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顶级天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1 18:07:38 来源:网络 [ ]
书名:顶级天医
第1章 唯有馒头不能辜负

深夜,海上,一艘豪华游轮缓缓飘动着。奇闻网

船舱内华灯璀璨,热闹非凡。

甲板上则是静谧幽暗,只听得到海浪声。

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独自坐在栏杆边,看着被淡淡阴云笼罩住的月亮。

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冷意。

精美的五官,雪白的肌肤,火辣辣的身材,一头风情满满的大波浪卷发……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绝色美女。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杀手界声名赫赫的女杀手,血玫瑰。

更少人知道……还有一分钟,她便要动手去刺杀今天的目标了。奇闻网

而这时……

“咚……咚……咚……”

脚步声传来,一个样貌普通,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亚裔青年走了过来。

看装扮应该是服务生,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木盒。

他走到少女的身旁,露出有些憨厚的笑容,道:“小姐,有位先生托我将一样东西交给你。”

少女眉头一蹙,却没有太在意。

以她的容貌,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搭讪手段,而且对此一点都不感冒。

在她看来,连亲自搭讪的勇气都没有的男人,根本不叫男人。

摆了摆白嫩的手,她淡漠道:“还回去,或者丢掉。奇闻网

“那位先生说,如果您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一定不会拒绝的。”青年微笑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木盒打开。

少女有些不耐烦了。

这样的情况她也遇到了太多次了,那些小有资产的贵公子总是以为拿出些昂贵的宝石名钻便能让所有女人乖乖躺床上,殊不知她一次任务的佣金便是这些人全家加起来的多少倍。

她扬起手便欲将那木盒拍入水中,直到……

她看到木盒中的东西。

那是一枚钻石。

很常见不是么?

但那玫钻石至少有鹌鹑蛋大小。推荐http://www.qi-wen.com/

这就很不常见了!

通体幽蓝剔透,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纵然在这昏暗的环境中依旧美丽夺目。

“海洋之心?”少女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绝不可能看错,因为这就是她的任务目标之一!

杀掉目标,拿到海洋之心,这便是她这次的任务。

呃……

不对!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一个服务生的手里?

少女瞬间警惕起来,一脚弹地,身体弹起的同时左手翻飞,弹出一把锋利的黯光匕首来,然而……

“发现了么?可惜……慢了点哦。”

青年脸上笑容中的憨厚已然烟消云散,化为了几分坏坏的意味,而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她的肩后,在颈后的某个位置忽然一敲……

少女眼前顿时一黑,身子一软,意识迅速弥散。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任何时候,粗心都是致命伤哦。”

“菲洛那家伙,我已经杀了,头我得拿回去交差,很抱歉。奇闻网而作为对你的补偿,这颗海洋之心就送你了。”

“不用谢我,我叫雷锋。”

迷迷糊糊地听完最后几句话,少女彻底晕了过去。

……

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少女发现自己躺在游轮上自己的房间里。

从窗口可以看到,游轮已经靠岸,大部分乘客已经下船了。

床头柜上,小木盒打开着,幽蓝色的钻石散发着幽幽的光华。无删节顶级天医免费阅读全文

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少女的眼中一下子充满了复杂。

但很快,她的脸上又多了几分不甘与不平。

她是一个骄傲的女孩。

骄傲得不允许她被如此轻易的击败!

“这家伙……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软,杀意,也并不是那么坚定……

……

一天后。

华夏,一座云烟缭绕的高山之上,有一座破旧的木屋。

木屋里坐着一个敲着二郎腿抽着旱烟的老头。

杨天提着一个包袱走进去,丢到老头面前。

“嘭咚……”

老头没好气地瞥了杨天一眼,“你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

一边说着,老头却是一边打开包袱,翻开木盒盖子,里面赫然是一颗透着血腥气的人头!

老头看着这狰狞血腥的人头,却只是撇了撇嘴,“还有那东西呢?”

“送人了。”杨天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老头头上飘过三条黑线,忍不住大骂道:“你这个败家子!你知不知道那颗海洋之心值他妈多少钱!都够给你买多少个馒头的了!”

“卧曹,那么值钱?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杨天一脸震惊道。

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也没指望你这败家子把那东西拿回来。”

老头站起身来,走到一旁,打开一个柜子,拿出一叠纸质的东西,放到杨天面前,“休息一晚上,明天准备下山吧。”

杨天愣住了,“喂!老头子,不带这样玩的啊?我不是才回来吗?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做完这个任务就让我金盆洗手,在山上白吃白喝、还有馒头加餐的。你可不带这么耍赖的啊!”

老头这个时候却是狡诈一笑,“我是说过让你金盆洗手,但可没说过让你待在山上混吃等死啊。我们这一脉就你一个男丁,你不下山去开枝散叶,靠什么壮大山门啊?”

“壮大山门?什么鬼?”杨天有些云里雾里。

老头嘿嘿一笑,指了指那叠纸,“你看看。”

杨天低头一看,却是愣住了。

“婚书。”

两个大字是那样耀眼夺目!

杨天瞪大着眼睛将这东西翻开……

这东西还真是婚书。

而且男方正是他杨天,女方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

“诶,等等。这张婚书下面怎么还有什么东西?”

几秒之后,杨天再次惊呆。

这里有三封婚书。

女方的名字各不相同,但男方,都是他杨天!

“天海市的几个老头曾受过本神医的救命之恩。作为回报,我找他们每人要了一份婚书,约定只要你同意,他们家的孙女随你挑!”老头得意洋洋道。

“靠,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来包办婚姻?我拒绝!”杨天坚定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个高尚善良有节操的好青年。

“哟?拒绝?”老头眯了眯眼,笑道,“你要拒绝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得提醒你,他们几家的孙女,可都是地地道道的美人坯子哦?”

“切,美女又如何?我才不吃这一套!”杨天撇了撇嘴,不屑一顾。

老头子笑容一凝,差点噎住。

这小子竟然连美女都不要!

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那如果我说,他们家里,有吃不完的馒头呢?”老头道。

“成交!”

杨天立马丢掉了节操。

……

十几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一个饥肠辘辘、脸色苍白的小男孩,靠着墙边的垃圾桶,快要饿死了。

墙上有窗,窗内便是一个温暖的家庭,飘出淡淡的食物香气与温暖意味。

但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会让他更饿,更冷,甚至意识都快要模糊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递给了他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白面馒头,余温还未被风雪吹去。

那是他吃过的全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也是他认为最昂贵的食物。

然而在那之后他再没有吃到过。因为师父将他带上了山。

直到现在……

果然这世上唯有馒头不能辜负啊!

第2章 顺风车

第二天大清早,杨天便下了山。

山很高,下山也需要时间。当他来到山脚下的国道的时候,太阳已经快到正中了。

正值盛夏,云仙山上由于海拔很高倒并不热,但山下的温度就不一般了,三四十度是有的。加上烈日当空照,一般人怕是走不了几步就汗流浃背了。

不过杨天不是一般人。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身上一滴汗都没出。

像这种偏僻的绕山之路,很多时候为了节约成本,都是单行道。

杨天走着走着,便听身后传来了不耐烦的喇叭声。

回头一看,是一辆宾利。

车窗缓缓打开,一个阔少模样的年轻男子探出头来,不耐烦地瞪了杨天一眼道:“你这小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中间,找撞吗?”

杨天对于这恶劣的态度却是丝毫没有介意,笑了笑,问道:“你们是要去天海市吗?”

“是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快让一边去,我们赶时间!”阔少鄙夷地说道。

杨天举了举手道:“当然有关系。我要搭顺风车!”

阔少的头上顿时飘起三条黑线。

他看了看杨天那一身绝对不足百元的地摊货,眼中的蔑视与瞧不起瞬间更加浓烈了。

“做梦去吧!你这乡巴佬只会脏了我的车!我警告你,再不让开,我就冲过去了!”

这时,一道清脆而冷冽的女声从男子后方传来。

“算了,让他上车吧。”

“可是,”阔少一愣,不太乐意。

“别再耽搁时间了!”女子道。

阔少犹疑了数秒,终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瞪了杨天一眼,冷声道:“上车。”

杨天立马微笑着走到车后座,打开车门上了车。

一上车,一阵清幽的少女芳香便传了过来。

杨天看向车后座另一侧的女子,顿时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女孩。

明眸皓齿,柳眉纤腰。

白嫩的小脸上透着淡淡的粉色,五官精致得如同上帝精心雕琢出的艺术品。三千青丝宛若瀑流,柔美动人。

一身哥特式的雪纺公主裙将女孩纤柔的身段完美包裹出来,再配上那仿佛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哪怕说她是真正的公主都绝对令人信服!

杨天很认真地打量了数秒,然后,收回了目光。

干脆,简单。

这女孩的确很漂亮,在他见过的诸多美女中都能排上前列,但这还不足以让他露出什么好色猪哥的表情。

而这份干脆却反倒让女孩微微一怔。

拥有这般容颜,她早已习惯了异性灼灼的目光。

哪怕是刻意装作不在意的男人,她也能轻松地看到他们眼底隐藏的觊觎。比如此刻正在开车的阔少徐铭。

然而,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打扮得有些土里土气的家伙,竟能这样淡然置之。

这就让她有些好奇了。

“你是从山上下来的?”女孩很少见地主动说道。

“是的,山上可比山下凉快多了。”杨天道。

“你要去天海市做什么?打工么?”女孩看了看杨天那农民工似的廉价装扮,说道。

杨天摇了摇头,“我要去找我的未婚妻们。”

这话一出,女孩和前面的徐铭都是一惊。

“就你,还有未婚妻?”女孩蹙了蹙眉毛,问道。

“当然,而且还不止一个呢,”杨天道。

闻言,女孩和徐铭自然都有些不太相信,而徐铭的脸上更是充满了不屑与讽刺。

“就凭你?真是笑死我了。你就白日做梦吧!”徐铭忍不住嘲讽道。

“我可没做梦。哦对了,看你们也像挺有钱,说不定还认识她们呢。”杨天想了想道,“我的三个未婚妻分别叫丁铃、韩雨萱、洛月。”

徐铭:“……”

女孩:“……”

这两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相当的怪异。

数秒之后,徐铭透过后视镜看向杨天的眼神,简直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就你这破落农民工,居然敢说她们是你的未婚妻?真是让我笑掉大牙了。让你上车不只是脏了我的车,还拉低了我的智商啊。”徐铭鄙夷道。

女孩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是一个标点都没有相信。只是在听到韩雨萱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漾过一丝涟漪。

杨天很无奈,这什么世道啊,说实话都没人信吗?

不过看他们这样子,应该真得认识自己的未婚妻。

于是杨天伸手入怀,准备拿出那三份婚书证明自己的身份。

然而就在这时……

“嘭……”

车子突然开始猛烈地颠簸起来。

徐铭脸色一变,连忙踩刹车,车子很快停下来。

下车一看,爆胎了。轮胎上还扎着些散碎的钉子。

“谁这么没道德,在这路上撒钉子?”徐铭忍不住破口骂道。

杨天和女孩这时也下了车。

女孩眉头蹙得紧紧的,似乎急于回天海市。

她左右一看,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山壁上贴着一张大纸,上面写着:“补胎:前方转弯二十米。”

“前面有补胎的地方。”女孩出声道。

“这才刚遇上钉子,就有补胎的地方,也太巧了点吧。”徐铭皱眉道。

“这都不重要。我必须得赶快回天海市!不然爷爷他……”女孩欲言又止。

“好吧……”徐铭道。

三人朝着前方走去,拐了个弯,便看到一个破旧的平房。平房上边挂着个招牌,写着醒目的“补胎”二字。

三人来到平房前,刚要进去,里边便迎出来一个脸上挂着刀疤的彪形大汉和几个看上去有些猥琐的小弟。

“哟呵,三位客人是要补胎吗?”刀疤男笑着道。他似乎想露出和善的笑容,但这笑和他脸上的刀疤极其不搭。当他的目光落到女孩身上的时候,一瞬间充满了灼灼的淫邪意味,但又很快掩饰了起来。

徐铭点了点头,指了指车的方向,“我的车在那,你们能拖过来吧。”

“当然可以,不过三位先请里面休息,这补胎呐,还是要些时候的。”刀疤男道。

“要多久?”女孩问道。

“快的话,半个小时,这慢的话……”刀疤男一边笑着,一手的食指和拇指一边撮起来。

意图很明显。

女孩见状,却是立马掏出钱包,数了十来张钞票放到刀疤男手里。

“这样可以快点了?”

刀疤男立马喜笑颜开,“当然可以。三位里边请!”

三人来到屋里坐下,刀疤男很热情地打开破旧的电风扇,给他们一人奉上一杯茶,然后才出去帮忙去了。

这大夏天的,女孩也有些渴了,端起了茶杯。

可这刚要喝呢,一只手却是突然从一旁伸来,一把抢过茶杯,喝了下去。

女孩一愣,旋即生气起来,恼火地看着杨天道:“你这家伙,做什么呢!”

第3章 英雄救美?装逼失败

“这茶被下药了,”杨天耸了耸肩,道。

女孩:“……”

徐铭:“……”

沉默了数秒,徐铭破口骂道:“你这小子真是个神经病!你以为你是什么神医神探啊?闻一下就知道茶里被下药了?”

“我不是神探,但我的确是神医啊。”杨天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女孩白了杨天一眼道:“那你为什么自己喝了?”

“因为我是神医啊。我喝了没事,你们喝了就不一定了。”杨天依旧淡然从容。

武学分明劲、暗劲、气劲、化劲等。杨天从小和师父习武、学医,武学上早已达到气劲,连以气御针的古针法都能使用,蒸发点迷药自然没什么难度。

不过这些东西女孩和徐铭当然是不知道的。

所以他们有些无语。

徐铭鄙夷地瞥了杨天一眼,嘲讽道:“你说这茶被下药了,我倒是喝给你看!”

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杨天,道:“怎么样?你不是说被下药了么?我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呢?”

这下杨天无语了。

你当这药是传说里的仙丹啊?一秒就生效?

他都懒得和这阔少计较了,反正这阔少也是中看不中用。

而杨天的沉默,在女孩的眼里却是哑口无言。于是女孩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瞧不起与看神经病似的怜悯。

过了几分钟。

“三位,这茶水怎么样?还能入口吧?”刀疤男走了进来,笑呵呵地问道。他偷偷地瞟了一眼桌上的杯子,见三个杯子都空了,他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淫笑。

女孩没时间注意这些,她有些急迫地问道:“别管这些了,车子修好了没有?”

“这个嘛,不着急不着急,”刀疤男笑着道,“我们这是小本经营,都是先收钱后修车的。”

女孩眉头一蹙,“钱我不是已经给了吗?”

刀疤男笑着摇摇头,“那只是拖车的费用。补胎的钱还没给呢。”

女孩刚才可是给了一千多,这些钱别说拖车了,补十几个胎都够了!

这摆明了就是黑店嘛。

不过女孩现在还真没有讨价还价的闲工夫,冷着脸拿出钱包,又掏出一两千递给刀疤男,“够了吗?”

刀疤男却依旧摇了摇头,笑道:“不够。”

“喂!你这家伙别太得寸进尺!”徐铭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气势汹汹道。

女孩却是摆了摆手,“徐铭,别冲动。他要钱,给他就是了。我们现在可没时间浪费了!”

说着,女孩将钱包里所有的钞票都拿出来,至少有四五千了。

她将这些钱全部递给刀疤男。

刀疤男笑呵呵地接过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笑吟吟地看着女孩。

女孩微微一怔,“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已经是我全部的钱了。”

刀疤男摇了摇头,淫笑起来,道:“钱已经够了,但,我还要人。这么嫩的小妞,不爽上一把,那我得后悔一辈子啊。”

女孩脸色一白,连忙后退几步,“你想做什么!我劝你见好就收,不然……”

女孩的威胁在这一刻显得如此无力。

刀疤男淫笑着拍了拍手,身后的门口便走进来七八个混混模样的喽啰来。

“嘿嘿嘿,今天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刀疤男大笑着道。

就在这时……

一旁的徐铭冷哼一声,正义凛然地走了出来,站在了女孩的前面。

“想动雨萱,先过我这一关!”徐铭朗声道。

“哟呵,你这小白脸,还想英雄救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刀疤男不屑地吐了口唾沫,对着旁边的一个小弟道,“小七,上去给这小子点教训!”

小七立马点了点头,抬起拳头便朝着徐铭冲了过来。

气势汹汹的一拳袭来,徐铭却是临危不乱,冷冷一哼,身形迅捷一闪,躲开了这一击,然后一记华丽丽的回旋踢……

“嘭!”

那小七便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回去,摔个狗吃屎。

这一下倒是震惊了全场。

除了杨天之外,众人都是一惊。

就连徐铭身后的女孩,也是微微点头,有些欣赏……这徐铭,关键时刻,还是有几分男人气概的。

“不好意思,我练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黑带五段还是有的。”徐铭潇洒一笑,一脸的春风得意。

然而这时,他忽然发现,倒地的小七,踉跄着爬了起来。

徐铭蹙了蹙眉头……以他的力道,刚那一记扫腿应该至少能让对方倒地不起才对,怎么可能伤得这么轻。

而且……

身体怎么好像变重了。

脑袋也开始有点发昏……

徐铭的身体开始摇晃起来,如同狂风骤雨中的树一样,飘摇了十几秒,然后嘭咚一声软倒在了地上。

“这……这是……下药了?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徐铭不甘而怨愤地吼道。

他才刚要开始在心爱的韩雨萱面前大出风头呢,居然就被这药整倒了?能不能更惨一点!

然而很快他发现,的确还能更惨……

刀疤男的小弟们笑嘻嘻地围过来,上来便是一顿暴揍!

砰砰啪啪一阵响,徐铭忍不住发出阵阵惨叫,惨不忍睹。

刀疤男哈哈大笑,道:“黑带五段又怎么样?哪怕你是天下第一高手,中了我的软骨散,照样屁都不是!敢动我小弟?看他们不打死你!”

而另一边……

女孩听到这话,顿时一惊,想起了方才杨天的提醒。

难道他是对的?茶里真得被下药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问身后的杨天,刀疤男已然一脸淫笑地走到了她面前。

“小宝贝,我劝你还是乖乖地从了我,让大爷我好好地享用一番。不然,不仅你要受皮肉之苦,你那朋友,也指不定会被打成什么样哟!”

女孩脸色一片惨白。

她当然不愿意看着徐铭被打死。

但要她将自己的清白身子交给这样一个令人作呕的彪形大汉,那还不如杀了她!

刀疤男已然忍不住了。

他嘿嘿一笑,眼中淫光大现,一只肮脏的大手已然朝着女孩饱满的胸口伸了过去。

女孩已经退到了墙边,无路可退了。只能惨白着脸,眼睁睁地看着那脏手朝着自己伸来。眼中甚至都泛起了泪花……

忽然。

那只脏手忽然停下了。

准确的说……是被另一手抓住了。

另一只手来自杨天。

杨天微笑着看着刀疤男,摇了摇头。

“任何时候,让女孩哭都是很没品的事情哦。”

第4章 谁是龟孙谁是大爷

女孩见状、闻言,怔住了。

这一刻,杨天那看上去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身影,一下子显得那般高大。

杨天脸上那自信而略带戏谑的笑容,让她的心一下子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如小鹿乱撞。

无论是凶猛魁梧的刀疤男,还是徐铭,抑或是那些喽啰,此刻都只是杨天的背景板。

一股莫大的安全感与依赖感涌现在少女的心头,久久不散……止住了她的泪,也让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刀疤男本来一直就没把杨天放在眼里。

此刻杨天站出来,刀疤男不屑地吐了口唾沫,冷笑着瞪了他一眼,“就你这臭小子也想学人家英雄救美?没看到那什么黑带五段的家伙都被打成了智障么?”

杨天却是耸了耸肩,“他被打有什么关系,我比他厉害多了。”

听到这自信的话语,刀疤男差点笑出声。

“既然你这龟孙找打,那就别怪大爷下手狠了!”刀疤男此刻心里可是燥着呢,旁边这么水灵的一个美妞等着他去享用,哪有时间跟这小子浪费口舌?

他一转身便是一击凶猛地肘击,带着破风声朝着杨天的脑袋轰来!

凭刀疤男的力道,这一下若是轰中,头破血流绝对都是轻的!

一旁的少女看到这一幕,心中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会这么在意这个青年。

但一想起方才青年不但喝下了一杯茶,还替她喝了一杯,她心中就更是焦急起来。

那茶,一杯就让徐铭倒地不起,更何况是两杯呢?

“小心啊!”女孩惊叫道。

杨天却是对女孩笑了笑,脸上的笑容一点没乱。

然后……

很随意地抬起拳头,朝面前挥了一下。

动作看上去很轻……就像是拍打苍蝇一样。

但下一秒……

“嘭!”

苍蝇……哦不,刀疤男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像炮弹一样撞在了墙上,发出一声仿佛要震倒房屋的巨响!

而杨天,却只是放下手,脚步都未曾移动。

女孩愣住了。

刀疤男的小弟们愣住了。

倒地不起的徐铭愣住了。

在场的人全TM惊呆了!

而从墙上无力地摔落下来的刀疤男,更是一脸懵逼。

不过,他还心有不甘!

他倒吸着凉气,忍着剧痛翻过身来,指着杨天道:“弟兄们,给我嫩死他!谁嫩死他了,谁就奖三万块,还可以跟我一起轮了那妞!”

这话一出,女孩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而小弟们顿时浑身一震。

三万块当然不少。

但更重要的是能和刀疤男一起享用那美妞啊!

刚刚看到那女孩的时候,他们哪个不是口水都差点流出来?这么水灵的美女,错过了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那些被震慑住的小弟们很快精虫上脑,一股脑地朝着杨天冲了过来!

“卧槽?都扑上来想干嘛?我又不是美女!”杨天大喊道。

这不算宽阔的房屋里,七八个小弟几乎封死了杨天所有的去路。数不清的拳头朝着杨天的各个要害轰去。

而这时……杨天忽然冲了出去,身形化为了一道飞速幻影。

这幻影从这七八个小弟身边依次穿过,在每人身上印上一掌。

随后幻影停在女孩身旁。

“啊啊……”

“疼死我了啊!”

“呃啊啊啊!”

一阵惨叫这才爆发开来。

小弟们如同保龄球般飞在空中,然后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撞了个鼻青脸肿。

杨天身旁,少女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家伙……也太厉害了点吧……

“放心吧,小美女,你让我上车,我怎么会让你出事呢?”杨天拍了拍少女的香肩,抖了抖眉毛,笑道。

少女微微一怔,小脸一下子更红了,撇开小脑袋,嗯了一声。

墙边。

刀疤男已经是彻底懵逼了。

但他也明白了一点……自己是踢到铁板了!

不对,这不是铁板,是TM二十四K钛合金板啊!

毛都没少一根就把他们全秒了啊有木有!

所以……当杨天笑吟吟地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连忙求饶道:“英雄饶命英雄饶命,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求您放我这一马吧?我把我赚到的钱都给你!”

杨天笑道:“现在知道求饶了?你说说,到底谁是大爷,谁是龟孙?”

刀疤男瑟瑟发抖着说道:“我是龟孙,我是龟孙……您是大爷!”

杨天满意地点点头,道:“那,龟孙,记得你刚才说了什么话吗?”

刀疤男一怔,面露为难。他当然记得,但哪敢再说出来?

“啪……”

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剧痛如火烧!

“记不记得?”杨天继续问道。

刀疤男还是不敢说。

“啪!……”又是一巴掌。

“记不记得?”

……

如此往复了十几下,刀疤男脸都肿得跟头猪一样的时候,终于是受不了了。一边痛苦地哼哼着一边道:“我……我说,要上了……上了那妞……”

“还有呢?”杨天微笑道。

刀疤男哭着脸道:“还有……谁能打死你,就……可以跟我一起……轮了她……”

“很好。”

杨天总算是满意地停下了手,站起身来。

然后……

一脚踩在了某个特殊的位置上。

如同鸡蛋破碎一般……啪唧!

“啊啊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爆发开来。

一众小弟们都浑身打起颤来……这人也太狠了。

刚巧,杨天这时转过身来,看向小弟们。

这些小弟们顿时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甚至有人都小便失禁了。

杨天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放心,你们只是从犯,我不会这么对待你们的。不过,你们得帮我一个忙。”

这话一出,小弟们一个个颤抖着跪在了杨天面前。

“大爷您说!我们上刀山下火海都给您办成!”

杨天坏坏一笑,指了指那边的刀疤男,说了三个字:“轮了他。”

全场死寂。

虽然这些喽啰们都品行败坏,但基本上都是直男。哪里肯做这种事情?

然而……

杨天补充道:“谁不愿意的话,就可以享受到和那家伙一样的待遇。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小弟们再次浑身一震。

可这次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彻骨的畏惧!

数秒之后……

一个人动摇了,颤抖着站起身,朝着刀疤男走去。

而后……越来越多人动摇了。

最后,所有小弟都动摇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根子,朝着刀疤男扑了过去。

刀疤男很快发出了比刚才的惨叫声更凄厉的惨叫声……

“啧啧啧,真是不堪入目啊……”杨天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一旁的少女红着小脸跟上了他,羞赧而又没好气地道:“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吗……真是恶趣味……”

杨天耸了耸肩,道:“你觉得如果你被他们抓到,会是什么下场?”

少女一设想,顿时浑身发寒。

恐怕……会比这还惨吧……

回过神来,她才明白过来,杨天是在为自己出气呢……心中顿时一暖。

两人走出飘散着糜乱气息的房屋,便见门外还有两个小弟正瑟瑟发抖。

这俩小弟显然在外面偷看到了里面的情况,一看到杨天便跪地求饶:“大爷,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您就放过我们俩吧……”

杨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宾利。

之前是一个车胎爆了。

现在是四个车胎都没了。

杨天头上飘过几条黑线,“轮子呢?”

两个小弟颤抖着道:“是大哥……哦不,是龟孙,他叫我们把轮子都卸了……”

杨天扫了一眼,见不远处还有台完好的越野车,道:“我要那台车,有问题么?”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两个小弟连忙道。

杨天很快拿到了车钥匙,发动车子,带上少女便要走。

不过……

“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呀,”杨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

这时……一阵虚弱可怜的声音从房屋那边传来。

“别……别走……还有我啊……”

“好像没什么忘记的了。”杨天确定道。

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

一路上,女孩一直在胡思乱想,胡思乱想,胡思乱想……

方才杨天的表现,杨天的笑容,甚至是杨天身上那看着无比土气的衣着,都在她的小脑袋里萦绕不散。

以至于恍惚间,车已经到了城区。

杨天回过头来,看着她道:“你会开车吗?”

“呃……会,”她点了点头。

“那,车子就交给你处理了。我有事要去做,就在这里下了。”杨天微微一笑道,“还有,一直没说,你真得很漂亮哦。如果还能再见,就嫁给我当老婆吧?”

调侃的话一说完,杨天便打开车门下了车,连反驳的机会都没给她。

少女怔住了。

小脸一红,呆呆地看着那背影远去。

这家伙……真是讨厌呢……不过……还会有机会再见吗?

顶级天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顶级天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