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我的美女院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1 1:26:1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我的美女院长

第1章醉酒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推荐qi-wen.com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奇闻网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原文http://www.qi-wen.com/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版权qi-wen.com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着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版权qi-wen.com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奇闻网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
第2章喝多了的萧眉
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第3章心痛往事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4章阴差阳错
萧眉知道,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两人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医生们全力抢救,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第5章太像了
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欧阳志远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好转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两个月前,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备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相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传说中的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同时萧眉还是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眼前这个极其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萧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倔强地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他看到了这个华光四射的成功女人,背后隐藏着的深深的忧伤,这种忧伤,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第6章危急时刻
这个想法,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自己和这位副院长,刚刚见面呀?怎么会有这个荒唐的想法?

    接下来,欧阳志远就跟着萧眉实习。

    身材高大英俊,极其阳光的欧阳志远的到来,让整个心胸科震动起来,漂亮护士们和女医生们的眼睛都直了。

    精通中医的欧阳宁静,在欧阳志远小时候,就用中药改变着欧阳志远的体质,特别是欧阳志远的洗澡水,添加了很多可以增强体质的中草药,让欧阳志远的体质和气质,变得极其灵透和儒雅,特别是他身上那种清新的如同雨后阳光的灵透味道,对女人们有种极强的杀伤力,充满着神秘的诱惑力。

    一段时间后,欧阳志远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和震惊,这震惊不是因为欧阳志远的阳光帅气,而是因为他出类拔萃无比神奇的中医医术。

    欧阳志远上班的第三天下午,接送实验中学学生的大客车,在参观完市博物馆的回来途中,和一辆货车相撞,客车瞬间侧翻。

    几十名中学生的生命,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刺耳的救护车声,由远而近传来,让所有医生们的心脏,骤然收缩,气氛在刹那间凝结。

    第一批伤员在十分钟内送到。

    院长赵备飞,身穿白大褂,亲自组织专家医生,守候在抢救室门前。

    由于傅山医院距离出事地点最近,再加上,傅山医院的外科,极其的有名,因此,部分比较伤势严重的受伤学生,被送到这里来。

    实验中学是省重点中学,整个龙海市的高官和富家子弟,都在这个学校上学。赵备飞知道,考验傅山县医院的时候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对傅山县医院的发展是个机会,对自己的仕途更是个机会。

    这些中学生里,说不定,就会有市长、市委书记的子女们,如果自己的医院能成功的抢救治愈这些领导者们的孩子,自己就会搭上这条线,自己的命运,就会再次飞跃。

    赵备飞把整个傅山县医院的各科主治大夫和专家,都快速的集合过来,赶到急诊科。

    主管心胸科的萧眉副院长,早已赶来。欧阳志远就跟在萧眉的身后。

    救护车的刺耳警笛声中,五六个生命垂危、全身是血的中学生,被护士快速抬下车来。

    萧眉的速度极快,她脸色凝重来到第一个身受重伤的少女担架前,这个女孩子伤势极其凶险。

    这个女孩子,脖子扭曲变形,胸部塌陷,脸色惨白,呼吸几乎停顿,嘴唇发紫,双眼半睁,瞳孔已经开始发散。

    “一号抢救室,测量血压、胸透、化验血型、准备血浆,立刻手术。”

    萧眉不愧为胸科的第一把刀,一见女孩子的危险情况,没有丝毫的慌乱和紧张,立刻果断判断出,女孩子的胸腔遭到撞击,胸腔塌陷,很有可能,断骨刺破了心脏。

    萧眉一边随着车子小跑,一边大声吩咐护士要做的一切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配合萧眉的护士长李楠,动作干净利索,在进入抢救室之前,就快速的剪开女孩子的衣服,露出女孩子的胸部。

    萧眉和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看到小女孩子的胸部是,两人都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女孩子已经开始发育,右边的胸部没有变形,而靠近心脏部位的胸部,竟然被撞击得塌陷变形,血迹斑斑,整个胸部已经产生黑紫情况。

    女孩子的嘴唇一片青紫,肯定心脏受到伤害,如果断骨刺破心脏,这就不好办了。

    这时候,女孩子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脸色灰白,嘴里猛然涌出大量的鲜血。

    萧眉和王健一看,心脏骤然暴缩,两人的眼里,都露出极其惋惜的神情,这个女孩子就怕抢救不过来了。

    女孩子的情况极其危险,动手术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说不好,还没有开始手术,女孩子就会死亡。

    欧阳志远神色一变,手指扣住小女孩的脉门,连忙伸手在怀里取出一个针盒,大声道:“给我酒精。”

    此时,手推担架车已经进入了抢救室,行进途中,几位动作利索的护士,已经给女孩子量完血压,化验出血型,利用手提式透视机,透视完毕,得出结果。

    “左侧断骨刺进心脏!”李楠在给病人做完胸透,大声道,但语气已经有点放弃的感觉。。

    “滚开,欧阳志远,你想干吗?我要马上手术!”

书名:我的美女院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我的美女院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13当真,是失了心吗?夏惜柔还来不及收回目光,就与他四目相对,那双阴沉的黑眸看不出情绪,但很快,他便将视线移开,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夏惜柔不由得涩然一笑,是啊,陌生人,她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希望的吗?难道她还期盼在她那样毫不婉转的拒绝后,男人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走过来对她说声你好?忽然间,心被压得沉沉的,有些透不过气。也许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她,而且她也不想看到那个妖娆美丽的女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

  • 《金刚经》:一部超越宗教的大智慧

    《金刚经》是佛教的无上经典,里面阐发了大乘佛教的核心思想,帮其经言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它是成佛必修的无上妙法。它承认一个真理、一个至理,认为古往今来的一切圣贤、一切宗教的教主,都是得道成道之人,只是在个人的得道程度、时间地点、所采用的方式方面上有所不同而已,它超越了宗教性而又包含了一切宗教性。《金刚经》的三十二个品,主要讲述的是大乘佛教的空性和慈悲精神,述说第八识如来藏之体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断不常八不中道,并且阐述其体性清净,不在六尘中了别,

  • 《与艺术沾边·293》风干火腿木乃伊

    虚极子按:私有制和父权制竟然起源于老腊肉希望给小鲜肉留下一根粗大的风干火腿。当今有学者发现,私有制的出现机制可能远比人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农业发生后,人类逐渐适应以碳水化合物为主要能量来源。这样一来,出现了两个严重的营养问题:1.动物蛋白摄入不足;2.人类原本可以通过动物血液获得的盐分摄入不够。从此,人们在日常饮食中便不得不刻意补充盐份。当肉类的腌制技术出现后,上述两个问题同时被解决了。原始社会里提供肉食的重任主要落在男人肩上,因为他们比女人更擅长渔猎。男人捕获的猎物如果体型纤小,尚可被族人一次

  • 处女翻译·335《中国艺术》(13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异性之间若是找到真的友谊,只添香,永远不会添乱!

    拥有一个异性知己,不要以占有为目的,以相知为前提,没有任何占有的欲望,只是在疲惫的人生旅途中,从异性的角度相互抚慰彼此的心灵。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异性知己比找一个爱人还艰难。异性之间的友谊确是存在的,交一个放心异性知己,有时如同朋友,可以一起去喝酒旅行,也可以唱歌跳舞。因为不是情人,所以觉得特别坦荡无谓,就是风言风语也不会在乎。所以这知己,需要身怀绝技,知道何时进何时退,切要心思纯粹,只添香,不添乱。知己可以说心里话,却不能相互取暖,知己之间唯一的取暖方式只能是心灵的取暖。当你开始依赖一个人的时

  • 张翠真:古有唐诗宋词颂 今有花鸟小品赞

    画家张翠真张翠真,自幼酷爱丹青,退休后,师承墨城著名花鸟大师于秀珍、鲁炳瑞先生。近年来年坚持对中国画的研究与创作,专攻大写意花鸟画,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画风。作品涉足全国、省、市美术作品展,屡次获奖,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柬埔寨等国际友人收藏。在中国绘画追求中,最重要的意义也在于张翠真对正能量的那种迷恋。她的定位首先不是一个画家,而是一个充满力量的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始终保持“活到老、画到老、善到老”的执着信念和爱心,她要将绘画所得捐献给那些贫困的、需要帮助的那些人,这就是张翠真的精神家园。笔

  • 2019上海文化展

    第113届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2019年6月12-14日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E1-E4中国文化用品商品交易会(“简称文化会”)创办于1953年,由国家商务部重点支持。60多年来成功举办111届展会遍布中国以及亚洲地区的经销商、批发商及行业领军企业亚太地区文化用品行业厂商进行产品推广、渠道开拓、合作交流的专业贸易展览会。文化会拥有近千家国内外优秀文化用品牌企业包括书写用品、办公和学习用品,文化创意、文房四宝、休闲娱乐用品等类别,吸引近3万的观众包括经销商,零售商,百货公司,批发商,教育机构,品牌商

  • 山东夙沙煮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我 与 盐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说明盐是人们的必需品,盐不仅是重要的调味品,也是维持人体正常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常言道:“民以食为天,百味盐为首”。宋朝大文学家苏轼有云:“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日食无盐”。吃饭时,饭里如果不放点盐,即使山珍海味也如同嚼蜡。此外,它还调节人体内水份均衡的分步,维持细胞内外的渗透压,参与胃酸的形成,促使消化液的分泌,能增进食欲;同时,还保证胃蛋白酶作用所必需的酸碱度,维持机体内酸碱度的平衡和体液的正常循环,所以,盐在人体内有着其他物质不可低替的作用。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