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等不到的婚约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7:59:22 来源:网络 [ ]
书名:等不到的婚约
第1章 各安天命

房间里的灯光,灰蒙蒙的。无删节等不到的婚约免费阅读全文

沙发上,云念离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钢笔。

手,不住颤抖着。

“怎么?舍不得了?”冷厉南话音冰凉,阴鸷的眸光落在她那张泛起苍白的小脸上,话里流露出几分嘲讽。

他看到了,她在颤抖。

云念离咬了咬唇,苍白的小脸上,泛起苦涩。

“厉南……”

她的话音,颤颤巍巍的,好似正在波动的琴弦。

“嗯?”

男人坐下,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声。来自qi-wen.com

“还有挽回的余地么?”她柔声问,强忍着眼底的泪水,文件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字,生生刺痛她的心。

“呵……”冷厉南笑。

“云念离,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耍什么花招?”他话音低沉,如若幽潭一般的眼眸,要将她吞噬其中。

云念离不安地咽了咽口水,再度颤抖着手,拿起了桌上的笔。

签了吧,签了,就解脱了!

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可是,掌心里密密麻麻的汗滑落了手中的钢笔。

冷厉南看着这一幕,免不了多出了几分冷笑。

“这房子,还有我一半的财产,都将会成为你的,有什么不好?”他问。推荐qi-wen.com

睥睨天下的眸光里夹杂着他一贯的霸道。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时至今日,冷厉南就是这样看她的么?

水性杨花,贪婪自私,这些形容词,结婚的这一年来,她没少听过,可是,只有云念离自己心里清楚,她靠近他,从来不是为了他的钱财,她爱他,从五年前的那场阴谋过后,她就毫不犹豫地爱上了他。

半晌。

她才终于鼓起勇气,看着他:“厉南,一天好不好,就一天,明天他就出狱了,我想,你能陪我去接他……”

她口中的‘他’是冷厉南的表弟顾成川。

云念离几乎带着哭腔。

冰冷的空气里,是小女人柔柔弱弱的声音。阅读qi-wen.com

冷厉南微微一顿,笑了。

“哈哈……”

他的笑容,冷若冰霜。

顾成川,又是这个名字。

一年前,看似光鲜的顾家成了‘空壳’。

为了救顾成川,她嫁给了自己。

如今,又是为了他?

冷厉南非常不满,她究竟把自己这个丈夫当成什么了。

“时至今日,你还要自取其辱么?”他问。网站http://www.qi-wen.com/

云念离咽了咽口水,终于拿起笔,颤抖着写下了一个娟秀的‘云’字。

冷厉南,从此以后,你我各安天命。

“不,等等!”他一把将她手中的钢笔抢了去,激烈地动作吓到了她。

云念离错愕地转过脸去看着他,男人星眸闪烁,笑了:“你说的没错,明天他就出狱了,我倒要让他看看,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被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他冷冷地说。

听到他悠然的话音,云念离猛地一怔,后知后觉地看着他。

冷厉南就这么恨她?

“厉南,当我求你了,别再伤害他了好么?”

她带着几分恳求,倔强地用贝齿咬着下唇。

即使是在求饶,她也没能放下身上的高傲。奇闻网

保持着平静的冷厉南凑到她略显苍白的小脸面前,他勾起她的下巴,眼眸里,几分嘲讽:“云念离,伤害他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他冷笑。

“当初是你无所不用其极地嫁给我,你才是他爱的人啊!”他清冷嚣张狂妄的笑容,仿佛将她推向万丈深渊,没有人比冷厉南更加了解,一个男人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冷厉南此时近在咫尺,他周身散发出的冷意,让云念离不住颤抖。

女人像小猫一样,往后缩了缩,对上他的眼眸:“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的弟弟!”

她的话音,轻如羽毛。

望着冷厉南近在咫尺精致的面孔,云念离呼出了一口气,她觉得,浑身都凉透了,可是,再多的痛都敌不上此时支离破碎的心。

冷厉南修长的手指勾着她的下巴,眸光阴鸷。

他说:“是,他是我的弟弟,所以,我更有权力决定他的生死!”

薄凉的话音,落在云念离心口的地方。

拾起眼底的那一抹慌乱,她往后缩了缩:“生死么?”

问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冷厉南太嚣张了,因为……

当年,他的挚爱在他面前香消玉殒的时候,他若真的能够决定生死,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听出了云念离话里的意思,怒火,从冷厉南的眼眸里升腾而起。

他一手卡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对上她的眸子,冷声:“云念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顾成川出来了,你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我告诉你,离婚协议还没签,你还是我的人,休想从我的手掌心里逃出去!”

听到他的话。

云念离笑了,他以为自己喜欢顾成川?

她的笑容,让在怒火当中难以自拔的冷厉南无所适从,可是,他不会表露出来。

男人原本已经在克制的怒火,彻底升腾,目光如炬一般:“贱人!”

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突然觉得这都是她算计好的,用顾成川让他改变要离婚的想法。

云念离认识冷厉南五年了,他很少这样,看来,自己真的把他惹怒了。

她抿着薄唇,眸光黯然:“既然知道我贱,你又何必留在这儿呢?”

她停止了笑容,冷声问。

冷厉南眯了眯眼,冷然。

他松开她的脖子,云念离还没来得及舒上一口气,就感觉到他温热的大手在自己的腰上不安分地磨蹭着,她一惊:“冷厉南,你做什么?”

他的羞辱可以忍,可是,侵犯不可以。

看到她的警惕和戒备,冷厉南满意地笑了,好像,他又赢了!

“做什么?云念离,行驶你做妻子的本分!”

听着冷厉南冰冷的话,她心下‘咯噔’一沉。

云念离,行驶你做妻子的本分!

结婚一年,他都没正眼看过她,现在这算什么?婚内强(qiang)奸么?

“你放开我!”她本能地挣扎了两下,细微的动作却激怒了冷厉南,他虎躯压下,将她抵在皮质沙发的靠背上:“怎么?欲擒故纵?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犹豫的那个人是你,现在假装清纯的也是你!”

第2章 旧年虚度

他笃定。

男人羞辱性的话语,在云念离听来分外刺耳。

她贝齿死咬着薄唇,倔强的望着他,眸光里满是愤怒。

一步又一步的忍让,并不代表她的懦弱。

作为云家老夫人亲手培养出来的人,冷厉南不相信,她会就这样任人宰割了,她的忍耐力,似乎出奇的好。

可这次,云念离选择了沉默,她不想激怒面前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男人。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冷厉南有点失望:“看来,被我说中了!”

他多出几分得意,撕开了她身上的衬衣。

光滑细腻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两个人同时抽了一口凉气,云念离是冷的,而冷厉南,他自然不会想到,这个‘飞机朝竟然这么有料。

“冷厉南!”她慌了神。

对她的话,他却置若罔闻,伸出手,箍住她的两条藕臂,随后,非常满意地笑了笑:“你说,要是顾成川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会恼羞成怒?”

他问。

听到顾成川的名字,云念离向后缩了缩。

她爱的人是冷厉南,可对于那个阳光一般的少年,她只能将他的好,埋在心里。

“说够了么?”她终于有些无助了。

为什么,每一次,在冷厉南面前,自己都要丢掉本该有的尊严。

“怎么?这就忍无可忍了?”他嘲讽而又嚣张的笑着:“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想方设法地接近我呢?”

“……”

云念离万般无奈,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冷厉南那只不安分的手上,他对她恨之入骨,这样的行径,无异于对她的羞辱。

“怎么不说话了?我……”

冷厉南被她的话,打断了。

“你住手,信不信我告你婚内强(qiang)奸?”她冷声,抑制了许久的怒火,终于在那双澄澈的眸子里蔓延开来。

可笑之至。

冷厉南将薄唇凑到她的耳边:“云念离,整个京城都是我的天下,你一个小小的律师,能奈我何?”

他话里多出了几分挑衅。

云念离缄默。

是啊,他冷厉南在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向来都是别人对他避之不及,自己就算天大的本事,也不是他的对手。

云念离颤抖着,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厉南,一定要这样么?”

她问。

话音里,仿佛带着她对他仅剩下的希望。

冷厉南听着她的话,笑了:“云念离,这不就是你等待许久的么?别在这装模作样,当了婊(biao)子,还想立牌坊!”

他冷呵。

她死死地咬着薄唇,就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样。

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冷厉南微微一怔,他伸出手,重重地捏住了她的脸颊:“对你而言,成为我的女人就这么委屈么?”

他问。

云念离吃痛,眼眶红润,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一句话,她说:“冷厉南,京城想要爬上你的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可其中并不包括我!”

她倔强的话,又一次点燃了他的怒火:“不包括,还是不屑?”

她抿着唇,不再说话,不论冷厉南怎么羞辱她,都不为所动,冷厉南暴怒,将她身上的白色衬衣撕成了碎片。

“云念离,我给了你所有的希望,现在,我要你绝望!”

他冷冷地说。

她闭目,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却被他含住了。

冷厉南在笑,笑她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无谓的挣扎,最终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而云念离,在这一瞬间,她知道,原本如履薄冰精心维系的婚姻,在这一刻被他击得粉碎。

清晨,桑榆漫过窗外的树叶,照进了房间。

屋子里,空荡荡的。

却还残留着属于冷厉南的味道。

整整一夜,云念离把身上的力气都哭没了,公寓里的地上,还散落着被他撕碎的衣服,昨天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一年婚约,她自然想不到,到头来竟然晚节不保。

冷厉南去了哪里,她不知道,也从来不会多问。

艰难地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头皮发麻。

浑身的淤青,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云念离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将那层膜看得多么重要的人,可为什么那个人一定是冷厉南?

她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那个人是他,为什么是她深爱的那个人。

如今,所有的美好都毁了。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亲爱的弟弟等急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隔着浴室的玻璃门,冷厉南冰冷的话音传入耳内。

她拿着毛巾的手,微微颤抖两下。

她没想到,他竟然没走。

“好,我知道了!”她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看来,冷厉南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云念离跟着冷厉南的步子,走出了公寓。

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匆匆钻进车内,冷厉南的话音却悠然入耳:“就这么迫不及待?”

因为没吃早餐,她有些低血糖,晕乎乎地问了一句:“什么?”

“我说,要见到顾成川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他问。

女人后知后觉地看着他,错愕,无奈,和悲哀,交织在她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潭水,要将人淹没。

见她不说话,冷厉南发动了车子,一路扬尘而去。

云念离只觉得坐如针扎,一颗心忽上忽下。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监狱门口,男人剪着小平头,身上穿了件白色T恤,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了。

她推门下车,迎上顾成川单薄的身影,一年的牢狱生活,他瘦了不少。

“念离,你来了?”

他回过神,看着她。

和冷厉南不同,顾成川身上,更多的是温柔,念离想,他就是小说里芝兰玉树的男主形象。

她笑了笑:“嗯,我……”

答应过你的!

后面的话,被不识好歹的冷厉南打断了:“成川,表现不错啊,减刑两年?”

他问。

这话,却有几分讽刺顾成川滥用私权的味道,可只有云念离知道,他能这么快就从牢里出来,是冷厉南出手相助。

第3章 彼此折磨

京城有四少,以冷厉南为首,排名第二的就是顾成川。

顾家虽然比不了冷家家大业大,可却也有几分势力,尤其是顾成川的父亲,虽出生商家,却是京城从无败绩的大律师,他的名号,可谓家喻户晓。

“大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冷厉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在狱中的这些日子,她没少来探望他,可是,冷厉南却是第一次来。

“怎么?不欢迎我?”冷厉南顿了顿,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陪我老婆来接你。”

言下之意,无非他是为了云念离来的,口中的‘老婆’两个字却分外刺耳。

顾成川眯了眯眼,他已经看到了云念离脖子上隐隐约约的痕迹,虽然她刻意带了丝巾,可是却还是难以掩盖脖子上的淤青。

“成川,你别听他……”

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却看到顾成川的眸光正看着自己的脖子。

莫名地有些不自在,往后缩了缩,恰好被身后的冷厉南一把抱住,她看他,这就是他的羞辱么?

云念离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

顾家别墅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里,车子缓缓开上山,云念离无比尴尬地坐在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身边的人一个是她所爱,一个是爱她的,可如今,却都好像一场闹剧,让她沉陷在噩梦当中。

她很快就下了车,唯唯诺诺地跟在冷厉南身后,往屋子里走。

进门处站了个人。

“哟,我说,嫂子,你也好意思跟着回来?”顾晴儿冷声问。

一年前云念离嫁入冷家之前,她还挺喜欢这个嫂子的,可是,自从顾成川锒铛入狱之后,她对自己这个嫂子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少说两句!”顾成川冷声斥责。

云念离觉得好笑,自己是以冷厉南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他一句话不肯帮自己说,倒是别人表现得有点忍无可忍。

“哼,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要不是她……”话没说完,被冷厉南打断了。

“吵够了么?进屋,外公等着呢!”

顾晴儿和顾成川是亲兄妹,她维护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这话,当着冷厉南的面说的确有些不合适。

男人冷声斥责一句之后,拽着云念离匆匆进屋。

她有些不安地跟着他的脚步,很快,就看到了顾家老爷子,冷厉南的外公。

“厉南来了?”老爷子眼睛不好,低声询问旁边的管家李可。

李可点点头,泛着冷然的眸光望着这边的几个人。

“爷爷!”叫他的人是顾成川,老爷子听到他的声音,激动万分:“成川,是成川回来了!”

顾成川走上前去:“嗯,今天堂哥堂嫂一块去接我,这不,刚出来就来看看您!”

他非常有礼貌,口中的‘堂嫂’不单刺痛了他的心,也刺痛了云念离的心。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冷厉南,不会再有人知道,当初她无所不用其极嫁给冷厉南的背后,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救出顾成川。

他对她而言,是一辈子,注定要亏欠那个人。

“念离也来了?”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云念离。

她笑了笑:“是的,外公!”

“呵,依我看,有些人就是脸皮厚,人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有脸来?”这话是顾晴儿说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云念离身后的不远处。

听了这话,老爷子不免皱起了眉头。

顾成川也表现出几分不悦。

倒是冷厉南,依旧冷冷地站在旁边,灼灼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爷爷,要不是云念离我哥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我们顾家不欢迎她这种贱人!要不是她水性杨花到处惹事,我哥也不会再监狱里吃了一年的牢房!”顾晴儿咬着牙,没完没了地说着。

可是,这次,冷厉南面色多出了几分冰冷。

眸光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看穿了一样,他睨了顾晴儿一眼:“说够了么?”

顾晴儿没料到自家大哥竟然会帮云念离说话,一时间有点迟疑。

按理说,冷厉南不喜欢自己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竟然公然站出帮她说话?

大家都有些不明所以。

唯独云念离心知肚明,在她还是他妻子身份时候,侮辱她就是侮辱冷厉南,所以他帮她说话,无非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乖乖去房间里呆着!”他不由分说地开了口。

“表哥,我……”

顾晴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要不,我现在把你嫁出去?”冷厉南继续问。

半个月前,顾晴儿的母亲就想将她嫁给京城四少里的花花公子杨朔,顾晴儿死活不肯,找到冷厉南帮忙,这才侥幸逃脱一劫,没想到现在他竟然用这事威胁她?

她顿了顿,面上泛起苍白。

“我走,我走就是了……”她终于咬咬牙,不得不转身往楼上走。

云念离有些不安地站在原处,正欲开口问候顾家老爷子,却听到了冷厉南的话音:“外公,我这次来,是想告诉您,我和念离准备离婚!”

他这话刚一出口,她僵住了。

昨天,他强行占有了她,今天就要离婚?

也好,至少是解脱,至少她不会太痛苦。

心里虽然这样想,面上却免不得流露出了几分失落,泪水也不受控制的要往外涌,她贝齿死死地咬着薄唇。

“砰——”

听到这话,老爷子重重地将手中的小茶杯摔在了地上,面色冰冷:“你……你再说一遍……”

周围连用顾成川在内的几个人都怔住了,匆匆忙忙跑上去,一把扶住了老爷子。

云念离看着冷厉南。

该说的话,言尽于此,她终于还是决定松手了。

“哥,你明知道爷爷心脏不好,你说这些话什么意思?”顾成川有点忍无可忍了,见家里的佣人慌慌张张去拿药,这才冷声和冷厉南争执。

冷厉南看了看他,笑。

“这是我和她的事情,离婚是我们双方自愿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他问。

第4章 情深缘浅

顾成川不可置信地将眸光落在云念离身上:“你同意的?”

他问。

云念离怔忡地谈起头,千言万语卡在喉咙里,眸光百转千回,却迟迟没有说出一句话。

这是她和冷厉南的结局,再好不过的结局。

泪水,开始抑制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是,是我同意的……”她哽咽,还是将那句话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强制自己保持镇定。

“离吧,也好!”

他说。

可这话,却好像莫名的在告诉冷厉南,赶紧离了吧,我好整虚而入。

“顾成川,就算她跟我离婚,也绝不会成为你的妻子!”他冷声警告,在她出现之前,他们兄弟两人的关系很好,可是却因为她的出现针锋相对。

对此,云念离心中有愧。

“你既然要跟她离婚了,就无权再干涉她的事情了,我和她怎样,与你无关!”对面的人也不甘示弱,开了口。

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

云念离不安地咽了咽口水:“你们别吵了……”

她记得,自己所认识的顾成川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温柔,阳光,何尝会和人言语相讥?

“就算我不要她了,我倒要看看,谁敢要她!”他咬牙,他冷厉南在京城独步商界,他说一就没人敢说二,自己这个不识好歹的弟弟是第一个。

他又何尝不知道反驳他的下场?

可是,为了云念离,他也要搏一搏。

“呵,冷先生,你还真是家大业大啊,不过既然是你不要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去留?”他不甘示弱。

听到他的话,冷厉南忍无可忍。

他咬牙,扬起拳头,重重地打在了顾成川轮廓分明精致的右脸上。

顾成川哪里是会吃亏的主?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还了手。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谁都不占优势。

“你们别说了!”云念离觉得头快要炸开了,她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因为自己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两个人都怔住了,原本凌空的拳头也顿住了。

定定地看着她。

“你们以为我是什么?”她开口,心如死灰。

“冷厉南,我嫁给你一年,不奢求你把我当妻子对待,可你却将我伤得遍体鳞伤,我以为忍气吞声不要激怒里,就可以苟且偷生,可你呢?你为什么要当着成川的面说这些?为什么要用这些事情刺激外公?”她问。

冷厉南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哼,正欲说话,却被她打断了,这让他很不满。

“顾成川,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多爱我,可是,你所谓的爱就是得到么?还是说我就是个物件,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来羞辱和争夺的物件?”

她冰冷的话音让面前的两个人猛地一怔。

云念离是个寡言的人,她性子淡漠,很少会因为人或是事而生气,可是,此时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放在笼子里的小宠物,被他们呼来喝去。

“冷厉南,你要离婚,我无话可说,当初我不择手段想要得到你,是我错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弟弟,我希望你能给他留一条活路!仅此而已!”她说。

用完浑身的最后一丝力气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要离开,孰料,却被冷厉南叫住了。

“好,云念离,要我放过他可以,你留下,任我折磨!”

他冰冷的声音她微微一怔,错愕地转过脸去看着他。

“冷厉南,你在说什么?”顾成川也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本以为,小打小闹,至少不至于要将对方赶尽杀绝。

可此时……

冷厉南的话音无比严肃,一丝不苟。

“我说什么,你心知肚明,顾家几斤几两你比我清楚!”他要毁掉顾家,不费吹灰之力。

顾成川顿住了。

云念离站在原地,只觉得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一步也走不动。

她苍白无力的小脸上最终流露出了几分错愕:“冷厉南,你还是三岁小孩子么?结婚离婚当儿戏是么?一会结婚一会离婚……”

话音被他无情地打断了。

“云念离,你没资格说我,你不也是么?”他问。

她不安地看着他。

“念离,你别听他的,顾家还不至于……”他顾成川慌张地说,他怕了。

害怕她再次在他和冷厉南之间选择了放弃自己。

“呵呵,顾家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否则当初你为什么嫁给我?”他笑了,松开地上的对面的人,整理着衬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人。

不错,云念离知道顾家的情况。

否则,顾成川锒铛入狱前夕,她不会千方百计地要嫁给冷厉南保住他一条性命。

想到这儿,面上多出了几分迟疑。

“什么?”顾成川问,他似乎,从冷厉南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她看着他,沙哑话音。

“成川,对不起!”她含泪,应下这句话,抬眸,对上冷厉南的眼睛。

一年前,顾家遭人陷害,涉及行贿受贿,而矛头所向,正是顾成川,云念离走投无路,只得向冷厉南求助,可他却三番两次将她拒之门外,最后,她不得不将自己送到了他所住的酒店里,制造了一番‘捉奸在床’的闹剧,最终,在父亲冷华的逼迫下结婚。

“好,我答应你!”

她说。

冷厉南笑了,他觉得自己又赢了,心情暴爽。

“好,你说的,你应该知道给我承诺意味着什么,如果你后悔,我保证,他将会万劫不复!”他冷声警告。

是啊,冷厉南手中还掌握着一年前那件事的证据,如果不是他,顾成川怎么可能这样安然无恙地从监狱里走出来?

她咬着唇。

“不,念离,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牺牲!”顾成川着急了,定定地看着她。

听到他的话,面带苦涩的小女人笑了:“成川,这不是在为你做牺牲,你知道的,我喜欢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冷厉南!”

她说。

话音却在颤抖。

若换做一年前,她会毫不顾忌地告诉别人,她喜欢的人是冷厉南,可现在呢?

等不到的婚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等不到的婚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音乐厅设计:斯坦福大学音乐厅

    如需了解剧场剧院、音乐厅等厅堂建筑室内设计声学设计;五星级酒店声学顾问;声学设计、声学工程、声学改造,吸声隔音降噪;影院影城、多厅电影院、数字电影院、县城影院设计装修,境外电影院集成化服务等相关信息,请拨打广州赛宾声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贵宾专属热线:400-666-0619,18665003619。

  • 郭万禄书法在美学禅学的运用

    郭万禄书法作品曝光一幅字卖6万元郭万禄:不久前,我的朋友把我的一幅字,拿去参加一个公益拍卖大会?我写的一幅字,在会拍卖了六万元。郭万禄书法作品曝光一幅字曾卖6万元12月26日,中华企业杂志记者在廊坊市文安县墨佛草堂禅学文化研究工作室,在墨佛先生的安排下,面对面采访了郭万禄老师。据郭万禄老师本人透露,他目前确实暂别了书法圈,在身体方面进行认真地调养外,其余大量的业余时间,还是在认真学习各种艺术知识,为自己不断充电,加强艺术修养。除此之外,认真苦练书法艺术。12月24日晚,郭万禄老师与盛缘大师等研讨

  • 王发刚:芒种农谚拾趣

    芒种农谚拾趣王发刚(1)大麦不过小满,小麦不过芒种(指大、小麦成熟时间)。(2)芒种忙,乱打场(指小麦成熟、上场碾打时间)。(3)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以上时间均指农历)

  • 福鼎老白茶价格:二十年老白茶饼价格只要五百多,可靠么?

    即使是在福鼎白茶籍籍无名的阶段,老白茶仍旧是茶友心中的香饽饽。放在如今白茶价格大涨的现在,老白茶的价格已经翻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之多。但是市面上仍旧存在在一两百块的老白茶,甚至还有五百多一饼的二十年陈老白茶饼。二十年陈的老白茶价格只要500多一饼。稍微动点脑子想一想就知道二十年的仓储费用都不止五百块。这五百块一饼的20年陈老白茶肯定是假货。我们来看一则新闻:2011年在上海举办的豫园国际茶文化艺术节的拍卖会上,一块存放20年、净重375克起拍价高达到13.8万元的福鼎老白茶饼以18.8万元成交。

  • 三本令你惊喜不断的古代言情小说,非常适合熬夜阅读,老书虫推荐

    第3《绝色小妖妃:兽王心尖宠》毁我脸?断我灵脉?本小姐教你重新投胎的正确方式。手虐渣男,脚踩贱女;顶级神鼎炼制绝品丹药,逆天神魂闪瞎众人,狂傲诸天之上!张狂如她却遇上神级天才,睥睨天下的他,一言不合就要将她宠上天。杀人他负责提刀;放火他负责添柴;虐渣他负责包办后事。情敌A:“沧哥哥,她打我。”他却拉着某妖的手,“手打痛了么?下次记得用鞭子抽。”大臣B:“此女乃妖孽,不可独宠!”他冷眼一瞥,将怀中的小妖精揽得更紧,“我不宠留着别人来宠?”我是根据你的上本小说跟来的,上本的疑惑这本全解释通了,写的很

  • 王发刚:七绝·端午·祭屈原(二)

    七绝·端午·祭屈原(二)王发刚端午时节雨纷纷,苍天大地痛失魂。离骚一曲千古唱,不负屈原忠谏臣。(原载2015年6月20日《陕西农村报》)

  • 玉名坊【史上最全】戒指、手镯圈口测量教程太实用了!果断收藏!

    在珠宝的选购上,除了珠宝本身需要我们了解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也需要了解——如何测量戒指和手镯的圈号,毕竟很多情况下,大家都并非在珠宝店里购物,比如现在网购如此便利,那当我们在家时如何进行准确的测量呢?下面分别详细地给大家介绍测量戒指、手镯圈号的家用好办法!一.戒指测量之4个小妙招买过戒指的朋友们,一定对这个问题不陌生:请问你的戒圈号是多少?这是选购戒指时很多人都会面对的问题。掌握下面几种简单易操作的戒指圈测量方法,以后被问到时,再也不会一脸懵了。1细绳法找到一条细线或是纸条,围绕要佩戴戒指的手

  • 王发刚:端午祭屈原(七律)

    端午祭屈原(七律)王发刚五月榴花火样红,仲夏端午祭英灵。门前艾蒿高高挂,堂上角黍溢香浓。江河湖水千帆竞,鼓声连天龙舟行。谏直忠臣今何在?离骚千古传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