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01:5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第一章 被绑架的美女

“咦,看来表姨妈家的条件不错啊,居然住在这样豪华的地段!”陈飞满是惊讶的看着眼前一栋栋独立的豪华别墅,好似精雕细琢的艺术品。阅读http://www.qi-wen.com/

只是他不仅没觉得高兴,反而有些担心起来:“可是,就这么找上门去,万一表姨妈一家不肯认我这个穷亲戚可怎么办?你妹的,莫非我今天晚上又要睡在大马路上喝西北风?”

肚子里不争气的咕咕声,很快便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就算不认我这个穷亲戚,看我这副比乞丐都好不了多少的凄惨模样,不至于狠心连一块馒头都不给我吧?”

陈飞摸了摸肚子,照着地址一路问了过去。

不到二十分钟,他就来到了一幢幢宫殿式的花园洋房的院墙外。

“春江花园,没错,应该就是这里了!”

这地方,是江宁市的富豪别墅区,在这里买别墅的人,除了有钱之外,还要有一定的影响力。

别的不说,单看大门处站着的几个保安,陈飞就感觉到这里面住着的人很拽。

因为那几个保安的气质明显不同,膀大腰粗,虎口有厚茧,显然是军人出身,而且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军人,很可能是特种兵。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雇佣兵,陈飞与各国的特种兵都打过交道,对方是不是特种兵,他只要看一下对方的眼神,就能够看得出来。奇闻网

在保安室填了一个表格之后,他就来到了A幢花园洋房。

走廊上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昏暗了许多。再三确定了地点之后,陈飞大踏步的上前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陈飞连按了三下之后,耐心地在那扇雕花红木门前等着。

然而,等了几分钟,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陈飞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心里面满是遗憾,本来奔着管饭来的,可是好像里面连人都没有,难道今天晚上注定只能喝西北风了。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奇闻网

“谁啊……”

“我是陈飞!”

“什么陈飞?我不认识!”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这让陈飞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不应该啊,表姨妈家的人,至少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啊。妈蛋,就算对方真不肯认他,好歹也混点吃的才行!

于是,他又用力敲了敲门。

“我是来找我表姨妈的!麻烦你开下门!”

屋里沉默了片刻,似乎有些迟疑,不过几分钟之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缝。

随即从门缝里面探出一个扎着马尾辫,上身穿白色T恤,下身穿蓝白色牛仔裤的美少女。

美少女的小脸白皙,眸似秋水,琼鼻一抹,若水晶精雕而成,再配上那可爱诱人的红唇,给人一种水乡烟雨的婉约美感。

只不过,她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谁是你表姨妈?你到底是什么人?”

美少女就这样堵在门缝里,根本没有让陈飞进去的意思。原文qi-wen.com而且她的眼神虽然清冷,顾盼之间似乎夹杂着某种令人难以感知的恐惧。

“呃……”陈飞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看了她一眼道:“地址明明就是这里啊?莫非这里不是春江花园A幢?”

美少女一呆,那双如烟似雾的眸子望了陈飞一眼,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一丝希冀,似乎想对他暗示些什么,但是嘴上却急迫地道:“哦……你搞错了,你还是快走吧,别在这里碍事,否则有你好看!”

这丫头明显有些话不由衷,不太对劲啊,陈飞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从她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面流露出来的焦急和惶恐,不像是假装的,那就说明,她现在是身不由己。

莫非她被人绑架了?

“哦,对不起,可能是我找错地方了,再见”

陈飞说到这里,不由地往她的身后看了看,只见她眼神之中立即散发出来一丝的奇异的、激动的光芒。

陈飞见状,知道自己多半是猜中了,但是他并未当初挑明,淡淡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那丫头见陈飞就这么离开,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绝望之色。但是她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只能万般无奈地望着陈飞离去,最后不得已重重地将门给关上。推荐http://www.qi-wen.com/

陈飞走出前廊,他的眼睛如狼一般扫视着这幢别墅。

在确定了一条隐秘路线之后,如猿猴一般,几个跃身潜至别墅墙脚,翻身跃上阳台。

二楼的阳台与室内隔着一道钢化玻璃门,嫩黄色的花边落地窗帘将室内的一切与阳台隔绝开来。不过二楼的那道钢化玻璃门却是在里面锁上的。

陈飞皱了皱眉头,转首看了看阳台周围,取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别针,小心翼翼地拔动着锁珠。

短短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只听见“嗒”的一声轻响,钢化玻璃门锁被打开。

陈飞轻轻拉开玻璃门,闪身进去。奇闻网

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娇吟声。他不再犹豫,闪身进入了客厅,眼睛迅速地扫射一下周围的情况。

只见不远处一张粉红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蜷缩着刚才给陈飞开门的美少女,此刻她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住。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佬正负手而立,脸色冷峻。

正前方不到三米外的一个房间内,房门洞开,一个穿着名牌西装,头发梳的油光油亮的年青人正一脸邪笑地朝那美女走去。

陈飞的目光向他面前的床前扫去,眼前顿时一亮。

第二章 迷人的小美女

陈飞面前的床上,则有一个全身绯红,正躺着低吟的女子,身上的衣裙已经很被她自己弄得翻了上去,白皙而修长的双腿完全暴露在外。

被捆住的美少女怒斥道:“王鹏,你敢动欧阳姐姐一下,姑奶奶发誓让你们王家家破人亡!”

房内的年轻人讥笑道:“切,你省省吧,老子确实是不敢动你!但是欧阳情这个嫂货,老子今天上定了!我就不信了,等欧阳家的人知道这嫂货被我上了,他们敢把事情闹大?大不了老子把她娶回家供起来!”

陈飞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不确定这两个美女与他表姨妈有什么关系,但两人在表姨妈的房间内,非亲即友。

不管怎样,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个美女被禽兽给糟蹋了。

陈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背对着他的光头佬身边,一个左勾拳,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下巴之上。

“喀嚓!”

光头男下巴受到重击,发出一声沉闷却清晰的骨肉相错声,随即重重地倒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房内那名刚刚解开裤带的王鹏愣了一下,他一只手慌乱地提起裤子,另一只手向口袋里里摸去。

可是,等他摸出手枪,指向陈飞的时候,陈飞已经冲到他面前,双手一错,将他握着手枪的胳膊给卸了下来。

“啊……我草你老母……”

王鹏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想要反击,握拳朝陈飞的脸上砸去,只不过,他那明显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攻击力,根本就不够看。

陈飞随手这么一拔,便将他给拔到在地,脑袋撞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他抬头看了床上的美女一眼,不得不承认,这妞长得确实水灵。尤其是这会儿,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她一只手在自己身上乱摸着,口中还发出诱人的鼻音。

陈飞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打了个冷战。

“混蛋,还不快来帮我解开绳索!”一声娇叱打断了陈飞的歪心思。

他这才想起来,外面沙发上还绑着一个呢,于是他转身回到客厅,快速解开那美少女身上。

不料,美少女脱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啪”地甩了他一个耳光,她口中愤愤地道:“你刚才看得很过瘾吗?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陈飞大怒,正想一个耳光甩回去,这丫头实在太不知好歹了!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居然恩将仇报?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念在这丫头骤然经历大变,情绪失控也是正常,实在没必要因为这种小事跟女人计较,况且刚才他确实忙着欣赏床上的美妙光景去了。

美少女冲进房间,对床上的半裸美女喊道:“欧阳姐姐,你没事吧?醒醒……”

可惜,那半裸的美女神智全无,很快就让美少女急的跺脚不已。

陈飞摇了摇头,对那丫头道:“你自己打电话报警吧,我先走了!”

看到陈飞抬步要走,美少女慌了,喊道:“等一下,你还不能走!”

她冲出来,伸手去抓陈飞,陈飞闪身避过,疾步往门外走去。

“混蛋!”美少女气急,猛地一个跨步,追上去,猛拉陈飞的胳膊。

陈飞往边上一闪,将美少女拉得一个踉跄,竟然向他扑倒。可是,她竟然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

无奈之下,陈飞只好转身,没想到意外发生了——陈飞被扑倒后,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美少女的小香舌不经意间的触碰,让陈飞从灵魂深处透出了一种迷醉的感觉来。

“啊!”

美少女还没有弄清楚怎么个情况,陈飞却是惊叫一声,急匆匆的推开美少女她,这个动作让她怒火中烧。

这个家伙占了自己那么大的便宜,竟然像是吃了大亏一样!

“混蛋,姑奶奶跟你拼了……”

想到这里,美少女立即转化为一只暴怒霸王龙,她双手成爪,狂风暴雨似地朝陈飞身上扑去。

“你再胡闹,我就动手了!”陈飞抓住她的双手,平静的眼光突然变的阴沉无比。

美少女就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样,那种眼神让她感到一阵恐惧,虽然她从小到大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是这次却真的害怕了。

不过,输人不输阵,美少女虽然冷静了下来,觉得刚才的事情确实是个意外,但是仍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野蛮地道:“你暂时还不能走,得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救欧阳姐姐……”

“救她?”陈飞的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心中蠢蠢欲动。

美少女快步走到床边,用薄毯给床上不停吟呻、意识模糊的女人盖上。

陈飞也跟着跑到床边道:“姑娘,我能做些什么吗?”

“我不叫姑娘,叫柳絮儿。”美少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一脸的愁容地喃喃道:“王鹏那王八蛋说这药是什么血……血寡妇,对,就是血寡妇,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听到“血寡妇”这三个字,陈飞却是心头一凛。

第三章 神奇的推拿之术

陈飞知道“血寡妇”这种东西,服下了这种药的女人,如果不能够在两个小时内发泄出来的话,女人的神经系统就会被侵蚀,见到异性就会发情,根本就不受理智的控制。

不过,这种药配制起来非常麻烦,需要许多珍稀的药材,没想到,床上的美女竟然被人喂服了这种药!

看着床上的美女欧阳情脸色越来越红,甚至于红的有些滴血,柳絮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火气上来,只能冲着陈飞一阵大吼。

“喂,你发什么呆啊,想想办法啊!长那么大的个子,吃那么多,有什么用?”

陈飞这回可真是躺着也中枪了,无奈地苦笑道:“嗯……血寡妇这种药我听说过,服用的人,必须两个小时的时间之内那个……发泄出来,否则到时候,她见到异性就会发情,控制都控制不住,除了将她用铁链捆上才行。”

柳絮儿一听他的话,与王鹏那混蛋说出来的话是一样的,不由欣喜若狂,玉手抓住陈飞那破旧的T恤,急切地吼道:“你知道这药,那么你一定能够解了,你快点帮帮欧阳姐姐……”

说着,柳絮儿就将陈飞硬往床边上拉。陈飞无奈地摊了摊手道:“你拉我也没有用,必须让她在两个小时内发泄出来。”

“啊……只……只能这样吗?”

柳絮儿听到陈飞的话,手一颤,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间被抽干了一般,瘫落在床上。

圆润挺翘的屁股将软软的床垫压下一个弧形,很是养眼。陈飞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柳絮儿呆了片刻,眼睛里面突然掠过一丝狂暴的光芒,站起来冲到昏过去的王鹏身边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混蛋……都是你,都是你……”

剧烈的疼痛,让昏过去的王鹏清醒了过来。

王鹏痛得刚要破口大骂,接着又被柳絮儿的玉足一脚踢在了后脑袋勺上面,眼睛一翻,又昏了过去了。

陈飞看着床上那个脸上已经充血的欧阳情,知道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连忙拉住柳絮儿,沉声说道:“你还是尽快的想办法让她泄出来吧,时间可不多了。”

柳絮儿脑袋里面一片的空白,虽然平时她古灵精怪的,什么样的点子都能够想出来,可是现在的她,却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柳絮儿转头望了一眼陈飞,只见他身高一米七八,算不上高大,不过却是肩宽腰细,肌肉结实。

皮肤虽然不白,却是健康的小麦色。脸上棱角分明,眼神之中满是坚毅果敢之色。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男人。

见此,柳絮儿一把抓住陈飞道:“要不,你……你来帮欧阳姐姐……”

“呃……”

陈飞呆了呆,随即郁闷地说道:“那可不行,我是来投奔亲戚,她住在这里,很可能是我亲戚啊,这怎么能随便乱来?”

柳絮儿一听陈飞说的,觉得也有点道理:“可是……”

陈飞叹了口气,说道:“我还知道一种方法,不知道行不行,姑且试一试吧!”

“什么办法?”柳絮儿眼前一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圆溜溜的,一脸期待地看着陈飞。

陈飞说道:“推拿!”

“那你快试试吧!”柳絮儿已经有点病急乱投医了。

陈飞蹲下身子,将欧阳情上身的衣服掀起一部分,露出了光滑、平缓的小腹,隐隐一握的腰肢上面一个小小的肚脐眼,看起来极其漂亮,一下吸引了陈飞视线。

“咕噜!”陈飞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大色狼!”柳絮儿嘀咕了一声,目光却恶狠狠地盯着陈飞,小虎牙轻轻地磨着,似乎只要他有任何过火的举动,便对他不客气。

陈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一双手轻轻地按到柳絮儿的小腹上。

就在那一刹那间,顿时感到一阵柔软嫩滑,十分舒服。而欧阳情的脸色却变得娇艳了。

“你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挖掉你的眼珠子,快点救欧阳姐姐,不许有任何……任何不好的想法。”柳絮儿挥舞着小拳头说道。

陈飞再次吸了一口气,双手开始在她的小腹上轻揉起来,通过特殊的方法,慢慢将那药物通过推拿,吸纳排挤出来。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欧阳情肌肤上的血红之色渐渐退去。

显然,“血寡妇”的药效已经去除了,而陈飞也累得满头大汗。

这时候,柳絮儿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到旁边接了个电话后,回来瞪了陈飞一眼说道:“你现在可以离开了,门卫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

“啊!”

陈飞惊讶地望着柳絮儿,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点吧?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救了她一命。这大夜里的,在明知道自己没地方去的情况下,还让自己离开,这他娘的比过河拆桥还要过份。

柳絮儿一脸霸道地说道:“啊什么啊!你不想被抓走就赶紧离开。”

第四章 神秘的美女总裁

“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我表姨妈家!”

“表你个头!欧阳姐姐怎么会有你这种猥琐下流的亲戚?就算她真的是你的亲戚,等一下她醒来之后,你要怎么和她解释?你觉得以后她会有一种怎样的态度面对你?”

“呃……这倒也是!”陈飞一阵无语,真要是被欧阳情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越是亲戚,只怕日后见面会越尴尬。

“那还不快走,不然等一下警察来了,连你一起抓!”柳絮儿白了他一眼,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在江宁市遇到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着,柳絮儿就递过来一张纸条,不过,陈飞却是冷哼一声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离开了。

虽然他现在很落魄,但还不至于接受柳絮儿的可怜。

陈飞走的很坚决,他也很生气,决然而去。

刚开始柳絮儿还因为陈飞的决然离开心里有些歉然,她知道陈飞今天晚上没有地方住。可是她不能够让陈飞留在这里。

因为今天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外传的。

王鹏的家伙是一个集团老总的纨绔儿子,一直追求着欧阳情。

只不过欧阳情似乎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训斥了他一顿,让他丢了脸。所以,这厮才偷偷地潜到欧阳情家里面来,准备报复。

没想到柳絮儿也在这里,于是王鹏就让保镖出手将柳絮儿绑了起来。随后给昏迷的欧阳情灌了“血寡妇”,欧阳情醒来之后,王鹏准备上了她,并用DV拍了下来。

因为忌惮柳絮儿的身份,所以没敢动她。但是却像对欧阳情来个霸王硬上弓,然后娶回家去。

如今虽然由于陈飞的介入,王鹏没能成功,但是,无论是欧阳情的族人,还是王家的人,都会先将一切可能传出这事情而且还没有后台的人解决掉。

因此,为了保住陈飞的性命,他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陈飞郁闷地离开了春江花园小区。

街边的路灯散发着昏沉沉的光芒,就像是阴天的太阳一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散发着一种热闹的气息。

广场上的大妈们正在那里欢快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音乐声占领了整个天空。

看大妈们跳了一会儿舞之后,陈飞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住旅馆的钱他都没有了。

“难道要去天桥下面睡去吗?”

陈飞有点郁闷,夏天虽然不担心冷着,可是蚊子却是让人难以忍受,而天桥下面,好歹还有一个临时搭建的纸板房,买盘蚊香会好过一些,可是天桥距离轻轨站实在是有些远。

这时候,距离他不远处的一条岔道上,一辆大众斯柯达的车正停在路边,但是没有熄火,车上一位姿色动人的女子正在接电话,时不时瞟陈飞一眼。

陈飞好奇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不过也没多想,双手插在口袋继续往前走。

斯柯达缓缓的开过来,靠近陈飞身边的时候忽听车子的引擎发出“咳咳咳”的声音。

车子停了下来,那位气质优雅的美女对陈飞喊道:“喂,帅哥,能帮我看看车吗?好像出了问题!”

陈飞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他不会修车,他当佣兵的时候,别说这种普通车,就算是坦克都能拆散了再装起来。

他奇怪的是,大街上这么多人,要帅的有帅的,要斯文的有斯文的,要彪悍的有彪悍的,为什么这个美女会让他帮忙?

而且他现在这个落魄相,可不像是个会修车的!

“帅哥,要是能修的话,就帮个忙,我给你钱!”刘玉枝有些急迫地道,“如果不能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车推到前面的修车厂去?”

陈飞一听给钱,心道正好,正为饭前发愁呢。

于是,他慢悠悠地走过去,打开了车前盖,东摸摸,西摸摸,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三下五除二,轻松利索地处理好。

“行了!”

刘玉枝试着发动了一下引擎,果然恢复了正常。她不禁有些讶异,怎么也可没想到陈飞能这么轻松就修好了她的车,遂忍不住问道:“帅哥,你挺厉害的啊!”

陈飞翻了个白眼道:“厉害有什么用?还是不是连份工作都没有,只能流落街头?”

刘玉枝趁势道:“没工作啊?这样吧,为了感谢你帮我修好了车,你到我公司来上班吧……”

“啊?到你的公司上班?”陈飞不禁觉得十分诧异,这特么的简直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啊!

但是,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管是谁,大街上突然冒出个人来,让你去她公司上班,这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陈飞不禁眯起了眼睛,难怪刚才修汽车的时候,他就觉得那毛病似乎是人为故意制造出来的呢!

这么说来,这个女人应该是故意找借口来接触自己?

嗯,极有这个可能,可她故意来接触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奇怪,真奇怪!

她看起来娇生惯养,手掌和胳膊的皮肤细嫩柔滑到不像话,自然不可能是杀手之类。

另外,他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子,除了长的帅点,身体强壮一点,貌似也没有什么可被人贪图的吧?

靠,不会是这个女人看上自己,要包养自己吧?

就在陈飞在挣扎是不是甘愿被她包养的时候,刘玉枝又开口了:“我是远山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刘玉枝!这是我的名片,我看你人还不错,所以想给你一个机会,怎么?你不愿意?”

“不,我当然愿意!”陈飞连忙道,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费了这么多功夫,想要靠近自己,到底有什么企图。

而且,这一次回到江宁市,一来是为了投靠亲戚,二来则是为了寻找那个让全世界顶级人物都梦寐以求自己追寻了十多年也没有结果的东西。

这会儿恐怕不少黑暗世界的高手都来到江宁市了吧,如果能找一份普通的工作作为掩饰,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尼玛,虽然是被包养,但能做这种级别的美女的小三也不错。

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怎么能轻易错过?

“我叫陈飞,很感谢你能信任我,可是,我刚从外地回来,身份证被偷了……”

“没关系,我跟人事部打个招呼就行了!不过岗位可能不怎么合你的心意!刚入公司,你可能只能做个文员什么的,一个月包吃包住两千块……行吗?”

陈飞越发觉得古怪起来,装作有些担心地道:“行是行……但是,我也没什么文化,只怕做不了文员……”

刘玉枝惊讶不已,心道你这家伙倒是够诚实的,把实话全说出来了。

没身份证,没文化,换个一般的单位,还真不敢收你,不过既然是柳絮儿那丫头让我收你,只能算你运气好了!

不过,她嘴上还是道:“你以为我是请你做高管吗?要什么文化?所谓文员,已经是一种客气的说法了!其实说白了,就是让你去给那些老员工端茶倒水、送送文件、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

“哦,那还好!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陈飞并没有揭穿对方的意图,反正他确实也没什么工作经验,这一次,就当是从底层开始学习了。

他这种语气,倒是让刘玉枝没有料到,本来她还以为陈飞会觉得打杂文员这种活是对他的侮辱,而拒绝呢!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轻描淡写地答应了。

这让刘玉枝越发觉得看不透陈飞了。

“那你明天早上去远山国际的人事部报道吧!”

陈飞点点头,装作有些为难地道:“可是,我今天晚上没地方住,身上又没钱,也没有身份证……”

刘玉枝听得郁闷不已,心道柳絮儿这丫头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过她既然已经答应了帮忙,只好送佛送到西了。

“这样啊,那你跟我来吧,我帮你安排住处!”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老公,不约 18章

    原标题:老公,不约18章小说名:老公,不约第十八章乖乖等着喷泉边上的动静闹得很大,尤其保安架着沈蜜儿和唐宇翰出去的事情,让众人都在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厉南璟发如此大的火。这边正在想办法跟C&G总裁助理搭上关系的沈撼山,忽然就见到刘威的神情一凝,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刘威就大步离开了。沈撼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不已,他忙追了过去:“刘特助,您就透露一点点口风,也不算泄露机密……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参与C&G这次项目竞标的公司有很多家,沈氏集团算得上是其中翘楚了。本来对于竞得此次

  • 神秘前妻:难驯服 18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18章小说名字:神秘前妻:难驯服第十八章:你是故意的“宋若初……”沈落咬牙从齿缝里逸出三个字。宋若初神色未变,缓缓开口:“沈落,你我之间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宋若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罢,宋若初便要离开,可在她转身走了两步之后,沈落却突然开口:“好,我可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说什么?”宋若初转身,眼底露出惊疑。沈落刚才气得有些发红的脸此时恢复正常,看到宋若初转身,他嘴角微微勾起,“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希望以后可以和平相处。”说着话,沈落便拿起手边的香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18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18章小说名字: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十八章:好有弹性,好屁股左流芳甩了甩手里的茶杯,俊脸上划过一丝迷人的笑,“王爷,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不用分你我了嘛,而且这暗夜霸主我都替你坐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清闲清闲。”风兰卿放下茶杯,杯底落桌,‘咚’的一声响,在屋子里回荡。左流芳连忙采有飘移大法,移到屋外,“小兰,咱们改日再聚。”溜。左兰卿握紧手指,幽黑的眸子望向窗外这亭台楼阁,幽深如井。“王爷,王爷不好啦。有贼人闯进来,并且绑架了花小主。”有人来报,然而人还没走,便见一抹白影

  • 绝品逍遥邪神 18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18章小说名称:绝品逍遥邪神第18章踩了狗屎就变拽了张雅的闺房之内,灯还开着,她坐在镜子前,思索了片刻,俏脸一红,还是脱去了睡衣,从仙黛尔的包装袋子里拿出了那一件粉色的罩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沁人的香气涌进了她的鼻子之内,仙黛尔这种限量版一般全球只有一百件,分布在各个国家,经过消毒,购回来就可以直接穿用。张雅在镜子前照了几十,才把自己原来的罩罩松下来,那一双丰腴的玉峰除了她自己看过,就是镜子看过,她望着镜子里迷人的自己,脸上桃花片片。但是她眼中的那种自豪却没有,有的是一种淡淡

  • 阴暗大师 18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18章小说名:阴暗大师第十八章灭“算了,就说到这里吧,后面的事情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说这把枪吧。这把枪的子弹知道是什么吗?是我的精血。人为阳,鬼为阴,人之精血更是阳中之阳,对付鬼是最为有效的。被用这把枪打出的精血子弹打中的鬼,会在精血的阳气的作用下和鬼体内的阴气发生反应,从而中和,因此鬼也就消失了。“不过这么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么做了之后,死去的鬼就不会化为纯粹的阴气,而是飘散,消失于世间……”李晨停了下来,但是女鬼的脸上却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似乎在为李晨的那句“消失于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18章

    原标题: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18章小说书名: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第十八章快来救救我外面我的手机却在此时不识时务的铃声大作了起来。很响,我的心没由来得一蹙。我生怕是潇潇出了什么事,身子一怔。陆一鸣沙哑的嗓音却在我耳边传来:“别管它……”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叫对一个男人叫停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我不敢得罪面前的男人。虽然我们在很久很久之前有过一段交情,只是在岁月的洗礼下,那个小男孩却成长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我知道自己不能惹恼他。绝对不能。他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在我小小的耳垂上撕摩了起来。这是我的敏感部位

  • 贴身男秘有春天 1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事儿!我真的没有!”妮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18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18章小说名称: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十八章:闭上眼都能描摹出他的轮廓眼眶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往外涌,柰小金抬起头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吸了吸鼻子声音干哑,“我被困在帝锦大厦倒数第二层的仓库。”“好,我马上赶过去。”不问缘由,不问因果。电话没挂,柰小金能隐约听到对面有东西摔落到地上的清脆响,以及急促的脚步声,再接着,是砰的关门声。一连串的声音,间隔很短,说明人走的很急。意识到这一点,心头又是一股暖流,从心脏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听着电话彼端传来的心跳,柰小金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