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51: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第1章 三分钟,三千万

  蕴龙别墅,顶层。奇闻网

  “叮!”电梯叮一声响,辛以微下意识拧紧眉心,抬脚跟着带路的男人走出了电梯,行走间标准的鹅蛋脸上不自觉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苍白。

  “霍先生……会是他吗?”心里莫名闪过那人的脸,辛以微平静了六年的心竟然不由自主涟漪不断,行走间,她的眉心越皱越紧。

  “霍先生在前面——”

  “好!”冷漠机械的声音传来,辛以微随即回过神,下意识转脸顺着男人的脸看向左边。

  “你好自为之。”冷冷地交代一声,男人转身走开。

  背后,笃笃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而辛以微却已经完全听不到,彻底出了神。

  “霍熙霖?!”嘴上喃喃念着这三个字,心头一阵钝痛,辛以微的眉心皱得更深。奇闻网

  她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不远处坐在咖啡椅里,穿着深蓝色浴袍,轻摇着手中红如鲜血的半杯红酒的男人,眉心皱得生痛。

  “真的是他……”

  游泳池旁边水晶灯柱散发出的银光映亮她苍白的脸,照亮她眸子里浮泛的悲伤与猝不及防。

  仿佛听到辛以微内心的声音,静坐如王的男人缓缓转过清冷得无欲无求的脸,视线触到辛以微的脸,他眉峰随即拧紧,深邃的眸光里瞬间掺杂过一丝冷冽,手上的动作顿住。

  察觉到他眼神里的信号,辛以微抬脚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那个……好……好久不见……”那三个字在心头挣扎了千百遍,她却还是没有勇气说出他的名字,只得微微低下了头,眉心拧成一个结。

  “哼!”辛以微局促不安的模样落入霍翌宸的眼底,深不可测的男人冷哼了一声,幽幽眨了一下凤眸,脸色嘲讽。

  “额……”辛以微闻声正想抬头,下巴却已经被对方挑起,辛以微的心脏骤然一缩,手颤了一下。

  “我们认识?”四个字轻飘入耳,辛以微的心毫无预兆地阵阵钝痛。无删节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她想逃,却最终连别过脸的勇气都没有。

  她定定地看着眼前这张一直不愿意记起,却从来没有忘记的脸,扯出一抹无力的微笑:“对不起,霍先生,我认错人了……”悦目的笑容明显糅杂了苦涩的味道。

  八年不见,他要装作从未见过,这样也好,免得他们再有过多的纠缠。

  霍翌宸甩开辛以微的下巴:“有事?”话语寒漠至极。说话间,他端起醇香袅袅的蓝山,轻抿一口,温暖的咖啡入喉,亦丝毫没有缓和他侧脸的冰冷。

  看着他放下咖啡杯,视线定在他的侧脸上,又重整了一次脑袋里的台词,辛以微才开口:“我想请霍先生助辛氏一臂之力,以度过眼前的难关……”念在过去的情分上,他估计会帮?

  “好!”一字冷冷出口,辛以微下意识扬起嘴角:“谢……”

  “跳下去!”

  “……”辛以微的感谢瞬间僵在了嘴边,她呆呆地看着霍翌宸转脸用下巴比了比面前的波光粼粼的泳池,悠冷的语气里透着一丝不容人拒绝的专横。

  辛以微原本就苍白的脸,彻底苍白如纸。奇闻网

  这个世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八年前的那场意外之后,她落下了怕水的毛病,怕得要命,连浴缸都不敢用。

  “想要我帮忙,就要让我看看你的诚意。”说着话,霍翌宸转过脸看她,他的脸色比他的语气更冷,目光里似乎还掺杂着一丝不屑与嘲讽?

  “可是,我……”

  “三分钟,三千万。”悠悠说着,霍翌宸眯着眸子看脸色苍白的辛以微,深邃的眼底若有若无得浮动着一丝得意,辛以微不寒而栗。

  “他是故意的吗?……这就是他的报复手段吗?”

  “当然,你可以拒绝!”

  “我答应!”见霍翌宸转身要走,辛以微下意识伸手,扯住了他的浴袍:“我跟你赌!”颤抖的声音里,透着莫大的决心。

  袖口一紧,霍翌宸侧脸:“放开!”冷沉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不悦。

  反应过来的辛以微一下子抽回手,转身将包包放在圆桌上,转脸对着霍翌宸:“希望霍先生记得刚才说过的话,三分钟,三千万。原文http://www.qi-wen.com/

  她脸上的柔弱的坚决让霍翌宸挑了挑眉峰,眼底闪过一抹意外。

  一个怕水怕得浴缸都不敢用的女人敢在一米八深的泳池里待三分钟?他不信!

  他还没有回应,辛以微就转身向泳池走去,一步靠近一点点,每靠近一点,她的眉心就紧一份,心突突突地加速,举步落足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腿在打颤。

  “……”站在离泳池边两步距离,心脏紧得丝丝生痛,辛以微微微低着头,呼吸变得急促,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试图控制内心的恐惧,用肉体上的疼提醒自己要要撑住,可是,脚软得怎么也抬不起,她只得慢慢往下蹲。

  “哼!”一声冷漠的嘲讽从头顶落下,辛以微抬脸,看着辛以微满脸的细汗,霍翌宸拧了拧眉峰,一丝异样的感觉猝不及防地划过心尖。

  “……”辛以微苍白的嘴唇微微开合,却终于,无言以对。

  这个男人冷漠得让她浑身打颤。

  大概是因为太恨她?

  “看来,辛氏根本就不值得帮!不成器!”强压下心头的异样,霍翌宸别过脸,嘴角扯出一丝嘲讽至极的笑。原文qi-wen.com

  转眸再看了一眼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辛以微,他转身离开。

  过道上的灯照亮了霍翌宸的背影,沉稳而张狂,倨傲而尊贵。

  “砰!”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走到门边的霍翌宸顿住了脚步,眉峰骤敛。

  转脸看过去,泳池已经恢复平静,看着空荡荡的泳池边,凝眸间,霍翌宸的眼里散开一圈圈意外。

  她竟然跳下去了,而且竟然不呼救?

  霍翌宸站在原地看着平静地泳池,眸光渐渐幽暗凌厉,似乎恨不得用视线将泳池里的辛以微拎起来。

  “噗……救命……”最终还是受不了,辛以微抬头出水面,脸上惊恐万分。

  胡乱地拍打着挣扎着想要够得着泳池边的扶手,可是她却只觉得自己正慢慢慢慢往下沉,仿佛要被卷进一个无限的漩涡里。

  看着眼前呼救的画面,脑子里忽然闪过八年前瀑布边那惊险的一幕,霍翌宸冷沉的脸竟渐渐蒙上了一层阴鸷的戾气。

  愤怒在他的眸底汹涌,泛滥。无视辛以微的垂死挣扎,他冷着脸,转身离去。

  “熙霖……噗……熙霖……救我……”腿忽然抽筋,她整个人往下跌,下意识想去抓住什么,抓住的水,却最终从指缝间溜走。

  霍翌宸在她的呼救声里,渐行渐远,脸,冷硬得无情无性。

第2章 女仆诱惑?

  “砰!”然而,最终,走到走廊尽头的霍翌宸还是折返将辛以微从泳池里揪了起来。

  “噗……熙霖……”浑身滴水的辛以微吐了一口水,迷蒙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只是下意识念了他的名字,她就晕了过去,手死死地抓着霍翌宸身上的浴袍。

  霍翌宸抱着辛以微缓步往前走,从额角到浴袍尾端都在滴水的男人冷硬着一张比宙斯俊美的脸,行走间,目光越发森寒,意味难测,薄唇抿成一丝线。

  他究竟是生气自己竟然救得了辛以微,却救不了真正爱的人!

  转脚入奢华的卧室,站在床边,拧紧眉峰的霍翌宸一伸手,正想把辛以微扔到床上,未曾想他也被顺势带了过去:“砰!”一声闷响,他倒在辛以微的身上,瞬间拧了一下眉峰,脸色骤冷。

  “总裁……”

  “出去!”闻声赶来的三个保镖被霍翌宸这三个字戛然止住了脚步,又急促退出,掩上了门。

  的确,这样狼狈的模样,换了谁都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看到,更何况是霍翌宸?

  霍翌宸抿了抿唇,凝眸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脸,拧成一团的眉峰处氤氲了明显的怒气。

  “竟然还知道用这样的方式缠着我?”如果不是看辛以微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得跟床单没什么两样,他还真像掐死她!

  垂眸,霍翌宸的视线落在辛以微紧紧拽着他浴袍的那双手上,修长的手此刻看上去明明柔弱得像个孩子的小手,可是霍翌宸根本就不愿多想,抬手抓住辛以微的手腕,一扯——

  见辛以微的手没有离开,反倒是自己顺势扯开了自己的浴袍,他顿住了,怒火窜上心头,他不禁咬紧牙点了点头:“很好!”唇齿间怒气凛然,他忽然抬手一把掐住辛以微冰冷苍白的脸:“想赖着我?我如你所愿!”

  霍翌宸一把咬上辛以微的唇,牙齿的力道越来越重,似乎想咬醒毫无意识的辛以微,看着辛以微苍白的脸,霍翌宸的眸子瞬间暗沉,透冷。

  仿佛是辛以微的毫无反应惹怒了他!

  然而,直到他尝到了血腥味,辛以微依旧闭着眼睛,苍白着脸,毫无意识,霍翌宸一把扣紧辛以微的后脑,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不知过了多久,在辛以微两声哭泣的嘤咛后,霍翌宸终于停止了他的索取。

  他一下子抽身站起,未出十秒,霍翌宸就已经利落地穿好银色西装,戴上墨镜,俨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冷傲君王。

  转身冷冷扫了一眼半裹着被子眉心拧成结的辛以微,视线被她背上的吻痕卡了一下,他拧紧眉峰,转身走出卧室。

  “咔擦!”打开门,想到什么,霍翌宸的脚步戛然而止,刚才就浅浅皱着的眉峰,此时骤然揪紧。

  他竟然让这个女人在他的床上躺了一夜,而且他还吻了她的唇?!

  “该死!”脑子里闪过一幕幕疯狂的画面,霍翌宸不由得抿紧唇低咒一声,是生辛以微的气。

  “总裁,现在是凌晨两点,您要去哪里?”守在门口的保镖朝他低头,机械的动作和话语里透着万分的恭敬。

  “把房间里的女人弄醒,带她到书房见我!”冷着脸交代完毕,霍翌宸转身走去。

  “是!”保镖朝着霍翌宸的背影点了点头,答应得冷漠而有力。

  五个小时,他竟然持续五个小时对她欲罢不能,而且还是在他的卧室,床上,要知道,这八年来,他连女人的发丝儿都嫌弃,更别说宠幸一个女人。

  而他,竟然自然而然就将辛以微抱进了他的卧室里,自然而然地想将她扔到自己的床上,想到这里,行走间,霍翌宸的脸色越发黑冷,心里的怒气莫名地越来越重,脸色发黑。

  他才消失在转角处,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孩便匆匆走进了卧室。

  “啊……”迎面一阵冷水泼来,辛以微尖叫一声,猛然惊醒,看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她下意识往后退:“水……浴缸……”喃喃着,她脸上的酡红瞬间被苍白取而代之。

  她连连摇头,双手撑在浴缸边缘,慢慢站起身,目光里跳跃着明显的恐惧。

  “你……你怎么啦?”见辛以微不对劲,旁边的拿着衣服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子皱了眉心,语气很担心:“是我刚刚太大力了吗?”

  “不……我不要待在浴缸里……”辛以微颤抖地说着已经慢慢出了浴缸。

  站定,头太晕,她本能地伸手扶住对方的手臂,轻轻喘着气。

  “我扶你出去吧!”女人往辛以微的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浴巾,扶着她慢慢走出了浴室。

  “谢谢!”坐到床沿上,辛以微朝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有气无力。

  “……那是?”转眸间,目光不经意触到对方茶几上叠得整齐的衣服,辛以微的心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什么,她刚刚舒展开的眉心又一下子皱紧:“女仆装?”

  她的心底才喃喃道,年轻的女仆就已经将茶几上的衣服拿到了她的面前:“霍先生让你在十分钟之内穿着这身衣服,到书房找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倒也衬了她身上的这套女仆装。

  辛以微这才细看一眼面前的年轻女人,脑子不由得闪过阵阵发麻,这样的穿着分明是一种诱惑:“他究竟想做什么?”从前拿个阳光沉稳的男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黑暗了?

  “如果你迟到,霍先生就不再见你了,你还有四分钟……”

  女人话音刚落,辛以微已经伸手一把拿过她手里的服装:“请你出去,我这就换衣服!”略显匆忙的话语里透着她的焦急。

  她还记得,她还要说服霍熙霖出手帮辛氏一把,三千万的资金空缺,现在就只有他才能帮她了。

  看着镜子里此时此刻的自己,辛以微的脸忽然就红了,发烫得厉害,身上这套服装跟刚才女人身上的那套相对比较正常的女仆装还不一样,她身上穿的这件……赤果果的就是制服诱惑。

  性感得过分!

  她不由得咬了下唇,内心几经挣扎,拿起刚才的浴巾裹在上身,她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了霍翌宸的书房前。抬手连连拍门:“笃笃……是我!”轻轻柔柔的声音里透着焦急,门里没有动静,她转头看了看周围,她真怕忽然有其他人路过。

  她这个样子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坐在办公椅里的霍翌宸从文件里抬眸看了一眼门板,眼神下一子就幽暗,合上手上的文件夹,他起身往门口走去。

  “啊……”还没有转过脸来,辛以微就已经被霍翌宸重重一扯,扯进了书房。

第3章 霍熙霖死了!

  “砰!”背后传来关门声,连连趔趄了几下的辛以微才站稳。

  “……”才站稳,身上的浴巾就被霍翌宸扯走,辛以微转脸正视他,那双泛着惊恐的清澈的双眸美得惊心。

  而霍翌宸眸光一暗,只绷着脸冷哼一声,垂眸,眼里泛泛而犀利的目光轻扫一眼此时的辛以微:“这种衣服,真适合你!”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

  不想再看他鄙视她的表情,辛以微轻轻别过脸,咬了咬下唇,心里挣扎着要怎么开口。

  “霍先生……”她才转过脸,霍翌宸蓦然逼近,她下意识后退,霍翌宸一转脚,“砰!”辛以微被轻而易举地逼到了门边的墙上。

  “三千万,我买你!”

  “……”六个字,像六个炸弹一样连续落入她的脑海里,将她连番轰炸得脑袋瞬间空白,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脸色阴冷薄唇紧抿的男人,清澈的眸子里迅速蒙上了一层泪光。

  在他心里,她就这么不堪吗?辛以微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的熟悉感。

  他们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嗬……”大腿上传来的炙热触感让她条件反射般回了神:“你放开我,熙霖,我们……”

  “用你换辛氏平安是你唯一的选择!”低沉的语气里渗着嘲讽与不屑,他显然是将此时的辛以微归类为最低贱的庸脂俗粉!

  缓缓说着,霍翌宸的手也慢慢摩挲而上,眉峰渐渐拧紧。

  他竟无法抑制心头突如其来的渴望,脸绷得冷硬成冰块。

  他手越往上,辛以微就挣扎得越厉害,没有办法,她只得抓住他放肆的手:“熙霖……”

  “我的名字是霍翌宸!”霍翌宸拧了眉峰,轻易就抽离了辛以微的手,浓烈而带着愤怒的男性气息瞬间将辛以微席卷。

  而辛以微却只是抬眸定定看着这张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脸,喃喃重复着刚才听到的话:“霍翌宸……”

  这三个字是世界金融圈的传奇符号,代表着无尽的财富与无上的权势。

  “那……你是霍熙霖吗?”这个如神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她用整整六年的光阴追在他的偏偏白衣后面笑着奔跑的少年吗?她不信,也不想信。

  辛以微眼里的忧伤让霍翌宸拧了眉峰,眸底掠过一抹不悦,他挑起辛以微的下巴:“从现在开始履行你的义务——刺啦!”

  “不要!”女仆装上的黑色裙摆被扯碎的同时,辛以微抬手连连打在霍翌宸的胸膛上:“熙霖……唔!”

  霍翌宸突然封唇,唇瓣上传来的剧痛让辛以微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尝到了血腥味霍翌宸才放开她,沉声警告:“不许喊那两个字,你没资格!”

  他话毕,在辛以微眸里打转的眼泪簌簌落下。

  他竟这么恨她,连喊他的名字都是种错:“呵。”辛以微不由得嘲笑了自己一番,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地往下掉。

  “多一滴眼泪,少一百万!”

  “……”辛以微本能地抬手连连抹去脸上的泪痕,正视霍翌宸,微微抬起下巴:“那,请问霍先生什么时候可以注资?”

  “看你表现!”深深看了一眼辛以微泪痕未干的脸,他又冷笑一声:“我记得从前的你有千千万万种方式取悦我!”从眼神到嘴角的笑意,都染着对辛以微的讽刺,赤果果的讽刺。

  “在你眼里,从前的我就是个笑话吗?”

  “知道就好!”霍翌宸的语气凉薄得让辛以微的身子不由得软了一下:“那你刚刚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个婊子……”

  “啪!”霍翌宸话未说完,辛以微忍不住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额……”下一秒,霍翌宸一把掐住了辛以微的脖子,脸色铁青得暴戾:“从前变着法取悦我,不是婊子是什么?辛以微,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额……”脖子上一紧,辛以微下意识抬手抓住霍翌宸的手腕。

  霍翌宸转身掐着辛以微的脖子将她往旁边书房的配套浴室走去。

  “额……放手……好疼……”她的脖子是要断了吗?辛以微双手紧抓着霍翌宸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想要扯下,却发现手臂已经开始发麻,慢慢僵硬。

  她喘不上气了,他是要她死吗?

  “熙霖……”辛以微挣扎着,脸渐渐又苍白如纸。

  脚跨进浴室,霍翌宸一下将辛以微摁到靠墙的特制椅子上。

  “咳咳……”脖子得到自由的辛以微抬手探着自己疼得似乎要断掉的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咔擦!”耳边传来一声金属插槽声,她转脸低眸,见自己的手腕被扣住,她下意识挣扎:“你放开我……放开……”她越挣扎手腕上的手铐就越紧,她抬头看抿紧唇的霍翌宸。

  “哼!”只见他冷哼了一声:“咔擦!”另外一只手也被扣住了。

  “霍翌宸,你要做什么?”辛以微对着脸色冷得像冰块,眼神恐怖得像魔鬼的男人大声吼过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闻言,正伸手要拧开水龙头的霍翌宸顿住了动作,收回手臂,他在辛以微的面前蹲下。

  “以前那个开朗阳光的霍熙霖去哪儿了?”看着眼前这个暴戾如魔鬼的男人,辛以微心胆俱寒,一点都不想相信,他就是霍熙霖。

  “死了!八年前的那场意外里……”

  “我明明救了你啊……”

  霍翌宸一把逼近辛以微,手掐住她的脸颊:“霍熙霖跟靳雪颜一起,死在瀑布里!”

  “不是……”辛以微不住地摇头:“我不是故意的……”

  “从你把雪颜推倒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拥有幸福的权利了!”

  “我只是想救你……我不是故意的……”脸颊开始疼得她太阳穴开始发麻,她的摇头变得无力。

  “我让你尝一下,她当时有多害怕,有多苦……”咬着牙说完,霍熙霖一把甩开辛以微,

  “……”辛以微的脸重重地偏到一边,额头渗着痛苦的细汗。

  霍翌宸冷着脸,站起,一下子将水龙头拧到最大。

  “唰!”

  “啊!不要……”经过特殊处理的水,冰冷入骨,通过改装的淋浴器一下子汹涌而来,厚重的水幕瞬间淹没辛以微的脸,接着是她身体。

  她整个人就仿佛置身于瀑布的深处,任水流冲刷,撞击。

第4章 被扣在铁椅里的木偶

  “不要……噗……”惊恐万分的的辛以微挣扎着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只发现手腕上的手铐越发紧,最后紧得几乎要嵌入她的皮肤里一般,疼得她眼眶瞬间涨红。

  她却依旧呼喊着,更加用力扯:“让我走,让我走……”

  拼命挣扎间,手铐紧得她的手腕终于丝毫动弹不得,厚重的水帘顺着她的脸而下,厚得她看见的除了水还是水,冰冷的水随着她的呼喊涌入她的喉。

  “噗……噗……”不住地往外吐水的辛以微不断地挪动身体,试图将椅子带起而后逃走,却发现,椅子仿佛嵌进了地板一般,任她用尽平生力气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水幕厚重如瀑,辛以微的一呼一吸全都是水,却依旧哭着喊:“……熙霖……噗……救我……熙霖……”

  霍翌宸看着越来越厚重的水幕终于彻底淹没辛以微的声音,暴怒的眼眶渐渐涨红,眸里涌动的狂怒似乎要将眼前的东西毁灭成灰。

  他抿紧唇,他任脑子里重复滚动八年前那生离死别的一幕。

  彼时,掉进飞瀑中的靳雪颜以同样绝望的声音呼喊着她的名字——

  “熙霖……”一脚踩空,身体受力往下坠的靳雪颜在下坠的同时下意识喊他的名字

  “雪颜……”然而,等他大喊着从地上爬起的时候慌忙爬起走到桥边一看,眼前只有依旧翻涌着湍急而下的素练般的瀑布之外,靳雪颜完全没有了一丝痕迹。

  之后,没来得及反应,他转身一路狂奔到山脚下,来到瀑布的末端,顺着平铺而去的水路一路行一路找,发了疯般找了两天两夜,在河流汇入海的转角处,他才终于放弃,瘫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远道而来的家人架了回家,隔天,就被强制性押上了飞往美国的专机。

  然而,这些年虽然一直身在国外,他却从来没有放下心底的执念——他要找到靳雪颜的尸体,哪怕只有一副骸骨,他也要将她好好安葬,当然,他记得的,还有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他渐渐握成拳头的右手咯咯作响。

  毁了别人性命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上拥有幸福?

  想到这里,怒气凛然的霍翌宸抬手一下子摁下旁边的瓷砖墙上的红色按钮,冲刷而下的水幕戛然消失。

  而此时的辛以微俨然一个湿漉漉的木偶,不,确切地说,此时的辛以微更像一个湿漉漉的制服诱惑式充气娃娃,苍白着脸,双眸紧闭,斜靠在特制的铁椅里,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被主人冲了一次澡。

  霍翌宸的视线才触到辛以微的脸,发黑的眉心骤然深敛,暴戾的目光里快速掺杂过一丝不满,脸冷硬成冰。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他抬脚,落足,水声响起,一股冰冷骤然侵袭他的双脚,他低眸一看,墨眸骤然一凝——向来干洁的浴室地板此时竟然全是水,放眼看过去,他的眼前俨然一个小池塘。

  水深竟过了他的脚踝。

  “霍先生……”

  低沉而凝重的声音突然传来,霍翌宸即时不着痕迹地隐去自己的脸上的惊讶,转脸,视线移到景叔的脸上,目光冷漠。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微微低了头:“水已经漫到书房外了……”淡淡说着,景叔沉稳儒雅的脸越发凝重。

  “水已经漫到了书房外了,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吗?他是有多生气?”心头越来越重,景叔睿智的眸飞快看了一眼软靠在铁椅的女人,心头骤然一缩。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像个木偶一样毫无生气的辛以微让这个中年的长辈顿生恻隐之心。

  “让人收拾好!”冷着脸淡声交代完,霍翌宸转身抬脚踩在水里往外走,走两步又停下脚步,侧脸:“把她扔到杂物房!”过分冷漠的语气骤然凝结了周围的空气,冷得不带一丝人类的温度。

  景叔愣住了,看着霍翌宸拖着水走到浴室门口,他才反应过来,低头恭敬地回应一声:“是。”

  抬眸,看着霍翌宸的背影转出书房,景叔缓缓地摇了摇头。

  霍翌宸不自知他就快要成为仇恨的俘虏,而到现在,他已经压抑到崩溃的边缘了。

  转脸看了一眼像个破娃娃的辛以微,这个饱经沧桑却依旧意气风发的长辈轻轻叹了一口气,踩着水走过去,解开扣在她手腕上的特制手铐。

  视线近距离触到辛以微白得发紫的唇,他一下子皱了眉,心莫名一惊,手铐才跳开,来不及思考,他下意识将辛以微打横抱起,出了浴室,马上放到浴室外相对干的地面随即帮她做心脏起搏。

  他怕迟一秒辛以微就会救不活。

  如果真是如此,将自己困在仇恨里霍翌宸极有可能会崩溃,而且,很有可能,他就永远活在仇恨里,不得解脱。

  边按压辛以微的胸部,景叔喃喃着鼓励:“你要撑住,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的心思。”

  景叔从来就不相信善良而隐忍,八年前就已经选择离开霍翌宸只留下愿他和靳雪颜白首不离的的辛以微会蓄意将靳雪颜推跌入瀑布里。

  他更相信,辛以微应该是为了救霍翌宸,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未说清。

  “要活下来,解释清楚,否则,你们两个人都不会心安。”景叔匀速按压着辛以微的胸部,边观察她的脸色。

  辛以微的脸比纸苍白,景叔的眉峰拧得越来越紧,脸色凝重而担忧。甚至后悔没有及时呼叫家庭医生。

  他的额头渐渐渗出一层细汗,手上的动作已经无法保持匀速,逐渐加快:“一定要活过来——”

  “噗……”辛以微终于吐了一口水。

  “呼……”景叔一下子也瘫坐在了地面,终于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又单膝跪起,用手轻轻拍打辛以微的脸:“辛小姐,醒醒!快醒醒。”谢天谢地,她活过来了!

  闭着眼的辛以微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你是谁?”

  “先别说话!”想了想,景叔将辛以微抱起,快步走出了书房,以极快的速度走进了最近的一间客房。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缠爱入骨 或 暴虐总裁盛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首席追妻99次9章(第九章:虐待)

    原标题:首席追妻99次9章(第九章:虐待)书名:首席追妻99次第九章:虐待从小到大就没有怕过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从她的嘴里能说出什么话来?“白楚楚,你最好赶快和冷琛一离婚。”白启琪的这句话一说出来以后,白楚楚直接就笑了出来了,这是她这一年听的最可笑的笑话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这想法,离婚,她何尝不想,那也得白家森愿意放过她才可以,如果有选择,她这么会给冷琛一。不过想到冷琛一,白楚楚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一些自作多情了,就算她真的和冷琛一离婚了以后她能有什么机会吗?“白启琪,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我可没

  • 心征程:沈少爱上瘾9章(第9章 质问)

    原标题:心征程:沈少爱上瘾9章(第9章质问)小说名:心征程:沈少爱上瘾第9章质问房间的灯熄灭了,破旧的楼房和人烟稀少的街道在深夜里,只有老鼠在窸窸窣窣地爬来爬去。设施太陈旧了,就连街道上的路灯都忽明忽暗。一个男子站在路灯下,手指夹着一根香烟。香烟灼烧着,男子却不去吸,这是细细地嗅着。“她睡了,”男子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好!我会继续盯着的。”说完,他掐灭了香烟,身影逐渐隐没在黑暗中。…………“近日在全国举办的大型宝石会展中,我国宝石工艺设计师景婷顺利斩获大奖!下面,让我们有请景婷小姐为大家展示她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9章(第九章 我会保护你的)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9章(第九章我会保护你的)小说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九章我会保护你的尹子涵看着他们耳语浅笑的画面,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阴毒地一笑:“叶悠然,本来还不想这么快收拾你,可是谁让你逼我呢。”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赵总,我是尹子涵。上次跟你谈的那件事,我准备提前到今天晚上。你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你只需要完成你之前没做完的事就好。”挂断电话,她冷哼一声:“叶悠然,过了今晚,看你还怎么嚣张。”宽敞明亮的大厅内回荡着悠扬的乐曲,盛装出席的男男女女或在结伴舞

  • 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9章(第九章 中人欺负,不道歉!)

    原标题: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9章(第九章中人欺负,不道歉!)小说书名: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第九章中人欺负,不道歉!老爷向来不喜欢小姐,小姐又将三小姐、大小姐都给打了,回来一天就打了云府的两位小姐,想想就后怕。到了大厅,上座坐着一位看来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观便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头上黑发中夹杂着几根白发,面容虽不可避免染上了岁月的痕迹,却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出过去的英俊儒雅,手扶在椅子边上,却又不失霸气,这妥妥的一家之主的气质。翠儿在身后轻轻

  • 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9章(第九章:陈菓发威)

    原标题: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9章(第九章:陈菓发威)书名: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第九章:陈菓发威房间里寂静非常,邱萱萱似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脉搏动的声音。她的脸霎时红了起来。她没想到梦寐以求的事来临之际,竟是以这种局面揭开。她喘着大气,声音在这夜里清晰可听。林相晟戏弄似的转动手指,冰冷的指尖玩味的在萱萱的腰部跳动。邱萱萱没有动弹,僵硬的身体毫无动静,她深深的咽了一口气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装醉的?”“浮夸极了。”林相晟不想逗她了,把手伸了出来,坐起来。邱萱萱慢慢安抚自己镇定后,也跟着坐立起来。黑

  • 高冷boss别撩我!9章(第九章 子孝父慈)

    原标题:高冷boss别撩我!9章(第九章子孝父慈)小说名称:高冷boss别撩我!第九章子孝父慈看着在前面费力的弄着箱子的某人,想了想现在在十二楼,就她这个速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下去呢,他可不承认心里是走那么一点的不忍心。在墨玥在给自己做心里防线的时候,突然“嘭——”的重物落地的声音,把他的心神给拉回了神来。抬头看去就看到本来在曲言言手中的箱子不知道怎么掉下去。再去看曲言言,就看到她在一边跺着脚,脸上是明显的着急。其实曲言言比墨玥想的还要着急,你说要是平常自己弄箱子的时候也没有见出现这个意外啊

  • 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9章(第9章 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

    原标题: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9章(第9章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小说书名:盛宠娇妻:冷情总裁狠狠爱第9章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俩人在安语曼的强烈抗议下回到了原本的桌旁。一个吻下来,安语曼更加不敢出声了,生怕刘轩逸又对她有什么动作。让人奇怪的是,虽然她不记得刘轩逸这个人了,但是身体并不讨厌跟他亲密接触。让她本人也很是无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她用力的闭了下眼睛叹气,她就是个少女心泛滥的老阿姨,对着鲜肉大叔犯花痴啊。她继续用筷子倒饭,迟迟开不了口。终于过了好半天,刘

  • 唯愿与君长相依9章(第九章 谁是奴才)

    原标题:唯愿与君长相依9章(第九章谁是奴才)小说书名:唯愿与君长相依第九章谁是奴才傅青词突然很想离开这里,几个人一起走出御学,转眼便到了分别的路口。傅青良道:“五妹刚刚不是问我最近去干什么了吗”他有些神秘的看着傅青词:“四哥我这刚得了点好茶,你不是爱茶吗,走,四哥带你去品茶。”傅青词一怔,看了会儿傅青良似有深意的眼睛,笑道:“好,那青词今天就叨扰四哥了。”她转头又对傅青睿道:“睿儿,让你师傅和七姐送你回宫吧,皇姐就不送你了。”傅青溪很开心傅青良的识趣,还以为他是故意支走皇姐好让他和岳孤名单独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