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天价婚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16:43: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天价婚约

第1章 两个新娘

景城,Janus教堂。说明http://www.qi-wen.com/

碧蓝的天空点缀着朵朵白云,阳光穿透云层投射下来。平日里庄严肃穆的教堂隐隐透着喜气,远远传来阵阵悠扬的乐声,间或一两声鸟鸣,幽静的石子小道蜿蜒通向教堂后门。

一辆出租车急急停在后门口,钟念北拎着婚纱裙摆走了下来,细瓷般的脸上化了淡妆,灵动的大眼睛忽闪着,泄露出此刻她紧张不安的心绪,两侧脸颊上各一个深深的酒窝,微微抿起嘴便浮现出来。

“呼!”钟念北捂住心口长舒了口气,“Janus教堂,没错,是这里。”

她抬起头,看了看教堂尖尖的屋顶,迈开步子,高跟鞋踩上青色的台阶,裙摆从她细窄的腰间倾泻而下,犹如一株傲然盛开的百合,清丽脱俗。

四下宁静,钟念北抬起手推开教堂古旧的侧门走了进去,眼前的景象却将她定在了当场。教堂里面,乐声舒缓,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新郎和新娘并排站在一起。奇闻网

牧师开始询问新郎:“季恩佑先生,你愿意娶江咏珊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吗?”

一身黑色西服的新郎季恩佑微蹙着眉心,张了张唇瓣,迟迟没有开口。

新娘江咏珊咬牙暗自冷笑,眼角余光瞥到了从侧门走进来的钟念北,唇边那一抹冷笑更甚了。

钟念北在看到江咏珊的那一刻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血色瞬时褪去,手心和脊背上沁出阵阵冷汗,她好像弄错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而下面的观礼席,已经开始乱了。

观礼的宾客们纷纷窃窃私语。

“这谁啊?”

“不知道啊!怎么还穿着婚纱?”

“嘿,一个新郎两个新娘?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怕是季少爷以前惹下的风流债吧?”

……

面对各种非议,钟念北脸上一阵青白交错,脚下虚浮。她求救的看向新郎季恩佑,粉唇微张。本来说好是他们的婚礼,却怎么江咏珊会在这里?

“念念。版权http://www.qi-wen.com/”季恩佑清俊的脸上,神色并不比她好。事实上,他也很疑惑,念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季恩佑下意识走向钟念北,眼里的不舍是那么浓烈。江咏珊一看他这样,恨的牙根痒痒,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是只看得到钟念北!

“哼!”江咏珊冷哼一声,挡在了季恩佑前面,走向钟念北。

江咏珊顶着精致考究的妆容,身上昂贵的婚纱、首饰,凛然的盛气,无论哪一方面都将钟念北衬托的像个灰姑娘。江咏珊挑起红艳的唇瓣,伸手捏起钟念北的婚纱裙摆,一脸的嫌弃和鄙夷。

她并没有如众人想象的那样破口大骂,而是淡笑着问到,“钟念北,这婚纱你从哪儿淘来的?花了多少钱?”

钟念北愣住,这婚纱是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买的,只因为和季恩佑的约定。可是,和江咏珊身上定制的VeraWang比起来,却廉价的像是块不起眼的抹布。奇闻网

“啧啧啧……”江咏珊摇头鄙夷的咂嘴,“还有,你身上什么味道?我闻闻,哎哟,是香皂的味道吗?还是,廉价化妆品的味道?”

钟念北紧捏住婚纱下摆,手指微颤,化了淡妆的脸上惨白如灰。

“咏珊,你别这样!”季恩佑急忙拉开江咏珊,她的话太伤人自尊了,念念会撑不住的。

“怎么,你心疼啊?”

因为季恩佑的维护,江咏珊禁不住变了脸,怒目横向季恩佑,“季恩佑,你别忘了,这是我们的婚礼!她追着你从A国到景城,现在竟然还穿着婚纱跑到这里来,分明是来让我难堪的!你不说马上把她赶走,还护着她?”

“我……”季恩佑拦住江咏珊,焦急的看着钟念北,薄唇动了动,狠心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情况如此糟糕,可是念念能来这里,他其实是有些高兴的。

“恩佑。”钟念北极力隐忍着,眼眶酸涩的发疼,“这,是怎么回事?”

季恩佑茫然,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问,念念终于接受他了,却是在他的婚礼上。季恩佑拧眉,双眸写满痛楚,“念念,为什么,你不早点……”

“嗯?”钟念北疑惑,他怪她来晚了?

多可笑,她明明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来的!可是,在他们约定的婚礼上,却出现了另一个新娘!

他们俩这四目相视、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的江咏珊是怒火中烧,“季恩佑!这是我们的婚礼!你不要忘了,我肚子里已经有你的孩子了!”

“……”钟念北愕然,看着季恩佑的眸光瞬间冷却。原文qi-wen.com“她说的,是事实吗?”

第2章 金质镶钻袖扣

季恩佑神色惊慌,如果有的选择,他也不想选择江咏珊。“我,念念我……你听我说……”

“好,你说,我听着!”钟念北含泪咬牙,眼眶通红却始终不曾哭。

‘啪’!

她没等到季恩佑的解释,等来的却是季恩佑的母亲一记狠狠的耳光!

季家和江家的长辈此刻都上来了,季母面露凶光,狠戾的眼神恨不能将钟念北生吞活剥了!

“妈!”季恩佑着急的拦住母亲,心疼的目光不时落在钟念北身上。

季母推开儿子,指着钟念北骂道:“真是年纪越大,见的荒唐事越多,怎么还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居然跑到恩佑的婚礼上来闹?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就凭你,也想和我们恩佑牵扯上关系?好好的一桩婚事让你这个贱丫头给搅和了!真是晦气!”

江咏珊见长辈们都来了,立即扑到了父母怀里,哭诉起来,“爸,妈……恩佑欺负我!”

季父季母忙上前来安慰江咏珊,“咏珊啊,别哭了,都是这个女孩子不要脸、不自重,这就让人把她赶走啊!”

吵吵嚷嚷中,保安走过来拉着钟念北往外拖。钟念北的胳膊被他们扼的生疼,却犹自不甘心。她被人强行往外拖拽,情急之下大声质问着季恩佑。

“季恩佑,你们既然已经这样了,为什么那天晚上要那样对我?”

江咏珊嘴角一抹阴狠的笑,抬眼看向季恩佑。网站qi-wen.com季恩佑一脸茫然,压根听不懂她的话,“念念,你说什么?我对你做了什么?我……不明白啊!”

钟念北的心房彻底崩塌,他竟然,连那晚上的事都否认了!那她还有什么必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失望、伤心,都在此刻化为愤怒,瞬间迸发出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钟念北奋力挣开钳制住她的保安。

“放开,放开!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走!”

力道之大,连年轻力壮、身材威猛的保安都被她震慑住了。

钟念北红着眼、回头瞪视着季恩佑,“季恩佑,我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从此之后,我会忘了你,再不对你有任何奢望!这个,还给你!”一边说,一边从手袋里拿出一样东西,用力掷向季恩佑。

而后,毅然决然的转过了身,跑出了教堂。

“念念!”季恩佑本能的跨出步子要去追钟念北。

“季恩佑!你要是敢去,我今天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给你看!”江咏珊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

内场已经乱成一团,婚礼秩序被打断,闹哄哄的不成样子。

钟念北扔出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泽,不过却偏离了方向,朝着观礼的贵宾席位飞过去,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毯上,滚落在了一只Berluti商务皮鞋旁。

皮鞋的主人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眸光却倏地被脚边的小物件给吸引了,浓黑的眉毛微蹙,俯下身子修长的手指捻起那个小物件。瞬时,他眸光收敛,眉弓和鼻翼在蜜色的肌肤上投下轻薄的阴影,漂亮的丹凤眼眸光深沉、眼角微微上挑。

这是一枚金质镶钻袖扣,GUCCI特别订制,仔细看的话,上面还刻着个字母‘L’这样东西,世上只有一对,绝无第二件。而恰巧,他本人正是这枚袖扣的拥有者。

这对袖扣前一阵子分明丢了一只,却怎么会在那个女孩身上?苏听白蓦地收紧手心,攥紧袖扣,从席位上站了起来。

“七爷,要走吗?”

苏听白微点下颌,深邃的眸光注视着教堂门口,眼睛慢慢眯起。

漫天的嬉笑、嘲讽声中,钟念北狼狈的冲出教堂,一路跌跌撞撞。来这里时的欢欣与雀跃,此刻全都化为了耻辱和悲愤!她一口气跑到路口,本来想要拦出租,可是,想了想又收回了手。

她所有的积蓄都用来买婚纱了,现在弄成这样,她打不起车了。于是,只好往公车站牌走。烈日从头顶晒下来,大颗大颗的汗水从两鬓滚落。

钟念北掏出手机,看着季恩佑前天给她发的短信。

念念,我喜欢你,不管家里同意不同意,我要和你在一起。后天,Janus教堂,我等着你,希望你成为我最美丽的新娘!

就是因为这条短信,她成了被人耻笑的笑话!摇摇头,摁下‘删除’。

不远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正以极缓的速度慢慢行驶着。

车后座上,苏听白单手支着下颌,修长的手指轻抵在削薄的绯色薄唇上,黑色的短发不规则的分成两拨蓬松的梳向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遥望着站牌这边的钟念北。

“七爷,走吗?”

苏听白移开视线,握紧手里的袖扣,淡淡吩咐司机:“走吧!”

第3章 竟然是这丫头

几天后,市中心商业街一家婚纱店里。

钟念北拎着一只纸袋子,被店员推搡着出来。“小姑娘,你别开玩笑了,这件是降价产品,是不可以退的!”

“我真的只穿过一次!你们可以检查一下,我没有弄脏,一点也没有。商标也没剪掉,不会影响你们销售的。”钟念北急急辩解,脸上的酒窝忽闪忽现,朴素的装扮配着长马尾、双肩包,会让人误以为是高中生的模样。

她知道不能退,可这件婚纱花掉了她身上仅剩的一点积蓄,本来她以为能和季恩佑结婚的。现在闹成这样,如果不把婚纱退掉,她今晚上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姐姐,我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了……要不然你不用退我全款,退80%也行啊!”钟念北苦苦哀求着店员,嘟着嘴陪着笑脸。

“小姑娘,算我求你,赶紧走吧!”

钟念北被店员推的脚下趔趄,直接撞在了街边的垃圾箱上,婚纱一角滑了出来,勾在垃圾箱上,一个不注意,手一拉,只听‘嗞啦’一声,悲剧发生了,婚纱被勾破了!

“啊!”钟念北大惊,瞪着婚纱上那个破洞,心一下子摔落到谷底。完了,这下是彻底没希望了!满腹的委屈瞬时涌上心头,她扬起纸袋扔进了垃圾箱。

心灰意冷的回到租住的地方,钟念北赫然发现,房门竟然大开着,门口放着她的行李箱和行李袋!脑子里‘嗡’的一响,暗道不好!果然,中年发胖的女房东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厌弃的看着她,“哟,总算回来啦?”

“阿姨……”钟念北底气不足的看着房东,“我不是故意躲着您的。”

“少废话!拖欠的房租什么时候交?”

“我……”钟念北心一横,掏出钱包取出最后的两百块钱递到房东手上,“阿姨,我只有这么多了,我刚来景城,身上没什么钱,您放心,我会打工挣钱的……”

房东看看手里的两百块,一丝同情心也没有,“才两百?真他妈倒霉!算了我认了,剩下那些我也不跟你要了,你现在就带着行李走吧!把钥匙拿出来!”

“啊?”钟念北听的心惊,她要是走了,今晚该往哪儿去啊?“阿姨,我求求您,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哼,那是你的事!我又不是慈善家,我管你呢!”房东懒得理会她,把钟念北连同她的行李一起推了出去,将大门‘嘭’的一声关上。

钟念北低头咬着牙,把钥匙掏了出来,“阿姨,那我之前交的保证金……”

“哎哟,你还敢跟我要保证金?就那些还不够房租费呢!便宜你了!”房东一把夺过钥匙,狠狠斜了钟念北一眼,撞着她的胳膊,扬长而去。

钟念北站在空荡荡的走道上,半晌才抬起头,眼眶里噙着泪,她不能让它们掉下来。

拖着行李,钟念北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

走了好半天,肚子饿的‘咕咕’直叫。经过一家便利店,钟念北停下脚步,翻出零钱包。她现在浑身上下,除了这几十块零钱,真的是什么也没有了。

钟念北走进便利店,选了最便宜的碗面,泡好了端在手上准备出去,转身时看到货架上的‘二锅头’,顺手拿了一小瓶一起结账。

从便利店出来,钟念北先拧开‘二锅头’,仰起脖子灌了两口,顿时辛辣的刺激充斥了口腔。

“咳咳!”钟念北捂住嘴,秀眉紧蹙,“妈呀,这么辣!”

急忙掀开碗面,塞了两口泡面,才觉得好了些。就这样,她蹲在便利店门口,一口泡面一口酒,肚子饱没饱不一定,脑子却是越来越晕了。

突然间,街角一头一人疯了一样狂奔过来,拉着她的行李就跑。

钟念北看傻了眼,凌乱了。她都惨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人抢她的行李!

“别跑!抢劫啊!”

钟念北匆忙扔下碗面和酒,拔腿朝着抢行李的人狂追而去。心里腹诽,有没有搞错啊!当她是大款吗?她的行李里面,除了几件破衣服,什么都没有啊!

可她还不得不追,她都露宿街头了,总不能连最后这点家当都丢了。

“别跑!来人啊!帮帮忙,有人抢劫啊!”

钟念北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着,只可惜,看热闹的多,帮忙的却是一个也没有。对方是个男的,自然跑的比她快的多,眼看着横穿了马路!

“靠之!”

钟念北急的大骂,也不管前面是红灯,直冲冲的追过去。

突然,眼前一阵强光射过来,耳边是刺耳的汽车鸣笛声。

“啊!”钟念北惊慌失措的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银灰色玛莎拉蒂紧急刹车,车头堪堪抵住钟念北的膝盖。钟念北瞪大了眼睛,大口喘着气,酒窝忽隐忽现。

车门打开,苏听白下了车倚在车门边,鼻梁上一副细边圆黑框眼镜,刘海放了下来,身上是一身休闲的装扮。他抬眸看向钟念北,眼底微微诧异,竟然是这丫头!

第4章 花式虐狗

虽然那天,钟念北穿着婚纱,今天却是一身的T恤牛仔,可是苏听白却一眼就认出了她,小姑娘长的不错,尤其脸上一对大酒窝让人印象很深刻。

苏听白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烟灰色暗底斜条纹羊绒衫下,雪白的衬衣只露出领口,斯斯文文的扣的整整齐齐,像极了他沉稳到有些闷的性格。

他肤色偏暗,但却给人一种很干净清爽的感觉,脖颈上喉结尤为精致,间或一滚,说不出的性感与魅惑。

然而,此刻在钟念北的眼里,这些统统都是看不到的!

“……”钟念北盯着他仔细的看,视线已经开始旋转,真是个帅哥啊!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这男人有多高?她自己都有一米七的个子,这男人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还多!

大海啊!全是水!这位帅哥啊!全是腿!

“你!”钟念北突然指着苏听白,脸上泛起红晕,被酒精控制的大脑不听使唤了。

苏听白蹙眉,漂亮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他有什么问题?

“呃!”钟念北打了个嗝,酒气泛上来,突然捂住脸颊蹲到地上放声大哭,“都是你!哇哇哇……你把我害的这么惨!”

“……”苏听白怔住,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什么?心底暗自揣测,她该不会是记起了那一晚上的人是他?

交通变得拥挤,人越聚越多。四周不断集聚过来审视的目光,无一例外都带着谴责。苏听白尴尬的抚眉,看来他是被当成欺负女孩的坏男人了。

苏听白低头看她,感觉自己招惹了个麻烦。他并不想理会她,可是,想到那枚GUCCI金质镶钻袖扣和那‘旖旎’的一晚……苏听白犹豫了。“喂,起来!”

“不起来!都怪你!你这个坏蛋!”钟念北一边大哭一边摇头,在地上缩成一团,好不可怜。她的行李啊,她最后的家当啊!

苏听白懊恼的闭了闭眼,心想还是就这么扔下她吧!难道他还真打算对她‘负责’不成?可是,脚下步子才刚一挪动,周遭谴责的骂声就朝着他扑过来了。

“哎,这人怎么这样啊?女朋友哭了,不哄的啊?”

“就是,看他人模人样的,女朋友哭成这样,八成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开玛莎拉蒂的!有钱人,又是个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

更有甚者,排在后面的车子上,司机叫嚣着,“嘿,哥们,打情骂俏上家去,搁这大马路上秀什么恩爱啊?花式虐狗,哥们够时髦啊!”

“就是,要甩人也别在这里!堵着交通了!”

苏听白头疼,太阳穴那里猛烈的跳动着,看来这个麻烦一时还甩不掉了。

“起来!”苏听白转过身,长臂一伸拉起钟念北,不由分说、强制性拖着她直接塞进了车后座。在交通拥堵严重到引来警察之间,苏听白发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一上车,钟念北就感觉到危险了。她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惊恐的趴在车座靠背上,朝苏听白质问着,“你谁啊?你要干嘛?你带我去哪儿啊?”

苏听白一肚子邪火,现在还遭到这样的质问,真是哭笑不得。

钟念北见他不回答,歪七扭八的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警察叔叔,我要报案,这里有人拐带良家妇女……”

“喂!”

苏听白一惊,脚下一个急刹车,方向盘猛的一转,车尾一个摇摆旋转发出刺耳的响声,车子靠向路边停了下来。苏听白一转身,夺过钟念北手里的手机,低吼道,“你干什么?你没毛病吧?”

“你才有毛病,你变态啊!”

钟念北怒目圆睁,泪痕还没干,脑子也晕晕乎乎的,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像只斗鸡一样在战斗。

苏听白扶额,懒得跟她解释,把手机扔还给她。下一秒,他便下了车,打开车门,将钟念北拉下了车。“下来!”

“放手!我自己会走路!”

钟念北摇摇晃晃的迈着步子,感觉头重脚轻,“你看,我站的多稳?我还能走呢!你别走,我们在这里等警察叔叔来!”

苏听白被她死死拽住,两人靠的那么近,他能闻到钟念北身上浓重的酒味,随即蹙眉一脸厌弃,此刻他只想将她扔在这里脱身,跟个醉鬼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钟念北却不放过他,拉住他一叠声的嚷嚷,“你别走!怎么?我报警你怕了?”

那个酒气啊!直朝着苏听白面门喷过去!

“松开!”苏听白乌云罩顶,脸色阴沉如墨。

天价婚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价婚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于林深处等你12章

    原标题:于林深处等你12章小说名:于林深处等你第12章要结婚了?我仰头平静的接受着他目光里的愤慨,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张了张嘴,微微动容,很想把我这些年的委屈告诉他,告诉他我不是故意要离开他。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正准备拿起来,却被他抢先一步的接了起来。陈明朗的声音焦急的从电话那边传来:“林怡啊,你知不知道谢总昨天都气疯了!我好不容易才稳住他,你那边怎么样?拿下秦商没有?”我惊慌失措的抢过电话,立马挂上,秦商的表情渐趋阴沉,他凌冽的目光像是要把我剥光。“你是不是知道我昨天会在那家俱乐

  • 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

    原标题: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小说名: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请你不要再戏弄我了戚暖并没有完全酒醒,只是有意识地认出,这个男人是韩应铖。她刚一点头,韩应铖就狠狠吻下来,软绵的手被他按在她头上,深陷床褥中,十指紧扣……接下来的事,变得再顺理成章不过,连微小的反抗,都成为另一种刺激的情调。炙烫的肌肤渐渐降温,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离开双人床,戚暖紧闭双眼,脸儿湿红,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头痛欲裂!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两次都失身给同一个男人,上次还能说迷迷糊糊酒后乱性,今次,她醉是醉了,但还是知道

  • 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

    原标题: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小说名字:爱你已是黄昏时第12章顾总,孩子没了!从洗手间出来的顾子霖,听着似乎有动静,他下意识往楼下走去,朝着后庭喊了声“唐溪”,可是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坐在楼下的秦芊芊探了个头过去。“唔,子霖哥哥,你在叫我吗?”别墅内安静的气息让顾子霖觉得很不舒服,似乎连空气都有些压抑。他可以将烦闷的心情压下去,装作不在意的对着秦芊芊问道:“见到那个佣人了吗?”秦芊芊纯真的摇了摇头,然后摸着自己的耳朵,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的耳环好像刚刚掉在楼上了,子霖哥哥你跟我上去找一下吧?”秦芊

  • 时光知我情深12章

    原标题:时光知我情深12章小说名:时光知我情深第十二章:白血病三年后。老旧的筒子楼里,第三个巷子口开了家小商店,店主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今年三岁,看起来可爱又英俊。店主的丈夫腿脚不大利索,但是待人很和善,他们一家子因为脾性都好,所以商店的生意异常好。“我觉得你还是抽空带着孩子去体检一下的好,要不然孩子也没上火,怎么还总是流鼻血呢?”男人的声音低低稳稳的,带着些担忧,却很是温柔。女人正在择菜,眉眼里透过一丝忧愁和犹豫。“唐瑞啊,你别担心钱,我那还有些,给孩子治病要紧嘛,你别客气。

  • 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

    原标题: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书名:假如不曾爱上你第12章我要你死入夜,病房内静悄悄的。苏悦萌出现在苏小豆的病房门口。一个保镖,拦下了苏悦萌的去路。“苏小姐,秦先生吩咐过,说不许任何人接近太太。”一听这话,苏悦萌的脸上,顿时浮出来了一个冷笑,却见她反手一个巴掌,直接的冲着这保镖撂上去了一个耳刮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马上让开,不然的话,我明天就让阿谨开除你。”苏悦萌那苍白的脸上,流露出来了一抹高傲之气。保镖知道苏悦萌在秦谨那儿的份量,所以他不敢阻拦,只得让开。推开房门,苏悦萌看到苏小豆

  • 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

    原标题: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小说名字:你的薄情毁我情深第12章:来生不相逢江淮一口气冲上天台,看到双脚悬空坐在护栏上的许薇时差点腿软跪地上。他双手撑着膝盖喘气儿,眼睛却紧紧盯着许薇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许薇的背影缥缈,好像打个喷嚏都能被震下去。江淮的手脚抑制不住的在发抖,心脏也跟着抖,可他分不清这是因为跑楼累的还是害怕。“江先生,这事真不是我没看好,我就出去买个饭……”江淮抬手制止护工,一步步朝许薇走去,害怕会惊到她,他刻意将脚步放的很轻。但他没有靠近,而是在几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 越姐代婚12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12章书名:越姐代婚第十二章我把命给你“我是严总带来的,他没让我走,你算老几,要我滚。”女人嚣张至极,刚刚被泼水,是没防备,现在她可不会让自己被赶出去。“够了!”严朗怒喝,脸色如结了冰一般,目光如剑的看向秦雪,一把将女人扯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拥着上楼。秦雪赤红着双眸,追了上去,紧紧的抓着严朗的胳膊,“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别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我好吗,你打我,骂我,都行。严朗,我求求你,让这女人离开,我难受……”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但回应她的只有严朗冷漠的眼神,将她狠狠推开后,继续上

  • 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

    原标题: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小说书名:野蛮总裁撩上瘾第十二章我生不了孩子听她的话,看来夏时夜就连自己的尺寸都早已事先告知了吧。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尺码?这么一想,脸又不住红起来。女人将带来的三个行李箱一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的是各式各样的内衣宽松,大多都是极为暴露性感的。她拿起一件,对叶青禾说:“小姐不要害羞,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您可以一件件试穿过去,留下您觉得满意的。”她一口一个“您”说得异常顺口,就连微笑都保持得非常到位,叶青禾尴尬地拿起一件内衣躲进浴室换着,心想她还真是敬业。最后留下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