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37:2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

第1章 十年的阴谋

骄阳似火,燥热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原文http://www.qi-wen.com/

一身粗布麻衣的石青衫缓缓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她不由得往后跌了两步,她抬手覆上自己滚烫的额头,稍许降温后,便晃了晃不清醒的脑袋,脚步虚浮地走出去。

破旧的小院里,脏衣裳堆积如山。

她坐在洗衣盆前,毫不犹豫地将一双满是烂疮的手伸进脏污的水中,揉搓着衣裳。

脚步声渐近,一堆衣裳劈头砸向她,一道尖利的女声响起:“裕王妃娘娘,您倒是手脚麻利点儿啊,要是不想吃饭,就早点说!”

石青衫抬头,看了眼这个面露凶色的老嬷嬷,便将头上的衣裳拽下来洗,如同木偶。

老嬷嬷冷笑一声,便离开了。

石青衫,丞相府的五小姐,楚城首富酒千万的外孙女,嫁给大皇子杨裕做裕王妃,却在这个小院里给下人洗了十年的衣裳。

石青衫知道,自己活成了个笑话,可她不后悔。网站http://www.qi-wen.com/

砰!大门被一掌推开。

石青衫猛然抬头看去,便不自禁地浑身发抖。

杨裕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他眼眸阴鸷,唇边染了几分残忍的冷笑,二话不说就狠狠地踹向她。

这力道实在太猛,让她往后一跌,后脑勺磕在台阶上,鲜血汩汩往外冒,她的心口也疼痛难忍。

“酒家那个老头子终于死了,本王终于不用留着你这条贱命了!”大皇子冷然一笑。

打骂已经是家常便饭,可这次不同,石青衫的声音颤抖起来:“我外公怎么会死……”

她的外公是楚城的首富酒千万,只有她母亲酒留这一个女儿,因此对她们母女格外疼爱,早就承诺要把财产全部留给酒留和她。

应声的不是杨裕,而是一道温婉的女声:“青衫啊,兴许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外公了……”

闻声,石青衫便望向门口,一个娇俏女子,着一袭樱粉色长衫裙,手执一把桃花伞款款步入,美丽不可方物。奇闻网

看见她,石青衫喜极而泣,“二姐……”

十年间她夜夜为二姐石成欢祈祷,希望善良的二姐可以平安无忧。

没有母亲的庇护,她受尽丞相府其他姐妹的欺辱,幸好有嫡出的二姐多次相助。

当初杨裕求娶的是美丽的二姐,可二姐想嫁的是有望继承帝位的二皇子杨恭,所以宁死不从。

石青衫不忍看二姐如此痛苦,便依了大夫人的提议,替二姐出嫁。

杨裕求皇上赐婚时,并没有说清楚是丞相府的哪位小姐,因此大夫人钻的就是这个空子。

这事无法回转,杨裕勃然大怒,暴打了石青衫一顿,扔进小院里囚禁起来,

此后的十年间,她饱受摧残。

即便如此,她犹自庆幸,幸亏嫁来的不是二姐。阅读http://www.qi-wen.com/

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二姐,她忽然觉得,这些苦痛折磨都算不了什么。

石成欢俯视着她,惋惜道,“青衫,你现在沦落至此,而我从二皇子妃坐到了太子妃的位置,这十年来,你有没有后悔替我出嫁?”

“二姐,只要你过得好,青衫无怨无悔。”石青衫爬到石成欢脚边,拉住她的裙角,“二姐,我外公他怎么了?”

石成欢秀眉轻蹙,往后退了半步,唇角漫开一抹讽刺的笑容,“蠢丫头,死到临头了,总要让你做一个明白鬼。”

说罢,石成欢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个莹润的白玉坠。

“外公……这是外公贴身的玉坠,他说……”石青衫一眼就认出来。

“他说,他临死前会把家业都留给你和你母亲,这就是酒家的传家宝,对吗?”石成欢勾起唇角,笑容尤其温暖。

石青衫怔怔地望着石成欢,喉咙却是一阵发紧,不知该说什么。推荐qi-wen.com

石成欢收回玉坠,悠悠叹着,“把你嫁出去,母亲和我才能帮你继承酒家的家产啊!”她看了眼杨裕,随即笑了一声,“哦对,大殿下是你的夫君,自然会分得一半家产的。”

“你说什么……”石青衫的身体轻轻发颤。

杨裕鄙夷地看着她,“为了酒家这份家产,本王才容忍你这贱人十年,否则凭你也想嫁给我?呸!”

石成欢的目光尽是冷漠,“若不是你外公家那么有钱,你和你弟弟怎么能活到今天?”

“二姐,你……”

“我最讨厌你叫我二姐了,你这贱胚子,配做我的妹妹吗?”石成欢冷笑道,“呵,难道你只记得我,忘了你的亲弟弟吗?”

“青寒……”石青衫怔然。

“是我出主意,给他喂了哑药,不然你以为,我母亲会容得下他那个小哑巴?”

大夫人膝下没有儿子,容不得别的女人生出男孩来继承丞相府的家业。

“还有你生母啊,也傻到家了,当年因为她的缘故导致张姨娘小产,可其实张姨娘那一胎本来就保不住啊!你生母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商贾之女,敢爬到平妻的位置来和我母亲平起平坐!”

当初就连石青衫也以为,酒留是痛恨张姨娘,所以才害张姨娘落了胎,这实际上却是大夫人设计的圈套,害得酒留被送去了大空寺。

她的脑子轰然一响,她竟然错怪母亲这么多年?

石青衫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双手死死扼住,喘不过气来,原来这些年,她竟错信了两个蛇蝎毒妇!

“你……我要见我娘……”石青衫哆嗦着要站起来。

“你娘?”石成欢像是听了个笑话,连声娇笑,“我劝你不要见到她的好,几年前她想逃跑,被打断了双腿,她还想传信给你外公,所以被拔了舌头,母亲可怜她啊,就把她放了。无删节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免费阅读全文大空寺的后山上,常有野兽出没,半天的时间她就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呵呵……”

石青衫的泪珠滚滚而落,心上像是被剜了好几刀,她嘶哑的声音染上了巨大的悲痛和愤恨,“是我太傻,偏信了你这个毒妇!石成欢,难道你没有心吗!”

“我有没有心不重要,二姐要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石成欢盈盈笑着,向后退了几步,杨裕便扬起明晃晃的匕首,向石青衫的心口刺去。

“啊……”

石青衫的瞳孔骤然放大,那一瞬间竟然感觉不到疼痛。

她眼见自己心头的热血飞溅三尺,耳听石成欢的娇笑声在耳边慢慢淡去,“傻子,去地底下跟你外公和娘亲团聚吧!”

倾盆大雨骤然而至,仿佛要将石青衫不甘的怨念尽数冲洗干净。

不甘啊,石青衫好不甘心啊!

她只求还有来世,让她报仇雪恨!

若有来世,她定要倾尽所有,让那些恶人挫骨扬灰,不得善终!

第2章 捡风筝

身上的疼痛让石青衫从睡梦中醒来,还没睁眼就听到有人在焦急地呼唤着。

“五小姐,五小姐……”

石青衫缓缓睁开眼,一个小丫鬟的脸在眼前放大。

小丫鬟着急地快要哭了,“五小姐,四小姐和六小姐她们又约您放风筝,昨天踢花键就把您摔成这样,今天放风筝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要不别去了吧!”

“温茶,你怎么在这儿……”石青衫一时发懵,她不是死了吗?

温茶急道:“五小姐,您摔糊涂了呀!奴婢不在丞相府伺候您,还能去哪儿啊!”

丞相府,温茶……

石青衫立刻掀开被子,扑到梳妆镜前。

镜中的自己分明是十五岁时的样貌,什么陪四小姐和六小姐踢花毽、放风筝,这都是十五岁时发生过的事情呀!

难道,她重生至十五岁了吗?

石青衫摸着自己蜡黄的小脸,心中涌上一阵狂喜,这是老天开眼,让她报仇啊!

石成欢,杨裕,你们一个个谁也别想逃!

温茶已经急的团团转了,“五小姐,你怎么还笑啊……”

石青衫转头望着温茶,蜡黄无光的小脸却浮现一丝平静的笑容,“四姐和婉茵约我玩,我怎么能不去呢?”

石锦萱石婉茵,前世在丞相府里你们是如何欺辱于我的,我可一点也没忘记,这一世我会统统还给你们!

丞相府后花园。

再度走进这里,能让石青衫立刻想到的便是年幼时家中姐妹对她的欺凌,还有那伪善的石成欢对她的多次维护,想来都觉得可笑。

不远处传来四小姐石锦萱和六小姐石婉茵的欢声笑语,她们正在放风筝,而石青衫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凉亭里在藤椅上浅眠的美人身上,那是她的二姐石成欢。

石成欢是从小美到大的,若非前世惨死在她手上,石青衫自知就算重活一世,也会被她那张伪善的美人皮所蒙骗……

“三请四请你都不来,你真是好大的排场啊!”

阴阳怪气的声音将石青衫的注意力扯回来,她眼底的冷漠瞬间消失,换上天真的笑容跑向石锦萱,“四姐,昨天实在是摔疼了,所以早上起晚了些,你别怪罪!”

石锦萱将风筝线一把塞进石婉茵手里,双手环胸,讥讽道,“是吗?还好没摔傻,要不以后谁给我和婉茵捡花键呢!”

话里话外极度嚣张,完全不把石青衫当什么姐妹!

石婉茵一听,便为难地拽了拽石锦萱的袖子,小声道:“四姐……”

石锦萱不耐烦地瞪了石婉茵一眼,石婉茵便不再敢开口了。

石青衫浑不在意,咧嘴一笑,“我最喜欢跟家里姐妹们玩了,你们可不能丢下我呀!”

见石青衫傻憨憨的,石锦萱嗤笑一声,鄙夷地看着她。

“呀!风筝!”石婉茵忽然低呼了一声,苦恼道,“风筝挂在院墙边的树上了,四姐,怎么办呀……”

“你怎么这样不小心……”石锦萱正要责怪,眼珠子一转,忽然看向石青衫。

她不怀好意道:“青衫,我舍不得丢了这风筝,婉茵还小,这院墙也不高,不然你帮她拿下来吧?”

院墙那么高,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下去,而石青衫从不敢拒绝她们的要求,石锦萱这是故意的!

“好啊!”

石青衫转身走向院墙,眼底浮现一丝冷意,等我拿回来,你可别不敢要!

看着石青衫狼狈地爬上院墙,站在墙头摇摇晃晃地伸手去够那风筝,石锦萱满脸地幸灾乐祸。

她巴不得石青衫摔断腿!

“啊!”石青衫刚抓到风筝那一瞬间,脚下一滑,便摔向院墙的另一头去。

石锦萱和石婉茵都愣住了。

院墙外,石青衫强忍着身上的痛意站起来,她将好不容易捡到的风筝撕了个粉碎,扔在大树后面。

“嗤!真是个奇怪的丫头!”

石青衫心头一跳,闻声转头,便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

那双眸子仿若深潭之水,透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眉目清朗,微微翘起的唇角给他这人添了几分邪气。

他骑着白马,青色长衫随风飘动,说不出的风流和俊逸。

皇子们已经是般若城乃至整个玄轻国最出众的男子了,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更胜一筹。

石青衫在脑海中不断搜索着,但确定不认识这个人。

石青衫没说话,但一脸警惕甚至冷漠。

男子嗤地一笑,“女子们见了我,哪一个不欢喜地快晕过去了?你这个丑丫头,还敢拿这种眼神看我!”

石青衫微皱眉头,随即快步离去,却被男子挡住了去路,“你刚才在干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逃跑?”

男子见石青衫盯着自己不发一言,他也不恼,仍是往常那一副调戏小姑娘的语调,“你不想说?或者你想逃跑?我可以帮你啊。”

帮她?

青衫一想,眼下她身无分文,什么都办不成,估计眼前这陌生男子,顶多是个风流成性、爱管闲事的浪荡公子,他总不可能喜欢自己这个丑丫头吧?

“公子可否借我些银钱,我想买纸笔写一封家书。”石青衫这才开口,她想这男人爱管闲事,一定不会拒绝。

“好。”男子一口答应了。

石青衫买了纸笔,就在小摊上飞速写下几个字,便将纸折好收进袖管里,转身对男子拜谢:“多谢公子仗义相助,我先告辞了,有缘再见。”

没有给男子回答的时间,石青衫脚步飞快地离开了。

丞相府的院墙外,那男子倚靠在大树边,随意叼着一片叶子。

一个黑影忽然闪现,男子轻笑道:“流光,让你跟踪一个小丫头,速度竟然这么慢!”

被称作流光的冷面男子半跪在这男子跟前,“王爷恕罪,那丫头刚才绕了好几条街,应该是怕您派人跟踪。”

这男子便是玄轻国皇帝捧在手心里的义弟,传说中的皇叔,杨择。

杨择饶有兴趣,“丑丫头心眼倒是挺多。”

“她脚步匆忙,很快就回到丞相府了。”

杨择痞笑着,目光隐隐闪烁着光芒,“老皇帝说的没错,这丞相府的猫腻也不小啊……”

第3章 冤枉

快步走进丞相府,石青衫心中隐约觉得那个男子一定来头不小,只希望他没有跟过来。

刚转进内院,就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青衫?你出府去了?”

石青衫停住脚步,望着眼前这位身穿华服、端庄典雅的妇人,前世那些关于她生母被陷害的记忆一股脑涌上心头。

她袖管中的手不自觉地攥成拳,面上却带着柔顺乖巧的笑容,“母亲,女儿去帮四姐和婉茵捡风筝了。”

大夫人墨玉菱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却是慈爱笑道:“怎么会出去捡风筝呢,若是让外面的有心人瞧见你乱跑,声誉可是要败坏了呀!”

一道苍劲有力的男声斥责道:“一个女儿家随便出府,这像什么话!”

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他身材高大,神色威严,在石青衫的记忆中,她这位丞相父亲石明远就从没有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

石青衫似是受惊,低头道:“四姐和婉茵的风筝挂在树枝上了,我爬到院墙上好不容易探到,没想到摔下去了,这才从府外回来的。父亲……这都是女儿的错,您别怪四姐和婉茵……”

明白人一听,就知道是石锦萱她们又在欺负石青衫了,作为父亲的石明远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石明远向来是不待见石青衫的,他正要说话,石锦萱和石婉茵过来了。

只听石锦萱不客气道:“青衫,你捡风筝怎么去了这么久?难不成是出去玩了?”

“父亲,母亲。”石婉茵怯生生地行了礼。

石锦萱横了石青衫一眼,便也行了一礼,先行开口:“父亲,母亲,青衫说是要帮我拿风筝,那风筝在哪儿呢?我猜你肯定是溜出去玩了!”

“我没有……”

“你肯定是去玩了,还想栽赃在我头上!”石锦萱横声道。

石青衫眼底藏着一丝冷色,一直以来石锦萱都是这样,恶人先告状,把所有黑锅都给她背。

大夫人看了眼石明远,随即笑道:“小孩子家喜欢玩也是有的,青衫,下次想出去玩就告诉母亲。”

石锦萱的脸上浮现得意之色。

听大夫人的话音明显是在偏袒石锦萱,石青衫抬眼望了望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显得很是委屈,“四姐,我本想帮你遮掩的,但你这样冤枉我,我……”

“石青衫!你说什么鬼话!我有什么需要你遮掩的!”石锦萱立刻瞪大眼睛。

石明远和大夫人的目光在两个女儿之间流连。

见他们有所犹豫,石青衫便怯懦地开口了,“罗家公子早就在院墙下等着了,见我摔下来,便把四姐的风筝夺走了,还乐呵呵地说什么这是锦萱给他的定情信物……”

“你……”石锦萱竟然一时语塞,脸都涨得通红。

这边的动静大,石成欢也闻声赶过来,行礼后,便柔声问道:“怎么了?”

见到石成欢,石锦萱指着石青衫大声控诉:“二姐,青衫非但没把风筝捡回来,还冤枉我,你可一定帮我评理啊!”

石成欢温柔的目光转向石青衫,“青衫,是发生什么误会了吗?”

石青衫的眼眶泛红,流着委屈的泪水,“二姐,我说的是实话,二姐你也知道,上一次罗大人带着罗公子来府中做客,罗公子和四姐聊得最投机,还常常送些小玩意儿给她呀!”

罗家那个混小子罗非凡来丞相府做客,看小姐们个顶个的好看,却只勾搭上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石锦萱。

她们姐妹几个都知道这件事,全都瞒着石明远呢。

石成欢思忖片刻,对石明远颔首笑道:“锦萱机灵又可爱,罗公子欣赏这个小妹妹,这是人之常情。”

大夫人接着笑道:“成欢说的是啊,青衫,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出去玩,没有人怪你的。”

连石明远都向石成欢投去赞许的眼光,石青衫眼底划过一抹冷色,随即泪目,“可我没有说谎,罗公子当我是丫鬟,拿了风筝后还塞给我一张字条,让我务必转交四姐。”

“胡说八道!父亲,她想污蔑我!”石锦萱恨的牙痒痒。

石明远那一双眸子透着审视的目光,“青衫,你说的字条在哪里?”

众人的注视下,石青衫怯怯地从袖中取出一张字条,递给石明远。

字条上写着‘吾爱萱儿,今日黄昏,醉梦搂见,非凡字。’石明远一看,脸上有了愠色,“还敢说青衫污蔑你!”

石锦萱慌了神,拿过字条来看,嘴唇都发白了,她哆嗦道,“不,这……我没有,这一定是石青衫她自己写的!父亲,您别信了她的谎话啊!”

石成欢蹙眉,也看了看,仍是打圆场做好人,“父亲,或许是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石明远怒道:“当我是瞎子吗?罗非凡的字我会不认识?”

石明远不是个无能之辈,他对书法颇有研究,见过人的字便过目不忘,所以他能一眼认出罗非凡的字。

石青衫的生母酒留是个才女,书法的技艺比石明远更胜一筹,所以从小教导石青衫习练百家字体。

前世,石青衫也曾见过罗非凡给石锦萱写的情书,俗词艳语不堪入目,字体勉强算是工整。

所以要模仿罗非凡的字,不在话下。

石青衫轻声道:“罗公子还说,让四姐见面时千万把那串红玉手串带上,那串成色不好,他会送一个更好的给四姐。”

“石青衫!”石锦萱气得发抖,扬手就要打她,可这一抬手,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她的手腕。

石锦萱反应过来,连忙捂住手腕,脸色惨白地辩解道:“父亲,您听我说,不是这样的……”

“还说什么!”石明远气道。

虽然他不待见石青衫,但也不见得会有多偏袒石锦萱这个庶女,“你伤风败俗,还欺辱妹妹,看来平时对你太过放纵了!”

闺中名誉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是万分重要的,前世里石锦萱能瞒天过海,可今生石青衫却不会让她好过!

“父亲……”

石成欢还想做和事老,刚出声就被大夫人的眼色制止,随即闭上了嘴,听候石明远的处置。

石青衫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石成欢做好人做惯了,可大夫人不同,她察言观色,懂得抓住时机和取舍。

譬如现在,大夫人看得很明白,石明远最注重名声的,石成欢求情,不仅不会落下好名声,还会把自己拖下水。

第4章 深夜送炭

石明远冷冷道:“还未出阁就敢跟别人私下来往,我若不好好管教你,我相府的名声都会被你败光了!男丁都出去,王嬷嬷,家法伺候!”

听了这话,石锦萱腿都软了,可她怎么求饶都没用了,石明远说过的话不会收回。

所谓家法,就是专治闺中女儿的藤条,轻易打不坏,但是女儿家细皮嫩肉的,生疼,不养个十天半月的绝对好不了。

在场女眷都没敢动,看着她挨打,心里都各怀心思。

石青衫目光淡淡扫过石成欢。

她知道,在这丞相府里,除了石成欢,父亲对待这些庶子庶女们都不会心软。

石明远绝对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看中的正是石成欢的美貌和才华,以之为仕途之路的登天梯。

府中上下心照不宣,石成欢一定会嫁给皇家,是丞相府的希望。

因此大家都把石成欢当做菩萨一样供着,而其他人尤其是她石青衫,会被人践踏在脚下。

世道的不公,石青衫早就知道,不过她不会一味地忍受了,属于她的,她绝不会再拱手让人!

石锦萱不光被打,还被罚抄五遍经文,送去老太太的佛堂供着。

这本就是丑闻,没有人会再追究今晚罗非凡有没有在等着石锦萱,众人只知道那纸条和红玉手串可是铁证如山,这就够了。

这么一闹,石锦萱被抬走时还恨恨地瞪着石青衫,这仇是结大了。

而石青衫红着眼圈,唯唯诺诺的:“二姐,我……”

大夫人看着石青衫,眼神闪过一丝复杂。

这件事的确是石锦萱胡闹,石成欢心里也明白,只是石青衫竟敢为自己据理力争,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她想了想,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她拍了拍石青衫的肩膀,“别多想,以后如果锦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就来找二姐,二姐说她,最好还是不要让父亲知道了,免得他忧心伤神。”

对于石成欢的回答,大夫人很是满意。

石青衫乖巧地点头,心中却冷笑,若别人听了这话,不还是得夸奖石成欢爱护姐妹、为父母分忧吗?

石成欢啊石成欢,我一定要撕了你的美人皮,让世人看看你的心肠有多黑!

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石青衫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趴在窗边出神。

“五小姐,奴婢将晚饭给您热好了,您快来吃吧,今晚上还有鸡腿呢!”温茶将饭摆好,乐呵呵道。

石青衫坐在饭桌前,看到这清汤寡水的剩饭,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谁能想到相府小姐吃的竟然连下人还不如?

她对温茶温柔一笑,“我在二姐那儿吃了好吃的点心,你把鸡腿吃了,剩下的都倒了吧。”

温茶双眼放光,边收拾边念叨着:“那我把饭留给断弦好了,她干了一天活儿,肯定饿了。”

看着温茶关门离开,石青衫不由得红了眼眶,她这个主子受气,连两个丫头也吃不饱,这样的局面,她不能再忍受了……

“啧啧,再哭就更丑了!”

听到这痞笑的声音,石青衫噌地转身,看到白天遇上的纨绔公子正半躺在自己床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悠哉的模样。

石青衫刚想出声大叫,却发现不妥,警惕地望着杨择。

杨择嗤了一声,斜睨着她,“怎么不叫了?你把丞相府上下的人都叫过来抓我啊,我可会讲故事了,比如什么……丑丫头翻墙撕风筝的故事,石丞相应该很喜欢听吧!”

石青衫定了定心神,面色放松了许多,恭敬地行了个礼,“见过公子,白天实在有事走得急,问你借的钱……可以宽限几天吗?”

“哦?需要几天呢?”杨择悠悠然,戏谑地望着她,“丞相府的五小姐,竟然连几个铜板都没有,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她淡然一笑:“丞相府家教很严,我们手里拿着现钱不合适。”

“相府小姐的穿着都这么……朴素,丞相府这么节俭,皇上知道了该有多开心!”杨择乐得很,脚尖也跟着晃悠。

看样子,这人是有所图谋,石青衫收起笑容,“公子究竟有什么事?”

杨择吊儿郎当,“路过,顺便来看看你这个丑……呃,五小姐!”

哐哐!

石青衫下意识看了眼房门,再一回头杨择已经不见了,窗子还开着小缝,冷风呼呼吹进来。

刚才太紧张,这会儿才觉得冷到不行,石青衫赶紧关了窗子,这就去开门,“三姐……”

来人是相府三小姐石红绡,她的生母名为酒月,是酒留的陪嫁丫鬟,带过来也就是给石明远做妾的。

石红绡十五岁的年纪,已经有了玲珑的曲线,她那双柔媚的眸子一扫,风情万种迷倒万千纯情少男。

她不是中规中矩的闺中小姐,就像今天这事儿,若是石红绡出门不归,没人会说什么的。

石红绡扭着小腰走进来,目光含嗔,“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瞧瞧你这里,像是冰窖一样!”

平日里,石青衫和石红绡都不怎么来往,怎么今天来了?

“三姐,你等会儿,我让温茶再煮一壶茶来……”

石红绡玉手一伸,“诶!不用了,你这里的茶怎么可能会好喝!”

知道她是直性子,石青衫也不放在心上。

石红绡眨了眨眼睛,似是幸灾乐祸,“听说,锦萱因为你被打了?”

石青衫抿了唇,她说的好像没错,但是怎么听着别扭呢?

见石青衫不作答,石红绡犹自乐得拍手,“她讨人厌得很,整天像只哈巴狗似的在二姐那儿献殷勤,你做得可真让人痛快呀!”

“三姐,我并没有做什么……”

“无论你做没做,我看到结果就很开心了!”

石红绡扬起红唇,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青衫,没想到你平时蔫蔫地,竟然还藏着两把刷子!你总算不那么傻了……”

“三姐……”

“你这儿冷得要命,不跟你废话了,我是来给你送炭的。”

石红绡起身,她的丫鬟银杏早就将一箩筐炭火填进小火炉中了。

石红绡离开之后,满屋子都是她身上浓郁的香气。

石青衫是个亲娘犯错、不受宠的庶女,就连取暖的炭火都有限。

炭火烧起来,石青衫感到周身都暖洋洋的,也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前世里,当酒留被送去大空寺之后,酒月便声称和她们一刀两断,平时也都和大夫人、张柔张姨娘她们往来热络。

可细细想来,酒月和石红绡并没有做过任何对她不利的事,反而像深夜送碳这样的事倒是常常有……

看来,前世里她误会的人不只是酒留一个人,还有酒月啊!

还有,那个纨绔公子,究竟是谁呢……

财迷五小姐:皇叔,侍寝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财迷五小姐 或 皇叔 或 侍寝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都市极品护花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都市极品护花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都市极品护花高手目录预览:第一章搭讪美少妇第二章少妇风情第三章异样敏感第四章暧昧男女第五章我是酒神第六章慧眼识币第七章淘宝大会第一章搭讪美少妇“回头的有256位,没有勇气搭讪的248位,主动搭讪的有8位,全部被枪毙。”隋缘口舌生津,他看着一位眼熟的少妇,心中计算着准确的数据。当然了,他看哪一位美女都眼熟。梨阳市的街头,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一袭的黑色长发自然的披在肩后,她的上身穿着一件收腰小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抹胸,经典的黑白搭配,愈发

  • 小说《嚣张狂妃精怪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嚣张狂妃精怪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嚣张狂妃精怪娃目录预览:第1章陷入狼窝第2章扮鬼反击第3章蛇穴救子第4章严惩贱人第5章重查真相第6章漂亮反击第7章儿子的便宜美男师傅第1章陷入狼窝一颗流星划破了沉寂的夜空。在一座冰封沉寂了火山口,一身黑色风衣与夜色相溶的凤未央潜伏在草丛中,双眼紧紧盯前方。她已经在这山脚下等了三天了,要不是该死的警署侦查长哀求自己出来协助他办案。想她堂堂国家秘密研究院的院长怎么会三更半夜的蹲在这里。突然,凤未央微眯眼眸,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看来,猎物出现了。

  • 小说《纯情萌妻:司少,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纯情萌妻:司少,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纯情萌妻:司少,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滚出去第二章住进来第三章我也并不想看见你第四章你甘心吗第五章我是病毒吗第六章他已经开始接纳你了第七章送你的第一章滚出去“出去!”一声怒喝,将苏暖的步子硬生生拦在了门外。她一愣,透过打开的门缝间隙可以看见房间里非黑即白的色调装饰,顿时觉得压抑,长久在这里待着,闷出心理疾病也正常。“司漠先生,我是负责给你治疗的心理咨询师,我叫苏……”“出去。”低沉的嗓音紧紧扣着苏暖的耳膜,仿佛要撕扯出什么一般,一字一

  • 小说《慕先生,你的娇妻已上线》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慕先生,你的娇妻已上线》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慕先生,你的娇妻已上线目录预览:第1章:遇上她治愈他第2章:渣男和贱人第3章: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第4章:又被拉去相亲第5章:周虹的不良用心第6章:咦,还是电动的?第7章:占便宜还上瘾了?第1章:遇上她治愈他“唔,好热啊……”季夏夏躺在帝豪酒店的大床上,不停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嘴里发出一阵娇吟,心里的那团小火苗越烧越旺。“咔哒——”酒店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黑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衬托出他完美的身形。线条硬朗的面庞,高

  • 小说《午夜快递》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午夜快递》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午夜快递目录预览:第1章:午夜快递第2章:肩膀上的脚印第3章:火葬场第4章:无人的别墅第5章:淡粉色的盒子第6章紧张任务第7章:鬼公交第1章:午夜快递晚上,我躺在床上无聊的把玩着手机,无意中想到朋友前几天给我发来的cr网站,打开qq上的链接,过了一两分钟总算是进入cr网站的主页。上面资源非常多,可惜网站速度太慢,另外网站也没有在线观看功能,我随便找了一部cr影片下载,然后开始去玩游戏。大概玩了半个时辰后,手机屏幕上突然弹出了安装界面,顿时将原本

  • 小说《总裁大人的小萌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总裁大人的小萌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总裁大人的小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怀孕了?第二章滚出这个家第三章五年后回国第四章枪战第五章他要结婚了第六章确定是这个女人么第七章封权,你这个无耻的流氓第一章她怀孕了?夜深。男人只在腰间随意系了一块黑色浴巾,倚在床头,凝视着身旁熟睡中的女人,眸色渐渐幽深。黑发,红唇,雪肌,倒是个美人胚子。门外的人叩了叩门,在得到允许后,快步入内,脚步声极轻,显然训练有素。“阁下,时间差不多了。”男人点点头,掐灭了指缝中的雪茄,起身,饶是房间只有点点昏暗的

  • 小说《最爱成婚:陆少甜甜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最爱成婚:陆少甜甜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最爱成婚:陆少甜甜宠目录预览:第1章陌生人的床第2章我们分手了第3章丑恶的嘴脸第4章扫把星第5章被迫忍耐第6章被赶出家门第7章陆子阳第1章陌生人的床昏黄温暖的灯光映照着屋内的一片春色,女人丰腴的身体半遮半掩在纱帘中,更显出几分诱惑。热量一点一点从心里涌上心头,而后冲上大脑,几乎要烧干净了理智,女人却好像在抵抗着什么一般,紧紧地咬着下唇,直到泛出了血印来,也未有半分松开。门突然被人打开,走廊内明晃晃的灯光,照亮了这室内的春色,也让床上的女

  • 小说《重生之嫡女风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嫡女风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重生之嫡女风华目录预览:第1章一觉醒来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第2章霸气堂妹看上她的未婚夫第3章大夫你皮肤真好第4章摸摸小手什么的第5章自古表房出奸情第6章好家伙,一点儿都不缺斤少两第7章所有江山易改都是本性难移第1章一觉醒来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铜镜里的面孔精致白皙,明眸皓齿,顾盼生辉,柔和温润的面目,不开口已是带了笑。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模样,虽还稍显稚嫩,但眉眼间已然显露了风华。黑如墨玉的头发高高绾起,只是简单簪了支琥珀海棠嵌明珠的步摇。圆润