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品闻香师14章

2017/12/21 16:35:3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极品闻香师

第14章 林韵的占有欲

不过这一次,我是自愿的。奇闻网心里完全不带有丝毫的抗拒,堕落了也好,迷失了也罢,男人压抑心中的那些情绪,总是需要释放的。

但是,就在林韵压在我身上即将就位的时候,我突然拉住她停了下来。

“嗯?”林韵怔了一下,微微蹙眉道:“小冤家怎么了?”

“不用上保险吗?”我有些认真起来,玩归玩,可玩出事情来就不好了。

林韵妩媚一笑,俯下身来在我胸前轻轻揉了一下,“小冤家,你难道出门还随身带着那种东西的?”

我心里一顿,林韵好像又在试探我?

“我去买。”我只能故作不知地说道。

林韵却是随口说道:“不用了。”

“不用了?”我没听懂,不用了?林韵是想干吗?

“姐,不……不用不好吧?”说实话,我心里面在怕。阅读qi-wen.com

林韵反手伸到背后,动手优雅的慢慢丢掉防线。

一股浓烈的女人味,扑面而来,就像是火一样瞬间就把我浑身的血液给点燃了。

这是,林韵主动拿起我的双手贴在了两团柔软上面,一边用力一边娇声说道:“小冤家,姐姐才不想给你生猴子呢,最近是安全期,放心大胆地来折磨姐姐。”

我明显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林韵真想玩点更chiji的。

还好只是我多想了。

紧接着,我突然就一个翻身将林韵整个人给骑在身下,如同突然爆发一般瞬间就位疯狂耕田……

歌声还在耳边萦绕,还是谢军的那首《又一夜》。

又一夜,疯狂的一夜,这一夜,我真的就像是头发了狂的公牛一样,挥汗如雨接连冲刺不断进行着很是考验男人的体力运动。阅读qi-wen.com

转眼,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运动终于结束,我跟林韵两人双双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身上一丝不挂满是汗水,林韵倒是还穿着那件短裙,短裙下面没有D裤,甚至什么都没有,所以她之前在外面坐着的时候就已经被我摸的脸颊绯红把持不住了。

“小……小冤家,姐姐爱死你了。”林韵明显还在喘息不已,以致声音都有些发颤。

“我也爱姐姐。”虽然这不是真的,可我的声音很是认真,可能是潜意识里面想让潇潇听到这句话从而为我吃醋的缘故。网站http://www.qi-wen.com/虽然,潇潇根本就不可能听到的。

林韵翻身过来钻到了我怀里,就像一个小女人那样,就像平时,我的潇潇一样。

我主动伸手把林韵给抱住了,而且越抱越紧,越抱越紧……

可能,我此时是将林韵当做了潇潇。

林韵娇笑一声,然后伸手握住了我的xiamiam,把鲜红的嘴唇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小冤家,你爱姐姐的什么?”

我没应声,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身体吗?”林韵用极具挑逗意味的声音轻笑道。

我也笑了出来,然后,突然转过身去一头扎进了林韵胸前的两团柔软。

英雄难过美人关,男人总要醉卧温柔乡,虽然我不是英雄,但我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心里受伤的男人。说明http://www.qi-wen.com/

这时,林韵又在耳边说道:“小冤家,我们去逛街?”

“我只想折磨姐姐。”我想也不想开口就道。

林韵伸手在我胸口锤了两下,“你个小坏蛋,还真想把姐姐给折磨死啊?”

我没说话,直接就起身把林韵压在了身下,我现在就是一个彻底迷失了自己的男人,而这种男人往往都是,非常疯狂的。

所以,我又跟林韵开始了新一轮的耕和被耕的体力运动,不过这次没多久,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毕竟两人都已经消耗了太多体力,还能来这么二十分钟真的算是不错了。

“折磨完了吧?走,陪姐姐逛街去。”林韵一边起身穿衣服一边说道。极品闻香师14章

精疲力尽的我随口说了一句:“大半夜的逛什么街啊?”

林韵回头瞪了我一眼,那佯装生气的样子颇有些潇潇的少女范。

“你把我衣服弄成这样难道就想算了?”已经把衣服穿在身上的林韵指着胸前大敞大开的领口说道。

虽然林韵的表情很是认真,可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林韵本来就穿着短裙丝袜露脐装,如果露脐装的领口再坏掉从而让xiong前春光一片的话,那估计,她刚一出门就会被某个难以克制的男人给直接扑倒了。

“你还笑?”林韵俯下身来伸手在我胸前锤了两下,不过却被我顺势给一把抱住。

“你……小冤家你还想干嘛?”林韵有些慌了。

“想。”我一脸坏笑着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林韵脸色一怔,明显没反应过来。

趁着林韵发怔的间隙,我一伸手就把拦了过来。

“小冤家你……”林韵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而这时,我已经是上下其shou把她整个人都给抱在怀里了。

不过我是故意的,而且还是有目的的——连续两次激情过后,我多少有些从失落的心情中缓了过来,所以我便想到,应该让林韵对我更加信任,从而好让她帮忙,把剧组里面那个想对潇潇图谋不轨的杨光给赶走。

在这种我还想着要去帮潇潇,说好听点是用情太深,说不好听一点,那就是犯贱。

不过我愿意的,不管怎么说,我依然要为了潇潇而付出。而这也正是我最开始接近林韵的初衷。

“小冤家别闹了,起来,陪姐姐逛街去。”林韵显然是真的让我给喂饱了,所以现在才那么想出去透透风。

我也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便依照林韵所言开始起身穿衣服。

由于林韵领口扣子坏掉了,所以我是抱着她出去了,一只手环在她腰上,一只手故意搭在她xiong前帮她挡住那两团柔云。

而在走出酒吧的过程中,我搭在她xiong前挡住领口的手明显不老实起来,惹得林韵一阵瞪眼。

林韵冲我瞪眼当然不是真的生气,我能看得出来,她那故作生气的眸光里明显藏着一种很是享受的神色。

我很清楚,我现在越是这样,她今后就对我越加信任,那么在我提出要让她帮我对付杨光的时候,她自然就不会起疑了。

正要出门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心里一阵后怕的事。

杜月娥,我好像依稀看到了杜月娥的身影。

我顿时就慌了,不禁马上回头仔细搜寻着刚刚那道疑似杜月娥的身影,不过没找到。

难道是太过疲惫的缘故,所以眼花了?

“小冤家在看谁呢,折磨姐姐还不够啊?”林韵明显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不由得伸手在我身下抓了一把,“还想着换换口味去折磨别的小姑娘?”

我马上不动声色地解释道:“折磨姐姐当然就够了,我哪还有力气去折磨别人?”

林韵一声娇笑,“得了吧你,姐姐还不知道你们男人啊?哼,都是一群吃着嘴里看着锅里的狼。”

我没开口应声,只是微微咧嘴笑了一下,这个时候当然得保持沉默,因为不管说什么都会让林韵觉得我是在心虚。

“小冤家,要不姐姐给你介绍个浑身是水的小妹妹?”林韵见我不说话又开口说道。

“小妹妹?在哪啊?”我故意用贱贱的声音问道。

“就在我们剧组。”

“你们剧组?谁啊?”我隐约想到了什么。

“就是你妹妹潇潇啊。”果然,林韵是在拿我‘妹妹’潇潇开玩笑。

我马上做出了一脸讶然的神色,“姐,不带这样的吧,那可是我妹妹。”

“妹妹怎么了,你们男人不就喜欢玩刺激么?哈哈哈,越是不可能睡到的人就越是想去睡一下试试,不是么?”林韵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让我心中一惊,哥哥和妹妹?林韵这玩笑也太……太大了!我明显感觉这女人好像还是有点在试探我。

“怎么,小冤家还不乐意啊?”林韵见我没应声不禁又开口问了一句。

“当然不乐意了,我只想折磨姐姐一个人,对妹妹什么的不感兴趣。”这么说着,还得假装说的特别诚恳的那种,真不知道她明白要开这个玩笑是个什么意思,但不管如何,还是小心为妙。

“真的吗。”林韵有些鄙夷地扫了我一眼,显然她对于男人是十分了解的,所以很清楚我那句话里面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不过,林韵紧接着又靠了过来,贴在我耳边用很是认真的语气说道:“小冤家,玩笑归玩笑,但我真的要警告你,你要是让我发现还有别的女人的话,到时候……”

林韵故意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我很清楚她的意思。

我也能够想到,要是有一天让林韵发现我其实已经有女朋友的话,那么,林韵肯定会找人把我给废掉的。

而林韵刚才那句话,也确实是在警告我。

女人都是霸道的,至少跟男人一样有着很强的占有欲,尤其是像林韵这样本就十分强势的女人。

现在,我正和林韵走在基本没有什么行人的街上。

肩并肩手牵手,真的就跟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一样。

“小冤家,昨晚上你什么时候走的?”林韵忽然转过身来对我问道。

极品闻香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极品闻香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