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入墓三分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56:4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入墓三分

第1章 入墓三分,知晓天下

东周时期,诸子百家,百花齐放。推荐qi-wen.com墨家,孔子,老子。为三大哲学派系的代表。我们对于墨家,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墨家机关术,墨家思想。

可是,先秦时期如此重要的一个学术流派,中经秦汉的转换,至汉初,却突然消失了。司马迁写史记时,对墨家已不甚了了,而以后则更少有人提及。人们只知其大概,对这一学派的真实情况,却少有了解。

墨家的思想,以及机关术,仿佛是突然崛起,又突兀的消失了一般,至今都是未解之谜。阅读qi-wen.com

“云阳太爷爷,我是让你告诉我,那汪家跟张家为什么千年争斗到现在的原因,还有那盗门九家又怎么也牵涉其中啊?你怎么跟我说诸子百家的事情。”我跪在云阳太爷爷面前,十分不满的说道。

我叫莫尽,十七岁,整个云阳村唯一一个外姓的人,整个村子都是姓云的,我还是个孤儿,可是我在这里却受到了不一样的尊敬待遇,这从小到大都让我感到非常奇怪。

并且每次询问太爷爷关于盗墓的事情,太爷爷都让我跪着听。我可能就是那种比较犯贱的性格,又害怕又好奇。而且偏偏云阳太爷爷知道得又特别多。

太爷爷穿着古式长袍,满脸皱纹的云阳太爷爷躺在云家村宗祠的躺椅上,笑呵呵的看着我,他也不答话。奇闻网其实吧,穿在他身上的,不是什么古式长袍,而是寿衣,特制的寿衣,用云阳太爷爷的话说,他早就是个死人了。

我对他的衣服特别感兴趣,对盗墓也特别感兴趣,可能跟我名字有关,毕竟莫尽跟摸金读音非常接近,摸金校尉。

“孩子我说的就是跟汪家以及张家有关的啊?你先听我说完,再打断我就不告诉你了。”云阳太爷爷眯着眼睛看着我,我感觉被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浑浊的双眼之中竟然有一抹让我害怕的慑人光芒。

我无奈的只好低头闭嘴。

据传,墨家忽然消失,并非是真的消失,而是回到了青铜门后面,长白山的青铜门后面!

墨家有祖训,入墓三分,知晓天下。

墨家的思想,以及墨家机关术,在太爷爷看来,极有可能,就是从墓穴当中得来的。来自http://www.qi-wen.com/对古墓中主人以及前人的智慧总结,找到自己的思想根据。

至于墨家机关术就更加容易解释了,那会不会是古墓的机关防卫措施给他们改良了?成为了墨家鼎鼎有名的机关术。

听到这里我又想插话了,这些都是太爷爷的猜测,而且我要听的不是这些啊,但是想起刚才太爷爷那慑人目光,我又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

如果真如同太爷爷所说的那样,入墓三分,知晓天下,那得进多少的古墓?收集多少前人思想,以及经历多少古墓机关,才能够自成一派?成为诸子百家中的代表?何况,那可是号称知晓天下啊!

但是毕竟墨家已经消失了数千年,早已经难以考究。直到一千多年前,汪家跟张家两个盗墓家族,无意中闯入了长白山,并且进入了青铜门之后,似乎,跟墨家消失的历史真相又接近了一步。

我猛的来了精神:“然后呢?他们,他们看到了墨家的人?咦,不对啊,那好歹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太爷爷你又怎么知道?”

“我有一份汪家家主汪天明的口述记录,汪天明,就是当初跟张家人进入青铜门,唯一的两个幸存者之一。”太爷爷炫耀的晃了晃手里的一卷青铜竹简。奇闻网

这个东西我知道,太爷爷一直当自己命一样随身携带的,有一次我碰了一下,差点没被他打死,而且也知道这个玩意,根本不是真的竹简,而是青铜铸造的竹简。

“想要?给你。”太爷爷看得出我眼中的渴望,直接将竹简丢给了我。我没想到,这次太爷爷这么随意的丢给了我。

我赶紧那过来,打开,可惜,我打开看了半天,无奈不已,顿时明白了太爷爷的意图,将竹简丢回去给太爷爷:“不想告诉我就算了,我去跟小月上学去了。”

“好好,那你先去上学吧,等你想知道了再跟我说。你对盗墓的家族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但凡盗墓的人,或者家族,都将会跟墨家有解不开的关系,只是没有人能够了解到而已,毕竟,墨家,可能是真正的顶端摸金校尉家族,比汪家跟张家更早,或者,这两个家族,不过是被墨家牵制了而已……”

云阳太爷爷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却不以为意,总感觉这老头故意蒙我呢,墨家两千多年前,整个家族忽然消失,的确是个千古难解之谜。阅读qi-wen.com何况这个村子就到处是秘密,这个村子蕴含的秘密,比我身上的汗毛还多。

可是,千年前到二十年前销声匿迹之前,千年间汪家跟张家在墓穴之间,暗地里的争斗,那也是个真正未解之谜,还有长白山后面的青铜门。

但是,在二十年前,这些都成为了传说,长沙盗门九家,以及神秘莫测的汪家,张家,都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

据传他们倾巢出动,前往一个旷世古墓,最后无一幸免,没一个人活着回来,他们就彻底成为了历史尘埃和茶余饭后的传说野谈。

当然,这些都是云阳太爷爷告诉我的,我所能知道的真正盗墓贼,也就新闻上播的,河南哪哪给人炸开了古墓,盗取了里面的古董啊,或者是哪里挖掘机挖到了古墓啊。

盗墓贼是有的,但是摸金校尉,真的距离我这个现代少年太遥远了。

“莫哥,你发什么呆呢?要上学了!”一个甜甜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然后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给一双柔柔的小手拉着撒开脚丫的狂奔。

“喂喂,慢点慢点,小月你个疯丫头,这是去上学又不是去逃命。”我着急的挣脱开云月的手,这丫头,疯起来比我还疯,虽然比我还小两岁,但是真正的野丫头啊,路子野得很,是云阳太爷爷的孙女,也是我的同班同学。

“再不走,等会班主任让你知道什么叫逃命。”云月松开手,朝我做了个鬼脸,两个小马尾一甩一甩的,那可爱嘟嘟的脸蛋,看着挺可爱的一个丫头啊,就是性格太野了。

“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凌云说今天来找我一起上学来着。”我猛的想起,昨天秦凌云说要跟我一起上学的,我得赶紧去,那可是班花校花的存在,虽然性格有点冷。而且秦凌云一看就是个男孩的名字,可她是个女孩……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这次我撒开脚丫的跑得比云月还快,差点没将云月给气死。

跑到村口我就看到了秦凌云,只是她有些奇怪,抱着几本书,在村口来回徘徊,脸上满是疑惑,喃喃自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凌云!不好意思啊,我忘记时间了。”我远远的就朝秦凌云招手大喊,但是很奇怪,我叫了好几次,秦凌云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仍然在村口徘徊。

我以为声音太小了,又大声喊了几次,可是怎么喊都没有用。

等我快走到秦凌云跟前三四米的位置,还在大喊,秦凌云才反应过来,被我吓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莫尽你从哪里出来的?而且喊这么大声,我耳朵没坏!”

听得出秦凌云语气中的不悦,就像是被男孩子故意捉弄了,恼羞成怒的样子。

“啊?我不是一路跑过来的吗?我老远就喊你了啊,可是你好像完全听不到一样?”我奇怪的看着秦凌云,今天秦凌云怎么这么奇怪?

我大概在二十多米开外就喊她了,不可能听不到,更不可能看不到啊!

“这就是你的理由?我只到你从前面三四米的位置忽然冲出来,还朝我大喊!”秦凌云皱着眉头,很不高兴,脸上更是带着几分寒气。

虽然,穿着校服,披着长发,手里抱着书,迎着清晨的阳光,秦凌云是那么的漂亮,可是那脸上的寒霜却是让人不太舒服。

这不可能啊!我是从二十多米之外跑过来的啊!我还要开口解释,秦凌云却问我:“不是说这就是你们的村子吗?这一片都是大山,根本就没有看到有村子啊。”

啊?

秦凌云的话又彻底让我愣住了,秦凌云是瞎了吗?这是村口,三十米开外就是我们村子还有房子,她都看不到?

“不是,就在前……”我还没说完,云月也跑了过来。

云月的出现,同样让秦岭云吓了一大跳:“你怎么也忽然冒出来了?”

这下就让我更加的纳闷了,好似,三四米开外,有什么东西,阻挡了秦凌云,致使秦凌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冒出来的,更看不到我们的村子?可,我们视线为什么没有被阻隔?

“莫尽哥!你死定了!等着晚上太爷爷让你跪祠堂吧!”云月看到了秦凌云,脸色非常不好,看着我更是恶狠狠的……

云月这么一提醒,我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完蛋了,村子从来没有外人来,更不允许外人靠近,然而秦凌云现在在这里……

第2章 横看成棺,侧成门

云阳村,是我从小生活的村子,一个非常奇怪的村子,因为有着许许多多的奇怪规矩。

首先,这里不允许任何外人靠近,更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村子。

另外,不准任何人没有得到太爷爷允许的情况下,走出这个村子。除了我,云月还有云月的哥哥云天三人之外。任何人是不允许离开这个村子的,他们几乎所有的一切生活日常,都是在这个村子当中发生的,二十年了,我没看到除了我们三人之外,有其他人出过这个村子的。

所以我也不轻易敢让同学来这里找我,更不敢带同学回家。但是秦凌云是个意外,毕竟正值年少,加上是这么个大美女,脑袋一热,什么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现在完蛋了,晚上回去要是云月将这个事情告诉太爷爷,我不得死定啊!

或许也不应该,毕竟,我虽然是这个云家村唯一一个外姓的人,可是,我感觉村子的人都非常的尊敬我,对我特别好,跟太爷爷一样的尊敬。

有时候我甚至幻想,大爷的,我不会是某个古代皇孙贵族后代吧,这些都是我的护卫?不过这些想法也就只是想想,我哪敢说出来啊。

“走吧,真是古怪的村子,古怪的人。”秦凌云冷冷的说了一句,率先离开了。

感觉秦凌云的心情不太好,我也不敢去招惹。跟云月默默的跟在后面,跟两个小跟班一样。

“莫尽哥你不觉得奇怪吗?这秦凌云是我们中学的第一校花,从来不跟任何人接近,不管男女,都是冷着脸,活像是别人欠她多少钱一样,连校长都不带理会的,她为什么要来跟你一起上学啊?”云月鬼头鬼头的靠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哪知道。”我摇摇头,还真不知道,秦凌云在学校不搭理人我知道,而且没看到她有朋友的,一直是独来独往,寡言少语,昨天也是忽然跟我说了一句:“莫尽,明天一起去上个学。”

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具体过程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有点迷啊。

“我知道,她靠近你,就是有图谋的,不然就是看你人缘不好,想让你人缘更不好,看到你们走在一起,她的追求者都能用口水淹死你。”云月咧咧嘴,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胡说八道!”我没理会云月,去上学了。

一天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风平浪静的,我还以为我跟秦凌云一同出现在学校,会引起地震呢,可能,我人缘真不太好,所以没人会认为我跟秦凌云能发生什么。

毕竟人不咋帅气,身体有些弱,身材消瘦,风一吹就倒的,何况我从来不参加任何活动,更没有其他朋友,这是太爷爷的特别嘱咐,不允许我跟村子以外的任何人接近,这也是村子的奇怪规矩中的一条。

导致我到现在都没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除了云月跟她哥哥云天之外。

“莫尽。”

嗯?

要放学了,不过我还在郁闷早上的事情,为什么凌云看不到我和我们的村子呢,还有太爷爷跟我说的那些事情。发呆的时候,凌云的声音忽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

主要是她的声音冰冷突兀,虽然真的很漂亮,但是这么冷,一般人还真习惯不了。

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秦凌云,发现周围的同学已经都回去了,云月也在收拾桌子,顺便将我桌子也给收拾好了。

“你确定你们村子真在今天那个位置?”凌云蹙着柳眉看着我。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凌云根本看不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村子怎么建在这么不吉利的地方啊?虽然看不到你们村子,但是那地势横看成棺,侧成门的。前者带着死亡和不祥,后者则代表着财出不进,那风水格局太差了啊。”凌云说得头头是道的,我都没有发现这些。

不过,我们村子看起来横着像一条棺材?开玩笑,不可能!

然而更让我震惊的是,秦凌云怎么知道这些风水格局的东西啊?

“你也看那些小说?怎么知道这些风水格局的知识的?”我满是不解,关键我也喜欢这一类内容啊,可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喜欢猎奇而已,对这些东西看过一些,胡诌的。”凌云随口说了一句,随后双眼认真的看着我:“你带我去你们村子看看吧?我对你们村子的格局非常好奇。”

我还没开口,云月先开口了:“不行!”

随后云月盯着秦凌云,目光冷冷的,充满了质疑:“你要来我们村子干什么?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秦凌云没有理会云月,仍然盯着我看,似乎等我回答。可是虽然村子的人都很尊敬我,可是这种事情上,我说的不算,我内心也是拒绝的,村子的规矩就有这一条……这才是最关键的。

“你别看他,看我,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云月站起来,跟秦凌云四目相对,两人双眼之中仿佛都冒着一团火花,随时能打起来的感觉。

想想还蛮激动的,两个学校的校花打起来,那场面!肯定有不少人要流口水。

“同学朋友之间相互去家里拜访一下而已。”凌云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我莫尽哥没朋友,而你,也同样没有朋友,你这么接近莫尽哥,太刻意了。”云月撇撇嘴,拉着我就走,我本想挣脱,但是最后想想,还是算了,看改天再跟凌云解释吧。

“还看,看你个头,信不信我将你的头给拧下来当球踢!”云月气呼呼的瞪着我。

“嘿,你个野丫头,我脑袋给你当球踢,怎么不拿来当夜壶?”

“你那脑袋当夜壶我用不了。”云月噘着嘴,翻了个可爱的白眼,搞得我都给气乐了。

……

秦凌云冷冷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视野当中。

“怎么样,有线索了吗?”一个高高瘦瘦,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秦凌云身边,声音同样是冷冰冰的。

“有,但是不敢肯定,但是那个村子肯定有古怪,但是我们现在根本连村子都进不去。”秦凌云无力的摇头:“我被困在村门口一个多小时,不得门而入,那个村子非常古怪,不出意外,是同行。”

“哼,就算是同行,那恐怕也是丧心病狂的同行。能不能进村,那是奇门八算的本事,你解决。”眼镜男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霍明天,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秦凌云目光冰寒,双眼如刀的盯着那个眼镜男。

眼镜男不说话,转身离开,不做任何停留。

“你给我等着!”秦凌云愤怒的跺跺脚,转身离开了教室。

……

回到村里,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情,这还得感谢云月,没有将早上的事情告诉太爷爷,不然真要跪一晚上祠堂了。

“小莫,吃饱了吧?”太爷爷慈祥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放下碗:“吃饱了太爷爷,您要不要再吃点?”

“既然吃饱了,就去祠堂跪着吧。”太爷爷说完,就拿出了戒尺。

我一愣,原本以为可以逃脱跪祠堂的命运,但是,还是没有。我愤怒的看着云月,然而云月却是一脸的无辜。

这已经是我无数次跪祖宗祠堂了,这不是云家人的祖宗祠堂,而是我们莫家的祖宗祠堂应该,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刻着云家人的牌位,全都是姓莫的。

“知道犯了什么错了吗?”太爷爷拿着戒尺,冷冷的站在我背后。

我摇摇头,死不承认。

啪一戒尺下来,疼得我直抽冷气,疼啊!

“小小年纪就开始说谎了,今天村门口那个女孩,不是善类,你以为太爷爷看不见?”说完啪的又是一戒尺下来。

“太爷爷,就是一个同学而已,怎么就不能让她靠近了,而且太爷爷你怎么看人的,眼睛都看不清了,还知道别人不是善类。”我不服气,哪有这样看人的啊,第一次见面就说人家不是善类,你了解别人吗?

啪,啪啪!

太爷爷直接狠命的抽了我好几下,但是真的年纪太大了,抽得他也累,最后懒得抽了:“跪一晚上,一晚上不准睡觉!”

我迷迷糊糊的跪在祖宗祠堂就睡过去了,迷迷糊糊当中,我看到,秦凌云浑身是血,那绝美的脸上全是腐肉,提着一把匕首,一把将我太爷爷给杀死了。

紧接着,秦凌云拿着匕首,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双眼留着黑色的液体,双眼却闪烁着血红光芒:“莫尽,我要让你死!”

凌云张开了血门大口,匕首直接架在我脖子上。

“啊!”我猛的睁开双眼,大喊起来。

“闭嘴!”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是凌云的声音!

我仔细一看,这还是我们的祖师祠堂啊!但是,我梦里见到的似乎真的发生了,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祖宗祠堂的,并且,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架在我的脖子上!

“你,你不是没看到我们村子吗?怎么进来的?”我有些结结巴巴了,以前只是感觉凌云挺冷的,为人冷漠,可是现在,她却给我感觉更可怕,像个冰冷的刽子手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令人胆寒的杀意。

“墨典在哪里?”凌云根本就不理会我的问题,反而冷冷的逼问我。

“什么墨典?”我一头雾水?什么东西?

真是让云月说中了,这凌云靠近我是有目的的,太爷爷说得更准,此女非善类!

“墨家至宝,青铜竹简,墨典!”

什么!青铜竹简!我脸色大变,她要的东西,竟然是太爷爷看得比命还重要的青铜竹简!

“有人闯进来了,所有人戒备!搜索整个村子!”这时候,外面响起太爷爷的声音,整个村子轰的一下子,像是地震了一样,一时间灯火通明!

第3章 棺材里生活的家族

随着太爷爷一声大喊,外面响起了整齐的踏步声,到处都是人,全部都是举着火把。这个村子从不外人接触,所以根本没有通电。

但是,外面的整齐踏步声,仿佛是古代千军万马通过一样!

“果然是你们!没想到,二十年了,你们竟然躲在这一副棺材里!”秦凌云的话语中充满愤怒,可我一句都听不懂。

“其他人跟我来,包围祖宗祠堂,保护小莫的安全。”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怒吼起来,我听出来了,是那死胖子的声音,云月的哥哥云天。

凌云一把将我提起来,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显然是想将我当做人质。

“那什么……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仇有什么怨,我也不知道跟我有没有关系,但是你挟持我是没用的,你放开我,我带你离开,我知道密道在哪。”这匕首是真锋利,我真怕凌云手一抖,我的喉咙就给割断了。

密道我知道,鬼祠堂的时候,闲得无聊找到了,每次都用密道跑回房间去睡觉的。

“走!”凌云丝毫不松开,让我去开机关。

我走到祠堂偏厅的位置,在青砖上摸索了一会,终于找到了,轻轻一摁,青砖凹下去,墙面轻微震动,然后打开了一条通道。

“先走!”凌云松开我,毫不客气的一脚揣在我屁股上,我一咕噜滚了进去,青砖铺就的通道两旁,噗的一下子,所有烛火都自动亮了起来。我们后面的青砖门自动的缓缓关上了。

“古墓甬道的设计,果然是你们!快走!”凌云看到这一幕,眼神更冷了,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这密道居然是古墓甬道的设计!

我的天,我们这个小村子,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满腹疑问的我将凌云带出了祖宗祠堂,来到了村口,以为凌云要逃走的,结果她狠狠的击打了一下我后背,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悠悠转醒,还是晚上,应该是后半夜了,通过月光,依稀能够分辨。

“霍爷,这小子醒了。”一个一脸刀疤的男人在我旁边说道,然后周围黑暗中窜出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但是全都是一脸凶相,穿着各异,有普通农民装扮,也有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还有扛着锄头的。

那个叫霍爷的人,就是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咦?

这个人!

“霍校长?”我简直无法相信,这霍爷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长,霍明天!

霍明天冷冷的看我一眼,不说话,秦凌云就站在霍明天身边,这两人都是一伙的,都是冲着我太爷爷的墨典来的!

我脑海甚至是出现了一个非常疯狂的念头!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消失了二十年的摸金校尉!

那我太爷爷他们呢?他手里的青铜竹简又是怎么得到的!

“为什么这是云家村,宗祠供奉的全是莫家的牌位?”凌云询问霍明天,显然不解,这是云家村,全村都姓云,但是祠堂却没有一个云家人的牌位。

“简单得很,那云家跟莫家肯定是那个庞然大物的狗腿子,当年那场战斗,莫家就剩下这独苗呗,而且以‘哪些人’的谨慎态度,怎么会将自己牌位放在宗祠?”霍明天冷笑一声,指了指我:“他交给你,自己搞定!”

说完霍明天挥挥手,其他人迅速靠拢:“跟我去搜索主墓室。”

几个人,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且他们的走位也非常的骚气,左扭右扭的,然后人就不见了!

不见了!

等会,主墓室!他们在盗墓?

“你是什么人?”凌云蹲在我旁边,手里灵巧熟练的把玩着手里的匕首。

“莫尽啊。”

“真实身份!”声音再度冰冷了几分。

我十分茫然的摇头:“我真不知道,我从小就在这村子长大,我只知道,不允许跟外人交流,不能带外人来这个村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真不知道啊。更不知道你们说的那墨典是什么东西。”

那青铜竹简是太爷爷的命根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落在他们手里,不管他们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凌云死死的注视着我,但是似乎从我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那你知道这些规矩背后是因为什么?”

“大姐,我真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告诉我,你要是知道,你告诉我也行。”我苦恼不已,我是真不知道。

“这是你们村子的后山,看看你们村子吧,看看你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凌云指了指前面。

我抬起头,往下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们村子的房子建筑是跟外面的不太一样,几乎是连体的建筑,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我们村子的特色和风俗,没在意,而且在外面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古怪的。

但是,从后山看下去,就真的不一样了!

我们的村子的房子是一个整体,从上往下看,整个村子,就是浑然一体的大棺材!我,我在这棺材里面生活了十几年!

并且,在月光下,村子房屋的青色琉璃瓦,散发着淡淡的幽绿色光芒,仿佛是一条横卧在山谷内发光的大棺材!

“今天我就说了,这山峰走势,如同一个大门,这村子的房子就像是一条横卧的棺材。这棺材仿佛就放在大门的门槛的位置,堵门的趋势,是非常不吉利的风水格局,但是也就只有你们这样生活在棺材里的家族,才会选择这样的风水了。”

“这里,到处是机关陷阱,还有奇门八算的八卦阵,别说你想带人进来,别人靠近都没办法靠近,在村门口就会迷路,东转西转到其他地方,几乎不可能第二次才找得到这里来。”凌云说这些,都是我从来不知道的信息,这个小小的云家村,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要命的是,凌云说这些信息的时候,声音不断的冰冷,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你们是摸金校尉?还是盗门九家的后人?毕竟你说这村子有奇门八算的机关阵,你们却进来了!”我很好奇,虽然现在估计是活不长了,他们肯定会杀人灭口,但是我还是想当个明白鬼。

“不是,盗门九家灭亡后,我们在盗门九家内搜集到的东西,我们不是摸金校尉,但是是盗墓贼!”凌云说道这里,眼中闪烁着泪花,最后别过头,不让我看到。

我脑袋里乱哄哄的,感觉整个世界都改变了,我一直想象着,摸金校尉是什么样的,古墓是什么样的,想去体验一番。

但是,那些都对我太遥远了,当然,那是以前,现在,仿佛这一切,都在我眼前。

这个小小云家村,隐藏了多少秘密?那是否意味着,太爷爷之前告诉我那些关于摸金校尉的消息,并非是胡诌杜撰,很可能是真的?

墨家墨典!

难不成就是墨家扫尽天下古墓得到的东西?毕竟墨家敢直言,入墓三分,知晓天下!

当我再次想到入墓三分,知晓天下的时候,脑袋一阵剧烈的刺痛,脑海里面有零碎的画面划过,但是很零碎,看不清,想要抓住,却又更加遥远,像是做梦醒来一样,越想梦境就会越模糊。

“你知道不知道,你跟这个家族,与世隔绝,从来都是生活在古墓当中,但是却知晓外面的一切变化。说你们生活在棺材里的都不为过。”凌云忽然给我提了一句。

与世隔绝还能够知道外边一切变化!难道真的进了古墓能够知晓天下吗?

我仍然茫然,对这些根本不了解,插不上话,我没法插嘴,就没开口。

“二十年前,我们得到了九龙阁将要开启的时间和地图的消息,汪张两家跨越千年首度联手,长沙盗门九家倾巢而出,盗门九家又号召江湖摸金校尉,几乎是将所有的盗墓贼都给联合了起来,进行了一场数千年来,规模最空前绝后的盗墓行动。”凌云说的场面我可以想象得到,那该是什么样的场面啊?

绝对是群魔乱舞啊,行内精英,牛鬼蛇神齐聚一堂,内斗估计都有得受了。

我很想问,是不是凌云的祖辈或者父辈也参与了那次行动,但是我想继续听下去,没有打断她。

“谁知,这就是你们这些家族的阴谋!一场覆灭华夏境内所有摸金精英的阴谋!据传九龙阁,有着无数无法以金钱来衡量的宝物,还温养了两条真龙龙脉,但是是否是真的,没人知道。”

“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全部死在了九龙阁里面!”凌云回过头,泪眼朦胧,几乎是用吼的冲我大喊,声音之中的愤怒还有那种杀死亲人的仇恨,全部都朝我宣泄。

不对啊,我怎么就成了她的仇人了?

“很疑惑是不是?以为跟你没关系是不是?你知道不知道,那些人全部死在九龙阁之后,你们,却从九龙阁里面出来了!你,还有整个云家村的人!你们一辈子只能够躲躲藏藏,无数个朝代,都只能够活在棺材里!古墓中!可是你们觉得是时候该你们出来了!将一切盗墓贼都给弄死在古墓中,你们名正言顺的重出江湖!”

天啊,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们云家村的人,经历数个朝代,都是在古墓,棺材里度过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家族,我无法想象!最可怕的是,我对此一无所知!

可是怎么在古墓里面生活,一个接着一个朝代啊!而且,从古墓里走出的人,还是人吗?不是鬼就是粽子了!

“既然你说这个云家村的人灭掉那些盗墓贼,就是为了取代他们,可是为什么,他们还在这个村子,默默无闻,从不离开村子半步?”我不赞同,这绝对不可能的。

“呵呵,跟全国盗墓精英和盗墓家族对抗,他们不会付出代价?你们不只是本家消亡,连你莫家也就只剩下你一个独苗,本家消亡,剩下一个守卫家族云家,他还能动吗?”凌云呵呵冷笑起来。

轰隆!

这时候,我们后面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一个头破血流的霍明天冲了出来:“该死,触动机关,甬道塌了。”

“主墓室呢?”

“找不到了,这小子身上肯定有线索,将他扒光!”霍明天恶狠狠的盯着我。

凌云猛然转过头盯着我,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将衣服脱了!”

“呃,裤子要脱吗?”我尴尬的问,反正我是知道我身上什么都没有的!

嘶啦!

凌云严格没跟我废话,一把将我衣服给撕烂,这手劲!在我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直接将我掀翻在地,背朝上。

“东西在他背上!”凌云冷冷的喊了一句。

我背上?我背上有什么!

“不好了!霍爷,人佣活了!”一个大汉大喊大叫,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衣服破烂不堪,脸上有个触目惊心的伤口,看着像是锋利的牙齿撕咬的,像是生生给咬下了一块肉一样,鲜血狂涌……

第4章 血浸云家村

轰隆声响起,惨叫声接连不断,我在一旁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仍然心惊肉跳。

特别是看到霍明天的小弟的脸,那是被什么给撕咬下来的?血肉模糊,鲜血横流!

“该死的,地图找到没有?”霍明天着急得发狂,别人不清楚,霍明天十分清楚,这样的家族,不只是住在棺材里那么简单,而是每一个居住的地方,附近都会有一个庞大无比的大墓,这后山的古墓绝对非同凡响。

云家村的人太多,现在只有趁机将这个古墓里面的宝贝弄走,然后再对云家村下手,毕竟这云家村的人也暂时跑不了,墨典随后再说,何况莫家唯一的独苗还在他们手里。

“找到了,就在他背上,不过,甬道一旦损毁,就没有其他的通道进入了,不过我们有地图,可以从其他地方打盗洞进去!”秦凌云仔细观察我后背上的地图,一眼就看出,除了这主通道,没有其他的通道进入。

虽然都清楚古代墓穴,会有很多工匠逃生的通道,可是,这古墓现在是云家村这些人的私有物,更是盗墓行中的老手,那些通道自然是被掩埋,或者是隐藏了起来,地图上压根就没有标注出来。

“霍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再不走他们全部都要死在里面啊,那些人佣全部都活了!”又两个血肉模糊的小弟匆匆冲出来,说话那个,刚说完,就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直接跌倒在地,一时之间呼吸微弱,眼看是要活不成了。

“霍明天,走吧,现在触动了机关,再不走谁都活不了,先离开这里再说,知道这个地点,有的是机会!”秦凌云脸色大变,这次带来这么多人,进去的好像就这三个人出来,而且还死了一个,剩下两个也是受伤严重。

“吼!”

一声声整齐的怒吼声音从后山传来,一时间地动山摇,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震动的强度逐渐在增加,仿佛有千军万马真正在冲过来一样!

“带上他,撤退!”霍明天咬咬牙,已经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意用和腐臭味道,事情不妙,先走为妙。

秦凌云一把揪着我的,像是拎小鸡一样,轻松的将我给拖走了,我震惊不已,这秦凌云,看起来比我还娇小玲珑的,谁知道力气竟然这么大!

我们三人疯狂的逃窜,没多久后面就响起了两声杀猪般的惨叫声,霍明天那了两个手下也完蛋了!

“等一下!”我们现在已经跑到后山的另外一座山峰上,他们似乎并没有出村子的打算,跑了一会儿,霍明天忽然停下来。

秦凌云皱着柳眉瞪着霍明天,十分不解。

“看村子。”看秦凌云没反应过来,再次提醒了一声。

秦凌云朝云家村方向看去忽然一愣,脸色瞬间煞白。

我也有些纳闷,下意识的朝我们村子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彻底吓坏了,我们的村子!我们的村子原本是绿色琉璃瓦,在月光下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十分渗人。

只是现在,更加渗人了!那些绿色的琉璃瓦此刻却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妖冶的血红色,整个村子,像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血红色大棺材!

轰隆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了,地面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我朝声音源头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在月光下,从我们村在后山里面冲出一列列整齐无比的军队来!

因为月光的缘故,能够看清楚一些,但是距离较远,看得又不太真切,可是,这绝对是古代的军队啊!

那些军旗已经破旧不堪,有的只是举着一根棍子,那些士兵,腰跨宝刀,手持长枪,身穿铠甲,整齐的踏步而行。

一匹匹战马在将士的驱动下,嘶鸣吼叫的往前冲,虽然这些战马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我能够感觉到那些在战马的无声嘶吼。

数以千计的军队,像是流水一般,疯狂的倾泻下来,迅速的冲向了云家村,速度堪称风驰电掣!

“啊!太爷爷!云月!”我脸色一阵惨白,这些应该是那些活过来的人佣吧!我很不理解这些玩意是怎么活过来的,活灵活现的跟真人一样,可是当看到这些人佣军队朝云家村冲去,我脸色瞬间煞白,我们云家村的人怎么办啊!

“臭小子,闭嘴!”霍明天一巴掌直接朝我脸上甩过来:“你想死我还不想死!不想死的就给我闭嘴!”

啪的一声巨响,那一巴掌甩在我脸上,疼得我差点晕过去,身体狠狠的晃了一圈,砰的一声跌倒在地上,好恐怖的力气!这一巴掌力气巨大无比,我脑袋给打得嗡嗡作响,晕乎乎的,晃了好几下脑袋都没有用,最终,迷迷糊糊的直接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感觉自己被浸泡在水里了,但是又好像不是水,黏糊糊的,非常浓稠,不过除了浓稠之外,还非常冰冷,让我如坠冰窟一般。

我缓缓睁开双眼,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得再次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悠悠转醒。

我还默默的安慰自己,这一定是做梦,这只是做个噩梦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等我再次睁开眼睛,那刺鼻的血腥味,那浓稠的冰冷,始终无法欺骗我自己,我知道,眼前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脑袋一阵眩晕,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天地灰暗一片,差点又一次晕过去。我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剧烈的疼痛让我没有再次晕过去,强打着精神从地上爬起来。

我浑身上下,被鲜血浸染得血红一片,仿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我所在的地方是云家村,可是已经不是以前的云家村了!

现在的云家村,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血红,墙壁,屋檐,门窗,所有的一切,都被鲜血浸染了,人行道上有着没过小腿肚的鲜血,这是鲜血,浓稠的鲜血!冰冷刺骨,刺目的红色刺得我眼睛生疼。

整个云家村,空无一人,就只剩下我一人,彷徨无措,惊恐的站在原地。

昨晚的人佣军队!是他们,是他们屠杀了整个云家村!

“太爷爷!云月!”

“大伯!云天!你们在哪里!我!我一个人害怕!”我跌坐在地上,大声的呐喊着,眼泪止不住流出来,可是,没有任何人回应我,空荡荡的云家村没有一个人,只有我的声音在回响,除了我的声音,整个云家村,死一般的寂静。

不是我不够坚强,而是现实太残忍,灭村惨案,比灭门惨案更让人无法接受,而整个云家村所有人,我都将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可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都不在了。

我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找遍了村子每一个房子,每一个房间,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村子里的东西一样没少,还是原来的样子,除了空无一人以及被鲜血浸染之外,跟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我又抱着一丝侥幸,朝祠堂走去。

吱呀一声,我跌跌撞撞的打开祠堂大门,竟然看到霍明天跟秦凌云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祠堂内。

“你们这些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们!”我看到他们,陡然面目狰狞的嘶吼起来,都是他们!要不是他们将后山的古墓打开,处罚机关,让那些人佣军队全部活了过来,这云家村又怎么可能会变得如今这般?

啪!

我刚靠近,又被霍明天甩了一巴掌过来,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我甩了出去,脑袋狠狠的磕碰在祠堂的青砖上,鲜血直流,疼的我一阵龇牙咧嘴,想站起来都困难,可是我仍然愤怒得想要将他们吃掉,不管鲜血横流的额头,目光充满仇恨的盯着他们两个!

“哼,不堪一击。”霍明天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我。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秦凌云蹙着眉头,语气带着淡淡的冷意。

“我哪里知晓,整个村子的人一夜蒸发,连根骨头都没有留下,要是给那些人佣杀了,那总该会有尸体吧?但是一具尸体都没有发现!而且你看这些牌位,竟然一个都没有留下,全部给人带走了。”霍明天苦恼的摇头。

“村子里有无数值钱的古董,一件没动,但是唯独这祠堂的牌位,全部给带走了,此事有蹊跷,我怎么感觉,在那些人眼里,在这些牌位比那些值钱的古董更加值钱,这些牌位估计有问题!”秦凌云环视一圈,目光仍然停留在之前摆放牌位的地方,充满疑惑。

我不再说话,想要报仇,我一个人自然是不可能的,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通过他们的谈话,我大概能够了解到,他们醒来,同样跟我一样,是在村子血泊中醒来的,看他们浑身鲜血浸染就能够看得出来。

他们已经比我先一步查探了整个村子,整个村子有无数宝贝,但是所有东西什么都没有动,人却人间蒸发了,随着云家村的人人间蒸发的,还有祠堂的这些牌位!生不见人死不!

我跟他们一样纳闷,宝贝不拿,反而将牌位带走,况且,这些还不是云家村的人牌位,而是我们莫家的牌位啊?

可是,这一点不是意味着,我们村子的人可能还活着,只是因为突发情况,悄无声息的举族迁徙了?

“那小子怎么办?”秦凌云看了我一眼。

“什么怎么办,杀了便是。”霍明天冷冽的看着我,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秦凌云微微蹙眉,看了我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继续盯着那些放牌位的地方看着。

“啊!你们不能杀我,我知道墨典在那里,我知道!”我慌张大喊起来,我并不是真的怕死,怕死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我要报仇!唯有活着才有希望报仇,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活下去!

我话一出,果然让霍明天停下了要掐我脖子的动作,连秦凌云都十分好奇的转过头看着我!

入墓三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入墓三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宠情人 病宠情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病宠情人病宠情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病宠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调查身份第二章去求他第三章见面第四章条件第一章调查身份“凌韵儿,20岁,C大大三学生,主修美工与建筑设计,优等生,曾多次荣获高额奖学金。8岁时母亲去世,寄居舅舅凌安明家。凌安明,小商人,靠妻子丁采琴娘家的帮补起家,投资开设凌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中小型企业。凌安明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做广告模特,儿子英国留学刚回国。”C城最大的夜店——锦园,时尚豪华。风姿别具的大门,似乎在向过往的客人,展现它迷人的内涵。水晶灯尤为耀眼:一颗

  • 总裁的绝色女仆 总裁的绝色女仆 全文免费

    原标题:总裁的绝色女仆总裁的绝色女仆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总裁的绝色女仆目录预览: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第2章忍不住,呼吸紧促第3章绯红的脸颊第4章该死!浓烈的红酒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子夜慢慢降临,云海市似乎融化在霓虹灯的旖旎中,远远望去像是个不夜城。“巴黎之夜”门前,悄然停下了一辆崭新的黑色保时捷。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魁梧男子站出来,虽然深色的墨镜遮住了他的俊美,但其身上所散发着的气场却仍让人忍不住心生畏寒。“龙少,这边请!”很快,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龙傲天就到了自己的包厢,只是拿掉墨镜的那一刹那,

  • 落跑甜心 落跑甜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落跑甜心落跑甜心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落跑甜心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思念的希冀第二章思念的距离第三章思念的光年楔子“喂,你是爸爸吗?”翟隽锡握着电话,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是谁?”而后,在电话里面又传来了令他觉得熟悉的声音。“儿子,你在干什么啊?”“妈妈,我在给爸爸打电话埃”“快挂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之后,翟隽锡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这个突如其来的莫名的电话,翟隽锡敛起了深沉的眉宇。“高邑,去查查看,这个电话在那里打过来的。”“是的,BOSS。”第一章思念的希冀将电话挂断之后,白褶拿起了茶几上

  • 冰山王子请接招 冰山王子请接招 全文免费

    原标题:冰山王子请接招冰山王子请接招全文免费小说名:冰山王子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第二章被敌意包围第三章见面第四章他就是南宫瑞泽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九月的天气有点微凉,但是德澜学院里,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德澜学院的大门口,一群女生围堵着,哪怕头上顶上是中午时分最炙热的阳光,也都不在意,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远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在众人瞩目的注视之下,一辆炫红的玛莎拉蒂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车门打开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率先出现,跟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哇!真的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全文免费小说: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目录预览:第1章他是谁?第2章她是谁?第3章有客人第4章你跟外面卖的有什么区别第1章他是谁?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的来

  • 倾世仙道 倾世仙道 全文免费

    原标题:倾世仙道倾世仙道全文免费小说名:倾世仙道目录预览:第一章七彩霞光第二章元辰大陆第三章香消玉殒第四章天灵书院第一章七彩霞光素雪飘摇,飞舞纷扬,整个天地间都是一览无余的雪白,显得十分寂静又不失素雅。在一个银装玉砌的庭院中,一个身披白色锦缎雪披的男子正在紧张地来回踱步,打破了这份宁静,却又为这份宁静添了一些生气。男子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左右,眉头紧皱,俊秀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眼前是一排古朴的房间,男子关注的那一间尤为典雅,房间的木匾上镶嵌着三个秀气的大字,兰香阁。因为长久的站立在雪地中,男子的双脚已

  •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全文免费

    原标题:校草大人的ACE女佣校草大人的ACE女佣全文免费小说:校草大人的ACE女佣目录预览:第1章守护第2章开学第一天第3章会长魅力第4章女神驾临第1章守护“凌天,你一定要娶晴雨。”偌大的房间,死亡的气息在无声浓郁的蔓延。老人孱弱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英姿挺拔,俊美无俦,他是他的骄傲,更是夜氏家族的全部希望。“她只有十六岁。”夜凌天回答,表情沉默深邃,仿若泰山崩于前,他也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然而,如若细看,便可以看到此时他的手指在微微轻颤着。爷爷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走了,那以后,在

  • 风云 风云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风云全文免费小说名:风云目录预览:第一章普通的司机?第二章不给面子第三章红姐消失了第四章故意招惹第一章普通的司机?下午的蒲城,天气还是很热,此时马路上的车流还是很密集。不少十字路口都在堵车,不过在街道附近的树荫下面,一辆捷达出租车却悠闲的躲在那里。车里面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短发年轻人,穿着白短袖,蓝短裤,再加上人字拖。此时浓眉下面的大眼睛半眯着,双手交叉的靠在座椅上,丝毫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个讨生活的出租车司机。“这坑爹的师傅,说好的等自己学成了九转神功和他独门的针法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