的泛出一股难受的冷和疼出来。

自己的丈夫公然当着自己的面出轨,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过分的事情吗?

不过几分钟后,屋子里就传出来一阵阵暧昧的声音,每一道声音,都像刀子,狠狠的扎在慕芷安的心尖上,疼得她满脸惨白。

那声音一道比一道高,好似要将天花板都喊翻下去。

——————————————————

慕芷安抬手用力的捂着耳朵,再不能多待,转身逃似的跑下楼。

只是那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尽管她都缩在厨房里了,那声音却还是接连不断的往她的脑子里钻,让她不得安宁,浑身难受。

慕芷安扶着琉璃台,手指头用力的抠着冰冷的石料,指甲上一阵青白。

逃吧。

脑子里忽然蹿出这么一个念头,像是野火燎原一样,瞬间席卷了慕芷安的理智。

她白着脸色,飞快的朝着大门走去。

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脚步离门口越来越近,慕芷安伸手,手指握在了光洁冰冷的金属门板上。

只要轻轻用力,她就能打开这道门,然后逃离。

可就是那一点的力道,慕芷安却使不出来。

她以前不是没有跑过,晏景琛收走了她身上的全部现金和证件,她身无分无,没法在外面立足,就算是能暂时蜗居在朋友家里,可她弟弟怎么办?

晏景琛手里,还握着她弟弟慕言之的命。

慕芷安绝望的闭上眼睛,满心无助,像是掉落在了万丈深渊里,身体在不断的下坠,可她却抓不到一丁点可以依靠的东西。

不能跑,不能反抗,只能隐忍。

这样的婚姻和生活,她过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不,她不能这样。

她跟晏景琛,必须要离婚。

慕芷安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坐在沙发上,捂着耳朵假装自己没有听见楼上那肮脏的声音。

这堪比地狱一样的折磨,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结束了。

慕芷安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捂在耳边的手。

楼上安静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传来了开门的轻响,晏景琛出来了。

他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衬衣西裤,淡定从容的从旋转楼梯上下来,面色放松,隐约带着几分扎眼的愉悦。

与以前他跟慕芷安在一起的时候不同,以前他们一起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都是阴沉而冷硬的,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愉悦放松?

慕芷安膝盖上的手指忍不住用力的收紧,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用力的揪住了,让她闷疼到窒息。

晏景琛几步穿过客厅,走到了慕芷安的面前,面色清淡:“阿瑾以后就住这里,你好好伺候她。”

慕芷安眉头微皱,他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

下贱不堪的佣人吗?

慕芷安抬头,目光平静镇定而对上晏景琛深邃的眸子:“晏景琛,既然你都有新人了,不如我们离婚,到时候你想要跟谁在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晏景琛垂眸,眼底晦暗如海,叫人看不清其中的神色。

“慕芷安,我说过了,想跟我离婚,下辈子。你这辈子,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

慕芷安心脏疼得越发厉害,脸色苍白却更加的平静,定定的看着晏景琛:“晏景琛,你出轨了。如果你不同意和我和平离婚,那我们只有法院见了。”

久违的,慕芷安在晏景琛面前露出了锋利的爪子,像是以前那个野猫似的她。

只是她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晏景琛想要听见的。

他微微俯身,再一次伸手用力的捏住慕芷安的下巴,指头毫不收敛的用力,像是要这股力道,来警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好啊,慕芷安。”他说,“正好,我们在好好算算,当初你母亲害死我父母的时候的账?还有你出卖的那份我的公司机密,这些的东西,我们一起在法院算算。不知道到时候,你慕家,哪什么来还!”

他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最强势的刀子,刀刀致命的戳在慕芷安的软肋上。

过去的事情……

母亲犯下的罪恶,还有那份她其实根本不知晓的机密文件……

这些东西,沉甸甸的往慕芷安的肩膀上一压,瞬间让她再没了说话的力气。

她面色惨白,艰难的呼吸了一口气,气弱道:“晏景琛,我母亲欠你的,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还。而且这两年,你报复在我身上的东西,还不够吗?”

晏景琛捏着她下巴的手指越发用力,恨不得直接那块纤细的骨头捏碎一般,疼得慕芷安眼圈都瞬间有些湿润。

“其他的方式?慕芷安,你现在除了这具身体,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那个有病的智障弟弟?别忘了他的医疗费也是我在付!”他笑容一点点的冷寒起来,“慕芷安,别说两年,你欠我的,你这辈子,也还不清!”

想到慕言之,慕芷安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强势得毫不讲道理的男人,压抑已久的情绪,忽然瞬间爆发。

她忽然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凄美惨淡的笑容:“晏景琛,那我把我的命拿来还,够不够?”

一句话,猛然让晏景琛脸上的冷硬表情僵住了,连着捏着慕芷安下巴的手指都松开了几分力气。

他僵了一会,咬牙问道:“慕芷安,你什么意思?”

慕芷安笑着看着他,不回答,只一双明澈的眸子透着决绝。

晏景琛何其聪明,怎么可能不懂这个女人的意思。

捏着慕芷安下巴的手指猛然用了狠力,巨大的疼痛让她表情痛苦,眸子里瞬间一层水色,连着里面的那股决绝也一并击散。

“慕芷安,你要是敢死,我保证让你弟弟,生不如死!你有胆子,不如试一试!”说完,他终于丢开那纤细的下巴,白皙的肌肤上,残留着几个清晰的指印。

慕芷安垂着头,紧咬下唇,纤细的身体用力的绷紧,却毫无还手之力。

她唯一的弟弟还在晏景琛的手里,她哪里有什么跟他谈条件的资本。

连死,都是奢望。

慕芷安凄楚一笑,满是绝望,眉眼低垂,满脸的惨淡的样子,了无生气,像是被彻底抽走了灵魂的布偶。

晏景琛瞧着她的这个模样,只觉心里被狠狠刺了一下,又疼又痒。

他站在距离慕芷安一步之遥的地方,薄唇用力的绷紧,强忍那些流转在自己嘴边的软话。

一屋子的沉闷死寂,直到被一道女人的说话声打断。

“景琛,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苏瑾踩着高跟鞋从楼上下来,打断了屋子里让人的窒息的压力,亲昵的挽上晏景琛的手臂,语调软软的撒娇。

“我们一起去吃饭,顺便给我买点东西,我要搬过来的话,那卧室里的东西,就全都得换掉,那些东西都被用脏了。”

晏景琛的嗓音莫名的有些哑,面无表情:“的确很脏,应该换。”

苏瑾笑着应了一声,眸子一转,笑容绵里藏针:“不过我看屋子里只有一间卧室,我搬过来了,那这个女人怎么办?”

晏景琛冷沉的看了慕芷安一眼,唇角冷笑:“楼下有个杂物间,她以后就住那里。”

苏瑾柔柔一笑,盯着慕芷安的眼睛别有深意:“那就委屈你了。对了,一会我跟景琛出门,楼上的卧室,麻烦你去收拾一下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希望楼上已经干净了。”

他们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说慕芷安脏。

慕芷安抬眸看着她,含笑反击:“我用过的东西,的确是都很脏,但用过我用过的东西的那些人,更脏。”

她用过的,不仅仅是楼上的卧室,还有苏瑾手边挽着的那个男人。

晏景琛眸色一深,沉厉的盯着慕芷安,这个女人胆子可真大,竟然敢说他脏?

苏瑾愣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小姐脾气立即就上头了,冲过去那指头指着慕芷安的脸:“你什么意思?”

慕芷安冷眸看着颇有些气急败坏的苏瑾:“字面上的意思。”

“你敢说我脏?”苏瑾气的面色扭曲,怒火瞬间上头,她扬起手掌,朝着慕芷安的脸狠力挥了过去……

幸得相遇离婚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幸得相遇离婚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爱你无法言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爱你无法言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爱你无法言说目录预览:第1章生不出儿子就去死第2章当然是保孩子!第3章一切都是阴谋第4章催生二胎第5章维护妻子第6章有名无实的婚姻第7章她的女儿第1章生不出儿子就去死黑暗,周遭一切都是黑暗的。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陆可念趴在床上,被蒙着眼睛,嘴里塞着布条,双手双脚分别被绑到了床的四个角上,以极其羞耻的姿态被束缚着。她看不到任何事物,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我要儿子!贱女人!给我生个儿子!”那个暴躁而高亢的声音再一次在她的耳边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阵

  • 小说《蚀骨相思君知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蚀骨相思君知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蚀骨相思君知否目录预览:第1章冷宫承欢第2章落子汤第3章酷刑,乱棍打胎第4章皇上说了,死生不问第5章生朕的孩子,你也配第6章我何错之有第7章右手被废第1章冷宫承欢“啊……阿烨,不要……”冷宫深处,灯火幽幽,叶蓁衣衫凌乱,怀孕六个月的身子被人狠狠的压在冰冷粗糙的床栏之上,滚烫的热物凶猛的冲撞着她娇弱的身子。“不要?凭什么不要!”君霆烨掐着叶蓁的下颚,强行掰过她的头,“君逸轩可以上你,朕这个正牌夫君就碰不得你了?”“没有,他没碰……”“叶蓁,睁大

  • 小说《锦年不负明月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锦年不负明月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锦年不负明月心目录预览:第1章不分场合的羞辱第2章她不怪他第3章那就让她死好了第4章求求你们,我不想离婚第5章他是瞎了眼才会爱上她第6章他的恩重如山,她至死不忘第7章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第1章不分场合的羞辱林月接到凌锦年电话的时候,灰暗了好几天的心,一下子就亮了。她匆忙把醒酒汤装进保温壶,飞快的冲进了大雪漫天的夜幕。夜已深,她不敢打扰司机送她出门,否则又要被婆婆一顿斥骂,而始终小心翼翼讨好婆婆的她,不敢惹婆婆半分不高兴。从别墅到公路那一段

  • 小说《穿越翻身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穿越翻身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穿越翻身太子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丑妃第二章国色天香第三章太子威严第四章故技重施第五章默契神会第六章绣阁惊变第七章西域奇花第一章穿越丑妃“长的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太子妃姐姐,待会儿来赴宴的可都是候门贵卿,您这一幅长的比母夜叉还难看的尊容若是吓坏了这些贵客可怎么办!”李纤柔捂着嘴,奚落的笑了起来,连带着周围的宫女都是一脸讥讽的看着戴着面纱的太子妃王婧妍。“姐姐,您呀,还是想办法换张脸,否则待会儿殿下见了您,只怕又要像大婚那天晚上一样,直接恶心吐了

  • 小说《当爱已成往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当爱已成往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当爱已成往事目录预览:第1章上了你也不会娶你第2章她就是个陪酒的第3章真是天真第4章她会死的第5章她竟然还有命活着第6章阿茵想要个孩子第7章还只是个开始第1章上了你也不会娶你暮雨微和许庭深从小青梅竹马,明明说好等到她一毕业就结婚的,许庭深却在订婚宴上突然消失,然后带回来一个女人,要和她解除婚约。“庭深,你要做什么?”看着许庭深解着领带目光凶狠一步步向她逼近,暮雨微吓得脸色苍白,直往角落里退。许庭深的大手一把就将暮雨微拉过来,粗暴地压在床上,漆黑

  • 小说《爱到这里刚刚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爱到这里刚刚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爱到这里刚刚好目录预览:第1章你看清楚!我不是苏涟第2章裴宜,你装的不累吗第3章听说周小姐割腕自杀第4章怎么得来的就会怎么失去第5章抱歉啊裴宜第6章死也要死在你身上第7章噩梦重演第1章你看清楚!我不是苏涟接到苏涟电话的时候,裴宜正在给简东阁挑避`孕`套。她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号码先是一顿,而后把手机放进包里,视线重新转向琳琅满目的货架。无视身后几个店员的窃窃私语,她一排排审查着,认真又细致,和工作时的严谨态度如出一辙。直到找到简东阁指定的那款,

  • 小说《把你放在心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把你放在心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把你放在心上目录预览:第1章:白眼狼第2章:背叛第3章:你真可怜第4章:误会第5章:极品第6章:我不一样第7章:滚蛋第1章:白眼狼“送两盒加大号的套到洲际来。”程影一个小时前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是陆竟明,她名义上的丈夫,是的,他出轨了,明目张胆,光明正大。婚姻名存实亡,她却不得不维持着虚假的亲密,牵强的幸福。“顺便提醒你,今晚会有惊喜哦。”陆竟明惯用伎俩,无非就是找个女人刺激她,早习惯了。程影深吸一口气,故意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两盒小号杜蕾斯,

  • 小说《情深不似海》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似海》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情深不似海目录预览:第一章怒当爹第二章认领女儿第三章聚众闹事第四章离婚第五章逃跑第六章时间长了就熟第七章人生啊,难解第一章怒当爹“我的孩子呢?孩子!”宋千寻声音嘶哑,绝望的瘫坐在地上,大叫着。沙发的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棱角分明,眼神犀利,正是M市商业巨头陈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陈衍溯,也是宋千寻的丈夫。此时手中望弄着一个打火机,点着又熄灭,眼神冰冷,看着地上的女人。“你这个婊子,不知廉耻,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陈衍溯厉声说道。宋千寻惊恐的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