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花式宠妻:秦爷慢走,不送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38: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花式宠妻:秦爷慢走,不送

第一章 双重背叛

“砰!!!”蓝色的保时捷和白色的宝马撞在一起。阅读qi-wen.com响彻云霄的撞击声,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头格外刺耳。

透过车窗,保时捷的驾驶位置,顾清月正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她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被溅到了不少血迹,星星点点的。昏迷中,顾清月隐约听到副驾驶座上的云陌雪的声音,好像在说什么孩子。

没多久,副驾驶车门被打开。

来人看都没看一眼顾清月,抱起副驾驶座的云陌雪就打算离开。

顾清月像是有感应一般,缓缓睁开眼,往旁边看去。原文http://www.qi-wen.com/

看到苏默然抱着云陌雪,有瞬间的愣怔。她薄唇微张,轻声喊他,“默然。”

此时的苏默然眼中只有云陌雪,看向她的目光都是冰冷的:“顾清月,如果陌雪出了事,你也别指望好好活着。”

顾清月愣愣地听着,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云陌雪是她的干姐姐,她未婚夫为了她干姐姐,居然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她才是他未婚妻啊!

“对不起,默然。”云陌雪含泪咬着唇,低下头不去看他的脸,委屈又愧疚地说:“我不应该和小月出来的,我明知道她现在怨极了我,更是怨我腹中的孩子,可是我看到她那么盛情地邀请我,我,我……”

苏默然看到她这样,忍不住更加心疼:“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我现在带你去医院。”说着,他就打算抱着云陌雪离开。说明http://www.qi-wen.com/

“陌雪,你们在说什么?”顾清月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不停地从脸上滑落。

今天明明是云陌雪邀请她出去。

本来有司机开车,可云陌雪却撒娇让她亲自开车,现在怎么就成了她盛情邀请?

再说,她顾清月什么时候怨过了?更何况,她都不知道云陌雪有孩子啊!

“小月,对不起,我知道我和默然在一起了你很难过,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云陌雪双手圈住苏默然的脖子,偏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顾清月。

“小月,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抢什么,对不起小月,可是孩子她会长大,我不希望他以后没有父亲。”

话音落下的同时,苏默然就带着云陌雪离开了。

随着他的离开,顾清月心里就像空了一个地方,有些无措。说明qi-wen.com眼泪依旧无意识地流着,顾清月像个迷路的小孩一般,很迷茫。

她拉开车门下车,想要跟上苏默然。可是他压根没有等她的意思,上车关门一气呵成,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眼前。

顾清月如今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去找他们问清楚,问清楚!

叫了车,她直接往苏默然家的医院去。

司机见她身上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又哭得这么伤心欲绝,还是去医院这样的地方,不由地有些同情。

叹了口气,司机才问,“家里谁出事了?怎么这么焦急。”

听到司机的话,顾清月哭得更汹涌了。原文qi-wen.com

司机见她这样,也不敢再问,只是默默将车速提了不少。没多久,苏康医院到了。

付了,顾清月就匆匆往医院跑。

这是苏默然母亲以苏默然父亲的名字开的医院。

平时没事的时候,顾清月也会来医院当义工,所以医院的布局她很清楚。

一楼是门诊,二楼是急救室和手术室,三楼是妇产科,再往上就是一些癌症病患者了。

顾清月直接乘电梯上了三楼。说明qi-wen.com

果不其然,刚出电梯口,转个弯她就看到了某个手术室门前站着的苏默然。

浅灰色手工西装正服服帖帖地套在他身上,贵气而优雅。原本万年不变的笑脸此刻却蒙着一层化不去的阴霾,本该握手术刀的手正叼着一支烟往嘴里送。

这是顾清月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到他抽烟,下意识地就想上去夺走他的烟。

只是还没等她靠近,苏默然就已经先看到了她。眉头紧皱,黝黑的眸子透着一股陌生的冰冷。

对上他的视线,顾清月突然呼吸一窒,连哭泣都忘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苏默然这样冷漠的目光。记忆里,苏默然从来都是笑得如沐春风,他的目光也永远都是让人温暖的。

“默然。”在他对面站定,顾清月突然有些慌乱地想要解释什么。“我没有,我没有,你相信我。”

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苏默然将烟扔掉,然后极快地扬起手,往她脸上挥去。

“啪”地一声,不停地飘荡在这不算吵的走廊,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顾清月结结实实地挨了他一掌。

由于惯性力,顾清月摔倒在地。

可她想不明白,到底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她给打得摔在地上。

伸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疼得她越发清醒。偏过头,顾清月声嘶力竭地问他,“为什么?为什么”

她才是他未婚妻,她才是他交往两年的女朋友。为什么他不相信她?

为什么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顾清月恨,这一刻真的好恨。

“顾清月,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要对陌雪和她腹中的孩子负责。”看到她满脸泪痕,苏默然脸上闪过一抹心疼,转瞬即逝。

他的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落在顾清月的头上。

震惊、错愕、不舍以及眷恋……

所有情绪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还没等她说话,就有两个穿着警察服饰的人走了过来,朝她出示了证件。

“顾清月小姐,这起事故你是当事人,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说完,也不管顾清月是否愿意,两人一左一右架起她的胳膊就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架住她往电梯那边走去。

顾清月被动地承受着,满怀着希冀回头看了一眼苏默然,“默然。”

苏默然看了她一眼,冷漠地背过身去,对她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

那股冷漠,真是刺得顾清月体无完肤。

她突然无声地笑了。像嘲讽、像苦涩……

垂在身侧的手一紧,随即挣开架着她的两个人,冷声说,“我自己走。”

声音落下的同时,三人刚好走进电梯,而那边手术门的也正好打开。

第二章 锒铛入狱

坐在警察局的时候,顾清月终于找回了点理智。她嘴角微扬,嘲讽地看着空荡荡的审讯室。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进监狱。

她已经在审讯室里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除了将她带到这里的那两个人,就没有人出现过。

门被推开的时候,她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周身散发着一股萧条的死寂。

来人一身深色西装,高冷禁欲的脸上正透着一股冷意。

他在她对面坐下,轻轻将手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叠托着下巴:“顾小姐,我们谈谈?”

清冷的声音传来,顾清月下意识地皱眉,抬头看向隔着一段距离的男人。

不同于苏默然的温文尔雅,这个男人长得极其冷,就连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都像是淬了一层寒冰,让人不寒而栗。

越是俊美优秀的男人越是危险,而顾清月对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极其危险。

“有什么要谈等我律师到了再谈。”祸从口出,这个道理她明白。

这一切不是她的错,她不怕。她怕的是自己说越多错越多,将自己坑了。

唐秦邪魅地勾了勾唇,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看着她。

律师?

她真以为她到了这里还能见到律师?

先不说她能不能见得到,就说她请的律师能不能来还是个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顾清月在他的注视下,终于不耐,连带着心里那股怨气也通通撒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是说了让你有什么话去找我律师谈吗?还是说你觉得在这一直看着我能得到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身为顾家大小姐,她有她的高傲。在苏默然面前她愿意收敛自己,可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看着突然像是炸了毛的女人,唐秦嘴角的笑意更深。

他刚刚,没有说话吧?

这女人变脸的速度还真是一点也没变,都快赶上老天爷了。

“顾夫人的病情你也没有兴趣和我谈吗?”

“我妈怎么了?”顾清月紧张地看着他。

顾夫人早年就患上了心脏病,身体一直没有好过,只是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顾清月小的时候还好,这两年顾夫人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医生说随时都有心脏衰竭的可能。

对上她担忧的目光,唐秦反倒闭口不提这件事了:“顾小姐,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给律师打了电话这么久律师都没来?”

从她进来,他就一直在隔壁房间看着她了,并没有从她脸上看到惊慌失措。

别的女人到了这样的地方,起码还会害怕担忧或者不耐,但是她呢?除了一开始的愤怒和伤心,到最后的死寂和淡漠,似乎太过于理所当然的。

经他一提醒,顾清月果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眉头一拧,她防备地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一个心理学的高材生,心理素质是过关的,不会被人这么一唬就害怕。

如果不是因为被背叛,她想自己的人设一直都会完美下去。

高学历,高颜值,高身世,还有一个高富帅的男朋友。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自己的完美人设开始出现崩塌。

在背叛面前,即便她的人生开了挂,也照样还是挂了一半。

“不想说什么。”换了个姿势,唐秦轻轻往后靠着椅背,慢悠悠地说,“就是提醒你,你律师可能忙得没时间来见你罢了。”

“说吧,你的目的,或者你想从我口中知道什么。”生在豪门,顾清月的敏锐力比普通人要高,又是学过心理的,自然能看出唐秦这是在给她下套。

但是偏偏顾夫人是她的为数不多的软肋,这个套她不得不钻。

唐秦不可置否地勾了勾唇,眼底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我可以让你出去,并且不留任何案底,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顾清月拧眉沉思了一会,沉声问,“什么事?”

她能做到的事情,一定尽力而为,但是如果不在她所能接受能力和心理上的范围,她是不会接受的。

唐秦没有明说,“你的能力范围之内,而且我保证,答应我你绝对不会吃亏。”

他的模样很是坚定,明明只是一句空话,顾清月却信了。

信了,但是不代表她就会将自己卖了。

在她犹豫间,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秦爷,您的电话。”男人将手机递到唐秦面前。

是医院的电话。

唐秦伸手接过,眉头紧拧。

从接过电话到挂断电话,他都没有说话。

将手机递回去给眼镜男,眼镜男就出去了。

审讯室再次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空气似乎都有些冷了下来。

顾清月冷眼看着,心里却在衡量他刚刚那话的可信度。

她从未见过眼前的人,彼此更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这个被称为秦爷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钱财?名利?还是目标根本就是她背后的顾家?

想到这,顾清月周身气息瞬间冷了下来。

“秦爷?你有什么不妨开诚布公地说出来,这样也好过浪费彼此的时间。”

以她顾家大小姐的身份,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来保释她出去,对方和她在这里耗着无异于在做无用功。

唐秦拧眉看着她,沉声说,“你妈病危,医院的电话,要不要出去?”

顾清月晃了晃,差点就站起来问顾夫人的情况。

可是仅仅一瞬,她就将刚刚升腾起不安压了下来。

笑了笑,她冷冷地盯着唐秦。

“秦爷,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请慎重。”

她出门前自己母亲还是安然无恙,就算她进了趟警察局,也不至于病危这么严重。

唐秦早就料到她不会相信,对着空气中招了招手,刚刚那个眼镜男又回来了。

“秦爷?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眼镜男恭敬地站在一旁,等着差遣。

“把电话打到医院,让顾小姐听电话。”

“是。”

眼镜男将电话递给顾清月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

电话,确实是打去医院的,还是她母亲的主治医生乔医生接的。

“秦爷,顾夫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能让顾小姐早点过来就早点过来,我怕她看不到顾夫人的最后一面。”

电话里,乔医生说了很多,但是她就听进去了两句。

顾夫人的情况很不乐观。我怕她看不到顾夫人的最后一面。

这两句话,像是被倒带一样不停地在她耳边嗡嗡地重播,她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不知何时,秦爷已经来到她旁边,拧眉从她手中拿过手机递给了旁边的人:“相信了吗?”

顾清月抬头,对上他清冷矜贵的脸,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

第三章 临终遗言

泪水话落之前,顾清月哽咽着答应了他。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要立刻赶去医院。”

“好。”

他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将她往外面带。

心里挤满担忧的顾清月,根本没有注意到,更没有意识到要甩开他的手。

她现在最大的念头就是赶去医院看自己的母亲,其余的事情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

眼镜男就等在门口,看到唐秦,恭敬地站好。

“秦爷,是要去医院吗?”

“嗯,剩下的事情你处理干净,我不希望让人知道今天的事情。”

他淡漠地说完,带着顾清月走了,而眼镜男背后却冒出阵阵冷汗。

秦爷的心思,越来越难懂了。

缓冲了一会,他才恢复成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往局长办公室去了。

唐秦几乎是一路飙车,将顾清月带到了顾夫人的面前,可还是晚了一步。

白布盖住了顾夫人的大半个身子,只剩下一个头部露在外面,原本高贵冷艳的女人此刻安静地闭着眸子,任凭身边的人怎么哭喊也不会再睁开眼睛。

顾清月趴在旁边,紧紧攥着顾夫人的手,哭喊着。

“妈,你怎么了?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是月儿啊!妈,我是月儿啊!你不要月儿了吗?”

“妈,你快点睁开眼睛好不好,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你起来,月儿乖乖听你话,好不好?”

无论她怎么哭喊,沉睡的人也没有再醒过来。

乔医生和唐秦站在病房门口,他叹了口气。

“秦爷,我想和顾小姐说几句话,顾夫人的临终遗言可以吗?”

在医院,乔医生是除了院长最具有权威的人,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样的他,在面对秦爷的时候,都是倍感压力。

“临终遗言?”

唐秦皱了皱眉,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

乔医生也不敢揣度他的打算和目的,点点头,再次看向病房里哭得一塌糊涂的顾清月。

“对,临终遗言,那应该是顾夫人想要对顾小姐说的话,我应该转达给顾小姐。”

他是前几年才调到这家高级私人医院,第一个接手的病人就是患有心脏病的顾夫人。

顾小姐经常陪着顾夫人过来,一来二去大家也都混熟了,顾小姐也叫他一声乔叔,他也是一直将她当成侄女一样对待。

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也没有想到原先病情稳定的顾夫人会突然心脏病病发,抢救无效而死。

沉默良久,秦爷迈开脚步往里走去。

“和我一起进去。”

虽然秦爷不是病人的亲属,但是乔医生到底见多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默默地跟了上去。

秦爷走到顾清月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人死不能复生,乔医生说你妈有话要对你说。”

话落,他转身走至窗边,负手而立。

乔医生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时间,也不耽搁,劝了顾清月几句便提到了正事。

“顾夫人逝世前,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月儿,离开那里,月儿,离开这里’,我想这些话都是她要对你说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到死最记挂的还是自己的骨肉。

原本一直在哭的顾清月猛然止住哭,站起来抓住乔医生的手臂,情绪激动地看着他。

“我妈还说什么了?她还说什么了?乔叔,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明明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没了呢?

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掉得异常欢快。

心却像是被人拿刀子挖空了一块,总觉得空荡和不安。

撕心裂肺的咆哮从身后传来,唐秦怔了怔。

心里有股冲动让他去安慰她,可是……

最终,他还是转身,来到她身边将她抱住,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膛。

“人死不能复生,你冷静一点,顾夫人就算知道了你这样估计也不会开心。”

这是他第二次说人死不能复生这句话。

他的平静和她的激动,就像是生活在两个纬度的人。

顾清月一把推开他,愤怒地叫咆哮。

“如果不是你故意拦着我,我怎么会见不到我妈最后一面?如果不是你们在背后破坏,为什么律师没来?”

唐秦拧眉,显然没有料到她会如此过激。

用力地抱紧在挣扎的她,沉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亲者痛仇者快,你就算要找发泄对象,也应该找对人。”

资料上,不是说她心理素质很好?怎么遇到事情这么不冷静?

顾清月才不想管那么多,她只想要自己母亲好好的。

“像你们这些冷血无情的人,怎么可能会明白失去至亲的人有多痛苦?”

挣扎不过,她抬头狠狠地盯着他,眼底淬了一层化不开的寒冰。

却因为哭着,气势弱了下来。

唐秦僵了僵,抱着她的力度松了几分。

顾清月趁机挣开他的怀抱,转身又趴在了顾夫人身边。

看着空了的胸膛,唐秦似乎觉得心也跟着空了。

他在她眼里,是冷血无情的吗?

也对,不止她一个人这么说,看来他真的就是冷血无情了。

只是她这样说,他觉得异常难过。

乔医生不知道两人有什么过节,但是他看得出来秦爷对这丫头没有恶意。

叮嘱了秦爷几句,他就离开了。

走的时候,还体贴地为他们关上门,将外面的吵杂声隔绝在外。

病房里,只剩下顾清月悲伤的哭泣声,一下一下。

良久,秦爷才轻轻将手放在她的头上,眉宇间透着一股浓浓的担忧。

“事情,从来不像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你真以为是我拦了律师,不让你走吗?”

她没有搭话,他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

“你错了,我没有这么无聊,更不会将这种方法用在你身上。”

顾清月一怔,连哭泣都忘了。

他说得隐晦,可是她还是听明白了。

这件事情有内幕!

“你到底是谁?知道什么?出现在我身边又是为了什么?”

她没有回头,可话语里的冷意和防备,足够伤人。

“你想知道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考虑好,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剥开真相,便是鲜血淋漓。”

豪门大院,从来不缺肮脏事,他不希望脏了她的眼,毁了她的干净。

“说!”

她无比坚定地回答,他再没有推辞的理由,拧了拧眉,将她要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

第四章 别无选择

“我是唐秦,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至于我什么目的,你很快就会知道。”

唐秦的声音,依旧很冷淡,只是语气,却柔和了几分,悲愤过度的顾清月自然不会察觉。

抿了抿唇,她还想问什么,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看了一眼,她寒着脸将手机给关机。

唐秦一直看着她,自然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默然。

眸子一沉,他的手机适时响起,他接了。

然后拧着眉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放到本地新闻台,寒意蹭蹭地往外冒。

画面上,保养极好的一对中年男女站在一群记者媒体面前,脸上扬着幸福的喜悦。

画面上,中年男人搂着女人,豪迈地宣布着婚讯。

“三天后将是我顾正文迎娶云媚舒的日子,届时欢迎大家来捧场。”

这个声音一出,顾清月震惊地回过头,往墙上的电视看去,整个人当场僵住。

唐秦察觉她的不对劲,连忙将电视给关了,对着手机阴测测地说了句,“你最好想好怎么死得好看点。”

话落,他直接挂了电话,拧着眉看她。

“先不要急着慌,了解清楚再做判断。”

顾清月愣愣地看向他,原本呆愣的她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你告诉我,如果你的未婚夫和姐妹出轨,母亲病逝了父亲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而且结果结婚对象还是出轨你未婚夫的那个姐妹的母亲,你能冷静下来做判断?”

这一次,她倔强地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即便她在吼着他,也知道他说得才是对的。

从未有过的痛苦和孤独似乎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要将她淹没。

明明难过得不行,可顾清月却鬼使神差地将电视再次打开,将顾正文和云媚舒婚礼的新闻看了一遍又一遍重播。

云陌雪抢了她未婚夫,云媚舒抢了她妈妈的丈夫,而她的父亲,竟然站在了那个那对母女的身边!

难怪她出事了没有让人解决麻烦,难怪妈妈出事了他都没有露过面。

心如刀绞面如死灰,顾清月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

唐秦站在不远处,听到她诡异的笑声,心中诧异的同时也涌上一股担忧。

他正想上前问她怎么了,却没有想到,她直直在他面前倒下,悲悸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七七。”

唐秦脱口而出,忙上前将她抱住。

昏迷前,顾清月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她七七。

可是没来得及听清,她就已经没有意识了。

“七七,你醒醒。”

唐秦担忧地抱着她往乔医生办公室去。

乔医生办公室一向很少有人前去,所以此刻是关着门的。

唐秦来到,一脚将门给踹开。

“七……顾小姐晕倒了,乔医生你快她看看怎么回事。”

情况紧急,乔医生并没有注意到他突然的转口,赶紧站起来往顾清月走去。

“秦爷,顾小姐怎么晕倒了?”

乔医生边给顾清月检查边问唐秦。

唐秦避重就轻地将事情说了一遍,能说的绝对不会是影响到顾清月的。

检查结束,乔医生就给顾清月开了药,又叮嘱了一番唐秦,才让他带着顾清月走了。

至于顾夫人的遗体,并没有出现在医院的太平间,这件事也是顾家派人来的时候才传开的。

顾清月这一昏迷,就睡到了顾夫人头三那天。

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目的不是熟悉的蓝色格调的房间,而是极其冰冷的房间。

白色的墙,灰色的地板,黑色的床。

整个能被肉眼所探测到的地方,只有黑白灰三中颜色。

眉头一皱,顾清月微微偏过头,对上旁边男人有些疲惫的脸,微微一怔。

昏迷前的事情如同放映电影一般,快速地在脑海里面放映。

“咳咳!”

轻咳一声,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却不小心惊醒了正靠在床边的男人。

唐秦猛然睁开眼,拧眉看着她。

“怎么醒了不叫我?”

将她扶了起来,又给她拿来一杯温水。

顾清月本想接过水的,却被他给躲开了。

皱了皱眉,她不解地看向他,刚想说话,杯子就到了自己嘴边。

“喝点水,乔医生说你醒来要多喝点水。”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顾清月可以感觉得到,他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顺从地喝了一杯水,她才像是找回了活着的感觉。

“这是哪里?”

她的声音有点沙哑,不细听是不会轻易发现的。

“我的别墅”,唐秦将杯子放到一旁,轻声问,“还喝吗?”

摇摇头,顾清月拒绝了。

“我睡了多久?”

她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晕倒。

被人抓住软肋的感觉,就像把刀悬在心上,随时有可能给你致命一击。

“三天。”

唐秦秉承一贯的言简意赅,似乎多说一句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三天?这么久了吗?”

“嗯。”

三天了,那是不是就是她母亲头三那天,也是顾正文娶云媚舒的日子?

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悲痛,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将她吞噬,心滴答滴答地在滴着血。

她低着头,小脸写满了悲哀。

唐秦一眼看穿她的心事,眼神有了些微的变化。

“要不要去看看你母亲?或者是把顾正文的婚礼给搅和了。”

闻言,顾清月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恨意。

被子里的双手紧紧攥着,用身体上的感觉刺激着心理上的麻木。

良久,她才冷笑着说,“送我去顾家。”

顾正文竟然能够在母亲头三未过就另娶新欢,她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情非得已还是怎么了!

毕竟,顾正文在她眼中,一直都是极其宠爱她,宠爱母亲的。

唐秦盯着她看了一会,一言不发地转身出去了。

顾清月这时候才察觉,他们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集,他没有要帮她的义务。

嘲讽般抿了抿唇,心中却是无限悲凉。

没一会,唐秦再次进来。

他站在她不远处,沉声说,“一会换了衣服之后,我陪你一起去。”

顾清月诧异地看着他,终是点头,“好。”

寄人篱下,她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

只是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在她身上花时间究竟为了什么?

花式宠妻:秦爷慢走,不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花式宠妻 或 秦爷慢走 或 不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