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凤破天下:王爷滚下榻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33:56 来源:网络 [ ]

书名:凤破天下:王爷滚下榻

第5章 穿越伊始 5
  双喜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紧接着秦拢月右眉一挑,唇角微勾:“呀呀个呸的,敢情那死丫头居然糊弄主子啊!就算是死了那也活该!”   “你……”林清夏口唇发颤,指着秦拢月,脸孔涨得猪肝似的。说明qi-wen.com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响起,秦拢月的左手缓缓放下,送给林清夏一记冷眼,“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了!”   林清夏被打得一懵,半响才反应过来,她虽身为拓跋野的侍妾,但也是有后台的人,秦拢月居然敢如此欺负她,当着婢女的面让她下不来台,她怎么能忍得下?   最不可原谅的是,秦拢月这个贱人居然敢打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脸。   在旁观战的众人,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没有一个敢上前劝架。   林清夏摸了摸印上了五指红印,微微有些发肿的脸颊,双目圆睁,狠狠的盯着秦拢月,手一扬,便向着秦拢月的脸扇去。   没有预想中的耳光声响起。林清夏只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秦拢月攥住了她的手。   “放开!”林清夏大怒。   秦拢月右手握拳,向林清夏的腹部送出,“呀呀个呸的,你说松开就松开啊,那老娘岂不是很没面子?送上门的沙包,正好练练手。奇闻网”   林清夏被秦拢月一拳揍得飞了起来,呯的一声摔落在地,只听嘎嚓一声,手臂骨折了。   一直站在一旁观战的春花,眼珠子转了转,连忙上前将趴在地上的林清夏扶了起来。   要知道,秋蝉现在这副摸样,估计要休养好久,那林清夏身边贴身丫鬟的位置就空了一个,此时自己上前表现,说不定就能脱离粗使丫鬟的工作,升成一等丫鬟呢。   林清夏撑着春花的手臂,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大声吩咐:“春花,给我上!”   正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的春花,这时听得林清夏叫她,脸不由地白了一分。   春花的嘴唇嚅动着,自己是想借此机会摆脱粗使丫鬟的身份没错,但秦拢月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值是直线上升状态,此时自己要是上前的话,这小命恐怕都不保啊!   “上啊!”看着迟迟不敢上前的春花,林清夏急了,威胁道,“再不上,我明天便把你嫁给张屠户做老婆!”   张屠户可是个虐妻出名了的彪形大汉,前四位妻子都没能活过半年去。春花吓得浑身一颤,要自己嫁给张屠户还不如给秦拢月打死呢,想到这里春花便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秦拢月从容淡定的伸手就是一拳,春花便如柳絮一般被抛了开去。推荐qi-wen.com   就在春花冲上前去的同一时刻,林清夏从后面紧跟而上,手里还拿着一支尖锐的发钗,向着秦拢月就刺了过去。   “小姐小心!”双喜惊呼,急忙冲上来欲救援,她刚冲到一半,便见秦拢月身子一闪,轻松的躲过了那只发钗,左腿一曲膝盖一抬,踢中林清夏的腹部,痛呼着扑倒在地。   而秦拢月身体一下失去平衡坐倒在地,林清夏便扑倒在了她的身上。   秦拢月眉头紧皱,“呀呀个呸的,你属母猪的吗?”   “你才母猪,你全家都是母猪。”林清夏怒不可遏的一边撕扯着秦拢月的头发和衣服,整个一泼妇样。   在一旁的春花都愣住了,都忘记了要上前帮忙。自家主子一向都是非常注重自身形象的,从来都没有在这么多奴才面前这么失态过。来自qi-wen.com
第6章 穿越伊始 6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拓跋野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修眉微微皱起,唇线抿得紧紧的,俊脸上的怒气毫不掩饰。   林清夏听到拓跋野的声音身体一僵,而秦拢月眉毛一挑把正要推开林清夏的手收了回来,转头去看那个传说中的第一美男的靖安王拓跋野。其他的下人全都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大气都不敢出。   要知道,主子们大家,奴才却在旁边看着,不上前阻止,王爷不好法两位有背景的主子,拿他们这些奴才出气就惨了。   拓跋野冷睨了春花一眼,语声中不带丝毫温度:“还不赶紧将你家夫人扶起来!”   春花赶紧领命上前半拖半拉地把林清夏扶了起来。林清夏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裙,然后泪眼汪汪的迎了上去,无比委屈的喊了一声:“王爷……”那样子,真是我见犹怜啊!   谁知拓跋野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到秦拢月面前,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月儿,伤着没有?”   “没……没有,嘿嘿,你叫什么啊?这颜值跟电视里的男主角有的一拼啊!”秦拢月两眼直冒红心的看着拓拔野,色眯眯的说道。没办法,在现代的时候看到帅哥就会上前调戏一番,今天一见到帅哥,瞬间忘了现在是身在古代,这调戏帅哥的毛病又犯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拓跋野握住秦拢月的右手,将她扶起,狐疑的看着秦拢月。“月儿,你怎么了?电视机又是什么?”   秦拢月看到拓拔野这狐疑的眼神,瞬间清醒了过来,丫丫个呸的,以前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下可怎么办啊?难道要跟他坦白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是跟他解释什么是电视机?   要是被人发现我并不是秦拢月本人,还不得把我当妖怪叫和尚来把我收了啊!怎么办,怎么办……狐小妹着急的想着,突然灵光一闪,有了,然后立马就闭上眼睛装晕,倒在了拓跋野的怀里。   拓跋野一把抱住‘晕’倒的秦拢月,拍了拍她的脸喊道:“月儿,月儿,你怎么了?醒醒……”   这秦拢月可是自己攀上将军府这棵大树最重要的一步,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特别是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府上出事,否则秦啸天追究起来,自己可真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拓跋野想到这里,便着急的吼道:“来人,快去请王太医。”说完抱着秦拢月往屋内走去。   林清夏见拓跋野竟然将秦拢月抱在怀中,不禁气得七窍冒烟,只觉得手臂和腹部的伤更疼了,冷汗簌簌而下,不用伪装她便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王爷……”   拓跋野正在思索秦拢月溺水之后为何变了一个人的事听到林清夏那嗲嗲的声音,不禁更添烦闷,墨眸一冷,“春花,扶你家夫人回房!”   春花哪敢怠慢,赶紧扶住林清夏将她往门外拽。笑话!靖安王拓跋野外表温文尔雅,可是发起怒来,那绝不是盖的。来自qi-wen.com   “王爷……”泪水如珍珠般淌下,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伤心的。   “乖,听话,先回去,一会儿我再让王太医去看你。”拓跋野看着林清夏那梨花带雨的摸样,想到林清夏对自己还有用处,不宜做的太过,语气便软了几分说道。   侍卫燕四很快将王太医领来了,王太医是宫中医术最高的御医,头发胡子虽然白了,但一双布满皱纹的眼却熠熠生辉,整个人精神抖擞。
第7章 穿越伊始 7
  秦拢月此刻躺在红木雕花大床上,双目紧闭,密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扇影,神态安详。   王太医坐到床畔的红木圆凳上,将一块锦帕放置在秦拢月的右手手腕上,然后将手指轻缓地搭上去凝神诊起脉来。   拓跋野坐在不远处的红木圆桌前,一双俊美的瞳眸却一瞬也不瞬地凝向床上的女子。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过去,王太医才将手收了回来,眉头却是越拧越紧,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向拓跋野深深一躬:“王爷,请恕老朽医术不精,实在看不出秦大小姐有什么问题!”   医中国手王太医都诊不出的病会是什么病?难道她已经察觉了自己的目的,装成这样的?   拓跋野俊逸的眉宇微微皱了起来,薄薄的唇抿得紧紧的:“若是没病,那秦小姐这两日来的反常行为是怎么一回事?”   王太医呐呐而言:“这,这个……”   “有话不妨直说!”拓跋野声音一沉,俊脸上布满阴霾。   王太医深吸了口气,这才道:“微臣刚刚给秦小姐把脉,除了身体还有点虚弱以外,其他并无大碍,不过……根据秦小姐这几天的行为来看,估计是因为前段时间落水受了点刺激的缘故!”   受刺激!呵,就现在这情况,还不如直接说疯了!拓跋野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回忆起秦拢月被救上岸醒来之后的举止,倒也是很贴合王太医的话。   只是,一个人疯了便会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变成一个能以掌力扇残一个活人的大力士么?   “能治吗?”秦拢月,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我都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破坏我多年的计划。   “应该……”   “本王要的是肯定的答案!”拓跋野俊颜如墨,冷声道。   “能是能,不过受刺激这事情可大可小,这段时间必须要好生调养着,其间不能再受别的刺激,方能加快治愈!”   王太医拿起桌上的上等狼毫蘸了墨在宣纸上刷刷地写了张药方,然后站起身来向拓跋野一躬:“王爷,这是安神的方子,且先给秦小姐服用看看!老朽先告退了!”说罢,将药方递到一旁的双喜手中。   拓跋野烦躁地挥了挥手,王太医赶紧退了出去。   拓跋野看了眼还在‘昏迷’中的秦拢月,对旁边的双喜吩咐道:“好生照顾你家小姐,有什么事情及时派人来禀报。”   说罢,缓缓站起身来,转身出房。   当门被关上的那一刻,秦拢月蓦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将双喜被打发下去煎药了,屋子里只剩下秦拢月一人。   在床上的秦拢月睁开了眼睛,愤愤的说道:“丫丫个呸的,刚刚那太医居然说我是疯子,等以后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时,房门被推开,双喜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碗进来了。   “小姐,趁热喝了吧!”双喜笑着走到秦拢月面前,希望她喝了王太医开的安神药后真的能“药到病除”,毕竟现在的小姐,伺候起来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啊!   秦拢月盯着那碗中冒着浓厚中药味且黑糊糊的汤药皱紧了眉头,嫌弃地挥了挥手:“拿开拿开!”   双喜一脸为难的看着秦拢月:“小姐,这是王太医给你开的药,您多少还是喝点吧,这样您的病才能快点好啊!”苦口婆心的劝到。
第8章 穿越伊始 8
  秦拢月听着双喜的唠叨,脑袋顿时垂下三条黑线,无奈地盯了双喜一眼,将药碗接了过来,起身走到檀木圆桌边,将药水全部倒在了绿意盈然的盆栽里。   “小姐,你……”双喜欲待去拦却已经晚了。   “你家小姐我又没病,喝什么药?对了,双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秦拢月将药碗放到桌上问道。   双喜看了看天色,道:“小姐,现在已经是戌时了,需要传晚膳吗?”   “不用,我有些乏了,你下去吧!”秦拢月捏了捏鼻梁骨,不知为何,吃饱运动了一番之后,现在感觉特别困,神态疲倦的说道。   双喜也不好再说什么,将药碗端起便退了出去。   秦拢月见双喜出去后,将外衣脱掉躺到了榻上,渐渐的睡了过去。   靖安王府,书房中。   拓跋野负手立于桌案前,俊逸的眉宇微微皱着,半响才回首看向恭敬地立于房中的燕四,道:“她将药倒在了花盆里?”   燕四立马恭敬地回道:“是!”   拓跋野线条优美的唇角微微勾起,居然把药给倒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这病是装出来的?他眸中神色却是幽深寒凉带着些许玩味,“继续监视!”   “是!”燕四答后迅速退出。   拓跋野将挂在颈上的玉坠握在手心里来回抚弄,玉坠光滑圆润微带温热的触感摸着十分舒服,随即他眼前浮现出秦拢月貌不惊人的容颜。   这玉坠本是一对,另一个送给了秦拢月做为定情信物。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合乎常理了。先是秦啸风被发现有通敌卖国之嫌,再是秦拢月失足落水变得神智不正常。他心中有些不踏实,却又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间修眉皱得更紧了。   看来明天有必要要试探一下秦拢月了。拓跋野的眼睛眯了起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秦拢月便起了榻。本来她是打算自己穿衣服的,但奈何古代的服饰太过繁复,穿了半天都没穿好,还用衣服把她自己勒得动都动不了了,最后双喜实在是看不过去只得上前帮忙,她只得任由双喜服侍穿衣了。   正在梳头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拓跋野缓缓地走到秦拢月身后,夺过双喜手中的檀香木梳,挥手将双喜屏退,然后一下一下梳理着秦拢月那一头如墨的秀发,神情专注、温柔似水。   铜镜之中,映现出一张俊美无匹的男子容颜和一张貌不惊人的女子容颜,虽看起来不十分相配,却是异常的温馨如画。   秦拢月望着镜中男子的脸,眼中红星闪闪,这个男子俊美多金、温文尔雅,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更是深情款款。   这样的男子在二十一世纪剩女如狼的年代,绝对帅气、多金、温柔、深情等名词的代言人,肯定被那些肉食女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也难怪以前的秦拢月会痴恋于他,为了他不惜以死相逼秦啸风同意他们的婚事。   只是此秦拢月已经非彼秦拢月了,现在的秦拢月是身为盗界精灵的狐小妹及警界之草叶天了。   狐小妹虽爱美男,却更爱钱财,尤其喜欢古代文物。所以,拓跋野的容貌虽对她有吸引力,但最吸引她的还是他王府中的一应物品,这些东西要是能带回现代,那可都是价值不菲的文物啊!
第9章 被退婚了 1
  齐腰的秀发很快被拓跋野挽了个时下流行的飞云髻,那挽发的手法纯熟,看得秦拢月也不禁瞪大了眼。   一个男子,尤其还是一个金尊玉贵的王爷,居然会挽女子发髻,还挽得如此之好,私底下应该练习了无数次吧!呵,看来拓跋野这个人还真是个能曲能申的人啊!这样的人不简单,不容小觑。   “月儿,”拓跋野忽地低下头来,将唇凑到秦拢月耳边低语,下一刻,长舌忽地滑出在秦拢月耳廊轻轻一舔。   灼热的男子气息在耳际萦绕,秦拢月脸一红还来不及应声便被拓跋野接下来的一舔给震住,浑身一颤便待站起,却发现身子已经被身后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搂住了腰身。   丫丫个呸的,老娘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吃过豆腐呢,就算你是帅哥也不行。从来都只有我狐小妹调戏帅哥的份,哪有人家调戏我的份,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狐小妹正打算有所动作的时候,拓跋野已经转到了她的身前,温情脉脉地望着她,润泽如玉的唇向她凑来,音声沉浑语带魅惑:“月儿,我好爱你,可以把你交给我吗?”   狐小妹本来对拓拔野听有好感的,毕竟人家颜值当前。可一听到拓跋野的话,狐小妹心中对拓拔野的好感度直线下降,好肉麻,肉麻到她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不过人家都已经这么认真的演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要是再无动于衷,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   想到这里,狐小妹嘴角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双手顺势勾上了拓跋野的脖子,故意用甜到腻的声音,娇滴滴的说道:“王爷,虽然月儿和你已是未婚夫妻,但是始终都没有行大礼,这样不太好吧?”   拓跋野一愣,完全没想到秦拢月会来这么一句,随即深情的看着她,“月儿,你爱我吗?”   呕!狐小妹强忍着要把昨晚晚饭吐出来的冲动,将嘴对着拓跋野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说道:“当然爱啊!王爷,不如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只要你抓到我,我就给你,怎么样?”   一边用手指有意无意的在拓跋野身上打转,时轻时重的按着,挑dòu意味十足。   拓拔野一愣,看着秦拢月媚态十足的摸样,不知为何,今天的她似乎比以前更加漂亮了。等拓跋野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拢月早已在屋子里跑开了。   这女人果然不太对劲,要是换做以前,她早就已经害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哪里还会玩现在这样的小把戏?看来是得好好的试探她一下了。   思至此,拓跋野重新换上了那温柔似水的笑脸,追着秦拢月在屋子里跑开了。本以为能很快的就抓到秦拢月,没想到她却像猫儿般灵活,每次都是还差一点点。   追了半天,拓跋野连秦拢月的一片衣袖都没碰着,倒是自己的衣服被秦拢月用奇怪的手法脱了一件又一件,而且秦拢月的手还会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他身体上的一些敏感点,挑起他身上的欲望,让他恨不得立马抓到秦拢月吃干抹净了。   “王爷,王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临近,秦拢月眼珠子转了转,止住了串来串去的身形,被拓跋野抓了个正着。   “月儿,放心把自己交给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拓拔野被秦拢月挑dòu得气息有点不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秦拢月吃干抹净。
第10章 被退婚了 2
  正在这时,紧接着房门就被春花推开了,“王爷,不好了,王爷……”在看到拓跋野衣衫不整的抱着秦拢月,神情一愣禁了声。   “滚!”拓跋野正在“动情”之时被春花这一打扰不禁怒声喝道。   “可……可是,夫人她,夫人她吐血了,王爷您快过去看看吧!”春花身子一颤,却没有提步离开,只是急切地道。   拓跋野见春花还在门外唠叨,俊脸不禁布满寒霜,不过这林清夏对自己还有些用处,“本王知道了,稍后过去,但是现在你立刻给本王滚,否则本王扒了你的皮!”   拓跋野已经怒到极点,而且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春花怎敢再在老虎头上拔毛,赶紧一路小跑着离开。   拓跋野眼中那一抹思虑没有逃过狐小妹的眼睛,看来拓跋野还真是个冷情的人啊!   人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林清夏都吐血了,他竟是想到人家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才敷衍了事。   不过那个林清夏也是罪有应得,谁叫她心肠那么歹毒,居然指使秋蝉将秦拢月推下水,结果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   拓跋野脸上的怒色一现即收,看向秦拢月时,眸中已然盈满了温柔魅惑的笑。   眼见那如玉薄唇再次凑近,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秦拢月秀眉一皱,左腿一弯迅速向拓跋野要害处一顶,然后趁拓跋野闪避之时迅速地脱离他的掌控。   拓跋野避开秦拢月欲毁掉他下半生幸福的一顶,剑眉微皱。   “月儿,你不爱我了么?”   拓跋野表面上一副“受伤”的表情,心底里却不禁惊住,原来一掌扇死婢女和一脚踢得林清夏内出血的事并非没可能,只凭适才她出腿的速度和力道就可以看出,她绝不可能是之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她是谁?   难道是有人冒充了秦拢月吗?   还是说她一直都在深藏不露?   那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王爷不爱林清夏了么?我记得王爷之前对林清夏可是很好的,可是现在却这般对待,真是让人心寒,我又怎知我会不会是第二个林清夏?”   秦拢月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盯着拓跋野。   “她怎么能和你比,再说我从来就没有碰过她,对她又谈何有爱?当初娶她只不过是因为她的家族对本王还有点用处,所以不可太冷落于她,本王和她之前都只是在逢场作戏,月儿,本王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你!”   拓跋野的一番情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就像真是那么回事儿一样。   丫丫个呸的,真当老娘是三岁小孩啊?   从来没碰过林清夏?打死她都不信,这真眼说瞎话的本事让秦拢月只觉背心发冷,心中默默为古代的女人感到悲哀。   虽然她并不喜欢林清夏,但她同样是女人。在古代,女人就只能是男人的附属品或者是巩固权力的工具么?   再看着拓跋野那痴情的摸样心里一阵冷嘲,啧啧,他不去演戏真是浪费,明明不爱对方,甚至还厌恶的要死却装的深情不悔,这演技估计都能当影帝了。   拓跋野见秦拢月沉默,以为她被他说动了,正准备继续加强攻势,却听门外传来侍卫燕三的声音。   “王爷,有急报!”   拓跋野墨瞳一凝,便唤了房门外的侍女进来更衣,整理完毕对秦拢月道了声:“我去去就来!”转身便出了房门。

凤破天下:王爷滚下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破天下 或 王爷滚下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