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终为伊人顾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25:2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终为伊人顾
第01章 无趣的世界
八月苦夏未央,天空湛蓝湛蓝的,映着明媚的阳光落进人的心底。无删节终为伊人顾免费阅读全文偶尔飞过几只灰白色的鸽子,被明媚的阳光映成一个个小亮点,带着幽远的哨声渐渐消失不见……
  狭长幽深的胡同,被午后的阳光划出像几何图形似的两个世界,一半是阳光,燥热欢跃;一半是荫凉,清冷幽静。
  这个时候忙碌的大人该上班的上班,该纳凉的纳凉,不怕热的只有一群贪玩的半大孩子。
  为首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蓝白相见的POLO衫,高高的个子,白净的小脸满是汗水,手里紧紧攥着一只漂亮的机器人,手臂高高举过头顶,一脸得意,头跑在最前面。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男孩子,年纪都和他差不太多,尖着嗓子边跑边喊着,“庸子,给我玩会儿……”
  落在最后的是一个小个子的男孩子,瘦瘦的身材,一边跑一边哭着,嗓子都有些沙哑,“把我的玩具还我,你不还……我找你妈要去!……”
  为首的小孩儿看到后面的小伙伴儿追得起劲儿,他跑得更来劲儿了,红红的小嘴都快裂到耳朵后面去了,脚底生风,跑得欢实,转眼来到胡同中间一户高门楼的人家门口。
  这家门口黑色的大门紧紧闭着,门外左右各放着一只雕有类似向日葵图案的石墩,右边一处正有阳光照过来,石墩上坐着一个男孩儿,粉妆玉雕一般的皮肤白得像上好的羊脂玉,明眸皓齿更是俊得像年画里的人物,浓浓的剑眉和高挺的鼻梁带着英气。这个男孩子看不去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年纪并没有那群孩子大,不过一双明亮的眼睛像可以穿透人心似的,任谁都会生出几分惧意。
  那个被称作阿庸的小孩儿也不例外。奇闻网在快到徐小爷身边的时候,他停下来,瞪着亮晶晶的眸子,小心地觑着徐小爷,有点底气不足地摸了摸竖着硬刺的小寸头,把手里的机器人玩具伸到小爷面前,半弯着腰,小心地问,“徐小爷,最新版的……限量……您……要玩不?……”不过伸出的手还带着明显的不舍,小小的手臂伸得并不那么直,话说完,他把小短胳膊又缩向自己怀里一点,眼睛一动不动地瞄着石墩上的小孩子。
  徐小爷用鼻子发出哼的一声,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动了动右手,朝着挡住阳光的身影挥了挥手,动作有点像在轰一只苍蝇似的,摆了摆手。
  那半大的男孩儿,像得了特赦令似的,朝着徐小爷一躬身,像行礼似地,声意里透着几分小心,“那……您老忙着,我玩去了,得空儿了,您就喊我一声,我立马出现在您面前……”
  徐小爷皱了皱眉,稚气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斜睨着他,“废什么话,麻利儿得,哪远滚哪去……”
  男孩子儿把玩具机器人抱在胸前,脸上带着笑,冲着不远处那群不敢凑过来的小追随者使了个眼色,有些得意地大声应着:“得嘞,小爷,您忙,我先滚了……”说完扭头就跑,像生怕小爷反悔似的,快得像一阵风。
  后面一群追着他的小孩子刚才看到他和徐小爷说话,不敢上前追,看到小霸王徐小爷没管这事,大着胆子也跟上来,不过走到徐小爷身边时,都小心地放缓了步子,甚至有人好还讨好地冲着他笑了笑。
  跟在最后的是那名边跑边哭的小可怜虫,跑到徐小爷跟前,小心地抽泣着,看了看徐小爷,犹豫地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擦干眼泪,正对上徐小爷那双清泠的眸了,浑身一斗,没敢吱声儿,扭头就跑,像有小鬼撵着他似的。
  徐小爷等跟前的这群小孩子都跑了,耳边都清静了,像个小大人儿似地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带着不屑似地轻叹,习惯性地吐出两个字“无趣!”
  他把眼睛眯起来,仿佛不愿被这个世界打扰似地,把自己与这个无趣的世界隔开。
  胡同口一辆威风的宝马最近款轿车慢慢停下来,从车上走下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怀里抱着一只大大的盒子,走到徐小爷身边,并没有太在意,脸上带着恭敬的笑意,抬手拉起大门前黄铜的门环轻轻扣击。推荐http://www.qi-wen.com/
  坐在门口石墩上的徐上爷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拧着眉打量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这个人,脸上不悦的神情更重了几分。站起身,弹了弹身后的尘土,像没看到眼前站着的人似的,转身离开。
第02章 天才的对话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同。
  我常常会坐在门前的一个石墩上,或者躲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冷冷地打量这个世界。
  看着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甚至比他自己还大的孩子,看他们为了小小的玩具大哭不止,他们盼着大人被自己的哭声所吸引,然后跑过来帮他夺回玩具;但是大人不在了,他们依然那样大声哭泣,真是笨得可笑!要是我根本不会做那么没用的事,我会一拳挥过去,狠狠地打在欺负我的人的脸上,然后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有时候,我也会看到,来我家的一些大人,那些可笑的“大人”,他们常常会拿着各种各样的礼品,小心地赔着笑脸,一脸贪婪看着我的爷爷,不用开口,我便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必有所求,必有索取。
  无趣,无趣,在这个世界里,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都是这么无趣!
  所以我不大爱搭理他们,很少说话。无删节终为伊人顾免费阅读全文
  自我懂事的时候起,这样的画面就经常会出现在我面前,像一场乏味的无声默片,无趣得让观影的人都替电影的制作者羞愧。我更加不喜欢这个世界!
  我便终日沉默着游荡于这座古老的城市,不愿意与这个世界交流,更不愿把精力投注在这群无趣人的身上。我希望终有一日,能找到我的同类,理解我感受的同类。
  终于,一天在一条胡同的老槐树上,我发现了那双眼睛,一双和我一样,能够看穿这个可笑世界的眼睛。
  她还不大,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像极了这个年纪时候的我,也喜欢躲起来,安静地注视这个世界。
  她小心地伏在飘着槐花香味的枝叶间,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公主裙,像一朵美丽的小黄花,那么一点点,却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心中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喜悦之情。
  我再次小心地凝视着这双眼睛,生怕自己判断失误。无删节终为伊人顾免费阅读全文
  小姑娘也同样凝视着我,我想,她也在确认着同样一件事吧。
  她拥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明亮得一塌糊涂。那眼神澄澈明亮,像一支可以直刺心底的利剑;是用水晶作成的利剑,干净透明,就像我一眼能够看穿大部分人心思一样的透亮。
  最终我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同类。
  于是我静静地站在树下仰着头,和她无声地交流。
  此刻虽然我们两个都没有出声,但我们在用心交流。我们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那样,只需要用眼神,就可以读懂对方眼中的一切。网站http://www.qi-wen.com/我一阵欣喜,在这个无趣的世界上,终于不再那么孤单了!
  我和她讲了很多,讲我的寂寞童年,讲我的无趣生活,讲这个可笑的世界。
  那双漆黑的眸子,安静地盯着我,倾听我源自心底的诉说,纯净的眼神使我长久躁动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就这样,我们一个树上一个树下,“聊”了很久。
  意犹未尽,但后来我的脖子仰得实在是太累了,我想走了,但我还是没有开口和她告别,因为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人,是根本不需要用语言交流的。
  嘴角扬起淡淡地微笑,我无声地向她告别。
  可是这时,她却哭了。
第03章 出走的智商
趴在树上的小姑娘哭了,脸上露出十分着急的表情。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用眼神安抚她,我猜想,她大概有着和我一样的想法——害怕会失去我这个同类。
  我冲着她安抚地摆了摆手,想告诉她,明天我还会来这里找她,别哭,不要怕!
  这时她却说出了一句让我崩溃的话——
  “小哥哥,救救我!……我只会上树,可不是树太高了,……我有点害怕,不敢下来……”她舔了舔红红的肉嘟嘟的唇瓣,噙着泪水的明丽眸子满是期待,“小哥哥,你帮我下来,好吗?”
  有那么一瞬,我一度对非常自信的智商表示怀疑,怀疑它是否暂时性地离家出走了。
  我彻底无语了,我想起一句话,天才和白痴只有一线之隔。
  这二者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以前我不并太清楚,但现在,我知道了,是一棵树的高度——一个树上,一个树下。
  这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一个下午的时间,我能够和她“聊”得这么愉快了,错把她当作我的同类了!
  我一阵气结,暗自抚慰我那颗伤到吐血的心灵。
  但是她实在太吵了,比以前见过的那些幼稚的小孩子还要吵,吵得小爷我的心都痛了,我无法忽视那可怜的小白痴,我只好亲自爬上树去救她。
  绿树丛中,她那么小,只有一点点,趴在那儿,满眼喜悦地看着我。当我朝她伸手时,她一下子朝我扑过来,带着一身的槐花香,软软的身子,热呼呼的,她死死地缠在我的身上。那感觉像绵花糖,至今回忆起来,还带着阵阵香甜。
  我只好一只手搂着她,用另一只手小心地攀着树干,往树下退。
  她真是个傻丫头,把我缠得那么死,搞得我有些力不从心,动作也没有平时那么灵活。我让她放松一点,她根本不听。我无奈,只好自己尽力更加地小心。
  可是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跌了个大跟头,从树上跌了下来。因为害怕她摔破了哪儿又会哭起来,在落地的时候,我好心地把她护在怀里,让自己的膝盖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膝盖与粗糙地面摩擦,划破了皮肉,鲜血涌了出来,红红的一大片。
  不过这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曾经有一次和四伯伯练拳,手都骨折了,我哼都没哼一声就让医生给我接回去了。
  但是那个傻丫头啊,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似的,哭得调都颤了起来,她死死地抱着我的膝盖,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似的,没命地流下来,一串串的,冰冰凉的,落在我的伤口上,这时我感到了丝丝痛楚。这个傻丫头呀,难道不知道,眼泪里面的盐份会让我的伤口更痛吗?
  不过我却不能怪她,因为她是个小傻瓜呀,我怎么能和她计较呢。我只能怪我自己智商出走了,眼睛也瞎了,我反问自己,怎么会把这样的人看成是我的同类呢?
  这是我有生以为犯的第一个错误。
  对于错误,我只能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再犯。但是眼下能做的只有尽力弥补,自责是没用的。我暗自做着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心理建设。
  然后我认命地把她搂在怀里,耐心地安慰起来,第一次徐小爷我如此耐心地安慰一个小孩子,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只能搜肠刮肚地想办法。
  我想起那些幼稚的孩子唱过的歌谣:“小妹妹,你别哭,哥哥给你搭小屋……”我轻声地唱给她听。
  慢慢地,小丫头蜷着身体,软叭叭地在我怀里止住了哭声,可能是刚才哭得太用力了,时不时的,她还会轻轻地抽泣一下。
  我抱着她,她缩在我怀里,死死地拉着我的衣服,把我的白衬衣都弄皱了。不过此时的我好像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感觉自出生以来便存在的孤独感似乎不那么强烈了。我低头看她,正对上那双漆黑的大眼睛,眼里还含着泪花,却更显得纯净透亮,让我再一次失神,错误地以为她是和我一样的人。
  哎,原来天才和傻瓜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啊!
第04章 内疚的妞妞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我鬼使神差地居然又板着一张脸晃到了那棵茂盛的老槐树下,仰着头,盯着绿油油的树叶看了很久,满眼的绿色,却不见藏在叶底的那点嫩黄。
  “是了,谁会傻到回到同一个摔倒了的地方呢?”——这个认知让我一向清泠无波的心底莫名涌起点点失落。
  我摇了摇头,暗笑自己的智商是否也被她拉低了,居然做出这种可笑的事来。
  忽然身边响起一阵咯咯咯像银铃般动听的笑声,我底下头,不知何时起,自己的身边居然多了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姑娘——她居然真的来了!
  小姑娘高昂着下巴,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满是稚气的脸却带着几分审视,饱满光洁的额头拧出一个小小疙瘩,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炫目的光茫:“小哥哥,你很喜欢这样看树吗?这棵树上结不出苹果的!”说完还像个小大人儿似的摇了摇头,看着我的目光中也带着那么点不可救药的怜悯。
  我捂脸,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轮落到被小傻妞鄙视的境地,轻轻咳了一声,稳了稳心神。自出生一贯高冷的我习惯性地继续高冷着,又仰头看了一眼绿色的树叶,冷冷地哼了一声,“嗯,哥哥看了太久的书,这样看看绿色的植物对保护视力有好处!”徐小爷的话总是充满智慧的,我怎么能让她鄙视呢?我是天才,天才的徐小爷!
  “哦,哥哥懂得可真多啊!”小姑娘瞬间一脸崇拜,冲着我扬起一个甜死人的笑脸,“我叫妞妞,都来这里好久了,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等着你来呢。”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特有的童音,还拉着点儿长音,像在报怨我来晚了,让她等久了,透着几分娇嘀嘀的嗔怪。
  我低着头,看着小姑娘可爱的鼻尖上闪着几粒圆圆的汗珠,想着小姑娘大热天站在这里,“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着”,一贯冷漠的心忽然被软软的手打开了一道裂纹,然后一股比天气还热的暖流便涌了进来,感觉全身也变得有了生趣,终于感到我与这个世界有了一丝丝联系,不自觉地嘴角泛起了丝丝笑意,却依然傲娇“等我……干什么?”
  “看你的腿啊,还痛吗?”
  小姑娘说话时,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透过那双眼睛,我看到她的心,像水晶一样晶莹透亮,闪着夺目的光,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看到最迷人的东西!
  这是我自出生以来,在陌生人眼睛里看到的,最美的表情。那表情像盛放在雪白悬崖上的雪莲般的纯净美丽。那种表情干净容不下一点杂质,不是因为名、利、虚荣、浮华……一切一切而产生的,却那么自然而然地,自她的心底长出来的东西。
  “看腿?”昨天那点伤在我看来根本不值得一提,她却一直惦记。真是个可爱的小傻妞!
  于是我弯腰,抬起受伤的腿,认真地指着伤口给小妞妞看,“早没事了。”
  昨天回家我自己处理了一下伤口,没有和任何人讲起,根本不需要在意的小伤,已经结痂了,膝盖的那片伤口已经变成咖啡色的硬痂。
  小妞妞一下子把嘴巴张得老大,居然露出像看恐怖片一样的表情,“这么大一片,上药的时候一定更疼吧,小哥哥对不起了,都是因为我!”
  我看着小妞妞皱成一团的脸,有些头痛,她那双藏着黑葡萄的眼睛水汪汪的,一闪一闪泛着水光,好像眼泪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真是有些骇人。我暗自祈祷着,小姑奶奶千万可别再哭出来!拍了拍小姑娘的肩头,用我能想到的,最柔软的声音安慰她:“没事的,别怕,哥哥是男子汉,怎么能怕这点伤呢?”
  小妞妞的眼中瞬间染上了几分欣慰:“哦,还是哥哥勇敢,上次我摔伤手掌,姥姥给我上药,药水抹在手上,像针扎似的,可把我疼坏了!”说完还扬着光洁如玉的手,像是还有伤似的,讲得活灵活现。

终为伊人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终为伊人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成都人记忆里的冬天,为什么不怕冷?

    明天,我们即将迎来一年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俗话说: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时节寒潮南下频繁,大部地区达到一年中的最冷的时期,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寒工作哦!熬过这段时间就春暖花开了!兴奋吗?一说到这么冷的天气,就想起前段时间网络上因为“南方要不要暖气”问题炸开了锅,作为一个成都人我想说的是,当然要!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是醒醒吧。在成都这个湿冷的冬天,我们“取暖都是基本靠抖”!真的感觉天气一年比一年冷!但是奇怪的是,小时候的记忆中却一点都没有冷的印象。记得小时候顶着寒风奔跑,迎着

  • 请不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评判别人

    马克·李维说:“你不能随意评价别人的生活,因为那是他的人生。”每个人活于人世,都有言不由衷的苦衷,而大多数人透过世相,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你永远不懂为什么有人深夜痛哭,更不理解每个若无其事的笑脸背后,有多少无法言说的苦楚.......天地之大,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探寻真相的人,缺的是不随意评价他人的善良。”一作家李尚龙讲过这样一件小事: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

  • 这部印度生命科学电影,揭示了灵性九大实相

    印度生命科学纪录片电影《灵性的实相》将会带引你展开一趟独特的旅程,一趟改变你的生命,丰富你的人生,带给你知识与安详的旅程。《灵性的实相》探讨的是静坐和静坐的体验,观赏这个节目的时候,请你完全地放松自己,单纯地观照它,跟着它的能量流动,完全地与它同在,念头出现的时候,断绝那个念头,做一个深呼吸,与那个念头同在。这个节目是为你制作的。我们只是整个造化里的一颗微尘,每个人都在追寻:健康、安详、知识、繁荣、和谐。总而言之,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追求快乐富足的生活,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状态而努力奋斗,但我们能够达到

  • 一个睡五分钟等于六个钟头的方法!(熬夜族必看)

    根据医学和我的体验观察,一个人真正睡着觉最多只有两个钟头,其余都是浪费时间,躺在枕头上做梦。正午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等于睡两个钟头,不过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所以失眠或真要夜里熬夜的人,正子时的时刻,哪怕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一、睡眠的规则战国时名医文挚对齐威王说:“我的养生之道把睡眠放在头等位置,人和动物只有睡眠才生长,睡眠帮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所以睡眠是养生的第一大补,人一个晚上不睡觉,其损失一百天也难以恢复。”晚21点到凌晨5点为有效睡眠时间。人是动物,和植物同属于

  • 中国人的性瘾、官瘾与物瘾(深度好文)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1926年《学界的三魂》)这将那些有官瘾的人刻画得淋漓尽致: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科举,普通人做官要靠举孝廉,由地方长官举荐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人。有人为了显孝,把自己的亲生幼儿活埋了,声称省下粮食来奉养老母;还有人父母都健在,就用木头刻块灵牌,每天对着牌位供奉磕头,好被举荐为官。南宋的时候,官方推崇理学,许多读书人就戴着高帽子,脚穿破靴,

  • 宗萨仁波切:真正让你生气的 是你内心的执着!

    我们经常会说:哦,那个人让我生气,因为她做了什么什么。如果仔细检查一下的话,你会发现,事实上并不是那个人做了什么让你生气,让你生气的是你内心的执着。如果你没有任何执着,那个人做任何事也不会激怒你。你是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主妇,你不能容忍家里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你的家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以确保你感觉良好,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却发现你的邻居把你们俩家之间的过道弄得一团糟。你因此而怒火中烧,你去敲他们家的门。但如果你不是那么爱干净,你就会无动于衷。因此,这件事本身并不具备激怒你的因素,你会被激怒完全是因为你有

  • 雅韵红木||经典家具与当代设计理念的融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雅韵红木导语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懂行的人都知道,古典家具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正如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挑选古典家具,第一感觉也很重要,而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源于这款家具的设计,而设计就是古典家具的灵魂。明式圈椅的设计正是对以上论证的最好解说。▼明式圈椅,以其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给人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以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明式圈椅以其独特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

  • 无瑕水晶似少女泪珠,妙琢佛像抛光成点睛之笔~

    水晶贞洁少女的泪珠,夏夜天穹的繁星。圣人智慧的结晶,大地万物的精华。来源网络水晶具有其它天然宝玉石不具备的观赏性,又具有其它宝玉石般的硬度(莫氏7度),雕刻后亦能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泽与价值。由于水晶晶体较为纯净,要想雕刻完美,非常考验玉雕师对水晶的把握程度,题材、雕刻工艺、抛光等等,都非常重要。莲花观音玉雕师邵存到,对于水晶有独到的见解,总能在材料与题材中找到平衡点。雕刻中,尽量找到主题明确的题材进行创作;抛光上,通过亚光、亮光之分,形成不同的层次感。最终水晶雕件呈现出的效果才更加立体,而不是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