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书名:绝世医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1 4:08: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绝世医妃

第9章 双倍奉还
  温意其实很想从他口中得知可儿的事情,她想知道宋云谦是如何看待可儿坠湖一事的。奇闻网想了想,便道:“王爷。妾身能否与您单独说几句话?”

  宋云谦见她又故态复萌,以往便是这样,她千方百计寻找跟他独处的机会。然后意图色诱他。他冷笑一声,“本王还以为经此一事你会有些改变。想不到你死性不改。本王没有什么要与你说的。你最好夹着尾巴做人,否则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说罢,哼了一声。奇闻网拂袖而去!

  洛凡看着她,眉目里有幸灾乐祸,“姐姐想跟王爷说话?可以。除非是可儿醒过来吧。”

  她故意淡淡地道:“只是。可儿会醒过来么?”

  洛凡笑了,笑得十分妩媚邪魅,眸光中有着淡淡的讽刺。“连诸葛神医都说她这辈子都不会醒来。姐姐你说她会不会再醒来呢?就算你跟王爷说一百遍不是你推可儿下水的。但是人证物证俱全,单凭你一人的口供。奇闻网王爷会相信吗?姐姐还是自求多福吧,别再丑人多作怪了。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过上安稳的日子。当然,除非可儿醒来,由她亲口说出谁是凶手。那么,你的嫌疑才能洗白。”

  如此夹枪带棒的讽刺加恫吓,没有让温意感到生气,相反,她得知了这些信息之后,心里开心极了。也就是说,只要可儿醒来,那就一定能够指出背后的凶手,到时候她就不用背负这个凶手的罪名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洛凡见她脸上变幻不定,目的已经达到,也懒得跟她废话,遂淡淡地道:“姐姐今日给我的一个耳光,我会铭记在心,日后总会有机会双倍奉还。”说罢,狠狠地回头瞪了那丫头一眼,冷道:“滚出去,丢人现眼。”

  那丫头诚惶诚恐地跟着她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瞪着温意,温意眸光疏冷,扫视了她一眼,眸锋陡然冷凝锐利起来,吓得那丫头顿时收回眼光,冷不防,单脚磕在门槛上,整个人直挺挺地跌了出去,正好扑在洛凡背上,纵然身边的丫头尖叫着去扶,那洛凡还是被撞出去两米远,跌了个狗吃屎的姿势。

  温意疾步走出去,伸手拉起那丫头,微微责备道:“你怎么能推侧妃娘娘呢?今日之事,你分明是在帮她,她却如此对你,你心中定有不忿也可以理解,只是,那到底是你的主子,你今日报复她,以后你的日子不知道怎生难过呢。”

  洛凡已经被丫头扶了起来,发髻都歪出一边去,脸上全部是泥土灰尘,她回身就给了丫头一记耳光,怒道:“废物,留你何用?给我滚!”

  那丫头连忙哀求,“娘娘,奴婢只是一时不小心,求娘娘不要赶奴婢走,奴婢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发生相同的事情。”

  洛凡哪里还能容得下她?王爷分明已经对她不满,若她继续留着这个丫头在身边,难免会遭王爷怀疑和不满,她是不会让王爷对她有任何一丝的不满意。一丝丝也不可以。奇闻网所以,这个丫头是铁定不能留在她身边了。

  她对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点的丫头递了个眼色,然后便任由其他丫头搀扶着她离开,她们一走,这个屋子总算是恢复了宁静。

  嬷嬷叹息道:“小晴大概是要被赶出去了。”

  小菊愤愤地道:“那是她活该,谁让她做事这么狠?”

  嬷嬷若有所思地道:“她不得已啊,她娘亲病了,若不配合侧妃娘娘,多要点赏赐,单凭她的月例银子,哪里够看大夫?”

  温意料想这个小晴便是方才挨打的丫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娘亲病了,她为了给娘亲治病,做一些黑心的事情,虽说不可原谅,但是其情可悯,温意想起自己的父母,心中不禁难过起来,为人子女者,不能承欢膝下,孝顺父母,是天大的罪过如今还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生生承受这种骨肉分离之痛,她想起,便是剜心的痛楚。
第10章 入宫见太后
就这样又过了半月余,这些日子,倒过得是十分惬意。因为杨洛凡这段时间并没有来招惹她。阅读http://www.qi-wen.com/

  温意也许久没见过宋云谦了。自从那日摔碗事件之后,宋云谦便一直没有出现在温意的如意轩。没有洛凡和宋云谦的刁难,温意的日子过得十分写意。

  这日刚用完早膳。便有小厮过来打招呼,说让温意穿戴整齐。王爷要带她入宫面见太后。

  温意有些心慌。太后啊,是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母亲,她连这个时代的宫规礼仪都不懂得。只怕入了宫是要闹出笑话,闹出笑话倒是无所谓,最怕的是太后一个不高兴。那她可就惨了。

  嬷嬷见她神情有些慌张。便笑道:“郡主又不是第一次入宫见太后娘娘,怕什么啊?”

  温意苦兮兮地道:“那以前都有皇后娘娘在宫中帮衬着,如今皇后娘娘离宫祈福。我心里慌得很啊。”

  嬷嬷道:“放心。到时候老奴会提点着郡主。况且,太后虽然严厉。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责骂人,大概也只是问问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毕竟都成亲一年了,肚子里还没声息,老人家是要着急的。”

  温意心中叹气。这个宋云谦如此讨厌她,莫说成亲一年,就是成亲十年,也不会有孩子的,因为他从不到她这边来。不过,她可真不希望他来,她对性方面有原则性的要求,那就是有爱才有性,她不能接受跟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

  只是想起刚穿越过来的那,她还是有些心跳加快。算了,就当给钱叫鸭子了,反正之前在现代就不是了。

  不管心中多么不愿意,她还是得梳妆打扮一番。身上穿着正红色的王妃朝服,她又为朝服上的刺绣大大的赞叹了一番,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灵巧的手?她看着铜镜里的容颜,十七岁,正是花季少女的时候,皮肤白皙,连毛孔都看不见,眸子如同两颗黑曜石一般晶亮有神,俏鼻挺立巧圆,嘴唇红润亮泽,微微一笑,那白贝般的牙齿便露了出来,明眸皓齿,好一个娇俏绝美的少女容颜。在现代的温意,也是一个美女,只是不着意打扮,穿着也比较沉,总是带着一副黑框眼睛,显得老气横秋。其实女子哪个不爱打扮不爱漂亮?但自从经历了情伤之后,她就完全把自己藏在保护壳里,再不愿意招惹任何的男人,也暂时不想谈什么感情。

  “郡主真漂亮!”嬷嬷与小菊赞叹道。

  丫头小溪又给温意取来一件披风,为她系好带子,笑道:“那是自然的,王府中,能跟王妃相比的,大概便只有可儿小姐了。”

  又是可儿,这段时间,温意想过数百次找个借口去看看可儿。但是她知道可儿在西苑里,有专人看守,除了王爷宋云谦和诸葛神医之外,谁都不许进去。除非得到宋云谦的允许,否则她是无法进入西苑的。

  小菊抬眸扫了小溪一眼,“可儿小姐是好看,只是我却觉得她未必就能比得上郡主。”

  小溪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便连忙笑着赔罪,“是奴婢失言了,可儿小姐哪里有王妃出色?”

  温意微微一笑,容貌不过是一个人的外表,她并不那么的看重。

  主仆几人说着话,外面便有人通传说王爷来了。温意深呼吸一口,去吧,要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太后也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不会吃了她。

  宋云谦掀开帘子进来的那一霎,温意只觉得眼前一亮,宋云谦一身白色锦袍,气质淡然而高贵,干净英俊的脸上带着些许的不耐烦,嘴唇紧抿,狭长的丹凤眼里在看到温意的那一刻略微惊诧,只是定睛细瞧,却还是昔日那让人厌恶的女人。

  “可以走了吗?”他不悦地问道。若不是皇祖母亲自下令让他带杨洛衣入宫,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见她的。

  温意应道:“嗯,可以走了!”她伸手拉了拉披风,又抚摸了一下披风上精美的刺绣,脸上便洋溢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宋云谦本已经准备转身,只是在转身之前眼角余光扫视到她,见她本平淡无波的脸上绽放出如花般娇艳的笑容,心中顿时鄙夷,装什么?她到底还是那个只懂得跟在他身后打转的庸俗女人。之前装得如何如何的不在意,如今他带她入宫,她便笑得如此兴奋,原来,她没变,变的只是她的策略而已。

  只是,不管她施展什么手段,他都不会正眼看她一眼。
第11章 身体……异变?
   出到府门口,温意才知道洛凡也跟着一同入宫。她今日穿着一身淡紫色的丝绸百褶裙,显得皮肤更加的娇俏白皙。一根百宝纯金镶嵌翡翠朝阳钗插在堕马髻上。一侧垂着金珠子流苏,十分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额前青丝贴服,用金钿密密细细地点缀着。相比洛凡的珠翠满头。温意反观自己,就觉得有些寒酸了。她首饰倒是十分多。但是都觉得十分庸俗。所以今日不顾嬷嬷和小菊的反对,坚持只簪了一根碧玉翡翠簪子,嬷嬷觉得太过简单。又斜插了一根带流苏的鎏金凤尾簪。只是不管如何,还是比洛凡寒酸了许多。

  三人同坐一辆马车,相对无言。洛凡一脸的紧张。在宋云谦面前。她一向都是温婉谦恭的,绝对不会主动挑衅。尤其今日还是她第一次入宫见太后。她全副武装,若是太后喜欢她。她便有足够的资本跟这个所谓的正妃抗衡。

  宋云谦见洛凡显得十分紧张。便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皇祖母待人亲和。你知书识礼,懂礼数知进退。又长得这般的清丽脱俗,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洛凡回以一个柔柔的微笑。娇羞地道:“妾身哪里有王爷说得这么好?”

  “本王喜欢的女子,定必是天下间最好的。”宋云谦说着这句话,眸光瞟了温意一眼。

  而温意来到古代之后。从未出过王府。如今马车奔驰在青石板驰道上,马蹄声达达,马车外面,是这个时代百姓的喧闹声,对她来说,如今看到的一切,都极具历史的厚重感和真实感。她掀开侧边的帘子,贪恋地看着马车外面。天子脚下,商业繁盛,百姓安居乐业。马车所经的街道,店铺林立,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她瞧得眼花缭乱,听得是热血沸腾,哪里还在意宋云谦与洛凡的对话?宋云谦见她似乎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心中轻蔑地道:好,瞧你装到什么时候。

  温意自然不是装的,当马车驶进皇宫东门,她才意犹未尽地放下帘子,心里震撼不已。她知道这个朝代历史上未曾记载,但是没有记载的不代表没有,她如今是真真实实地生活在这里,也见识到这个时代的人文和生活,她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豪气来。她温意不缺胳膊不缺腿,不缺耳朵不缺嘴,就不信在这个时代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带着这样的情绪,她嘴角扬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宋云谦自然留意到她这抹笑容,心里不禁暗暗诧异,自从那夜之后,她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只是仔细瞧瞧,模样没变,还是那样的鼻子那样的嘴巴那样的耳朵。他眸光落在她的双眸上,陡然一愣,是的,模样没变,变的是她的眼神,变的是她的表情,变的是她的气质。

  想起这半月以来,她似乎都没有故意闹事刁难,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借着送汤水的名誉到他居住的飞凌阁看他。当时,他以为是因为母后出宫,她无所依仗,所以才收敛了一些。

  但是如今瞧她神定气闲,悠然自得的模样,却不是扮得出来的。再回想起那日她应对摔碗风波,那样游刃有余地打了那丫头和洛凡一个耳光,不见动怒,更没有激动,仿佛那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这件事情,他心中有数她是被冤枉了的,依照她往日的性子,若被人冤枉,只怕会提刀跟人拼命,哪里会如此冷静淡定,懂得置之死地而后生,不伤自己半分,却让对手败露在眼前?

  脑子里不禁又想起她为他治伤的一幕,若不是亲身经历,他会觉得是一个幻觉。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看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狂热,那样淡若清水地扫视了他一眼,眸光和脸上神色不变,丝毫没有情绪起伏,可见她心中,已经没有他的存在。

  他没有失落,有的只是一连串的疑问。

  思虑间,马车已经停下在了寿安宫门前。

  车把式掀开马车帘子,搬来踏脚石,道:“王爷,王妃娘娘,柔妃娘娘请下车!”

  宋云谦首先下车,然后转身小心翼翼地扶着洛凡,道:“小心点!”

  洛凡含羞带俏,道:“嗯,王爷,去扶姐姐吧!”说罢,她知礼数地退到一边去。

  而温意,却已经跃了下来,动作一气呵成。自从她穿越过来这副身体之后,动作灵活了很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是因为杨洛衣年轻,所以动作敏捷。但是当她有一次无意中她在花园中百无聊赖地提着石子,那石子竟然破墙而出,她就知道一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第12章 夕颜花
  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很可能是穿越的时候发生了基因变异,就跟什么蝙蝠侠蜘蛛侠那样。会有一些超能力。但是,到目前为止,她除了力气大点。身体灵活点之外,还没发现有什么超能力。

  “粗人果然是粗人!”洛凡从她身边走开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凭你这样,这辈子都不会得到王爷的欢心。”

  温意淡淡一笑,却不言语。看着这对金童玉女从她面前走过,他们确实很登对,男的暴戾霸道。女的奸诈恶毒。天生一对!

  三人领着一群仆妇和小厮,进了寿安宫。红色的宫墙宛若一条游龙,分隔开各个宫廷殿宇。金黄色琉璃瓦顶飞檐翘起。站在寿安宫看过去。只见琉璃顶相连,连绵起伏。宛若凌霄殿般壮丽奢华。

  不知道为什么,温意自打进了宫。心中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像她当年在北京游故宫那样。肃穆而沉重。或许是因为看了太多后宫斗争的和电视剧,总觉得在这红色的宫墙里,金色的琉璃瓦顶下,埋藏着太多女人的血和泪了。许多如花似玉,娇艳明媚的生命,进了东门,进入这后宫,看似荣华富贵尽在手中,但是,她们却是天下间最可怜的女人,连与家人见一面,都得要等待圣恩降临。

  进入寿安宫后,是一个独立的宫院,栽种着许多牡丹和夕颜花。夕颜花的藤蔓攀爬在宫墙上,如今正是粉红淡紫的开遍,十分好看。

  牡丹花在宫院的右角,占地也不少,牡丹花十分富丽堂皇,是富贵的象征,只是不知道为何要跟夕颜花种在一起。夕颜花是那种比较粗生的花,只要给点水,有泥土,它便可以爬满整个皇宫。

  宋云谦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放来洛凡的手,转身瞧了她一眼,眸光有些厌恶。正当温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忽然伸手拉起她的手,温意下意识地退后,诧异地看着他。

  宋云谦怒道:“你扭捏什么?是不是故意想让皇祖母责怪本王?”

  温意明白了,如今他领着妻妾入宫,他自然是要牵着正妃的手,否则,太后瞧见了,会觉得他大小不分,处事不正,连带显得洛凡也不懂礼数。

  温意没有再抗拒,只是被他牵着手,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习惯,他的手心很粗糙,掌腹对上的位置起了茧子,茧子很厚,如此用力握住她的手,她感觉手心微微刺痛。她本以为,身为王爷,自当是锦衣玉食,无论是手上的皮肤还是身体上的皮肤,应当跟女人一般嫩滑才是。但是,显然她猜错了。

  温意的手很是温暖,这让宋云谦微微诧异。他接触女人不少,但是女人的手脚都是冰冷的,就如同刚才他牵着洛凡的手,洛凡的手就冷得跟一块冰似的,他怎么捂都不暖。他侧头瞧了她一眼,两人的步伐从开始的凌乱到最后步伐一致,如同模范夫妻一般,挺着背,一步步前行,踏上白玉石阶,走上回廊,然后进入正殿。

  在殿门口瞧进去,只见屋子里坐满了两排华服女子。中间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黑紫色绸缎金线绣牡丹正装的老年女人,梳着螺髻,珠翠满头,虽年纪逾六十,双眸却炯炯有神,隔着大老远,温意便能感受到她锐利的眸光。

  两旁坐着约莫有十几个贵妇,想必都是皇帝的妃子,温意不敢随意打量她们,只是任凭宋云谦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向殿宇中,走到皇太后面前,然后,他轻轻拉着她,一同跪地叩见,“孙儿叩见皇祖母!”

  温意也学着他那样,“孙媳妇叩见皇祖母,皇祖母万福金安!”这句是她从电视剧上看来的,前阵子十分流行后宫电视剧,她每次回家,都会看到妈妈和奶奶“厮守”在电视机前,而从电视剧里她听得最多的就是什么万福金安。虽然不知道合不合礼数但是她心想既然都是好话,应当没有不妥吧?

  洛凡也跪在宋云谦身边,温婉地道:“妾身参见太后娘娘!”身为侧妃,她是不能跟宋云谦一样喊“皇祖母”,也因为这点,她如今银牙紧咬,脸上虽然带着恭谦的神色,低垂的眼眸却有一丝怨恨。

  太后嗯了一声,颇有威严地道:“都起来吧!”

  宋云谦下意识伸手先扶了洛凡,在皇太后眸光监督之下,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伸手去拉温意一把。
第13章 新解老佛爷
   皇太后的眸光落在温意的小腹上,最后,略微叹气地摇头。“你们都坐吧,别站着了。”

  温意闻言,一时想不起应该先谢恩。便径直走到椅子前打算一屁股坐下去,却看到洛凡对着太后福福身子。依旧脸色柔婉地道:“妾身谢太后娘娘体恤!”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对宋云谦道:“三儿啊,侯爷家两位千金,如今一个是你的王妃。一个是你的侧妃,你千万不能厚此薄彼,喜欢这位。便冷落了另一位啊。所谓家和万事兴,小家要处理和睦,你这个做夫君的。可得拿捏得当了。”

  宋云谦笑道:“皇祖母所言极是。孙儿定必遵从皇祖母的教诲。”

  那洛凡听完太后的教诲。这才轻移莲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她抬头瞧了温意一眼,见温意低头看椅子扶手上的软垫。不由得轻蔑一笑,烂泥扶不上壁。

  宋云谦是必须坐在正妃旁边的。他见温意在抚摸软垫上的刺绣,不由得错愕,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在皇祖母跟前。也这么不当回事吗?他正欲蹙眉说她,便听到皇太后出言问道:“洛衣,你对刺绣很有兴趣么?”

  温意一时不知道是在唤她,她还没习惯洛衣这个名字,或者说她已经忘记了洛衣就是她的名字。因为在府中,嬷嬷与小菊都是叫她郡主,其他的下人也喊她王妃,根本不会有人直呼洛衣这个名字。

  众人都愣住了,这三王妃往日里也十分机灵,怎地今日一坐下就发呆,连太后叫唤了两声都听不到?莫非,小夫妻出了什么事?

  唯独洛凡嘴角微微扬起,好,就是要她出糗。

  宋云谦脸色陡然沉了下去,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压低声音怒道:“皇祖母喊你。”

  温意抬起头,这才想起方才太后喊洛衣,而洛衣,正是自己。

  她连忙站起来,福福身子请罪,“皇祖母恕罪,孙媳妇一时贪看刺绣,实在不是有意冒犯皇祖母。”

  贪看刺绣?这样的借口都说得出来?太后神色开始不悦,之前听闻说杨洛衣为了三儿娶侧妃一事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还以自尽来威胁三儿,当时她觉得消息掺杂水分,但是如今看来,倒不是没有可能的。方才三儿下意识地扶着柔侧妃,而把自己的正妃丢一旁,当时她注意到杨洛衣很快就走到一边,甚至忘记了该有的礼数。若一个人不是心乱如麻,岂会在她跟前也会如此失礼?

  太后的不悦来自于温意的吃醋小气,也来自于宋云谦不知分寸,遂当场便沉下脸道:“三儿,你如今已经是亲王了,行事也该有个度,你父皇这十几个皇子中,唯独你与你大皇兄被封为亲王,其他人都担着皇子的名分,往日里哀家最不担心你,你虽有些傲慢,至少有你母后在管教着,也管教得很好,因何你母后去了祈福,你便像换了个人似的?娶侧妃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哀家与你父皇商量也就罢了,哀家疼爱你,为你出头,说服了你父皇认可你的侧妃,可你不要忘记,你亲王的正妃,始终是洛衣,你休要大小不分,厚此薄彼。”

  宋云谦平白无故被教训一顿,却没有动怒,只垂头应道:“皇祖母的教诲,孙儿铭记在心。”

  太后又转眸看着温意,语气更重了些,道:“你也是,你如今是王妃,走出去代表的是宁安王府,民间的男人尚且三妻四妾,你如何能要求你夫君只守着你一人?更何况,嫁给三儿的是你的亲妹妹,都是自己人,姐妹俩总是比外人贴心些,日后有什么事,也能互相帮衬着。听闻你还为了三儿娶侧妃的事情闹自尽,真是说出去都觉得丢人,荒谬至极,如此这般一闹,外人如何看待你这个王妃?如何看待宁安王爷?皇家的尊严又被你置于何地?这一次哀家小惩大诫,你回去抄五十遍《女则》,抄完之后送入宫中给哀家过目。”

  众人见太后动怒,大气不敢喘,众妃们或同情或取笑地看着温意,这皇后的儿媳妇,看来也不怎么出色啊。

  温意眉目不动,神色未变,恭谨地道:“孙媳妇谨记老佛爷的教诲!”

  老佛爷这词,在现代基本成了古代后宫剧太后的代名词,但是,温意一时没有想起,老佛爷这一个词,起源于慈禧太后,历史上代指的也是慈禧,之前所有的皇太后,都不曾用过老佛爷这个称呼。
第14章 唯一的爱
   等温意回过神来,洛凡已经惊呼出声,“姐姐。您乱说什么?皇太后岂会老佛爷?”她这么一喊,众妃的眸光都凝在温意身上。温意抬眸瞧了洛凡一眼,洛凡的脸上挂着担忧。完全没有一丝幸灾乐祸,仿佛真的为温意说错话而着急。

  温意还没说话。洛凡便即刻下跪为温意求情。“太后娘娘,姐姐并非存心冒犯,请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瞧着洛凡。颇为满意地点点头,“你起来吧,你姐姐如此不满你。难得你还肯为她说话。”说罢。她严厉地看向温意,略微动怒地道:“你心中是否对哀家十分不满?连带皇祖母也不愿意喊了?若你觉得哀家让你抄《女则》是在存心刁难你的话,你大可以不必抄!”

  温意起身。往皇太后面前一跪。抬头真诚地道:“皇祖母误会孙媳妇了。孙媳妇方才确实是有些走神,并非是对皇祖母不满。而是孙媳妇心中确实是有些难受。虽说天下男儿郎,都可以三妻四妾。作为妻子,不能吃醋不能嫉妒,否则便算不得是贤妻。只是女子到底不是圣人。谁都希望自己心中所爱的夫君,这辈子都属于自己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成亲那日起,在温……洛衣心中,便只有夫君一人,不曾有过旁的念头。洛衣如此用心对待夫君,不敢奢望夫君也如此对待洛衣,只是,心底总还是存着那样美好的期盼,期盼这种怜爱疼惜能再多上一些日子!”

  说罢,她转身看着宋云谦,情深款款地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从与王爷执手那日起,洛衣心中便只有王爷一人,洛衣愿意为王爷下厨,愿意为王爷洗衣,愿意为王爷梳头,只盼着王爷能在偶尔空闲的时候,能与洛衣泛舟湖上,或者散步于疏淡斜阳里,能在起风地日子里,对洛衣说一声:天冷了,娘子要适时添衣;在洛衣病了的时候,能得到王爷垂怜关爱疼惜的眼神。这种爱,洛衣不愿意跟旁人分享。洛衣是一个很霸道的女子,洛衣可以为王爷做很多事情,甚至为王爷去死。但洛衣却不愿意把这种爱怜分给其他女子,哪怕这个女子是洛衣的亲妹妹。”宋云谦整个人愣住了,他没想过温意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她又转眸看着太后,道:“所以,在入宫之前,在马车之上,洛衣看到王爷手里执着的,不是洛衣的手:洛衣听到王爷说浓浓情话,却不是对洛衣说的;王爷眉目里荡漾着明媚的笑意,却不是对洛衣笑的;甚至在到达寿宁宫,王爷也不会拉着洛衣的手,而转为扶着另一个女子的手。皇祖母,您能明白洛衣心中的苦吗?所以洛衣自打进了这正殿之后,便一直心神恍惚,做了许多失礼的事情。方才得皇祖母垂训,洛衣才陡然醒悟,王爷对洛衣的疼惜,洛衣已经得到过,所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洛衣应该心满意足了,并且可以用这些温馨的记忆,温暖洛衣余生的岁月。也因为如此,洛衣在听到皇祖母的话之后,斗胆抬眸直视皇祖母,心中竟一种感觉,那便是皇祖母的容颜,竟与佛爷有几分相像,极具威严又满脸的慈爱,这才忍不住喊了一声老佛爷。”

  温意说完,眸中里已然泛着泪光。这一番话,她全部都用洛衣代指,确实,从小菊和嬷嬷口中,她知道洛衣很爱宋云谦,所以,她代替洛衣把这一番话当众说了出来。她知道,在座的无论是太后还是众妃,她们地位超然,外表风光无限,但是心底都有同样的痛,那就是自己心中所爱,不得已要跟其他女子分享。这种痛,最为深刻,最为刺骨,最为蚀心,无一日能忘。所以,她敢断定,这一次冒犯太后的这句“老佛爷”,也会被她这番话给转移掉。

  果然,皇太后听了她的话,半晌说不出话来。她眸光沉绵,看着屋子外透进来的阳光,有蝴蝶低低地盘旋,正殿门口,有宫人悄然走过。

  众妃们也都寂然无声,温意的这一番话,似乎触及了每个人心底最柔软的部位,她们往日里明争暗斗,也不过是为了让那男人多爱自己多一些。但是,即便多争到一丝爱宠又如何?终究,不是执手相伴一生的人。

书名:绝世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绝世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年相思成冢 十年相思成冢 全文免费

    原标题:十年相思成冢十年相思成冢全文免费书名:十年相思成冢目录预览:第1章我买了那个女人第2章叫得真像狗第3章一起上她第4章你就是条狗第1章我买了那个女人“五十万!”“六十万!”圆形的拍卖台下,无数男人涌动,两眼发亮的盯着舞台中间,那抹纤细曼妙的身影。红色短裙,纤细锁骨,匀称雪白的长腿……还有,那极低领口下的诱惑……这个女人,就是今晚的拍卖品。二十三岁,干净处女,拍下,就能得到这个女人的全部。身体,人生以及灵魂……“六十五万!”“七十万……”喊价,一点一点的飙升上去。顾伊雪看着那些男人贪婪的嘴脸

  • 时光不及你眉眼 时光不及你眉眼 全文免费

    原标题:时光不及你眉眼时光不及你眉眼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时光不及你眉眼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竟然喜欢男人第二章现在你高兴了?第三章你属球的吗?逃跑都靠滚!第四章我要听摇篮曲第一章老公竟然喜欢男人云霆酒店。于倩倩在一间房门口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她的老公,郭纪阳,竟然被一个男人压着。怒火和羞愤如潮水般涌来,使出浑身力气走到床边,狠狠抓起那男人的手臂。压在上面的男人惊慌抬头,与于倩倩四目相对。于倩倩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长大嘴巴叫道:“何子尧?”看到于倩倩的瞬间,何子尧就吓得呆住了,听到

  • 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 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 全文免费

    原标题: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们离婚吧第二章赵凝珊回来了第三章闭嘴!第四章真相第一章我们离婚吧方语曼四肢被捆绑在床上,成大字型,身上的只有一件薄薄的睡衣。“不要……昊天,求你了!”方语曼看到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宁昊天,害怕地直发抖。宁昊天走过来,一把将她的睡衣撕碎,脸上都是残忍。“不要?你费尽心思嫁给我,不就是为了我上你?”没有丝毫前戏,他一挺到底。方语曼疼的大哭了出来,“昊天,求求你……轻点,求求你!”她真的好

  • 梦鬼说 梦鬼说 全文免费

    原标题:梦鬼说梦鬼说全文免费书名:梦鬼说目录预览:第一章特殊的能力第二章刺激的一天第三章倒霉的夜晚第四章杯子有乾坤第一章特殊的能力顾小羽又失业了。这次失去的是一个电台夜间主播的工作,她在那个位置上兢兢业业,打破了以往工作的魔咒,做了一年两个月……零四天的时候,出现失误,被主编开了。怎么回事呢?话还要从那个夜黑风高的夜说起。她的枕头上像往常一样放着花瓣,顾小羽在两点半认命地闭上了沉重的眼皮。对于别人来说,这要做到十二点的工作确实不好,但是对顾小羽来说,在某种事情上却算是一种福利,至少不会有更多的时

  • 男神老公萌萌哒 男神老公萌萌哒 全文免费

    原标题:男神老公萌萌哒男神老公萌萌哒全文免费书名:男神老公萌萌哒目录预览:1求婚什么鬼2不住在一起怎么培养感情3搬家4转变1求婚什么鬼A大的校园从不缺乏跪地表白求婚的浪漫戏码。可是如果跪地表白的人是一个穿着一身纯黑色高定西装,长相俊美绝伦的霸道总裁呢?其实吃瓜群众们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看这长相穿着气势——以及停在旁边的迈巴赫,还有手里举着的鸽子蛋一般大的钻戒,基本就可以确定这个人的身份了。当然,作为当事人的袁又晴还处于一脸懵逼当中,她不过是打算去食堂打个饭,怎么就被一个超级有钱的大帅

  • 契约娇妻:以命抵爱 契约娇妻:以命抵爱 全文免费

    原标题:契约娇妻:以命抵爱契约娇妻:以命抵爱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契约娇妻:以命抵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弃之如履第二章华丽归来第三章争锋相对第四章放不下他第一章弃之如履一月的江城冷得彻骨。大片大片的白,掩盖住马路原有的颜色。姜心颜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她僵硬着身子站着,望着面前紧闭着的大门,眼神空洞,仿佛是一只丢了魂的木偶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就这么赶她出去……唇瓣被紧紧咬住,失了血色的苍白,让她看上去无比的狼狈,憔悴。站在窗台后的管家深深地看了姜心颜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振动

  • 律政佳人隐婚老公求放过 律政佳人隐婚老公求放过 全文免费

    原标题:律政佳人隐婚老公求放过律政佳人隐婚老公求放过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律政佳人隐婚老公求放过目录预览:第001章别想进傅家的门第002章交易的筹码第003章交易的背后第004章身价一千万第001章别想进傅家的门夜色朦胧,京都四季酒店。凌乱的大床,纠缠着的躯体,男人一声又一声满足的低吼和沉沦,伴随着女人青涩颤抖的呻吟,激起男人更加剧烈的运动。“嗯……”女人一声痛吟,表情有些痛楚地抬手抚着自己被男人咬破的唇角,眉眼里透着风情万种。这男人下嘴可真狠,对女人太不会温柔了!慕秋晚耐着性子,忍受着身下不断溢

  • 繁花落尽卿仍在 繁花落尽卿仍在 全文免费

    原标题:繁花落尽卿仍在繁花落尽卿仍在全文免费书名:繁花落尽卿仍在目录预览:第一章厄运第二章缘起洛阳第三章兜兜转转抵长安第四章愿望落空心依然第一章厄运夜色倾城,萤火虫伴着星光一闪一闪,芦苇丛里蛙鸣阵阵,月光如流水般洒在这湖中。淡紫色和银白色相交辉映,静谧的夜晚仿佛充满着生机。绍绍打湿了手中的手帕,在身上仔细的擦了擦,确定四周无人后,缓缓解开浅粉纱裙,折好,放在湖边。她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舒心的洗过澡。此刻正在逃命的她已没有过多的想法,活下去才是脑海中唯一的信念。女孩子与生俱来的本性被残酷命运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