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17: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

第一章 一纸圣旨,出嫁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推荐qi-wen.com九州之上有五国,五国最大是为齐国。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齐国,那一日……

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相府苏有安之女苏倾酒,才貌双全,端庄贤淑,特赐与墨王爷,共结良缘……”

墨王爷,本名墨轩,生于将帅之家,更有将帅之才!

十年前,他挂帅出兵,横扫边境无人能敌,成为齐国最年轻的战将,那年他不过十三而已。

五年前,他领旨出征,遇到埋伏,后来居于轮椅之上。以三万之军溃败敌人十万之军,归来之后被赐以国姓齐,封为王爷。

自那以后,齐墨轩似一直郁郁寡欢,远离朝堂整日借酒消愁。

一个将军战无不胜,傲骨铮铮,却要坐在轮椅之上,想来是个人都接受不了。网站qi-wen.com对于齐墨轩的做法,百姓都报以同情,然而更要他们同情的却是今日的婚礼。

相府的九小姐苏倾酒懦弱无能,空有一张貌美的脸,却呆傻无比。听说听到圣旨那一刻,知道自己要嫁给墨王爷,还闹了一场自杀!

“可惜了,可惜了……”

到底谁更可惜?红轿之中,苏倾酒一身火红嫁衣,她听着外面的言论。眉眼之间异常清明,没有传闻中半分痴傻的样子。

这个身体还是以前的身体,只不过身体内的灵魂换了。苏倾酒靠在轿子中,微闭着眼小憩。想想她也是够倒霉的,她能说她在现代喝多了,一觉醒来就穿上嫁衣嫁人了吗?

“哎呀,我以后还能喝酒吗?”

依照齐国嫁娶的风俗,齐墨轩是要出来迎接她的。网站qi-wen.com轿子停下来的那一刻,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苏倾酒安静的坐着,这门婚事她想对方也是一百个不愿意。没人愿意嫁给一个残废,自然也没有人愿意娶一个傻子。

齐墨轩的条件还是好的,有战神的名讳,有王爷的身份。哪像她,一个相府之女还是妾生的,这身价就没法比!

“怎的,今天愿意嫁我了?”,齐墨轩附在苏倾酒耳旁小声说话,他可是听说这位九小姐有诸多不愿呢。

盖头之下,苏倾酒看不见齐墨轩此刻的表情。她从轿子中下来,只能看见一架轮椅。版权qi-wen.com他趁机抱住了她,而她顺势依附在他的怀中。

想想自己才十三岁就嫁给了二十三岁的人,苏倾酒只觉得脑袋疼,比她喝多了还要疼。古代人要不要这样啊,成亲这么早!

“相府的白食吃不了了,我换个地方吃……”

这是苏倾酒的回答,齐墨轩笑了。这样的回答他只觉得好笑,他能拿十三岁的她怎样?养着算了,省的以后还来人惹他心烦!

整日闭门的王府大门,也因为今日的婚礼打开了。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听声响也能辨别的出。苏倾酒缓缓地从轮椅之上起身而下,她握着红菱的一头,总归她还是很有面子的。

看的出来,这个齐墨轩还是很好说话的,没有当场给她休书!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两个人不是真的要成亲吧!看热闹的人开始起哄,这场不会被看好的婚礼,总么没有点意外发生?!

“王爷,太子也来了……”

太子?齐晨风,貌似两个人很不对盘啊!苏倾酒听到这个消息后,下意识的王齐墨轩那里靠了靠。奇闻网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事千万别找她。

“来着皆是客,李管家给他安排上座……”

薄凉的唇微微上扬,优雅的笑容像是致命的罂粟花,吸引着迷途的旅人一步步走向不归路。

忽然,苏倾酒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了,本能的反应以同样的力度回击。

齐墨轩顿是感觉不对,笑容越发妖娆,笑道:“别害怕,起码对于这儿的人来说,我对你才是最没有坏心的,不是吗?”。

隔着头纱谁也看不清谁,苏倾酒撇撇嘴。这儿的人能难为她一个傻子吗?苏倾酒名副其实的傻子,这些人不会这么无聊吧!

“墨轩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本宫特来道喜,祝你和你的小王妃恩爱长久……”

“恩爱长久”这四个字,齐晨风拖的音特别长。苏倾酒不由的皱起眉头,她听这话很不舒服。奇闻网

恩爱这事,他好像趁此说了她年龄小,顺便最重要的是说那个齐墨轩是个残疾人,故意的讽刺吧!

果然,齐晨风此话过后,齐墨轩的情绪变了。苏倾酒清楚的感觉到,那握住她的手在颤抖,再这么下去先有事的绝对是她。

这个齐晨风她记下了,异世第一个与她不对盘的人,她的手现在肿了!

“谢谢太子的祝福,本王承诺苏倾酒是本王唯一的王妃,本王愿与她终老会陪一生一世……”。

这下子轮到苏倾酒用力了,这样力度的表白话,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一个王爷承诺只有她一个妃子,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今后的王府认她随便吃喝,而且没有人烦她。虽说穿越很坑爹,但能安静的当一个米虫,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啪~啪~”,不知道是谁开始鼓掌,紧接着数不清的掌声就开始了。围观的人都赞赏齐墨轩,能嫁给这人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墨王爷都表示了,我们的墨王妃不表示一下吗?”。齐晨风冷笑着,丝毫不在意周围的掌声。

苏倾酒一手握住红菱,一手握着齐墨轩的手,慢慢的转身迎着外面的人群。

“一拜天地”

“……”

礼数还是要行完的,不能耽误这其中的吉时。苏倾酒勾起嘴角,道:“墨王爷若不离不弃,我苏倾酒必生死相依……”。

“啊?这是那个说话不经脑子的苏倾酒?”,这是多数人的反应。太子齐晨风本想着拿苏倾酒的事来取笑齐墨轩,事与愿违,苏倾酒说的话很是得体。

“太子殿下,皇上亲自下的旨,称苏相之女苏倾酒才貌双全,与墨王爷相配。可是您今天来,似乎很不认同这婚礼啊!”

最后的话,苏倾酒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太子她总感觉没事找事,她很不爽!她带着沉重的发饰,画的妆容让她从早上睁眼就没吃饭,旁边的齐墨轩还是坐着的,她是真的快受不了了!

她这话的意思可以说,这太子对她有意见,就是对那皇帝有意见!想想吧,外面这么多人,太子若不好好解释,明天的传言一定很精彩。

第二章 正大光明的敲诈

“王妃说笑了,本宫不是这个意思,本宫是来道喜的”,齐晨风微微压低着身子,赔笑道。

舔了一下红唇,看不见外面的场景,苏倾酒本着心意问道:“既然殿下是来道喜的,那殿下送来的贺礼是什么?”。

这贺礼她可是听见了,没有。一个空手而来的人,还处处找事,是个有脾气的人就不能这么算了吧!

何况,她还不是别人?

她,是现代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医苏酒儿。抬手挥手之间,便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作为医生,她能救只有一口气的病人,作为杀手,她能瞬间取对方性命。

医生与杀手这两个职业,可都是来钱快的职业。能选这两个职业,可见的其有多财迷了。

当然,财迷也财迷的本事!

“这个贺礼,贺礼是……”,齐晨风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来。一来,他是真的没有准备,二来,苏倾酒问的太突然,他没有反应过来。

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苏倾酒朝齐墨轩伸出了手掌。她的意思就是五五分,两个人同心协力,趁机敲诈!

这样的机会不多,或许只有一次。苏倾酒清了清嗓子,平静的说道:“我知道这婚礼来的突然,太子殿下没有准备什么好贺礼,只是备了为数不多的金银……”。

摇了摇齐墨轩的手,这种情况很明显的双簧戏。若他懂她,那他必会随她的话说。

齐墨轩略显无奈,这话先贬低了齐晨风一顿不说,还顺便敲诈了他一次。只是他不知道,苏倾酒想要多少金银。

也罢,既然都得罪了,那就得罪彻底好了。

“王妃怎么能说太子备的金银少呢?太子可是未来的储君,赠与我们的贺礼其金银怎么会在少数?”

这话说的真是太好听了,我给你点个赞。苏倾酒忍住内心的激动,齐墨轩这话说的,她都不好意思少要贺礼。

“那王爷,您觉得一万两黄金的贺礼,这算是多还是少呢?”

“咳~”,齐墨轩被苏倾酒的话噎到了。一万两黄金大概可以几十辈子不愁吃不愁喝的了,这些银两让太子拿,估计太子要心疼许久。

齐晨风脸色僵硬,眼神之中尽是恨意。他现在是接不上话,若是齐墨轩说少了,那他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不少了,那可是黄金!”齐墨轩说道。

苏倾酒想要继续说话,对于古代的银两她是没多大感受的。价格是她随便开的,她与齐墨轩五五分后,她只得一半的银两,她不确定那一半的银两能让她逍遥到什么日子。

齐晨风很快的接上话,苏倾酒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了。见好就收,毕竟她在这古代势力单薄。

“本宫是准备了一万两黄金,只是听说王妃喜欢现钱,钱庄一时周转不开,今日未曾带来而已!”

这是说她俗的意思吗?苏倾酒很想直接甩齐晨风一脸。她什么时候说她喜欢现钱了?给她银票她更接受,还特别好跑路。

“哦哦,那真是劳太子殿下费心了”苏倾酒很是随意的应了几句。时间什么的她就不提了,当着大伙的面她就不相信齐晨风有那个脸赖账!

“好了,好了。今日是墨轩的大喜之日,诸位还是尽性的喝吧!”

“别的没有,墨王府酒管够……”

齐墨轩开始了应酬之事,这场婚礼算是结束了。齐晨风闷声喝酒,没有想到那红盖之下的人如此会说话。

她,那个傻傻的苏倾酒吗?他记得上次见到她,那时的她说话还有些结巴,这次怎么敢反驳他的话,该不会是个替身吧!

“等一下,本宫要看一下红盖头下的人……”

“什么?”,气氛再次到了最高点,苏倾酒站在不远处,不知道是走还是不走。新娘的盖头可以随便掀开让人看吗?她是无所谓,可是这样齐墨轩是不是特别没面子。

齐墨轩推着轮椅到苏倾酒的旁边,有着说不出的怒火,他冷声说道:“殿下,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些过分吗?”。

“苏倾酒,她是我的王妃!”

齐晨风站了起来,与齐墨轩对视。他的目光同样冰冷,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敌视。

“难道墨王爷不觉得,你的王妃和传闻的不一样吗?”

传闻又是传闻还有没有完?苏倾酒在盖头之下眯着眼,她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离开,这个齐晨风想证实什么。

她承认过自己傻过吗?说她不是苏倾酒,又有什么证据!她在现代原本的名字就叫苏倾酒,只不过叫酒儿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苏酒儿这个称呼。

“我不管传闻如何,今日我身旁的这个女子,就是我的王妃,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辱她!”

“太子殿下喝多了,管家送客吧”。

直接送客,不愧是战神墨王爷!这天下有几个人敢这么对一国的太子这么说话!苏倾酒顿时觉得心情愉悦,她突然发现这个靠山不是一般的强硬!

“我送你回去吧”,齐墨轩小声说道。

“呵呵,那多谢我们王爷了……”,柔柔的嗓音划过人的心田,让人的心情不自觉地愉快起来。

苏倾酒伸出了手,与齐墨轩一道行走。远走的背影,竟然出现了一种莫名的和谐。

身后的声音越来小,小到最后都化为乌有。苏倾酒打开了房门,这下子她终于可以休息了。

“王爷,你要掀盖头吗?”,苏倾酒轻声问道。

齐墨轩敲打着轮椅,冷声说道:“你觉得我有必要掀吗?这个婚礼之前你我素不相识,这个婚礼之后你我……”。

“形同陌路吗?”苏倾酒自己掀开了自己的盖头。以同样淡漠的眼神看着齐墨轩,冷然道:“即便是戏,可是王爷刚才还是许了我一生一世。我看不如让我来个暴毙好了,大家都解脱……”。

一身红衣,青丝洒落到腰间,女子淡漠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齐墨轩失神了。不可否认,眼前的少女虽未长开,却已有了吸引力。

苏倾酒歪着头,看着齐墨轩,眼神干净清澈有一种迷离的光彩。

“论长相,对着你这张脸一辈子也不亏。至于你,我长的也不差,你也应该不厌烦。我这人比较懒,好好相处我们也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就这样一辈子吗?”,齐墨轩低语。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苏倾酒的那种眼神,竟说不出拒绝的话,而那颗沉寂的心莫名的有了悸动。

第三章 小王妃,不痴傻

这个思绪为什么变了?齐墨轩猛然回神,眼神尽是危险的意味。冷眼看着苏倾酒,道:“传闻相府九小姐痴傻无比,可我看你却是精明无比!”。

苏倾酒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桌椅旁边。这边有些小糕点,她可是饿坏了,齐墨轩的顾虑她懂,只是让她饿着肚子回答问题,真心的不愉快。

“你娶的人,你会在乎那个人的灵魂吗?”,苏倾酒舔了一下嘴唇问道。

古代的糕点就是比现代的好吃,而且纯天然,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哎,要是现在齐墨轩这位尊神,眼睛不要一直不眨不眨的看着她,那就更完美了!

苏倾酒是大家闺秀,可是她苏酒儿不是,但是苏倾酒不是傻子嘛,傻子会注意自己的吃相吗?

拜托,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了。她,真快吃不下去了!

“咳咳~”,齐墨轩意识到了自己不对,回过眼神。其实对于这桩婚礼,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娶一个傻子,也好过娶一个他还要分心应对的人。

只是,这个苏倾酒一点都不痴傻。他,日后要怎么与她相处?

“我需要在乎吗?”,齐墨轩有些自嘲。有谁能懂,本该在战场厮杀的将军,落到了没有轮椅寸步难行的境地。

是谁的眼神那么的绝望,又是谁的眼神那么的孤独!

在这一刻,苏酒儿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内心的感受。那种眼神,她也有过,那种伤痛,她以为她忘了。是的,她以为她忘了。

“喂,齐墨轩你,尝个桂花糕吧!”苏倾酒拿着一小块桂花糕,半蹲在齐墨轩的面前,“这个东西,很甜的……”。

安慰人的话,不了解事情的原委,没有那种感同身受,总觉得说了也无用。何况,对方貌似应该接受不了小屁孩的安慰吧?!

十三岁,才十三岁?苏倾酒看着自己那细细的手腕,略感无奈。这要是有事,和别人动起手来,吃亏的就是她了,看来日后得尽快锻炼身体了。

虽然有些事依她的智商动动嘴皮就能搞定,可是本身有那个实力,岂不更心安?

近距离的看着苏倾酒,齐墨轩忽而觉得那个提议也不错,他也不想换人。不过,他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小孩子,他怎么觉得怪怪的?

“你怎么了?你不喜欢甜食?”,苏倾酒面带疑惑。吃就赶快吃,不吃就说不吃,她这么半跪着也挺累人的。

“你喂我吃……”,齐墨轩缓缓开了口。

“什么?你说什么?”,苏倾酒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没听错吧!这个齐墨轩这么大的人了,要她为他吃?

“怎么你不愿意?要知道妻子是要照顾夫君的,这可是你的义务……”,齐墨轩侃侃而谈。

苏倾酒只觉得头一阵晕眩,她都是忘了古代还有三从四德这回事,更忘了,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她的夫君。她,今天成亲了。

桂花糕小心的放到齐墨轩嘴边,苏倾酒手臂搭在轮椅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伸出了自己的手臂,问道:“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能照顾你吗?”。

“欺负弱小儿童,这种行为可是不道德的!所以,懂不?”。

“呵呵”,苏倾酒真有意思,齐墨轩忍不住扬起嘴角。只是他要考虑道德不道德的问题吗?还有就是苏倾酒,你确定你是弱小儿童?

一个弱小儿童,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了一万两黄金,难不成被敲诈的那个是弱智儿童?

“王妃的意思,是夫君日后的衣食起居都要有丫环照料了?”,齐墨轩反问道。

王妃?夫君?为什么她听着怪挂的。看着那张近乎完美的脸,苏倾酒不争气的脸红了。咳咳~定力不足,自当反思。

“那,那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别去祸害人家丫环了……”,苏倾酒回道。这样的美男,她是没理由往外推,只好让美男自食其力了。

这是自食其力的意思吧,齐墨轩把手由腿间搭在轮椅上,苏倾酒的话能给他一个解释吗?他是没有习惯让丫环照顾,但是他这种情况还让他自食其力,这是相信他吗?

苏倾酒嘟着嘴,轻语:“我那个习惯每天睡到自然醒,日上三竿不起床,照顾你有困难……”。

这么近的距离,不听到都很困难。齐墨轩感觉额头一阵黑线,敢情他的小王妃是觉得他没有她睡觉重要?

“我不喜欢丫环照顾,也讨厌早上一睁眼看见不熟的人”。

这个意思说的很明白,但歪曲一下理解似乎并没有什么困难。齐墨轩用手撑着脸,微笑道:“本王明白了,那换本王照顾王妃好了”。

“额”,这个是什么意思?苏倾酒睁大了眼睛,她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不过,她这身体圆不了房吧!齐墨轩,不至于恋童吧!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王妃”,齐墨轩凑近了脸,他的鼻尖与苏倾酒贴在一起,呼吸可闻。

“齐墨轩,你这个恋童狂!”,苏倾酒双手挡脸,疾步后退。大口的呼吸,与刚才的镇定自若,完全的判若两人。

“哈哈”,齐墨轩大笑。苏倾酒手足无措的样子,他着实没有想到,感觉有趣极了!

“你,你气死我了……”,苏倾酒手指着齐墨轩,柳眉倒竖。此时此刻怒火中烧,她很想扁人。

手指传来微热的感觉,苏倾酒下意识的回头,手心之上燃气类一小团火焰。错愕之上,苏倾酒握手成拳,来日方长,谁怕谁!

“去,去,赶快去招呼你的客人,我要去睡一会……”苏倾酒摆手说道。眼不见心不烦,一会就消气了。

齐墨轩收起打趣的心情,认真的问道:“我的王妃,你不痴傻?对吧”。

苏倾酒再次躺在床上,何为痴傻?她为何不自知。苏倾酒与苏酒儿,她需要好好想一想。

“我承认我是个傻子了吗?”,这一说,白眼都翻了。傻子怎么了,碍你什么事了?

“呵呵”,齐墨轩继续笑。

苏倾酒揉揉额头,问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啊,我似乎捡到宝了,我们好好相处吧”齐墨轩的眼神有一些认真,也有一些坚定。他不知道他今日所做的决定,会对日后有什么后果,只是他想留住心头的那一丝快乐。

第四章 小试身手,立威

苏倾酒躺在床上,了无生趣的打着响指,一小团火焰在她手中燃起又熄灭。控火,是她的异能。只不过她不是很常用异能,因为她的异能有一个很严重的缺陷。

控火范围过大或者说是长时间使用,她的眼睛就会短暂性失明。

想到这苏倾酒盘坐了起来,她现在在古代没有古代人的内力,她若是不修炼她的异能,让人欺负了可怎么好?

可是若是修炼,日后她肯定会有无从选择的时候使用。那种看不见的日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再体会了。

“究竟要不要修炼啊……”,苏倾酒暗自叹气,眉宇间多了一丝凝重。

被苏倾酒推出去的齐墨轩,并没有招呼客人,而是去了他的小书房。房间内书籍摆放整齐,书桌之上有一张小纸条。

齐墨轩拿起那张纸条,闭上了眼睛若有所思。选择什么,全凭他的一念之间。他,该怎么选才是对的。

“主人,还没有找到,属下无能,请主人……”,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一黑色的身影半跪着,语气恭敬至极。

“找不到就继续找,这次的行动不容有失”,齐墨轩冷声说道。

他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宛如一座雕像却散发着无比冰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靠近不得。

“嘭~嘭~”,书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说……”

“王爷,五皇子来祝贺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他……”,齐墨轩长叹一声转动了车轮,缓缓地离开了。他与这些皇子的关系向来不好,太子处处与他针锋相对,只是这个五皇子他终究还是……

“墨轩哥,王妃的事是父皇的决定,我……”,齐晨哲紧皱眉头,连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他很担心齐墨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呵呵”齐墨轩淡然一笑。齐晨哲的心情他理解,只是他似乎不需要。他的王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而他也离曾经的传闻很远了。

轮椅上的手不自觉的又开始用力,齐墨轩斜靠在椅子上,身上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漠。齐晨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破现有的尴尬,只好闷头喝酒。

“别一个人喝了小哲,苏倾酒这事没什么的”,齐墨轩说道。

那个背影充透着孤寂苍凉,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令齐晨哲动弹不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一直孤傲不逊的人不见了,而逼死那个人的事他也……

“不好意思,我家王爷身体不好,不能陪大家多喝了……”

齐墨轩很快就离开了,管家开始打着圆场。这场看起来充满笑料的婚礼,也最终落下了帷幕。

“哈~”,苏倾酒打了一个哈欠。在齐墨轩离开的时候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顺了一下记忆。

她,以后就是苏倾酒了。墨王妃,苏倾酒。

控火的异能还在,她也可以选择继续修炼。只是那个弊端也还在,过火的使用异能还是会短暂的失明。

“你醒了,睡得可好?”,齐墨轩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抬头问道。

一抬头,又是视线相对。苏倾酒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脸上还有未散去的睡意。短暂的失神,齐墨轩收回了目光。

苏倾酒从床上起来做到齐墨轩的对面,单手撑着脸。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虽说不准日后还是不是。但目前看来这个人还真的挺照顾她的,守了她那么久。

这场婚事还有其他她想不到的事吗?齐墨轩这么照顾她,难不成有人要用她生事?

“谢谢你,我睡得还不错”苏倾酒笑道。

双手搭在一起撑着脸,苏倾酒看着齐墨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若是一直这样四目相对,岂不是太过无聊?

齐墨轩不去看苏倾酒的眼神,独自喝着闷酒。对方充其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他又能拿她如何?这滩浑水他已深陷其中,他又何必再添一人!

月色朦胧,静谧无声,连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王爷!”

突然,门被打开了。苏倾酒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喘着粗气而来。他的左手臂还插着一支箭,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是?”

黑衣人着急的问道,左臂的伤越来越疼,带着毒麻痹的神经,他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要一看就知道其中的事了,苏倾酒耸了一下肩膀,她明白这事她是不能在这呆这了。她不只是个外人,还是有危险的外人。

苏倾酒走上前去,近距离的看了一下黑衣人。嘴唇紫色中带有一丝苍白,额头之上尽是汗珠,手臂之上的血迹看不清。不过已经结痂了,看的出来已经受伤很长时间了。

齐墨轩一脸的紧张与惊讶,努力动着轮椅,可是他却一个搀扶却做不到。急呼,“冷血,你怎么了?”。

“哎,真是的……”,苏倾酒忍不住回过了头。背后的事她不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竟然想要管管,看来她也是病了。

“齐墨轩,你”苏倾酒搀着黑衣人,二人合力把他运到了喜床之上。

这洞房闹的可真是有意思,苏倾酒勾了一下嘴角,道:“他的毒还未侵入五脏,手臂上中的应该的是钩箭,快去找大夫好了,估计他还能撑一刻”。

“你怎么知道?你懂医术?要不你就救救他吧”,齐墨轩握着黑衣人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没听错吧?苏倾酒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她可是外人,这么相信她?说真的,她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王爷,她是……”,黑衣人用力握住齐墨轩的手,激动的样子让苏倾酒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当然这不是因为毒发,而是因为打击!

冷血,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杀手。没想到传说中的颓废王爷,果真传言什么的不可信!

“她是我的王妃,苏倾酒”,齐墨轩深吸了一口气淡然说道。

冷血睁大了瞳孔,看了一下苏倾酒又看了一下齐墨轩,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为什么。

“苏倾酒,那个傻子,怎么配的上……”,冷血激动的大喊。

“闭嘴!”,苏倾酒直视着冷血,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合在一起,与之相对的就是冷血的身体上插了一根簪子。

收回右手,双手环与胸前,眼中尽是挑动的意味。薄唇轻启,苏倾酒带着笑意问道:“你倒是给姑奶奶我继续说啊?你说一句傻子,姑奶奶我赏你一锭银子!”。

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才天下 或 腹黑战神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 最新章节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最新章节小说: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目录预览:第1章当红明星深夜买醉第2章经验值第3章开个价第4章那些女明星怎么甘心?第5章最理想的妻子人选第1章当红明星深夜买醉“当红明星深夜买醉,跟著名富商出入酒店…”“某明星不雅照流出,尺度之大令人震惊!”“某剧女三号还未开拍就对当红小生脱衣表白,语句之露骨让小编都深感羞涩…”沈宴青坐在沙发上,捧着ipad看的津津有味,仿佛里面的那个主人公不是她一般。呵,当红明星?放p!她从入行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连十八线小艺人都算

  • 独守一座孤城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守一座孤城最新章节小说名:独守一座孤城目录预览:第1章绑架第2章自投罗网第3章纠缠第4章再次相遇第5章救他第1章绑架“思涵,我跟严氏集团的董事长是二十几年的老战友,爸爸在你们和严雨泽未出世前就与他们有了约定,如果生了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谁知道你妈却一下生了俩,这些年爸也看出来了,你姐姐的性格不适合嫁过去……所以,爸爸决定,让你嫁进严家!”关思涵潜意识里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慢慢地,她睁开了眼睛。刺眼的灯光让她几乎无法看清身在何处。破旧斑驳的墙壁,一片狼藉的地面,安静的让人窒息的空间。手指

  • 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军婚缠绵:首长大人,体力好!目录预览:第1章采访夜遇第2章冤家对头第3章爬墙送包第4章特别任务第5章随军作战第1章采访夜遇半夜十二点钟的京都,夜色让昏黄的灯光给映照着,雷紫潇才刚结束完最后采访,背着工作包一个人从深巷中走出来。这里是一个比较老的城区,四处都是杂乱无章的深巷子,今天雷紫潇便是来这块采访一位老翻译家的,老婆婆都八十多岁了还坚持不懈地翻译作品,本来很早就采访完了,只是翻译家是个空巢老人,平时只与保姆生活,难得有生人来,拉着她话长道短

  • 终是离别伤情时 最新章节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最新章节小说: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四章生死关头第五章他很奇怪!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

  • 再见,前夫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再见,前夫最新章节小说:再见,前夫目录预览:第1章前夫再见第2章餐厅偶遇第3章七年后的吻第4章跨越七年的爱第5章乔家大宅第1章前夫再见“啊!”美国时间凌晨十二点,妇幼保健医院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乔小姐,用力!用力!”这场生产已经持续了十三个小时,乔初浅躺在病床上,汗湿的发一缕缕紧贴在脸颊,眼角溢出盈盈泪花,虚弱得连呼吸都断断续续。她真的没有力气了。“乔小姐,用力!憋着一口气用力!小家伙等不了了!”产科大夫急得红了眼,若是再耽误下去,只怕是一尸两命。乔初浅狠狠闭了闭眼,揪紧了身侧的

  • 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第二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2第三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3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第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5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下车!”陆泽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淡淡的开口,情绪太浅,看不出悲喜。我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害怕,这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在这里下车?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泽笙.........”求情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嗯,在回城的路

  • 错惹霸道总裁 最新章节

    原标题:错惹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错惹霸道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他的宠物(1)第2章他的宠物(2)第3章给她去火第4章挨打第5章为什么偏偏是我第1章他的宠物(1)“小姐,少爷要回来了。”柳妈敲门说道。正看得起劲的安若心里面一惊,赶紧的将言情小说全部都给藏到了床底下面,当然还有那些一大堆的杂志,只因为那上面有男模裸上身健壮身材照片。安若将“罪证”全部都藏好以后,这才赶紧的溜到浴室里面去。其实最好的选择是完全的毁灭掉,但是安若舍不得。在浴室里面清一色的都是牛奶香气的沐浴品,就算是护肤品也是。她脱光

  • 重生之豪门影后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影后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重生之豪门影后目录预览: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第二章:演技这么好第三章:碰瓷的第四章:什么鬼第五章:总裁的绯闻男友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窗外一弯浅浅的上玄月悬挂天空。月色如水,夜色清凉。淡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凌乱散落一地的衣服上,勾出一个暧昧旖旎的轮廓。“唔……”一声浅吟在静谧的房间里轻轻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为剧烈的呻.吟.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如潮水般起起伏伏。一浪高过一浪。房间里,偌大的床上,二具炙热的身体正忘情的交缠在一起,交织出一幅绵缠诱惑的香艳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