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总裁新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20:11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新宠

第1章 恶心的东西

“墨天泽,你到底要干什么?”易欣被重重的扔在了席梦思上,露出个脑袋愤怒的喊着,如果现在不是被裹的跟个粽子似的无法动弹,她非上去给他一巴掌,然后趁他不备,再狠狠的踹他几脚不可。阅读http://www.qi-wen.com/

她心里那个恨,昨天被逼婚,今早被抓奸,还被窗帘布裹着运回来,她又不是货物,为什么最近的霉运总跟牛皮糖似的,黏着她甩都甩不掉。

这个该死的混蛋,要是哪天落到她手里,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他的筋,然后再将他碎尸万段,拿去喂狗。

易欣在心里使劲的骂着,摇晃着那被裹的很不舒服的身子。

“昨天你跑了,你说我会干什么?”墨天泽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往床边一坐,狰狞的目光往下一垂,伸手死死的掐住易欣的下颚。

这个该死的女人,昨天自己一个不注意,居然跑别的男人怀里去快活了,而且刚刚去抓奸时,他们搂在一起的画面,那真是太刺眼了。

易欣虽然对这恐怖的男人有所忌惮,可是她也不怕他,目前如她意料中的被抓奸在床,这得省多少的口水与他周旋,如果意料不差,现在只要随便一提离婚马上搞定,真是省心省事省力一举三得。

“墨天泽,事到如今我们也该结束了,你威胁我和你结婚,我也结了,现在你看见我出轨,我们还是去离婚吧!”

易欣心中冷笑,她很想说:用她父亲的事威胁她结婚,真以为婚是那么好结的吗?我父亲一没事,我有的是办法和你离婚,跟我玩,呵……

离婚?她还真以为他是在玩过家家吗?花了大把的功夫,让她跳进陷阱,要是每个人都那么容易脱身的话,他就不叫墨天泽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你在学校的时候,不是什么都拿我和景逸风比吗?现在是不是也要比一下床上功夫?”墨天泽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话题转变。

他现在很想知道被自己玩过后的人,那个景逸风还要不要她。

墨天泽勾起邪恶的嘴角,说出的话让易欣瞬间僵化,她发现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出故障了,她现在在说离婚好不好……

还有这床上的功夫能比吗?就算能比,那也要等她和景逸风上了后才能比。不对,易欣啊易欣,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易欣把头一扭不理会他说的,反正他也不会真对她怎么样,不就是报复自己毒舌吗!还有今天不管他怎么说,都当他是在放屁不就好了。

易欣想着自己马上就要离婚了,心里美滋滋的,想想昨天领证,今天就去离,如果吉尼斯纪录有这一条,那她一定是世上第一人,她还估摸的算了一下时间,如果马上去,十二个小时还没到,那她这离婚速度是不是应该要按小时算呢?

想着想着,易欣“噗”的一声突然就笑了出来,她那个死党叶小静不是什么都想和自己比一下吗?看她以后这离婚速度,是不是比自己还要快。

易欣灿烂的笑,看在墨天泽眼里完全的变了味,心中一股无名的怒气猛然而生,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你这是在质疑我?”那恍如寒冰地极的声音幽幽的从上传下来。推荐http://www.qi-wen.com/

冷到深邃的眼眸开始隐隐乍现,周身的戾气慢慢聚集,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笑的出来,这是怀疑自己不如那个景逸风是吧!

本来他们的仇也不深,想耍她十天半个月就够了,现在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想毁了她,尤其是她那笑的无比灿烂的笑脸,怎么看怎么讽刺。

“你有病吧!”她有说话吗?干嘛用那种奸污人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真是无比的不爽。

易欣说的四个字就像一根针,让墨天泽那聚集的戾气如气球一样瞬间爆开。

“嘶……”墨天泽吃痛,猛的抬起了头,那过于锐利的目光,仿佛要把咬他的人活剥了。

易欣无视那射向她的锐利目光,两眼怒瞪捂着嘴的人。

“你也知道疼?你是狗吗?连接个吻都不会,你直接去死好了,真没见过你这么让人恶心的东西。”

易欣话一说完,她瞬间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飘过,只见墨天泽伸手握住她身上的窗帘布那么重重一拉,她滚了好几圈,脑袋“砰”的撞到床头停了下来。说明http://www.qi-wen.com/

她刚想伸手揉脑袋,可现在那双手却紧握着窗帘布里面敞开的浴巾。卧槽,真他麻的戏剧性,易欣在心里狠咒,然后爬起来拔腿就跑,她自由了再不跑就是猪了,可是她的小细腿还没跑出五步,直接被拽回来丢在了床里。

“不是觉得我恶心吗?那我不介意让你觉得我更恶心……”

墨天泽冷冽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被丢在床面的人,眸光蓦然一暗,不过不到三秒,她突然灵光一闪“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要是不觉得我恶心,你想怎么样都行……”易欣一步一步缓慢的往墨天泽面前走去。

她在赌,一个他以为和别的男人上过床的女人,她就不信他会对她做什么。

可此时她心中还是有点恐惧,因为她一点都不了解他,再对上他此时喜怒不分,冷情到深邃的眸子,她开始心虚了,可是自己的筹码都已经抛出去了,她没的选了。

如果说这里是赌场,易欣很想大声的喊:老娘跟你梭哈了。奇闻网

心中越是恐慌,易欣就笑的越发灿烂,她觉得唯有月牙般清亮的笑声,才能掩盖她此时恐惧的心。

易欣站到墨天泽面前,微微抬头,“你猜我昨晚和景逸风一共翻滚了几次?还有你来之前我和他……”易欣再往前跨了小半步,话语稍微停顿了一下。

优雅的抬起手臂,低头深深闻了一下,“你说,我这手臂怎么都是景逸风的气味,还有你有没有闻到我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着他的味道。”

易欣一边说一边把手往墨天泽脖子上一勾,头慢慢的往那张,开始要变愤怒的俊脸靠近,然后再说出一句是个男人都受不了的话,“原来你喜欢吃别人刚刚吃过的……”

易欣吐出的一字一句,透过气息喷洒在墨天泽冷俊的脸上。

墨天泽原本怒视的目光,在易欣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脸上时,眼神突然暴戾的笑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挽住易欣腰,紧紧的贴在自己胸膛,她不明白,明明看见他的眼神已经对她流露出厌恶感,只要她再靠近一点,他不是应该用力的把她推倒在地,然后骂她恶心,下贱吗?

“怎么害怕了?刚刚不是侃侃奇谈你那风流韵事吗?如果我说,我就好这口,你是不是很高兴,别说你被一个人吃过,就是两个人或三个人,我也想尝一尝。因为你刚刚展现出来的妩媚,很是诱人……”

那讥诮的话,让易欣陷入了无比恐慌的状态,她错了吗?是的,她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现在她的腹部被一个东西顶着。

她愣神中才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心慌的她刚想要退出某人的胸膛,可脚下一空,人就被抱了起来。奇闻网

“墨天泽,放开我……”她在害怕,怕的身子在发抖。

墨天泽完全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既然挑起了他的欲火哪里有这么容易放手,将她打横放到床里,把那乱挥舞的双臂扣在了她的头顶。

“唔……不,不要……”她知道自己错了,不该在这个阴险的人面前玩这种把戏,要是自己被他糟蹋了,怎么对的起自己爱的人,不要!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再这么下去了。

她的身体微微一颤,“放…开…墨天泽,你混蛋。”

第2章 爱的纹身

易欣恨死自己了,她为什么会拿自己赌,刚刚灵光一闪的计策为什么会不灵了,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恶心被人碰过的女人吗?而且她在景逸风家的那一幕,任何人看去都会以为他们已经有过什么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墨天泽的上衣,早已不见踪影,他望着美妙的她,绯红的脸蛋,绝妙的身段……

望着那愤怒发红的脸颊,厌恶到极点的表情,和那想杀人的眼神,他想,她在景逸风身下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可想到她在别人身下会笑的花枝乱坠,他根本就无法淡定下来,她的美该死的已经被别人占有过。

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他却亲手逮到她的丑事,她却还没皮没脸的,高谈她那龌龊行为,他一想起她说和景逸风怎么怎么样,他愤怒的就想毁了她。

还是处的?墨天泽看着易欣吃痛的表情,那被咬的出血的唇,心蓦然的一颤,但那怜悯瞬间被冷漠所替代,怎么可能还是完璧?她不是口口声声说,她和景逸风翻滚过无数次了吗?

“唔……逸风救我,墨天泽,我恨你。”易欣疼的指甲陷入了墨天泽的后背,泪水被她死死的忍着,她不想让这个伤害她的人,看到她的软弱,可是她好疼,疼的她已经把下唇咬的破败不堪。

墨天泽那原本满足的心,在听到易欣这个时候居然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此刻的理智荡然无存……

“墨天泽,求你……放过我……”易欣是个多么高傲的人,此刻却无助开口求人。

如果说易欣一开始,选择的计策是痛哭流涕求饶的话,或许现在发生的事,机率会降低百分之五十以上。

她求着,可是墨天泽却跟鬼上身似的越演越烈,逐渐的那求饶声音越来越模糊,直至易欣的意识,导致昏迷……

墨天泽站起来,望着那苍白着脸,昏迷过去的人,俊脸瞬间黑了,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听见她喊别的男人名字,他会如此的愤怒,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吗?

可为何看见她现在如此这般模样,心会莫名的不舒服……

墨天泽伸手拉出还压在易欣腰下的被子,望着床沿边的那抹艳红,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弧度,然后抱着昏迷中的人躺好。

无论什么事,无论什么人,只要得罪过他,他都会去报复,这是他从小就养成的坏习惯,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这个女人那么说他坏话的时候,他却没有想过去报复。

要不是梁家的女人找他摊牌,或许这个女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关系,现在他却……

每一次的报复,他都感觉很有成就感,可这一次……他完全找不到那所谓的成就感,想必经过这事,这女人会恨死自己,但是她已经是他的女人,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

墨天泽靠近昏迷过去的易欣,在她耳边很霸道的开口,“从这一刻开始你是我墨天泽的女人,那么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那个景逸风不管你有多喜欢,我都会让他消失在你的世界……”

墨天泽一下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眸光突然一暗,用力的把被子全都掀开,将易欣上上下下翻过来全部看了一遍,瞬间松了口气,再次盖好被子。

他以前好像听见这个女人和景逸风说,两个人要去纹个爱的纹身,原来她这张嘴说过的话都没有真过,刚刚他还真以为她哪个部位纹了什么和景逸风有关的图案或文字……

墨天泽嘴角勾起邪恶的笑,既然她以前想要个爱的纹身,那自己何不成全她。

他机缘巧合下学过一点皮毛,纹几个字对他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其实易欣去过纹身店,就是踏进去转身跑了,而他对景逸风是这么说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不能随便在上面画画,而且最重要的是还会痛。

墨天泽是那种想到就做的人,打了个电话不到一个小时,纹身的所有工具都已经在他前面了……

墨天泽在帮易欣纹完身后,一脸得意的去了公司……

天合大厦,墨氏集团最顶楼总裁办公室外。

“墨总,梁小姐找你,现在在办公室里。”助理张誉见墨天泽表情喜悦的走来,快速的从他自己的办公桌那边站起,提醒墨天泽办公室里有人在等。

墨天泽听到办公室里人有,脸上的表情瞬间降温,“谁让你自作主张,让闲杂人进办公室的?”

“墨总,可梁小姐是……”墨天泽冷冽的目光一扫,张誉后面的话瞬间就咽了下去。

办公室里,墨天泽刚推门进去,里面的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墨天泽,你让人把景逸风带去警局算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准备让他在警局待几天。”墨天泽目光淡淡扫向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人,说出的话如死水般平静。

“要是没其他事,你可以走了。”墨天泽往靠椅上一坐,再次开口。

他对前面站的着女人没有一点好感,梁敏,梁家的大小姐,上个星期来和自己摊牌,说她喜欢景逸风,对他这位或许是未来老公的人不感兴趣。

“呵,墨总还真有意思,我帮你设计易欣的父亲,让你可以报大学时的仇,你现在居然想过河拆桥。”

梁敏冷笑着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望着墨天泽那张阴晦的脸,继续道:“我不管你怎么报复易欣,但是请你马上放了景逸风。”

墨天泽伸手拿过桌上的文件翻看,对梁敏说的话完全漠视,要他放了景逸风,她也想的太美了,要知道今早带着大批警察去抓奸,他都看到了什么。

虽然现在知道他们那时候没干过什么,也想过或许是那个女人的计谋,不过他心里就是有股怒火,让他很想要灭了景逸风。

梁敏见墨天泽完全当她是空气,她愤怒的用力站起来,“别忘了,要是我不早点把自己嫁了,到时候我们两家老人想要我们结婚,我跑了,看你没面子往哪里放。”

梁敏气愤的说完走到门口时,墨天泽才不急不慢的冷声开口,“我忘了和你说,我昨天已经和你的好姐妹结婚了,我宁愿报复别的女人和我结婚,也不会娶梁家的女人为妻。”

结婚了?呵,这还真是狠毒的报复,她早就打听过,他墨天泽残暴不仁,心里取向问题严重,生性阴冷,要不然以他的长相及身份,又有两家的约定她会不嫁吗?

“唉!真为小欣感到委屈……”梁敏唉声叹气的摇着头,脸上却挂上了一副笑容,走出了办公室。

既然他们已经结婚,那么景逸风迟早也是她的囊中物……

易欣这边,等她醒来时天已经快全黑了。

“嘶……”易欣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就像骨头被人拆了一样,头也晕晕的,浑身无力,她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

腿间那火辣辣的疼,让她不由的蹙紧了眉,那伴随着黏黏感觉,让她感到恶心,不经意瞥见床沿边那刺眼的红,她伸手就想把被单给撕碎了,可是扯了半天疼的还是她自己的手。

她无力的松掉被单,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布满斑斑点点的痕迹,她发誓总有一天会让墨天泽付出,血的代价。

她忍着浑身的不舒服,围着被单在房间里找起了可以穿的衣服,她现在想立刻离开这里,就算感觉身上再恶心,她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一分钟。

第3章 炉火纯青

易欣很快在卧室的另一个房间内找到了衣服,当她推开门时,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房间还是在商场,里面摆放的居然全是女人的衣物。

想来,像自己这样被墨天泽报复糟蹋过的女人,那是数之不尽了,难怪他不管你被吃过,还是没被吃过都无所谓……

而她居然还傻的脱光了恶心他,早知道结局是现在这样,还不如把自己撞晕了,那样也不至于清醒着被他侮辱。

易欣拿了件连衣裙,闭着眼就穿上了,她连看都不想看,自己身上那些被羞辱过的痕迹。

走出房间,易欣惊讶的发现,偌大的房子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她还是踮着脚,偷偷的去开门。

刚出大门口,瞥见侧面有个人往这边走来,她往暗处一躲,等人走进了房子,她才悄悄离去……

也许是老天爷为她的遭遇感到同情,易欣没走多少路,雨水就开始稀稀落落的洒下,然后慢慢的越下越大……

易欣徒步在大雨倾盆漆黑的道路上,她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很久很久,就是没有任何车辆经过,原本浑身无力的她,觉得自己的视线也开始慢慢变的模糊,可她嘴里不停的嘀咕着,“逸风,对不起,逸风,对不起……”

发生了那样的事,就算在开朗的她,此刻在雨水的洗涤下也变的沮丧,难道是老天爷也觉得此时的她恶心吗?那她还能像以前那样天真无邪的在景逸风面前撒娇耍脾气?

忍了很久的泪,混合着雨水,把委屈都哭了出来,她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疼她的父母,爱她的男友,铁一般的朋友……她以为这辈子会洋溢在幸福里而活,就算有泪那也只是喜极之泪……

可是从几天前开始,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变化,墨天泽的威胁,她愤怒过,最后却屈服了。

她以为以自己的聪明智慧,不用两天就可以离婚,可是现在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她的算计,而跟那个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景逸风还会喜欢她吗?

此时一家高级餐厅包厢房里,墨天泽阴沉着脸,打量着那些喝的醉醺醺的投资商。

他那冷遂的眸子,把视线慢慢的转移到手里的高脚杯上,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道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看着号码,他皱着好看的剑眉,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别墅周阿姨打来的电话,难道……

“安静点”冷冽震撼的声突然响起,那些喝的歪歪斜斜的人,瞬间安静了。

“少爷,少夫人不见了,我找了半个多小时都找不到……”电话那边的人急急的开口。

话还没说完,墨天泽面色一沉,转身跑似的出了包间……

墨天泽一跑出去,那些投资商个个都愣住了,一个泰山崩于顶都面不改色人,怎么一个电话就这么沉不住气,这还是那个传说中的阎罗墨吗?

墨天泽开着车,猛踩着油门往回家的路上开,他知道如果才离开半个多小时,那么她一定还在别墅区的街道上。

车前的雨刮器左右摇晃着,墨天泽开始焦虑了,这场雨大概半小时前就开始下了,那个蠢女人难道在这么大的雨下行走吗?

也不知道有没有车辆经过,那边的路灯前阵子好像线路都烧坏了,要是她还在路上不知道会不会害怕……

墨天泽满满的全是担心,早知道他就早点回去,他对她做了那样的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想不开,要是她出了事,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时还在大雨里行走的易欣,她害怕自己是不是会死在路上,前面一片漆黑,没力的她走几步都会跌倒,可只要想到景逸风,她又会从跌倒中爬起来再往前走……

易欣茫然的往前方挪步,她还能和以前一样,只要惹他不高兴吻他一下,他就会原谅自己吗?可现在她还有资格吻他吗?

脚力一个不稳,易欣跌坐在了水泥路上,前方一道刺眼的灯,照的她睁不开眼,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累,是不是前面开来的车压过去,她就不会累了……

易欣闭着眼就那样静静的等着,可那刺眼的灯光好像停止不动了……

开车而来的人是墨天泽,开进别墅区后,车速明显慢了很多,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可是当他看见前面路中间坐着一个人时,车慢慢的靠近……

这个该死的蠢女人这是想死吗?以前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现在为什么坐在那里,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很不爽。

开门下车,也不顾外面是不是下着大雨,墨天泽冒着火心里极度不爽的往易欣那里走去……

“逸风……逸风……”易欣半睁开眼,无声的呼唤着模糊走来的人,她好像看见景逸风了。

易欣用尽力从地上爬来,没站住脚趔趄了几步,紧紧的抱住了前面走来的人,她是不是做梦了,可是她抱着的人好温暖……

“对不起,对不起……”易欣沙哑着声一直喊着。

对不起?她这是脑子又出现问题了吗?为什么要和自己说对不起?墨天泽那是一脸的纳闷,想来这蠢女人脑子又出现短路了,早上出现短路就脱光了给自己看,那现在?

墨天泽还没想完,易欣的唇就贴了上来,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墨天泽心中一颤,她这是想自己了吗?可要是以她以前的脾气,不是看见自己应该拿把刀把他剁了吗?

还是说她尝到了自己的勇猛,不到八小时就爱上他了,原来那个景逸风也不过如此,交往了四年的人,让自己八个小时不到就搞定了。

大雨中易欣就那样深深的吻着自己心爱的人,这个她一进大学就看上的学长,他那阳光帅气的脸,无时无刻都能让她心跳加快。

他说过今年年底就会和她求婚,他是她父母眼中女婿的不二人选,更是她这一生认定的另一半……

可她现在只想吻他最后一次,吻完,她会把今早离开他后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至于最后怎么样她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她已经配不上他了。

墨天泽被易欣这么紧紧搂着,突然觉得在大雨中接吻好像蛮不错的,原来这个女人喜欢这么玩,早上还拼命的挣扎,现在居然吻的这么起劲,真是让他欲罢不能……

夜黑风高马路上,大雨打在马路边的大树上啪啪作响,易欣觉得自己的头好痛,脚酸的好像在发颤,耳朵更是嗡嗡的作响,那刺眼的前照灯,照的她始终无法睁大眼睛。

易欣吻完后,想要说出早上和墨天泽发生的事,张了张嘴,却无法开口了。

易欣不知道她那练到炉火纯青的吻,让墨天泽有了什么样的反应。

她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一个吻,就能让生气中的景逸风瞬间投降,如果她有好奇的问过景逸风,那么她就不会一惹他不高兴,就用先亲后道歉,这一招了。

这个该死女人的吻,为什么会有如此这般魔力,这里可是马路上?墨天泽瞥向了他自己的车,打横把人轻松的抱了起来……

他为什么对这个女人,会有这么快的生理反应。

车后座,墨天泽的手慢慢的掀起了易欣的裙摆。

这女人穿的还真好让人下手,难道她是故意穿成这样,出来半路让他下手的吗?

其实易欣那时为了快点离开,挑了件最简便的,更重要的是她连脚都抬不起来,哪里还会选择穿套装。

“别……”易欣被掀起裙摆的手吓了一跳,那只手不怀好意的摩擦着她的……

景逸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他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他说过他会等到他们结婚时……

第4章 想跑?

墨天泽半眯着眸子,透过微弱的光,审视着不一样的她,“嘘,我会很温柔的……”墨天泽靠近易欣的耳边轻声的启齿。

不!她现在已经很脏了,怎么可以让他碰自己,易欣将自己的身子往回缩。

易欣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状,被缠绕住的舌使她无法开口说话,最终易欣手中的拳头慢慢松开……双手环住了上面人的腰……

她觉得今天的景逸风变了,他主动吻她了,他的吻很霸道,很不一样,而且还带着点淡淡的酒精味,他喝酒了吗?他不是不喜欢喝酒的吗?

易欣觉得自己心跳的好快,要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完璧,会不会嫌弃她,要是他知道自己早上才被墨天泽羞辱过,会不会看不起她,要是这样……

想到或许会被嫌弃,或许会被看不起,易欣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脚上一用力,直接踹到了某人的膝盖上。

墨天泽吃痛的瞬间站了起来,后脑勺轰的一声撞上了车顶,这个该死的女人又发疯了……

“逸风,对不起,我……”易欣把人踹了,心里满是内疚,她知道她踹他不好,可是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更何况她早上才被人糟蹋过,连身体还没洗干净……

“逸风?”墨天泽凶狠的重复着易欣说的名字。

两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字,就像雷声劈下来一样,让易欣整个人懵了,这个声音是……墨天泽……

墨天泽像疯了似的,紧紧拽住易欣那只踢他的脚,用力往外一拉,易欣一半的身体被拖出了车坐外。

原来这个该死的女人,一直以为他是景逸风,才会对他服服帖帖的,那么那个触动他的吻算什么?别人的替身?

易欣吓的翻身,另一只脚踹上了那只拉着她脚的手,挣脱后想往另一扇车门爬,可是伸手想开车门时,她的背后被重物死死的压住。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难道一次还不够泄他的愤吗?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说过他的坏话,真的就天理不容吗?

完事后,墨天泽觉得他的怒气,根本就没有消除,拖着软趴趴的易欣到了车前灯光处,贴近他的俊脸。

“看清楚我是谁,如果下次还让我听见你嘴里说出景逸风这三个字中的任何一个字,我就不会让你这么好过了。”

墨天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的愤怒,刚刚以为她是对自己投怀送吻,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可当她说出别人的名字时,他居然无法压制住那股不明的怒火。

呵……不让她好过,那么她现在就好过吗?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景逸风,景逸风……我就是死,都要叫景逸风,我喜欢景逸风,我喜欢景逸风……”

易欣用仅存的一点力去反驳,她恨透墨天泽,更恨透了恶心的她自己,她希望他现在就把她杀了,要是她今天还能侥幸活下来,她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他……

墨天泽死死的掐住易欣的下颚,把她往车前按去,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叫她不要说,她还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既然那么想死,那他就成全她,今天不弄死她,他墨天泽名字倒过来念。

墨天泽按着易欣在车盖上一遍一遍的羞辱,“要死,我也要让你死在我的身下,你就是死也是我墨天泽的女人,你下辈子也别妄想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瓜葛……”

易欣的背贴着冰冷的铁板,就那样毫无知觉的,任墨天泽一次一次的愚弄她的身体,她好冷,冷的整个身子都在瑟瑟的发抖,可是她却希望雨可以下的更大一些,这样就算死了也不至于那么脏……

易欣慢慢的陷入了昏死的状态,等墨天泽发现时,易欣整个身子冻的就跟块冰一样,呼吸弱的感觉只进不出了……

“喂,你怎么了?”墨天泽拍着易欣的脸,他开始害怕了,他刚刚到底都做了什么?她不就是说喜欢景逸风,他至于气成这样吗?

“醒醒,别给是装了,我要是数到三你还不给我回应,我就让你光着身子躺在路上。”墨天泽到现在还不忘用威胁霸道话。

他威胁的数了好几遍数字,可是……

不管墨天泽怎么数,易欣都没有反应,如果说易欣现在还有一点知觉的话,她一定会撑着最后一口气,怒吼一声:你去死吧!然后再昏过去……

半月后的易欣,沉醉在甜美的梦境里,梦境里有个人,每天都宠着她,哄着她,呵护着她,她可以笑的没心没肺,可是她却始终看不清那个人是谁,直到他单膝跪在她面前捧着一束花时,她才看清楚……

最近日渐消瘦的墨天泽,每天除了去上班,有一点空隙的时间就呆在医院里,夜里他搂着她呵护着,白天尽量抽空陪她说话,他甚至说尽了几辈子要说的好话,可是她却始终紧闭着眼。

“少爷,你先吃点东西吧!少夫人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周阿姨端着饭菜小心翼翼的说着。

其实都怪她,那天她要是不去扔垃圾,少夫人就不会一个人跑出去,也不会在大雨里淋那么久的雨,导致现在还昏迷不醒。

墨天泽那深邃的眸子,在这半个月来,看着明显的凹了进去,现在他一抬眸都能让周阿姨吓的魂都飞了,可是周阿姨还是大着胆再次道:“少爷,你要是不吃点东西,少夫人醒来看见了一定会伤心的。”

伤心?他已经够伤她的心了,那时候的他居然会那么的对她,明知道她的嘴很贱,他却还是控制不住的,一次又一次伤害她,而她却倔强的死都不肯求饶,才会演变成现如今还昏迷的症状。

“你把饭菜先放一边,我一会儿再吃,还有你回去再拿几件少夫人换洗的衣服。”

墨天泽吩咐完,一双手紧紧的捧着易欣的手,他发誓只要她醒过来,他一定会好好对她,就算她说再难听的话,他也不生气了。

这些日子他发现,或许他很早就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那时候她一入校园他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可是孤僻冷傲的他,从来不屑和别人多说一句话,就那样看着她轰轰烈烈的去追求景逸风……

这时睡梦中的易欣,待看清了那手捧鲜花的人,她刚想伸手去接花时,那面容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用那狰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把他手中的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边踩还边恶狠狠的道:“你要是接了他的花,我就把你的手给剁了。”

害怕的她,急忙去寻找那个消失的身影,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在周阿姨离开后,墨天泽就那么静静的握着易欣手,坐在旁边看着。

她那细致绝美的脸庞,饱满水润的唇,性感的让他移不开视线,原来她的高傲也是有资本的,难怪她用了几天,就把差不多全校女生都在追的景逸风弄到了手……

“逸风,逸风……”易欣在梦里喊着,一只打着点滴的手,直直伸向前方。

墨天泽那握着易欣的手猛然一紧,按下了易欣抬起的手,这女人自己和她说尽好话,她都没有反应,现在有一点反应就开始喊别的男人的名字,那这么说这女人这些日子脸上时不时出现的笑,都是在梦里和景逸风私会是吧!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墨天泽体内那暴戾的因子,搜的就冲了出来,他的女人,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那装的只能是他。

他要拔掉她心中那颗成长起来的树,如果拔不掉,那么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那颗树……

总裁新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新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