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何日是归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23: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何日是归期

第1章 不被祝福的怀孕

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原文http://www.qi-wen.com/

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

…………

夜,漆黑。

凌晨两点,时钟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

莫小阮睁着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片空白。

手边,是一根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道红痕,红的如沾染了血迹一样,妖艳绽放。

不错,她怀孕了。

结婚五年,她还是怀孕了。

五年里,她不知道吞下了多少避孕药,一次一次,反反复复,她以为,今生今世她都不会再有孩子。奇闻网

可她任性了一回,上个月,就在苏哲宇要了她之后,她吐掉了那白白的药片。

结果,她怀孕了。

莫小阮素白的手指轻轻摸索着,将验孕棒捏在手里,昏黄的灯光下,她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两道红痕,绝望一点一点在眼中蔓延开。

别的女人怀孕,都是会受到祝福的,可她不是,她怀孕,只会受到诅咒,不会有祝福……

她想,苏哲宇看到验孕棒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扔到她脚下吧,他一定会扬着下巴告诉她,“打掉,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是啊,那个男人,何曾在乎过她的感受?何曾在乎过她?

他是那么的冷酷,那么的无情,在他眼里,她就是个木头人,永远不知道疼。

可她真的好疼好疼。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每一天都感觉到疼……

今晚,他依然没有回来。《何日是归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三天了,她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他了,她虽然是他的妻子,却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真是可笑。

真是可悲。

莫小阮捏紧了手里的验孕棒,缓缓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又是一片空白……

直到楼下传来尖锐的刹车声,她才一下子惊醒。

她想,一定是他回来了。

苏哲宇,她从十四岁爱到现在的男人……

一秒,两秒,她捏着验孕棒,数着时间。

当她数到第三百零二秒的时候,卧室的门桄榔一声,那一瞬间,她浑身的血液都是凉的。

她深爱的人,却也是她最怕的人。版权http://www.qi-wen.com/

“你……你回来了?”

莫小阮本能的从床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她想要接过苏哲宇手里的蓝色西服,可苏哲宇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很冷漠的将西服丢在一边的椅子上。

“不必。”苏哲宇一双狭长的眸子这才落到她身上,他看她的眼神,永远那么冷,冷入骨髓。

莫小阮最怕看到这样的眼神,每一次,她都如坠地狱,整个人好像被凌迟一样,锥心的疼。

一只手松着领带,他哼了一声,嘲讽道,“我哪敢劳您大驾?你们莫家人不是最喜欢威胁人吗?如果把您莫大小姐累坏了,我是不是就得缺胳膊少腿?”

莫小阮脸色煞白,连嘴唇都褪去了血色。

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整整五年了。

五年里,她时刻煎熬着。说明http://www.qi-wen.com/

她明白苏哲宇恨她,恨她用了他最爱女人的眼角膜。

可她从一开始就不是故意的,她从不知道他暗恋着安茹言。

她也不可能算计到安茹言出车祸,那只是一场意外。

安茹言要死了,而她,恰好需要一对眼角膜……

仅此而已。

第2章 你 爱过我吗

莫小阮紧紧咬着下唇。

昏黄灯光笼罩下,她整个人显得无比寂寞,脸色更加苍白。

心一下一下抽疼。《何日是归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那场意外,那一对眼角膜,让这场婚姻变成了两个人的人间地狱……

她赤脚,每天活的如炼狱一般。

而他,从未对她笑过,哪怕只是很短暂很短暂的一瞬间,都没有过。

他一定也很疲惫吧……

手里还紧紧捏着验孕棒,泛白的指节也许是太过用力,竟有些颤抖。

那是一条生命,是她和他的孩子。

也许,这是他们这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苏哲宇,他……会要吗?

莫小阮嘴唇咬出了血,口腔里一片腥气,她就那么静静站着,看苏哲宇仰着头喝水,看他脱掉衬衫换上睡衣,看他推门出去洗澡……

而他的眼睛,没有一秒钟停留在她的身上。

莫小阮满心的荒凉。

她错了吗?

她不该要那对眼角膜吗?

可她从不知苏哲宇暗恋的人是安茹言,更不知道安茹言会在那个时候出车祸,一切巧合的就像是老天爷精心策划的一样,只是,老天爷策划了一场……悲剧……

莫小阮缓缓闭上了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里涌出来。

这些年,她每天都在流泪,她以为,她已经没有眼泪了……

苏哲宇洗澡,进门,拿过手机,躺在床上,每一动作都是那么的连贯娴熟,像是练习了几百遍一样。

他唯独忘记了莫小阮,忘记了这个为他流了五年眼泪的女人。

莫小阮站着,明明是夏天,她却冷的发抖,像是赤身跌入一个大冰窖一样,她爬不起来了,她快要被冻死了。

疼,疼的她喘不过来气。

当最后一滴眼泪晕开在睫毛上的时候,莫小阮颤抖着双腿转身了。

她像是无家可归的人,可怜而寂寞。

她一双泛红的眼睛紧紧盯着躺在床上刷手机的苏哲宇,嘴唇翕合,颤抖,喉咙像是卡了东西一样,艰难而疼痛。

“苏哲宇……”嗓子是沙哑的。

她卑微的像个小丑一样。

而他,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只是盯着手机,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莫大小姐,您老人家又想干什么?该不会对我不满意,也要了我一对眼角膜?”

这些话比那些厉刺还要尖锐百倍,一根一根,一刀一刀,慢慢刺入,然后血流成河……

莫小阮疼的真想大喊一声,但她忍住了,她说,“就因为安茹言的一对眼角膜对吗?如果……如果没有眼角膜,你会不会……哪怕有一点点……有一点点……喜欢我?”

她甚至不敢奢求爱情。

她知道,苏哲宇是不会爱她的。

哪怕只是喜欢也好啊,哪怕只是一点点喜欢也好啊。

这样,余生,她也可以抱着那一点点仅有的温存活下去。

她双眸紧紧盯着苏哲宇。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光亮照在苏哲宇的脸上,他表情还是那么冷酷,像是嘲讽,他“哼”地一笑,“喜欢你?莫小阮,五年了,你梦还没醒来吗?你这样的女人,我恶心你还来不及,我又怎么会喜欢你?”

第3章 我怀孕了

莫小阮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要撕裂一样,她脚下站立不稳。

苏哲宇,果然从没有喜欢过她。

她明知答案,可她却固执的不肯承认。

莫小阮像是失了心一样,一双眸子绽出了绝望的色彩,她大声喊着,“苏哲宇,苏哲宇,你喜欢我好不好?我不要太多,只要一点点,真的,我只要一点点,就一点点,你都不肯给我吗?”

她的声音一点点低下来,最后变成了低泣……

苏哲宇听了,忽然丢掉手机,起身,走到她身边,一双眸子充满了厌恶,“莫大小姐,你这是求着让我喜欢你?哇哦,我苏哲宇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你莫小大姐求我……”

苏哲宇忽然笑着拍了拍巴掌。

他的每一下动作,都重重击打着莫小阮的心脏,一下一下,血淋淋的。

莫小阮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蹲在地上哭了,撕心裂肺。

她松松手指,掌心露出那一根验孕棒,“苏哲宇,对不起,我……我怀孕了,为了孩子,你喜欢我好不好?哪怕只是假装喜欢我,我也能欺骗自己活下去。”

莫小阮脸上全是泪水。

她从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这些年日日煎熬下,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这么痛了,但疼痛还是会蔓延四肢百骸,还是会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意志。

她,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

苏哲宇眼眸倏然一缩。

两道锐利的光芒落在验孕棒上,

发白的验孕棒,上面两道清晰的红痕,很刺眼……

怀孕?

她竟然怀孕了?

苏哲宇眼中竟闪过一丝茫然,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便写满了冷酷,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样,他说,“打掉……”

莫小阮脸色煞白,甚至久久无法回神。

她其实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她不甘心,她心里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她骗自己,也许苏哲宇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希望,一瞬间破灭。

他,厌恶她,也厌恶他们的孩子。

啊……

原来心痛到了极致,竟就麻木了。

莫小阮苍白的脸上忽然浮起了一抹笑容,孤独,哀伤……

她缓缓起身,站在苏哲宇面前,紧紧看着他,“还是因为这对眼角膜对不对?”

苏哲宇眼神冷冽,回答也冰冷的吓人,“五年前要不是因为你哥哥,小言她怎么会死?如果她不死,你能得到她的眼角膜吗?”

“可我哥哥也失去了两条双腿,不是吗?”莫小阮声音陡然提高,她紧紧攥着两个拳头,双眸迸发着冷光,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她说,“那一场车祸是因为安茹言酒驾,是她撞上了我哥哥的车才导致的车祸,她才是责任方,她才是责任方……我哥哥因为她失掉了两条腿,他那么骄傲一个人,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吗?你心里只有安茹言,只有安茹言……”

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莫小阮苍白的脸颊上竟然一片赤红,胸口的位置一高一低起伏着,她嘶吼着,“我承认,我的眼角膜是因为我爸妈的关系,我才得到的,可当时安茹言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她的父母为了减轻她酒驾的过错,来求我爸妈,才把眼角膜给了我,而我当时根本不知道给我眼角膜的人是谁……”

第4章 爱你 我选择看到这个世界

莫小阮大口大口的呼气。

这些话,她觉得她要不说出来,一定会窒息的。

她活的太累了。

活的太沉重了。

那些压在她心头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凌迟着她。

可他,却从来看不到她的痛……

“苏哲宇,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我到底有什么错?”莫小阮一双眼睛伤感,悲愤地盯着苏哲宇,“你娶我,就为了这双眼睛对不对?”

苏哲宇毫不留情回答她一个字,“对。”

莫小阮心里有东西慢慢碎开,她流着泪笑着,“是啊,你爱的,只是这一双眼睛,对我,你只有厌恶。我怎么能不懂呢?傻,我真傻,我以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会了解我的,我以为,我这五年那么小心翼翼的爱着你,你会有所改变的,我以为,我们之间,不该只是这样……”

“哈哈……终究是我错了,你只是为了一双眼睛,你只是为了一双别的女人的眼睛,那我呢,我算什么?我算什么?”

莫小阮泪流满面,她双手紧紧捂着这双眼睛。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痛恨这双眼睛,为什么,为什么它是安茹言……

五年……

她做了多么可笑一场梦。

她心心念念,愿意为之付出生死的男人,却只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眼睛才娶了她,啊,真是可笑。

她多像一个小丑……

被他无情抛弃践踏的小丑。

她那卑微的爱情,像是一张网,她困在网里,痛不欲生……

“呵……”

一声长长的笑,她仰头,忽然就搂住了他的脖颈,在他唇上重重落上一吻,“对不起,让你痛苦这么久。”

苏哲宇想要推开她,但她搂的十分用力,根本推不开。

“苏哲宇,你不是只想要这双眼睛吗?好啊,我给你,我还给你。”

莫小阮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把拉起了苏哲宇的手,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周投下一圈光晕,眼神哀伤的仿佛能刺痛人的心,她流着泪,却扬着唇角笑着,仿佛一朵要开到荼蘼的花一样。

她紧紧抓着苏哲宇的手,“来,你要的只是这一双眼睛,好,我把它还给你,苏哲宇,我要你亲手把它拿下来,来,你动手吧,你动手吧,我把它还给你,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欠你了……”

这些话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一样,带着血腥的味道……

莫小阮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她要他亲手把这一双带给她残忍的眼睛摘下来,只有这样,她的余生才能无爱无恨,只有这样,她才能放过自己放过他……

苏哲宇脸色发沉。

莫小阮是疯了吗?

他冷着脸,一根一根将她的指头掰开,嘴里只迸出两个字,“作秀。”

他将莫小阮推开。

莫小阮听到“作秀”两个字,无力一笑。

他连最后的机会都不肯成全她……

她忽然就擦干了眼泪,看着苏哲宇,语气极其平静说,“你放心,你要的,我统统都给你,你不要的,我统统都带走,以后,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她要走?

苏哲宇听后微微愣了一下,却又马上冷笑。

莫小阮怎么会走?

她为了嫁给他,连一个死人的眼角膜都要抢,她又怎么会舍得走?

这个女人,还真是花样百出。

他实在没力气陪着她玩。

包括那根验孕棒,那一定是她的花招吧。

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那么多的避孕药吞下去,她又怎么可能怀孕?

这个恶心的女人,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苏哲宇脸色生冷,他不愿意多看见莫小阮一眼,转身去了另外一间卧房……

闹吧,随她。

“砰”一声,世界瞬间安静了……

莫小阮没有动,她只是轻轻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涌了出来。

她想,她可真是没出息。

除了掉眼泪,她还会做什么?

五年了,她真的只会掉眼泪,只会傻傻的等着他,她以为,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会喜欢上她的,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也好。

但,这只是一种奢望。

他恨她,又怎么会喜欢上她?

一切,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痴心妄想罢了……

一场痴心妄想的梦,也是时候该醒一醒了。

莫小阮纤长的手指从小腹上轻轻抚过,一圈一圈……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从他来到这世上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受祝福。

莫小阮眼底浓浓的伤感。

她不要她的孩子不受祝福。

至少,她会爱他一辈子……

莫小阮缓缓捡起地上的验孕棒,赤脚走到窗边……

城市的夜,永远不缺的是热闹,可越是热闹,她就越是觉得孤独,越是觉得这世上只有她最不幸……

莫小阮不想过的不幸。

可苏哲宇不爱她,她就会不幸……

这种不幸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在她的血管里经流……

她当初想要看见这个世界,是因为她想要看见苏哲宇,想要好好爱他。

可他不爱她,那么,她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

何日是归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何日是归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爱情回来了1章(1她把眼角膜给了小三)

    原标题:听说爱情回来了1章(1她把眼角膜给了小三)书名:听说爱情回来了1她把眼角膜给了小三“顾夫人,手术很成功,左小姐马上就可以恢复视力了。您的状况也很好。”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苏浅只能听见医生漠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薄唇勾起,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什么叫她的状况也很好?她的一双眼角膜,给了她最恨的小三,她怎么好的起来?苏浅被司机送回别墅,女佣想扶她去休息,可她却拒绝了,只是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客厅里等待。她在等他回来。他答应过她的,今天一定会回来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深夜,门外终于传来车声。苏浅

  • 你给的温柔刺骨1章(第1章 新婚礼物)

    原标题:你给的温柔刺骨1章(第1章新婚礼物)书名:你给的温柔刺骨第1章新婚礼物“今天是苏芷和孙浩然大喜的日子,现在就来让我们看一下,这对新人从认识到走向婚礼殿堂的甜蜜点滴!”宴会舞台之上,司仪微笑的说出祝福,手一抬,随着灯光熄灭,屏幕上投影出视频。在座的宾客纷纷笑容满面,等待着浪漫的恋爱视频,可不想——“啊!严峥你轻一点……我受不了……啊!”屏幕上,并没有播放出甜蜜的恋爱点滴,相反的,放出的是苏芷潮红的脸,虽然镜头避开了关键部位,但她湿润的眼眶,裸露的肩膀,还有剧烈的喘息,让在场的人一眼就明白过

  • 当爱燃成灰烬1章(第一章 是你自找的)

    原标题:当爱燃成灰烬1章(第一章是你自找的)书名:当爱燃成灰烬第一章是你自找的夜色如墨。床上的女子恬静地熟睡,一双修长的手臂扼住了她的脖子,身体随之压下来。白木瑾在窒息的边缘中醒来,男人松开了手。咳嗽不断,又有一股刺鼻的酒味倾入胸腔,木槿知道,是唐棣回来了。“你倒是睡的心安!”男人带着莫名的怒火。不等女孩有任何的反驳,欺身而上。“唐棣,唐棣,你轻点!”白木瑾紧咬着牙,双手护住肚子,怕他的暴虐伤到孩子。“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的名字”。木槿脸色惨白,乞求着,“唐棣,你喝醉了。”男人停下了动作,“白

  • 黑道公主求爱记1章(第一章 帅哥是怪男)

    原标题:黑道公主求爱记1章(第一章帅哥是怪男)小说名称:黑道公主求爱记第一章帅哥是怪男“少爷,这是您要的假法跟眼镜。”说着守月便将一个长发的假发和一个没有度数的大眼镜递给了冷月。“谢谢你了,守月。”说完冷月将假法和眼镜一一带上了:“怎么样?守月还认的出我么?”“呵呵,认不出了。”“对了,守月你和我一起念明修吧,多少有个照应。”“好的,少爷。”守月恭敬的答应着。“对了,守月以后在明修里,你就叫我冷月就好了,千万不要叫我少爷,要不别人会起疑心的。”“明白了。”“嗯,早点休息吧,后面就要上课了。”“是

  • 皇不坏,妃不爱1章(第1章 池塘遇美男)

    原标题:皇不坏,妃不爱1章(第1章池塘遇美男)小说名称:皇不坏,妃不爱第1章池塘遇美男“啊--------”“呀,讨厌!色狼!”……估计各位也很好奇,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嗯!那我就给大家说说,其实我也很好奇,不知道怎么的,我刚刚明明还在图书馆看书了,后来只感觉到一阵晕悬,就从天而降了,而且还落在一个池塘内,这池塘内有四、五个穿着肚兜的美女在游泳,而且这帮美女嘴里还一嘴一个色狼的喊我,我明明是女人,还喊我色狼?我很是好奇啊。“我……”我刚想对那些美女解释,突然一双臂弯从我的背后紧紧的抱住了我

  • 24K纯金爱情1章(第一章 初入圣堂高中)

    原标题:24K纯金爱情1章(第一章初入圣堂高中)小说名字:24K纯金爱情第一章初入圣堂高中前言“1,2,350。都藏好了吗?我要开始找你们啦!”公园内一群5,6岁的孩子玩着捉迷藏。“什么嘛,每次都这样,都过了好久,也没人找的到我!”一个依靠在树旁的小女孩自言自语道。本来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密部,没过一会就下起了大雨。女孩仍然依偎在树下一动不动,此时女孩的身上已经被雨水打的湿透了:“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可以找到我呢,人家每次都给了提示了,但是还是没人可以找到我。每次都被人说我是捉迷藏高手,但是

  • 我的总裁男友1章(第1章 神秘的紫瞳女人)

    原标题:我的总裁男友1章(第1章神秘的紫瞳女人)小说名:我的总裁男友第1章神秘的紫瞳女人幽暗的房间内,年轻女人半躺在贵妃椅上,一双宛若紫水晶般的眸子不错的注释着前方的大屏幕。‘区……南……风……’电视画面里呈现的是一躺在血泊之中的中年男人手指着不远处的另一青年男子,好似在祈求着什么。由于画面比较模糊,根本无法看清楚两人的相貌。‘资料,在哪?’男子开口了,性感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冷漠,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啪嗒’中年男人举起的手瞬间垂下,与此同时,他左手食指佩戴的一枚「纯黑色底」的精致戒

  • 我的冰山男友1章(第一章 初入校园便见鬼)

    原标题:我的冰山男友1章(第一章初入校园便见鬼)小说书名:我的冰山男友第一章初入校园便见鬼大家好,我叫紫若依,今年16岁,我可以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样东西就是传说中的「鬼」,因为我有一双「鬼眼」,也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今天是我第一天进入这所贵族高中,因为还没有正式开学,所以学校里没有半个人影,黑夜渐渐来临了,我该回我的宿舍了。因为我讨厌黑夜,在黑夜里,我可能会看到……“啊——”我的尖叫声回荡在没有半个人影的学校内。好可怕,好可怕,不要过来,我又看到了,又看到了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那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