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表嫂的故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12:15:4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表嫂的故事
第1章 半夜回村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杜家村夏夜的静寂。阅读http://www.qi-wen.com/

    “这他妈的谁啊?”正在炕上趴在媳妇儿刘月娥雪白的肚皮上努力耕耘的王大奎一脸不爽的骂了一句。

    刘月娥正被干得脸颊绯红,嗓子里哼着**的小曲,忽然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打断了,也是一肚子火,不禁没好气的挺了几下腰。

    王大奎本来就有点软不拉几的家伙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蔫吧了,就剩下大拇指那么大!

    “完了完了,给老子吓阳——痿了”王大奎从刘月娥肚皮上跳下来大叫。

    “原来也不咋样!哼!”刘月娥不满的说。

    “放屁,老子哪次没把你干爽了?”王大奎长得五大三粗,可就是胯间的那玩意长得不尽人意,还不持久,这就是他的软肋。

    尤其是被刘月娥这么一说,顿时发了火,挥手在刘月娥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在被窝里等着,等我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敲门,回来再收拾你!”

    刘月娥哼了一声,伸手揉揉自己富有弹性的臀部。

    王大奎穿了个大裤衩就出了屋:“哪个活腻味的,大半夜的敲什么门?”

    “……大奎表哥,是我!”门外响起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说明qi-wen.com

    “王鸣?”王大奎一愣,脚下赶紧走了几步,就到了黑漆铁皮大门前,从一侧的水泥台上摸出钥匙来把大门打开。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青年正捂着胸口站在门外,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脸色苍白,浑身都在发抖。

    “你这是咋整的?”王大奎连忙过去把王鸣扶住,脸上充满了关心。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表弟王鸣。

    王鸣一脸苦笑,摇头道:“别提了,刚才打车遇见两个打劫的!没想到咱们这儿还真不太平。”

    走到门口,王大奎才想起自己媳妇儿还光着腚呆在炕上呢,就连忙大声的说:“月娥,赶快起来,我表弟来了!”

    其实这时候刘月娥已经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穿了一条白色的大裤衩和一件碎花的布衫。

    “这是咋地了?”刘月娥见王大奎扶着王鸣进来,顿时吓了一跳。奇闻网

    “别废话,赶紧打盆水去!”王大奎在外面还没看到王鸣怎么样,可一进屋有了灯光,才发现王鸣胸前的衣服居然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都是血,吓得脸都白了。

    “表哥,没事儿,就是皮外伤,我这有药,一会儿上点就好了!那两个小子,下手还真黑!”王鸣在王大奎的搀扶下坐在屋子里靠近窗台的实木椅子上,大大的松了口气说。

    这时候刘月娥已经打来了清水,和王大奎七手八脚的把王鸣的上衣脱了。

    就看见他的胸口上竟然有一条一尺长的口子,还不断的往出冒血呢。

    夫妻俩就是普通的农民,冷不丁看到这情形,都吓得浑身发抖。

    王鸣深吸一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一只瓶子来:“表哥,表嫂,帮我把伤口洗洗,然后把这药上上,就没事儿了!”

    “鸣子,要不咱们去卫生所吧?你这伤口,不缝怕是不行啊!”刘月娥担心的说。

    “不用去,皮外伤!!”王鸣有些失血过多,说话都变得很虚弱。奇闻网

    “别废话,表弟说不用去就不用去!”王大奎骂了一句。

    他这个表弟,高中没考上,被他爸骂了几句,就赌气离家出走了。

    一走就是三年,音信皆无,就连他的父母都认为他是死在了外面。

    夫妻俩把王鸣的伤口清洗干净,又找了白酒仔细的擦拭了一遍,最后才把王鸣的那瓶药倒在伤口上。

    整个过程王鸣一声未出,只是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看来是强忍着疼痛呢!

    上好药后,刘月娥跑去西屋找包扎用的布,王鸣才嘿嘿一笑说:“表哥,我记得你们刚结婚那会儿,嫂子还干瘦干瘦的,这几年竟然这么丰满了,看来你没少耕耘啊!”

    “你小子,都快嗝屁了,还逗哏!”王大奎骂道。

    他和这个表弟自幼关系就贼好,他比王鸣年长四五岁,只要有人欺负王鸣,都是他出头把欺负王鸣的人打得满地找牙。

    王鸣离家出走之后,他没少托关系四处寻找,可是却渺无音信。阅读qi-wen.com

    “我说鸣子,你这三年到底去哪儿了啊?你是不知道,我叔我婶儿找你都快找疯了!”王大奎问道。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王鸣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就含糊的说。

    这三年多的生活,完全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第一年,他是在一个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进行常人无法想象的训练。

    后面两年,则是被分派到各地保护极为重要的人物。

    总结起来,他所做的事情,可以归类到安保工作里。

    但是又有些不同,因为有些时候,他们也会去执行一些其他的任务。原文http://www.qi-wen.com/

    此刻回想起来,十分的不真实。

    这时候刘月娥拿了一条白布出来,替王鸣仔仔细细的包扎好:“鸣子,等明天嫂子去卫生所给你买点纱布,今晚先这么对付着!”

    “谢谢嫂子!”王鸣的那药十分有效,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止住血了。

    现在把用布包扎上,感觉顿时好多了,王鸣说话的气息也稳当了。

    “都是自家人,谢啥呀!”刘月娥对王鸣的印象还是她结婚的时候,那时王鸣才十五,闹洞房没少被他折腾。

    “月娥,你去西屋住,我陪着鸣子!”王大奎心里面还有些生气刚才被刘月娥奚落的事情,就没好气的说。

    刘月娥撇撇嘴,就乖乖的去了西屋,反正是夏天,睡哪儿都一样。

    “鸣子,你上炕上躺着,需要整啥,哥给你整!”王大奎把王鸣扶上炕。

    王鸣也不客气,直接就躺在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被窝里:“表哥,你去陪嫂子去吧!我这没事儿,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你受着伤呢!”王大奎不干。

    “嘿嘿,这点小伤算什么?”王鸣嘿嘿一笑,对他来说,这点伤还真算不上事儿,这三年在外面比这重的伤都受过。

    见王鸣虽然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可是精神头还不错,王大奎就放心下来。

    寻思了下就说:“那也行,你要是有事儿,就叫我!能听见!”

    “嗯!”王鸣疲惫的闭上眼睛,三年了,第一次回到家乡,睡上热炕头,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王大奎伸手把灯关了,就去了西屋。

    西屋有张双人床,床边就是一只大立柜,装得都是平常他们穿的衣物什么的。

    刘月娥正躺在床上生闷气,见王大奎进来了,就一翻身,背对着他。

    “媳妇儿……”王大奎爬上床,从背后抱住刘月娥。手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就握住胸前的一只肉球揉捏起来:“鸣子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你这**还真变大了!”

    “哼!”刘月娥扭了一下身子:“你表弟在东屋呢,能听见!”

    “……”王大奎有些讪讪,就把身子紧紧的贴在刘月娥的后背上。下面的家伙顶在她圆溜溜的屁股上,来回的摩擦:“这两个月咱们杜家村这还真不太平了,这还没到半夜呢,就有人敢打劫!”

    “哼,没准就是杜富贵那犊子玩意儿招来的!你……别乱动。”刘月娥被王大奎摸得有浑身都燥热起来。

    “也不知道鸣子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王大奎把玩着刘月娥肉球上的蓓蕾。

    “嗯哼……捏疼了,死鬼!唉,这孩子脾气太倔了,让大人操心。你看老叔和老婶儿这三年都老成啥样了,还不是担心担的?”刘月娥低声的说,这几年王大奎在寻找王鸣的事情上没少花钱,她肚子里能没有怨气吗。

    “鸣子从小就这样,脾气倔又要强!唉,当年老叔就是骂了他几句,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啥的!结果这小子就离家出走,唉!”王大奎叹口气说。

    刘月娥没吱声,关于王鸣离家出走的事情,她早就听得耳朵出茧子了。

    王大奎见她不理自己,心里有些不高兴,就把手伸到她裤衩里面,在那还湿乎乎的地方掏了一把,然后顺手把那白色的大裤衩脱了下去。

    “媳妇儿,你这大屁股又宣呼又滑溜,真好!”王大奎摸着刘月娥滑溜溜的大屁股,把自己的宝贝掏出来,就顶进屁股缝里。

    “嗯……”刘月娥忍不住嗯了一声,王大奎的东西虽然比较容易疲软,不过勉强还能对付着用,尤其是刚插进去的时候,还是比较有感觉的。

    “你轻点,别叫鸣子听见了!”刘月娥屁股扭了扭,配合着王大奎的耸动。

    “喔……别整那么快,要不……要不一会儿……”王大奎故意快速动了几下,把刘月娥整得顿时来了感觉。

    王鸣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默默的想着:“爸妈,我这次回来,就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好好孝敬你们的!”
第2章 诱惑
喔喔喔~~

    天色还没亮,村子里的大公鸡们就开始准时的报点了。

    杜家村在一夜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王大奎自幼就习惯公鸡打鸣就起床,这时候他已经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推了一把刘月娥:“媳妇儿,天亮了,快起来!”

    “嗯……”昨晚王鸣回来,折腾了半天,然后又被王大奎捣弄了一会儿,刘月娥根本就没怎么睡觉。被王大奎这么一叫,就慵懒的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继续睡觉。

    “这个懒娘们!”王大奎骂了一句,也不管她,下了床去东屋。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见王鸣也没有醒,还小声的打着呼噜,睡得很香。

    王大奎摇摇头,就转身出门,扛起放在门旁的锄头,打算去地里把杂草处理一下。

    村子里的人在夏季都喜欢起早去地里干活儿,等太阳升起来了,就回家歇着,要不然那毒辣辣的太阳着实让人受不了。

    王大奎把门锁好,就上地了。

    刘月娥感觉到一阵的尿急,就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出去,在厕所里放了一通水。

    然后打着哈欠回屋,可是却没有去西屋,而是推门进了东屋。

    天刚蒙蒙亮,看得不是很真切,朦胧的看到炕上躺着个人,就嘀咕着说了一句:“懒鬼,晚上不睡觉瞎折腾,早上不起来上地!”

    她一面说着一面就摸索着爬上炕,躺在那人旁边继续睡觉。

    王鸣因为身上有伤,又是在自己哥哥家,所以睡得很踏实,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躺了一个人。

    这要是放在以往,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过去的三年里,王鸣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时每刻,精神都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因为他所处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人可以理解和接触的世界,和这祥和宁静的小乡村完全是天壤之别。

    “呼……”睡了一会儿,刘月娥就翻了个身,一只手一只脚搭在了王鸣的身上。

    她现在身上就穿着一条蕾丝的红色内裤,这还是有次她去城里,表妹送的。

    至于上身,干脆就什么都没穿。这不是她的习惯,而是王大奎喜欢摸着她胸前的那两只肉球睡觉。

    感觉到身上忽然有些沉重,王鸣终于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心头一跳,暗叫一声不好,自己睡得实在太沉了。

    想到这里,他猛然的睁眼,看到周围的环境,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是在表哥家里。

    可是,身上的手脚是谁的呢?王鸣转头看了一眼,顿时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了刘月娥恬静的脸颊和胸前那对雪白坚挺的双峰。

    “搞什么?”王鸣吓了一跳,就想要起身。

    没想到刘月娥却把身子贴了过来,嘴里嘟囔着:“懒鬼,今天就别上地了,折腾了一宿,好好歇歇!”

    王鸣一阵无语,感情她这个表嫂子把他当作王大奎了。

    他不敢出声,要是刘月娥这会儿醒了,那该多尴尬?

    “嗯……”刘月娥又把头往王鸣的怀里拱了拱,本来搂在王鸣腰上的那只手居然不老实的向下摸去,直接落在了王鸣的两腿间。

    “死鬼,一大早的就这么硬……”刘月娥闭着眼睛说,小手抓住王鸣的小兄弟,就上下的动了起来。

    “天啊……”王鸣现在简直要抓狂了,这个表嫂子在搞什么?昨晚被表哥折腾的大呼小叫,才过去两三个小时,竟然还要?

    他看了看刘月娥俊俏的脸颊,心头不禁一阵的狂跳。

    当年王大奎结婚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夸他娶了个俊俏的媳妇儿,脸盘靓,胸大腰细屁股圆,到哪儿都能拿得出手。

    当时把王鸣也羡慕的够呛,甚至有些夜里做梦都想着和表嫂子发生点什么,是他幻想得对象。

    虽然过去了好几年了,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但是有时想起来,仍旧不觉会心的一笑。哪个少年,没有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呢?

    “别乱动!”王鸣想要挪开,可是却被刘月娥抓住那里不放。

    当然,他有上百种方法可以叫刘月娥松手,甚至不会醒过来,不过他暂时还不想这么做,毕竟这是他的嫂子嘛。

    刘月娥半睡半醒的,也没睁开眼看身边的人,反正这是自己家里,除了王大奎怎么还能有别的男人呢?她倒是稀里糊涂的把昨晚王鸣来了的事情给忘在了脑后。

    她觉得隔着裤子摸得不够真切,就松开手又从王鸣的裤腰处伸了进去。

    王鸣穿的是运动服,没有腰带,裤子上就是一根有弹性的细绳子。刘月娥的手轻易的就伸了进去。

    “咦?”刘月娥迷糊中忽然发出一声惊讶,只感觉到抓在手里的那根东西,又粗又硬,滚烫的像一根刚从灶坑里拿出来的烧火棍。

    “怎么会变得这么大了?”刘月娥向来知道王大奎那东西就像一根还没长成的胡萝卜,哪里有过这么又大又硬?

    刘月娥呀了一声,忽然睁开眼睛,借着微亮的晨光就看见一张虽然很普通,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股凌人气息的脸颊。

    脸的主人正一脸苦笑的看着她,似乎没有因为自己的宝贝被她握住而神魂颠倒。

    “鸣子?”刘月娥一时间脑袋短路,接着就想起昨晚的事情来。

    “哎呀,羞死人啦!”刘月娥顿时把脸捂住,背过身去,脸红得像烙铁,心儿砰砰的狂跳着。

    一只小手上,还残留着王鸣那根巨大的感觉。

    王鸣也是尴尬无比,费力的爬起来,向炕的一侧挪过去,然后背靠在墙壁上,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幸好现在天刚亮,王大奎又不在家,要不然这事儿还真没法说。

    “你…你怎么跑我屋来了?”刘月娥羞涩得面红耳赤,嗔怒的问。

    “呃……昨晚是表哥让我睡在这里的!”王鸣一阵的无奈,看着刘月娥光滑白皙的后背,沿着那背部向下,就是纤细的腰肢,然后才是丰满圆润的臀部,圆溜溜的就像一块磨盘。

    那条小得可怜的蕾丝内裤全都陷进中间的那道缝隙里,在两瓣肉丘中间偏下,甚至都能看见一处黑黑的所在,看得王鸣心肝一阵砰砰狂跳。

    离家的这三年里,他不是没有接触过女人,也不是个初哥。

    可是面对刘月娥这个成熟少妇,还是他曾经性幻想的对象,如何能够把持得住?只是对方是自己的嫂子,不能胡来。

    当然了,刚才他可没有刻意的去控制。自己的小兄弟被刘月娥那么一弄,还挺舒服的。

    他还真的开始羡慕起表哥王大奎来,每天都能够搂着这么个尤物,简直是享尽人间艳福啊。

    听了王鸣的回答,刘月娥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是睡在西屋的,还被王大奎弄了半天,就更加羞得没处躲藏。

    “嫂子,你还是赶紧回去把衣服穿上吧!这要是表哥回来,咱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王鸣恋恋不舍的盯着刘月娥臀部看了几眼,就飞快的收回目光。

    这时候刘月娥才发现,自己光顾着前面了,后面也被王鸣看得个干净,立即惊呼一声,也顾不上许多,直接下炕,跑向西屋。

    因为动作幅度较大,胸前的那对双峰乱颤,看得王鸣连连大咽口水。暗想,幸好被训练过,要不然估计自己就得上去将这个诱人的表嫂子扑倒,搬鞍上马。

    “嘿嘿!”王鸣收敛心神,使自己激动的心平复下来,然后看了看窗外,这么一会儿工夫天已经是大亮,整个杜家村都笼罩在晨光当中。

    他想要伸个懒腰,可是又担心把伤口拉开,就只好挪着下地,费力的穿好鞋子,推门出去,要呼吸一下久违了的乡土气息。

    躲在西屋的刘月娥听见王鸣开门出去的声音,才暗暗的松口气,暗骂自己就是个糊涂蛋,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去摸自己小叔子的那东西了呢?

    不过,一比较起来,王鸣的那东西还真大。比王大奎的要大了一倍还不止。

    “这要是塞进去,不知道会不会撑破了……哎呀,我在想什么啊?羞死人了!”刘月娥被自己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感觉到自己的脸更加的发烧了。她可不是不正经的人。

    “还是家乡的空气好啊!”王鸣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如果不是受伤,他就会拿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来锻炼,时刻使自己保持在最佳的状态。

    “希望爸妈他们不再生我的气!”王大奎家的院墙很高,站在院子里根本就看不到村子里的情况。可是王鸣仍旧向着自家的方向望过去,心里面默默的想着。

    当年因为高考分数低,被老爸骂了几句,说他是烂泥扶不上墙什么的,他一赌气就离家出走了。

    结果一去就是三年多,而这三年里,却使他整个的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不知道,当自己再次出现在父母面前的时候,老实巴交却又犟脾气的父亲还会不会生气。

    正在胡思乱想着,院子外传来了敲门声。

    王鸣愣了一下,赶紧转身回屋。

    刘月娥这会儿已经穿好了衣服,在屋里听见了敲门声,就赶紧出去,正好和回来的王鸣撞了个满怀。

    两人脸上都是一红。

    刘月娥别过头就推门出去:“谁啊,一大早的,别敲了!

书名:表嫂的故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表嫂的故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何无数画家,偏爱女子读书的各种姿态?

    福楼拜说过:“阅读是为了活着”,无数的世界著名画家则偏爱选择女子读书的各种姿态创作,则向我们证明:读书不仅为了活着,更是在世人眼中一种美的享受。如果说女人为了点缀这个世界而诞生的,那么读书中的女子更是美中极品。有这样一些女人,她们喜欢书。买书、读书、写书,书是她们经久耐用的时装和化妆品。普通的衣着,素面朝天,走在花团簇锦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反而格外引人注目。是气质,是修养,是浑身流溢的书卷味,使她们显得与众不同。“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名言对她们是再合适不过了。爱读书的女人最美丽,因为爱读书的女

  • ABC KIDS《新声有范》第四季 胡夏、许飞开启孩子们新的音乐梦想

    近日,由ABCKIDS冠名的《新声有范》第四季启动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泉州隆重举行。据了解,发布会当天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丰泽区委常委宣传部、文体局等领导,以及节目主办方、主创人员、明星导师学员等集体亮相会场,共同启动ABCKIDS《新声有范》第四季。ABCKIDS《新声有范》节目作为国内首档少儿音乐成长综艺节目,将于今夏迎来第四季的强势回归,以深度挖掘少儿的音乐才华、培育少儿音乐成长为主旨,寻找最具时代感的新声,探索中国音乐的未来。据悉,作为国内顶级少儿综艺节目,ABCKIDS冠名的《新声有范》

  • 中日文化接近,在通婚时为什么“中女日男”组合更多些?

    中日文化接近,在通婚时为什么“中女日男”组合更多些?历史上日本一直学习中国文化,像一个小学生,但到明清两朝时这个小学生就有点学习不努力了,到了明治维新后,日本这个小学生更是格外调皮捣蛋,不爱向老师学习了,甚至都要欺师灭祖了。古代和近代一般都是日本敬仰中国,因此中日交流比较多,交流多的话中日通婚就时有发生。关于历史上中日通婚的记载很少,但也有,比如郑成功之母就是日本人。古代,很少有中国女人“下嫁”到日本的,但现在反过来了,我观察身边中日通婚的例子,一般是“中女日男”的组合,“中男日女”的组合很少,

  • 郭力:开封唤醒城市记忆 ,应立法先行

    道路两侧古朴典雅的建筑和街景展现着开封老城独特的文化韵味,新铺设的道路顺着青砖素瓦延伸,文化肌理和古城历史在砖瓦之上、墙角之间逐渐清晰……5月的鼓楼区复兴坊历史文化风貌街区,这片沉寂了多年的老街巷正在重塑容妆,映衬魅力开封的厚重与端庄。不时有游客和市民走进这片老街区拍照留影,感叹这里的魅力,感慨这里的变化。被誉为公民立法第一人的郭力先生提出:开封唤醒城市记忆,应立法先行!昨日记者获悉,郭力先生的呼吁有了回声:开封市文物保护条例(草案修改稿)开始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据了解,鼓楼区复兴坊历史文化风貌街

  • 茶马古道话临夏

    在我国各民族中,居住在青藏高原的各民族族由于“其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之热,非茶不解”将茶作为“一日不可或缺”的生存必需品。但此地,素不产茶。为了将川、滇、鄂、陕等地的茶叶运入该区,同时将该的土特产输入祖国内地,于是,一条条以茶叶贸易为主的交通线,在藏、汉、回民族商贩、背夫、脚户、马帮的劈荆斩棘下,被开辟出来。它像一条条绿色的飘带,横亘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原与云贵高原的甘、青、陕、川、滇之间,蜿蜒曲折于世界屋脊之上。穿过祟山峻岭、峡江长河,越过皑皑雪原、茫茫草地,像一条剪不断的纽带,把内地与广袤

  • 建筑工地一炮炸出大墓,只主棺重达7000公斤,曾让军方无法处置!

    1979年9月,随州市擂鼓墩。某部雷达修理所开山平地以扩建营房,一炮过后,突然发现大量与地面颜色不一样的“褐土”。当时的施工领队情知有异,连忙向上级汇报。通过层层转达,考古队很快进驻现场。经过勘探,发现这里有一座战国古墓,“褐土”面积达220平方米,比长沙马王堆汉墓还要大6倍。考古队很快完成了现场清理工作,紧接着决定起吊墓葬椁盖板。当时的随县人口不到5万,消息不胫而走,结果引来2万余人的围观。起吊墓室椁盖板看似简单,接下来的事情却始料不及。椁盖板由47块、60cm长度的梓木做成,最长的达10.6

  • 【头条】中国文联“送欢乐下基层”走进陇南慰问演出(附直播)

    来了!终于来了!7月18日晚,备受关注的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团“送欢乐下基层”走进甘肃陇南武都区慰问演出拉开帷幕!武都椒红,筑梦小康。在2018武都花椒产销对接(电商)洽谈会期间,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团走进武都区开展慰问演出、文艺培训、调研考察等各项工作。7月18日晚,一场精彩的文化盛宴在陇南体育馆上演。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出席活动并讲话,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前光率书画家周文彰、王铁牛向武都区赠送书画作品(2幅书法作品、1幅油画作品),市委副书记刘永升致辞。▲中国文联

  • 你的善良里,藏着你的运气

    不管我们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用一颗善良的心去守护你遇见的人,你的善良,终究会变成你意想不到的回报反馈给你。前些天,18岁女孩意外获得10万奖学金的故事成了微博热门话题。家境贫寒的Evoni在一家餐厅打工已有一年,每天兢兢业业,为的就是能早日赚足上大学的费用。一个明媚的周六,她和往常一样忙碌,恰好迎来一位78岁老人的光顾。刚做完手术还未康复的老人,点完餐后有个要求,希望Evoni能够帮忙将食物切成小块。正值早餐高峰期,一边是客人的等待,一边是厨房的吩咐,Evoni完全有理由拒绝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