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惹上男神:夜夜新婚宠不够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30:34 来源:网络 [ ]

小说:惹上男神:夜夜新婚宠不够

第1章 把账算清楚

  海城浦西。网站http://www.qi-wen.com/

  初秋的中午。

  此时,赵薇晨的脚下,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哭哭啼啼的匍匐着。

  她的手中抱着一个几月大的婴儿,孩子的嘴半张着,脸蛋粉嘟嘟的,像染了胭脂的白豆腐水水嫩嫩的,

  “你这是做什么?”赵薇晨手足无措的往人行道上让了让。

  她刚退一步,韩波晴跪在地上的两条腿,擦着地上的泥尘紧紧的跟过来,旋即身子贴在赵薇晨的小腿上,立即进入梨花带雨状的大声哭诉中。

  赵薇晨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会以这种方式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低喝道:“你好意思吗?你之前对我做了什么都忘记了吗?”

  韩波晴听到这句哭声立即停止,她仰起那张青春无敌的脸,语带挑衅的说:“表姐,那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不关我孩子的事。”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不要脸还这么嚣张的。

  赵薇晨将手袋往怀里一抱,双眼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旋即快步往路边上的公交站走。奇闻网

  韩波晴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一下身上的泥,单手抱着孩子拼命的追了上来,一脸着急的冲赵薇晨道:“你别走,我跪也跪了,求也求了,你总得给我一个交待。”

  站台上的等车的人很多,一下子每一个人都侧目过来,向她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赵薇晨头扭在一边,眼睛看向马路,可是那女人像苍蝇一般围着她转圈。

  她只得转了个身往马路边上走,右手挥动着想招辆出租车。

  韩波晴再度追过来,直接挡在赵薇晨的身前,态度蛮横的道:“今天你不把孩子的父亲交出来,我就跟着你去上班,你去哪我就去哪。”

  赵薇晨脸气得通红,因为愤怒而快速充血双眼越睁越大,眼仁暴凸着像是要将眼前的人撕碎才能解恨,身体僵直的向前倾着,声音一下子提高八个分贝:“你算老几,敢威胁我?你跟他生孩子,他不见了是你自己的事,你跟我在这里横?”

  赵薇晨不接话还好,一接话,对方立即又一幅窦娥式哭脸对着她:“我跟了他这么几年,他一直说你善良又大度,你就再帮我一次,这次你把他叫出,我绝对再不缠着你了。”

  她一边哭,一边看着那些来来往往人投来的好奇目光,接着声音愈发的大起来,嘴里像是街上的乞丐一样,永远空洞乏味的重复同一句话:“我孩子可怜,他爸爸不要他了,不管他了,你行行好,把孩子的爸叫出来。奇闻网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们的身边,赵薇晨刚走近车门边,那女人闪身抢在她的前面,背对着车门用屁股一顶把微开的车门给关上了。

  赵薇晨吃惊的看着对方,那女人又极快的揪住赵薇晨的衣摆身体就势往地上一坐,双腿夹住她的右脚,屁股坐在她的脚背上,像一只抱紧浮木的溺水者一样死死不肯放开。

  那女人哭天抢地的号啕起来:“赵薇晨,你打我你骂都行,你把他叫出来……”

  说着,她空出一只手来朝着自已装模作样的扇了一记耳光,然后又拼尽全力将她衣服下摆再度牢牢的攥在手中,用力的拉扯着。

  赵薇晨的身体被她扯得东摇本晃,右腿上沉重的压力如同千斤重石将她定在了原地。

  她低头一看,第一次穿的浅蓝色职业套装居然被扭成了皱巴巴的抹布状。

  最可气的是,韩波晴的眼泪鼻涕全都星星点点的沾在了衣摆上,整件衣服湿粘的印子让衣服看起来极不整洁,五百大洋的衣服算是报销了。

  她心里头急着去赶面试,身体现在却让她像八爪鱼缠得死死的一动都动不了,出租车按了几下喇叭见情况不对,扬长而去。原文qi-wen.com

  此时,耳边是那女人不断的阴狠咒骂与半真半假的哀求,而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些不明真相的居然也帮着那女人说话。

  那些话语如同第二次伤害一样,一刀刀的刺向她的心里,她的手紧紧的捏着手袋的口子,只觉得心脏猝不及防的一抽,顿时脸色都变得煞白,眼里怒火灼灼的像是要把脚下的人给烧了才解气。

  她抬起一根手指,指着韩波晴脸道:“我今天就算不去面试了,我也要把这个账给你算清楚。”

  说完,赵薇晨一把拉住对方的一条胳膊,一边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打电话叫电视台的来,然后让他们来做一档真人寻亲节目,这样吧,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顺便把你们跟我之间的事一次过全暴光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韩波晴瞬间变脸,马上安静了下来。

  她双眼狡猾的瞧着赵薇晨,她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不发一语。

  突然她将孩子往赵薇晨怀里一放,奋力的拨开人群,随即强闯红灯,闪躲着来往的汽车,步伐极快的消失在滚滚的车流之中。

  无缘无故怀中多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这让赵薇晨顿时就慌了,惊叫了一声:“你这是做什么?”

  韩波晴头也不回地走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让别人能追上她的机会。说明http://www.qi-wen.com/

  赵薇晨追出几步,马上又退了回来,这样抱着个孩子你追我堵的事她不愿做。

  她站在原地,嘴巴张了张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她在大街上的来来回回的度着步子,手中的孩子呼呼大睡,丝毫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

  路人之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妈妈跑了,孩子交给的他爸爸。”

  过了十几秒,她只得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毫无感情的说了一句:“你马上到86号街,红绿灯路口下。”

  十分钟之后,红绿灯路口下,飞速的驶来一辆黑色的宝马。

  车门打开,一个脸色俊朗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怎么想起来找我了?”傅仁清起初脸上堆着笑,当视线落在她手中的孩子,他身子快速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像是躲瘟疫一样的,侧着身子声音冷冷地说道:“你是要怎样?”

第2章 这个男人惹不起

  赵薇晨没想到对方说的话比他的表情更冷,他和韩波晴的孩子,在她的手中,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惊讶也不表示关心?

  “你跟韩波晴的孩子。原文qi-wen.com

  傅仁清只瞟了一眼,双眼回避看向别处,声音冷冷的道:“怎么会在你这里?谁说这是我的孩子,想赖上我吗?”

  赵薇晨气恼道:“是谁的,也不是我跟你的,你带走他吧,这是韩波晴刚刚交给我的。”

  “多管闲事。”他抛下一句,身子一底很快地钻进车里。

  她抱着孩子身体挡在车的面前,盯着隔着车窗玻璃与她对视的男人,大声地阻止道:“你不要走,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认,你禽兽不如。”

  他的眸子渐渐聚起阴沉的目光,右手一个劲的按着喇叭,车子慢慢的向前一点点的移动着,‘呜呜’发动机轰鸣着,一步步的挪动到赵薇晨的膝盖处。

  赵薇晨已经感觉到车子顶在自己的腿上的压力,渐渐的那股压力越来越大,让她不得不往后退了一小步,还不等她站稳,车子的保险杠立即又贴了上来,步步紧逼。

  傅仁清双手紧紧的捏着方向盘,双眼隔着车窗闪着让人心底发凉的凶光,她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不敢相信,他真的下了得手?

  “吱”的一声,黑色的车身后,又来了一辆纯白色的劳斯莱斯。

  那车子为了不追尾,右拐方向,急速地冲上了人行道,猛的停下。

  此时,车门打开了,快速跳下来一个身着黑呢风衣的男人。

  他的个头真的很高,一下子在几步走到黑色车面前。

  已是秋天,他只着一件衬衣加外套,身形矫健的他如同一个行动的衣架子,将一套做工细致的修身风衣穿出了韩片《healer》里的男主角池昌旭的味道。

  一头乌黑的短发下,左耳带着深紫色的无线蓝牙,一双深情的眼神凝视著前方,只对视一眼就能让人迷失在他幽深的眼睛里。

  特别是他高高的鼻梁和修长的脸型及尖尖的下巴,犹如在漫画中雕刻出来的花美男一样,眸孔里散发出来特别的魅力如同优雅又危险的美洲豹。

  他立在黑色车车门前,单手利落的拉开车门,身子微倾,一只手伸进去,拎着傅仁清往车外一拉。

  傅仁清还没有站稳,刚要张嘴怒吼,看清来人是钟尚君时,骂人的话立即消音般的吞进了喉咙里。

  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这是他的舅舅,全家人的生活,全公司人的工作,都在他的手里攥着,自己就像一个攀在大树上的枝蔓,永远只能在他面前矮半截,扭曲着身子依靠他存活着。

  钟尚君就揪着他的衣领狠狠地说:“你不知道前面有人吗?你不知道让她们先走吗?”

  他的声音,低沉而阴暗,就像金刚钻一样扎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上。

  仿佛他说话时,没有人可以反抗,更没有人可以反驳。

  的确,傅仁清一句话也没反驳就耷拉着脑袋,讷讷地站在了一边。

  他也没有想到,钟尚君居然这么快就从北雾城到了海城来,自己这里横着走又让他给逮着了,真他妈的倒霉透顶。

  赵薇晨目光呆呆的看着钟尚君,她比傅仁清更加惊讶,以为自己在梦游,好半天才让耳边呼啸而过的汽车鸣笛声给惊醒过来。

  钟尚君推开了傅仁清,回头视线落在了赵薇晨的身上,这时才发现,那个还抱着小孩的女人远比手中这个开车不长眼的家伙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的眸子闪过一丝欣喜,何等的眼熟,她褐色的凤眼虽然不大,却自有一股清纯与坚定。

  钟尚君眼中显出一丝不可思议的光,他慢慢地走近她,站定在她的身前,静静的打量着。

  时间仿佛停止了。

  赵薇晨她瘦了,他心里想。

  钟尚君扫了一眼傅仁清,他神色闪躲,再看看眼前的赵薇晨,她怀里有个布包,若有所思的伸出一只手将遮住孩子大半边脸的那块布掀起来。

  “谁的?”他目光低低的盯着她怀中的孩子的脸,带着怀疑和探究,这句话显然不是在问那个傅仁清,而是问赵薇晨的。

  赵薇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钟尚君的脸,像是怕把他看少了自己就会少活一天一样,痴痴的注视着。

  “你的?”钟尚君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声音,带着几分质问和不满。

  虽然他极为不想这样问赵薇晨,可是眼前的轻年男女在大街上的行径,不由得让他怀疑眼前的女人已经生了孩子了,是别人的女人了。

  赵薇晨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想,我又没做贼,何必心虚?

  她没有回答,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走到一旁一声不吱蔫头呆脑的男人面前,把孩子往他面前一送。

  意思很显,让傅仁清把孩子接收了,她也就万事大吉了。

  钟尚君马上明白,孩子的父亲八成是傅仁清。

  他见赵薇晨拿自己当空气一般对待,心里的那股傲气陡然涌上来,他骄傲的一抬头,看下车流滚滚的马路,声音提高八倍:“我在问你,他是你的谁?男朋友吗?”

  赵薇晨没有回答钟尚君的话,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依旧看着傅仁清:“你抱走他吧,傅仁清。这件事情,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傅仁清,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裤管一声不吭,脖子缩着,身子躬缩像个癞皮狗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钟尚君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人,心底里的说出不的恼怒,为么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就让他看到这么不堪的一幕,赵薇蝴跟傅仁清是什么关系?

  他扫了一眼傅仁清,见他畏缩的样子不由得火气又升高几分,只想让对方立即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他长臂一伸,掐住赵薇晨的一只胳膊用力一拉。

  她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身后一堵墙般的厚实胸膛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背后,钟尚君一手扶着赵薇晨的肩头,转头另一只手冲着傅仁清挥了挥道:“仁清你过几天要做什么事不清楚吗?还不快走,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

第3章 孩子你跟谁生的

  说着,他一把拽过赵薇晨,将她塞进了白色的车里,车呼啸地开了出去。

  车速,十秒内飙到了八十迈,赵薇晨虽然对车没有研究,可是对于车速她还是能感觉到的,她紧紧握着车把手,大气不敢出。

  车子很快在路边上停下来,钟尚君跳下车,用力甩车门,咒骂一句,“该死。”

  “谁该死?”赵薇晨也跟着下了车,“说谁呢?”

  觉得气氛尴尬的钟尚君,扫一眼她怀中的孩子,突然话锋一转换了一个问法:“这孩子你跟谁生的?”

  赵薇晨淡淡的道:”是谁的也不是你的,不是吗?”

  钟尚君嘴角牵动了一下,双眼闪着幽幽的冷光,他将怀里烟盒拿出来,抽出一支别在嘴上,眼角略略微下斜的再次从头到脚的把她重新审视了一遍。

  眼前的她,曾经留着俏丽的学生短发,现在黑色的发丝长得很长了,简单的绑了个韩式的梨花头看着温婉不少,不过眼光已经不复从前那样单纯了,多了一丝隐忍与透彻一切的智慧。

  赵薇晨被他的眼光看得心里发毛,这么多年不见,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凌厉与霸道,好像每多看她一眼,就能把她立即给片成涮羊肉端上桌子放进滚水里烫个十成熟。

  “我们不是说好了,断网、断联、断交吗?”声音不大但每一句都刺进了他的心里。

  赵薇晨说完后喉咙不禁吞了一口唾沫,五年不见,自己还是有些怕他的,她努力的挺起腰杆子,把脸绷得紧紧的。

  他的眼睛里突突的闪着光,时而怒火喷薄,时而焦燥不安,最后都一一凝结成一片冰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走到赵薇晨的面前嘴里缓缓的喷出一口烟。

  白色的烟雾扑向了赵薇晨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钟尚君的气息随着喷出的烟快速的将她包围起来。

  赵薇晨怔了一下,他这样算什么?

  她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服输的气势,昂起头像是一个披甲上阵的女斗士一样,亮出了自己的兵器。

  他低着头,她仰起脸,两人之间近到她能看清他睫毛的根数,他能感染到对方鼻子里呼出的气息。

  他敢断定,如果自己再对她无理,她一定会扑上给他一个耳刮子。

  钟尚君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把烟往地上一扔,打开车门钻进去发动车子。

  赵薇晨站在一边,自己还处在刚才的情绪里,身后的呜呜的发动机声音传来,地面不安的震动着,车子并没有走。

  他的脸隐在后视镜下,看不清表情,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在等她上车。

  赵薇晨不想上车,她扬了一下眉毛,骄傲的向着人行道上走去。

  车子在她的身后跟了一段路,最后呜呜的发动机声音猛的加大,车子呼啸的冲向了前面,同时发出刺耳的喇叭声。

  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钟尚君跟自己只是一次巧遇罢了,以后再也不会相见了。

  她低眸看着那小孩子熟睡的脸,想着今天的面试已经泡汤了,现在只能叫孩子的外婆来接人了。

  此时手机响起,接起来一听里面传来聒噪的声音:“班副,同学会就差你了,不来的话,费用你出。”

  赵薇晨思考了几秒,抱着孩子去往了同学会的地方。

  --

  第二天。

  她匆匆赶到公司门口,手机收到这家公司人事部早上发信息说宽限一天给她,让她今天早上赶过来的。

  此时,眼前跃入眼帘的是几个工人正悬在半空之中忙着拆公司的招牌。

  洪氏集团早在一个月前,安排了三次面试,从人事主任到人事经理,再到部门经理的亲自测试,现在差最后一哆嗦了。

  “不会吧,我刚来,就倒闭了吗?”

  赵薇晨嘀咕着,又看到十几个老总模样的人,脸上一片行色匆匆的往公司里赶。

  这是她过五关斩六将才得到的面试机会,就这么没了吗?

  赵薇晨不死心,心想生是洪氏的员工,死也得看着洪氏怎么死的。

  刚到门口,赵薇晨惴惴不安的心马上失望到极点的感觉,长长的走廊上,一排长椅上同时坐着十几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他们每个人一手上都拿着资料。

  她站在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前,打量着前方五米处。

  看见捏着一张A4纸、踩着十公分高的长筒靴,侧着身子静静的站着听那些中年男子说话的女子。她右手翘起兰花指,左手托着咖啡杯红艳的嘴唇小口抿一下,然后冲那男子点点头,随手将只喝一口的杯子扔进了过道的垃圾桶里。

  身边的男子目送着她又进到一扇玻璃门里面。

  很快她就出来了神情严肃的摇头道:“不行,还得要等。”

  过了几秒,赵薇晨慢慢的蹭到那女子的身边,试探性的问:“今天还可以面试吗?”

  那女子踩着十公分的尖头细根皮鞋,妆容精致一脸白骨精样子,她神色不耐烦的扫了赵薇晨一眼,很快好像认出她是谁一样,却仍冷冷的问:“名字?”

  赵薇晨把手机上的短信通知书往女子脸前一摆,声音极诚恳的说:“赵薇晨。”

  那女子并不看,只是听到赵薇晨这三个字,就把身子转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遍,还特别用后退了一步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才淡淡的道:“你跟我来。”

  这时,坐在一边的十几个男子轰的全数站了起来。

  “怎么她先了?”

  “我们先来的。”

  赵薇晨收起手机,脸带歉意的跟在女子的身后,那些人只是冲她发发牢骚,并不敢跟上来,全都神色憋屈的如同便秘一般让在了一边。

  “赵小姐”她高傲的眼里透着一股不屑。

  “是。”赵薇晨紧张的看着对方。

  “你昨天就应该到的。”她冷冷地说道,步幅很快的朝右边一拐,然后伸手将玻璃门推开。

  她的话还在高级办公室里的空气里飘着尾音,然而人已经一扭身子自顾自的向最里面走去。

  赵薇晨低垂的头,不敢吭声,因为那人的素质一看就是秘书级的,还是目空一切的老总身边的红人,搞不好以后得跟这人天天交道,第一印像很重要。

第4章 我没兴趣

  赵薇晨默默的跟上去,那女人一回身,一股风回荡过来,赵薇晨翕动着鼻子,丝丝钻入鼻腔内的香甜之气还杂着那女人身上的香奈儿5号香味,可是偏偏她意识到的是自己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

  那是昨天抱着孩子去了同学会,她被各种取笑后落下的后果。

  那晚,她憋屈实在难受就喝了几瓶酒,结果还被警察以拐带小孩给带走去调查,最后查出来是小孩的外婆诬告,才放人了事。

  今天她为了能赶得及面视,只好从派出所直接杀到了自己要面试的公司里来。

  此时,对方的鼻子吸了一下,侧身让开一条道说:“赵小姐可以进去了,总经理在等你。”

  是在等我吗?她心里暗自庆幸没有错过面试。

  进了办公室,最先看到的是一面落地玻璃墙面,站在门口就能看到海城最大的东方高塔。

  往里走几步,是一张极为昂贵的波斯手工地毯。

  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背朝她,他正在倚着窗台,面向百叶窗帘看着外面,手上夹着一支烟,烟已经燃尽,看得出他并没有吸,因为长长的烟灰,凝结成一支灰色的管子,缓缓的,崩裂粉落般的掉了下来。

  突然,他的手轻弹了一下,烟蒂掉在了地上。

  赵薇晨紧张的心里叫了一声。

  对方,回过头,眼角都没有扫她。

  很快回到了一张黑色的椅子上,拿起一张A4纸,接着仰起头,看着赵薇晨。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遇见的,居然又是他。

  钟尚君在办公室里看送进来的简历时,就发现了她的。

  后来整个早上就一直守在窗口,他也说不清在等什么,直到看到她在楼下一路飞奔的往公司里跑,于是马上将所有重要事情压后,只等她进来。

  她真的来了,他心里有一丝窃喜,但很快又想到昨天她抱着孩子的那一幕,心里对她的曾经有的好印象就大打折扣了。

  她居然当了小~三。

  赵薇晨更是尴尬的不知道是站还是坐,只能谨慎地低下头。

  昨天的初见的阴云还是挥之不去,他怎么就成了自己的面试官了。

  对方并不在意,他像是从来就不认识她一样,修长的手指随意的翻看着手中拿着的简历,浓密的黑色睫毛像是一片黑羽将他的眼睛遮去了一大半,头也不抬的问:“赵薇晨吗?”

  赵薇晨小心翼翼的轻哼了一声:“是。”

  为了表示自己的恭敬,她壮着胆子,走近了些。

  他的目光停在了简历婚否那一栏,未婚。

  “孩子是你的吗?”他目光一顿,将简历压下,双手交握在一起放在上面。

  赵薇晨双眼愣了一下,先前准备好的大段台词就这么给让他忽略掉了,直接跳过着问到了一个跟面试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

  他眼光向下一斜,心一样的不安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知道答案,但同时又怕听到从她嘴里说出来,尽管他尽量把语气调整到像是只问了一句跟面试无关的题外话。

  她迟疑了一会,可看到他期待又严肃的眼神,还是回复了:“不是,是他跟另一个女人生的。”

  怎么还在问昨天的事她的心里嘀咕着,他对于孩子的事情这么的在意,是不是他想太多了。

  钟尚君眉头紧锁,心里有了答案,果然跟自己猜想的一样,她跟那个有妇之夫有说不清楚的关系。

  本来以为他会继续问下去,谁知道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身子往身后的真皮黑色椅背上一靠,手指间转着一支金色的签字笔,像是在考虑是不是接着面试下去。

  赵薇晨轻声说了句法语:“我会是一个好员工的。”

  这一招果然灵,他打破了沉默,伸出右手的食指冲着她勾了勾了手指。

  赵薇晨又走近些,他的鼻子凑了过来,鼻翼微微翕动了两下,像是一只在野外搜索到猎物气味的捕猎者,只轻轻的在空气中闻了一下就知道了:“你喝红酒了?”

  赵薇晨别过头去,侧过头鼻子吸了吸,自己都闻到身上的酒味了。

  她张了张嘴想解释,支支吾吾的,可是又想着否认还是承认都没有意义。

  “我们这里不需要一个酒鬼。”他眼睛一下子黯了下来,不想给她任何机会。

  赵薇晨一抬头,双手紧紧握着拳头,眼睛坚定地看向对方,像是豁出去一样:“是吗?能不能等我把昨天的经历说一遍后您在做决定。”

  钟尚君淡淡的说:“我没兴趣,对于一个宿醉的女人,我想你并不适合在我们公司任职。”

  “钟先生。”赵薇晨脸涨得通红,心底里的委曲从来没有这么汹涌过,她不顾一切的问,“这只是我的私事,我为什么不能得到一个机会呢?面且洪氏集团明明就说我有九成的机会成为他们的员工。”

  赵薇晨一指桌上的名牌。

  他声音悠扬的像男中音在朗诵最美丽的诗歌一样:“洪氏是过去式了,我才是这里主人。”

  赵薇晨知道一切完了,就连这么大的公司都能收购的,何况她一个小小的总经理助理,自己是猪撞车上了。

  赵薇晨无语的低下头,手捏着自己的准备的一大堆荣誉证书和各种资料匆匆的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时,一个迫不及待的中年男子抢先进去,因为走得急,将她撞了一下。

  手中的资料哗哗的掉落在门口,红色黄色的交织错落的铺了一地。

  赵薇晨停在门口弯下腰,一本一本的捡着那些凝聚着自己血汗的荣誉证书和奖状。

  她抱着那些东西陪伴自己五年的东西,捂在怀中足有一分钟没有起来,眼睛里涌出的泪快速的滴落在那些红色的本本上。

  她脑海里突然想到自己当初在前男友傅仁清的面前发下了毒誓,一个女人不用依靠美色一样可以在大公司的高级位置上立足。

  赵薇晨将资料全数收进了手提袋里,抬起手背将泪水擦干净,挺起腰,转身拧开门锁,再次冲了进去。

惹上男神:夜夜新婚宠不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惹上男神 或 夜夜新婚宠不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