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15530》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02:50 来源:网络 [ ]
小说:15530
第0001章 孽子归来

 十年的军旅生涯,每天在血与火中承受着生命的绚染,在这个和平的时期,除了自己的战友和长官,还有谁能想到他是这么的生活着。来自http://www.qi-wen.com/

 晚八点——

 咣当咣当的普快终于到达了烟海火车站,城市的灯火拉回了他沉迷在现实中的幻境。

 习惯化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向对面聊了一晚上、烟海医科大的小妹抛去一个无比诱惑的微笑:

 “纸妹,到站了,要哥哥送你回学校吗?”

 妹子挺拔的鼻梁晶莹剔透,好看的眉毛拧了拧,脸上现出一抹早已见惯了的神情,伸手轻抹秀发:

 “嘿嘿,发挥你最后的作用,陪聊大哥哥,帮我把行李架上的拉杆箱拿下来好吗?

 另外谢谢你的好意,我男朋友就在出站口等着我呢,送我就不必了吧,相逢愉快,有缘再见!”

 ......

 呃!敢情一晚上自己就是一个陪聊而已!

 不过这妹子真不错,忒水灵!

 回味着,走出火车站,眼前已是十年后的繁华,旧车站已不见了先前的模样。

 城市在变,人在变,世界何尝也不是整天都在变幻着!

 眼前的繁华与漆黑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照,徐右兵忍不住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空落落的

 丫的,都成神经病了。

 自己已经复员了,又不是出去执行什么任务,怎么还会带着家伙!

 心爱的家伙不在身上,心中总是觉得凄然然的,还好,靴子里自己从不离身的铁血突刺M9军匕还在。

 傻愣愣的笑了笑,侧面一个匆匆的女声传来:

 “嗨!大哥哥,还不走,难道等女朋友。我可先走了,再见!”

 “啊,韩小艺,再见,要好好学习!”

 “棒槌,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哥哥了,姐现在实习,轮科转,已经不需要再去学校了,棒槌哥哥拜拜!”

 女孩回头一笑,青春靓丽的身姿被高高的路灯把身影拉的悠长而又悠远。《15530》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那明明就是再次路过而随意的一个招呼,却让他此刻零落而又焦急的心显得愈加彷徨。

 咦,她不是有男朋友来接吗?

 呵,棒槌,直接说我四肢发达没头脑不就得了!

 甩了甩头,直接忽略了被称为棒槌的尴尬,徐右兵拎起自己的背包,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十年了,自从自己十六岁那年离开了家,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回来了。

 徐右兵感叹着!

 十年来竟使他无一次可以轻易做出回家探亲的决定。

 心中百感交集,家里还好吗?

 ......

 还好,不需要打车,家就在车站前面不远的老巷。

 记忆中的家园总是那么的热闹,喧闹的小巷,由于离火车站较近,那里总是充斥着一种特别的味道。

 可现在看来,在这新建的火车站旁边,这到处堆放着杂乱不堪的老巷,就显得有些很不协调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大哥,住店吧,里面有热水热毛巾,还有暖床的。大哥,进来歇歇脚吧,包你一爽到底,从头到脚都轻飘飘......

 (压低声音)我跟你说,我们这里可是有刚从东莞回来的妹子!”

 “住你妹,离我远点!”

 徐右兵焦急的避开了一名拉客女的纠缠,甩开大步就向小巷的深处走去。背后传来一连串极为不屑的讥讽:

 “装什么装,浑身上下一看就没有几个钱,穿着一身迷彩服,膀大腰圆胳膊粗,一看就是个搬砖的货!

 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也忒不自量力了!模样看起来倒是干净,其实要我看啊,连搬砖的都不如!

 中看不中用的货!”

 ......

 “妈,我回来了,妈?”

 依旧是那个九十年代阀门厂分的老楼,依旧是自己儿时的那个老家。

 简简单单的防盗门,就是那种铁栏杆式的焊接铁门。见到这门,徐右兵不禁摇了摇头。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恐怕只需单手,就能强力拉开这个看是非常结实的老门。

 伸手试了一下,‘吱呀’一声,门竟然开了。网站qi-wen.com再拧里面的木门,竟然没锁。

 “妈,你也太大意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上锁啊!”

 快步走进屋内,一把卸下背包,徐右兵眼睛直接直了!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妈,妈!你快醒醒啊!”

 心痛的呼唤,徐右兵一把抱起了倒在墙角的母亲,小心的将母亲扶到旁边的破旧沙发上坐好。

 这一声声的呼唤,终于是将昏死中的母亲给叫醒了。

 “你们放开我,天杀的,说什么我也不搬。我们可就这一个家呀,你们让我们搬了家我们以后住哪?

 老徐,我们家老徐呢,你把我们家老徐带到哪里去了。你把我们家老徐怎么样了,你们可不能打人啊!

 我,我和你们拼了,就是死,我也不能搬家。

 我要等我的兵儿回来,这要是搬了家,兵儿回来可就找不到家了啊!

 呜呜呜,老徐,老徐,老徐啊......”

 “妈,是我啊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爸呢?咱们为什么要搬家,搬家干什么?妈,你看看我,我是右兵啊妈!”

 头发花白的母亲,身上依旧穿着在外摆摊时的一件早已洗的发白的文化衫,也不知道是哪家商场发下来的广告装,上面酬宾大促销的字迹已经变得模糊。来自qi-wen.com

 猛地睁开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茁壮,威猛,一身虎气!

 脸已经长开了,一米八几的大个,膀子也圆了,腰也粗了,这就是和自己的丈夫年轻时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

 她非常不相信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努力的定了定神,直到再一次妈声传入耳中,她这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颤微微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脸。

 “兵儿,是兵儿,我的儿子,真的是你,你终于是回来了!我的儿啊!”

 右兵一把将妈妈拥入怀中,声音涩涩的:

 “妈,是我,我是右兵,我回来了,复员了!

 妈,我给您看,您看,这是我的退伍证书,还有钱,妈!我的退伍费很高,妈,你看,这是银行卡,我的退伍费就在这卡里面!”

 铮铮铁汉,在这一刻泪流满面。铮铮铁骨,竟然在此刻,伤心的大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谁又没有伤心处!

 苦苦的挣扎,苦苦抗争的母亲终于是看到了希望,终于是相信了眼前的现实。但是片刻的激动过后,参半的白发又突兀的凄澪。

 她紧紧地抱着儿子不撒手,儿子一去就是十年,说是特别应征入伍。阅读qi-wen.com可别人的孩子年年都能回家探亲。

 自己的儿子,却是一去再也杳无音信,儿走的时候才十六啊!

 “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孽子!这些年你都去哪了啊?我的兵儿啊,妈妈想你想的好苦啊!

 邻居说什么的都有,你知道妈这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还有你爸,对了你爸,老徐!

 老徐呢?老徐,儿子回来了,快,儿子回来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个愣头小伙子兜头拉开门就冲了进来:

 “徐婶,不好了,我徐叔被那帮人打伤了,在前街,满头都是血,还不让送医院。徐婶,怎么办啊徐婶,快去看看吧,人快不行了!”

第0002章 老爸被打

 “狗子,你说什么?我爸被人打了?你快带我去看看!”

 徐右兵一把抓住了来人的前襟,就往外面拖。这家伙这才看清自己面前多出了个男的。

 “你是兵?哥...兵哥?真是...你?卧槽!快,兵哥,快跟我走,这帮狗娘养的,真是比土匪强盗还要流氓。

 你是不知道,去年我们这一块就吆喝着要拆迁,说是为了响应建设什么海岸新城。首先改造的就是火车站广场这一带。

 按说这拆迁也是个好事,大家伙谁都知道城市建的好我们自己脸上也有面子。

 可你拆迁也不能这么个拆迁法不是,给我们一平米抵一平米不说,还他妈给的是小高层。

 这每家每户以后搬进去,除却公摊面积以外那还能剩下几平米可以住?

 本来我们这里就是厂宿舍,各家各户房子原本就挤吧不够住的,基本上还都是两代住一块,这要是真被他们这么一弄,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我爸是怎么回事,我爸伤得厉害吗?谁打的,开发商?难道市里不管?”

 小伙个子不小,人长的很精干,不过即使是个大个头,但是被徐右兵拖着,还几乎是一溜小跑。

 “哎呀!我说兵哥,你能不能先松手。你这力气咋这么大,拖死我了。

 市里,市里管个毛,项目都承包出去了。建设海岸新城听说是大风向,这是我们省里乃至上面的意思。

 领导巴不得早点拆了,我跟你说。对了,你是今天才回来的吧,坐火车回来的吧。

 告诉你兵子,现在我们市火车站那在我们全省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原市委书记肖长河就因为这一了不得的政绩已经调省里高升了。

 产房传喜讯,人家副省了啊!

 现在市长杨进听说正在省里活动,准备接肖长河空出来的书记大位,哪还有时间管我们这几百人的死活。

 我说你当兵都当傻了吧,我们这一片要是全拆除了,那将来的规划就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区,听说能与香港的维多利亚湾相媲美。

 这里面的利益道道多得多了,跟你说了你也弄不明白!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回头再跟你说这些!”

 “与维多利亚湾相媲美,操行,就我们烟海市?”徐右兵不解的看了一眼狗子,继续问道:“你哪来的这些小道消息?”

 后面追着赶出来的徐母,焦急的向前追着二人,一边狠狠地瞅了一眼狗子、一边无比谨慎的说到:

 “狗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爸把你弄工商局去开车容易吗,你要管住你自己这个嘴!

 哎,你们这些孩子啊,真是让老人不省心。这些话哪是我们寻常老百姓们能胡乱评说的!

 你们不要被那女妖精骗了,看起来她是个女的,其实心比蛇蝎还要歹毒,要不能雇些地痞流氓天天到我们这里来闹事!

 开发商,美名其曰为我们老百姓办实事,这哪是办实事啊,这就是要人命啊!

 天杀的!

 你说你叔究竟被他们打成个什么样了,是不是伤到头了,要不怎么能是满头血呢?”

 徐母说着腿就软了,但还是勉强的支持着自己向前跑。徐右兵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母亲的慌乱,伸手一把拉住了母亲,安慰道:

 “妈,你先别慌。凡事有我呢!儿子现在大了,您教导的话我和狗子都明白。狗子这也就是和我说说,他这个性,和外人未必能有这么多话!

 我们快去看我爸!”

 “可别打坏了,可别打坏了,一会要是上医院可怎么办啊!我可真是经不住你们这么折腾了啊!”徐母一边跑,一边徐徐的说着。

 徐右兵心中死一般的沉,爸爸被人打,再看母亲那蜡黄的脸心急如焚。身为八尺的儿男,怎能咽下这口恶气。

 急赶慢赶的跑到前街,这里是火车站的最前街,其实也是烟海市的城中街。

 十年前还是最繁华的商业街,烟海市的标志性街区。不过由于近年来城市的日新月异,繁华已经慢慢的向东面海岸线直线转移。

 由于城市的大规模扩建,此前的繁华已经跟不上了城市的发展,留下来的临街门市已经适应不了了原来的行业,终究变成了此刻一大片乱搭乱建、藏污纳垢的老巷。

 老巷也有老巷的优势,优势就在于临近火车站,临时旅客较多。于是乱搭的出租屋小饭馆以及散乱就那样摆在路边的小吃摊和洗头房遍布各个角落。

 墙上、地上、甚至连路基上,到处都被各种复杂而又神乎其神的野广告所占据着。

 空中一片乱麻,乱拉乱扯的电线东西交错,简直就如时刻架在人民头顶上的天网,任谁也逃不脱生活这张无形大网的束缚。

 虽然是晚上九点,可是这里确实比其他的地方热闹的多了。

 刚下车到处找住处的临时旅客,匆忙找着个地方能填饱肚子的人,以及那迎街站立,无论是春夏秋冬都是风情万种的拉客女。

 可是现在,这些人当头就围成了一大圈人。圈中围着个满头满脸都是血的倒地伤者。

 此人——正是徐右兵的老爸徐国强。

 徐母一看老头子被打成了这个摸样,当时就冲过去抱着自己的老伴大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街坊们围了一大圈,说什么的都有。打人者已经离开了,正是开发商雇佣的一帮社会闲散人员。

 他们从老徐家恐吓不成,就把老徐故意拖到路口暴打一顿,以此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妈,妈你醒醒啊!狗子,快叫救护车啊,你丫的还愣着干什么?”徐右兵目赤燥烈,双拳紧紧的握起,那手中韧带紧绷的嘎嘣声,让他不得不显得语气更加暴怒。

 在邻居的帮忙下,终于是将徐母弄醒了。徐母看着一脸焦急的儿子,再回身看看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老伴,直到是救护车来了,这才有了些底气。

 说什么孩子可算是回来了,回来就好,仿佛一下子就有了点底。这才终究在邻居和医护人员的帮扶下,一起抬起老伴上车去了医院。

 一阵忙碌,拍片化验,主治大夫被医院从家里匆匆接来。

 “颅骨骨折,淤血压迫脑神经,潜意识昏迷......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车撞了?”

 一个戴着深度眼镜一脸严肃的中年大夫一边套着白大褂一边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刚刚出的片子。

第0003章 这么会忽悠

 他先是看了徐右兵一眼,继续看向徐母说道:

 “需要马上抢救,情况现在很危急,颅内出血,颅内压增高,需要紧急手术,这样你们先把抢救费交一下,先交三万块钱吧!”

 “什么?三万?三万?我,我上哪去弄这么多钱啊,我们单位早就破产了!大夫,您行行好!你看能不能先手术,钱我回头想办法凑过来!”

 徐母一听三万块钱身子再次一软,‘噗通’一声就给大夫跪了下来。

 三万块钱再要是加上几万,那在当时可就能买一套楼了。

 自己家什么情况一目了然。

 自从阀门厂破产后,就和老伴在火车站广场旁摆了个小水果摊。

 说是地脚好生意兴隆,可那是不知道的。

 赶火车的旅客谁上车还能带一大兜子水果,往往只是买三两个在车上临时吃吃就不错了。

 所以虽然买的人也不少,但架不住买的量少,其实一年下来能维持个温饱也就不错了,哪还有闲钱用来作为储蓄!

 再说就是有,那也就是个万八的,可这还是徐母楞从牙缝中省出来,死命的攒着,要留给右兵娶媳妇用的啊!

 一看母亲下跪,徐右兵心中顿时一疼,心中五内俱焚,自己太无能了啊!他一把扯住自己的母亲:“妈,我这有,为什么要给人下跪!妈,都是孩儿不孝,我,我这有退伍费,我先交上!”徐右兵说着,一把接过缴款单就向缴款处走去。

 “不行,不能动你的钱!钱回头我想办法,我想想办法!”徐母起身一把拉住了儿子,非常不忍心的摇了摇头。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徐右兵伸手制止了。

 “妈,救我爸要紧,什么我的钱,我还是您和爸生的呢!我是我爸的儿子!

 大夫,请你马上对我爸进行手术,我在这先谢谢您了,等你手术出来后,我一定会重重感谢您的!

 钱你放心!要多少都有!但是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我爸得病,我求求你了!”

 徐右兵眼神诚恳,神色非常严肃。伸手一摸兜,这才发现自己的银行卡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我卡呢,我退伍费......!”

 正在这时,一名妖娆的小大夫急匆匆的从急诊室内跑了出来,大声的吆喝道:“张主任,病人出现了脑疝,大小便失禁,并且再次呕吐,意识丧失,对刺激性诊断无反应。

 主任,你快来啊!”

 “你是,韩小艺?”

 “咦?棒槌?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我去,你这人不会是跟踪我吧!我警告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别,韩小艺,真是你?那受伤的人是我爸啊!

 韩小艺,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忙,我银行卡刚才撂家里了,我卡里有刚发的退伍费,足够手术的钱!

 我求你了,先给我爸做手术,我马上就回家拿。

 在这里我答应你一个条件,任何条件,只要你们能治好我爸,不要耽误了手术,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哪怕就是上天摘月亮!”

 韩小艺一愣,自火车上时她就感觉坐在自己对面的这名男子很特别,可为什么特别,让她一直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现在一听这话,想想,

 一个字——狂!

 不,

 应该说是自大!

 再就是脑子被门框挤了!

 答应我一个条件,还上天摘月亮,

 你以为你是神啊!

 就凭我韩小艺在烟海市还会有办不到的事?还需要求你帮忙?

 切!

 牛神马!

 一个老兵退伍能给几个退伍费!

 万把块钱顶天了!

 还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再说姐真要是有什么事,或是想要提什么条件的话,那说出来恐怕是无人能够办到的!

 “哼!自大狂,收起你的话吧!我想办的事情,你是永远也不会办到的!

 还上天摘月亮,你去摘个给我看看!”

 话一出口,良好的个人修养又让韩小艺感觉自己讽刺的有些重了。毕竟是他父亲受伤了,人一时激动,未免就要失态。

 也许他的夸口,是因为心里太着急了吧!

 看着一时有些尴尬的徐右兵,于是她又很没好气的大声呵斥道:

 “好了现在没时间和你瞎扯,你请在外面等着,不要耽误了我们给病人做手术!”

 “嗳,等等!韩小艺!你不是实习吗,你可不能给我爸动手术啊!你这一实习的,你......”

 一句话,顿时让刚刚然升起的好感荡然无存!

 韩小艺是连理也不理徐右兵一眼,她最恨看不起她的人。姐是实习期不错,但你也不需要在这么多的人面前提好不好。

 所以她是狠狠地瞪了徐右兵一眼,一转身就进了急诊手术室。

 “这位同志,你别着急,手术是我主刀,我是主任医师,她只不过是我的助手!不过你们认识啊,既然是认识就好办了,小艺这孩子我了解!

 这钱等我手术后你们再交上就行,那什么,你们放心,我在用药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你们的实际家庭条件。

 这个,就先交一万吧!

 我这就给你父亲做手术。相信你父亲他一定能坚持过来的!我们一起努力!”

 深度眼镜主刀大夫人还是不错的,看到徐右兵和韩小艺认识,竟然出人意料的网开了一面。

 手术费竟然一下由三万变一万,真乃天地之别啊!

 不过在狗子看来这人还是有些过于嗯嗯了!

 还好,徐母没有再纠缠徐右兵去缴款,她只好在好心的邻居们的陪同下,焦急地等在手术室门口。

 不过隐隐的,徐母很是疑惑。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地方,自己的儿子竟然认识里面的一个小大夫,并且还是个女大夫,还是个漂亮的女大夫。

 儿子还答应她上天摘月亮,难道儿子和她之间有什么?

 哎!年轻真的好啊!

 只是现在的小年轻,真是没法弄,连摘月亮这样的大话都敢往外冒!

 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的老徐可是没他儿子这么痞,这么会哄小姑娘。

 徐母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即使在自己老伴重伤的情况之下。

 一半是担心,一般是忧虑,还有一半是遐想......

 心中五瓣杂沉!

 等徐右兵匆忙的回家拿上了银行卡缴款回来后,才在邻居们的诉说下弄清了事情的真像:

 开发商一直都雇佣了一批人在他们阀门厂宿舍这一带转悠,目的就是要使用威胁恐吓的方法制造事端,以迫使居民们答应条件及时的搬迁。

 可阀门厂都是老职工,说起来谁家也不是太富裕。搬迁,开发商既不提供搬迁临住房,也不给搬迁费,至于躲迁费,那就更不用说了。

第0004章 血染成河

 答应一平米置换一平米的高层电梯洋房,这还要等把他们的老房子推平了,两年以后才能建好。

 由此一来,谁能接受这样的拆迁补偿协议。

 而徐国强本是阀门厂的一名老师父,深受大伙的敬重。再加上徐国强一直坚持不搬迁的原因,那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因为自己唯一的孩子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

 这么多年来。他只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去参了军,但是具体在哪参军,当得什么兵,那他是一无所知。

 所以他才做了一个最坚定的抗迁反对者。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在开发商这里来说,打怕了徐国强,那是必须的!

 “张大爷,他们是怎么打我爸的!几个人?”

 “哎呀右兵啊,你说你一当兵离家就是 八 九年,这么多年,你就一次也不回家看看!

 你这孩子,你可知道你爸爸妈妈这两个人这么多年来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年,我看着都难受啊!

 你这孩子啊,哎!

 这帮天杀的,人手一节钢管,那是照着你爸的头就下手啊!

 狠啊,我这么大岁数,活到现在,我就没见到过这么狠的人!你说连你爸这么老实的人都打,真是太没人性了!”

 张大爷说到这,看了一眼满身躁动的徐右兵,立刻意识到不好,于是随即话锋一转:

 “不过你放心,你爸是因为大家伙才出事的。这钱,大家伙一定帮着你爸从开发商那讨回来!

 还真没王法了不是!实在不行,我们想好了,我们明天一早就一起到市政府去请愿。

 我们让市长给我们大伙一个说法,为我们主持公道,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一定去!还就不信了,这还是不是我们人民当家做主的天下!”

 “法治社会,难道就任他们胡来!”

 “血债血偿!”

 邻居们个个义愤填膺,他们终于是从徐国强被打的事情中看到了一些很不好的苗头。

 但是正是如此,更加的激发了他们的一些血性......

 徐右兵制止了口中喊着血债血偿的狗子,一板狗子的肩膀说道:

 “狗子,你过来!跟我出去透透气,憋得难受!”

 徐右兵直接出了医院大门,在门口花坛处坐下,狗子从兜里摸出盒云烟,抽出一支递了过来。

 徐右兵没接,淡淡的说:

 “戒了,在部队不让吸!狗子,认识那帮痞子吗?他们混哪的?”

 “怎么了兵哥,你想弄回来?我看这事不好办,不如,不如就等明天看看张大爷他们去请愿以后怎么说。

 你不是不知道,当时我们都报警了,可你也看到了,直到现在,是根本就不见警察的影!”

 “我再问你一遍,人你认识吗?”

 “兵,兵哥!”狗子眉头紧拧:“人我不认识,认识还打不起来了。你也知道,打小我和军哥在咱们阀门厂这一带和你就是一伙的。

 军哥现在混的也不错,自己开了个小酒吧,这事,也许军哥能知道!”

 “你是说大军?先别告诉他我回来了,你给他打电话,问问人是哪来的?”

 从小就了解徐右兵的脾气,狗子没辙,只好打起了电话。

 一会的时间

 “兵哥,摸清楚了,南郊的混子,带头的是青皮,人称滚刀肉。

 住南郊葛庄小区,手下二十来个兄弟,东北过来的狠人,现在开发商雇佣的就是这伙子人。

 他们现在正在滨海大道广场下吃烧烤,七八个人,军哥说现在就叫上弟兄们过去作了这帮崽子?”

 ‘啪’

 徐右兵一把掌拍在了狗子的肩头:“帮我看着我妈,你现在和我不一样,对付这帮瘪三,我一个人就够!”

 “兵哥,别。你可千万别冲动,这帮人不好惹,先前就是帮葛家镇的葛旺财选镇长,听说都弄出人命了。

 这帮小子里面忒有些狠人,下手可狠了,你信我,我们计议了再说!”

 “别他妈和我婆婆妈妈的!回去,看着我妈!我只说一遍,我说能搞定,就是能搞定!”

 撂下这句话,徐右兵一把扯过狗子手中的云烟,狠狠的吸了两口,随即抛在地上,死死地碾灭了!

 “把烟屁股给我捡起来,扔垃圾箱去!”

 留下目瞪口呆的狗子,徐右兵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一扬手招了辆出租,徐右兵报了地名,这才不经意的矮身摸了摸靴中的铁血突刺M9,随即他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是怎么了,动这么几个小毛刺,难道还要动铁血?

 车中的徐右兵怒火中烧,双拳捏的嘎巴直响,满脸愤恨严肃的神情,弄得出租车司机非常的小心,几次想要和他说几句闲话的心情,也随之被自己主动下意识的抛却了。

 这样的老客出租车司机见得多了,人家心情不好,还是不要没事找事了,赶紧拉到地方,换个客再打发自己的无聊吧。

 滨海大道是近年来烟海市投资兴建的一条滨海景观路。

 这是一条海边观光大道,路边风景不错,都快赶上外滩了!也是原市委书记肖长河在烟海市的典范之作。

 夜已深沉,晚风徐徐,夏日的滨海大道临街的酒吧和位于大道中心处小广场的街边餐饮正热闹的如火如荼。

 下车,定了定神,徐右兵直接朝广场处最大的一个烧烤摊子走去。

 很明显,那里有七八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正吆五喝六的吹呼着,手中的扎啤杯子高高的举起。

 “兄弟们,来走一个!呵呵,那老东西也忒不经打了,我只两下,人就趴地上了。我说青哥,以后这样的活别让我出手,忒没技术含量了,砸一老货俺丢不起这人。”

 徐右兵习惯性的左右看了一眼,没错,出来喝酒,身边还放着钢管,就是这帮家伙了。

 临桌上抓起一个扎啤杯,那种很有手感,厚厚玻璃制品的九两装厚底扎啤杯。

 在邻桌人还没来得及出声的情况下,徐右兵愣是一杯砸出,正吹大牛的这家伙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人直接趴桌子上了。

 “卧槽!愣子!”

 呼啦啦桌子就被青皮一把掀了,满桌子的烧烤肉串钢钎子当头就朝徐右兵飞来。

 “兄弟们,给我弄死他!”

 “弄尼玛 逼!”徐右兵一脚朝桌子踢去,连避也不避一下,丢开手中已经砸裂了的扎啤杯,就这样欺身上去,一把抓住了伸手握着钢管挥了过来的青皮,迎面就是一拳。

 一拳击出,鼻开口裂!

 后面钢管袭来的风声传来,徐右兵根本就不撒手,直接转身,抓着青皮一头就迎了上去。

 一管爆头,顿时血流满面!

1553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553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极品强兵第二十章狙杀韩婕恰好在黄兴步行街出勤,接到市局局长,张万强的电话,和同事火速赶到马尔代夫就让她看到了一副极为难堪的画面。一个妙龄女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扯的破破烂烂,雪白的肌肤,在昏暗昏明充满暧昧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刺眼。春光外泄,顿时吸引了酒吧里许多男人的视线。陈小乐慌忙想要制止周亚玲放荡的动作,可是周亚玲的双手却如同两条小蛇一般,迅速缠绕上陈小乐的脖子,娇躯不安分的扭动,鼻子更是哼哼唧唧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刘杨饶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大魔神》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大魔神》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大魔神第20章酒会由于叶云曼穿着礼服不方便开车,因此秦渊主动担当起伺机的责任,刚开始叶云曼还半信半疑,毕竟当年秦渊离开时连车都没摸过。秦渊笑了笑,没过多解释,挂档,踩油门,做出一个漂亮的定圆回旋漂移,跑车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扬长而去。在军队的时候,别说汽车,就是飞机坦克轮船这等庞然大物,他也能驾驭自如,对于一个单兵作战能力极其彪悍的军人,这些都只算小儿科。十几分钟后,在叶云曼的指引下,跑车在市中心一座名为帝王大厦的停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20章装柔弱,扮可怜“沈!夕!莞!”占据着这个城市绝佳风景的别墅区,传出一声满带恨意的咆哮。贝舒雅站在装修奢华的房间里,捏着限量定制的镶钻手机,眼睛盯着屏幕上,私家侦探发给她的萧墨的情妇的照片,眸光里淬着阴冷冷的恶毒。萧墨为了一个情妇和她分手,她怎么受得了?当然是马上花了一大笔钱同时请了好几个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跟着萧墨,找出这个情妇。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沈夕莞!难怪萧墨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奇保安俏总裁第20章升职做部长到了晚上,陈景龙的房门忽然被敲响。陈景龙吐了一口浊气,纵身一跃跳下了床,略微运动了一下四肢,又扭了扭发酸的脖子,去打开了房门。萧婉月俏生生的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大口袋饭盒。“嘿嘿,这些东西可是很好吃的哦~吃完之后记得教我功夫啊!”萧婉月嘿嘿笑着说道。“好的!”陈景龙接过了萧婉月手中的袋子。来到了餐桌边,口袋里的饭盒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丰厚美食。“姐,吃饭了!”萧婉月走到了萧若晴房间门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世医妃第20章母子平安时间一分分地流逝,开始的时候,大家也还能安静地等候,如今都过去一个时辰了。许多嫔妃开始轻声议论,皇帝也有些坐立不安,只是他见太后依旧一脸木然地坐在椅子上默念佛经,他也只好按耐住。宋云谦在这个时辰之内,几乎是没有动过,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杨洛凡往他身边靠了一下,道:“王爷不必太过忧心,王妃一定会吉人天相的!”宋云谦哑声问道:“她学过医术吗?”杨洛凡轻声道:“据妾身所知,没有!”宋云谦摇摇头,“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蜜妻难嫁020只是我的要求顾安童还没来得及回答,画面就转变成两张离婚证,头一张是司岳云,第二张是司振玄,而她满脸沧桑的抱着离婚证,抽泣着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啊……才、才25岁就离婚两次……”司振玄孟玫、司岳云江暖,这兄弟两个简直就是她这辈子的孽缘,两对人都带着幸福的笑意,越走越远,转瞬两张刺眼的离婚证,直接从天而降,压在了她的身上。顾安童惊呼一声,忽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轻喘着气,摸着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压下心头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升官第020章红包事件黄少华:“那不是很好,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姜岩道:“可钟涛书记死活不肯,说要重用梁健。”周雯道:“看来,梁健能力强,领导不愿意放。”黄少华:“我看不是这个原因,梁健以前跟着我,钟涛不放他,是想把他捏在手上。”梁健觉得黄少华说的没错:“如果重用我,就不会把党委秘书岗位拿出来竞争上岗了。”姜岩:“这点,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镇上主要领导坚决不同意调动,我们也很为难。”黄少华:“组织部调个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公我爱你第22章唐总,辛苦了苏涵的话,唐老太爷自然欢喜得很。顾不上一旁的沈蔓,他一双眼睛又闪又亮地看着她。“小涵,你这么说是答应生个曾孙给我抱?”苏涵笑意盈盈,感受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更是冰冷。对上唐墨凌的阴冷,她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爷爷,这些事都是顺其自然,我会努力的。”苏涵嘴甜,唐老太爷甚是喜欢,“你这丫头,就会哄我。”“爷爷,您以后要多保重身体,孩子出生以后就由您来教育他。”她甜甜地说着,心里却是怅然,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