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嫡女拒承欢在线阅读

2017/12/21 6:27:2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嫡女拒承欢

第3章 三姐姐好凶
此时的宣武殿内丝竹之声和大臣们对饮劝酒之声不时地传出来。来自http://www.qi-wen.com/殿外大门边站着两排持刀侍卫,气宇轩昂。他们中间的大门处还时不时的有鱼贯而出、鱼贯而入的宫女太监们。他们手中的托盘内或端着酒壶或端着菜盘。
  暗自躲在一棵大银杏树后的夏思雪,大眼锐利的盯向内殿。想着该如何进入殿内而不被阻止之时,一抹疑惑却熟悉的苍老声音突然从她的身后响起,“雪儿吗?你怎么在这?”
  听到这声音,夏思雪身子微微一颤,手在袖内紧紧捏拳,脑海里更是划过夏彩荷猖狂而笑说的那句话,哈哈……父亲大人早就想弃掉你了……
  “是雪儿吗?”身后那人再次出言,只是这次含满了不耐烦的语气。
  夏思雪隐于袖内的手,紧紧捏拳,直到指甲扎进肉中,她才恢复理智。压了压心中的恨意,她脸上装出受惊的神色,慢慢转过身,看向眼前这年过五旬的老者,低声哭泣,“大伯,雪儿好害怕……呜呜……”
  说话间,她目光却一瞬不瞬的落在自己前身父亲夏昀皱纹横生的脸上,果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厌恶之色。原文http://www.qi-wen.com/
  他果然不是真的疼爱堂妹,只不过人前装模作样而已,亏自己以前还真的相信他是真心疼爱夏思雪。想到以前自己被他欺骗耍弄于鼓掌之间,她袖内的拳头捏的更紧了。
  “你怎么全身湿透了?你不是先前和你三姐姐离殿去看你大姐了吗?”夏昀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捂鼻问道。
  一听到大姐几个字,夏思雪猛地眼光一寒,心想他还好意思提自己,难道皇上赐旨让她自刎的事不是他和他的好女儿夏彩荷一起谋划的吗?现在,他怎么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提到她,可见他内心有多冷酷无情!
  “呜呜……大伯,你要帮雪儿啊……”夏思雪故意将话音扩大,特意让声音传的很远。
  夏昀果然紧张了起来,今天可是登基大典,整个前殿都是人,要是被谁听见了可要破坏他的形象了。
  “没事,回头大伯替你教训她。现在你跟大伯过来,大伯带你去偏殿,让宫女们给你梳洗换衣,要不你会受凉的。小说:嫡女拒承欢在线阅读
  想带她走?夏思雪可不会那么傻,她早就看见不远处的西山郡王正往这边走来。
  他是当朝唯一的郡王,更是夏蒙月的未婚夫!当时还是她亲自请求独孤雍赐婚,可见她有多傻。
  夏蒙月这样的恶女,哪有资格嫁给如此优秀的男子?
  于是,她忽然大喊了一句,“大伯,雪儿好怕月姐姐,她好凶啊!就连大姐姐都说她不该答应月姐姐的哀求请皇上赐婚……”
  她故意没有喊夏蒙月为三姐姐,就是要让楚湘辰确认听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妻!
  以夏思雪对楚湘辰几次接触的了解,知道楚湘辰是个极度自傲洁癖的男子。
  他的自傲是不将权利放在眼里,洁癖更是不仅限于事物上。
  就连人,若品格不好的,他也会嫌脏,怕玷污自己,更何况是他的未婚妻呢?所以,夏思雪确信一会楚湘辰绝对会一探究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越发期待接下来的事了!
  夏思雪被夏昀带到了偏殿,还没开始换衣服,就听见太监传道:“淑妃娘娘驾到!”
  淑妃夏彩荷!
  夏思雪禁不住浑身颤抖起来,看着夏彩荷雍容华贵的的身影,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前撕碎了她!
  “死傻子,我让你逃!”就在紧要关头,夏彩荷后面的夏蒙月冲了出来,让她收回理智。
  随后,她灵机一动,躲到了夏昀的身后,捏住他后背蓝色朝服假装吓得颤颤发抖,“不要杀我……三姐姐,雪儿再也不敢了……”
  见傻女恢复了以往怯懦的模样,夏蒙月推开春柳的搀扶,快步冲上前,然后,死命的将她拉出来,伸手就朝她的脸上挥了两记沉闷的耳光,“竟敢推我进铜缸,还敢拿珠钗扎我!今个我非打死你这个贱傻子不可!”
  “住手!”就在夏蒙月举起手来打算挥出第三记巴掌时,她的手被夏昀捏住了,只见他稀疏的眉头紧皱,朝她怒斥道,“你要是真把她打死了,如何和你大姐交代!”
  
第4章 大姐已经死了
被打的夏思雪闻言,忍住脸上的痛,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夏昀。版权http://www.qi-wen.com/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死了?难道他并没有参与迫害自己这件事?父亲其实对自己并没有那么绝情?
  可他们接下来的话,让夏思雪替方才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哼,大姐?”夏蒙月花了妆的脸上浮出不屑的浅笑道,“父亲大人,女儿再也不用向大姐交代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大胆,你在胡说什么?”夏昀听到这大不敬的一句话,顿时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挥巴掌打断夏蒙月的话。
  一抹温柔的声音阻止了他,“父亲大人,月儿说的是事实。不一会,皇后暴毙的消息就会由本宫身边的李公公宣布出来。”
  闻言,夏昀惊愕的转过头收回手,看向已经坐在红儿搬来的紫檀圈椅上的夏彩荷,“怎么会这么快?”
  “父亲大人是在舍不得大姐吗?”夏彩荷假装担忧的看向夏昀,“您可别忘了她是怎么忤逆您的。”
  夏彩荷就是等不及了!她不能看着皇后之位被大姐占着,更不能再忍受她被皇上宠得无法无天!
  死的毕竟是自己曾为之骄傲的女儿,夏昀若说不难受也是不可能的,可经过夏彩荷一提点,便将最后那点不舍抛诸脑后,只见他舒展了眉头看向夏彩荷,“事已至此,我们只有向前看。”
  夏思雪见状,恨恨的紧捏拳头,若是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这父女三人撕碎喝血!
  “父亲,大姐已经死了,这个傻子就可以毫无顾虑的任由我处置了吧?”夏蒙月现在满心里只想报刚才的仇,这会子更是焦急的朝父亲问道。网站http://www.qi-wen.com/
  夏思雪知道他在犹豫,哭道,“大伯,雪儿好怕。雪儿听娘说过,您是最疼我的人,雪儿要回家,不要在这里呆着,否则娘又好着急的去找外祖母哭了……”
  夏思雪这是在刻意提醒夏昀,夏思雪生母的娘家可是现任皇上独孤雍的舅父家!想要杀了她,可得好生掂量一下!
  之前,她之所以来宣武殿,便就是这个目的!
  果然,夏昀听完她条理不清的话语后,立马回过神,朝夏蒙月道,“她还不能死。现在你大姐刚死,你二姐又没坐上皇后之位,切莫在这时节外生枝!”
  夏蒙月闻言,花了妆的脸顿时气的涨红,不甘的道,“那父亲就打算放任她欺负女儿吗?”
  夏思雪听到这话,差点没冷笑出声,她真是是非颠倒,明明是她经常肆意欺辱夏思雪,这会竟说出这句话来,也不怕闪了舌头!
  “呜呜……大伯救我,雪儿从来不敢欺负三姐姐的,都是她和春柳……”
  不等夏思雪话说完,夏蒙月就提裙一脚踹到了她单薄的后背上,“让你这个傻子狡辩……”
  夏思雪本大可躲掉这一计踹的,可是,就在她目光看到门外一抹紫影出现时,顿时一咬牙,生生没躲避,应了这一计狠脚,随后更是故意将嘴唇咬破,吐出一口鲜血,假装吐血昏倒。
  见她倒后,现场一阵静默,随后,夏彩荷温柔不失狠毒的话语响了起来,“若是这么死,倒是便宜了她!”
  “父亲大人,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若不死,女儿不放心。”夏彩荷打断父亲的话,一本严肃的说道,“您不是也曾说过,做事情要干脆利落,切勿拖泥带水吗?”
  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雪儿究竟看到了什么?
  “也罢,她这样猪狗不如的活着,不如死了好!”
  夏昀的话一出,夏思雪顿时一惊,她搬出雪儿的外祖母来,都没能威胁住夏昀,可见,雪儿看到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哼,我还没踹够呢,她怎么能说死就死?我看她定是装得!”夏蒙月不解气的说道。
  夏思雪静静的听着这父女三人狠毒的话,心寒至极。很为自己曾是他们的亲人而感到耻辱。说明http://www.qi-wen.com/
  就在夏思雪暗自思索时,只听夏蒙月又道,“不管她现在是死是昏,我只要一匕首刺下去,她就彻底的死了!”
  话末,夏思雪便听见匕首出鞘的清脆声,心中一急,暗自埋怨西山郡王怎么还不出现?他不是最爱打抱不平的吗?如果,他不现身,自己该怎么躲掉这一匕首呢?
  “去死吧,傻子!”
  
第5章 被救了
就在夏蒙月举起匕首,准备朝夏思雪的后背刺下去时,一抹沉稳的男性磁音合着稳健的步伐声传了进来,“夏相,本郡寻了你半天了,原来你躲在这清闲起来了……咦,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来了,夏思雪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是其他人就没那么轻松了。
  “西……西山郡王?”第一个回过神开口的是夏蒙月,只见她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匕首往地上一丢,随即,用手扒拉了一下贴在脸上的湿发,朝他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道,“您是什么时候到的?”
  楚湘辰看着她的样子,差点儿当众吐了。
  此时的夏蒙月,不但身上脏乱,就连脸上妆都花了,根本看不出以往俏丽的模样。再加上,方才她那番恶毒的行径和粗鲁的动作,只让他恨不得现在就请表兄退婚去。
  要不是这个傻女是皇后爱护的人,他绝对立刻走人。
  他一咬牙,强忍厌恶之感,走到夏蒙月跟前,朝她冷冷问道,“你方才举起匕首在做什么?”
  “哦……没什么的,我只是和四妹玩儿!”夏蒙月惊慌的两脚发软。
  “女子没事拿着匕首玩的,还真不多!”楚湘辰扫了眼她方才丢掉的匕首,眼神冰冷。
  由于离得近,他闻到夏蒙月身上散发的臭味,不禁捂住鼻子,退后一步又道,“还有你家四妹,她这是怎么了?”
  “这……”夏蒙月被他这一问,顿时紧张起来,只见她支支吾吾半天解释不出什么来,最后,只得求救的看向父亲和二姐夏彩荷。
  夏相低下头,若有所思并未回应她。
  倒是夏彩荷温柔的开口道,“说来也是本宫四妹淘气,竟不知怎的看好了宫里水池中的睡莲,非要下去采,三妹拦都没拦住,反被她给拽进了池中。后来两人爬上岸,四妹又跑过来找夏相帮她摘。夏相这才哄她先来偏殿换衣服。可她又不知闹得哪出,偏不换衣裳。这不,三妹就拿匕首吓唬她,谁知她不经吓,竟这样昏了过去。”
  她这句话一出,殿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她身边贴己的侍女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楚湘辰闻言,眼中浮上鄙夷之色,只觉得眼前淑妃虚伪至极。竟然可以黑白颠倒成这样!要不是刚才他亲眼看到了殿内的情形,只怕真信了她!
  冷笑道:“原来如此。若不是淑妃娘娘解释,本郡还以为是三小姐你眼里容不下一个傻女,想要杀了她呢!”
  “您误会了……”夏蒙月面露焦急的解释道,“只是您突然来了,要不,我早就请御医来替她诊治了。”
  真是胡说八道!他若是不来,傻女恐怕早就成了她的刀下鬼了!
  夏蒙月见楚湘辰不信,赶紧对春柳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御医给我四妹诊治!”
  春柳得令,急忙退下寻御医了。
  西山郡王见状,这才缓和了面色,“你也别愣着了,赶紧换衣裳吧,如此邋遢模样,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夏蒙月听着西山郡王鄙夷的话语,心下一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随后,逃似得进了内厅去换衣服。
  “红儿、绿翠,”淑妃见西山郡王恢复了面色,便朝身后左右站着的两个宫女吩咐道。
  两个宫女得令,便将夏思雪也给抬进了内厅,随后放下了门口处的帷幔。
  心里暗自为自己庆幸。庆幸自己没看错楚湘辰。他果然是个大义凌然的君子。这一次的恩情,她先记下了。
  忽然听见楚湘辰在外厅说道:“淑妃娘娘此时不在宫内与皇后娘娘主持臣妇宴席,怎会有空来到此处呢?”
  不知道夏彩荷会怎么解释,夏思雪一边被两个宫女折腾着穿衣服一边竖着耳朵偷听。
  “本宫来次,其实是来宣布皇后娘娘薨毙的事情的。”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夏思雪听到了楚湘辰的暴怒,心里多少有些欣慰,至少还有人有那么点儿在乎她的。
  “是真的。这样的大事,本宫怎么敢胡说?”淑妃声音很愤怒,“皇上此时处于极度悲伤之中,这登基国宴怕是来不了了。所以本宫这才来偏殿寻夏相,与他商议一下,是该宴中宣布还是宴后宣布消息的好?”
  悲伤?还极度?夏思雪闻言,心中冷笑,独孤雍的戏演的真够到位的。要不这样,怎么能人前保持“重情重义”的名声呢?
  
第6章 阴谋再起
安静了一会儿后,只听到楚湘辰缓缓说道:“本王不曾为皇嫂做过什么,这一次,就让本王宣布此消息吧。”
  说完之后,好像就离开了。
  这时旁边也在换衣服的夏蒙月着急的掀开帷幔想要追出去,却被红儿抓住:“三小姐,你衣带还没系好。”
  夏蒙月低头一样,见自己外袍敞开,确实不雅,只能作罢。
  “好不容易见他一面,这才多大一会,他就走了。”
  “现在什么光景,你还只惦记着儿女之情!”她话音刚落,夏彩荷就走了进来,见红儿替她系好了衣带,说道,“你出来,我有话吩咐你做。”
  夏蒙月止步不前,指了指夏思雪道,“那她怎么办?”
  “以后有的是机会解决她。现在,西山郡王正有意护她,你若在这个节骨眼上动了她,就不怕西山郡王不娶你?”
  夏彩荷这句话一出,夏蒙月顿时收了眼中的杀气,“哼,这次算她走运!回府,看我不整死她!”
  她们一出去,就听夏相开口道,“我先回宴上,看看楚湘辰如何措辞宣布这件事的。”
  “夏晴雨都已死了,父亲大人不需要在此事上浪费心神。反倒是府内的事,你得安排好了才成。别忘了,女儿我想要坐上皇后之位,必须是嫡女才行!”
  害死她还不够,还打算害死她的娘亲!
  眼前渐渐浮上娘亲那张慈爱的脸庞,顿时,泪水模糊了双眼。娘亲,对不起,之前女儿不孝,害你有家不能回,有亲不敢认……这一次,女儿定护你周全,把属于我们的一切都讨回来!
  回到夏府后,夏思雪被几个粗使仆妇抬进观雪阁的梨木榻上,她的娘亲就闻讯赶来。
  “雪儿……”看着榻上紧闭双目的女儿,夏思雪的娘亲周素云伸出骨瘦如柴的手,颤抖的抚着她的面庞,满眼都是泪水,“是娘亲没用,是娘亲不争气,让你屡次被人欺辱……”
  “二夫人,三小姐说了,四小姐是因为去池子里摘睡莲才会落水昏迷的,还望你不要多想。奴婢们先回去复命了!”两个抬夏思雪进屋的仆妇见二夫人面生恼怒,便照着三小姐之前的说辞,解释一番给二夫人听。至于她听不听得进去,信或不信,就不关她们的事了。
  话末,她们便朝二夫人行了礼,急忙退下了。至此,屋子内,只剩下二房的人。
  “好会胡说!”两个仆妇一离开,二夫人身边的陪嫁奶娘莲嬷嬷就忍不住朝她们走的地方呸了一口,“明明就是她们欺负四小姐,让四小姐受了伤昏迷的,又找借口搪塞我们二房,真真欺负我们二房没男主子吗?”
  话说到最后,莲嬷嬷忍不住涌出二行泪,划过那张皱纹密布的苍老脸颊。
  “可不是嘛!四小姐从不喜欢花花草草的,怎么可能去摘睡莲?更何况,夏府内的水榭到处是睡莲,也没见过四小姐嚷嚷要采啊!”站在周素云身边的青衣丫鬟绿竹附和着莲嬷嬷说道。
  话末,屋内响起了一阵下人们的气岔声。
  而周素云至始至终都是流着泪,担忧的看着夏思雪,一言不发。
  她不说话,夏思雪却能感觉到她的忧伤与疼惜。
  此刻,她才发现,四妹妹的娘亲,害的她的女儿一直饱受欺辱。
  “二夫人,您倒是说说话啊,四小姐都被她们欺负成这样了,难道我们还得忍吗?”莲嬷嬷终于忍不住,朝周素云急了。
  周素云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消瘦的脸颊浮出无奈之色,“若不忍,你觉得雪儿能活这番久吗?只怕是,早在二爷战死沙场的那一年,我和她早就被她们整的尸骨不存了!”
  “您可以回国舅府啊……”
  “国舅府内,娘亲已死,爹爹已亡,只剩下我那继母和嫡兄,我如何能回去?就算回去,境况也不见得能比在夏府好……”周素云话说到这,声音有些哽咽,“我这么做,也是想让雪儿将来能嫁的体面些,毕竟,夏府二房嫡女,比起,国舅府庶出女所生的外甥女的名声要尊贵许多。并且,不还有当今皇后护着她吗?”
  提到这里,莲嬷嬷沉默了一会,有些不解的问道,“说也奇怪,今个四小姐明明是受了皇后的邀请,进宫赴宴的,怎的,四小姐被抬回府来,没见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来送?若是以往,皇后娘娘可都会派人来护送四小姐的啊!”
  
第7章 母亲被浸猪笼
“就是,若是皇后娘娘派人护着四小姐,四小姐也不会被三小姐欺负成这样的!”绿竹闻言,也是觉得奇怪。
  “估计今日皇后主持臣妇宴席,忙的无暇他顾,这才让夏蒙月她们钻了空子。”周素云猜测。
  夏思雪闻言,却心中冷笑她们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就算她再忙,只一句话吩咐下去而已,怎会无暇顾及到四妹?
  “二夫人,不好了!大夫人被老爷拖进宗祠,说她与马夫苟合,一会即将把她绑进猪笼沉塘!”就在屋内众人正在陷入沉思时,突然一个粉衣丫鬟急忙跑进来禀报道。
  “什么!?”屋内众人闻声,皆不可思议的看向出声的粉衣丫鬟粉黛。
  “是真的!”粉黛蹙着细长的眉,一脸焦急的看向周素云道,“二夫人,奴婢方才亲眼所见老爷将大夫人拖进了祠堂,现在已经将她治罪,马夫阿三当场被乱棍打死。至于大夫人,奴婢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绑……估计……呜呜……估计这会就要放进猪笼沉塘了!”
  粉黛本是夏晴雨未出阁时的贴身丫鬟,她出嫁后就被排挤到了二房。
  此时,她已经急得哭了起来,也顾不得规矩,几步跑到周素云的身边,跪地拉着她的衣袖祈求道,“二夫人这会只有您能救她了!呜呜……求您看在皇后娘娘的份上,救救大夫人吧?奴婢在这给您磕头了……”
  话末,就听见她脑袋磕在大理石地砖上的“咚咚”声。
  夏思雪闻声,心如被万针齐扎一般泛着剧痛。
  脑海中顿时浮上娘亲慈祥的模样。
  真没想到那父女三人竟如此恶毒,竟对她的娘亲用这种龌蹉的手段。娘亲那样高傲的人,怎能受得了?
  想到这,她藏于被中的手,紧紧捏住拳头,恨意充满全身,理智却让她冷静,她必须得想到法子救出娘亲。
  “好了,好了。”周素云在粉黛磕头磕到第五下时,回过神,示意一旁的绿竹将她扶起。见她起身后,额头处被磕破,流出血来,她不禁叹了口气道,“哎,大夫人一向高傲自洁,岂会和马夫……哎,想必又是二姨娘那帮妾室设得奸计!只是老爷也犯了混吗?他这番将事情闹大,也不怕皇后娘娘责怪他?”
  提到皇后娘娘,粉黛一时又没忍住,痛声大哭起来,“呜呜……就是因为皇后娘娘她……她薨毙了,老爷才敢如此对待大夫人啊……”
  “什么?”周素云闻言,顿时惊得睁大凤目,瘦尖了的下巴也颤抖起来,半晌吐出一句悲伤至极的话语,“她……她怎么会薨毙呢?”
  话末,她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向床榻上躺着的女儿,心下一沉。难怪她们敢在皇宫内毫无顾忌的欺负雪儿呢!
  “二夫人,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的时候呀!大夫人的命可耽搁不得了!”粉黛还算没有因悲失了理智,这会咬了咬唇强忍泪,提醒泛愣的二夫人周素云。
  周素云闻言,回过神,目光却闪闪躲躲不敢看向粉黛,半晌紧捏自己手中的帕子,“可……可我过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粉黛再次噗通跪地,苦求道,“二夫人,您大可搬出国舅府来保大夫人一命啊……”
  “这……”二夫人低下头,为难起来。
  “粉黛你一个奴婢怎敢为难主子呢?”莲嬷嬷扫了二夫人一眼,随即想到二夫人刚才说的话,便适时的替二夫人解围了。
  粉黛却不管不顾莲嬷嬷的话,一心想要救大夫人,所以又朝地上磕了一下头道,“奴婢求二夫人看在往日大小姐照顾四小姐的份上,请您救救大夫人吧……就算只有一份生机,您也试试,万一正好就救了大夫人呢?”
  粉黛这句话一出,周素云沉默深思了一会,才一咬牙,朝绿竹吩咐道,“粉黛说的没错,就算机会渺茫,我也得试试!绿竹,扶我去祠堂!”
  “奴婢扶您!”不等绿竹靠前,粉黛就拭了脸上的泪,急忙爬起扶着周素云了。
  “二夫人……”莲嬷嬷还想劝说,周素云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止言。莲嬷嬷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后,周素云领着众仆人急忙离开了观雪阁,朝祠堂赶去。
  等她们一走,夏思雪就猛地掀开被,顾不得穿鞋,就跑了出去。而她去的地方却不是祠堂,而是湖边!
  因为她知道,以夏昀那父女三人的毒辣心肠,他们是一定不会听周素云的劝告而放过她的娘亲,所以她能救娘亲的地方,只有湖边!
  

嫡女拒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女拒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仙友群大乱斗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仙友群大乱斗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仙友群大乱斗目录预览:第1章发红包第2章你老婆出轨了第3章月老,应该靠谱吧!第4章虎哥归顺第1章发红包江北市仙游潭。三个大汉拽着一个满脸都是血液的清秀男孩来到水潭边。“小子,你今天算命的时候说错了话,得罪了凌少,所以也就别怪哥几个心狠手辣了。”带头的对着他又是一阵暴揍,可是那男孩似乎不为所动,手指不断地掐动,似乎在计算着什么。如果仔细听的话,就会知道他嘴里面说的是:生门无恙,有奇遇。话音刚落,他就直接被甩到了一遍。为首的壮汉挥了挥手,带着手下往回走

  • 无删节乾坤武医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乾坤武医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乾坤武医王目录预览:第一章背叛后的重生第二章中医,一切皆可能第三章乾坤医典第四章推拿治病第一章背叛后的重生“嗯,老公,你真棒……”“哈哈,你喜欢就好,对了,什么时候跟那垃圾小子摊牌啊?我都等不及想和你在一起了……”“咯咯……老公你是想金屋藏娇吗?放心吧!就这两天,我一定和他摊牌,唔……轻点”张扬紧紧的攥着手里已经被自己捏到变形的戒指,站在自己租的小公寓外,脸色已经惨白。他没有进去,就那么红着眼站在外面,静静等着里面完事。七八分钟后,一个男人一边说着各种的

  • 无删节姻缘丝丝绕我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姻缘丝丝绕我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姻缘丝丝绕我心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脸第二章闹够了就滚!第三章简梅花第四章挣扎第一章不要脸清晨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里,投射在床上。沈悦抬手揉了一下眼睛,缓缓地睁开眼。这是哪啊?起身,身下的疼痛立刻传来,沈悦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头,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在被窝里。原本迷糊的意识瞬间清醒,这……这是怎么回事?扫视一圈房间,看见了床边龙腾酒店的标致。她想起来了,昨天跟马小雅喝酒的时候,说看见男友梁博与别的女人来开房,她一路追了过来,后来好像是梁博把她睡

  • 无删节恒天武娘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恒天武娘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恒天武娘目录预览:第1章吐出几个亿第2章一片茫然第3章深情的告白第4章校花的改变第1章吐出几个亿老婆比我大了五岁半,当她正值花样年华的时候,我还情窦出开。仗着她力气比我大,经常打我,罚我跪搓衣板,把她的臭袜子塞我嘴里把我打的嗷嗷叫。刷锅洗衣做饭都是我的活,动不动就对我打骂,说我废物。我知道她是嫌弃我土包子,没有家人帮着,打心里瞧不起我才对我这么过分。我早就过够了这样的生活,我也想走,可是我想在走之前,干她一次,她这么漂亮性感,作为老公要不干她,那我还是男人

  • 无删节纠缠不断的情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纠缠不断的情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纠缠不断的情丝目录预览:第一章危机第二章崩了颜家的牙第三章自不量力第四章青紫?吻痕!第一章危机“独家爆料!颜家本年度第三次投资失败,拒知情人报道,颜家资金周转不灵,濒临破产!”一条由西城区一流杂志爆出来的消息,短短一天的时间便让整个西城区变了天。这本杂志上详细的描写了颜家这一年来的三场投资失败案例,甚至还请了专门金融界的专家来分析投资失败的原因和颜家三个月内宣布破产的可能性。插图上是颜家上个月投资失败的时候走出交易所的照片,照片上颜父低着头,眉眼

  • 无删节芳草年年与恨长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芳草年年与恨长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芳草年年与恨长目录预览:第一章不是X梦啊?第二章下次找我,给你打折第三章老婆,我错了第四章我来给你检查第一章不是X梦啊?暗沉的窗帘阻止了室内春光的蔓延。夏冉默四肢酸软,浑身都提不起力气,她揉了揉胀痛的额角,一转头。一张沉睡中男人的侧脸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印入她的眼帘。男人的半边脸陷入了柔软的枕头,可是仅仅是露出来的那半张脸颊就英俊的无可挑剔。她瞪大了眼睛,看了一圈环境,很好,不是她熟悉的地方。然后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看来她还在做梦,还是一个春梦,不愧是

  • 无删节商界神算师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商界神算师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商界神算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风水学院公众号?第二章柳暗花明第三章你要倒霉第四章大赚一笔第一章风水学院公众号?李轩推开面前满是水泥印子的窗户,房子里的潮=shi味道总算少了些许。“这就是我们公司按照两位的要求选取的、完全符合所有条件的二手清水房。”他看着身后的一对中年男女道:“不过......”“介绍就不用了,我们这已经是第三次来了。”穿着一身普拉达定制西装的男人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百达翠丽,头转向旁边的女人:“老婆,你看怎么样?我们......”李轩站在窗户

  • 无删节孤岛情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孤岛情王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孤岛情王目录预览:第1章飞机失事第2章还有人活着第3章野狗嘴里压食第4章暗藏祸心第1章飞机失事飞机翱翔在万米高空,透过飞机舷窗,我的目光在一朵朵白云上划过,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换个角度看问题,或许能看到更美的风景。”这是我在第一次在飞机上看到白云以及云层后面的太阳时,在QQ签名上写下的感触。而此刻我坐在飞机场,却再没有了当时的心境。因为对于我来说,这里却是悲惨的世界。手持葡萄酒杯,我却只能小口的抿着,因为我怕在这种情形下喝的太多而醉倒在地。心已碎,人未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