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17: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

第一章 一纸圣旨,出嫁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来自qi-wen.com九州之上有五国,五国最大是为齐国。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齐国,那一日……

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相府苏有安之女苏倾酒,才貌双全,端庄贤淑,特赐与墨王爷,共结良缘……”

墨王爷,本名墨轩,生于将帅之家,更有将帅之才!

十年前,他挂帅出兵,横扫边境无人能敌,成为齐国最年轻的战将,那年他不过十三而已。

五年前,他领旨出征,遇到埋伏,后来居于轮椅之上。以三万之军溃败敌人十万之军,归来之后被赐以国姓齐,封为王爷。

自那以后,齐墨轩似一直郁郁寡欢,远离朝堂整日借酒消愁。

一个将军战无不胜,傲骨铮铮,却要坐在轮椅之上,想来是个人都接受不了。《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对于齐墨轩的做法,百姓都报以同情,然而更要他们同情的却是今日的婚礼。

相府的九小姐苏倾酒懦弱无能,空有一张貌美的脸,却呆傻无比。听说听到圣旨那一刻,知道自己要嫁给墨王爷,还闹了一场自杀!

“可惜了,可惜了……”

到底谁更可惜?红轿之中,苏倾酒一身火红嫁衣,她听着外面的言论。眉眼之间异常清明,没有传闻中半分痴傻的样子。

这个身体还是以前的身体,只不过身体内的灵魂换了。苏倾酒靠在轿子中,微闭着眼小憩。想想她也是够倒霉的,她能说她在现代喝多了,一觉醒来就穿上嫁衣嫁人了吗?

“哎呀,我以后还能喝酒吗?”

依照齐国嫁娶的风俗,齐墨轩是要出来迎接她的。来自http://www.qi-wen.com/轿子停下来的那一刻,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苏倾酒安静的坐着,这门婚事她想对方也是一百个不愿意。没人愿意嫁给一个残废,自然也没有人愿意娶一个傻子。

齐墨轩的条件还是好的,有战神的名讳,有王爷的身份。哪像她,一个相府之女还是妾生的,这身价就没法比!

“怎的,今天愿意嫁我了?”,齐墨轩附在苏倾酒耳旁小声说话,他可是听说这位九小姐有诸多不愿呢。

盖头之下,苏倾酒看不见齐墨轩此刻的表情。她从轿子中下来,只能看见一架轮椅。版权http://www.qi-wen.com/他趁机抱住了她,而她顺势依附在他的怀中。

想想自己才十三岁就嫁给了二十三岁的人,苏倾酒只觉得脑袋疼,比她喝多了还要疼。古代人要不要这样啊,成亲这么早!

“相府的白食吃不了了,我换个地方吃……”

这是苏倾酒的回答,齐墨轩笑了。这样的回答他只觉得好笑,他能拿十三岁的她怎样?养着算了,省的以后还来人惹他心烦!

整日闭门的王府大门,也因为今日的婚礼打开了。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听声响也能辨别的出。苏倾酒缓缓地从轮椅之上起身而下,她握着红菱的一头,总归她还是很有面子的。

看的出来,这个齐墨轩还是很好说话的,没有当场给她休书!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两个人不是真的要成亲吧!看热闹的人开始起哄,这场不会被看好的婚礼,总么没有点意外发生?!

“王爷,太子也来了……”

太子?齐晨风,貌似两个人很不对盘啊!苏倾酒听到这个消息后,下意识的王齐墨轩那里靠了靠。《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事千万别找她。

“来着皆是客,李管家给他安排上座……”

薄凉的唇微微上扬,优雅的笑容像是致命的罂粟花,吸引着迷途的旅人一步步走向不归路。

忽然,苏倾酒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了,本能的反应以同样的力度回击。

齐墨轩顿是感觉不对,笑容越发妖娆,笑道:“别害怕,起码对于这儿的人来说,我对你才是最没有坏心的,不是吗?”。

隔着头纱谁也看不清谁,苏倾酒撇撇嘴。这儿的人能难为她一个傻子吗?苏倾酒名副其实的傻子,这些人不会这么无聊吧!

“墨轩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本宫特来道喜,祝你和你的小王妃恩爱长久……”

“恩爱长久”这四个字,齐晨风拖的音特别长。苏倾酒不由的皱起眉头,她听这话很不舒服。说明http://www.qi-wen.com/

恩爱这事,他好像趁此说了她年龄小,顺便最重要的是说那个齐墨轩是个残疾人,故意的讽刺吧!

果然,齐晨风此话过后,齐墨轩的情绪变了。苏倾酒清楚的感觉到,那握住她的手在颤抖,再这么下去先有事的绝对是她。

这个齐晨风她记下了,异世第一个与她不对盘的人,她的手现在肿了!

“谢谢太子的祝福,本王承诺苏倾酒是本王唯一的王妃,本王愿与她终老会陪一生一世……”。

这下子轮到苏倾酒用力了,这样力度的表白话,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一个王爷承诺只有她一个妃子,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今后的王府认她随便吃喝,而且没有人烦她。虽说穿越很坑爹,但能安静的当一个米虫,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啪~啪~”,不知道是谁开始鼓掌,紧接着数不清的掌声就开始了。围观的人都赞赏齐墨轩,能嫁给这人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墨王爷都表示了,我们的墨王妃不表示一下吗?”。齐晨风冷笑着,丝毫不在意周围的掌声。

苏倾酒一手握住红菱,一手握着齐墨轩的手,慢慢的转身迎着外面的人群。

“一拜天地”

“……”

礼数还是要行完的,不能耽误这其中的吉时。苏倾酒勾起嘴角,道:“墨王爷若不离不弃,我苏倾酒必生死相依……”。

“啊?这是那个说话不经脑子的苏倾酒?”,这是多数人的反应。太子齐晨风本想着拿苏倾酒的事来取笑齐墨轩,事与愿违,苏倾酒说的话很是得体。

“太子殿下,皇上亲自下的旨,称苏相之女苏倾酒才貌双全,与墨王爷相配。可是您今天来,似乎很不认同这婚礼啊!”

最后的话,苏倾酒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太子她总感觉没事找事,她很不爽!她带着沉重的发饰,画的妆容让她从早上睁眼就没吃饭,旁边的齐墨轩还是坐着的,她是真的快受不了了!

她这话的意思可以说,这太子对她有意见,就是对那皇帝有意见!想想吧,外面这么多人,太子若不好好解释,明天的传言一定很精彩。

第二章 正大光明的敲诈

“王妃说笑了,本宫不是这个意思,本宫是来道喜的”,齐晨风微微压低着身子,赔笑道。

舔了一下红唇,看不见外面的场景,苏倾酒本着心意问道:“既然殿下是来道喜的,那殿下送来的贺礼是什么?”。

这贺礼她可是听见了,没有。一个空手而来的人,还处处找事,是个有脾气的人就不能这么算了吧!

何况,她还不是别人?

她,是现代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医苏酒儿。抬手挥手之间,便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作为医生,她能救只有一口气的病人,作为杀手,她能瞬间取对方性命。

医生与杀手这两个职业,可都是来钱快的职业。能选这两个职业,可见的其有多财迷了。

当然,财迷也财迷的本事!

“这个贺礼,贺礼是……”,齐晨风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来。一来,他是真的没有准备,二来,苏倾酒问的太突然,他没有反应过来。

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苏倾酒朝齐墨轩伸出了手掌。她的意思就是五五分,两个人同心协力,趁机敲诈!

这样的机会不多,或许只有一次。苏倾酒清了清嗓子,平静的说道:“我知道这婚礼来的突然,太子殿下没有准备什么好贺礼,只是备了为数不多的金银……”。

摇了摇齐墨轩的手,这种情况很明显的双簧戏。若他懂她,那他必会随她的话说。

齐墨轩略显无奈,这话先贬低了齐晨风一顿不说,还顺便敲诈了他一次。只是他不知道,苏倾酒想要多少金银。

也罢,既然都得罪了,那就得罪彻底好了。

“王妃怎么能说太子备的金银少呢?太子可是未来的储君,赠与我们的贺礼其金银怎么会在少数?”

这话说的真是太好听了,我给你点个赞。苏倾酒忍住内心的激动,齐墨轩这话说的,她都不好意思少要贺礼。

“那王爷,您觉得一万两黄金的贺礼,这算是多还是少呢?”

“咳~”,齐墨轩被苏倾酒的话噎到了。一万两黄金大概可以几十辈子不愁吃不愁喝的了,这些银两让太子拿,估计太子要心疼许久。

齐晨风脸色僵硬,眼神之中尽是恨意。他现在是接不上话,若是齐墨轩说少了,那他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不少了,那可是黄金!”齐墨轩说道。

苏倾酒想要继续说话,对于古代的银两她是没多大感受的。价格是她随便开的,她与齐墨轩五五分后,她只得一半的银两,她不确定那一半的银两能让她逍遥到什么日子。

齐晨风很快的接上话,苏倾酒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了。见好就收,毕竟她在这古代势力单薄。

“本宫是准备了一万两黄金,只是听说王妃喜欢现钱,钱庄一时周转不开,今日未曾带来而已!”

这是说她俗的意思吗?苏倾酒很想直接甩齐晨风一脸。她什么时候说她喜欢现钱了?给她银票她更接受,还特别好跑路。

“哦哦,那真是劳太子殿下费心了”苏倾酒很是随意的应了几句。时间什么的她就不提了,当着大伙的面她就不相信齐晨风有那个脸赖账!

“好了,好了。今日是墨轩的大喜之日,诸位还是尽性的喝吧!”

“别的没有,墨王府酒管够……”

齐墨轩开始了应酬之事,这场婚礼算是结束了。齐晨风闷声喝酒,没有想到那红盖之下的人如此会说话。

她,那个傻傻的苏倾酒吗?他记得上次见到她,那时的她说话还有些结巴,这次怎么敢反驳他的话,该不会是个替身吧!

“等一下,本宫要看一下红盖头下的人……”

“什么?”,气氛再次到了最高点,苏倾酒站在不远处,不知道是走还是不走。新娘的盖头可以随便掀开让人看吗?她是无所谓,可是这样齐墨轩是不是特别没面子。

齐墨轩推着轮椅到苏倾酒的旁边,有着说不出的怒火,他冷声说道:“殿下,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些过分吗?”。

“苏倾酒,她是我的王妃!”

齐晨风站了起来,与齐墨轩对视。他的目光同样冰冷,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敌视。

“难道墨王爷不觉得,你的王妃和传闻的不一样吗?”

传闻又是传闻还有没有完?苏倾酒在盖头之下眯着眼,她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离开,这个齐晨风想证实什么。

她承认过自己傻过吗?说她不是苏倾酒,又有什么证据!她在现代原本的名字就叫苏倾酒,只不过叫酒儿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苏酒儿这个称呼。

“我不管传闻如何,今日我身旁的这个女子,就是我的王妃,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辱她!”

“太子殿下喝多了,管家送客吧”。

直接送客,不愧是战神墨王爷!这天下有几个人敢这么对一国的太子这么说话!苏倾酒顿时觉得心情愉悦,她突然发现这个靠山不是一般的强硬!

“我送你回去吧”,齐墨轩小声说道。

“呵呵,那多谢我们王爷了……”,柔柔的嗓音划过人的心田,让人的心情不自觉地愉快起来。

苏倾酒伸出了手,与齐墨轩一道行走。远走的背影,竟然出现了一种莫名的和谐。

身后的声音越来小,小到最后都化为乌有。苏倾酒打开了房门,这下子她终于可以休息了。

“王爷,你要掀盖头吗?”,苏倾酒轻声问道。

齐墨轩敲打着轮椅,冷声说道:“你觉得我有必要掀吗?这个婚礼之前你我素不相识,这个婚礼之后你我……”。

“形同陌路吗?”苏倾酒自己掀开了自己的盖头。以同样淡漠的眼神看着齐墨轩,冷然道:“即便是戏,可是王爷刚才还是许了我一生一世。我看不如让我来个暴毙好了,大家都解脱……”。

一身红衣,青丝洒落到腰间,女子淡漠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齐墨轩失神了。不可否认,眼前的少女虽未长开,却已有了吸引力。

苏倾酒歪着头,看着齐墨轩,眼神干净清澈有一种迷离的光彩。

“论长相,对着你这张脸一辈子也不亏。至于你,我长的也不差,你也应该不厌烦。我这人比较懒,好好相处我们也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就这样一辈子吗?”,齐墨轩低语。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苏倾酒的那种眼神,竟说不出拒绝的话,而那颗沉寂的心莫名的有了悸动。

第三章 小王妃,不痴傻

这个思绪为什么变了?齐墨轩猛然回神,眼神尽是危险的意味。冷眼看着苏倾酒,道:“传闻相府九小姐痴傻无比,可我看你却是精明无比!”。

苏倾酒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桌椅旁边。这边有些小糕点,她可是饿坏了,齐墨轩的顾虑她懂,只是让她饿着肚子回答问题,真心的不愉快。

“你娶的人,你会在乎那个人的灵魂吗?”,苏倾酒舔了一下嘴唇问道。

古代的糕点就是比现代的好吃,而且纯天然,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哎,要是现在齐墨轩这位尊神,眼睛不要一直不眨不眨的看着她,那就更完美了!

苏倾酒是大家闺秀,可是她苏酒儿不是,但是苏倾酒不是傻子嘛,傻子会注意自己的吃相吗?

拜托,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了。她,真快吃不下去了!

“咳咳~”,齐墨轩意识到了自己不对,回过眼神。其实对于这桩婚礼,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娶一个傻子,也好过娶一个他还要分心应对的人。

只是,这个苏倾酒一点都不痴傻。他,日后要怎么与她相处?

“我需要在乎吗?”,齐墨轩有些自嘲。有谁能懂,本该在战场厮杀的将军,落到了没有轮椅寸步难行的境地。

是谁的眼神那么的绝望,又是谁的眼神那么的孤独!

在这一刻,苏酒儿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内心的感受。那种眼神,她也有过,那种伤痛,她以为她忘了。是的,她以为她忘了。

“喂,齐墨轩你,尝个桂花糕吧!”苏倾酒拿着一小块桂花糕,半蹲在齐墨轩的面前,“这个东西,很甜的……”。

安慰人的话,不了解事情的原委,没有那种感同身受,总觉得说了也无用。何况,对方貌似应该接受不了小屁孩的安慰吧?!

十三岁,才十三岁?苏倾酒看着自己那细细的手腕,略感无奈。这要是有事,和别人动起手来,吃亏的就是她了,看来日后得尽快锻炼身体了。

虽然有些事依她的智商动动嘴皮就能搞定,可是本身有那个实力,岂不更心安?

近距离的看着苏倾酒,齐墨轩忽而觉得那个提议也不错,他也不想换人。不过,他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小孩子,他怎么觉得怪怪的?

“你怎么了?你不喜欢甜食?”,苏倾酒面带疑惑。吃就赶快吃,不吃就说不吃,她这么半跪着也挺累人的。

“你喂我吃……”,齐墨轩缓缓开了口。

“什么?你说什么?”,苏倾酒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没听错吧!这个齐墨轩这么大的人了,要她为他吃?

“怎么你不愿意?要知道妻子是要照顾夫君的,这可是你的义务……”,齐墨轩侃侃而谈。

苏倾酒只觉得头一阵晕眩,她都是忘了古代还有三从四德这回事,更忘了,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她的夫君。她,今天成亲了。

桂花糕小心的放到齐墨轩嘴边,苏倾酒手臂搭在轮椅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伸出了自己的手臂,问道:“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能照顾你吗?”。

“欺负弱小儿童,这种行为可是不道德的!所以,懂不?”。

“呵呵”,苏倾酒真有意思,齐墨轩忍不住扬起嘴角。只是他要考虑道德不道德的问题吗?还有就是苏倾酒,你确定你是弱小儿童?

一个弱小儿童,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了一万两黄金,难不成被敲诈的那个是弱智儿童?

“王妃的意思,是夫君日后的衣食起居都要有丫环照料了?”,齐墨轩反问道。

王妃?夫君?为什么她听着怪挂的。看着那张近乎完美的脸,苏倾酒不争气的脸红了。咳咳~定力不足,自当反思。

“那,那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别去祸害人家丫环了……”,苏倾酒回道。这样的美男,她是没理由往外推,只好让美男自食其力了。

这是自食其力的意思吧,齐墨轩把手由腿间搭在轮椅上,苏倾酒的话能给他一个解释吗?他是没有习惯让丫环照顾,但是他这种情况还让他自食其力,这是相信他吗?

苏倾酒嘟着嘴,轻语:“我那个习惯每天睡到自然醒,日上三竿不起床,照顾你有困难……”。

这么近的距离,不听到都很困难。齐墨轩感觉额头一阵黑线,敢情他的小王妃是觉得他没有她睡觉重要?

“我不喜欢丫环照顾,也讨厌早上一睁眼看见不熟的人”。

这个意思说的很明白,但歪曲一下理解似乎并没有什么困难。齐墨轩用手撑着脸,微笑道:“本王明白了,那换本王照顾王妃好了”。

“额”,这个是什么意思?苏倾酒睁大了眼睛,她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不过,她这身体圆不了房吧!齐墨轩,不至于恋童吧!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王妃”,齐墨轩凑近了脸,他的鼻尖与苏倾酒贴在一起,呼吸可闻。

“齐墨轩,你这个恋童狂!”,苏倾酒双手挡脸,疾步后退。大口的呼吸,与刚才的镇定自若,完全的判若两人。

“哈哈”,齐墨轩大笑。苏倾酒手足无措的样子,他着实没有想到,感觉有趣极了!

“你,你气死我了……”,苏倾酒手指着齐墨轩,柳眉倒竖。此时此刻怒火中烧,她很想扁人。

手指传来微热的感觉,苏倾酒下意识的回头,手心之上燃气类一小团火焰。错愕之上,苏倾酒握手成拳,来日方长,谁怕谁!

“去,去,赶快去招呼你的客人,我要去睡一会……”苏倾酒摆手说道。眼不见心不烦,一会就消气了。

齐墨轩收起打趣的心情,认真的问道:“我的王妃,你不痴傻?对吧”。

苏倾酒再次躺在床上,何为痴傻?她为何不自知。苏倾酒与苏酒儿,她需要好好想一想。

“我承认我是个傻子了吗?”,这一说,白眼都翻了。傻子怎么了,碍你什么事了?

“呵呵”,齐墨轩继续笑。

苏倾酒揉揉额头,问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啊,我似乎捡到宝了,我们好好相处吧”齐墨轩的眼神有一些认真,也有一些坚定。他不知道他今日所做的决定,会对日后有什么后果,只是他想留住心头的那一丝快乐。

第四章 小试身手,立威

苏倾酒躺在床上,了无生趣的打着响指,一小团火焰在她手中燃起又熄灭。控火,是她的异能。只不过她不是很常用异能,因为她的异能有一个很严重的缺陷。

控火范围过大或者说是长时间使用,她的眼睛就会短暂性失明。

想到这苏倾酒盘坐了起来,她现在在古代没有古代人的内力,她若是不修炼她的异能,让人欺负了可怎么好?

可是若是修炼,日后她肯定会有无从选择的时候使用。那种看不见的日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再体会了。

“究竟要不要修炼啊……”,苏倾酒暗自叹气,眉宇间多了一丝凝重。

被苏倾酒推出去的齐墨轩,并没有招呼客人,而是去了他的小书房。房间内书籍摆放整齐,书桌之上有一张小纸条。

齐墨轩拿起那张纸条,闭上了眼睛若有所思。选择什么,全凭他的一念之间。他,该怎么选才是对的。

“主人,还没有找到,属下无能,请主人……”,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一黑色的身影半跪着,语气恭敬至极。

“找不到就继续找,这次的行动不容有失”,齐墨轩冷声说道。

他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宛如一座雕像却散发着无比冰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靠近不得。

“嘭~嘭~”,书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说……”

“王爷,五皇子来祝贺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他……”,齐墨轩长叹一声转动了车轮,缓缓地离开了。他与这些皇子的关系向来不好,太子处处与他针锋相对,只是这个五皇子他终究还是……

“墨轩哥,王妃的事是父皇的决定,我……”,齐晨哲紧皱眉头,连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他很担心齐墨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呵呵”齐墨轩淡然一笑。齐晨哲的心情他理解,只是他似乎不需要。他的王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而他也离曾经的传闻很远了。

轮椅上的手不自觉的又开始用力,齐墨轩斜靠在椅子上,身上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漠。齐晨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破现有的尴尬,只好闷头喝酒。

“别一个人喝了小哲,苏倾酒这事没什么的”,齐墨轩说道。

那个背影充透着孤寂苍凉,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令齐晨哲动弹不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一直孤傲不逊的人不见了,而逼死那个人的事他也……

“不好意思,我家王爷身体不好,不能陪大家多喝了……”

齐墨轩很快就离开了,管家开始打着圆场。这场看起来充满笑料的婚礼,也最终落下了帷幕。

“哈~”,苏倾酒打了一个哈欠。在齐墨轩离开的时候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顺了一下记忆。

她,以后就是苏倾酒了。墨王妃,苏倾酒。

控火的异能还在,她也可以选择继续修炼。只是那个弊端也还在,过火的使用异能还是会短暂的失明。

“你醒了,睡得可好?”,齐墨轩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抬头问道。

一抬头,又是视线相对。苏倾酒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睡意。短暂的失神,齐墨轩收回了目光。

苏倾酒从床上起来做到齐墨轩的对面,单手撑着脸。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虽说不准日后还是不是。但目前看来这个人还真的挺照顾她的,守了她那么久。

这场婚事还有其他她想不到的事吗?齐墨轩这么照顾她,难不成有人要用她生事?

“谢谢你,我睡得还不错”苏倾酒笑道。

双手搭在一起撑着脸,苏倾酒看着齐墨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若是一直这样四目相对,岂不是太过无聊?

齐墨轩不去看苏倾酒的眼神,独自喝着闷酒。对方充其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他又能拿她如何?这滩浑水他已深陷其中,他又何必再添一人!

月色朦胧,静谧无声,连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王爷!”

突然,门被打开了。苏倾酒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喘着粗气而来。他的左手臂还插着一支箭,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是?”

黑衣人着急的问道,左臂的伤越来越疼,带着毒麻痹的神经,他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要一看就知道其中的事了,苏倾酒耸了一下肩膀,她明白这事她是不能在这呆这了。她不只是个外人,还是有危险的外人。

苏倾酒走上前去,近距离的看了一下黑衣人。嘴唇紫色中带有一丝苍白,额头之上尽是汗珠,手臂之上的血迹看不清。不过已经结痂了,看的出来已经受伤很长时间了。

齐墨轩一脸的紧张与惊讶,努力动着轮椅,可是他却一个搀扶却做不到。急呼,“冷血,你怎么了?”。

“哎,真是的……”,苏倾酒忍不住回过了头。背后的事她不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竟然想要管管,看来她也是病了。

“齐墨轩,你”苏倾酒搀着黑衣人,二人合力把他运到了喜床之上。

这洞房闹的可真是有意思,苏倾酒勾了一下嘴角,道:“他的毒还未侵入五脏,手臂上中的应该的是钩箭,快去找大夫好了,估计他还能撑一刻”。

“你怎么知道?你懂医术?要不你就救救他吧”,齐墨轩握着黑衣人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没听错吧?苏倾酒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她可是外人,这么相信她?说真的,她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王爷,她是……”,黑衣人用力握住齐墨轩的手,激动的样子让苏倾酒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当然这不是因为毒发,而是因为打击!

冷血,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杀手。没想到传说中的颓废王爷,果真传言什么的不可信!

“她是我的王妃,苏倾酒”,齐墨轩深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

冷血睁大了瞳孔,看了一下苏倾酒又看了一下齐墨轩,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为什么。

“苏倾酒,那个傻子,怎么配的上……”,冷血激动的大喊。

“闭嘴!”,苏倾酒直视着冷血,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合在一起,与之相对的就是冷血的身体上插了一根簪子。

收回右手,双手环与胸前,眼中尽是挑动的意味。薄唇轻启,苏倾酒带着笑意问道:“你倒是给姑奶奶我继续说啊?你说一句傻子,姑奶奶我赏你一锭银子!”。

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才天下 或 腹黑战神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