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见总裁误终身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1 3:56: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一见总裁误终身

第11章 错把合约当画纸
挂掉电话,鱼安彤像是打了一场大仗,有点虚脱地坐在贵宾休息室的椅子上,觉得自己刚才仿佛死过一次。说明qi-wen.com
  “小雨,帮妈咪把画具箱拿来。”鱼安彤有气无力地对儿子挥挥手,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
  鱼小雨认命地去把机场的人送来的大行李箱打开,拎出个对他来说过于沉重的画具箱,艰难的往鱼安彤身边走去。
  半路上,他怀里一轻,抬头去看,就见尉迟盛远如同拎着一瓶矿泉水一样,轻松地拎着那巨大的画具箱走向鱼安彤。
  鱼小雨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再看看尉迟盛远人高腿长的伟岸身材,只能认命。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给。”尉迟盛远把画具箱放在鱼安彤脚边,不但没走,反而还也顺便坐了下来,对张颂文招招手,示意对方把文件拿给他。网站qi-wen.com
  鱼安彤早就没心思顾及尉迟盛远是不是在身边,像是没打狂犬疫苗似的扑向画具箱,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全都搬到地上,零零落落一大堆,活像是摆地摊。
  都摆好以后,她把画具箱一合,将画纸铺在上面,权当临时小画桌来用。
  张颂文和鱼小雨坐在他们对面,盯着面前这对工作狂,在这种诡异的画面里,竟然感受到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匹配感。
  尉迟盛远更换手里的文件的时候,偶尔会低头看鱼安彤一眼。
  看了一会后才发现,鱼安彤画的是漫画,从人物到场景,都由她自己负责,各种型号的画笔和尺子在她手里快要翻出花儿来,不一会就变成一张张颇具雏形的漫画单页。
  看的久了,尉迟盛远也有点心不在焉起来,手里的文件随手放,谁都没注意到,有一张文件顺着椅子滑落到地上,混进了鱼安彤那对漫画纸里。
  半个多小时后,鱼安彤的动作基本进入了机械化的条件反射,她在脚边抓了抓,发觉画纸都用完了,但还有个最重要的分镜没有画出来。说明qi-wen.com
  “啊,有了!”她在另一边看到一张废纸,想着反正是分镜,后期要重新画的,用废纸勉强凑合一下也成。
  当尉迟盛远打完电话回来要收拾文件的时候,就发现某张重要的文件消失无踪。
  而鱼安彤手里压着的那张纸,尺寸不太像她的画纸,反而比较像是他的文件……
  尉迟盛远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一边,在鱼安彤耳边道:“熊小姐。”
  压根不认识“熊小姐”的鱼安彤充耳未闻,满脑子都是如何画好最后一个分镜。
  发现鱼安彤不但没有停下,反而下笔更快,尉迟盛远不由加重声音再喊一遍:“熊小姐!”
  “妈咪,那个大叔在叫你。”鱼小雨实在是担心尉迟盛远在喊下去,妈咪会吼一句“谁是熊小姐”给他挺,只好主动走到鱼安彤身边,抽走她的画笔,对她提醒道。
  鱼安彤抢回儿子手里的画笔,怒气冲冲地瞪着尉迟盛远道:“什么事啊,没看到我在忙吗?”
  面对这样的鱼安彤,尉迟盛远险些以为做错事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鱼安彤。说明qi-wen.com
  幸好,尉迟盛远的理性还在,他指指鱼安彤手里压着的那张纸,那上面现在已经被画了一栋气势恢宏的华丽建筑。
  “熊小姐,这是我们公司的合约,不是你的画纸。”
  
第12章 负债三亿好可怕
鱼安彤傻眼,抓起画纸翻过来,果然看到密密麻麻的英文,最下面还有龙飞凤舞的笔写签名和印章。
  好像,真的是合约。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表情僵硬的鱼安彤勉强勾起嘴角,笑得有些难看地道:“这个,很重要吗?”
  尉迟盛远颌首,轻描淡写的道:“公司开发部努力了一年,就是为这一张合同。”
  也就是说,她毁了开发部一整年的心血?
  鱼安彤仿佛看到有无数人带着血泪举着牌子来讨伐她,上书一行大字:无良漫画家,还我血汗钱!
  她被自己脑内的情景吓得打了个哆嗦,赶忙拿起那张合同,去看上面的金额。
  “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
  鱼安彤吞了吞口水,心里有点庆幸,她把合同递给鱼小雨,谄媚讨好地道:“儿子,三千多万而已,帮妈咪一下好不好?”
  “妈咪,这好像不只是三千多万。一见总裁误终身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鱼小雨墨绿色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无奈,“你再好好看看,这是英镑。”
  想起英镑的高汇率,鱼安彤心跳加快了一点,忐忑地道:“那么,这到底是多少钱……”
  尉迟盛远打了个响指,张颂文立刻拿出手机,贴心的调出计算器界面,把得到的结果送到鱼安彤面前。
  “熊小姐,按照今天的汇率,去掉一百三十万的零头,刚好是人民币三亿元整。”
  “三亿?”鱼安彤声音颤抖,这是在鱼小雨继承遗嘱以后,她第一次听到用“亿”来做钱的计算单位。
  脑海中有座火山轰隆一声喷发,火红的岩浆在地面上蜿蜒勾勒出无数个“三亿”,喷上天空的蘑菇云慢慢变成一个数字3,后面还缀着着一串圆圈。
  张颂文面带公式化的笑容,收起手机,对鱼安彤道:“请问熊小姐是打算付现金还是刷卡呢?”
  鱼安彤面无表情地下意识道:“刷卡打折吗?”
  尉迟盛远发现,比身边有一个缺心眼更可怕的就是,又来了一个缺心眼,两个缺心眼就可以唱双簧了。
  “颂文,别闹了。原文qi-wen.com”他朝着张颂文使了个眼色,让他一边凉快去,转而对鱼安彤道:“熊小姐,因为这张是合约的签字页,所以不可能用复印的方式恢复,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鱼安彤脑子里那座到处都写满三亿的火山慢慢消散,剩下的就是眼前这个有着一双墨绿眼眸的男人。
  她吞了半天无形空气,最后才从快要窒息的肺腔里挤出一句话。
  “能分期吗?”
  尉迟盛远眼中带着几分算计,很是好商量的颌首道:“可以啊。”
  鱼安彤眼睛一亮,心里“啵啵啵”开放出一片花海,无数只可爱的小绵羊在上面奔跑,羊叫声都化为一句话:尉迟盛远你真的是个好人!
  鱼小雨没领会到他妈咪心里那个恐怖诡异的欢庆画面,只是敏锐地察觉到,尉迟盛远绝对不会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三亿的合约,就算让妈咪去分期付款,她也是一辈子都付不出的。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会满口答应这种赔本生意?
  果然,不出鱼小雨所料,尉迟盛远在鱼安彤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说出了下一句话。
  “只要熊小姐愿意到尉迟家的公司就职,我想,以熊小姐的能力,一定有还清这笔债的一天。”
  
第13章 左右都是精神病
鱼小雨在旁边习惯性翻白眼,就胡扯吧,妈咪有什么能力?就算有能力,这大叔这么一会就看出来了?
  呵呵,谁信谁傻瓜!
  “你真的觉得我很有能力嘛!”鱼安彤瞅着尉迟盛远,简直快要热泪盈眶,要知道,她可是从儿子会说话开始,就一直被说:你儿子是个天才,为什么你这么笨!
  看着感动到要哭出来的妈咪,鱼小雨默默在心里考虑,要不要把那句谁信谁傻瓜收回来,这样说自己妈咪好像的确不太好。
  尉迟盛远欣然点头道:“熊小姐意下如何?”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鱼安彤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脸上有几分破釜沉舟之意,就在尉迟盛远以为要成功的时候,她双肩一垮,老实道:“我还是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除了画画什么都不会,就不去你公司浪费资源了。”
  “噗!”
  张颂文捂住嘴,当尉迟盛远瞪过来的时候,立刻道:“总裁对不起,我只是放了屁!”
  尉迟盛远头疼地闭闭眼,觉得自己左边是个精神病,右边还是个精神病。
  鱼小雨在心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开始相信妈咪的智商还是有救的,最起码还不到别人随便一句话就被骗走的程度,应该还能接受治疗。
  “大叔,不如你先去联系一下合约方,看看他们怎么说咯。合约都签了,现在补签一张也没什么吧?”鱼小雨一脸无所谓地道:“只要大叔你别被人毁约,这张合约就算是丢了不也没关系吗?”
  竟然有人真的敢和总裁唱反调,张颂文看着站在自己脚边的小不点,感觉这孩子的形象在一瞬间就高大了起来。
  “尉迟先生,你要现在和对方联系一下吗?”鱼安彤经过儿子的提点,也想起上来就让她赔偿三亿,似乎有点不对劲。要是他们后期挽救了合约,那她还要赔偿三亿,岂不是太亏了?
  尉迟盛远瞥一眼搅局的鱼小雨,对着鱼安彤一脸冷酷地道:“你忘记了时差问题吗,在对方睡觉的时候打电话过去,这是很失礼的。”
  “呃,也是。”作为一个睡下就不想起星人,鱼安彤对这个理由的确无法反驳。
  张颂文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心道,总裁是根本不可能当着你的面打电话的,这合约可是对方要死要活求着我们签的,别说重签一份了,就是重签一百份对方也不会说一个不字,估计总裁一个电话,对方就算是在火星都会坐着火箭赶回来签字吧?
  鱼小雨站在鱼安彤身边,老神在在地道:“既然事情还不能确定,那赔偿也就无从谈起,大叔,你说对吗?”
  尉迟盛远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孩摆了一道,姿态高冷地对鱼安彤道:“那就请熊小姐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也好让我知道能找谁索赔吧。”
  鱼安彤一开始想给他电话号码,可是想想又怕他从机主信息查到她的身份,再后来想给他QQ号码,可是想想又怕QQ上那些凶猛的漫画转发会吓到这个平凡的总裁大人。
  思前想后,竟然是给什么联系方式都不太对劲。
  尉迟盛远今天所有的耐心都给了这件事,他随意地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张颂文立马很有眼力劲的凑上来。
  “总裁,按照行程,公司的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就开始了,车已经在机场外面等着您了。”
  
第14章 上班还债好主意
尉迟盛远脚尖点了一下地面,硬质的皮鞋和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彼此敲击,发出一声脆响。
  想不出解决办法的鱼安彤下意识地一抖,等待着尉迟盛远发话。
  “熊小姐刚回国,怕是没有什么方便的联络方式。”尉迟盛远睁眼说瞎话,把刚才看到鱼安彤打电话的事情抛之脑后,温柔笑道:“不如就来我公司上班,这样熊小姐也可以亲自监督这一次赔偿核定的事情。”
  “熊小姐意下如何?”尉迟盛远墨绿色的眼眸中带着三分威胁,五分算计,还有两分逗弄之意。
  鱼安彤心中挣扎半天,正打算豁出去暴露自己漫画宅属性的危险,把QQ号码给尉迟盛远的时候,鱼小雨突然说话了。
  “妈咪,你不是总想去公司看看上班族是怎么生活的吗,这次是个好机会,不如去看看吧。”
  “小雨……”鱼安彤吃惊的看着突然叛变的儿子,脑海中有一颗巨大的心形图案咔嚓一声裂开,哗啦啦碎了一地。
  “就连小雨都同意了,熊小姐还犹豫什么呢?”尉迟盛远看向在旁边主动帮忙的鱼小雨,虽说还不清楚这孩子什么意思,但有个帮手也是好的。
  这一刻的鱼安彤发现自己就像是被从鱼缸捞出来的金鱼,异色瞳的大猫和小猫守在她身边,笑眯眯的,说要把她转移到另一个鱼缸里去。
  可是,鱼安彤直觉的认定,那个鱼缸浴缸是个不该去的地方。
  她低头看向宝贝儿子,咬咬下唇道:“小雨,妈咪去工作了,就没人可以在家里照顾你了哦。”
  “妈咪,你在家的时候,我要做两人份的饭,操两人份的心,还要做你的人形闹钟,叫你起床催你交稿。”鱼小雨把这些细细数了一遍,而后对曼联羞愧的鱼安彤问道:“这到底是谁在照顾谁?”
  鱼安彤悲伤地捂着脸,阻止儿子说出更多丢人的事情。
  “够了,我去上班!”
  不就是上班吗?
  不、就、是、上、班、吗?
  用得着把她那些老底全都当着外人面抖落出来吗?
  上就上,谁怕谁!
  尉迟盛远眼底的笑意渐浓,那张轮廓硬朗的脸上也因为那些笑容而柔和一点。
  “既然熊小姐同意到公司上班,就请你先把有效证件交给颂文,让他去为你办理公司的电子卡,这样你才可以自由出入公司。”
  鱼安彤放下捂着脸的手,机械性地重复道:“有效证件?”
  “护照也可以。”尉迟盛远耐心解释。
  有效证件,就代表是写着名字的那种。
  鱼安彤眨眨眼,突然道:“我可以反悔吗?”
  上什么班啊!这比给电话号码还更快暴露身份好吗?简直就是一秒钟被扒皮的节奏!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鱼安彤委屈地缩成一小团,把自己挤在车窗边上。
  出租车司机时不时从后视镜看一眼,考虑要不要提早把这位不正常的乘客扔下去,毕竟万一发生什么半路跳车事件,他也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鱼小雨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微型电脑打开,短短的手指敲击着键盘,随口对鱼安彤道:“妈咪,你又不是蘑菇,别在那里缩啦!”
  “臭小子,妈咪白疼你了!”
  鱼安彤吸吸鼻子,想起在机场的事情,真是委屈极了。
  
第15章 去公司报道
当时她明明都要拒绝去尉迟盛远那里上班,这败家儿子竟然把自己的护照拿给尉迟盛远做抵押,说是她明天就会带着证件去公司报道。
  现在好了,就算只是为了儿子的身份证明,她也不得不去尉迟盛远的公司了。
  为什么到头来会是被自己儿子给卖掉的啊!
  “妈咪,我的护照上写的名字是什么?”鱼小雨摆弄着微型电脑里的程序,循循善诱地问道。
  “威廉姆.艾德里恩。”
  “啊,原来是这样!”才说完,鱼安彤就明白了鱼小雨的意思。
  鱼小雨因为是在美国出生,所以拿的是绿卡,身份信息也都是美国的,尉迟盛远知道的只是鱼安彤还有她父亲鱼成国的名字,而鱼成国在美国也算是杰出华人企业家,大家耳熟能详的都是他的中文名字,至于护照上的英文名字,基本没什么人知道。
  这样的话,就算把鱼小雨的护照给了尉迟盛远,他也不会知道这个就是他儿子嘛!
  鱼小雨略有些得意的撇鱼安彤一眼,绿宝石般的眼眸光华闪烁,他问道:“怎么样,还委屈吗?”
  “儿子你太棒了!”鱼安彤扑过去把儿子抱进怀里,揉了一把儿子的头发,但旋即又道:“可是我明天还是要拿着自己证件去公司,这怎么办?”
  “就这么办咯!”鱼小雨把手里的微型电脑放到鱼安彤面前,“从现在起,你是熊彤彤,就算是在户籍科也不会有人查出有问题。”
  鱼安彤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司机,发现对方并没有回头看他们,知道大概又是一个把鱼小雨当普通孩子,因为他在吹牛乱说的,心里放心了一点。
  “为什么是胸痛痛这种古怪的名字?”鱼安彤趴在儿子耳朵边上,小声抗议道:“既然都黑进户籍系统了,就给我改个好听的名字嘛!”
  鱼小雨凉凉看她一眼,小手放到微型电脑的键盘上,嘴里念念有词。
  “熊美丽怎么样?或者熊好看?熊漂亮?”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着鱼小雨的话,鱼安彤就不受控制的脑补了一群系着蝴蝶结的熊,每一只张开双臂,迈着飞扬的步子,在地动山摇中朝她跑来。
  “还是胸痛痛就好了,忍一忍也能过去!”鱼安彤抬手在眼前挥挥,把那些脑补画面都打散。
  鱼小雨努力伸长了胳膊摸摸鱼安彤的脑袋,哄小孩似的哄道:“这就对啦,妈咪乖乖的。”
  “鱼小雨,你皮痒了吧!”鱼安彤深觉这个动作严重打击到了她的自尊心,抬手捏住儿子软绵绵的脸蛋,向两边扯去。
  鱼小雨被揪得脸蛋一疼,口齿不清地喊道:“抹撒而知啦!谋杀儿子啦!”
  出租车司机在前边严肃考虑,要不要把这对母子一起扔下车去,因为他们看上去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同一条路上的另一辆车里,张颂文挂掉电话,对尉迟盛远报告道:“总裁,那边已经说好,尽快安排负责人过来重新签订合约。”
  靠在皮椅中闭目养神的尉迟盛远点点头,对张颂文勾勾手指头。
  张颂文立马懂事地主动凑过去,等待吩咐。
  “去查查这趟航班的登机记录,弄清楚那对母子俩的身份。”
  张颂文有些不解地道:“刚才那个小男孩不是把他的护照给总裁了吗?”
  
第16章 最大牌新职员
“他之所以会把护照给我,是吃定了我用他的护照查不到任何东西。”
  那个小家伙聪明得很,绝不会做出什么蠢事的。
  “是,我现在就联络航空公司。”张颂文见尉迟盛远已是有了主意,便赶紧再拿起电话,开始联络航空公司。
  一番寒暄后,张颂文无辜地看着尉迟盛远,一个字都不敢说。
  尉迟盛远墨绿的眸子转为深沉的幽绿,带着星星点点诡异的光芒,光是那双眼就足以展示出他现在有多不高兴。
  刚刚张颂文打电话他全都听到了,航空公司竟然说登记记录里用的名字就是熊彤彤?
  搞什么鬼,怎么可能!
  尉迟盛远愤愤地捶打手下的皮椅扶手,在看到那个小家伙第一眼的时候,他就有种奇特的亲切感,再加上对方和太一样混血儿的身份,以及那少见的真正如东方祖母绿一样的墨绿眸子。
  这一切都在说明一件事,那个恶劣捣蛋的小家伙就是他尉迟盛远的儿子。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个女人就该姓鱼,而不是熊……
  “继续查!按照那孩子的护照去追查他的身份资料!”
  尉迟盛远把手里的合同翻得哗啦啦响,张颂文开始有点担忧,总裁会不会亲自撕碎几份合同泄气,他一点都不想再联络合作伙伴说要重签了……
  不管怎么说,幸好有鱼小雨的帮助,第二天鱼安彤到公司的时候手里拿着的,已经是胸痛痛,不对,熊彤彤的身份证件。
  踏进极具设计感的一楼大厅,鱼安彤好奇地左顾右盼,直到发觉周围的人都在看她,才尴尬地收回视线,直直的走向前台。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职业素养极好的前台小姐露齿一笑,仿佛刚才根本没参与过对鱼安彤的围观。
  “我是公司新来的职员,尉迟先生知道我今天会来,可以麻烦你帮我通知他一声吗?”
  总裁亲自聘用的新入职员工?
  而且,这位新员工来的时候,还要“通知”总裁?难道要通知总裁下来迎接吗?
  前台小姐良好的职业素养在这个瞬间受到了挑战,她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微笑有保持不住的危险。
  “请您稍等,我马上联络总裁办公室。”
  凭借着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前台小姐冷静地拨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张助理吗,楼下有一位小姐说她是总裁新聘请的职员,让我帮她通知一下总裁,说她来了。”
  “知道了,让她在楼下等一会,我去接她。”
  挂断电话,前台小姐还有些三魂七魄犹未归的感觉。张助理对“通知”这个词竟然没有任何异议,而且,还要亲自下来迎接新入职员工。
  鱼安彤被霍然砸到自己脸上的目光吓了一跳,有点拿不准地看着两眼冒光的前台小姐,在心里考虑这人吃错药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过,在鱼安彤考虑出这个几率之前,张颂文就已经坐顶楼的直达电梯下来了。
  他表情严肃地跟擦肩而过的职员打着招呼,走到鱼安彤面前的时候,表情骤然一变,简直是热情亲切又招人喜欢。
  “熊小姐,你总算来了,总裁应该等了你一上午了。”
  
第17章 试探一下熊小姐
鱼安彤第一次有幸欣赏到张颂文的变脸技能,有些愣怔的道:“尉迟盛远等我做什么?”
  自从张颂文出现后假装忙于工作的前台小姐眼睛一亮,这位熊小姐居然直呼总裁全名,总裁还眼巴巴等了她一个上午!
  “当然是担心熊小姐会不来。”张颂文侧身让开路,对鱼安彤道:“请。”
  等到这两人都进入电梯,前台小姐才打开电脑,在某个QQ群里大散八卦消息。
  前台小超人:我跟你们说,我跟你们说!
  总务一枝花:你倒是说啊!摔!
  前台小超人:刚才大厅来了个新进职员,女的,说让我直接通知总裁,你们猜怎么着?
  人事仙草茶:害你被总裁办公室骂了一顿?
  前台小超人:呵呵,肤浅的凡人!刚才张助理亲自下来迎接,而且看着那新职员的时候,张助理笑得像花一样!
  于是,就在鱼安彤跟着张颂文上楼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传闻已经从“公司来了个了不得的女职员”变成了“张助理是一朵修炼成精的狗尾巴花”。
  “阿嚏!” 总裁办公室里,张颂文狠狠打了个喷嚏。
  尉迟盛远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对他吩咐道:“拿熊小姐的证件去给她办出入电子卡,办好马上拿回来。”
  张颂文不着痕迹地对尉迟盛远点点头,从鱼安彤手里接过她的护照,口中对尉迟盛远答道:“是。”
  总裁非得要让他亲自去替熊小姐跑一趟,无非就是想让他检查检查证件真实性,为尉迟盛远办事这么多年,这点默契他还是有的。
  “那个,尉迟先生,合约的事情你问过了吗?”鱼安彤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随时可能压下来的三亿负债比较重要。
  尉迟盛远从公文中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鱼安彤,卖关子道:“你很着急知道结果?”
  鱼安彤简直想要扑上去咬他一口。
  这完全是废话好吗,谁头顶上悬着一把写着三亿的斧头,谁都会很着急的!
  “这件事颂文会处理,有结果自然会通知你。”尉迟盛远撒了个谎,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抬头对上鱼安彤的目光,泰然问道:“熊小姐是一直住在国外吗?”
  “嗯,是的。”鱼安彤假装镇定的回答,开始想着张颂文怎么这么慢,还不回来。
  至于那三亿,呵呵,什么三亿,反正还没逼到眼前,着什么急!
  “那么,熊小姐去过洛杉矶没有?”尉迟盛远的视线如同一张网,紧紧锁住在网中的鱼安彤,“比如,去比佛利山庄旅游之类的?”
  鱼安彤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地道:“倒是想过要去,可是一直没时间,小雨还小,照顾他比较重要。”
  尉迟盛远对鱼安彤的回答不置可否,且不说究竟去没去比佛利山庄,光是照顾孩子这句话,昨天早就在机场休息室被那小家伙揭穿了,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总裁,熊小姐的电子卡办好了。”
  拿着电子卡的张颂文进门就觉得气氛有异,下意识地把脚往后撤了一步,接收到尉迟盛远嫌弃的目光后,才不得不把撤回去的脚改为向前迈。
  “谢谢。”
  鱼安彤将属于“熊彤彤”的证件拿回来,转而对尉迟盛远问道:“那我在公司做的是什么工作,工资多少,有没有福利,公司给不给交五险一金?”
  
第18章 新同事都是精神病
既然真的要在这里上班,那最起码的保障总要搞定才行。
  别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尉迟盛远在她脑门盖个戳,上面写着:临时工,她可就真的是没地方哭了。
  从不考虑民生问题的尉迟盛远显然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看向张颂文,催促道:“还不快回话。”
  “熊小姐放心,你的一切工资福利都比照正式员工,五险一金当然也是有的。”张颂文笑容开朗,心里默默吐槽。
  总裁,人家明明是在问你,说不出来就承认,为难我作甚!
  “那我在什么部门工作呢?”鱼安彤发现电子卡上并没有写部门,便又问道。
  “熊小姐的电子卡是最高级别,可以自由出入顶楼办公室,所以并没有备注。”张颂文很是专业的解答了一遍,又对她道:“目前按照熊小姐的特长,暂时将熊小姐安排在了手游策划部,以后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可以再帮熊小姐调换。”
  就算是从来没有上过班的鱼安彤也能感觉出来,她得到的绝对不是普通员工的待遇。
  谁家普通员工可以进公司,就能拿到随意出入总裁办公室的电子卡,谁家普通员工可以挑工作部门,说换就换?
  她不太放心的看了尉迟盛远一眼,绝对不是她多心,尉迟盛远的重点肯定还是想透过她套牢鱼小雨,找机会验证鱼小雨是不是他儿子。
  尉迟盛远见鱼安彤一直在看自己,对她问道:“熊小姐,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总裁对我好像很照顾。”鱼安彤掩饰的笑笑,转而对张颂文道:“张助理,能麻烦你带我去手游策划部吗?”
  张颂文看向尉迟盛远,在对方的点头默许之后,对鱼安彤道:“当然可以,请熊小姐跟我来。”
  等到两人走后,尉迟盛远看着张颂文从人事部传来的资料,面色阴沉,墨绿色的眸子如一汪深潭。
  熊彤彤?
  这女人要是叫熊彤彤,他就把脑袋割下来给那个臭小子当球踢!
  到达手游策划部的时候,鱼安彤一进门就被连续的“砰砰”几声吓了一跳,后退好几步,满脸戒备地盯着手游策划部的大门。
  “熊小姐,我们吓到你了吗?”
  手游策划部的部长头上带着圆锥形的圣诞帽,满怀歉意地道:“真抱歉,我们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们对你的大力欢迎!”
  鱼安彤有点发愣地点点头,仔细观察敌情,确定不会再有手拉礼炮出现,才笑着走过去。
  “谢谢大家,我没在公司工作过,不知道会有这个环节,不好意思。”
  手游策划部的宅男宅女们立刻在半空中交换电波,将这短短一句话发散成无数信息。
  部长跟身后的下属打讯号:看到没有,从来没有出来工作过,绝对是富家千金出身!
  拿根牙刷当发簪挽着头发的女生满眼羡慕:哎,出身好就是好,嫁人之前不用工作,嫁个总裁拿工作当体验生活。
  眼睛挂在鼻梁的资深宅男两眼冒光地看着鱼安彤:这圆滚滚的眼睛,这娇小可爱的身材,这无辜单纯的表情,简直就是手游吉祥物走出屏幕!
  张颂文对手游策划部的人多少也有点敬畏之心,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是全公司精神病最多的一个部门。准确的说,在这个部门的人,就没有不是精神病的。
  

一见总裁误终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一见总裁误终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此文在无数同学聚会上被朗读!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送给老同学老同学如一杯香茗,相伴儿时的芳香;老同学如一壁暖炉,温暖孤寂的心菲;老同学如一块方糖,丰富平淡的生活。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憧憬,早已随岁月淡忘。但是当年的同窗友情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一份永恒的回忆,也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多少年过去,物是人非,容颜变老,我们能还在一起,保持着切不断的联系,一起保存最珍贵的回忆。只要想起,就温暖心底。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你却总在节日给我送来祝福,总在寒冷的早晨跟我说早安

  • 这篇文章整整影响了中国三四百年!

    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朱子治家格言》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自问世以来流传甚广,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南怀瑾:我八岁起就会背这一篇,对我的影响之大,很多已经变成了习惯……我们那时的

  • 人生八度,你有几度?

    说话要适度“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了解别人,你是智慧;了解自己,这是高明。当你渐渐克制,朴素,不怨不问不记,就能体会生命盛大。做事有气度处事,一张一弛,轻重缓急分寸要拿捏的合适。太过用心,不仅自己劳心费力,别人也会怨声载道。家庭有温度家不是房屋,不是彩电,不是冰箱,不是物质堆砌起来的冰冷空间。物质的丰富固然可以给我们一点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试想,在那个空间中,如果充满暴力和冷战,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家”将不成为其家。交往有弧度不要过份介入朋友的私生活,远则疏淡,亲则

  • 放下昨天 ,珍惜今天!

    :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于人生中,不管多少辉煌,多少精彩,多少波折,多少失败,都不会尽善尽美。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在生命中,许多事情在于自己,很多感受在于个人,心大路则宽,心小事则难。做人需要下心,做事需要埋头。心胸需要拓宽,心态需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人生本来就不易,生

  • 博医立春送健康 欢欢喜喜迎狗年

    博医堂2月份大型买赠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即春天的开始。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为了让博医有缘人过一个“健康、祥和、快乐”的春节,博医堂特举办“博医立春送健康欢欢喜喜迎狗年”大型买赠活动,具体内容如下:活动时间:2月3-5日为期3天活动一:全系口服产品买四送一3000档:买四送一产品满3000元可赠送以下产品之一1.维生素硒2瓶2.牛肉粉2桶3.人参山葡萄酒2提(4瓶)5000档:买四送

  • 蒋勋: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作者:蒋勋历史上有两位很让我佩服的老师。第一位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耶稣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他带着十二个门徒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就说,你们知道吗,即使在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我觉得这是《圣经》里了不起的一句话。不知道那十二个门徒领悟了多少,可是这句话留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对善与美最高的解读。他的意思是,生命的生长高于帝王的权力和财富。这也是儒家讲的仁的原点。第二位是在印度菩提树下讲课的佛陀,也就是释迦牟尼。他每次讲课,学

  • 村田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二)

    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佚名故宫博物院藏踏歌图局部(国画)宋马远故宫博物院藏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刘履中款故宫博物院藏倘若不限定在夏季,那么对于农村休闲生活的描绘早在宋代就已经是个重要的艺术主题了。存世宋画中,有一类表现的是乡村的生活景象,如《田畯醉归图》(故宫博物院)、《春社醉归图》(波士顿美术馆)、《花坞醉归图》(上海博物馆)等,都描绘了醉醺醺的簪花老叟骑在牛背或驴背上,被人护送回村的景象。此外,《踏歌图》(故宫博物院)中也有醉酒簪花、踏歌而行的老少妇孺。画中的时间都是新年伊始的春天,放在

  • 赏读:燃亮心灯,温润自己

    文肖洁·主播阿郎·摄影菲菲·编辑一白回望往昔,时过境迁,物换星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擦肩的多少,相伴的多少,你可曾忆起?经历的事一茬又一茬,成功的多少,失败的多少,你可曾细数?脚下的路一道又一道,平坦的多少,坎坷的多少,你可清楚?人生短短数十载,寒来暑往弹指间。身边的人,经历的事,脚下的路,犹如一个个细小的点,汇聚成人生的景,是苦是甜都得尝,是喜是悲都得过,承受是人生的必修课。脚下的路,走走停停,停留的多少?路过的多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相识的多少?擦肩的多少?向往的事,追逐的梦,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