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皇上,本宫要改嫁!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55:1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皇上,本宫要改嫁!
时空起伏

“张雪,你给我过来!!”我正走到家门口便听见老妈的一声咆哮。无删节皇上,本宫要改嫁!免费阅读全文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是更年期到了还是怎么的,唉,脾气这么暴,这不知当年俺爹是怎么看上她的。

  我走到客厅里随意的将书包往客厅里一仍,极不情愿的走到她面前,白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妈,你找我干嘛?”

  “这是什么?”老妈说着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扔到地上,拍案而起,“你怎么解释?”我弯腰将地上的照片拾起来一看,原来是前些日子我和严皓KISS时被死党做八卦材料偷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上我和严皓拥在一起,他正狂热的和我热吻,回想起那天还真是觉得有够可笑,虽说严皓的吻技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并且他对我似乎是全全投入,我想那大概是因为我骗他说那是我的初吻吧。

  想想还真的可笑,像我这样的混世魔女的初吻恐怕在三岁以前就没有了吧,尽管我的初吻是在四岁时被一个比我大十岁的不良少年给夺走的,但也觉得没有那么可惜,毕竟这个少年确实是校草型的大哥哥。

  “解释干嘛?我懒得解释,要打要骂随你便!”我从小便厌恶这女人的嘴脸,从小到大都没有给她一副好脸色看,我将照片随手收入了口袋,转身,将书包往肩上一背便走进自己的房间。

  “你……你站住!”老女人再次咆哮道,我依旧不理不睬,淡定的走进房间,正当我准备关房门之时,忽然老妈一把将门撞开,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活像个老妖婆,手中还多了一根半米多长的鸡毛掸子,我一愣——老女人真的发火了。

  “你反了你还!”她骂道:“还学会顶嘴了你!”

  “我就反了,你想怎样?”我不怕死的回骂她:“风水轮流转,这是天经地义!”

  “你……老女人被我气得快发疯,她知道她是骂不过我的,便直接用她手中的鸡毛掸子说话。

  老女人的鸡毛掸子重重的打在我身上,白皙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我依旧狠狠地骂她,她手中的动作依旧持续着。阅读qi-wen.com

  “老女人,你是更年期了吧你,暴力太太,小心我告你家暴,虐待青年儿童!!”我嘴中一直念叨个不停,她也一直打我,当然,想我这样的魔女是不会轻易的认输的。

  “老妖婆,你这么凶,难怪斗不过小三!”

  “啪”老妈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原本就润红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掌印,我也怒了,从小到大敢打我的人并不多,敢打我脸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我以我矫捷的身姿,两三下就爬上了房间的窗户,我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她,冷笑一声:“呵,老妖婆,你还真狠,行啊,你今天要打死我是不?有劳您老费心了,我张雪有腿有脚,老娘自己死,用不着你亲自动手,你还是自己回去应付小三吧!老女人!”我倚靠在窗上。

  老女人见我这样不禁瞪大了眼,也许是余怒未消,依旧放狠话:“怎么?你想跳下去?你跳啊,我今天就让你跳。你跳啊,不敢了是吧?少来威胁我!”

  此时我一只脚已伸出窗外,道:“跳就跳,我死了你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

  老女人似乎真的有些不安了,语气渐渐地缓了下来,也未来得及继续骂我,道:“张雪,别闹了,快下来!”

  我无动于衷,只是轻轻的用手擦拭眼角,我狠狠地瞪着她,她似乎也感到了一丝恐惧,似乎看出我必死的决心,最终还是拉下面子来,说:“张雪,快下来啊,那里太危险了。”

  我依旧不服气,说:“再危险也没有你危险!你离我远一点!”

  老女人似乎真的有了些不安,忙说道:“好,好,我离你远点,那你快下来。”只见她慢慢地将身子向后挪。我这才收回了脚,心中渐渐地平静下来。网站http://www.qi-wen.com/

  我慢慢地弯下身子,准备跳到桌子上,正用力时不想脚一滑,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倒,我急忙抓住窗帘想稳住身子,但上天非但不帮我,反而让我连同窗帘也一起扯下,身子直直的往下掉。

  我想下一秒我看见的大概便是血染红的窗帘,我害怕的闭上了双眼,却久久没有疼痛感,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剩下的一无所知。

  (PS:错别字神马的我真的郁闷老板,我的封面呢!!!!!)

原来真的是穿越

当我再次睁开眼重见天日之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静静的躺在一张檀木制成的床上,隐隐淡香扑鼻,床前的菱纱自然的落下,用手一触便知那是用上好的丝绸制成,我缓缓转过身,窗前男子单手托腮,闭目静坐。

  这人是谁?我纳闷。难道——

  我被绑架了???

  “啊!——”我大叫一声,身子也向后紧缩了两步,我双手抱膝,蹲在角落。

  我的声音将眼前男子吵醒,同时也招来了一位女子,我开始明白我错了,我根本就不应该叫,或许这样我还有可能逃走,现在恐怕是进退维谷了吧。

  只见男子轻轻的将菱纱掀起,在若隐若现中,我似乎看到了绝伦的脸。网站qi-wen.com

  微蹙的眉,清秀的脸,那是一张何等倾国倾城的脸。简直就是绝世美男。他身着奇特,穿着一袭黄色长袍,头发还被发冠托起,就连言语行动也甚是奇怪。

  我沉醉在这倾城的梦幻之中,他缓缓向我靠近,一把将我拥入怀中,亲吻我的额头,我听见的是一个冰冷而略带温柔的声音,温柔的说道:“月儿醒了?”

  我愣了一小会儿,这算强吻吗?

  未来得及询问此人究竟是谁,只见那绿衣女子扑过来,激动地说道:“主子——您终于醒了,您可要吓死奴婢了。”

  “呜呜”她呜咽着。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两人,这里是剧场么?她叫我“主子”,又略微想起记得前些天我买的一本古代言情里中的侍女都是这样叫主人的,莫非——我真的穿越了?

  我心中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又多了些不安,但这种不安一会儿便平静下来了。

  细细的想一下,我是从20层楼的高楼上掉下去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必死无疑,虽说穿越不大可能,但从这么高的楼层摔下去要活着就更不可能了。说明qi-wen.com

  突然之间,腹黑的本性爆发,一种邪恶的念头涌上心头——既然穿越了,那么就永远不要回去了!

  如今的我已经厌倦了父母的唠叨,老师的责骂,学习的压力,若是真的穿越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想必上天还是有那么一点良心,为了补偿我的前世不明不白的冤死,竟然让我在这里再活一次。

  不过

  这究竟是什么年代,我又是谁?

  Whocantellme?

架空时代

沉默间,我觉得四周的空气有些凝固,有那么一种沉闷。

  我未语,此时的面容定是难堪,男子看起来有些焦急:“月儿你怎么了?要不要传御医?”

  眼前男子体格雄壮,看似温和,实质上并不弱,一身黄色色长袍,头戴金冠,腰间白玉玉佩,胸前绣有一条八爪龙,更显威严。此人的身份已经可想而知了。除了皇上,再无别人。

  他剑眉微蹙,面目神色紧张,焦急不安。原文qi-wen.com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望着他那双使人一不小心便会沦陷的眼眸。挣脱出他的怀抱,在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眸中抓住一丝稍纵即逝的失落感,我别过头,不再看他。

  绿衣宫女抹了抹眼泪,显得有些抽搐:“皇上,您先回吧,您都一夜没合眼了,萦妃娘娘这里有奴婢来照顾,龙体要紧。”

  皇上神色复杂,又有些带有疲倦,但显然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吗?朕还是留下来吧。”我在一旁观测着状况,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装作无所谓,言:“皇上请回吧。”

  皇上面上更显得不安,绿衣宫女会意,续言:“今天早上太医说过,娘娘醒来了便会没事了。”

  皇上的目光转移到我面上,我不经意的低了低头,他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我身前,并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那朕先走了,宛月要养好身子,不能苦了自己。”

  我点了点头,只希望这个掌管生死大权的男人快些离去。

  “嗯,那朕先走了。”他的语气缓了缓,其中柔情万分。

  他起身,甩了甩衣袖,离去。总算松了口气的我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瞥了一样绿衣宫女,竟然发现她也在看我,被人这样盯着确实是有些不太习惯:“我脸上有东西吗?”我问道,满脸的疑惑。

  她笑了笑,笑容浅淡:“没有。娘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依兰便是。”

  据从前看的那些小说来看,一般情况下都是假装失忆,然后让自己的贴身侍女将身世地位告诉自己,但那毕竟是小说,失忆倒是说得牵强,主要是什么也不知道。

  我感到庆幸,幸好我历史学得好,在这里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我一副严肃的样子,对着眼前这位叫做依兰的宫女说道:“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依兰面目依旧笑容淡淡,说:“主子请讲。”我暗自窃喜,只要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就一定可以在这里生存下去,说不定还会成为后宫的一大传奇。“我问你,现在是什么年代?”

  “墨亦十年。”对于这个年号脑中一片空白,值得接着问:“现在在位的皇帝是谁?”

  “我们梓国的皇上是冷寂城,北方楠国的皇上是凤千寻。”

  一个不好的结果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这个也终究是结果,这个朝代,并无历史记载,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架空时代。天要人死,不得不死啊。

  “娘娘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依兰说。

  我回过神:“没……没有了。”这样的时代,我有的就不是优势了,而是随时可以要我命的规矩。“你先退下吧,我,我要休息。”

  依兰俯身,退下:“奴婢告退。”

  我静静地躺着榻上,眼前回想着从前的一幕幕,似乎是有些怀念了。我究竟张雪,还是那个冷寂城口中所言的宛月呢?

本宫是妃,“妃”比寻常(1)

次日清晨,一缕阳光扰乱了熟睡的我,昨夜可以说是未尝眠,我缓缓地从床上爬起,腰部还有些许酸痛,我尽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些许伤痕,我是怎么了?

  莫不是在这个世界的我也死过一次?

  思索片刻,面部表情僵硬,在我出神间竟未发现依兰的出现:“娘娘您在想什么呢?”依兰问道。我摇了摇头,说道:“你可以帮我更衣吗?”说这话时带着些许的无奈,什么时候的我,变得这样的无助。

  从小穿衣这样的小事都是自己完成的,而现在,不是因为懒,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这种类似汉服的衣裳应该怎么穿。

  依兰并没有异样,看上去神情十分正常,就好似…好似…我的一切无知在她的眼里十分正常一般。

  她毕恭毕敬,面带笑容:“娘娘请随我来。”语音刚落,感觉自己被她扶了过去。

  那是一个很大很多大衣柜,里面足以塞下上百件衣裳,我琢磨了一番,选了一件妖娆妩媚的紫色对襟,能够确定它是对襟,是因为是它们的款式与汉服毫无差别。想必这里应该与大汉的习俗相差不到哪里去。

  依兰小心翼翼的拿着衣裳为我换上。

  对襟的袖口处是点点红梅,胸前是一大朵牡丹,裙摆处绣有小朵的桂花,淡淡的紫也被勾勒成了一片妖娆。

  随后,依兰又带着我走到梳妆台前为我梳妆,她轻言:“娘娘今日还是像往常那样梳双丫鬓吗?”虽然我并不知双丫鬓是如何,但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很是喜欢。我点头答应下来。

  我细细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凤眼柳眉,香肩微露,白皙的肌肤光滑而圆润,朱唇不点而赤,三千青丝垂至腰间,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蓦然回首,如妲己般妖娆妩媚,细细端详,又似幽兰般高洁。绝世而独立,一脸的颦蹙,微微拨动心弦,楚楚动人。

  如此的绝代佳人,又让多少少年为之辗转反侧,又有多少女人为之恨入骨髓,此时,就好像是命中注定,这定是一个红颜祸水,一个巧夺君心,不折不扣的妲己,回眸那一抹妖媚,领略了那褒姒的城府之深。

  不一会儿,依兰已将我的墨丝梳好,虽说这双丫鬓也算宫中发鬓,不说是难看,却略显幼稚,有些恼,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就这么没品味?白了她一眼:“依兰,你怎么给我梳了个这么难看的发鬓?”再细细一看,宫中宫女的发鬓也与此大同小异。

  从依兰的眼中看出了她的疑惑,她说话的声音不双是甜美,却也算是柔和:“娘娘不是一直很喜欢这种发鬓吗?”

  我无奈的笑了笑,笑容讽刺,我的品味可没有这么差:“罢了,罢了,你重新梳过便是。”依兰顿了顿,点了头头:“是。”她问道:“娘娘喜欢什么样的发鬓呢?”

  对于发鬓这一块儿我倒确实没有多大的研究经验,故作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随你,梳不好我拿你试问。”

  依兰的神色有些发愣,好像十分惊奇的样子,难道是我装得不太像?

  “是…奴…奴婢遵命。”

  我依旧欣赏着镜中的自己,总觉得有这些许的妩媚,只可惜,这佳容始终是这位叫宛月的人的。

皇上,本宫要改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上 或 本宫要改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近身兵王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第一卷第2章新仇旧恨齐上阵第一卷第3章不识相的人第一卷第4章向姑娘赔不是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傅恩奇拖着磨白的蓝色牛仔包走出客运站。面对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世界,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九个春秋,三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当年因为打伤了人,十五岁的傅恩奇连夜被日渐老迈的父母塞进一辆驶往外地的客车。那是一个隆冬的子夜,擦掉雾化的玻璃窗上水汽,傅恩奇鼻腔酸涩,却始终无泪,他盯着窗外昏黄灯光下,因为终日劳作而憔悴显老的父母,耳边想

  • 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剑临目录预览: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第一卷上古传承第2章剑皇传承第一卷上古传承第3章大气术第一卷上古传承第4章紫魔锻体诀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纪元大陆,光明帝国,都城渊京凌王府。一名清瘦少年,盘着双腿,坐在蒲团之上,打开包裹,取出其中的两株紫雾血参。光明帝国是纪元大陆上一个鼎盛的王朝,地域广袤无疆,人口数以亿计。凌王府家主凌傲天,是帝国为数不多的异姓王之一,为帝国创建立下过赫赫战功。少年名唤凌剑秋,十四五岁年纪,灰衣破帽,是凌傲天的私生子。在光明

  • 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极品邪帝目录预览:第1章九州天地第2章奇怪的石珠第3章道心种魔第4章跪下第1章九州天地太古迄今,生老病死轮回反复,天灾九难降落不断,众生苦不堪言,最终有大智慧大能力者或开辟紫府肉身,或炼化天地之力为己用,出现无数掌控天地之力的强大修士,只手遮天,一念翻天覆地,执掌造化乾坤,从而对抗无极天地,取得非凡成就。故有天资非凡者,大都开始追寻那无尽修炼之途,以与天争命。无极乾坤,万界诸天,无数仙家大域因此广袤分布,穹宇之内,有无数的时空纵横交错,在这些空间中,有数不

  • 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狂龙目录预览: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2章华丽蜕变第一卷破茧为龙第3章她是我的女人第一卷破茧为龙第4章让我亲一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火刺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浑身无力,仿佛身体像是被摔碎了以后,被再次拼装起来一样。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凝结拼凑。记忆的碎片慢慢融合在一起。当时火刺在一架小型飞机上,一记雷拳将目标的脑袋轰碎,鲜血喷溅了自己一脸。就在他想要打开盒子取出神秘水晶之时,明知逃脱无望的驾驶员却引爆了炸

  • 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第一卷第2章无话不谈第一卷第3章庆祝生日第一卷第4章羡慕嫉妒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A市某省重点大学,即将举行第五十八届毕业典礼。操场上,早已经被穿着学士服学士帽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站满了,如诺在看台上往下看每一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在校园的门口哪里肃然停下来了一辆的士,从的士上匆忙地走下来一个人,捧着鲜花就往学校里面冲,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搜寻到了他的身影,带着甜甜的微笑跑了过去。

  • 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易龙志传目录预览:第1章寻死第2章再次出现第3章地震事件第4章震撼第1章寻死星空璀璨,月色柔美,皎洁的月亮在今晚分外刺眼,夜色也很是迷人,可惜当下四周寂静欣赏无人。嘈杂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露台处传来一阵响声。“啊!我应该要怎么办啊?”话音刚消失就听到“嘭”一声,是一个玻璃瓶落地摔成粉碎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此时坐在宿舍楼的天台独自饮闷酒的易皓。易皓是一个从农村来到G市上大一的大专生,本来很有可能去重点大学读他最喜欢的经济管理学专业的,但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他

  • 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第2章好友会面第3章承担第4章不知不觉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我要你,现在,马上,立刻。”粗狂的嗓音略带点性感,男人话一说完就吻上女人的双唇。“不要。”女人稍微的反抗却换来男人更粗鲁的动作。“给我,我会让你幸福的。”男人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着,越来越大的喘气声,男人顺着女人的脖子往下吻。听到男人的话,女人没有了挣扎,双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配合着男人。这时刻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男人丝毫没有理会的意

  • 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冷霸总裁野味妻目录预览:第1章狼藉第2章冷眼相对第3章庐山真面目第4章无眠第1章狼藉棕色的门哐的被关上,一对迫不及待的男女贴在门上,热吻着。衣服随即一件件被扔向房间的四面八方,满地狼藉。男人抵住女人的双手越过头顶放在门上,从手腕一路激吻下去。女人如水蛇般扭动着腰部。“嗯,嗯,妖精,你让我无法自拔。”男人唏嘘之际还不忘大肆夸耀女人一番。“哼,我看你是偷腥上瘾了,不怕你家小母老虎撞见吗?哎呀,别猴急吗。”女人修长的白指抱着男人的头用力的揉捏着。发狠似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