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闪婚总裁嚣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8:37: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闪婚总裁嚣张妻

第一章 羞辱

夜已深,疲倦的月亮一会儿躲进云层,一会儿又跳出来,周围的几颗星星好似在放哨一般。阅读qi-wen.com

路灯昏黄,大街上寂静的很,偶尔一两个人匆匆前行,鲜有车辆。

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门口搭着大红的彩虹桥,旁边摆放着好几个花篮,地毯一路延伸,张灯结彩,显得喜气洋洋。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跑出来,脸色苍白,眼眶通红,头发凌乱地散下来,整个人有些狼狈。

郑若楠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湿漉漉的东西落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抹了抹。

下雨了吗?

转眼间,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一滴一滴,越下越密。

她的神情悲拗,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脸颊一下子就被浸湿了,分不清更多的是雨水,还是泪水。说明qi-wen.com

心就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雨水重重砸下来,鲜血淋漓,生疼的很。

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我本来就不是想要娶你的,不过是将错就错,勉为其难。”赤裸着的秦羽腰身用力一挺,丝毫没有顾忌,更没有任何被发现的惊慌失措,反而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嫌弃,“要不是晓星要求,又怎么会对外宣布是你和我的婚礼?”

同样裸身的罗晓星在男人身下娇喘,十分迎合,瞥了她一眼,不屑地嘲讽道:“郑若楠,就凭你也敢痴心妄想?秦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是你这种人能坐的。”

一边说着,神情得意的罗晓星一边伸手抚摸上男人的脸颊,熟练地将双唇递上去。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一个是她的堂姐,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在她眼前交织缠绵。推荐qi-wen.com

甚至连一句为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就这么懦弱地落荒而逃了。

雨越下越大,郑若楠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两人亲密的画面。

雨水冲刷着眼睛,愈发的酸涩。

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小腿一软,直直跌倒在了地上,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再也站不起来。

为什么?明明再过几个小时就要结婚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束刺眼的亮光,她愣了愣,下意识地就伸手遮住双眸。

“哧啦——”

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郑若楠迷茫地放下手,只见一辆停下来的黑色迈巴赫近在咫尺,距离她不超过一米。《闪婚总裁嚣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心不自觉地加速跳动着,脸色更加惨白。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撑着黑色的雨伞,脸色担忧地走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略略提高了音量,不至于淹没在滂沱的雨声中。

郑若楠愣愣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有这么一瞬间,她甚至想,如果车子没停下来就好了,那样她是不是就可以从痛苦中解脱了?

可是,这个念头真的也就维持了这么一秒而已。

林风不放心地打量了她一番,确定没有受伤之后,才回去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车窗慢慢摇下来,露出里面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

“叶总,那位小姐看上去没有大碍,我们是送她去医院检查,还是给她一笔钱了事?”

叶梓凡鄙夷地冷哼一声,“这种女人,八成是觉得可以引起我的注意才用的碰瓷这一招,不用管。阅读qi-wen.com

斜斜睨了雨中的女人一眼,一顿,微微眯起双眸,竟觉得有几分熟悉。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透过雨声落入郑若楠的耳中。

她抬起眼眸,咬咬牙,手撑着地板走过去,一把推开叶风,指着车内的男人愤怒道:“简直不可理喻,你以为你是谁?全世界所有女人都要围着你转?”

她一边大吼着,一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而不过转瞬,脸颊又湿了。

叶梓凡这个时候才看清女人的样貌,也是在同时认出来,面前的人不正是明天婚礼上的新娘吗?

他看过报道,秦家少爷迎娶罗家的堂小姐,当时一度引起舆论纷纷。

毕竟,与秦家般配的应该是罗家小姐罗晓星,而不是那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郑若楠。

叶梓凡的眉梢微挑,眼眸中闪过一丝兴致。

有意思。推荐http://www.qi-wen.com/

“林风,将这位小姐带上车。”

林风愣了愣,不过下一秒又立即回过神来,动作敏捷地将门打开,遵照命令地将这个浑身湿透了的女人给塞进去。

“你们干什么?”郑若楠猝不及防,慌忙就想要逃下车,然而车门已经被锁死。

雨水从雪白的连衣裙上一滴滴落下来,车厢内一下子弥漫起了一股潮意。

叶梓凡收回视线,淡淡道:“郑小姐,你这副样子,还想要去哪里?”

听见这话,郑若楠挣扎的动作瞬间就顿了下来。

这个男人知道她是谁?

也对,秦羽要娶她的消息闹的这么大,新闻上随时可见,有谁不认识她这张脸呢?

她还以为真的是灰姑娘的故事,没想到是一场赤裸裸的羞辱。

当初有多惊喜,现在就有多绝望。

心中的苦涩仿佛快要溢出来,将她淹没。

郑若楠低垂着眼眸,身子缩到一旁,没有再动作。

不一会儿,车子在一栋豪华的欧式风格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郑若楠赖在车上,不愿意走。

她并不认识这些人,更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叶梓凡目光一凝,直接过去将人扛了起来。

“放我下来!”郑若楠吓了一大跳,不停拍打一栋男人的后背,却丝毫被抓的紧紧,苍白的脸上生出了一抹火红。

叶梓凡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径直朝大门里面走去。

林风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了,自家不近人情的少爷,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还是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

饶是如此,也没有人敢在绝对的权威下抖出疑惑,只能暗暗藏在心中。

到了房间,郑若楠的双脚才重新回到地面上。

灯光的照耀下,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皮肤染上了点点粉红,薄唇娇嫩欲滴,连衣裙紧紧贴着身子,春光若隐若现。

第二章 夜还很长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自觉一愣。

郑若楠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恨恨骂道:“流氓!”

叶梓凡勾唇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朝她靠近,眼神灼热。

“你……你想干什么?”郑若楠不住地后退,声音有几分颤抖。

“你说呢?”叶梓凡将头靠过去,神情暧昧,紧接着朝她伸出手。

郑若楠条件反射地紧紧闭上了双眸,心跳的飞快,大脑一片空白。

叶梓凡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将放在她身后柜子上的睡袍拿过来,然后塞到女人的怀中,“去洗澡。”

说罢,便朝沙发走去。

郑若楠睁开眼睛,反应过来,顿时大囧,脸色红的如同火烧,哦了一声便匆匆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冲淡了寒冷,她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疲惫亦是消散不少。

郑若楠不太清楚那个男人带他回来是什么目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打算伤害她。

想到秦羽和罗晓星,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似的,难受的很。

当初秦羽突然对她献殷勤,她也是有过疑惑的,可后来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中,直到两个人宣布婚期的时候,她仍然觉得如同做梦一般,而现在才发现,果然是一场梦,一场别人编织的残忍的噩梦。

关掉蓬头,换上睡袍,吹干头发,她这才从浴室走出去。

总算不再这么狼狈了。

叶梓凡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红酒,转头看了她一眼,眸底幽深,“秦家少爷怎么会让自己的未婚妻在结婚前一天如此流落在外?”

提到这个名字,郑若楠的神色黯了黯,没有回答。

叶梓凡心中也猜了个大概,端起另一杯刚倒的红酒,摇了摇,挑眉问道:“要不要来一口?”

红色的酒在灯光下折射着某种奇特的光彩。

郑若楠把心一横,将红酒接过来,一同坐在了沙发,然后一饮而尽。

入口先是淡淡的芳醇,吞进去之后带着点点的灼热,接着留给舌头的是淡淡的苦涩。

就不醉人,人自醉。

不过片刻,她的脸颊便微熏,双眸迷离,有了几分醉意。

叶梓凡坐在一旁,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郑若楠又是喝了一杯,醉意渐深,意识越来越不太清晰。

她抬起眼眸,看见淡定自若的叶梓凡,突然一惊一咋的,“你……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叶梓凡隐隐感到一丝不对劲。

下一秒,郑若楠又嘿嘿一笑,“你长得好帅啊!”

说着,她打了一个酒嗝,然后起身,走过去,挑起他的下巴,笑的轻浮,“帅哥,给爷笑一个嘛。”

叶梓凡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女人,双眸微眯,“你喝醉了。”

“哪有?!”郑若楠嘟着嘴,有些不开心,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才没有喝酒,都是你喝的。”

叶梓凡有几分无奈,想要将她的手拉开,没想到郑若楠顺势窝进了他怀中。

她笑的得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你长得可真好看。”

叶梓凡想到躲开,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没有动作,肌肤相触碰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不如你嫁给我,做我的压寨夫人吧?”郑若楠从他怀中起身,面上笑嘻嘻的,直勾勾盯着他,目光炙热。

压寨夫人?

叶梓凡很轻易地就闻出了酒味,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撇开了视线。

他自然不会去和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不过,他倒还是真的没有想到,明明先前这么一个倔强的女人,在喝了酒之后竟然变成了这副……不可言说的模样。

还真是有意思。

“不愿意嘛?”郑若楠想当然就把这认为了不答应,她稍稍蹙眉,看起来很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将双唇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又离开了,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叶梓凡愣了愣,放下酒杯,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大胆。

郑若楠微微羞涩的一笑,说的信誓旦旦,“现在你就是我的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叶梓凡突然间也来了兴趣,勾唇一笑,“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可没感觉到。”

郑若楠想了想,没有纠结太久,再一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生疏的啃嗜着男人的双唇。

叶梓凡目光一凝,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心底隐隐涌现某股燥热。

就在郑若楠要离开的时候,他一把紧紧搂住她,然后舌头袭入出于惊讶而微张的小口,放肆的席卷着。

直到快要窒息,郑若楠才被松开,她趴在他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固执道:“现在……现在你就是我的……”

“女人,惹火可是会烧身的。”

“啊?”

郑若楠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被横抱起来。

叶梓凡将她丢到床上,然后欺身压下去,伸手解开她的腰间,光裸的躯体一下子就显露无遗。

郑若楠正觉得奇怪,怎么这个帅哥的态度这么快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就有一股酥麻的陌生感觉蔓延至全身。

叶梓凡的理智被冲散,眼底满是深刻的欲望。

一向自制力不错的他,在面对这个奇怪的女人的时候,竟然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

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进行到了下一步。

直到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郑若楠的神绪才稍稍恢复了一些,然而事情分明已经进行到了无法扭转的地步了。

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奇怪,从一开始的十分抗拒,到慢慢的享受迎合……

夜还很长。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从窗户漏进来,郑若楠下意识地伸出手,遮住了眼睛。

缓和了一会儿之后,她这才朝四周看了看,顿时大惊。

这里是哪里?

动了动身子,如同昨晚发生过车祸一般,哪里都很酸痛,尤其是下半身。

意识渐渐回笼,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果然,旁边有一个裸身的陌生男人。

正是昨晚雨夜中将她带回家的那位。

脑海中闪过点点片段,逐渐拼接起来,模模糊糊的也有了个大概。

难怪都说酒不是一个好东西,俗话说的果然不假!

第三章 我喜欢你

还真是没有想到,酒后乱性这件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见身旁的男人还闭着眼睛在睡梦中,郑若楠慌忙地就想要起身离开。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准备从床上下去,却没想到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硬生生将她拉了回去。

“你干什么?”郑若楠下意识地挣扎着,眼睛却不敢乱看。

殊不知,她胡乱动着身子,却令彼此间的肌肤愈发接触的紧密,无意识的摩擦更是让叶梓凡再一次没有忍耐住。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很轻易就有了生理反应,凑近她耳边吐着热气,“干你。”

郑若楠自然也感觉到了那巨大的灼热,顿时吓得不敢再乱动,她只觉得周围热的很,脸颊不自觉就通红了。

然而彼时已经于事无补,叶梓凡的下腹聚集了一团急需发泄的欲火。

他的手向上探着,精确地抚摸上高耸的双~峰,来回挑逗。

“唔……”郑若楠情不自禁地底吟出声,在下一刻反应过来,立马抓住那不安分的手,有些无力道,“我不要!你再继续下去,就是犯罪!”

“哦?”叶梓凡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眉眼间浮现不屑,“你大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将女人的双手禁锢在身后,找准位置,战栗般的绷紧,从后沉入……

“啊!”

依旧很疼痛,郑若楠眼眶通红,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了。

“你……啊,不……不要……”

她紧紧咬着唇齿,语气中带上了点点哀求。

欲望的野兽已经觉醒,叶梓凡仿若没有听到一般,更没有打算停下来。

这个女人的味道太过于美好了,才让他试过一次之后就有些欲罢不能,更是忍不住地想要第二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战局终于停止,郑若楠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脸颊潮红。

反观叶梓凡,倒是精神的很,丝毫不见什么异样。

郑若楠深吸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起身。

这一次,叶梓凡没有过多阻止,他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吐出一阵烟雾缭绕,面无表情道:“怎么样,以这种方式错过你的婚礼,刺激吗?”

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郑若楠穿着衣服的动作一顿,随即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并没有回答,却是嘴角扬起一道自嘲的笑。

反正那并不是真正为她准备的婚礼,去的话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很快,郑若楠穿好衣服,没有回头更没有看床上的男人一眼,直接打开房门离开了。

“嘭——”的一声,卧室回归平静。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关紧的门上,久久才收了回来。

他的确是故意说出那番话的,按着这个时间,婚礼应该已经进行到了中间,然而新娘还在他的床上。

然而这个女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出乎意外。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号码。

很快,那端接听起来。

“去查一下,今天秦羽和郑若楠的婚礼发生了什么事情。”

收了线,他将手机丢到一旁,又是深深吸了一口烟。

对于那个女人,他似乎越来越有兴趣了。

郑若楠从叶家别墅出来之后,走了许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美女,你要去哪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开口询问道。

郑若楠坐在后座,听到这话,顿时愣了愣。

她能去哪里?

婚礼现场?没必要去再多闹出一个笑话。

回家?并不想看到罗晓星和秦羽幸福的样子。

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去花海游乐园。”

至少,只有这个地方能让她感到丝丝温暖与开心了。

下了车,郑若楠走进游乐场。

彼时已经过了中午,太阳高高悬挂在上空,游乐场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游客。

郑若楠顺着记忆,熟练地找到摩天轮附近的一颗大榕树,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然后背靠着,坐了下来,脸色柔和了几分,有些怀念的味道。

轻轻闭上眼睛,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她脸上。

慢慢的进入了回忆,唇边溢出一抹笑意。

“你是谁?为什么也在这里?”

十岁的郑若楠在生日当天一个人跑来花海游乐场,却发现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现在了榕树底下。

每次只要她一伤心,就会来这里,对着榕树说话,就好像一个秘密基地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别人。

男孩穿着小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干净,好奇地打量着女孩,“你又是谁?”

郑若楠没有想太多,只甜甜一笑,伸出手,“我叫郑若楠,今天是我的十岁生日。”

许是阳光衬托的女孩的笑容过分干净美好,男孩愣愣地就回握住了那双白皙的小手,“我叫白战君,生日快乐,我今年十二岁。”

“十二岁?”郑若楠歪头想了想,随后自作主张道,“那我就叫你战君哥哥好了。”

白战君根本没有想到要拒绝,算是默认了。

他奇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你的家人不在旁边?”

他想当然的以为,带郑若楠来游乐场,是她父母给她的生日礼物。

郑若楠地眼眸一闪而过的黯淡,很快又露出笑脸,指了指榕树,“他就是我的家人呀!”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再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姨母姨父对她更多的是无视。

小小的白战君并没有想到要追问,两个小朋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认识了,更是结成了好朋友。

郑若楠在父母去世这么多年的日子里,终于再一次有了真正开心的感觉。

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会在花海游乐场的榕树下见面,一起谈天,一起说地,一起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

彼时的白战君虽然才十二岁,但是白净帅气的模样已经吸引了不少女孩的注意,每天他的抽屉都有许多的情书。

后来郑若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时常调侃他的魅力这么大。

本来就是一笑而过的事情,但是那一天白战君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握住了郑若楠的小手,脸色火红,目光因为害羞而有几分闪躲,“若楠,我不喜欢她们,我喜欢你。”

第四章 永远在一起

郑若楠愣住了。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白战君鼓足了勇气,“你长大以后可以嫁给我吗?电视里面都说了,只有两个人结婚了,才能永远在一起,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在夕阳的照耀下,郑若楠的脸颊愈发的红,她抿着嘴笑了笑,然后开心的重重点头,答应下来。

小小年纪的两个人又怎么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结婚,他们只是觉得和彼此在一起十分开心,于是就轻易地承诺了。

榕树下的相见,变成郑若楠每天最期待的事情。

直到后来有一天,她一如往常的在下课后来到花海游乐场,却没有等到白战君,一直到月亮出来,都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连十几天,她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来,终于才明白,他不会再出现了,是彻底离开了。

为此,郑若楠伤心了好久,一度觉得自己得了失心症,整整用了一年,才缓和不少。

一直到现在,她也会时不时会来到这里,总觉得某个时候,她的白战君哥哥会再次出现……

忧伤感怀了许久,郑若楠菜才睁开双眸,站起身拍了拍灰尘,四处去逛了逛,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直到天黑,她随便在外面吃了一些,填饱肚子,才回家。

罗家到处都是红色的装饰,一片的喜气洋洋。

抑制住心中的点点难受,深吸一口气,郑若楠还是进了客厅。

“哟,还知道回来啊?”姨母双手环胸抱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有几分不悦。

郑若楠抿了抿唇,硬着头皮打招呼,“姨母,姨父。”

说完,就打算回房间。

姨母站起身,瞪了她一眼,“谁让你走的?”

郑若楠心中预感到接下来没什么好事,却也只能停下脚步,回过身,正对着姨母。

“你昨天晚上还有今天都去哪里了?”姨母轻哼了一声,微微昂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责怪道,“今天是晓星的婚礼,你这个身为妹妹的,竟然缺席?有没有一点礼貌?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郑若楠低下头,没有答话。

不缺席她还能怎么样?

姨母并没有打算停嘴,越说越过分,“好歹我们也忘了你快二十年,你就是这么忘恩负义的?真是一个白眼狼!不知好歹!”

听见这话,郑若楠冷笑一声。

除了给口饭吃,这些年来,姨父和姨母还做了什么吗?

说的倒是很好听,偏心的却也很明显。

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先前秦羽向她求婚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现在临场换了一个新娘,大家猜测之余,剩下的肯定是等着看她出糗。

她出席罗晓星婚礼,只能受到众人的嘲笑!

所以,是想踩着她来炫耀罗晓星是多么的幸福吗?

“狗都懂得报恩。”姨母移开视线,那模样,仿佛她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意思很明显,养她不如养狗。

虽然一直以来罗家对她并不好,但是郑若楠看着面前人脸上带着的轻蔑而又厌恶的表情,心中微弱的最后一丝悲哀也尽数消散。

她皱起眉头,只觉得隐隐头疼,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今天我就把话跟你说清楚了,你在我们罗家白吃白喝这么些年,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姨母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你要是还算个有良心的,就体谅体谅姨父姨母。”

这声音在郑若楠听来,就像是毒蛇在吐着毒液一样,让人心寒。

“你也这么大了,是时候该搬出去了。”姨母用的是一种告知的语气。

虽然知道话一定不会好听,但当她真的被如此直接的驱赶,郑若楠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她看向一旁的姨父,可对方也是一脸无动于衷的默许样子。

她咬紧下唇,即便这些年早已知道了这些“亲人”究竟是怎样的一副面孔,但此时此刻还是感到了一种无依无靠的失落。

深吸一口气,郑若楠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看向姨母,后者被这样盯了一阵,竟也有些心虚。

“我会走的,”他的目光坚定,甚至看起来还有几分倔强,“只是我妈妈留下的遗物,请你们还给我。”

听了这话,原本还有些愣住了的姨母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她的天真,“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郑若楠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那是我的,请还给我。”

可姨母却像是被用针戳了一下似的猛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背脊挺直的郑若楠,嘶哑的声音恶狠狠地从喉咙里挤出来:“你的?你哪还有什么东西在我们罗家?”

“你当是这么多年养你都是白养的吗?不用钱吗?”一字一句就像裹着冰渣一样,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你当你是光吹着风喝点雨就能长到这么大的吗?”

“今天就告诉你,你什么也别想从我们罗家拿走!”说到激动的地方,姨母还伸出手指戳着她的额头,“要遗物?别做梦了!”

话音落下,她就伸手招呼几个佣人过来,示意要把郑若楠赶出去。

“我就说你是个白眼狼,识趣的,就马上给我滚出去!”

郑若楠反应过来,还想要再说什么,却是还没有来得及,就先被人架住双臂,直接从门口丢了出去。

那些佣人不屑地看着她,眼眸中满是嘲弄,仿佛这是她罪有应得。

站在紧闭着的罗家大门前,郑若楠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无家可归了。

那扇大门看起来是那么遥远,那么冰冷,就像这个家庭和这些年自己寄人篱下的时光一样,让人觉得想要遗忘,渴望逃离。

可现在还不能走,她十指交扣,放在心口。

一定要把母亲留下的东西全部拿回来。

她闭上眼睛,泪水再也忍耐不住,缓缓流淌过她抿起的唇边。

缓和了一些情绪之后,郑若楠并没有马上离开,她伺机躲在罗家附近。

今晚罗家要宴请客人,到时全家上下一定十分忙碌。毕竟,这是为了庆祝罗晓星结婚举办的宴会,肯定不会随便。

那么,到时候,她趁乱从侧边的小门偷偷进去,然后再去姨母的房间里,把母亲的遗物拿回来。

闪婚总裁嚣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总裁嚣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僵尸老公吻安吧13章(第13章 他是强奸犯)

    原标题:僵尸老公吻安吧13章(第13章他是强奸犯)书名:僵尸老公吻安吧第13章他是强奸犯然后车门砰地关上了,我隐约看见一个风清月朗的男子将我抱在了怀里,秦苏苗你真够可以的,都快死了还不忘做春梦。“小姑娘,醒醒!醒醒!”我还没彻底晕死过去,就被警察叔叔叫醒了,睁眼果然看见一眉清目秀的帅哥抱着我。只是帅哥看我醒来,脸上的关切唰地就不见了,然后把我往座椅上随便一扔就退回了后座。我揉揉脑袋坐起来,发现红衣女鬼还没被打死,只是车子撞过去没有实物感了。臭华衍刚才吹嘘得自己多厉害似的,结果随便打个小鬼都这么费

  • 秘密13章(第十三章)

    原标题:秘密13章(第十三章)小说名:秘密第十三章宋永波乘坐电梯来到了十楼,望着走廊两旁紧闭的房门,脑海中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李冉与王凯交媾的场景,气得他浑身颤抖。他用力地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能驱散纷繁的念头。他将耳朵贴在走廊左侧的第一扇门上,偷听起门内的动静。只听到房间里传来两个女孩的说笑声,看来这并不是李冉的房间。接着,他如法炮制,挨个偷听其余房间的动静。当耳朵贴在第八扇门上时,他听到里头传来了女人兴奋的浪叫,只是似乎距离有些远,声音断断续续的,听得不是很真切。他猛地抬起脚,就要朝门上踹去,但

  • 我许你白头到老13章(第十三章 谁在陷害)

    原标题:我许你白头到老13章(第十三章谁在陷害)小说名称:我许你白头到老第十三章谁在陷害听见了这个话以后,叶思思点了点头。既然对方能够将她请到这里,然后让她静坐,并且要其等待,看来也是想先给她一个下马威。如果想给他下马威的话,她叶思思还没怕过任何人。在书房内等了大约20来分钟,叶思思几乎是将这里面的布置都给打量了一个遍,然后顺带估计了一下市场价值。不过好在她叶思思是一个医生,并且是一个有着医德的是医生,所以,当下也只随手看看,并没有做出任何想拿走的想法。终于,将他给请过来的陆明朗终于从门后走了过

  • 空枕红颜13章(第13章 踏上贼船)

    原标题:空枕红颜13章(第13章踏上贼船)小说书名:空枕红颜第13章踏上贼船一记响亮的巴掌,吓得司机急刹车。突如其来的惯性将徐娇一甩,额头撞在了面前的座位靠背上。李世裔则黑了一张脸,他阴狠的瞪着后视镜里的人,司机吓得忙将隔离窗摇了起来,重新启动车子。当徐娇回过神来时,李世裔的脸已经透着一股煞气。她跌坐在车上,宽敞的房车内此时又剩下他们两个人,她下意识有种要逃的错觉。李世裔二话不说朝她压了过去。啊……李世裔,我不是故意的,我求求你!危险的眼神钉在徐娇的脸上,徐娇害怕的挣扎,只能用双手捂住了头。她刚

  • 百家姓中哪个姓当皇帝的最多?近现代也出了无数牛人,还有开国元勋

    中国地大物博,文化源远流长,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到今天中国大概有14亿左右的人口,目前是世界人口之最。十多个亿的人口,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姓,就像每个人的ID一样,虽然有重名重姓的,但基本不影响每个人的生活,中国的名姓艺术可谓太伟大。姓氏书籍《百家姓》中记载了中国411个姓,后增补到568个。中国无论是一个亿,还是十多个亿的人口,甚至以后更多的人口,名字千变万化,但是姓氏不变。在这几百个姓中,据统计,有一个姓从古至今出的帝王最多——刘姓。刘姓在人口总数上,在王、李、张之后暂排第四位,至2013年

  • 总裁适可而止13章(第13章 你不配这样笑)

    原标题:总裁适可而止13章(第13章你不配这样笑)书名:总裁适可而止第13章你不配这样笑“该死!小贱货!你给本少醒醒!苏梦晓!苏梦晓你竟敢给本少晕了!醒来,你给本少醒来!”凤冷煜不停的拍打着苏梦晓的脸,眼里冒着火!苏梦晓的眼睛却紧紧的闭着,任凤冷煜如何的拍打威胁,都没有半点的反应,血腥味飘进凤冷煜的鼻翼,他微微皱了皱眉,将苏梦晓打横抱出了浴室,放在床上,又给她穿了一件睡衣,才坐在床边的软椅上,盯着苏梦晓那张有些苍白的脸,黑眸滚动着异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生黄医生是凤冷煜的私人医生,就住在暗门主

  • 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13章(第十三章、她身上有我的烙印)

    原标题: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13章(第十三章、她身上有我的烙印)书名: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第十三章、她身上有我的烙印当最后一口牛排塞进董幺幺的嘴里时,罗森震惊了,冷穆爵也忍不住将几乎空了的水晶杯重重放在餐桌上,俊脸上的神情有着几不可查的惊愕,更有另一种复杂说不出的情绪。“小姐,您没事吧!”罗森惊慌地跑到董幺幺身边,关切的问。董幺幺伸手摆了摆,她不能张嘴说话,如果张开嘴,怕吐出来。撑着站了起来,只觉得胃快被撑爆了,缓了又缓之后,她才稍微张开小嘴,用尽全力才控制自己不咒骂冷穆爵,咬着牙说

  • 总裁夜夜来求欢13章(第13章 男朋友)

    原标题:总裁夜夜来求欢13章(第13章男朋友)小说名称:总裁夜夜来求欢第13章男朋友当霍城深回到座位上时,郑青雅连忙坐直身体,“霍总,马上十点,我要先回家了。”两人总还是第一次约会,郑青雅当然要给地方留一个好印象。“郑先生对你妹妹也这么严厉?”霍城深突然问道。郑青雅闻言微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轻笑着,“霍总说笑了,我只有一个刚刚上小学的弟弟,并没有其他兄弟姐妹的。我们家比较传统,一定要十点之前回家的。”霍城深微挑眉头,“这样啊。”郑青雅为了这次出来,并没有开车,所以一出餐厅便跟在霍城深身后,可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