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天下枭雄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2:16:2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天下枭雄

第一章 初入杨府

开皇十二年,隋王朝灭陈已经三年,天下承平,隋帝杨坚励精图治,与民休养生息,大隋天下出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说明http://www.qi-wen.com/

二月初,Chun风已将一丝暖意带进帝京,柳枝吐芽,莺飞草长,Chun意盎然。

这天上午,一辆黑色圆棚牛车驶入靠近皇城的务本坊,务本坊内有不少皇亲权贵居住,鲜衣怒马,车辆华丽,往来行人络绎不绝,格外热闹。

这辆牛车虽然宽大结实,健牛挽辕,一看便知来自殷实人家,但和务本坊内行驶的华丽马车相比,还是显得十分寒酸。

赶牛车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眉宇间有些忧心忡忡,他身着一件麻衣布袍,头戴软脚幞头,风尘仆仆,显然是远道而来,他姓李,郢州人,这次进京是来了却一桩心事。

圆棚前的布帘拉开一条缝,露出一名年轻妇人的脸庞,她低声说:“二郎,元庆好像醒了。”

“嗯!”男子随口答应,“给他吃些饼,让他精神好一点。”

男子有些心烦意乱地叹口气,就不知元庆的生父认不认这个儿子?

牛车内,一个小小男孩已经睡醒,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目光深邃如水,若有所思,他叫元庆,母亲姓李,所以暂时叫李元庆,之所以是暂时,就看等会儿他的生父认不认他,如果相认,他就会改名叫杨元庆。网站qi-wen.com

他此时年龄只有三岁,但他的心却已有二十五岁,他是一个来自一千四百年后的灵魂,也姓杨,是一名公司职员,患病离开人世,却灵魂不散,回到一千四百年前的开皇十一年,附在一个病童身上,经过近一个月的病痛挣扎,他终于重获新生,但他的隋朝母亲却未能脱离病魔之掌,在半年前撒手人寰。

车外的男子是他舅舅,牛车里的年轻妇人是他舅母,两个人都是善良本份人,本想收他为子,不料京城一封来信,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私生子,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不知怎么想起他,要他进京了。

元庆来这个朝代已经半年,他脑海里依然保留着前世许多记忆,但他很沉默,不爱说话,因为他算周岁才刚刚满两岁,表现得太异端会被视为妖怪,说不定小命都难保,他须适应现在年龄,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

只是眼神难以掩饰,他不经意就会流露出一千四百年人世沧桑,让他舅母总是不由一阵心悸。

“又来了!”

年轻妇人笑着在他小脑门上轻轻敲一下,“小小Nai娃有什么心事?”

她已经习惯元庆目光深沉,不以为意,她从竹篮里取出一块羊肉嫩葱馅的烙饼,递给元庆,“吃吧!”

元庆坐起身,接过肉饼慢慢啃咬,“舅娘,到哪里了?”

这是他一路问得最多的一句话,他是第一次出门,一路上都好奇地观察隋朝风物,让他感到这是一个相当繁盛的朝代,资源丰富,物价低廉,手中这只香喷喷肉饼,他们只花一钱,若不是他知道历史,压根不会相信这个朝代即将灭亡。

天下大乱,英雄辈出,李元霸、宇文CD秦琼、程咬金、李世民,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让他不禁心动神摇,今年是开皇十二年,不知几时才会天下大乱?

他却忘记了演义不是历史,程咬金现在也只比他大一岁。

年轻妇人笑容很温柔,她一路上细心地照顾这个失去母亲的小可怜,此时,她压根就想不到这个三岁的小屁孩竟在盼望天下大乱,她又从一只陶罐里倒一碗水,小心翼翼喂他,“马上就要到你家,喜欢吗?”

元庆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他喜欢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父亲姓杨,前几年是郢州刺史,和他母亲惹上冤孽,去年升官提拔,便一拍屁股回京城,说是要禀明父亲再接他们母子进京,或许他已经得到同意,所以才有自己今天的进京。原文http://www.qi-wen.com/

元庆想了很久,他父亲到底是谁?姓杨,祖父是京城高官,难道是皇亲,这可是隋朝,杨是国姓啊!舅父或许知道,但他从不肯告诉自己,一路守口如瓶。

年轻妇人见他没有回答,不由叹口气,这孩子,整天就若有所思,与众不同,好在身体很健壮,才三岁孩子,就长得像五岁一般。

她不知道,这就是她丈夫的担忧,这孩子身体长得太大,根本不像三岁孩童,他父亲不认怎么办?

牛车慢慢减速停住,“我们到了!”外面传来舅父的声音。

元庆连忙爬起来,透过小小车窗向外望去,只见眼前出现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被高高围墙包围,台阶两边是两尊镇宅狮子石雕,台阶上正对一扇朱漆大门。

大门顶端挂着一块巨大的描金牌匾,尽管是篆体,但他还是认出来三个字,什么国公府,第一个字元庆觉得很眼熟,但一时想不起,不过这里是朝廷权贵无疑。

从府里跑出一名看门的小厮,上前问明情况后又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出来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向元庆舅父拱拱手,“孩子带来了吗?”

他已经看到车窗里可爱的小脸,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老爷正等你们,请随我来!”

他们当然不能走正门,又绕大半个圈,从侧门进府,舅母抱着他,他们一路穿门过院,不知走了多深,才终于来到一扇黑门前,上来一个长得像猫头鹰似的管家婆,她冷冷打量一下元庆,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就是他吗?”

他是私生子,享受不到小主人应有待遇,连下人都对他冷冷淡淡,还是老管家对他稍好一点,笑道:“这就是小公子,刚从郢州来。”

“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管家婆不悦地指指舅父舅母说:“带他们去外房。原文http://www.qi-wen.com/

管家婆上前抱起他,元庆只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刺鼻的狐骚味,差点没让他吐出来,他捂住鼻子扭过头去,却正好看见舅父舅母留恋地望着他,他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他们的分手时刻。

他拼命挣扎,要下地,但管家婆的手却如鹰爪一般,将他牢牢扣住,他根本挣扎不动。

“我不去,我要回家!”

元庆终于像三岁孩童一样放声大哭起来,舅父舅母的眼睛也红了,但他们只是平头小民,在这种权贵府邸里,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力,低下头转身离去。

元庆被抱进内宅,他哭声嘎然停止,他忽然发现自己哭得越凶,这个猫头鹰管家婆越开心,为什么要让她开心?

只是她身上臭味刺鼻,元庆哭时还不觉得,现在不哭便闻到了,真不知她的同床人怎么忍受?

元庆只得憋住呼吸,向四周打量内宅的情形,和外宅不同,这里面林木茂盛,种满奇花异草,亭台楼阁随处可见,一栋栋建筑掩映在Chun意盎然的翠绿之中。

管家婆见他忽然不哭了,也有点奇怪,低声问他:“臭小子,你怎么不哭了?”

元庆没理她,心道:‘你这个老鬼婆才臭!’

这时,迎面走上来两名身着长裙的少女,一红一绿,长得姿容俏丽,身材修长,婀娜若仙,她们笑吟吟问:“三娘,就是他吗?”

“就是他了!”

管家婆谄笑着将他交给其中的红裙少女,又把他的出身证明交给绿裙少女,元庆被红裙少女抱住,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顿时长长松口气,“憋死我了!”

两名少女都奇怪地问他,“怎么憋死你了?”

元庆想起管家婆的鹰爪,勒得自己小腿生疼,便小手一指管家婆,恨恨说:“她身上太臭,我受不了。”

两名少女一呆,同时捂住嘴咯咯笑起来,笑得身体如花枝乱颤,管家婆脸胀得如猪肝一般,眼中含怒,却不敢发作,只狠狠地瞪元庆一眼,“秋菊姑娘,Chun桃姑娘,我先出去。”

她转身便走,两个少女也不理她,抱着元庆向内院深处走去,元庆这才知道,她们一个叫秋菊,一个**桃,原来是两个丫鬟,两个内府丫鬟就让管家婆害怕,足见这个府中等级森严。无删节天下枭雄免费阅读全文

别人是美人在怀,而他却反过来,身在美人怀,虽有美人怀抱,他却无福享受。

他们走到一间屋前,秋菊将他放下地,牵着他走进屋,屋内开间不大,但布置得非常华丽,墙上挂着色彩艳丽的蜀锦,四角放着一人高的青瓷花瓶,左右首各放置一架紫檀木的白玉屏风,上面绘有花鸟,名贵异常。

两架屏风正中间放一张坐榻,八尺为床,三尺五为榻,独坐一尺五为枰,这是一张典型的两人坐榻。

坐榻上端坐着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岁左右,衣着华贵,女人头梳云鬓,面若满月,脸上涂满脂粉,肩披红锦,上身穿白色交领宽袖襦衫,下着红色长裙束胸及地,一段雪白酥胸半露,但她脸上却冷冷淡淡,用一种不屑地目光看着他,目光中连敌视都没有,元庆是私生子,不值得她敌视,她便是元庆正房母亲,姓郑。

而她旁边男子头戴金冠,身着宽大丝织禅衣,他身材雄伟,皮肤白皙,脸型瘦长,颌下长须修剪得非常漂亮,一双细长眼睛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强壮而不失精明能干的感觉。

他正目光复杂地打量元庆,元庆立刻猜到,这应该就是自己的亲父,元庆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强烈的兴趣,他是历史上的哪一位?

.......

第二章 一言九鼎

郑夫人冷冷打量元庆一眼,忽然眉头一皱,问丈夫:“大郎为何骗我?”

男子吓一跳,干笑两声,“我怎敢骗夫人?”

郑夫人杏眼圆睁,怒视丈夫,“你说你三年前思家难归,才做了出轨之事,十月怀胎,那这孩子最多三岁,可他像三岁么?分明已经五岁,你不是骗我是什么?”

“夫人,这个.....他出生时就很胖大,和我幼时一样,不能看外相,这里有他户籍,你看!”

男子似乎有些怕老婆,手忙脚乱将户籍递上,郑夫人哼了一声,一把将户籍夺过去,她却不看,又冷冷问元庆,“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见我不跪?”

元庆从一进门就不喜欢这家,虽然是豪门高宅,却远远比不上舅父舅母对他呵护关爱,这个女人哪里把他当做三岁的孩子,三岁只是虚岁,实际上他才两岁,应该是把他抱在怀中呵护疼爱,她居然责问他为何不跪?

元庆心中愤懑,他忽然张嘴大哭起来,既然他才三岁,那索Xing像个三岁的样子。

他哭声响亮,扰得郑夫人心烦意乱,若不是老爷子坚持要把这个孽子接来,她绝不会让他进自己家门一步,她忍无可忍,发怒叱道:“给我闭嘴!”

元庆不哭了,呆呆地望着父亲,仿佛在说,‘你才是一家之主吧!

毕竟是自己儿子,男子也于心不忍,又想起盼娘对自己一腔痴情,却不幸生病撒手人寰,只留下这个孩子,他心中伤感,眼中也多了几分柔情。网站http://www.qi-wen.com/

“玉娘,孩子才三岁,你会吓着他。”

“哼!你自己的孽债,自己还去,与我何干?”

郑夫人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她目光像鹰一样盯着元庆,仿佛他是一块鲜嫩的羊肉,她恶狠狠说:“我再问一遍,你跪还是不跪?”

元庆被激怒了,大不了他再跟自己舅父舅母回去,他捏紧小拳头,毫不畏惧地迎视她,“我就不跪你!”

男子也被他的态度惹恼火了,刚才的一丝父子柔情已无影无踪,他重重一拍桌子,“孽障,你敢无礼!”

这时,元庆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这是在看儿子,还是审犯人?”

两边丫鬟纷纷向两边退下,夫妻二人吓得站起身,“父亲,你怎么来了。”

元庆回头,只见身后负手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年约五十岁,鼻梁高挺,嘴唇很薄,目光像鹰一般锐利,身着紫色长袍,腰束玉带,虽然只是站在那里,却有一种威严的气势将整个房间笼罩。

他打量一下元庆,目光稍微和缓,但目光转到儿子身上,眼中寒霜又凝,他又不悦地哼一声,对男子道:“玄感,为父是怎么交代你?”

‘玄感?’元庆心念一转,他忽然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了?杨玄感,隋朝有名人物,那么他的父亲,自己的祖父,也就是身后这个老者,竟然是隋朝大名鼎鼎的权臣——杨素。

元庆小时候曾如痴如醉地听过长篇评书《隋唐演义》,书中杨素也是大Jian臣之一,小说中杨素正月十五过寿,引来群雄进京闹花灯,还有他的侍妾红拂女那晚跟李靖出走,他记忆犹新,原来他的祖父竟然就是杨素。

这名中年男子正是越国公杨素,不过他权倾一时是杨广登基后,现在他因平定陈朝大功而出任内史令,唐朝时内史令改称中书令,也是朝廷重臣之一,和尚书左仆射高颎、右仆射苏威一起共同执掌朝政,正是圣眷盛隆之时。

把元庆接回杨府是他的决定,尽管他们杨家现在圣眷正隆,儿子玄感也被封为上大将军,即将转为宋州刺史,但他很小心,他不想因为儿子有私生子一事被御史弹劾,他再三嘱咐儿子,没有什么私生子,元庆是侍妾所生,不料儿子却忘记叮嘱媳妇,现在全府上下知道私生子上门,让他怎么不恼火。

杨玄感凭借父亲军功被封为柱国,与父亲同列朝官第二品,后来又退一位为上大将军,也是朝中大臣,但他没有独立建府,杨素喜欢大家族住在一起,他的越国公府阔比宫室,足以容纳他和儿子族人们共住。

杨素走进房间,克制住怒火,毫不客气在主榻上坐下,杨玄感和郑夫人只得站在他身后,他向元庆招招手,柔声说:“到祖父这里来!”

杨素对元庆印象颇好,刚才这小家伙捏着小拳头,凶得像头小老虎,颇为强悍,他是沙场大将,就喜欢这种强悍的孩子。

元庆知道,他以后在杨府是否有出头之日,关键就在此时的表现,虽然他大多时候是以沉默来掩盖他的成熟,但如果能把握好分寸地表现一下,他就不是妖孽,而是神童。

他立刻上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三个头,Nai声Nai气说:“孙儿元庆,给祖父磕头。”

杨素见他举止从容,声音响亮,而且口齿异常清晰,根本不像三岁的孩子,他心中也有点没底,回头看了一眼儿子,意思是问他,确认过吗?

杨玄感点点头,元庆一进门,他便注意到元庆左耳根下有颗红痣,这是他辨认儿子的办法,连元庆的母亲都不知,更重要是他离开元庆只有一年,元庆长什么样子他记得很清楚。

杨素见已确认,他立刻喜欢上元庆,连忙把他拉起来,搂在怀中笑眯眯问他,“你为什么叫元庆?”

元庆靠着杨素臂弯,感受到他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他浑身凌厉威严的气势笼罩着自己,使他感到十分压抑,但杨素威严中又透出一丝慈祥的笑意,这是祖父对孙子才有的慈祥笑容,使他心中稍安。

“娘说我是在元日出生,所以叫元庆。”这是路上舅父告诉他。

杨素平生杀人如麻,血沃千里,心中冷酷如石,但此时他感受到了孩子稚嫩的身子,这是他的孙子,流着他的血脉,使他心中也泛起一丝温情,笑着点点头,又问:“你知道祖父是谁吗?”

“我知道,祖父是越国公。”元庆刚刚反应过来,牌匾上的第一个篆字应该是‘越’。

杨素微微一怔,心中有些惊讶,“是谁告诉你的?”

元庆就等他这句话,他立刻扮出一个可爱的笑脸,“大门上的牌匾不是写着吗?越国公府。”

这一下,不仅杨素愣住了,连杨玄感和郑夫人也面面相觑,眼中不可思议,三岁的孩子居然能认识篆字!

“元庆,是谁教你识字?”杨素缓缓问他。

“是我娘教的,她教我认了好多字,还会背诗。”

他立刻Nai声Nai气背诵:“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聪明伶俐的孩子从来都是人见人爱,杨素本来只想安抚一下元庆幼小心灵,不料却被他吸引住了,他对元庆兴趣浓厚,他轻捋长须,微笑着试探他,“你娘告诉过你,祖父是越国公吗?”

元庆摇摇头,不露痕迹地一记马屁送上去,“娘从没有说过,但孙儿一路上都听人说起,说越国公是天下第一大英雄,孙儿却不知就是祖父。”

这个马屁虽然浅显直白,但它的威力却很大,关键是看谁说,如果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这样说,听了会让人恶心,但出自三岁小儿之口,效果就完全不同,它的真实Xing让人信服,杨素听得心花怒放,捋须呵呵直笑,“好孩子,真是神童也!”

旁边的郑夫人心中暗叫不妙,这孩子是个人精,再说下去,老爷子就要被他迷昏了,她干咳一声,陪笑道:“父亲,不知怎么安置他?”

杨素不太喜欢这个长儿媳妇,因为她姑母就是杨素的前妻,一个出名的悍妇,开皇四年某夜,杨素和老婆夜里在床上吵架,杨素怒骂她,‘我若为皇帝,就绝不让你做皇后。’

他老婆不甘示弱,第二天便把这话向皇帝杨坚告了,结果杨素被免职,若不是攻打陈朝,他的仕途就从此完蛋,不久郑氏病逝后,杨素又娶贺若弼之妹,但他对前妻依旧耿耿于怀,对长子媳妇也连带着不喜欢。

杨素回头狠狠瞪儿媳一眼,“这孩子的母亲已去世,自然是交由你养,这还用问吗?好好教授他,我会来查看。”

元庆却大喊不妙,他就是怕被郑夫人虐待,才拼命拍老爷子马屁,没想到拍马屁的结果却是让郑夫人养他,他嘴唇动了动,一时无计可施,让正房养他,正是祖父看重他的结果。

他只好安慰自己,祖父会来查看,或许她不敢虐待自己。

杨素还有事,他取出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上,笑道:“第一次见面,这是祖父给你的见面礼。”

他又吩咐儿子几句,便转身走了,杨素一走,郑夫人的脸立刻阴沉下来,冷冷对丈夫说:“我不会养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也转身从侧门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元庆和杨玄感父子二人,杨玄感感到很为难,元庆会讨父亲喜欢固然让他感到欣慰,但他又不敢得罪妻子,隋朝男人怕老婆的传统由来已久,皇帝杨坚就是代表人物。

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半晌杨玄感也没想到好办法,就在这时,一名两三岁的小丫头骑着一根竹马欢快地从院子门口奔过,嘴里喊着‘驾!驾!’

杨玄感眼睛一亮,他有办法了。

........

第三章 小妹何名

元庆最终被杨家接纳下来,不过他的接纳和不接纳没有什么区别,他没有享受到半点杨家主人的福利,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人伺候,也没有下人恭恭敬敬叫他公子。

元庆后来才知道,杨素虽然一时喜欢他,却没有真把他放在心上,他有几十个孙辈,偶然想起才问一问,他的心思都在朝廷权力斗争和繁琐的政务之上。

元庆才三岁,当然不能自食其力,杨玄感找了一名Ru母专门照顾他,但为向父亲交代,这个Ru母又有点与众不同,Ru母姓沈,长得姿容秀丽,温柔贤惠,是江南吴兴大户人家的女儿。

沈氏名叫沈晚秋,大家都称她为秋娘,她丈夫是陈朝大将张忠肃,前年在泉州被隋将史万岁所杀,她作为战俘被皇帝杨坚一并赏给了杨素,只是杨素府上的美女太多,她又带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女儿,杨素便没有纳她为侍妾,而且赏给儿子杨玄感,杨玄感惧内,不敢收她,便打发她去内厨房做事。

杨玄感知道她心灵手巧,能写诗作赋,做厨娘可惜了,他有点怜香惜玉,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重新安置她,正好元庆来了,杨玄感便决定让她来收养元庆,这样也可以向父亲交代。

下午,沈秋娘便将元庆领到自己的新住处,她原来只有一间屋,和女儿住在一起,现在要抚养元庆,杨玄感便命人给他们收拾一间小院子,院子很小,两间半小屋,半间厨房,两间宿房。

小院位于杨府西外院,这里住的都是杨家远亲,有数十户人家,每家一座小院,平时大门也不锁,出入自由,由于人多户杂,环境不是很好。

沈秋娘在厨房做一些杂事,她一个月有两吊钱,现在抚养元庆,内宅又每月拨三吊钱给她,这样她一个月有五吊钱。

但所有人都为她不平,杨家子孙,最偏房、最低等的庶子,一个月也有十吊钱,更何况是杨素的孙子,杨玄感的儿子,这明显是在欺负人,但沈秋娘并不嫌少,一月五吊钱,足够她养两个孩子。

这些都是郑夫人的安排,若不是多少顾及一点丈夫的面子,她还嫌一个月给元庆三吊钱太多,他才三岁,一吊钱就足够他吃饭。

.......

“公子,你以后就住这间屋。”

沈秋娘把最大的一间屋子让给元庆,她牵着元庆小手,心中对他充满了疼爱,这个没有母亲的小可怜,就因为是私生子,连管家的孩子都不如。

元庆心中却很欢喜,他就害怕郑夫人抚养他,郑夫人嫌弃他最好,他才不想见到那个恶女人,但他却非常喜欢沈秋娘,第一眼看见她就喜欢上了,长得这么秀丽端庄,Xing格温柔亲切,充满了一种母Xing的善良,他牵着沈秋娘修长光滑的手,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公子这个称呼让元庆听得异常刺耳,他摇摇头,很认真、很坚决地说:“我以后叫你婶娘,你叫我元庆,不准再叫公子。”

沈秋娘摸了摸他的小脑瓜,心中很喜欢,‘这孩子!’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心中并不认同自己奴婢的身份,她点点头,“你叫我婶娘,我就叫你元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婶娘,我来拿东西!”

元庆抢过他的行李小包,却一溜烟地跑进隔壁小房间,他露出一个小脑袋,笑嘻嘻说:“我喜欢小房间,住大房间我害怕。”

沈秋娘知道他其实是把大房间让给自己,真是一个小小男子汉,她心中感动,又想起自己战死疆场的丈夫,她眼睛一红,一颗泪水险些没有滚落出来。

“好孩子,婶娘先收拾一下,咱们就做晚饭。”

她进厨房收拾去了,就在这时,一个长得乖乖巧巧的小姑娘骑着竹马跑院子,她撅起小嘴直嚷:“娘,我差点迷路了。”

“妞妞,别乱跑,就在院子里玩!”

“嗯!”

小姑娘重重点了点头,就在院子里绕圈骑竹马,“驾!驾!”

元庆听到声音,从小房间里慢慢走出来,他已经听婶娘说过,她有一个女儿,和自己一样大,只见小丫头在院子里调皮蹦跳,骑着一根马头竹子,她长得肌肤雪白,继承了母亲的肤色,眉眼小嘴精致异常,就像一个洋娃娃。

小姑娘骑了一圈竹马,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在歪着头看自己,她虽然只有三岁,胆子却很大,她也歪着头笑嘻嘻地望他。

元庆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妞妞,你呢?”

“我叫元庆!”

元庆觉得自己应该像个大哥的样子,他咳嗽一声,粗声粗气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叫我元庆哥哥!”

“为什么叫你哥哥,就因为你长得比我高吗?”她眨着大眼睛,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妞妞,元庆哥哥是比你大两个月,你应该叫他哥哥。”

沈秋娘端着一箩米出来,没有柴禾,她无法做饭,今天只能去厨房搭伙,她吩咐两个孩子,“你们就在院子里玩,不要出去。”

“娘,我会照顾好他!”

小姑娘装作很懂事的样子,保证她会照顾好元庆,她歪着头又想想,笑嘻嘻说:“咱们比一比,你会写字,我就叫你哥哥。”

元庆心中暗忖,“不会这小小丫头也会写字吧!”

他走出房间,找了一根细树枝,又用小手聚拢一点浮土,在上面歪歪扭扭写下自己的名字,‘元庆’。

他笑道:“这就是我名字,你认识吗?”

“我认识,娘教过我,元日的元,庆祝的庆。”

元庆立刻对她刮目相看,他把树枝递给她,“那你会写字吗?”

小姑娘的小嫩手接过小树枝,又用小手把浮尘抹平,在上面端端正正写下两个字‘出尘’,字写得比元庆漂亮多了。

“这是我的名字,是我爹爹起的,我姓张,叫张出尘。”

元庆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一时又想不起,就在这时,门口忽然跑来一群小孩,都是四五岁的模样,拍着手对他又跳又笑,“私生子!私生子!”

妞妞不懂私生子是什么意思,元庆却一阵恼怒,居然欺负上门了,在内院的孩子,估计都是他族兄族弟,这一定是他们的父母所教,下人的孩子不敢这样称呼。

元庆见中间有个最高最胖的孩子,就数他跳得最欢,看得出他是领头。

元庆慢慢走到远门口,五六个孩子围着他又蹦又跳,“私生子!私生子!”

永远重复这三个字,元庆从口袋里摸出一枚五株钱,对那个胖孩子变了一个小戏法,钱突然从他手中消失,他一路上就在练习这个小戏法,已经很熟练。

几个小孩子都愣住了,睁大眼睛,元庆又摸出钱变一次,笑嘻嘻问胖孩子,“看清楚了吗?”

“没有!”胖孩子摇摇头。

“那你凑近一点看。”

元庆将钱放在手心捏住,胖孩子睁大眼睛凑了上来,他要仔细看看,钱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待小胖脸离他手只有半尺,元庆猛地一拳向他鼻子打去,他人虽小,力气却大,‘砰’一拳,结结实实打在对方鼻子上,只听‘哎呀!’大叫,胖男孩竟被他一拳打翻在地,鼻血都流出来了。

胖男孩吓得大哭起来,爬起身便跑,他一跑,其他小孩子都跟着逃了,元庆冷笑一声,拍拍手掌灰尘,这帮小屁孩,敢来跟自己斗!

妞妞跑上来,眼睛睁得大大,一脸崇拜地望着他,“元庆哥哥,你好厉害啊!”

美人崇敬英雄,和年龄无关,源自天Xing,一声哥哥就自然叫出来了。

元庆在小美人面前露脸,心中得意,他活动一下手腕笑道:“揍这帮小屁孩,胜之不武,有什么厉害,将来你也练武,当个女侠,一样厉害。”

元庆忽然愣住,他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是谁了......

.......

【感谢兄弟们的打赏、推荐支持,老高会更努力,新书期间,暂定每天两章,早十点,晚七点,遇到重大推荐则每天三章】

.....

第四章 以小欺老

张出尘,不就是风尘三侠中的红拂女吗?

元庆有些迷糊了,如果这个妞妞就是红拂女,那李靖在哪里?今年多大?风尘三侠本是唐朝演义,难道真有其人?

可不等他想下去,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小贼在哪里?”

他一回头,见胖男孩领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跑来,男子长得又高又胖,和胖男孩相貌七分相似,估计是他父亲,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元庆冷笑一声,他并不害怕,大不了他去找杨素,以大欺小,天理难容。

这男子是杨玄感之弟杨积善,胖男孩便是他小儿子杨巍,被元庆一拳打破鼻子,哭去求救,正好路上遇到父亲,杨积善听说是今天刚来的私生子打了自己儿子,他顿时怒不可遏,跑来为儿子出气。

离小院还有十步,便见一小孩童拦在路上,冷冷地盯着他,那种冷酷的目光使他心中一颤,他从未在哪个小孩眼中见过这种目光,他停住脚步,心中有些狐疑,怒火也消去几分。

“爹爹,就是他打我!”

胖男孩杨巍的鼻血已经止住,他仍捂住鼻子瓮声瓮气告状。

元庆学着大人的模样,拱手施一礼,“我是杨元庆,大人欲不问曲直责我?”

他已不再掩饰自己的成熟,用一种清朗的声音诘问杨积善,他从容不迫的模样哪里像一个三岁小孩,分明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而且用词也很准确,大人是对父辈的尊称,是路上舅父教他,他估计从内宅出来的年轻男子,十有八九是他叔父。

杨积善愣住了,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个小孩真的才三岁吗?

“爹爹,他打我!”杨巍拼命摇动父亲的手,他就希望父亲一巴掌把元庆打飞出去。

杨积善也听说父亲颇喜欢这个孩子,他怒火稍去,便慎重起来,不肯轻易遂儿子之愿。

他克制住心中怒火,冷冷问元庆,“那好,你为什么要打人?说不出个理由,我拿你去见你父亲!”

元庆已经想到杨素为什么会把他接进京,因为他是私生子,留在外面,有辱杨氏门风,这时魏晋遗风尚存,最看重名声,他可以肯定杨素绝不愿意别人知道杨玄感外面有私生子。

这就是他今天制胜的法宝。

他又行一礼,依然从容道:“大人可以先问问令郎,他是怎么骂我?”

杨积善低下头问儿子,“是你先骂他吗?”

杨巍心中有点害怕,怯生生说:“我没骂他。”

杨积善立即重重哼了一声,“我儿子说了,没有骂你!”

元庆知道他会袒护自己儿子,就算是一般孩童打架,父母都会偏袒自己孩子,更何况对方是个私生子,若不是祖父有点喜欢他,恐怕拳头巴掌早就打下来了,还会和他讲道理?

元庆却毫不示弱道:“事情发生在我住的小院门口,他们都是身娇肉贵的少爷公子,他们会跑来和我叙兄弟之情吗?令郎带领一大群孩子,跑来大喊大叫:私生子!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杨相国有私生之孙,请问大人,这是谁对谁错?”

杨积善明白了,一定是儿子跑去辱骂对方是私生子,所以打起来,但最后吃亏的是儿子。

按照族规,嫡庶长幼,尊卑分明,他虽然也只是庶子,但元庆是私生子,他的地位还要高些,他可以处罚杨元庆,可问题是对方偏偏扔出一个大帽子,让他有理难辩。

杨积善忽然有点恼怒起来,对方只是一个三岁的孩童,竟说得自己哑口无言,若传出去,他的脸往哪里搁?

他索Xing也不承认,“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儿子骂你?分明是你心怀嫉妒,欺负我儿,我也不打你,省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我去找你爹爹,让他教教你族规!”

他转身拉着儿子便走,心中却有些得意,小毛头,Ru臭未干,还想跟我斗?

眼角余光向后一扫,却见杨元庆从另一方向朝内宅走去,他愣了一下,连忙喝道:“你想干什么?”

元庆把他脖子上杨素给的玉佩扯出来,大声说:“我去找祖父,请他来问问令郎,到底是谁想让天下人知道,杨家有私生子?”

说完,他一溜烟向一座小桥跑去,却把杨积善吓出一身冷汗,儿子带了一群小孩,父亲只要一对质,便知道真相,他虽不会责骂巍儿,但饶不过自己。

他很清楚父亲就是怕外人知道杨家有私生子,所以才把这孩子接回来,不料大嫂把事情传开,自己妻子嘴不严,当着孩子的面议论,惹出事端了,真到祖父面前,只有自己倒霉。

杨积善心中暗骂元庆是小狐狸,却不得不追上去,大声喊他:“你等一下!”

元庆停住脚,回头冷冷问他:“大人有事吗?”

“你.....算了,小哥哥骂你不对,我回去教训他,你就别去给祖父添麻烦。”

杨巍只有五岁,不懂事,还以为父亲追上去是教训元庆,便跟着跑上来,高兴得又蹦又跳,“爹爹打他!打他!”

杨积善本来是过来教训元庆,替儿子出气,却没想到最后变成自己道歉,他又气又恼,见儿子在旁边添乱,便气得给他一巴掌,“给我闭嘴!”

杨巍呆住了,嘴咧了咧,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杨积善恨得一把拉住他便走,这会儿,元庆忽然变回三岁小孩,他惊讶问:“叔叔,你干嘛打哥哥?”

杨积善顿时郁闷住了,他忽然意识到,这件事还真不能说出去,他竟被一个三岁小孩所欺,连巍儿他娘也不能说,否则,他的脸往哪里搁?

他慢慢转过身,盯了元庆半晌,他迟疑着问:“你.....真的只有三岁?”

元庆挠挠头,一双大眼睛里充满天真无邪,“叔叔,你在说什么?”

杨积善望着他半天,最后苦笑着摇摇头,拉着儿子走了......

元庆望着杨积善走远,他心里明白,此人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此事,不仅是他要面子,更重要是,他毕竟是嫡长子杨玄感的儿子,欺儿如欺父,那男子不会为这点微末小事得罪杨玄感。

元庆又低头看了看祖父给自己的玉佩,有这个私生子的身份在,他不怕任何欺负,他不由想起前世的一件事,他有个邻居是劳改释放犯,从前夹着尾巴做人,拼命掩盖过去经历,唯恐别人知道他坐过牢,但后来世道变了,谁敢惹他,他就把劳改释放证往别人面前一扔,然后他就是爷。

好像今天自己也是一样,这个私生子的身份,竟然也成了他抵御欺辱的利器,元庆苦笑一声,其实他今天之所以能以小欺大,就是在于成功借势,借他祖父这个强大的势,没有这个势,他这个刚进杨府的私生子什么都不是,连管家的儿子都可以揍他一顿,人啊!无论古今,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有后台和实力。

“元庆哥哥!”

身后传来妞妞的喊声,元庆回头,只见她气喘吁吁跑来,小手上竟然拖着一把厨房里的杀猪刀,人小刀重,她拖在地上跑,元庆愣住了,这小丫头凶悍啊!

妞妞跑到元庆面前,她呼呼喘气,把杀猪刀扔给他,“元庆哥哥,坏人欺负你,我们用这把刀杀他!”

........

【感谢各位书友的打赏,关于风尘三侠,不要去追究,本书以史实为基础,在洒点演义的调料】

天下枭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天下枭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乡村小农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乡村小农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乡村小农民目录预览:第1章强买强卖第2章内有乾坤第3章灵液是好东西第4章白菜价第1章强买强卖烈日高照,已经到了中午,一身臭汗的刘田扛着一把锄头从自家的土豆地走出来,因为长期劳作的原因,他身上的皮肤有些黝黑,一双手上充满同龄人无法想象的角质层,看起来粗糙无比。尽管如此,他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看起来很是阳光。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一条足足及腰的黑白斑交替的土狗,骨瘦如柴但一双眼睛却不时散发着凶光,它吐吐舌头,显然也是被这炎热的天气折磨的受不了。这时,

  • 《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目录预览:第1章诡异手机新闻第2章你怕我吗第3章我要咬舌自尽第4章小巷第1章诡异手机新闻我叫秦蓁,今年二十岁了,正在读大三,学的是临床医学。我的姑姑秦琼是学校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率先进入实习期,一方面可以积累工作经验,另外还可以拿点工资,解决长久以来的经济危机。但是正当我为自己有这么好的资源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件事直接影响到了我的职业方向和人生目标,从此世上少了

  • 《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目录预览:第1章惨遭渣男劈腿第2章小道消息出错了第3章殴打大人物第4章我要告你们第1章惨遭渣男劈腿‘哒哒哒’高跟鞋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大厅内有节奏的响起,被擦拭的宛如镜子般光洁亮丽的地板反射出女人的身影,她穿着一件水红色的长裙,脚下踩着一双裸色的细跟高跟鞋,修饰的她的双脚格外小巧。何奈奈踩着一双她从不舍舍得穿的高跟鞋,别别扭扭,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金碧辉煌的走廊,金碧辉煌顾名思义,不论是酒店的外面还是走廊亦或是酒店的房间内

  • 《战神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战神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战神主宰目录预览:第1章帝皇经第2章旋风聚气法第3章皇族特使第4章赌石第1章帝皇经宁武国,岳阳城。“啊!”昏暗的房间中蓦然响起一声大叫,水无尘陡然自床上坐了起来,满头的大汗淋漓。当水无尘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一切都很陌生。“尘少,怎么了?”一条莲藕般的玉臂从锦被中伸出……被窝中钻出一个青丝凌乱,睡眼惺忪的美丽少女。“我这是在哪里?”水无尘瞳孔微凝。“尘少,你是在春花院啊,在我的床上,刚刚是做噩梦了吧。”少女咯咯娇笑

  • 《玄天魔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玄天魔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玄天魔帝目录预览:第1章衣冠冢第2章九月林第3章弑魔夺灵经第4章一掌拍飞第1章衣冠冢碎月宗位于青凰地南部,是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修行宗门。如今,宗内弟子已有上千人,实力雄厚,为方圆百里内的第一大宗。早在五百年前,随着弟子的增多,碎月宗第九代宗主便是把宗内弟子按天资修为分为四层。天地玄黄!天门最强,黄门最弱!这四字是身份与实力的象征,天门弟子更是所有人的追求。陈然是碎月宗的弟子,不过他仅仅是一个黄门弟子,灵脉是最低的九品,修为也是最低的开脉一层,普通如

  • 《神武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神武主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神武主宰目录预览:第一卷入世之枭第1章这才是他的种第一卷入世之枭第2章逆天夺时阵第一卷入世之枭第3章大黑暗经第一卷入世之枭第4章仇人相见第一卷入世之枭第1章这才是他的种夜色阴森,山谷风寒,在距离乱城不足三里地的千跌谷底,一名少年睁着双眼仰望苍穹,静静地躺在了一条小河边的泥地里。雨水如帘落下,河水潺潺声响越来越大,画面也就更加地冷寂了几分!泥地里,少年的一身白衫早已血染,又被树枝一类的东西撕扯挂拉,白衫早已破破烂烂,包裹不住他那伤痕累累的身躯。“我只

  • 《绝世剑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绝世剑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绝世剑神目录预览:第1章剑神重生第2章恶奴上门第3章兄弟,剑借我一用!第4章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第1章剑神重生三百年前,有子叶云,横空出世,天赋绝伦,独领风骚。二百年前,叶云手持断天残剑屠尽万魔,脚踩万千骄子天才,铸就了“苍穹第一剑神”的不朽传奇!一百年前,叶云在开天的关键时刻,却被号称苍穹第一美女的倾世红颜无双仙儿一剑穿心,身陨万界山。…………而今日,落英帝国,战王府一处破败院子,有一个少年猛然睁开了眼睛。“无双仙儿,我全心全意待你为平生挚爱,而

  • 《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隐婚溺宠:总裁的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总裁的萌妻第2章总裁的绯闻第3章今晚留下来好吗第4章三个180,你懂的第1章总裁的萌妻雨夜。窗外倾盆大雨,如子弹一样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又亮又响。客厅里电视正开着,里面放着娱乐新闻。人美声甜的主持人播报着昨日的消息:“高干豪门世家公子哥宗世霖,近日被爆出频频与当红女星苏玉出现在五星级的大酒店,疑似好事将近,不日就要完婚……”而卧室里的柔软大床上,两具身体交叠在一起。男人脊背肌肉结实有力,健康的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